花火(A,B)最新版,花火杂志在线阅读2019,花火在线免费阅读

花火(A,B)最新版,花火杂志在线阅读2019,花火在线免费阅读,全国一线的制作团队“花火工作室”,培养出数十位青春文学畅销书作家,数年如一日的保持高质量高水准稿件,以青春为主打,绽放青春文学的第一簇花火。

花火(A,B)最新版,花火杂志在线阅读2019,花火在线免费阅读

点击下方链接,下载2019年 花火原版全文PDF:

2019年01期花火AB2019年02期花火AB

2019年03期花火AB2019年04期花火AB

2019年05期花火AB、2019年06期花火AB(更新中)

喜欢“花火杂志在线阅读2019”的朋友,记得分享收藏给更多的朋友,每天一次访问,时刻了解最近更新。

————————

2019年07期 - 花火A目录在线阅读

天然克傲娇
林咚咚和汤瞬从小神交,打从上幼儿园开始她就常听爸爸念叨:“你汤叔叔的儿子跟你同岁,回回考试一百分,你看看你,没有一科及格!”换一般人肯定被打击得够呛,但林咚咚认为她爸纯是为了刺激她才凭空塑造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别人家孩子”的形象,毕竟回回考试都能得一百分这太扯了,就连他们老师的儿子都不敢这么吹。

————————

2019年06期 - 花火A目录在线阅读

淮南以宁(一)(9.17号更新)
在别人眼中,陆淮南是个冷酷无情的有钱人,是没有骨肉亲情的无心人,是自私自利的商人……总而言之,他就是个坏人。没认识他之前,归宁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坏人”。没认识陆淮南的这十多年里,归宁过得无欲无求。母亲徐耀青说:“我家归宁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对再好的东西都兴致索然,不爱交朋友,喜欢独处。”

淮南以宁(二)(9.18号更新)
在来的路上,归宁虽然闭上了眼睛,却并未睡着。从绑匪的谈论中,她分辨出,幕后主使是父亲的竞争对手,在一次竞标中败给了父亲,所以派人查到她的学校,把她绑架了,以她要挟父亲无条件地让出中标名额。对于被绑架这种事,归宁并不是很害怕。归福贵在她的身上装有跟踪器,她的定位很快便会被警方获得。

师兄好剑(9.16号更新)
算起来,洛翘翘从七岁被剑人道捡走开始,已经习武十年了。在全道上下都学会了御剑飞行,乃至刚来两年的小不丢奶娃娃也成功了,唯独她,还是一个连剑都站不稳的“一尺草鸡”。一尺草鸡,顾名思义,就是最多只能起剑一尺的做不了凤凰的草鸡。她的师父是个毒舌又散漫的性子,但是,自从被师父取了这个“一尺草鸡”的称号之后,别人都不叫她洛翘翘了,而是——“洛草草。”

月升昭昭(9.15号更新)
入冬那日,下了一场大雪。这在这座北方小城里,早已司空见惯,但从南方来的沈昭昭,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雪。她冻得瑟瑟发抖,也要站在庭院里望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忍不住伸手去接,门前的枇杷树,光秃的枝干上落了薄薄的积雪,风一吹就散落下来。这时候,忽然有人敲门,沈昭昭迟疑了片刻,才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男子,满身风雪,冻得鼻尖通红,见她之后,倏地一笑,声音清脆如山间泉水。

时间不够告白(9.14号更新)
三中人工湖的湖水碰不得。这是鞠苒亲身试验过后给出的忠告。当这张便利贴被主人费尽心思地刻了模板,照着小广告样式扒下来,最后被贴满整个公告栏的时候,三中的学生们开始议论纷纷。“这是哪个奇葩干的?”“能做出这种事,奇葩都自愧不如。”“话说为什么碰不得啊?”“因为刺骨又腥臭喽。”议论声中混入一句不太和谐的高声回复,声音软糯却抑扬顿挫。

是你温柔的蓝色潮汐(9.13号更新)
入夏以来最凉爽的一天,舒澹澹坐在客栈公共区的沙发上串贝壳。耳朵捕捉到一阵风铃声响,有客人进来了,在和阿妈说着话。不一会,阿妈扯着嗓子往里屋喊她:“澹澹,有朋友找。”舒澹澹把串好的贝壳随手一扔,整了整衣服,就走了出去。在吧台前,她看见一个比自己高了大半个脑袋的男生,皮肤白皙,眉眼深邃。舒澹澹暗暗在心里想,他这趟来得对,就他这模样,要晒黑了才好看。男生看见舒澹澹,清爽地笑,说“你好”,舒澹澹也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来了,打算在这里住几天?”

星河灿灿揽春归(9.12号更新)
封灿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手游社团的聚餐上见到宋言春。宋言春姿态闲适地窝在包间里的软皮沙发上,笑眯眯地对封灿挥手,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谋划什么整蛊计划。“你怎么在这里?别告诉我,你是我们的新成员。”封灿没好气地道。闻言,社长王楚立刻站出来和稀泥:“言春,这是咱们社团的主要成员封灿,昵称是‘我是杧果’。”宋言春点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呀,早知道我今天就不盘你了。实在太对不起了。

我跑得慢,还有点可爱(9.11号更新)
他最后那个“松”字还没来得及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就被杜楠松打断:“教练,我叫杜楠松,杜甫的杜,楠木的楠,松树的松。算命先生说我是火命,名字里多带‘木’会助我好运,你别想歪。”竟然有人当众开这么恶俗的玩笑,杜楠松实在是气急了。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因为很少当众讲话,紧张得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似雨声静寂(9.10号更新)
大学毕业后,贺雪枝到一座叫归月岛的旅游小岛工作,利用空暇时间考了潜水证。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喜欢旅行,只是跟大多数人不同,她记录旅行的不是相机,而是一支录音筆。旅行归来,她会将旅途中采集到的各种声音剪辑好,重新命名,放到电脑一个名为“声音博物馆”的文件夹。至今,她收集的声音已达四千多种,她学潜水,是为了到海里采集声音。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代黎找了一天一夜,才在一块无人问津的礁石上找到了次曲。那块礁石又高又陡,延伸过去的一部分还泡在海水下面,总要先湿了鞋,才有攀爬的资格。等到坐到次曲的身边,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已经疲惫到了极限。但还是万幸,他没弄丢了次曲。
在找次曲的这一天一夜里,代黎想了很多可能性,坏的,更坏的,超级无敌坏的,总结起来是一件事——他要失去次曲了。

今天的暮色加了糖
从小玩到大的闺密要结婚了,为了凑份子钱,辛小言啃面包、喝白开水的第三天后终于在家教群里看中了一个时薪高的活。对方是初二的学生,需要补数学和物理。辛小言乐得面包屑喷在手机屏幕上,呛得脸红脖子粗。室友真挚地提醒:“辛小言同学,这次请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猛灌了一大壶水的女生撇嘴:“我这么温柔……”

2019年06期 - 花火B

(更新日期:9.1)

强档推荐
海上昼夜迟迟
这个故事的原名是《不是我,是风》,定稿后,我们换成《海上昼夜迟迟》。其实,这两个标题我都非常喜欢,就像浅浅的每一个故事我都非常非常喜欢一样。   或许他们就是彼此生命里的一场风,曾真切地存在,却终有一天,在风静树止后,无声无息,了无痕迹。  ...

樱桃盛夏
云雀与鹤鸣(9.2号更新)
少年人情窦初开,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傻气得不行,觉得一分一秒都特别漫长。   作者有话说:这个稿子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心血来潮地去搜了搜我一位高中同学的微博。对方当初以非常好的成绩考入电影学院的表演系,那时我们都以为他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

春风嘉许遇见你(9.2号更新)
作者有话说:女主那首脑洞很大的小诗来自我一位非常有才华而且很酷的朋友@徐禾牧(新浪微博)。有时候点点滴滴的灵感就是来源于生命中一些可爱的人吧。   喜欢呀,就是掩藏再深,丝丝缱绻总会泄了密。   1   中午十一点五十九分。   南玎看了一眼时间...

指尖花凉
七月的雨和很好的你
作者有话说:渐渐长大会明白,生活更多的是偿不了所愿,但终有放下遗憾那天。所以,当青春的雨季来临时,祝愿你们淋得痛快,然后等艳阳到来。   我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但我知道,无论他什么时候到来,我都会在每场七月的雨里,静静地等待。...

把所有星河归还给长夜(9.3号更新)
作者有话说:不知在哪儿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你做三四月做的事情,在八九月自会有答案。所以呀,真心喜欢的事情,一定要坚持去做,或许结果会来得稍微晚一点,但它一定不会辜负你。万分感谢小明一直耐心地帮我看稿改稿,才让这个故事在六月与你们相见,也希望...

恋之倾城
他年今宵亦生花(9.3号更新)
作者有话说:感情的先来后到很重要吗?爱而不得与爱而不能哪个更痛苦呢?这些我无法解答,也无法左右故事里的他们。有人说爱情里通常有两种遗憾,一种是你深切地爱过却发现不值得,另一種是你还未好好去爱便已失去。而我觉得最为悲戚的莫过于,一程相伴,我竟...

夜光青柠
玫瑰吻不尽诗(9.4号更新)
Chapter 1   羊八井的天蓝得触手可及,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探进云里,远山也层层叠叠地没在云层中。   向童挂好胸牌,站在马路边等观测站的人来接。   她是天文系的大一新生,被教授打发到位于西藏的观测站进行实习。美其名曰“实习”,实际上就是跟...

你不似朝露(9.4号更新)
【一】   2010年的冬天来得很早,刚入了十二月,一场小雪就飘然落了下来。阵势看着不大,可没想到持续了一周还不见日出,气温保持在零下,交通几乎瘫痪。   那年,舒沅刚升高中。她原本是骑车上学的,因为那场无休止的雪,她改成坐公交车。七八点的早高峰...

是朗朗月明
第一章   暮春的晚风受了潮,澄明的月光倾泻下来,将贫瘠的夜色充盈成一碗蜜色的糖浆。   窗玻璃生硬地将夜色隔断,教室里吵嚷声响成一片,像高潮迭起的海浪声。   “别说话了!”班长中气足,嗓门大,再辅以奋力拍桌子的声响,像是在江沅的脑袋里放了...

古匣沉香
千秋谁负
作者有话说:我一直有在思考一个问题,好像现在有一种约定俗成的看法——好皇帝一定不是一个好爱人。如果你是一个好的爱人,那你就不是一个好皇帝。我觉得很不解,爱江山与爱美人完全可以做到不冲突的呀。可以说,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的,正是文里女主的一句话:...

————

2019年05期 - 花火B

(更新日期:9.1,已完)

我们的小美好抱紧我的小钱包
前段时间天天被夏沅拉出去吃饭的我,看了眼账单,心都凉了半截,所以,在暖烘烘的天气里,忍不住就想听大家聊一聊暖烘烘的话题……(叉妹:这个话题哪里“暖”了!)另外,我也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向编辑们学习的经验。但是,第一个参与这个话题的人,就令我生气...

他似春水冰融
【一】   一年里,我最爱的节气是春末夏初。傍晚的阵雨来势汹汹,在路面上敲打出一朵朵小花,泥浆飞溅到路边的石榴树上,瞬间被雨水冲刷,然后叶子碧绿,花朵艳红。   接到何阅的电话时,我刚刚从实验室里出来。走廊上挤满了避雨的人,我握着手机往前走...

满海余光都是你
01   这一年冬天,第三届机器人展览会在南城隆重开展,虽然外面是铺天盖地的风雪,室内展览馆却人头攒动,各个展览位前都聚满了饶有兴趣的观众,对着式样功能各异的机器人品头论足。   “老大,没想到这么多人给咱面子,”薛星源趴在二楼的扶手上,胖胖的...

我温柔而通透的小宇宙
01   一觉醒来,我发现为时已晚。   对放学铃声一向警觉的我,竟然没有在整点清醒,也就失去了逃跑的先机。   窗外走廊,靳然在人潮中逆流而上,眼看就要到达我们班门口。在劫难逃的预感令我恐慌,迫不及待地想找个理由尽可能地拖延。于是,我跑过去,...

你说你放弃了八月
01.   隔夜的饭不要吃;杯子用完,记得及时清洗;降温了,盖好被子。   ——摘自网易云音乐《好不好》2019年2月9日网友“愿好”的评论。   这一整个冬天,恩宜都窝在家里,空调开到三十摄氏度,被她废掉的论文稿快要在她的卧室里堆成一座小山丘。   方...

花间留晚照
壹   “许暮潮。”   江南春雷始鸣的三月,叶熹伏在书桌上写下这三个字。她反复念了几次,最终化为一道悠长的叹息:“为什么偏偏是我?”   年初时,叶熹去《花报》应聘,得到了一份工作。叶老爷出任南京商会会长,本来按上头的意思,她去了也是做最轻...

赠我如你一般的骄傲
一   风城,顾名思义,就是一年四季都刮大风的城市。风城有许多家武馆,最出名的是肖大侠武馆——我爸开的武馆。   这天,风城某广场人头攒动,一场青少年武术大赛在这里举行。   比武开始之前,我把石岩拉到人少的地方,压低嗓音,千叮咛万嘱咐:“待...

摩洛哥的灯塔永不熄灭
阮伽没想到这辈子会到摩洛哥来吹风沙。   一落地,她就被沙尘扑了个满眼泪,正捂着嘴猛咳,同行的摄制还适时补刀:“现在是热,等会儿夜里要降温到零下,大家都悠着点。”   她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阮伽是来参与一部动作片的拍摄,这片子专业性极...

春风吹枳树
01   苏枳到淮安的时候,正赶上文化节在里运河举办晚会,彼时,河上灯火通明,抬眼望去,依稀可见清江浦楼上演唱的人,黑衣棕发笑容俊朗,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透着深情。   可多年未见啊,没准他为了追求潮流,现在已经割了双眼皮也说不定。   那是一首老...

瘦马过孤山
1   师父告诉我,如若在淮南碰到复姓钟离的少年,无论男女,皆杀之。   山庄里经常有人私下八卦师父的情史,说师父年轻时为一男子所负,一时气盛,永诀红尘。据说,这传闻来自十三年前山庄里《富贵晚报》的一篇报道,标题是《惊!恨水庄主的秘密情史大放...

其他:
飞言情在线阅读
飞魔幻在线阅读

收藏页面,在线阅读花火杂志最新版2019.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