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故事人生,传奇故事人生大全,人生哲理故事,励志人生故事”的结果
哄女朋友睡觉,最温馨的60个甜甜的小故事。1)恋爱的味道小兔子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她好像知道恋爱的滋味是什么样。书上说,如果你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 会紧张,会激动,会魂不守舍。 可是,如果失恋了。那种感觉就会想被猎人打了一枪, 虽然不...
文/池薇曼我是沙漠旅行者,你则是咫尺之遥的海市蜃楼,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无论多少次,我仍然无法放弃靠近你。Scene 01放学路上,秦佑雅被人跟踪了。暮色浸染大地,脚步声如影随形,她联想到新闻报道的绑架案件,头皮发麻。偏偏这段路...
文/沈慕冉虽无天上月,少年可摘星。楔子 “时间到了。”有片雪花飘进眼睛里,雾茫茫一片,倒让此情此景增添了几分朦胧之美。孟瑾轩沉默地看着我。“姐姐今年也二十有余了,再不嫁人可就老了。”我看着枝头的红梅,念着自己写的剧本。“你有没有……什...
文/温良01大款是萝莉游戏平台和平精英区的陪玩南栀同学觉得,自己可能被大款看上了。陪玩不用露脸,靠的就是声音和游戏技术。南栀从上大学起,就注册了这么一个陪玩账号,玩了一年下来,因为声软话多,游戏技术又不错,慢慢地也算是在平台上面有了些...
一小飞把胳膊勾在我的肩上,汗津津的,像一节刚出水的藕。我们跟高年级的人踢了一场分组对抗赛,4比2,我们赢了。小飞贡献了3个进球,其中一脚凌空抽射尤其精彩。那个球是我传的。我爸当初把我塞进足球队,无非是希望我多运动、少生病。足球队每天放...
文/曾颖好友小蕊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一个颇具古风的传统—每月最后一个周末,她一定会在家里请一位朋友吃饭。这天,所有的食物都是她亲自制作的,包括茶点、菜品和饭后的水果沙拉。桌上摆着新采的鲜花,连用来摆放餐具的方巾也跟客人的喜好相关。所有的一...
文/淡蓝蓝蓝他会记得她吗?会记得那个黄昏,在浓郁的花香里,她小口小口吃着冰激凌的样子吗?她会一直记得的。即使不再遇见,但少年仍在河对岸。她从上初中开始害牙疾,牙神经一跳一跳地疼。记得最清楚的是那年夏天,生活委员统计班级人数,每天派两个...
文/朱天文人长得好看,到大学来,更是以为每个男孩对自己有意思。跟自个儿订了不少原则,只准和女同学看电影,团体郊游可以,单独约会不可以,这个那个一大堆,原来都是沾沾自喜。所以才开学,就跟海东青逛淡水镇,龙山寺吃茶,兴尽到夜晚回住处,那天...
文/莉莉周1我有龅牙。两颗门牙微微突起,抵在唇下,却又不肯联合起来,而是各自为政,留了一条极宽的缝隙,足以卡住一颗瓜子。那时并没有“十美九龅”的说法,我龅起的牙齿便如一枚含在唇下的惊雷,爆裂无声。“龅牙妹”,他们这样叫我,而我低头快步...
文/越安安01距离期末考还有一周时间,已经几天没能睡好觉的俞轻絮险些崩溃,她在宿舍哀号:“齐次方程,非齐次方程,通解,特解……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室友顶着两个黑眼圈幽幽地看过来:“我有一点好东西,你要不要?”俞轻絮一愣,满脸惊恐:“...
一作为一个工科宅男,季然在对时下热点话题的触觉上永远落后别人一千零一天,比如最近他才神秘兮兮地跟我说起:“原来老版《西游记》只有二十五集!”天哪,这起码是一年以前的微博热门话题了,不消说,他肯定又是在话题永远比微博延迟一年的朋友圈里看...
文/温难12019年的清明节,任郡然来找我爬泰山,他事先查过天气,在电话里兴奋地跟我吼:“明天晚上会有一场小雨,我们后天凌晨去爬,一定能看到日出!”任郡然的突然來访让我有些手忙脚乱,我的大学生活延续了高中时代的贫瘠与黯淡,因为太过咸鱼...
文/君鸽壹.かけすな来A市出差的第一个晚上,我在酒店被人抓了。我原本只是弯腰去捡落在房间门口的水瓶,不想耳边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女声:“刚敲完门又来听墙根,你们这群人还想干吗!”“啊?”我有些没反应过来,直起身子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我见过她...
文/落安我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因为许川峰说他喜欢艾小丹九年了。“你是魔鬼吗?”我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想一拳打到对方头上的冲动:“九年前你还是小学生吧?!”“你懂什么。”许川峰将视线锁定在艾小丹的背影上,理直气壮道:“情感萌芽要从娃娃...
文/秦桃或许我依然孤独,或许会有那么一个人,和我一起享受孤独。1 或许是缘分吧,不然为什么这样都能遇见棠诗抵达丽江三义机场时是夜里十一点。机场大巴早已停运,天上下起了暴雨,候机厅外停了一辆辆蓝色的小面包车,在风雨里,像一条条蓝鲸。司机...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晚上上数学课的时候,换了一个女老师,第一节课我还在庆幸她讲得很细,这样我就能听得懂了。到了第二节课,我才发觉我听不听得懂和老师讲课的速度完全没关系。这是自身属性,是无法改变的。我茫然地记着笔记,顺便看了眼还在...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1—认识楚歌的时候我已经是被称作“九尾狐狸”的精致女人,精于算计,致于打扮。任何人事纷扰已不足于伤害到我那颗腐烂不休的小心肝了。那年,楚歌19岁,刚上大一。我22岁,已经在社会的和谐大家庭里摸爬滚打了两年多...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初夏。雨下得越来越频繁,有时一天都是细雨绵长,有时是午夜突然而至。墙角的竹子葱葱郁郁的,就是阳台上那盆栀子花也已经开放了两朵。我也开始喜欢他了。但我是很清醒的。我觉得自己坏的地方在于自己有点像写小说,在设计好...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5岁的小金住在我家的对面,第一次见他是某个黄昏该吃晚饭的时候,他一个人蜷缩在自家门口。暑假我无所事事便跟同学一起去发传单,当我回来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小小的身影。“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爸爸呢?”我蹲下来问他。...
文/三文鱼(来自花火)新浪微博|@三文鱼没有梦想我由于种种原因(懒)没去见过那个转校生,一直希望有人能往群里上传他的照片,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但大家似乎都没有像我一样有偷拍的爱好(这个爱好很不好,我改掉了)。转校生很快和大家混熟,但是...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阿尾第一次遇到萧潇的时候已经14岁了,那是一个初夏的午后,书包,散落一地的零食,还有撞倒自己的少年。阿尾皱着眉头开始回忆,暗暗地猜着,他一定是为了接近我才故意撞倒我的,可是,这么些年过去了,萧潇的女朋友也一个...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现在是下午3点15分,苏祯坐在永乐大街上的一家咖啡馆里,手上漫无目的地翻着一本杂志,心绪却停留在十年前的某一个同是初夏的下午。那时的苏祯第一次喝咖啡,怯怯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齐皓,像个婴儿似的天真烂漫。假如记忆可...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1—校运会开始的时候,我用一种局外人的态度看着周围的同学忙碌着,呼喊着。隔壁班的班旗是“冠军班!”我们班的横幅是“校长被我收买了,你们看着办!”……看到这里我笑得天真而肆意。温文说:“原来你也可以这么婉约啊...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第一次遇到南烛是去年的事情了。他肤色有些不健康的白,更像是透明的,那时我要仰着脸去看他,而他一双眼睛毫不顾忌地在我身上打量,仿佛嘴角微挑起不屑的弧度。认识南烛的同学都暗里告诉我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了,他是有些超乎...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