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故事人生,传奇故事人生大全,人生哲理故事,励志人生故事”的结果
文/四月1兰博和兰妮是一对可爱的小熊,他们幸福地生活在森林里。“砰砰砰!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兰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轻手轻脚地下床。给还在睡梦中的兰妮掖好被角,这才赶紧去开门。“兰博老弟,这次你可得帮我!”蹦蹦刚进到屋里,就一屁...
文/单阿囡我爱宋千寻,胜过爱这世间一切。1凌晨一点,我接到宋千屿的电话,让我去古莲机场接人。我挣扎着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雪粒子还在不停地落,街道上早就积了厚厚一层白雪。我叹了口气,去前台取了车钥匙,顺带叫醒了开...
文/菠萝包“那你想怎样?”“你们放了她,我留下。”1夏慕杨接过侍者递来的红酒,寻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准备闭目养神。今日他才下飞机,便被自家老爹拉来参加酒会,陪一群土豪长辈们谈天说地。他举止绅士,谈笑自如,任谁也看不出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倦...
文/莉莉周0011930年,东天仙戏园重整翻新,请来梨园坤伶须生之首孟小冬在天津卫唱了三天两夜。为了听东皇那出声惊南北的《捉放曹》,陈砚秋和同学早早地雇了车赶去戏园,可慕名而来的票友还是把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早年间,天津城还没有像上海...
这一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小白兔早上起来推开门,向着太阳伸了个懒腰。“咦?”小白兔发现了门口的松果。“这次是松果呢。”小白兔小声嘀咕着,抬头四处寻找,环视四周也没有发现是谁。“奇了怪了,到底是谁呢?”小白兔抱着松果进屋。盯着那群松果说...
文/暮久(一)林深深和安周上门的时候,许澄正在院子里喂猫。他瞪着和猫咪一样清澈的眼睛愣愣地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人,直到橘色的胖猫在他臂弯里打了个滚,许澄才反应过来将他们请进门。小院的墙壁上爬满了蔷薇,院子里还种着许许多多深深叫不上名字...
文│长欢喜00.我不和你一起等了那天晚上,夏弥又蹲在门口看星星,宋贻森路过,给她拿来一罐橘子味儿的气泡饮料,饮料的盖子被打开了,橙黄的液体在玻璃瓶里泛着夏日夜晚最清爽的一抹亮色。山里偏僻,这瓶饮料还是半个月前宋贻森去城里的时候买的,他...
文/林笛儿一七月开始的时候,乔磊去重庆参加机器人大赛。甜宝顶着烈阳来找我,满脸不屑地道,你说他怎么就那么执着呢?那东西很有意思吗?多少年了?我笑着回应,应该有十四年了吧!甜宝翻了个白眼,在我身边坐下,手托着下巴,看正午的阳光在窗外的树...
文│西屿01“哎,你是不是喜欢佟轲那小子?”沈恩毓实在没有想到,陈渠会突然丢出这么有深度的一个问题。她扭头,男生的脸在她眼前逐渐放大,两人的鼻尖相距仅十厘米。她抿了抿嘴唇,随手拿起一本书拍了拍他的头:“瞎说什么呢?你给我坐好。”陈渠坐...
文/林朵月亮小姐暗恋着地球先生,总是绕着地球先生转。可不管怎么转,月亮小姐都只拿有光的那一面对着地球先生,从来不把自己没有光的背面拿给地球先生看。因为月亮小姐的皮肤不太好,表面有好多凹凸不平的环形山,月亮小姐觉得它们很丑,不禁自卑了起...
文/那夏12004年的夏天已远得如同泛黄日历上的一个黑点。但司徒静还记得那天的太阳很晒人,她光着胳膊穿了一件妈妈生前留下的碎花罩衫,架了一张小桌子,在那间破旧平房的乱糟糟的院子里做着一本奥数题。只因她不想嗅到屋里醉得不省人事的老司徒身...
文/拾依今晚去听了一场演唱会,全场的人一起唱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这让我想起上一次听阿信唱这首歌的时候我还是那个相信青春励志偶像剧的小姑娘。阿信说过:“拿出手机,打给你最想分享这首歌的人。”晃眼之间时光乱窜,我已经不喜欢看那些只要看...
文/拾依一个人的暗恋,装着全世界的山高水远。后来我才知道,前半生强烈的三次心动,分别是上课被老师点名,下楼梯一脚踩空和遇见你的那一瞬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我们高估了自己,原来想念一个人可以难过到这种境界。那时候我的所有努力,努力拿奖...
文/拾依人潮里孤寂一人,每个一闪而过的刹那都带着迷茫和伤痛,高墙四起都已无济于事,你说你要站在虚无缥缈的未来境地。嗨,请你告诉我为什么青春总是这样浪掷在年少轻狂之时,我们都像失措的羔羊,四处奔跑,忘掉一切,忘掉世界。我不知该止步何方,...
文/多肉姑娘世界上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我明明已经把自行车骑出了“飞一般”的感觉,为什么还是会迟到?再比如尚嘉一有文化的爸妈,为什么给他起了个促销组合的名字?还有,学校旁这家炸串夹饼店的辣椒,是怎么做到那么丁点儿粉末就能辣得人神魂...
文/宋小君再一次见到老蜜,已经是八个月之后。老蜜回来了,一路风尘仆仆,她坐在我面前,脸和脖子一样黑,嘴唇干裂,头发散乱,差点让人认错她的性别。老蜜养的那条叫Nancy的雪纳瑞朝她扑过去,舔湿了她的脸。我问她:“走完了?”她点头。我问:...
文/沈嘉柯1我曾经长久地凝视着窗外的银杏树,并不是在观察什么,只是百无聊赖。少年时代的我是一个学习挺认真,成绩却一般的学生。整个中学时代,最好的成绩也就前十名。当发现不管很用功还是不用功,成绩总在固定段位,我就多出了很多走神的时间。那...
文/相心高考后的第三十四天,余欢被闺蜜洛洛堵在了家门口。“说吧,什么时候表白?”余欢揪着衣角,小声说,“我再……准备一下嘛。这么重要的事情……”洛洛一个爆栗敲在余欢头上,恨铁不成钢,“准备准备准备,你都准备了一个月了!追陈劲的人能从一...
文/戴帽子的鱼晚自习课上,陈信达托人传了张字条给赵雅。那传信人好事地打开,只瞟了一眼便惊呆了。——如果感情无法相等,那么让我成为爱得更多的一方。碰巧这人还是个嘴碎的,一节自习课四十五分钟还未过去,大半个班上的同学都已经知道陈信达苦恋赵...
文/何安进入高中一周后,我名字的缩写登上了学校的恶搞涂鸦墙,后面跟着加粗的三个字“白馒头”。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指我,因为我是个胖胖的白娃娃,所以大家给了我一个“形象”的绰号——白馒头。从我懂事起,妈妈就告诉我说我是一个可爱的白娃娃。起初...
文/捏捏相爱11年,我和狗子终于结婚了。回各自的老家拜会父母时,一度变身为大型“查案”现场——他从我的抽屉里找出我中学的日记,我从他箱子里翻到他小时候的相册。最后,以朗读对方QQ空间的“羞耻”日志结束。在狗子家,他拿出我们高中的校牌。...
文/黄晓晴他走出教室的时候,刚好有风吹过,把他的头发吹得微微凌乱,也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吹得格外好看。阿泽穿着白色T恤,随意地搭着水蓝校裤,头发随风起伏,侧脸有柔和的阳光,正笑嘻嘻地从饮水机旁走来。看他笑得那么灿烂,我感觉他要对我说“你...
文/姜辜01鞠渔的手机坏了。没有任何预兆,突然间就开不了机。同事打着哈欠冲咖啡,还没从午睡中回神,“要不你溜出去修修?到时问起,我就说你拉肚子。”“没事。”鞠渔快速浏览了一遍上午完成的企划案,打算再做一个版本以供明天会议选择,“下班了...
文/林望荷每次望着那些光秃秃的胡杨树,我都分外怀念京南的春日绿柳。第一章三月露水重,桃树和梨树的枝头都被压得弯弯的。江芍芍把梯子架在高高的院墙上,东瞅瞅,再西瞅瞅,确定没人后,便利索地爬上了梯子。虽说这是头一次爬墙,但她觉着也并非如话...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