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人生,传奇故事人生大全,人生哲理故事,励志人生故事

文/这么远那么近1初到丽江的那天深夜,我就被酒吧里吵翻天的音乐给轰了出来。我推开酒吧厚重的大门,将里面歌手嘶吼的呐喊声和鼓点的聒噪声挡在门内,因为多喝了几杯酒胃里一阵翻腾,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嘴里有一种酒精和胃酸的味道,干呕了几下又吐...
文/许静这些年,我住过那么多的房间,对我来说,那一个个房间是我的一个个渡口,我不断地居住、离开,短暂地停顿,又起身出发,去往下一段旅程。一最早属于我的房间在老家二楼,那时我刚上初中。记得那个房间非常大,像个空旷的仓库,只放了一张单人床...
文/绒绒1马路对面的那间已经空了许久的杂货铺子,在经过一阵嘈杂的装修后,搬来了一个年轻男人。这条两旁老商铺林立的街道并不宽,隔街望过去,阿梁可以清楚地看见,男人穿了一件浅色牛仔衬衫,可能是刚刚洗过头发,柔顺的短发被吹立,走起路来在风中...
文/土拨鼠、小鱼土拨鼠:我跟男朋友是同一所高中学姐和学弟的关系,我们俩是在高中举办的返校宣讲活动上认识的。小鱼:当时我看到她在做分享,讲了很多跟专业有关的有趣的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作品。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因为那几天我陷入了创作的瓶颈期...
文/午歌“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躲过雨的屋檐……”有段时间,我受邀为一部青春爱情片做编剧。电影一立项,导演便安排我到大学里去采风,说是采风,主要目的是想收集一些发生在学生情侣间的“浪漫桥段”,比如如何轰轰烈烈地去表白,如何扎扎实实...
文/陆小寒少年和孟加拉虎最后一盏路灯的光像风吹过蒲公英一样熄灭了,墙壁上的空调突然发出长长的叹气声,好像做了噩梦一般。这记声响让原本我以为停滞了的时间又流动起来,我揉揉失去知觉的双腿,扭头看窗外,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是令人沉醉的烟黛色;...
文/苏小昨我再也不想做一个任由你欺负的好姑娘了。顾漫第一次去金星家时,金星的妈妈一边以每三秒擦一下的速度擦着桌子,一边以每秒吐一个字的龟速对顾漫说,我们家金星啊!不仅人长得帅,心眼还特别好,对家里长辈特别孝顺,尤其对我,那就叫一个好,...
文/代琮包子是我的大学同学,虽生长在海边,但人长得斯文白净,还带点婴儿肥,乍一看有点像小笼包,所以我们都习惯叫他包子。包子这人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总带着一股子忧郁诗人的气质,我们都开玩笑说他白白浪费了二十年海边风沙的砥砺。大二那年,宿舍...
文/玻璃沐沐一陆天十三岁的时候,迷上了梁朝伟,觉得他眼睛里藏着大海;而且受了《无间道》的影响,想着做一名警察,最好是卧底,混迹犯罪团伙数年,关键时候,在天台上掏出枪指着对方说“其实,我是一名警察”,然后将对方老大一枪毙命。柳橙听他细细...
文/代哈哈-1-我妈这辈子最引以为豪的事,就是生了我和阿二这样一双儿女。不是说我和我妹有多能干,能为老娘脸上贴多少金片争多少光彩。她无限欣喜和满足的,仅是“儿女双全”这四个字而已。经历过的人应该都记得,20世纪80年代的计生政策有多不...
文/代哈哈-1-我家有兄妹两个,我妹妹排行老二,按照我们这边的风俗,亲戚朋友都称呼我妹“阿二”。她顶着这个“亲切”的小名从小到大。以前,我妈在这边怀疑隔壁小费脑袋是不是有问题的时候,我丈母娘也常在那边一脸鄙视:“隔壁那个阿二一定是投胎...
文/君鸽“这份浪漫,我想送给你。”01“唐遇!你火了!火了!”舍友肖肖冲进宿舍的时候,唐遇正在录制新一期的视频。见肖肖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唐遇有些恨铁不成钢:“拜托你淡定点儿,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不是大事!”肖肖连忙将自己的手机...
文/微酸袅袅1、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妈妈可以那么温柔,我的妈妈却能插腰用食指戳我脑门骂上整整三个钟头还不累。她骂人的词汇层出不穷,花样繁多,但中心思想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求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她常常说自己没读过书,吃了很多...
文/代哈哈-1-知道我要写我找对象那方面的事,我妹就来找我聊天。她跟个法官似的坐在我对面,眼珠子黑黢黢直转,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哥,这种主要给女同胞看的小文章我可以帮你写!不过,你必须认认真真回答我两个问题:第一,结婚前你总共谈过多少...
文/七微现在,看见古德先生在人前各种异于常人的表现时,我依旧会觉得尴尬、会爆出小时候的口头禅“Oh,MyGod”,但那些情绪不再带有恶意与嫌弃,因为,这些年他带来的全世界最好的最无私的爱给了我一颗坚强的心,在遭遇任何糟糕的事情时,都能...
文/Apple1.这里是怦然心动网络电台,我是DJ程申。今晚的城市细雨绵绵,冷得让人越觉孤单,你想听首什么歌来温暖自己呢,歌单已经为你准备好,让我们一起泡一杯热乎乎的清茶,来听听歌,相互陪伴吧!这是李啸宿舍每天晚上都会听的节目,一个非...
文/鼠鼠一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几乎每一届都会有一个在语文方面极有天赋的学生——其出色的文学素养绝非园丁所能培育——很快在众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使我暗自偏心的爱徒,而这位学生往往不是语文科代表。美玉小姐就是这样的学生。美玉小姐的双名两个...
文/庞婕蕾一李一诺是我姐姐,虽然是一个爹妈生的,待遇可完全不一样。李一诺是在众人期待下来到人世的,而我,纯粹就是一个意外。对于要不要留下我,全家召开过隆重而热烈的家庭会议,除了妈妈,其他人都投了赞成票,理由是——“李一诺不是老嚷嚷着想...
文/哑树001四月,雨季姗姗来迟。爸爸风湿又犯了,这天索性给武馆的弟子们放了假。冯笑语坐在一把竹椅上发呆,手里拿着一本金庸的武侠小说。雨丝绵长,轻轻地笼着院子里的花苞,嫩绿的叶子泛着水光。忽然,大门被撞击发出“哐当”的响声。冯笑语循着...
文/顾南安1楼道外,喜姐的鞋跟有节奏地敲击着地面走来。教室里顿时翻书声写字声交错。空气里有一点点窒闷在蔓延。“上次诊断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不是很理想。许多简单的题目因为大家疏忽,都丢了分……”这一法宝亮出来,大家连呼吸也变得沉重。苦学...
文/顾南安1在长安中学的糟乱生活,让乔娜有些焦头烂额,所以入学不久,她就跑去学校贴吧,写了篇题为《无聊瞎吐槽,经典不解释》的帖子,来疏解心中无形的压力。却不想受到众多吧友的力顶,他们纷纷跟帖,盛赞乔娜替大家表达了心声。这种书写让乔娜产...
文/顾南安1豆芽是个可爱的女孩儿。总是喜欢穿着一双偌大的拖鞋,吧唧吧唧的从我的面前走过。看见她,我总会喊:“豆芽豆芽,让我背你过河!”于是豆芽的脸红了,眼睛盯着从拖鞋里露出的脚趾头,说:“你——你要愿意,你就来吧!”然后,我屁颠屁颠地...
文/顾南安1黛七是在忽然之间感觉到自己长大的。一件件地试过那些绣着小花小动物的衣服,黛七发现,已经没有了适合自己的。那些衣服已经变得窄小,勒在身上紧紧的,连呼吸都有些紧张。黛七站在镜子前,一遍遍打量自己。她的皮肤很温润,身体的曲线渐有...
文/顾南安1艾心回到寝室的时候,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两只眼皮低垂,像是快要睡着。夏梓桔清亮地喊了几声她的名字,她才有些清醒地抬头,说:“夏梓桔,你想干什么?”话说得漫不经心,却有一股凛冽。“有人在学子食府前面寻你,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