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约而至的你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11.jpg

文/薇拉

1

生平第一次相亲就相到自己青春期暗恋对象的概率有多大?

答案是——百分之百。

至少在徐冬冬这里,是百分之百。

她看着对面的人,说实话,有点蒙。就是那种天灵盖被掀起来,然后有人慢慢朝里面注温水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摇摇头,竟然能听到那种“哗啦哗啦”的声音。

男神当前,她却疯了……

怎么办?怎么办?

“你……不舒服吗?”将服务员端过来的柠檬水推到她眼前的时候,他开口问。

天哪!他说话了!男神对她说话了!

脸很烫,嘴很干,没办法回答问题,怎么办?!

对方在她的慌乱中缓缓眯起眼睛,那个漂亮的弧度,可以瞬间要了她的命。

“还是不要吃饭了,我送你回家休息,或者去医院看看?”他又开口,声音始终低沉好听。

终于还是被男神当成精神病了吗?

徐冬冬眼睁睁地看着男神站起身,心都在滴血,双拳紧攥,用尽全身力气才憋出几个字:“我……我……我……”

我其实没事啊!

他已经站起来了,围巾戴了一半,蹙眉垂眸看着她,犹如庙宇之上俯视众生的神。

“我真的没事。”这回徐冬冬终于找回魂了,抓起手边的那杯檸檬水抬头“咕咚咕咚”灌下去,再“砰”地放在桌上,对他扯出生平最难看的一个笑容,继续解释,“喀喀——真的没事,我就是,喀喀——有点,喀喀——紧张……”

水喝太快呛到了。

被自己蠢哭了,她要是一只猫就好了,在这种场合说不出话,摇摇尾巴也是好的啊……

徐冬冬的沮丧如潮水一般将她淹没,几乎要冲上她的眼角。下一秒,他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重新坐到沙发上,声音很温和:“紧张什么?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他说着抬手摸了摸鼻尖,又翻开菜单放在她面前,“想吃什么,随便点。”

啊啊——徐冬冬眼睛看着菜单,心里却已开始放烟花。

男神请吃饭!男神请吃饭!激动得想去外面跑圈……

“选好了吗?”

“嗯?嗯?”徐冬冬这才回神,发现十分钟过去了,菜单还停留在他给她翻开的那一页……

好歹也是电视台的新晋编导啊!又不是没见过明星!你为什么会这么没出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啊?!

徐冬冬在心里骂自己,然后抬头看着他。

一秒,两秒……

第三秒,她默默地把目光移开,看向他身后的某个位置。以前都是在电视上或者画册、广告上看到他,已经觉得被撩得不行了,今天这么面对面,再这么看下去她会自燃的……

“我要这个,黑胡椒牛排吧。呵呵呵呵呵——”

还以为自己真的冷静下来了。

但一开口,果然还是无法控制地发出了一连串的傻笑……

男神又抬头看了她一眼,别有深意的一眼。

吃完饭,他绅士地送她回家。徐冬冬下车后礼貌地对他说:“那么,再见了啊……”

他颔首,低低地说了一句什么,后面的车子在鸣笛,她没听清。

最后徐冬冬站在楼道深处看着他的车开走,觉得自己无比失败。相亲没戏就算了,她竟然傻到连张签名照都没有要,以后跟别人吹牛都没证据,谁会相信她跟男神相过亲?

关键是谁会相信男神也需要相亲?!

2

再收到男神的消息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

她发现自己被男神加微信好友的状态是——先看了一遍申请信息,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删了微信,重新下载又装了一遍。新界面打开,那条申请仍在,备注两个字:季凌川。

金光闪闪。

彼时徐冬冬正跟好友在看演唱会,她随即发出的“啊”的尖叫声瞬间淹没在人潮里。加了他之后,再发信息时双手都是颤抖的。一条打招呼的信息写了删,删了又写。最后还是那边先发来一条:不好意思,一直在山里拍戏,刚刚才找到信号。

徐冬冬的心在嗓子眼里“突突”地跳,半晌才回了一个表情。

本来想发一个“乖巧”的表情,结果手抖按成了“笑着流泪”……

等她发现时,想撤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在那个表情的下面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道:这么想我啊……

“哇,徐冬冬,你不是说自己今天只是陪客吗?怎么这么激动?脸烧得跟一个通红的锅炉似的?看上台上的谁了?”好友转头看了她一眼,调笑道。

徐冬冬这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真的很烫。就像她十七岁那年第一眼瞧见季凌川,在7-11的便利店里,他穿着店员制服帮助踮起脚的她,从冰箱的顶部拿一瓶常温的矿泉水。

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在便利店打零工的人,会在几年后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上,以当红明星的姿态横扫亚洲?

演唱会散场时已近午夜,她找了个蹩脚的借口跟好友分别,冲出熙熙攘攘的人群,找他说的那辆车。她正快步走着,突然被人透过车窗抓住手腕。

他手心烫人的温度,一下子烙在她的心上。片刻后,他在徐冬冬愕然的目光里向下拉了拉黑色的口罩,露出好看的唇。

她愣愣的,直到他偏了偏头说:“先上车!”

莫名有种偷情的感觉,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车子汇入车河,徐冬冬都没找到一句合适的话来做个开端。大概是因为太窘了,她开始不由自主地在副驾驶座上蜷缩起来。更倒霉的是,今天她还穿了条橘红色和白色相间的裙子,此时很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虾子。

她想到这里,脸更烫了。季凌川似乎有些诧异,拧着眉拨弄了一下空调后问:“很热?”

“嗯嗯嗯嗯嗯……是啊是啊是啊,好热好热好热……”她这么说着,还抬手象征性地给自己扇风。

“已经是秋天了。”他的声音变得狐疑起来,趁着前方红灯的时候停下来,偏头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又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按了按。

很自然的动作,却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徐冬冬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跟高压锅盖上面的阀门一样,开始冒烟。

还好他很快就放开了手。

这下徐冬冬真的不敢再轻举妄动,便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嗯,男神开车真是又快又稳。

能不好吗?

徐冬冬心想,他不僅仅是明星那么简单,还有很多业余爱好。赛车就是其中一项,他曾经拿过中国赛车拉力赛第一站的双冠王。

路灯如流火闪过,又快到家了……

为什么他每次送她回来,她家的路都这么短?

这次一定要说点什么啊!徐冬冬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劲。

“你,刚刚杀青?今天回来的吗?”她偏头看着他问。

他只戴了口罩,眼睛的轮廓还留在外面,好看得叫人移不开视线。更别提专注开车的样子,简直帅到没有边界了……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

“不累吗?”她皱着眉头,本着一颗亲妈粉的心道,“至少应该先休息一下吧?为什么这么着急过来呢?”

车子停了下来,她家小区外挂着的红灯笼在风中摇曳。

空调的温度打得有点高,他挽起袖子,光裸的小臂放在方向盘上,脸却是冲着她的,嘴角扬着淡淡的笑:“想见你。”

3

第一次相亲就跟相亲对象互相有好感的概率是多少?

在徐冬冬这里,可能还是百分之百。

一切都美好得像梦一样。不,不,这也许真的就是一场梦。

她问过母亲赵女士,这相亲资源是从哪里找来的。赵女士云淡风轻地说,她们公园戏曲社来了个新票友,听说她女儿单身之后就插了一嘴,说自家儿子还没对象……

真要感谢赵女士对京剧艺术孜孜不倦的热爱,以及她哪个名人都不认识的自发性脸盲症。赵女士对季凌川照片的唯一印象就是——小伙子挺精神的,就是白了点儿!

妈妈,你知道你在嫌弃谁吗?!

快到春节了,她们电视台开始忙地方春晚。她这个小编导跟在师父后面学习,常常半夜才回家。可是她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每天都能收到季凌川的“晚安”微信。

她以前听人说,对爱的人一定要说晚安,因为“晚安”的音节拆开来,说得慢一点,很像“我爱你”。

季凌川当然没有这样想,不过这毫不妨碍徐冬冬在收到他的微信之后,兴奋地在床上直打滚。

明星本来就很忙,季凌川又那么红,日程表一直排到了后年去。再见他又是一个月后了,徐冬冬从电视台的大楼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有车缓缓开到她面前,停下来。后车窗打开,她看到了那双眼睛。

真的就跟他对视了那么一眼,却像是隔空被电击了一样,有微电流刺激着心脏。

她又变智障了,傻傻地看他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走下来,绕到她的眼前,为她打开车门,手扶着车门顶端,示意她进去。

这么高、这么帅,演技这么好、能力这么强,又这么绅士……

徐冬冬一时呼吸困难。这不是媒体捧出来的极品,这是真极品啊!而她就像是个刚刚注册游戏的菜鸟,才挥舞了两下拳头,天上就掉下来一件上古神器……

每次见到他心情都十分紧张,所以她也就特别寸,抬脚的时候踩了个空,差点撞到他怀里!

他反应很快地扶着她。

徐冬冬的耳朵红到要滴血,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咦?他身上的味道好清爽,明知道没出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吸了吸鼻子。

清爽好闻的肥皂味。嗯,不是幻觉,他是真的在身边。

车厢里明明很宽敞,他上了车却紧挨着她坐,跟她膝盖碰着膝盖,并且好像没有要挪开的意思。

她僵直了好久,才闻到车厢里的另一股味道。他把花从后面拿过来,整整齐齐的红玫瑰,大概十几二十朵吧,被扎成一颗规整的心形,外面是黑色的包装纸,带着小小的金色LOGO。

“节日快乐。”他说,“这花是我自己做的。”

她蹙眉看着那花,春节已经过了,所以现在是……她猛地抬眼看他。

他的手里还拿着那束花,她不动,他也不好脱手,脸上有一丝微微的尴尬和……小心翼翼?

他是在察言观色吗?

“不喜欢吗?”她还在想着,就被他打断。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她叠声说着,赶紧把花接过来抱在怀里,紧紧地,又很温柔,就像真的怀抱着一颗心。

以前也不是没收过花,那时被人追,她还矫情地觉得红玫瑰俗气,而今……果然是送的人不一样心境就完全不同,现在的她如同坐了火箭一般,直上云霄……

手指轻轻抚摸过玫瑰的花瓣,指尖痒痒的,触感又很丝滑。心里充满了无数的彩色泡泡,每一个泡泡里都包裹着同一句话——“季凌川送的,季凌川送的,季凌川送的……”

“想吃什么?”他低声问。

“麻辣烫……”毕竟是想了一天的东西,一开口就直接说了。但说完她又觉得不对,抬起头傻傻地把心里话问了出来,“是不是太low了?”

而且他要是这么出去,一定会被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吧。徐冬冬想了想又说:“嗯,其实什么都行,你选吧!”

抬头却又看见他的笑眼,下一秒他就给出一个绝对不会让她失望的答案:“正好,我也想吃麻辣烫。”

4

似乎也没有什么确定关系的程序,但情人节的一碗麻辣烫后,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

季凌川陪她吃了饭,当晚就飞去了上海,接着转道横店的山里,拍一部古装大电影。

转眼好像又有一个多月不太联系,知道他忙,所以徐冬冬从不打扰,却忍不住很想他。很想很想……

当初见面,也有一瞬间的想法,他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节日,如此来去匆匆,应该不会就只是为了……见她吧?

转念一想,生活又不是偶像剧,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说起来他们之间正式的见面也只有三次,而自己对他那么多年的暗恋,是连身边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的。

她那时候考的是本市的大学,学校所在的大学城本来离她家有点远,其实住校会比较好。可她却硬是要走读,只为了哪天能在楼下的便利店看看他。幸运的话,如果店里不忙,还能跟他聊上两句。现在想想,那时聊的完全都是些没营养的话题。

那时虽然就对他喜欢得不得了,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追”男生,充其量也就是红着脸问“今天忙吗”,或者“有没有茶叶蛋”之类的。磨蹭了将近一年,惦记着表白却一直不敢,最后拖到便利店搬迁,连他有没有女朋友都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他太耀眼了,所以她的喜欢没有掺杂太复杂的东西,感觉只要看看他的人,听听他的声音就好了。而现在呢……

好像还是这样哎……跟他聊的话题依然没有什么养分,真不愿意承认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

“喂,你傻啦?”同事走进茶水间,看她拿着杯子站在咖啡机旁边要接不接的样子,出声问了一句。

“嗯?”

“你在这儿站了有半小时了,又不接咖啡,干嘛?思春啊?!”

真是……一语中的。徐冬冬的脸“轰”的一下就红炸了。

“哇,不是吧你!对象什么来头啊,能让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怀春少女似的……”

“咦?我有电话!”同事太直接了,徐冬冬不知该怎么应付,还好电话铃声拯救了她。

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她一边走一边接通,很职业地说了一句:“喂,你好。”

那边很低沉地笑了一下,才说:“是我。”

两个字而已,似乎透过耳膜的鼓动直戳内心,过去了许久,那种麻麻的感觉都还在。

徐冬冬跑到安静的楼道里去接。两人絮絮地聊一些话题,就跟吃饭时一样,他问一个问题她就能绕着那个话题说出许多话来。而他只是静静地听,偶尔点评两句,有时很对路子,有时很戳心。这种没有任何尴尬的对谈,就好像他们真的已经认识好久了。

未了他那边有人来找,他才说了句:“抱歉,我需要离开一会儿。”

她忙说没什么,要挂电话时,忽地听到他喊了自己的小名。

“冬冬。”

“嗯?”

“下部戏在三亚,要拍三个月,想来看看吗?”

“三亚啊……”她拖着长音,完全是因为要算—下年假该怎么请。

下一秒他又开口,是那种很磨人的声音:“太久没有见到你了,有点想你。”

真的是……

好磨人,好磨人啊……

5

上飛机的时候,徐冬冬还在想他们之间发展得是不是太快了,可又忍不住不去三亚。何况那个人以及他给出的那种理由,都同样令人无法拒绝。

徐冬冬第一年实习期刚过,年假是有,就是少,只有五天。难请就罢了,还不能连续请。又因为刚刚过了春节假期,请假总归是不太好。所以她左等右等,坚持熬了快两个月才买了机票。

没有提前告诉季凌川,只当是个惊喜。谁知下了飞机刷微博就刷到了一条“周三见”的大消息。点进去,动态画面搭配文字图解,言之凿凿,爆料的是当红小生同当红小花的新恋情。

当红小生是季凌川,而当红小花则是一个跟他合作过的女演员。

这还是徐冬冬第一次看到微博的热点后面会有一个小小的“爆”字,红色的,分外扎眼。

彼时她站在深夜的凤凰机场的出入口,暖风吹来,她身上却还穿着厚厚的冬装,心里萦绕的全是坏情绪,不安、尴尬、想哭。

最终她还是没按原计划给他打电话,而是直接入住了亚龙湾的酒店,跟他所在的太阳湾柏悦酒店距离有点远。

办好入住就是深夜一点了,她一整晚在床上辗转反侧,什么都想了,又什么都没想,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空白。

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照镜子,黑眼圈挂下来,脸浮肿得要命。洗漱好后打开门,却看到季凌川就站在门外。

她住的是园景房,因为价格便宜,所以位置不好,是在地下二层。灯光下,他摘下帽子,黄色的光线映在他的脸上,像是被覆了一层浓墨重彩,像油画似的。

“早上好。”有服务员经过礼貌地问候,徐冬冬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拉进房间并关上门。

“你看到微博了。”他开口,却是陈述句。

他怎么知道自己来了?

徐冬冬的疑问还没有问出口,又听到他说:“那天好多人都在,少说也有十几个人。”

徐冬冬终于明白他是来解释的,一直不安稳的心忽地就平静了,甚至带着有点抱怨记者的口气道:“所以特别截了你们两个?现在的记者怎么这样啊?!”

她的情绪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快。而且因为愤慨,完全没有留意到他那如释重负的表情。

酒店的住宿费里本来是含早餐的,因为有他在,现在也不能去吃了。徐冬冬只好打电话叫餐,两人在屋里简单地吃一点。吃到一半她才想起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

他的答案竟然是:“你妈妈说的。”

她有晚上关机的习惯,他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打她的电话未果,干脆就找母亲要了她妈妈的手机号,直接打过去解释和询问。

他很平静地讲出这一切,她就呆呆地听着,听完又喝了两口粥才咂摸出一点味道来。不由得想到他当时焦急的心情,心跳居然由缓慢渐渐加快,像是要跳出胸腔似的。

好不容易吃好饭了,他也该走了。送他到门厅的时候,她转头往镜子里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是如何狼狈地接待了自己的男神……心里那个悔恨啊……再抬头却听到他问:“这样就赶我走啦?”

她的眉毛微微向上抬,脸上完全是“不然呢”的疑问表情。

下一秒,她眼睁睁看着他俯身吻了自己的唇。

很轻,很纯,很认真。

6

海南之行后他们的感情本应该突飞猛进,但徐冬冬突然被台里的领导塞进了一档真人秀节目,要跟着团队全球拍摄,两个月忙得脚不沾地。大概连季凌川也没料到,自己想见女朋友一面也难如登天。

于是他很直接地就跟徐冬冬抱怨,还不止一次,跟屏幕上的硬汉形象不同,倒像个大男孩。他展现的这一面把徐冬冬新奇得不行,乐得不行,也心疼得不行,所以一有时间就跟他视频聊天。

这天,她在戴高乐机场得了点小空,用网络联系他。国内应该已经是深夜了,季凌川刚刚洗完澡,走出来就点了同意。光天化日之下她就站在候机室,看他在那边昏黄的床头灯下,围了白色的浴巾,拿着毛巾反复擦头发的样子。

徐冬冬看得面红耳赤,憋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好意思看,却又想看。

以前在电影院看他这样就很激动,那时候还知道他是在表演。而现在,是他真真正正、毫无防备地展现日常,更让人按捺不住。

季凌川对她的情绪却像是毫无察觉,一边擦头发一边随口问她:“今天好好吃饭了吗?”

她在那边“嗯嗯啊啊”也不肯多说两个字,季凌川觉得奇怪,停下手去看她,发现她埋头在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抽纸,拿出一张扯成两半,卷巴卷巴,很认真的样子。

他被她卷纸时那种严肃认真的神情逗乐了:“你在干吗?”

徐冬冬拿纸堵住自己的鼻子,嘟嘟哝哝又一本正经地说:“我怕在机场流鼻血会影响我们国家女性的国际形象……你继续……”

季凌川:“徐冬冬?”

徐冬冬:“嗯?”

季凌川:“快回来吧,大流氓!”

徐冬冬:“……”

他的拍摄完成,她的任务也告一段落。那天她的飞机晚点了,他就在机场的地下停车场等着,这一等就是一整天。

徐冬冬刚到车边,车门就被打开,她就那么被他半拖半抱地给弄进车里。徐冬冬被他抱得心里发紧,想看看有没有别人,却被他箍在怀里,眼前全是他。她突然觉得有点搞笑:“你怎么闹得跟绑架似的?”

他不吭声,吻上她的唇。

他这么突然凑上来的样子,惊得徐冬冬闭上眼,但当唇真的贴在一起,就能感觉到他的温柔,他在辗转中尽情表达着自己的情绪。吻到最后,她都有点上不来气的感觉。他感觉到了,稍稍退开一点,又重重地含了一下她的唇,然后才离开。

徐冬冬这会儿也没法注意车里有没有别人了,被他抱在怀里,胸口起伏得厉害。真是……比跑八百米还气喘吁吁啊。

他开车一路送她到家,夜深了,小区里没有人。

他下车帮她拿行李,两人站定后对视,都有点依依不舍。

徐冬冬想说点什么,好像又想不到什么好词。倒是季凌川抬头看了一下她家所属的单元:“什么时候引我去你家拜见一下吧?”

徐冬冬愕然:“我家?”

季凌川笑:“怎么了?不喜欢我去啊?”

“也不是……不是不喜欢……”徐冬冬皱着眉头,不敢看他,低着头嘀嘀咕咕,“是不是太快了啊?”

季凌川没再逼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门口。电梯要关门了,他却忽地用手挡着不让门关上。而后在徐冬冬疑惑的眼神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唇。

所以到底谁才是大流氓啊?!

7

季凌川觉得差不多了,就趁着开会的时候,把自己已经有女朋友的事情跟公司说了。

大家都惊呆了。负责人还问他:“跟这女孩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季凌川坐在沙发椅上,垂头摸了摸眉毛,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七年了吧。”

负责人大惊:“谈了七年??”

他摇头:“喜欢了她七年。”

掐头去尾,真的差不多。至今都记得第一次遇见她的样子,那天他去大众书局买一本专业书,进门才发现四层楼排队排到人山人海,原来是有作家在开签售会。他那时候正上楼,长蛇一样的队伍忽然涌动了一下,她站在台阶上被挤出来,身体向后,脚下踩空。他伸出手臂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拦在她的腰上,垂眸看着她惊慌失措的可爱的表情,就仿佛看到人生的慢镜头重放。突如其来的感觉,心悸得令人窒息。

后来他在7-11打工又遇见她,看她踮起脚尖去够一瓶水。前台要交接班了,喊他快过去,他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靠近她,帮她把水拿下来。他记得那时她把瓶子紧紧地握在手中后,才抬头对他笑:“谢谢你!”

从那以后再没见过那样美的笑,像是一朵花慢慢地在他的眼前盛放。

就因为那一抹微笑,本来只打算打两个月零工的他,一做就是一年,直到后来便利店搬迁。临走那一周都没等到她来,他却意外地被一个来买酸奶的星探发现了……

讨论了一个下午,公司这边终于摆平了。季凌川向助理要了钥匙,自己开车去接人。

徐冬冬对双方见家长这事很忐忑,上了他的车后还跟做贼似的从车窗左看右看,确定没有人跟着,才从包里掏出两瓶酒:“你发的微信我看到了,我爸不喜欢洋酒,他就喜欢这种,这种……”她词穷,因为不懂酒,就干脆把酒瓶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瞥了一眼,忽然抬手握了一下她的手:“指甲变了?”

徐冬冬怔了一下,很少有男人能注意到女生的这种改变吧,何况她一向喜欢弄这种透明的,上面加两朵小花的不显眼的款式。

“嗯,这么显眼吗?”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目视前方。

被他这么一打岔,她好像也忘了紧张,把酒重新放好,伸手借着光反复看自己的指甲。

如流星般不断划过的路灯照射在她翻来覆去的手上,在他的眼前映出好看的影子,撩拨着他的心,只好趁着停车等红灯的时间握在手里反复摩挲,拇指顺着指根,一点点顺过去。在擦过她无名指边缘时顿了頓,狠狠地按了一下,又不由得笑起来。

徐冬冬被他摸得心烦意乱,心头一阵发紧,直到他停好车,才发现他们来的是山顶而不是她家。

“不是约好去我家吗?”她问。

“你记错了。”他说着,下了车绕过来为她拉开车门。

悟出来他想做什么,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但她又不敢确定,踌躇之间已经被他抱下来,推着肩膀到车子的尾部。人站定,后备箱被打开,里面全是红玫瑰。微风一吹,香气四溢。

徐冬冬的脑袋“嗡”的一声,下一秒他已经单膝跪地,拿出了戒指……

尾声

新婚之夜并不浪漫。因为双方父母的意思,他们办了一场极为隆重的婚礼,再加上季凌川职业的特殊性,几乎请来了半个娱乐圈。两人最后躺在床上,四目相对,都觉得累瘫了。但想起接下来的事,季凌川同学又突然有了力气,可惜被徐冬冬同学拒绝了。

她握住那双不太老实的手,翻身看着他:“老公,我们过个比较人文的新婚夜好不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暗恋的故事。”

季凌川挑眉:“那男的是谁?”

徐冬冬“咯咯”笑了半晌:“你。”

季凌川“嗯”了一声,又靠近她一点:“嗯,我好像也有个同款的故事,你要听吗?”

这回轮到徐冬冬惊讶了:“结局是好的吗?”

季凌川笑,凑上前去吻了吻她的唇:“当然!”

这世间最美好莫过于,兜兜转转,回到原点。

你如约而至,我美梦成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