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古言短篇虐心小说,古言短篇甜宠文”的结果
文|白白苍狗那里还放着另一盆茂盛的六月雪,正含苞待放,它已花开花落三载有余。【壹】东边天刚露出鱼肚白,时春就穿戴齐整,在铜镜前翻来覆去地照,捏着笔的手总是抖,一不留神左边眉毛画低了,恼得将整个脸都洗了重化。等到天都已经大亮了,她的眉毛...
文/伊豆锦以前的我总是认为我爱顾曜更多些,可是现在的我却觉得自己错了,顾曜爱我胜过一切山川河流,胜过所有的尘世浮华,胜过我给予他的爱。1夜色隐退,熹微的晨光落在了钊国宫殿檐角上的仙人走兽上,厚重的朱红殿门缓缓打开,太监侍女们鱼贯而入。...
文/阿列新浪微博: 阿列_世间处处好景,她要慢慢去看,叶瑭既然日子清闲,不妨同她一起。一也舍喜欢爬高,即使在山上,也要爬到亭子顶,吹着习习凉风,看着遮天的密叶,惬意地打哈欠。过了这座山,就到毛城了。一伙地痞来到凉亭里歇脚,没有人发现也...
文/东吴神明新浪微博: 东吴神明昭言行遍千山万水的脚步,最终顿在了帝京,顿在了这人的眉眼之中。楔“大夏有善口技者,仿万物声,无一有异。又习腹语,世人称奇。”壹昭言细细算了算,她和柳辰景相识至今,也不过才两年光景。九王爷的婚宴打从去年年...
文/婆娑果【一】象征帝王多子多孙的螽斯门下,苏芸捧着祖训已不知跪了几个时辰。她害了宣妃的孩子,太后便罚她跪在这里。纵得皇帝求情,也没能消了她老人家的怒气。烈日炎炎,连青石板都烧灼起来。苏芸撑不住,直挺挺地倒下。皇后苏嬛远远瞧见,急忙唤...
文|妖瓶第一章梁国破,当日,雍国主将率军攻取梁国帝都昭安城。黄昏下的长街硝烟已散,血河已干。刑场绞架下整齐地跪着一排战俘,周围喧嚣吵闹,挤满了观看行刑的人。女帝君珩不日便会迁都到昭安,肃清余孽及战俘等事项必须尽快完成。是以,宋妩随着父...
文|宁不遇壹吴宫夜冷。灯火隔得远远地伫立着,有光的地方,便能听到压抑而慌乱的人语。三日了,吴王一直没有来。姑娘们已经沉不住气了,都窃窃私语着说,这一次,范先生的计策不灵了。只有郑旦面上依然一派宁静。她知道,吴王并不因美色而表现出欢心,...
文/七宸而他终于穿越浩瀚的岁月烟尘,挨过冰冷孤独的冬季,在她几乎要钉死自己的心扉前,缓步而来。一梁锦心在全京城最高的绣台上不吃不喝已有三天了。之前陛下为文绣院选拔绣娘,特地在此设下绣台,供绣娘们比拼才艺,谁想到决赛时,却酿成了惨剧—一...
文/岳初阳今生,我未欠情债,你未昧良心,真好。引子老妇人手握眉笔,沿眉骨画出一弯黛眉,柳叶的形状和鬓边的花黄,衬得一张脸年轻不少。她侧首,又对着铜镜整了整朱钗,这才从抽屉里抽出一把小刀。锋利的刀刃逼近手腕,却在下一瞬被人抓住。“母亲这...
文/俐俐温她是沅邵时,不明前尘往事;她是妖皇时,不知后路如何。这是个死循环,将她和沉业死死禁锢其中,不断地为彼此送别。一:小重山主花影压重门,好黄昏。沅邵百无聊赖地躺在小重山旁一块小礁石上,掰着指头数日子,太阳从西海落下去好几次了,还...
文/方栀柒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好如暗室烛火,如白雪落松间。一春日艳阳,如娇如羞。晏晏伸手宽衣,神情冰冷。她刚将内衫褪下,满头大汗的许珂鸣就从窗外闯了进来。这动静太突然,她下意识一抖,顷刻间,胴体如玉,毫无遮掩。来人“哎呀”一声,转身...
文/倾顾闵殊四岁时开始学画国画。她师从国画大家薛千有。薛千有少年时于法国留学,闵殊奶奶跟他曾是同学。后来闵殊奶奶投身革命,两人年过半百才再在国内相见。闵殊刚到薛千有的画室时,每天做的就是画鸡蛋。薛千有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人还是很诙谐...
文/宋欢筠新浪微博: ai-宋欢筠楔子秣陵城的冬天,很少下雪。就算是要下,也是纤细瘦弱的雪。薄的一层,莹白的颜色,没什么温度,后劲却是冰凉得麻了手指。笙清是裹着绛红戏裙跑出去的,她哈着热气,绣着如意的厚底彩鞋被她踩得摇摇晃晃。她怀里抱...
文/昱含张念卿,来生我不要遇见你。如果可以,最后今世也不要。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宰相郑昭元与八王爷结党营私,私蓄兵器,意图谋反。今下令,抄家,诛之!大理寺的地牢阴暗潮湿,仅有一方暗窗得以偶尔窥见天光。我来这里已经三日了,从一开始的惊...
文/别角晚水新浪微博:别角晚水一大极昭德四年,皇都若清城内很不太平。一连数月,城中不时有细作落网,线索都一一指向早在二十余年前便已被大极吞并的大彦。大彦在被灭国前,有过很长一段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好时节,国民无一不以天朝上民自居,因此...
文/牧阙华华(一)风里传来青竹的味道,门被缓缓推开,婢子屈膝跪地。玄服的衣角出现在我眼中,我听见了他浅笑的声音:“今天想出去走走吗?”我动了动受伤的小腿,摇了摇头。他轻轻蹲在我面前,衣袍铺散了一地,手掌运气缓缓地揉捏我的小腿,温柔得像...
文/江筱(来自飞魔幻)新浪微博: JX_江筱今日缔结你我婚约,良缘永结,谨以此心,许下白头之约,赠尔红笺,以此为证。望卿,万万安好。壹叶熙携着一身酒气冲进屋的时候,相思正借着烛火看宫外送来的信。深秋的夜,寒风凛凛,他一脚踹开门,狂风携...
文/婆娑果微博: 婆娑果1巫瑶一直问自己,当初在冥府受刑千年,也一定要转生入人道是为何故?楔子巫瑶把脖子挂在绳结上,求死的心思昭然若揭。蒲博衍喝茶旁观,也没出言阻止。他只顾用葱管似的手指拨弄着算盘,将账本剩下的那几两银钱清算明白。巫瑶...
文/焦尾琴鸣她怕死也不想死,仇还未报,她怎能死?滥杀无辜、心狠手辣是他,该死的人也是他。一傅岁婉第一次见到沈靖是在一个雪夜,那年她十二岁。那一天,祁京下了百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雪。不过三个时辰的工夫,白雪足足积了三尺余厚,月色下遥遥望去,...
文/陆谦安新浪微博: Vic·陆谦安姒和殿下在临行之前唱了一出折子戏,唱到一句“故人啊”,哀婉凄绝,闻者断肠。楔子承泽二十三年,老皇帝殡天时,羯族王妃姒和亲率使臣前来吊唁。王妃入京那日,看热闹的百姓挤满了街巷,储君颜宁亲自出城迎接,做...
文/陟山新浪微博| 陟山山载钧有一瞬是想笑的,不是嘲笑,而是如同看见一只可爱的猫狗幼崽、一簇日光下的鲜花。1懿荣的名字是陛下亲自起的,寓意贤善、受到恩宠。苏贵妃后来提起过一段趣事:懿荣一岁便随父亲萧将军去往边关,陛下甚是想念。五岁时值...
文/倾顾一那雪下了三天,细细碎碎地弥漫开,将天地渲染成苍白的样子。沥沥手里提着药,惦记着小妹怕苦,又多买了一包银芽糖。腊月的天气,过了傍晚街上便冷清起来。沥沥刚要抄近道,却被人拦了下来。拦她的人穿藏蓝色大衣,是邰大帅府上的警卫员。那人...
文/九最楔子博上北奉阁主之命去见扶澹时,姑苏正值梅雨季节。名誉天下数十年的震川先生坐在庭前,目光落在天地间连绵的细雨上。博上北温雅地行礼:“小子洛阳博上北,前来记录永宁将军生平。”他发出一声状似叹息的笑,缓缓道:“那应该是承平十九年,...
文/秦耽北方的冬天冷极,寒风如刀,一道道划在脸上,生疼。雪凰推开老旧的木门,木门艰难地发出行将就木的“嘎吱”声。甫一推开,屋子里温暖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榻上跪坐着的男子墨发未束,一头乌丝笔直地倾泻而下,素色锦袍松松散散地挂在肩上,整个人...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