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杂志在线阅读,2019年意林最新版杂志

意林,意林杂志在线阅读,意林杂志2019年最新版,《意林》一则故事、改变一生,阐述人生意义、透析生活意味。意林杂志含有“幸福了吗”,“十八而志”,“锦年情事”,“心理人生”,等特色意林栏目

意林杂志在线阅读,2019年意林最新版杂志

意林精选文章目录(更新中):

意林2019年16期意林2019年15期意林2019年14期意林2019年13期

意林PDF全文电子原版下载(更新中):


意林2019年12期意林2019年11期

意林2019年10期意林2019年9期意林2019年8期

意林2019年7期意林2019年6期意林2019年5期

意林2019年4期意林2019年3期意林2019年2期

意林2019年1期

——————

意林2019年16期

周震南:最好的少年
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他,你总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周震南穿着单薄的帽衫,蜷缩在角落里。突然,他看见工作人员朝自己走来,便会立马起身、鞠躬问好。接着,他还会挠挠头,笑着说:“你们好,辛苦,辛苦。”伴随着诚恳的声音,随之,他还会再次鞠躬。但一旦走上舞台,他就是那般“当仁不让”

感谢有你,我的盖世英雄
“大姐,起床吃饭咯,饭菜都凉咯,太阳照屁股咯。”每天我都是在阿公的召唤中醒来,伴着早餐的香味迷迷糊糊地走到饭厅,我元气满满的一天便从他们准备的早餐开始。阿公就是我人生中的盖世英雄。阿公是我人生的启蒙老师,是教会我做人处事的导师,阿公给我上的第一节做人处事课,让我难以忘怀。

麻烦要一个男朋友,去冰多糖
如果那天不是台风天,我是永远不会跑到文武的店里买奶茶的。我刚打印完一大沓学习资料,外面就刮起了狂风暴雨。心想一时三刻是走不了的,只好看看附近有没有地儿让我歇一会儿。然后我就避开了无数台嗡嗡作响的打印机,终于在最里头找到了几张椅子。屁股刚坐下,我就听到有人在旁边问:“你要喝点什么?”

在央视做实习生
我对中央台的演播厅并不陌生,我分别在十三岁、十四岁和十六岁去录制过各种少儿节目。尤其在十三岁参加的节目里,我客串一个小主持人,有一段五十字的台词,录制之前在家里简直背到天荒地老。当天节目的嘉宾是李修平老师,她听我说完台词,笑盈盈地对我说:“你的口齿和声音都不错,以后可以当播音员。”就这么一句话,十三岁的我信以为真,等啊等,五年之后高三毕业,就去报考了广播学院(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

闺蜜,是我面对世界最大的底气
看到上面动图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发给了七仔。我俩认识七年,见识过很多彼此的狼狈时刻和光彩瞬间:她第一次失恋在家里学大人喝酒,抱着马桶又吐又哭;我收到心仪节目的录制邀请,一起当街笑得像个傻瓜;我们穿着公主服一起去迪士尼,实现小时候每个姑娘都有的公主梦;提起彼此,脑子里闪烁着心照不宣的小美好。

怦然心动
20岁,霜糖初遇阿航。他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上,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远处的风景和近处的人,没有一处落在他眼底。可他自己成了一道风景,落在了霜糖眼底。霜糖这才明白汉语的博大精深。原来“怦然心动”,真的会“怦”地那么一下。从那一天起,少女有了秘密心事。她再没逃过那堂选修课,总是早早地来到教室,期待什么时候能再见他。可惜他好像很顽劣,整整一个学期,竟再也没有来过。她有点失落。

意林2019年15期

锦年情事 - 空窗
“喂,你和张若是好哥们,对吧?”这是我和祁舜说的第一句话。我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正在做一道英语完形填空题。那道题大概不难,我看着他飞快地往括号里填满了ABCD,然后头也不抬地对我说:“要电话号码,一瓶百事可乐;要游戏ID,一个煎饼果子;递情书的话,大份中辣加金针菇的黄焖鸡米饭。”

风也温柔
我是最后一个被拉进群的人,我哥向他的朋友们介绍我:“这是我妹,比我们小两届,大名王瑾妤,你们叫她小名王炸就行。”为什么要叫一个软萌萝莉“王炸”?这都怪我有个沉迷斗地主的爷爷。从我两岁开始,我爷爷就带着我辗转于小区里的各个牌摊。后来他们发现,谁要是把我抱在怀里,起到王炸的概率就会大很多。久而久之,我就多了个小名叫王炸。

卖烤冷面的大叔
城大小吃街有一位卖烤冷面的大叔。多年来,他有个十分有趣的经营模式,那就是,但凡情侣一同来买烤冷面的,第二份半价。有一次,话剧社的俩台柱子决定假扮情侣去会会大叔。不是为了贪便宜,而是为了证明自己在话剧社里那不可撼动的台柱子的身份。“两份烤冷面,一共十二。”大叔冷冰冰地说道。男台柱子的手搭在女台柱子的腰上,对大叔说:“大叔,我们是……”大叔抬头看他俩,眼神犀利,好像在说:“你俩是不是情侣,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

意林2019年14期 - 励心小品

旅人过河
一个人出外旅行,来到一条水流湍急的河边,站在那里束手无策。   有个住在附近的人,看到他遇到困难,就走过来,爽快地把他背在背上,送到对岸。   这人站在河边,觉得很过意不去,但正当他心里这样想的时候,看到那个人又回到对岸,继续把不能过河的人送...

——————

意林2019年14期 - 幸福了吗

老庄的西瓜
天热透,瓜农一进城,瓜价就不会那么坚挺了。 这两年运西瓜的拖拉机不让进城了,瓜农要么自备面包车,把后面的座位都卸掉,装一车瓜,把车屁股掀开来卖瓜,瓜农搬张躺椅在车后守着,一车的花皮西瓜在昏暗窄小的车厢里散发出幽淡的清气。要么就要雇一辆轻...

柔和的力量
有一次,我在荣民总医院进行手术,开刀后,需要一段时间康复训练。每次复健的时候,主治医师周大夫要求我做爬坡运动。一般人爬坡,氧气会愈来愈少,上气不接下氣,但是我的气却是愈来愈足。周大夫很讶异,开玩笑说:“你们出家人真有特异功能。”   我左思...

——————

意林2019年14期 - 心灵关键词

你够丰富,才能富养你的孩子
我一直主张孩子要富养。但我并不同意要先富,才能富养。   富养的好处,在民国名媛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上海永安公司四小姐郭婉莹是典型富养的女儿。   成年后,她经历了丧夫、入狱、贫穷,却始终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92岁高龄的她,依然一个人兴致勃勃...

没有人会喜欢我
A这样开启了她今天的话题:“根本不可能有人喜欢上我。”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感觉?”咨询师尝试询问A。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感觉。”A开始讲述被别人不喜欢的经历。从一个暧昧的眼神、一次语气不佳的回应、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任何细枝末节的信号...

——————

意林2019年14期 - 十八而志

看不清未来时,就比别人坚持久一点
18岁时,我对梦想的理解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但确定永远不会结束。   偶尔问自己,什么时候对唱歌产生了兴趣?发现并不确定。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爸爸总用录音机播放旧磁带,听多了就喜欢上了。   那种喜欢的感觉,在听到周杰伦的歌时,异常清晰。从喜欢歌到...

意林2019年14期 - 锦年情事

套路是我学的,但喜欢你是真心的
嘉嘉是我的高中同桌,IQ极高,做起数学题就像狂风扫落叶。不过只要遇到感情问题,智商情商立即掉线。高中她连续追过两个男生,两次都是在篮球架下举着晒热了的可乐,被发了好人卡。这让她瑟瑟发抖至今。   她最近遇到了一个可爱的男生,叫阿通,公司的新同...

——————

意林2019年14期 - 世间感动

轮椅上的爸爸光芒万丈,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1   这两天,我看到一则新闻,很是感慨。   视频一开始,就看到一位坐轮椅的爸爸,每天一到点,就到3公里以外的学校,去接女儿放学。   女儿一同坐在父亲的轮椅上,一路上讲个不停,声情并茂地描述着她的所见所闻。父亲就这么静静地听着,专注地看着,...

拥小鸟入睡
儿子上初一之后忽然长大了,换内裤要躲在被子里换,洗澡也不用妈妈帮忙洗,连我帮他搓后背都不用了。我知道儿子长大了。任何事物都有一些失去,才有一些得到吧?   有一天下午,儿子复习功课累了,躺在我的床上看电视,刚看了一会儿眼皮就打架了。他忽然翻...

——————

意林2019年14期 - 心理人生

闺蜜一个就足够了
曾有一个读者困惑地问我:为什么我的同学们就是不喜欢我呢?   是啊,人总是希望得到认可的,可为什么就是有人不喜欢我呢?   那我们就聊一场民国时期的“不喜欢”事件吧。   主角是林徽因。   对,就是那个民国男人赞赏她、民国女人厌恶她,后世有人...

——————

意林2019年14期 - 特别校园

只差一点点
1)   2006年,我们住在堕落街上。也许每个大学附近都有这样一条街,看起来又脏又乱,却脏乱得很美好。熙熙攘攘的学生将无处安放的青春挥霍在这条喧嚣的街道里。   太多的爱情故事在这里上演,太多的风花雪月和烟火尘事并存。我们就曾是故事中的一员。家...

好喜欢你啊,我的男朋友
还没入学的时候,学院就把新生QQ群建好了,学生们一个个进了群,修改了备注,格式统一是“班级学号姓名”。他是群里第一个加我的,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同学,你的名字不错。”   我一脸蒙,我觉得我的名字很普通啊,这么多年没人夸过我的名字。在我不知...

——————

意林2019.13期 - 励心小品

请鹅给鸭子做“保镖”
鸭农专门挖了个池塘,里面放上水,周围用铁丝网围起来,用来养鸭子。   夏天到了鸭子产蛋的旺季,鸭农发现,有一段时间,鸭子下在窝里的蛋竟然无缘无故地丢失掉了,偶然间,也会出现鸭子被咬死在池塘边的情况。   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呢?经过仔细观察,...

洗脸有道
最近,我终于彻底解决了困扰多年的“洗脸巾长霉点”问题。多年来,我一直纳闷一件事情——我的洗脸巾每隔不久,就会长出一些黑色霉点。我和妻子同時启用新毛巾,摆在同一个毛巾架上。过个把月,我毛巾上的霉点总会不期而至,就像一个人脸上长出麻子那样。而妻...

争强好胜与随遇而安
大年初二,小鎮难得的好天气,我见到了邻居家的章老太。   章老太八十岁,十年前患上阿尔茨海默病,近三年发展成了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重度失能老人。   趁着天气好,章老太五十多岁的儿子用轮椅推着她出门晒太阳。远远地看到章老太,我的第一反应就是...

“气球式”社交,认真你就输了
95后姑娘劉彬上周末刚参加了校友群的一场狼人杀“轰趴”,和旁边一个陌生女孩一见如故,玩游戏的间隙聊兴趣、聊学习、聊感情,临走前还依依不舍地相互加了微信。可等回到宿舍,那个不久前还相互叫“宝贝”的微信名便从未点开,两人如同平行线再无交集。这关系...

那些大咖教我的事
18岁一出道,我合作的演员们几乎都是超级大咖。像《追男仔》这部电影:   《追男仔》是王晶导演的戏,1993年上映,林青霞、张曼玉、邱淑贞演我的三个姐姐,梁家辉、张学友、郑伊健演我的三个姐夫,还有吴君如、苑琼丹两位搞笑巨星加盟。那时候年纪小,对什...

巴黎只有一座卢浮宫,世界只有一个贝聿铭
建筑大师贝聿铭于5月16日去世,他留给世界许多诗一般的建筑。优秀建筑都是诗,和他相连的那些建筑,犹如一首首诗篇,散布世界每个角落,被传唱、被歌颂、被观摩,足以抵御时光流逝,彰显永恒之美。 ****01****   1981年,法国密特朗总统上台,掀起文化热潮...

意林2019.13期 - 锦年情事

记住我的名字
---1---   我一直不喜欢吃胡萝卜。生生的,涩涩的,一旦进入到口腔,类似中药的味道立刻蔓延至全身,令人头皮发麻,不禁颤抖。完全没体会到别人说的“嚼下去会变得甘甜”的感觉。   可是近一个月我好像偏偏跟胡萝卜犯冲。   比如上周末我去菜市场买菜,...

意林2019.13期 - 世间感动

每个生命都需要体面地与世界告别
李超是北京的一位宠物殡葬师。他说养宠物就像家里来了一个淘气的孩子,平时骗吃骗喝,最后走的时候还要骗我们一把眼泪。   宠物能陪在我们身边大多只有十几年。十几年对人来说没有多么长,但对宠物来说却是一辈子。   我们能给它们的很少、很有限,它们则...

92岁母亲的“遗产”: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
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被里面的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久久不能释怀。   在湖北省通山县孟垅村,生活着一位92岁的老人,名叫孟阿香。因为基因的问题,孟阿香在婚后生了3个“有问题”的儿子——“先天性智障”。   孟阿香和丈夫辛勤“抚养”着儿子...

最好的样子,是被爱出来的
我认识一个女孩,是超级没有安全感的那种类型,即便是女性朋友聚会时聊到一个她不了解的话题,她也要落泪:你们是不是都不喜欢我了,我是不是多余的?   怎么说呢,女孩子过了20岁,这样的性格总是不够讨喜的,她谈过几场恋爱,无一例外都因自己的小題大做...

补鞋匠的夏天
旧居附近有一位补鞋匠,他的“地盘”就是一条狭长的陋巷,他长年累月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低下头来替客人修补破旧的皮鞋。我不记得他的容貌,因为他的脸总是脏脏的,手也是脏脏的。那陋巷里,常常传来一阵阵旧皮鞋的臭味。   夏天夜里,补鞋匠会脱掉上衣在那...

想我,就看看天
有一期《朗讀者》节目中,董卿请到了94岁久负盛名又硕果累累的画家黄永玉。   黄永玉是个“老顽童”,他说自己早已写好了遗嘱,“骨灰不要留”!这让观众心里一阵发酸。他看出有些人怕死,于是说:“死有什么好怕的?到时候把手表什么的好东西从身上拿下来...

那些鸟会认人
我们搬走了,那窝老鼠还要生活下去,偷吃冯三的粮食。鸟会落在剩下的几棵树上。也许全挤在我们砍剩的那几棵树上,叽叽喳喳一阵乱叫。鸟不知道院子里发生了啥事,但它们知道那些树不见了。筑着它们鸟窝的那些树枝乱扔在地上,精心搭筑的鸟窝和窝里的全部生活像...

普洱红烧肉
父亲在最后那些日子里,突然特别想吃红烧肉。医生叮嘱化疗病人不可食油腻,然而看他实在咽不下去日复一日的清粥小菜,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那些日子,我天天绞尽脑汁。南美的虾仁,澳大利亚的海参……又要高蛋白,又不能油腻,还得注意跟中药不能冲突...

青椒猪肝与头号粉丝
京屿几乎没怎么看过漫画,对漫展自然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但柚木劝她,出门走走总归是好的。   “毕竟现在是春天嘛!”说这句话时的柚木戴着白到发光的假发,腰侧还配了一把长剑,纵是不怎么看漫画的京屿也知道他扮演的角色是银时。   漫展签售的一角忽然混...

高考前的感情,美好又莽撞
亲爱的可可:   还有十几天就要高考了,一向沉稳的你,突然在这时候爆发了,小情绪铺天盖地地来,一下子玩失踪,一下子逃课,索性周考也不考了,直接窝在家里。我和你爸爸这几夜都睡不好,思索着在这紧要关头如何开导你。   你爸爸总觉得是你的压力过大了...

意林2019年第12期

励心小品

更幸福的事
经过漫长的跋涉后,精疲力竭的我们终于抵达了守林人建在路边的一座老旧木屋里。热心的守林人为我们烧起壁炉,大家围绕着壁炉席地而坐,喝起了热茶。   水壶在火炉上咕嘟咕嘟地响,柴火在壁炉里噼啪噼啪地跳。我们惬意地享受着这份舒適和安宁,直到有一位朋...

风穿过风
天一黑下来,风就被关在了房间之外。   我在窗前的灯下,做着无休无止的模拟试卷。我不知道人一天天长大,为什么也要一场场考试,但我明白,这一场场考试,可以将我送往大学里去。想到这一点,我便将心继续沉入试卷中。窗外的世界,也慢慢浸入湖水一样的安...

水也有灵魂
小时候,每天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去上学。傍晚放学时,背着书包,慢拖拖地走回家去,眼前的那一条路,忽然变得很长。走呀走的,突然,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一股香味,抬眼处,街灯已亮,浓汤飘香,啊,家门近在眼前,心情立刻变得亢奋了。   父亲是廣东人,广东...

无论好坏,善待便是
一年里,秋天是最具备植物性的。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多半是动物性,只有老了,才从灵魂里生长出植物的根须。有了植物性,大地從容,生命也从容了。一个枝条垂到地面,不过是弯曲起来重新向上。一个人跌倒了,不过爬起来,继续走路。生命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无论好...

临事而惧
乾隆二十一年,刘墉赴任安徽学政地方官,这是刘墉初入仕途。临行前,其父刘统勋赠墨一幅:临事而懼。为官期间,刘墉时刻牢记父亲的教诲,对科场积弊、官场恶习,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整肃和变革,留下很好的口碑。   因为官清正廉洁,处事缜密,后奉调入京出任...

手表
那时我十三岁,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到上海的一個公园整理花草,每次都见到一对百岁夫妻。公园的阿姨告诉我们,这对夫妻没有子女,年轻时开过一家小小的手表店,后来就留下一盒瑞士手表养老。每隔几个月卖掉一块,作为生活费用。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能活得那...

捕雁者说
五代著名作家王仁裕的《玉堂闲话》里,有《南人捕雁》一节。评事张凝(估计是管理犯人一类的监狱长),以自己亲身捕雁的经历,告诉大家生动的过程。   捕雁,其实很简单,我们只要观察注意它的习性就行了。这些雁,晚上都栖息在江或者湖的岸边。雁们喜欢群...

每天看自由女神的我,这样理解美国梦
1   从复旦毕业到纽约读研的第一年,为了省钱,我与朋友合租在史泰登岛上。这座小岛位于纽约下辖的海港之上,从远离纽约市中心的自由女神像向南,还要30分钟的船程,可以说是纽约最遥远的郊外,是个人烟稀少,连纽约本地人都没太听说过的地方。   每每向...

易烊千玺拯救了严肃文学
前不久,在Ins上沉默了两个月的易烊千玺终于发了一条照片动态,除了美好的落日、椰树、沙滩和蓝天,还有班宇的短篇小说集《冬泳》。四字弟弟一推荐,《冬泳》销量猛增,厂家紧急加印,作者班宇发微博表示感谢。   这当然不是易烊千玺第一次成功带动图书销售...

要不是喜欢你,傻子才当你男闺蜜
1   关于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纯洁的友谊这件事,我一直是举双手双脚给肯定答案的,因为我就有一个这样的男闺蜜,大潘。   “落魄”是我第一眼看见大潘时脑子里蹦出来的词语。大潘长得圆头大脸,因为脂肪堆积使得眼睛看起来就像一条门缝。他被人堵在校园外的...

我从来不曾想念你
出国之前,外婆跟我说:“你要走那么久,在走之前去和你妈妈说说话吧。”   我说:“好。”   舅舅开车送我去墓地,那天恰逢鬼节,来祭奠的人很多,我们找了很久才在离陵园很远的地方找到车位。舅舅先去看他的岳父,我一个人抱着两束花走到我妈的碑前。 ...

高原神犬
海拔45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无人区,空气稀薄,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一半,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屋脊。我已经风餐露宿、独自在公路上骑行了10天,我觉得有些累了,就停下来坐在路边休息,眼前是苍茫的荒滩,蓝色的天空中飘荡着朵朵白云。   我正有些浮想联翩,无...

有一种刺激,叫当年坐过重庆出租车
在重庆,每当出租车司机踩下一次油门,夜晚的渝州路就会生出一道罡风。裹挟着万州加油站的余息,却不惊扰一片落叶。   据说,赛车手们常常会渴望成为一名重庆的出租车司机。   因为有种说法是,一旦谁拥有了那辆黄色怪兽,谁就是传说的终点,速度的尽头,...

——————

意林2019.11期

买房子的单身女人
银行碰到中学女同学甲,大家寒暄几句,我自然而然问了个蠢问题:结婚了吧? 甲是中学时代的校花,面貌姣好,身材修长,毕业后又在银行这种稳定的单位工作,我能想象当年她一定极其受欢迎,是那种婆婆妈妈都喜欢追着要介绍男朋友的女孩。 但真的没结,她笑眯眯地告诉我,现在一个人,前两年刚买了套房子,自己住。

你有多久没有和一只动物对视
一只猫,立在瓦脊上,在黑暗中向你瞪着黄色的眼睛,这只猫是在看你,然后,一转身,在瓦上嗖嗖走远了。一只山羊,或一头水牛,在乡间的土路上,我们曾经和它们相遇对视。羊在路边吃草,头仰向天空咩咩叫。那头水牛,犄角长长,嘴巴咀嚼草料,硕大的牛眼,冷不丁地朝你眨巴两下,头又转向别处。

聪明人为什么会做傻事
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很贪玩,学习成绩退步。他的老师觉得很可惜,不解地问他和他爸爸:“这么聪明一孩子,为什么要干傻事呢?”这个说法很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就坚定地认为,“知识即美德”:一个人如果真的聪明、真的有知识,他应该知道哪些行为对自己有利

最极致的靠谱就是专业
上个月我去探望坐月子的女友,除了给10天大的婴儿红包之外,还想见识下8万块28天的月子中心。 进入房间,女友告诉我,月嫂请假一个小时,她和先生就开始“宝宝止哭大作战”,先后抱宝宝、换尿片、喂奶水、拍奶嗝、弄玩具……孩子还在哭。月嫂进门那刻,听到两人欢呼。

一个差生的成长经验
大家对我的印象,可能是一个击剑运动员,但你们一定不知道,我最开始练的是游泳。五岁那年,有好几个项目的教练来幼儿园选苗子,游泳教练说,这小孩子手长脚长的,游泳特别合适,五岁到十岁,游泳成为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五年里,我参加了很多比赛,也取得了一些小成绩

如果我很胖,还可以喜欢你吗
菜菜净体重一百八十六斤,在我没来之前是一百九十六斤。她真的好胖,基本上是我在现实生活中所见过的最胖的活人。 每天中午,菜菜都会抱着她的大饭盒从二十二层迈着沉重的步子跑到我们二十三层,喘着粗气穿过满是人头的格子间,来到我们部门后面的小会议室,然后招呼编辑部的姑娘们。“到点啦,到点啦,快来一起吃饭啦。”

老爸老妈夸夸我
作为独生子女,北漂带俩娃,平时没时间孝敬老家的父母,想着终于有个春节长假,思来想去,我精心策划了十日游的行程:涵盖了老人喜欢的富士山景和箱根温泉、孩子喜欢的迪士尼和秋叶原,再加上福冈精彩三日游。 甩出重金,买好机票、订好酒店和车辆,我觉得自己真心好棒,孝女慈母的代名词呀!

卖假发看人生的大哥
我的店开在这里已有五个年头了。 旁边是个卖五金的,对面是家面摊。我的店面不大,两张用来剪发的椅子,一张洗头躺椅,对面的货架是价格不等的各色假发。当时为什么想到要开假发店?大概是觉得有商机、成本低,门面的租金又有优惠,就闷声开起来了。我不是圣人,事到如今,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花开有韵 草木含情
梅: 见信如晤。 近来天阴,去岁冬寒漫进了初春。草木是傻的,少见花出,只有河岸梅花早知春,尽数开了。我骑车去看,回返路上想到你,是夜有此信。 冷月无声,寒光映梅蕊。忆起少年时斗草拟诗——现在看来,哪里成诗?冬日鲜有花草,你便带我去东郊折梅。去时层云涌动,两侧路灯昏暗,你怕我恐惧,兀自唱起《惊梦》一支。其实哪里会怕?来路灯火漫漫,世上人家

假如“爱”永远说不出口
小说《守望灯塔》里,银儿问普尤:“在我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我该说什么呢?”普尤回答:“你应该说你爱。” 但假如“爱”这个字,永远说不出口呢?韩国电影《爱·回家》,讲述的就是一个爱无法说出口的故事——不会说话的外婆和外孙相宇之间的故事。 男孩相宇出生在单亲家庭。妈妈为了工作,把小相宇送到外婆家小住。颠簸的山路,拥挤的公交车,土气的大妈大叔们叽叽喳喳地讨论鸡鸭和白菜……

捅马蜂窝
爷爷的后院虽小,它除去堆放杂物,少有人去,里边的花木从不修剪,枝叶纠缠,阴影深浓,却是鸟蝶虫儿们嬉戏的一片乐土,也是我儿时的乐园。我喜欢从那爬满青苔的湿漉漉的大树干上,取下又轻又薄的蝉衣,从土里挖出筷子粗肥大的蚯蚓,把团团飞舞的小蜢虫驱赶到蜘蛛網上去。

————————————

意林 - 第 10 期

励心小品

借大势做大事
我在青藏高原旅游,思考过一个问题:从青藏高原流下来的河成千上万条,为什么大多数流着流着就没有了,只有长江和黄河最终形成了两条奔腾不息的大河呢?   我请教一些地质学家,得到这样的答案:只有这两条河发源的高度和角度不同。   高度比别人高会导致...

幸福了吗

每一朵花都表示它的存在
在春天看花,到朋友圈打卡,是種潮流。我也在春天看花,看樱花、杏花、桃花、梨花……我不只看被人潮簇拥的花,我看各种花。看艳丽的花、淡雅的花;看硕大的花、一丁点的花;看耀眼的花、不起眼的花;看妩媚骄傲的花、低到尘埃的花……   看花,我不为拍花...

不惜身命
普通人一般不去设想老了的时候,我说的老了是指丧失了活力,行动受限,思维迟钝甚至大脑萎缩,总之,需要别人照顾才能生活這样一种境地。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医学的进步,文明进一步提出了要求,全体社会必须要考虑老年人的生存质量。   我在日本老人院看...

爱与恐怖
不久前,家里养了一只小猫。要知道,我还从来没有养过比鹦鹉大的宠物,更何况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猫咪,这可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小猫来家前的那几天,我是既兴奋又紧张。要是小猫在我们家不习惯怎么办?我要是养不好它怎么办?小家伙要是不听话,净捣乱怎么办...

风为叶雨为花
雷雨来得猝不及防。   屋檐的雨滴打着叶片,叶片惮颤一下,下面现出一只蝈蝈。它没有逃到屋檐下躲雨,而是紧紧地用它锯齿状的几只脚牢牢地钩住叶片,把构树叶当作一方净土。   构树高一米左右。三年前,或五年前投错胎,落墙生根。墙头没有泥土,没有水分...

每一朵花都比蜂醒得早
川端康成笔下的《花未眠》中这样说道:凌晨4点,忽然醒来,发现壁龛里的海棠花开,并没有像他一样睡去。人与物的关系,由此展开情感的延伸。刹那间美得惊艳,点醒了他对自然美的崇拜与牵挂。   一个处于睡眠状态的人,不可能听见花开的声音;同样,一只容易...

庄子的三条鱼,人生的三重境界
庄子可能是最喜欢鱼的哲学家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将生活的极大智慧,写进了三条鱼的故事里。读明白了,人也就活通透了。 北冥之鱼   庄子在《逍遥游》里写的第一条鱼,是北冥有一条名为鲲的鱼,能化作鹏,遨游于九天。它会乘着六月的风,飞去南冥...

每双劳动的手都优美
要是韦平没有起念做“菜场驻守者与他们的日常生活”的社会调查,这些起三更睡半夜的菜场摊贩,谁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日夜劳作的手,变成了什么模样吧。   这些卖蔬菜的人,卖菌菇的人,卖调料腌菜的人,卖杂粮坚果的人,卖海鲜干货的人,还有卖水果的人,卖鲜...

心灵关键词

别人家的孩子
我上初二那年,家旁边开了个火锅店,恰巧火锅店老板的女兒跟我在一所学校读书,我们俩同年级不同班。   当我妈带着万分羡慕的表情看着她的时候,我就讨厌上这个姑娘,给她起名“火锅妹”。   火锅妹学习很好,会弹钢琴,并且性格非常温柔。这对于整个青春...

运营个人后援站,练就逆天技能
在朋友追选秀节目的三个月时间里,我没有Pick任何一位練习生,但凑过去一看,却注意到了跟在他们身边如影随形的一群人——站姐。   风里雨里,在大厂的缝隙中等待拍摄的个人后援站站姐,构成了粉丝经济生态中关键的一环。   她们400mm的超远镜头,可以把...

十八而志
重返十七岁,补上成长课
双胞胎现在刚刚学会走路,每天在家里就像两只企鹅一样,砰砰砰地走来走去,可以走一天。然后Kimi放学回来,一家人一起吃饭。这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很幸福。现在除了工作,我哪儿也不愿意去。我曾经最爱的赛车,都不知道搁到哪里去了。   在节目里,我们可能一...

最坏的结局,不过是大器晚成
我第一次看见夏姐喝醉,大概是在记录了去年最后一声蝉鸣的半夜。子夜一点的厦门安安静静,这一夜之后的下午两点,这个听了好几年BBC广播的女人,终于要飞去英国了。   2015年,我进入实习公司的第二周,夏姐调到我们部门,工位就在我前面。以爱好加班著...

杨紫: 90后“饭量小花”
因《家有儿女》中小雪而家喻户晓的演员杨紫,可谓是观众们看着长大的。摆脱童星很难成大器的宿命,她凭借超越年纪的成熟演技,一天天在演艺圈站稳了脚跟。   2019年2月,26岁的她第二次登上央视春晚,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这个曾被宋丹丹断言“因为不漂亮,不...

浪漫的开始
浪漫的开始   我和老公是大学校友,最开始认识是我捡到了他的饭卡,相约在学校超市把饭卡还给他。当时他非要请我喝饮料,把我拉进超市给我买了瓶水才离开。   后来问他是不是当时就对我一见钟情才非要请我喝水,老公不假思索道:“我怕你偷刷我饭卡,所以...

菲律宾特产:英文老师
从菲律宾宿务的机场出来,最大的感受不是蓝天白云,也不是沿途装饰夸张的吉普车,而是许多路口指示牌上的大块头韩文。   我知道韩国人爱旅游,但是夸张到这个程度还是有些吓人。   吃饭时,邻桌坐着几个韩国女孩,我带着好奇的心情搭讪:“你们是来玩的吗...

锦年情事

分 猫
我和陈梓分手的时候,最大的难题不是爱不爱了,也没有什么经济纠纷,唯一的争执来自于,怎么分两只猫。   按理说应该一人一只,可我两只都想要,两只我都舍不得;陈梓自然也是,他也两只都舍不得,哪只都是心头的尖尖肉。   “电视可以归你,冰箱可以归你...

罗布泊的春天
2002年10月,中石油在罗布泊建起第一个加油站。   三间彩钢房,一座加油棚。   彩钢房,挡不住太阳,也挡不住风。一场沙尘暴下来,屋里全是沙。睡觉起来,床上是一个人形。   2007年5月13日,前任站长走了。我来了。我来了,一干就是八年!四个人一条狗...

活下去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一种叫爱
人的生命很短暂,所以,从古至今,人们都想尽一切办法活得久一点。寻仙问道,炼丹练气,生儿育女,都是延长生命的办法。现在,科技进步了,人们又开始设想新方法,记忆上传,机械身体……   但還有一种办法,是在别人的记忆里、生命里活下去。山内樱良尽管...

给医生加个鸡腿
有一次,我在“五一”小长假时值班48小时,从第一天早晨一直到第三天早晨才能算结束,当时只能祈祷晚上病房平稳,不会有人病情加重,不会有急症,不会有危重病人,希望所有人身体健康,不要在假期来住院。遗憾的是我运气不太好,第一个夜班基本上没休息,第二...

在珠穆朗玛峰捡垃圾的人
珠峰脚下的藏族少年   位于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北坡下的西藏,有两个藏族登山家的名字家喻户晓。一个是第一位登上珠峰的中国人,创造了人类历史上从珠峰北坡登顶纪录的登山家贡布;另一个是藏族女运动员潘多,她是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女性,...

集体情书
老马会恨我一辈子吗?我没办法想清楚这个问题。离开大学,我们再未见面。或许,连我这个人,他都忘记了吧。真希望如此。可是,能吗?   无论如何,这个顶着一头茂密卷发,戴着金属方框眼镜的男生,始终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有时,还会想到他长年穿在身上的...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