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可拥抱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终于可拥抱

文│西屿

新浪微博│是yu酱

01

手机振动时,曲淮刚走出图书馆,他看着来电显示心想,陆雨孜的办事效率还挺高的。谁知他点了接听后,耳机里却传来一个稚气十足的小男孩的声音:“爸爸!”

曲淮咽了口口水,感觉空气都凝固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边就挂了电话。他站在原地冷静了好一会儿,才摘下耳机。

后来据陆雨孜说,这完全是一场乌龙。她每周日都会去游乐场兼职,那时候领班带了一个和大人走散了的小男孩过来让她照看一下,孩子又哭又闹,她只得把手机递给他玩。后来孩子的爸爸过来了,陆雨孜接过手机才发现屏幕上方显示正在与曲淮通话中。

“当时场面比较混乱,我就直接挂断了。”她说。

曲淮揉了揉眉心,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调整了坐姿,问道:“舞蹈队那边怎么说?”

前不久,校舞蹈队举办了一场周年演出,吸粉无数。法律诊所全员都去看了,回来之后计划与舞蹈队举办一次联谊,尽管双方没什么交集,但由于陆雨孜和舞蹈队队长是发小,也就担负起沟通的任务。

陆雨孜叹气道:“她们没答应,基本上有男朋友了。”

“也对。”曲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们这儿都是男生,确实不太方便。”

“……部长,我好像是个女生。”

陆雨孜身高不到一米六,在法律诊所的合照里显得格外娇小,大家都很照顾这个小学妹。由于诊所是法学院面向社会的法律咨询组织,陆雨孜有时候会遇到态度恶劣的当事人,每次都有同伴帮她应对。

对于联谊邀请被拒绝这件事,曲淮其实无感,毕竟他本就没什么兴趣去认识其他人,不过当初副部长曹轶提出联谊的想法后,伙伴们都一致赞同,他当然不能扫兴。

大家看起来有些消沉,曲淮正想着要怎么安慰他们时,陆雨孜开口了,语气轻松:“你们别难过,我去过好多次舞蹈队,又学了一支舞,你们欣赏一下。”

“都是自己人,放过我们。”曹轶一改刚才忧郁的神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其他人也都跟着他往外走。

陆雨孜拦都拦不住,她转身看着曲淮,可怜巴巴地说:“部长,你管管他们!”

“你还是把力气留着准备下周的辩论赛吧。”

陆雨孜不服:“辩论是我的强项,你忘了当初面试时,你还夸过我的吗?”

“怎么会忘?”曲淮挑眉道,“在那之前,你还让我受了内伤。”

02

曲淮永远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陆雨孜时的场景。

那天是法律诊所招新面试的日子,面试结束后,他收好名单离开办公室,走到教学楼转角处时和一个女生撞了个满怀。他不知道她怎么能冲得那么快,回过神后,他已经后退两步捂紧胸口,忍住了一口老血。

电视剧里两人相遇在转角的浪漫桥段,发生在曲淮身上就是人间惨案,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怎么办?我的肋骨好像快断了。

这个女生就是陆雨孜,她是来参加面试的,因为之前有事耽误了,这才慌忙赶过来。曲淮了解到具体情况后,决定给她一次面试机会。除了对专业知识的考察,面试还包括即兴辩论,哪怕胸腔的疼痛尚未消失,曲淮也不得不承认,陆雨孜的表现优秀,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陈年旧事了,您还记得啊?”陆雨孜打着哈哈想溜走,曲淮先她一步,倚靠在门口看着她。

陆雨孜警惕地问:“部长,有话好好说,你想干吗?”

“你不是要跳舞吗?”曲淮笑得十分纯良,“跳吧。”

不久前,曲淮做了一个感情测试,大致内容是,如果喜欢一个人,最佳的告白时机是什么时候。测试结果是这么写的:你没有最佳告白时机,因为依你的个性,你宁愿憋死自己也不愿告白。

看完这句话后,他拍案而起——这个测试题目太过分了,竟然算得这么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一个能言善辩的法学高才生,门门考试轻松拿高分不说,在辩论赛上也能把对方堵得哑口无言,谁能想到,面对陆雨孜,他却连一句“我喜欢你”都说不出口?

他的动静太大,引起了一旁的陆雨孜的注意,她问:“我发你的那个测试,你做了吗?”

“没有,我说过我对这种糊弄人的把戏不感兴趣。”

“那你怎么这么激动?”

曲淮面不改色地说他刚才看了个案例,觉得很有意思。陆雨孜听了这话,凑过来也想看看。他忙伸手阻挡,她的额头抵在他的手心上。陆雨孜没有坚持,耸了耸肩后,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这天就他们两个人值班,陆雨孜在整理团队上次去法院当志愿者的图文,打算发到公众号上,她一边翻照片,一边感叹:“部长不愧是咱们法学院的门面担当,怎么拍都好看。”

曲淮刚才还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鼓掌,现在听了她这句话,心跳却莫名地加快了。他之前也不是没有被别人夸过,但他对此都比较冷漠,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奇妙过。

他问陆雨孜:“真的吗?我和你爱豆比起来,哪个更好看?”

“……你说呢?”

仔细地想想,曲淮之所以意识到了他喜欢陆雨孜,完全是因为她某天兴冲冲地跑进法律诊所,说她从舞蹈队的小姐妹那儿学了一支舞,要跳给他们看看。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成员们都遭受了视觉和心灵上的双重折磨,曹轶更是直呼“辣眼睛”。

曲淮一脸淡然地看着陆雨孜跳完舞,没有评价半个字,而是安排起后续几天的工作,仿佛他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回到寝室后,他去阳台吹风,将曹轶叫过来,悄悄说:“陆雨孜今天跳舞的样子好可爱哦。”

“可爱?”曹轶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这是加了多厚的滤镜啊?”

当天晚上,曲淮失眠了。他下床打算学习一会儿,脑子里浮现的却是陆雨孜的身影。他摇摇脑袋,点开微博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恰好刷到一个心理学博主发的文章,里面详细描述了当一个人坠入爱河时,具体会以怎样的心理看待对方,他从头看到尾,发现自己每条都中了。

完了,他想,他在面对陆雨孜时加的那些滤镜,名字好像叫作“喜欢”。

03

虽然陆雨孜再一次提出跳舞时惨遭嫌弃,但当曲淮真让她跳的时候,她果断拒绝了,理由是她要留着力气准备辩论赛。

呵,她还真会学以致用。

此次辩论赛是市级的,主办方是位于郊区的C大。由于一早就要比赛,他们需要提前过去住一晚。一行人到了目的地后,就各自回房间了。曲淮整理完资料,犹豫了一会儿,给陆雨孜发消息:“你在干什么?”

他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文章,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想你了”,他有点儿慌,连忙补了一句:“我想让你帮我整理一下资料,如果你在忙的话就不用了。”

她没有回复。过了几分钟,曲淮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陆雨孜站在他面前,手里拎着两杯奶茶。她笑着说:“我刚才去拿外卖了,正好来找你。”

虽说陆雨孜以前参加过几场辩论,但都是校内随便打打,这还是她头一次参加这么正式的比赛,难免有些紧张,她想找曲淮谈谈心,拿完奶茶后就看到了他发的消息。

她翻了翻资料,颇为疑惑地说:“没什么需要整理的啊。”

曲淮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我们聊半个小时,然后你就回去睡觉。”

“好。”陆雨孜应得乖巧。

曲淮看了看奶茶标签,三分糖,不加冰,嗯……是他喜欢的口味。

辩论赛最终以曲淮一行人代表的A大夺冠完美落幕。出了校门,陆雨孜说她想去附近新开发的风景区逛逛,曲淮看了看表,距接送大巴的发车时间还早,也就答应了下来。曹轶和另外几个同伴要去觅食,于是,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去了风景区。

不知道为什么,曲淮觉得和陆雨孜独处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陆雨孜哼着小曲儿,走一阵就蹦跶一会儿,他走在她身边,心情也格外明朗。美景虽好,但不能过久流连,他们逛了一圈就踩着点儿回来了,却发现原本停在校门口的大巴不知去向,司机的电话也打不通。

与此同时,曲淮收到了曹轶的信息:“你的小心思瞒不过我,我和司机说你俩不回去了,兄弟创造的条件你可要把握住了,冲呀!”

他气结,曹轶这小子是专业坑队友的吧?

大概是曲淮的表情过于凝重,以至于陆雨孜和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她拉了拉他的衣角,问:“怎么了?”

他扯出一丝笑,说:“我们可能要自己回去了。”

郊区很难打到车,他们决定坐公交,上车后已经没空位了,曲淮走到车厢中间拉好吊环,陆雨孜跟了过来,一边翻书包,一边问他:“部长,你有没有……”

她话还没说完,公交忽然启动,陆雨孜一个重心不稳,险些摔倒,好在曲淮及时扶住了她。

她舒了一口气,继续问:“你有没有纸巾?”

曲淮瞬间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陆雨孜有轻微的洁癖,每次乘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时,拉吊环前一定要先用纸巾垫上,否则就浑身难受。这在别人看来可能有点儿矫情,但他知道她为此也很痛苦。

在曲淮说他也没有纸巾后,陆雨孜叹了一口气,正欲妥协,他又说:“要不……你抓着我的胳膊?”意思是,肯定比拉吊环好多了吧?

陆雨孜连连点头,或许是为了更稳当,她两只手都伸了过来抱住他的胳膊,顿了顿,她说:“部长。”

“嗯?”他微微弯腰。

“你好高哦。”

车里的人越来越多,曲淮觉得他的脸有些发烫。有人把他和陆雨孜认成了男女朋友,在前面喊着:“那对小情侣往后挪一挪!”

他瞥了陆雨孜一眼,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两个人都沉默着。

行吧,曹轶。曲淮心想,改天请你吃饭。

04

既然他的秘密已经被曹轶发现了,曲淮也就大大方方地向曹轶说出自己的疑惑——他做事向来果断,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向陆雨孜表明心意呢?

“因为你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喜欢你,担心被拒绝。”曹轶咬了一口炸鸡说,“下次我要吃后门那家的比萨。”

曲淮点头,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多制造和她相处的机会呗。”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既然懂得这么多,为什么也一直母胎单身?”

对面的人拿起鸡腿塞进曲淮的嘴里:“就你话多!”

过了几天,陆雨孜对曲淮说她想请他去游乐场玩,由于她在那儿兼职期间表现特别好,领班说按照规定,她可以带朋友免费入园一次。曲淮有点儿恐高,不太爱去游乐场,但他还是答应了,毕竟这也是和陆雨孜拉近距离的大好机会。

他到了游乐场后才发现,法律诊所的好几个伙伴都在那儿。陆雨孜说她本来只邀请了他一个人,后来领班告诉她最多可以带六个朋友,所以她又邀请了其他人。

按照陆雨孜的解释,把另外五个名额白白浪费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曲淮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沉默地跟大家一起入了园。曹轶他们要玩过山车,曲淮就在一旁看着,令他欣慰的是,陆雨孜说她不敢坐,所以站在了他身边。

一轮下来,几个人晕得够呛,尤其是曹轶,摇摇晃晃地向他俩走了过来。眼看着陆雨孜要去扶他,曲淮皱了皱眉,快步走上前,将曹轶拉到长椅上坐好。

陆雨孜感叹:“部长好贴心啊。”

曹轶:“呵呵。”

陆雨孜去买爆米花了,曲淮就留在原地照顾同伴,有个女生在他们面前来回走了两次,最终停在曲淮面前,递过手中的可乐瓶,说:“小哥哥,可以帮我拧一下瓶盖吗?”

他还没来得及伸手,曹轶就说:“我来帮你。”

女生:“不了吧。”

这款可乐最近很畅销,它的特别之处在于,瓶盖十分难拧开,一般女生做不到。“让他帮你拧瓶盖”是网上的流行梗,好多女生拿着这种有特别含义的可乐找暗恋的人帮忙拧开,含蓄地表露自己的心意。

曲淮刚开始只觉得这是商家的营销套路,此刻他看着不远处与工作人员聊天的陆雨孜,思索了一会儿,买了瓶可乐走过去,将她拉到一旁把可乐递给她。

“不会吧,部长?”陆雨孜惊讶地看着他,“你拧不开?”

“给你喝的!”

曲淮仔细想过了,如果陆雨孜有一点点喜欢他,说不定会让他帮忙。可现在,他心情复杂地看着她一边拧瓶盖一边缓缓蹲下,最后听到“哧”的一声,她站起来喝了一口可乐,看起来心满意足。

他气笑了:“没想到你的力气还挺大的。”

“嘿嘿,”陆雨孜腼腆地说,“我从小力气就大。”

“……我不是在夸你。”

曲淮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夺过陆雨孜手中的可乐,再次转身离开,全然不顾她在后面喊着:“我才喝了一口!”他一边走,一边喝可乐消气,说好的一般女生拧不开呢?

不过……陆雨孜确实不是一般的女生,她于他而言,是很特别的存在。

05

曲淮算是明白了,陆雨孜一点儿都不喜欢他。

他虽然不会就此放弃,但还是有些郁闷,一连几天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天,陆雨孜打电话说有东西给他,让他下楼一趟。

曲淮那时候正在和室友煮火锅,接到电话后立马起身往外跑,吓得室友以为查寝的来了。他跑到一楼立着的正容镜那儿时,理了理外套,这才装作很淡定地走下台阶。陆雨孜就站在对面的路灯下,身边放着一个纸箱。

陆雨孜看起来特别诚恳:“部长,我看你这几天不太开心,特意买了一箱你喜欢的可乐送你。”

曲淮愣住,仔细看了看纸箱,发现里面是他上次递给她的同款可乐,他下意识地说:“我喜欢的?”

“是啊。”陆雨孜分析道,“不然之前在游乐场,你为什么要抢……”

“我确实很喜欢。”曲淮连忙应道,将纸箱抱起,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她不辞辛苦搬来可乐让他开心,是不是说明她也有那么一点儿在乎他呢?

曲淮回寝室后,曹轶凑过来要帮他开箱,被他及时制止了。心上人送的礼物,别人碰都碰不得。

曹轶调侃道:“看来你俩进展不错呀,打算什么时候告白?”

“还没想好。”

曲淮琢磨了很久,就算有被拒绝的可能性,他还是应该向陆雨孜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他对她的喜欢与日俱增,不能因为犹豫和别扭而留下缺憾。

这段时间法律诊所在做一个课题,由于时间紧迫,大家都牺牲全部休息时间在办公室里赶进度,周日终于收尾了。这天晚上,其他人忙完自己的任务后就先离开了,剩下曲淮和陆雨孜两个人进行最后的整理。

曲淮一边翻资料,一边思索着怎么告白才不会显得突兀。陆雨孜敲了敲桌子,说:“部长,这份文件也就十多页,你都来回翻半个小时了。”

他这才回过神,发现已经快到保安锁门的时间了。此时资料已经全部整理完毕,他们收拾好东西后就一起下楼。楼道最近换了新的感应灯,比以前的亮了很多,陆雨孜走在前面,书包上的小熊挂饰晃来晃去,那是曲淮前几天送给她的。

他那时只说这是为了感谢陆雨孜当初送可乐安慰他,她不知道的是,曲淮寝室里还有另外一只颜色不同的小熊,和她书包上的那只是情侣款。

就是现在了。

曲淮看着她的背影,深吸一口气,叫出了她的名字。

陆雨孜回头,此时她的右脚突然踩空,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曲淮连忙跑过去查看她有没有受伤。好在台阶不高,她没有伤到头部,只是脚崴了,手臂有些擦伤。

陆雨孜的脚踝肿得厉害,曲淮皱了皱眉,转身蹲在她面前,说:“我背你回去。”

“我……”

他加重了语气:“上来。”

月色温柔,微风习习,路上没什么行人,陆雨孜的鼻息轻轻浅浅,有几缕发丝滑落在曲淮的颈间,他觉得心里酥酥的,又庆幸她看不见他此时慌乱的表情。

现在医务室已经关门了,曲淮想起他寝室还有一些膏药和止痛喷雾,于是他将陆雨孜送回去之后,又托人把药给她带了上去。

曲淮回到寝室,刚坐到椅子上,就接到陆雨孜的电话,她再次表达感谢后,问他:“之前你在楼梯上叫我,是想说什么?”

他沉默了几秒,说:“没什么,你今晚早点儿休息,明天记得换药。”

曲淮觉得,陆雨孜刚才肯定受到了惊吓,他不想再吓着她了,而且,“他喜欢她”这句话,他更想当面对她说。

06

由于行动不便,陆雨孜请了几天假在寝室休息。一般来说,伤员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游戏,她却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四天看完了一本案例指导书。

有个疑难案例,陆雨孜一直想不明白,她点开与曲淮的对话框,把案例发过去想和他讨论一下,他秒回:“等你吃完饭,我再和你细说。”

这几天都是曲淮把饭送到楼下,再由室友帮她带上去。曲淮对此的解释是,陆雨孜之所以摔倒全是因为他,他必须对她负责。这话听起来有哪里不对劲,陆雨孜当时也没多想,只说:“多谢部长关心!”

看着曲淮的回复,陆雨孜发起了呆。这时室友帮她把饭带上来了,饭盒里荤素搭配得刚刚好。她一边吃饭,一边刷新闻。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又弹出了曲淮的消息:“不许挑食,快把芹菜吃掉。”

陆雨孜站起来,仔细打量着天花板,室友问她:“你在干什么?”

“我怀疑我们寝室有监控。”

“别看了,你快吃饭,曲学长让我监督你呢。”

陆雨孜哭笑不得,想来想去,给曲淮发消息:“看不出来你还会笼络人心!”

他回复:“吃饭专心点儿,别玩手机。”

“好……”

陆雨孜虽然因为请假,耽误了几节专业课,但她一点儿都不着急,看看课件和参考书也就补回来了。曲淮却觉得法学讲求精细,诊所的成员更要严格要求自己,因此主动提出帮她补习功课。

部长都发话了,陆雨孜也不好拒绝。她脑子灵光,学习能力强,因此学得比较快。两个学霸在一起学习的结果就是,曲淮把老师下周要讲的内容全讲完了。

如果不是曹轶打断了他们,他们不知道还要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多久。

曲淮曾经说过,如果诊所的课题能得奖,他就请全体成员看电影,然后大家再去聚餐庆祝一下。这一天结果出来了,团队拿了一等奖,曹轶问他:“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当然。”

曲淮在买票的时候用了点儿小心思,他买了两个场次,第二场只选了两个位子,取完票后,同伴们才发现有两张票的时间稍晚一些。

曹轶看破了一切,当有人问曲淮原因时,他一把揽过那人的肩,又吆喝着另外几个人,说:“我们该去检票了。”

感天动地兄弟情。

曲淮和陆雨孜坐在大厅等下一场电影,他觉得就这样和她静静地坐在一起好像也不错。陆雨孜翻出一支护手霜,抹在手背上闻了闻。他问她:“什么味儿的?”

“桃子。”她抬头看着他,说,“你要不要来点儿?”

“不用。”曲淮话是这么说的,手却已经伸过去了。

陆雨孜笑出了声,给他挤了点儿护手霜,见他没反应,干脆帮他抹匀了。

“可以了。”她说完后,起身去买可乐。曲淮这才回过神,他坐在位子上深呼吸了几次,好让自己笑得不那么明显。

电影里有句台词:当我喜欢你时,我每天都谋划着与你相遇,在风和的日子里。

观众都为之动容,陆雨孜也看得入迷。出了电影院,她和曲淮讨论完剧情后,问他:“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做什么呢?他认真思考了好久,然后垂眸看她:“我会和她一起来看这部电影。”

在陆雨孜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曲淮继续说:“换句话就是,我喜欢你,陆雨孜同学。

“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07

曲淮觉得自己的告白之路真的很坎坷。

他问完那句话后,陆雨孜看起来慌得不行。他知道这很突然,他也愿意给她考虑的时间。就在这时,曹轶那伙人过来了,他们看完电影后溜达了一圈,现在来找他俩一起去聚餐。一路上,其他人都有说有笑的,唯独曲淮和陆雨孜始终沉默着。

包间里,几杯酒下肚后,曹轶让大家都说说当初为什么选择加入法律诊所,轮到陆雨孜时,她咬了咬嘴唇:“为了部长。”

这四个字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一桌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陆雨孜。曹轶点点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说:“展开讲一讲?”

陆雨孜哪有这么听话?她丢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身后传来一阵起哄的声音。

如果展开讲的话,那就要从她第一次见到曲淮的时候说起。虽然在曲淮的印象中,他们第一次见面是面试那天,但在此之前,她就已经记住他了。

由于填高考志愿时选了父母反对的专业,开学那天,陆雨孜是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去学校的。收拾完东西时已经天黑了,室友都在和家人视频聊天,她有点儿想哭,决定出门散散心。

陆雨孜刚走到操场,就听到一阵悦耳的吉他声。她循声望去,只见柔和的灯光下坐着一个男生,他的神色温柔,熟练而散漫地弹唱着,歌声似微风拂过陆雨孜的心间。

过了两天,陆雨孜再次见到了他,发现他原来是她的直系学长,曲淮。

那天学院安排优秀的学长、学姐给新生提一些校园生活建议,曲淮第一个上台发言,他的话不多,大概是不想让大家认为他是一个生人勿近的学长,他最后留了一个邮箱地址,说大家后续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再问他。

当天晚上,陆雨孜给曲淮发了一封匿名邮件,讲述了她与父母间的紧张关系,她说她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回复:“既然你喜欢这个专业,那就从现在起,用心学好它,我相信叔叔阿姨最后会理解你的。”

“那时他们就知道是他们错了吗?”

“不是,那时你就会坚信你的选择是对的。”

陆雨孜吸了吸鼻子,牢牢记住了这句话,同时住进她心里的,还有曲淮。

她想离他更近一点儿,于是加入了法律诊所。当听说曲淮喜欢会跳舞的女生时,她就去找舞蹈队的朋友教她跳舞。虽然她四肢不协调,还被诊所的伙伴们吐槽了,但曲淮的眼里始终带有笑意。

后来陆雨孜再提出要跳舞的时候,办公室里就剩下曲淮愿意看了,她看着他的眼睛,突然有点儿害羞,所以拒绝了他。

只要和曲淮在一起,陆雨孜总是很安心,哪怕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站一个多小时,她也觉得没关系。他们靠得那么近,周围明明很嘈杂,她却似乎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那天,曲淮背着她走了大半个校园。陆雨孜觉得好奇怪,明明脚很疼,衣服被磨破了,鞋带也散了,她应该感觉很狼狈才对,但她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她也会永远记得,那天的月亮有多美。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那天看完电影后,她也这么问过自己。如果要仔细回答的话,以上就是她喜欢一个人时的所做所想。

听到曲淮的告白时,陆雨孜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感觉,这感觉那么不真实,所以她一时没缓过来。

陆雨孜跑出包间后,站在门口冷静得差不多了,才准备回去,在转身的那一刻却撞进一个人的怀里。她抬头,曲淮眉眼含笑,说:“这一幕似曾相识啊,有个人以前也这么撞过我。”

虽然很不厚道,但曲淮觉得陆雨孜涨红了脸的样子可爱极了,他看着她的眼睛:“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可以具体说说‘为了部长’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陆雨孜先是摇头,然后莞尔:“我只想说简单点儿,那就是……我喜欢你。”

她的话音刚落,就再次被曲淮拉入怀中,他将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头上,低笑道:“我可以抱着不松手吗?”

陆雨孜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出那首《凭着爱》:“在这一刻跟你,终于可拥抱,就算始终失意倒运,人生已再没苦恼。”

她也伸手拥抱了他:“嗯,可以。”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