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与你遥遥万里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从此与你遥遥万里

文|橘早

曾经我以为我们最远的距离却原来是我们最近的时刻。从此这一生,我们都走在相反的路上。

孙佳蓓最讨厌的季节是夏天。

就像此时,她正顶着炎炎的烈日奔跑在学校刚刚换好的橡胶跑道上,浓烈的橡胶气味在太阳的炙烤下越发活跃。

一旁训练的男生嗷嗷大叫,专喜欢戳人的痛处:“大佳佳,你说你是不是非洲来的,所以比我们都黑?哈哈。”

一瞬间,整个篮球队都沸腾了起来。大家纷纷伸出手臂,想要跟孙佳蓓比个黑白。

孙佳蓓翻了一个白眼,继续闷头向前跑。陈曦又逃了训练,她为了替他背锅,被多罚了五圈,天知道她有多讨厌在夏天进行跑步训练。

这意味着她本就黝黑的四肢会因为照射而更加“健康”,浸透衣服的汗水会跟那群男生一样,散发着发酵似的气味。也包括,她要忍受着篮球队这些无聊的男生开的各种玩笑。

孙佳蓓的父亲是二中的篮球老师,因而她从小就开始接受体育训练。被二中的体育队看中免试入学后,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体育特长生。

二中没有排球队,所以特长是排球的她每天只能跟着篮球队的这帮男生训练。

就在孙佳蓓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撑不住的时候,一个硕大的脸庞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生生吓得她腿软了半截。若不是被一双手拽住手臂,她怕是要摔倒在地。

“陈曦,你神经病啊!”话虽这样说着,她的脸却因为手臂上的触感而变得绯红。

被骂的男生嘿嘿一笑,跑在了她的身边,还不忘用手臂撞了撞她:“够意思,听说你又因为我被罚跑了。我已经约上了宁宁,这周请你吃饭啊。”

陈曦口中的“宁宁”是二中出了名的校花,人白腿细,跟孙佳蓓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

“宁宁说她高考要考模特专业。其实我不想让她考这个,露腿露臂,我吃醋。”

“你又不是她男朋友,管得真宽。”孙佳蓓话语里带着酸气。她瞥了陈曦一眼,接着大步向前跑去,把他甩在了身后。

白宁宁,白宁宁,陈曦的眼睛里全是白宁宁。

结束训练的孙佳蓓把毛巾围在了脖子上,背起训练包往外走时,猛然就看到了陈曦的女神。

瘦瘦高高的一个女孩子,穿着包臀的运动短裤和白色上衣,在操场上蹦蹦跳跳,引得篮球队刚刚下训的男生们眼巴巴地看个不停。

陈曦第一个冲了上去,眼睛明亮,那副狗腿又热切的模样让孙佳蓓狠狠地咬了一下牙。她听不到陈曦跟白宁宁说了什么,只能看到两个人在夕阳的余晖下笑得前仰后合。

“老大跟女神真般配。”说话的是篮球队的孔楠。

孙佳蓓凉凉地开口:“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们配了?”

“老大那么帅,人高腿长,女神那么美,腰细肤白,啧啧。”

“语文考试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多词。”孙佳蓓一个高跳,挥手就拍上了孔楠的头,差一点就让他摔了个狗啃泥。

“大佳佳,就性格你都跟人家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孔楠对着她跑远的背影大声喊道。

到底差在了哪里?

孙佳蓓已经在镜子前站了一整个晚上。镜子里的女生短发齐肩,因为常年运动,大腿肌肉和小腿肌肉凸起,变成了难看的葫芦形,肩膀粗壮,皮肤黝黑,再加上一米七四的身高,活脱脱一个女金刚。

好像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桌子上是各大高校的招生简章。她曾经跟陈曦约好,两个人要去全国最好的体育大学继续做同学。

那个时候陈曦眯着眼睛,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在阳光下闪耀得好看。他笑着说:“大佳佳,我们以后考一个大学吧,当一辈子的好哥们。”

她的心就是在那一刻“扑通扑通”地乱了速度,再没有回来。

可这一晚上,孙佳蓓盯着这厚厚的一摞材料,突然变了主意。

“什么?!孙佳蓓要学模特,她脑子进水了吗?!”

陈曦还在三分线上练着投篮,听到孔楠突然跟他说了这么个消息,直接把篮球往地上一拍,擦了把脸上的汗水就往教学楼跑。

教室在四楼,陈曦跑上去的时候还带了喘。他直接冲进了教室,把孙佳蓓拽了出来。

“孙佳蓓你神经病啊。”

“你才神经病啊,一大早发什么疯。”

“我听说你要学模特?”

“那又怎么了?”孙佳蓓梗着脖子反问。

“你不知道考模特要……要……那个啊。”陈曦憋红了脸,明明说起白宁宁来时随意自如,可不知怎么,跟孙佳蓓说起这个话题,他就怎么都张不开口。

“要你管。”

“你那么黑,腿那么粗,骨架那么大,白宁宁考模特叫发挥特长,你这叫妄想。快跟我去训练。”说着,他直接拽上了孙佳蓓的胳膊。

可孙佳蓓死死地拽住了教室的门把手。旁边的同学笑着大喊:“大佳佳,你这是又跟陈曦闹什么哪?”

是啊,所有人都知道她孙佳蓓跟陈曦关系好,他们从初三就认识,一起走过了中考,一起进入了体训队。他逃训练她帮腔,她被欺负他撑场。很长一段时间里孙佳蓓都觉得,就这样吧,一起读大学,一起回来二中当老师,说不定以后还可以一起生活。

可十七岁的少女心从来都是九曲回肠、不受控制的存在,孙佳蓓也说不清、道不明,自己怎么就做了这样任性的选择。她只知道,她跟陈曦之间,有些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最后还是陈曦败下阵来。临走前他还咬牙切齿地说:“大佳佳,你专业课肯定过不了的。”

孙佳蓓住的胡同楼里街坊邻居都挨得近,一到夏天,总是会敞着个门,趁着做饭的时候聊些家常。

陈曦放学一回来,就看到孙佳蓓跪在她家客厅的地上。他心里还憋着气,也就不理她,转身准备上楼。接着只听见教练那惯有的咆哮声传来:“翅膀硬了,不听话了是不是?还想考模特,谁让你考模特的?!”

紧接着,皮带抽打衣服的声音传来。陈曦一个箭步冲了下来,立马跪在了旁边,皮带一下子没收紧,直接打在了陈曦身上。

“嘶,教练,大佳佳是姑娘,不能打一辈子排球的。她文化课成绩好,考模特也是很好的选择。”说着,他还煞有介事地狠狠点了下头。

孙佳蓓不领他的情,梗着个脖子,就是不松口:“我自己的主意。我不想打排球了。”

“你既然愿意帮她说话,那你俩就都在这儿跪着吧!”教练,也就是孙佳蓓她爸一气之下,把皮带一摔,转身就走。

直到看到教练的背影在胡同口消失,陈曦这才龇牙咧嘴地嚷嚷着“疼”。

“活该!你不是不让我考吗。”孙佳蓓嘴上说得狠,心里却疼得痒痒,起身就去给他找碘酒。

陈曦倒是好,嬉皮笑脸地跟在后面说:“我这不是怕你被禁足,以后我逃训练没人帮我打掩护吗。”

“我不练体训了,以后没办法给你打掩护了。”

“孙佳蓓,你是认真的吗?”听到这话,陈曦敛起了所有的笑容,一脸正色地问道。

孙佳蓓当然是认真的,她那一双眼睛下厚重的黑眼圈分明写着,前一晚她是多么辗转反侧。她想了很多,她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会永远是陈曦最好的哥们,却也永远无法成为他的爱人。

她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这么认真过。

陈曦看着她点头的模样,叹了口气,无可奈何。

“孙佳蓓,你考不上的。”

孙佳蓓,你考不上的。

这句话仿佛一个魔咒,在孙佳蓓的脑海中徘徊了整个高三。

孙佳蓓不再在每天下午放学跟着那群散发着酸臭味的男生一起奔跑、一起弹跳、一起大笑,也不再跟陈曦每天插科打诨地去书店看漫画。

她开始减肥,吃很少的东西,期冀身上那些厚实的肌肉可以变得小一点。她买了大量的美白乳液,希望自己可以白一点。甚至一整个晚上,她都需要靠在墙面上,一动不动地来锻炼形体。

这个过程的辛苦,是比跑圈还要让人厌烦的时间消耗。

她会想起跟陈曦的第一次相识,因为一个精准的三分,让他一整个下午都在跟她打球;她还会想起高一那年她被外校的篮球队欺负,陈曦带着整个队的兄弟去为她出气,脸被抓破了一片,记了过,却笑得傻气,只说:“陈大爷我厉害吧。”

他是真的厉害,占据了她的心,生根发芽。孙佳蓓就这样,屏蔽了整个世界一般,自顾自地努力着。

陈曦看不下去,借着各种由头请孙佳蓓吃饭,最后甚至出动了整个篮球队,扬言她要不来,就是不把大家当朋友。

半年没见,那群曾经对着她开玩笑、吹牛皮的男生在见到孙佳蓓的那一刻都愣住了。

“大佳佳,你整容了吗?”

“大佳佳,你这个样子,我们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小佳佳了?你只有这……么小了。”孔楠说着,比了一个流线型的美人身姿。

虽然被陈曦拍了脑袋,但孙佳蓓乐得嘴角一直上扬,多吃了两口肉。

陈曦撇着嘴,不乐意了起来。他习惯了孙佳蓓跟他们插科打诨,像是个好哥们一样,哪里有性别之分。可现在,在一群男生的夸赞中,孙佳蓓红着脸,虽然皮肤并不算白皙,但已经是健康的小麦肤色,眼睛弯弯,跟他记忆里的孙佳蓓怎么都重叠不起来。

他突然有了些许烦躁,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把孙佳蓓拉回到这群男生中来。

“快吃快吃,吃完了大佳佳还要继续回去练形体。她可不是宁宁,天生的模特身材。”

孙佳蓓上扬的嘴角在这句话后缓缓下降。她垂下了头,直到这顿饭结束,她也没有再多说过一句话。

她用了好多的努力,可当特长生考试开始的时候,孙佳蓓还是迎来了她的第一盆凉水。

她的腿因为常年的体育训练已经弯曲,小腿肌肉块分明,两肩因为排球练习,要比其他女生宽上一截。考官看到她总是摇摇头,说她的身体条件适合去练体育。

孙佳蓓自己做出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没有回头路。

她请了两天假,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楼下是陈曦的妈妈刚刚买菜回来,扯着嗓门跟街坊聊天。许是认为在上课的时间,孙佳蓓肯定是在学校的,她们说起话来丝毫不避讳。

“我家陈曦肯定不会跟老孙家的姑娘在一起的,我们家要找那种学业好、模样端正的姑娘……”

话题还在继续,孙佳蓓却再也没有听见任何话语。她的脑海中全是陈曦的那句“孙佳蓓,你考不上的”。

你看,真的应验了,原来她可以考上模特的机会跟能和他在一起的机会都是一样的,是数学里的不可能事件。

再回到校园里,孙佳蓓明显沉默了许多。她因为跟陈曦走得近,被很多女生排挤,因此,落榜成了大家调侃的笑料。

等到陈曦体招考试结束回到学校时,孙佳蓓已经从体育班离开,转到了普文班。

“大佳佳,模特考不上,继续考排球就好了。二批体招你好好准备,咱还是能同校。”陈曦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笑得灿烂。他不理解也不明白孙佳蓓干吗要放着好好的路不走,折腾来折腾去。

学体育的男生,头脑线条比理科生还要粗。

孙佳蓓不理他,面前的辅导书上,大半的题她都不会做。从艺体生转为文化生,远没有说说那么容易。她的路越走越弯,却越走越回不到最初的起点。

陈曦怕她想不开,拧巴起来做出更奇怪的选择,于是打着他也要复习文化课的旗号,每天跟在孙佳蓓的旁边上自习。

他见过孙佳蓓的很多模样,球场上的飒爽英姿,体训后的狼狈不堪,跟老孙吵架时的声嘶力竭,独独没有见过她安静恬淡的模样。

春末夏初,图书馆的日光温柔,他侧头就可以看见孙佳蓓的侧颜。她好像越来越白了,没有了室外的风吹日晒,皮肤细腻光滑了许多,埋头读书时,嘴巴会微微地上翘。

陈曦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突然加快了速度,那是面对白宁宁时都没有的悸动。

“大佳佳,你有喜欢的人吗?”陈曦故作镇静,问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孙佳蓓猛然抬起头,迎着光,看不清陈曦的表情,她只能看到他上扬的嘴角,便想着他也不过是在逗她玩罢了。

“有啊。为了他,我才学文化课的。”

陈曦的笑容瞬间僵硬起来:“哈哈,那祝你幸福啊。”

这笑声尴尬得连陈曦自己都听不下去了。他第一次没有等孙佳蓓自习结束,就率先回了家。

所幸高考临近,所有的情情爱爱都在这一刻被抛之脑后,剩下的只有单一的生活。

孙佳蓓复读的消息是跟陈曦的录取通知书一起来的。

那一天,陈曦的妈妈在楼下放起了鞭炮,和着她的大嗓门,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儿子考上了全国最好的体育类大学。

而孙佳蓓跪在老孙面前,目光坚毅。她的成绩其实可以读一所还不错的二本,可她执意要复读,哪怕鞭子抽打在身上,她也像当初选择考模特一样,说着“不后悔”。

最后还是老孙妥协下来。他坐在椅子上抽了支烟,开口:“是为了陈曦那小子吧。”

孙佳蓓没有说话,路走到这一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陈曦妈妈的那句“我们家要学业好、模样端正的姑娘”,还是十七岁不服输的那口气。

她转了学,去了邻市一所以魔鬼式教学著称的复读学校,隔绝了所有的外界消息。整整一年的时间,没有人再见过孙佳蓓。

同学聚会的时候,有人问陈曦,他也只是苦笑着摇摇头。

谁也没有想过,再见到孙佳蓓的时候,是在本市的新闻里。她因为提高了200分,考上了全国一流的大学而作为高考生代表被采访。

电视里的孙佳蓓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更瘦了,脸都变成了巴掌大小,一双腿健康美丽,谁也看不出来,她曾经是个打排球的姑娘。她笑起来眉眼弯弯,带着自信的气息。

那个夏天,篮球队难得又聚起了所有的人。孙佳蓓作为唯一一个女生,享受了公主般的待遇。

陈曦调侃她:“行啊,大佳佳,深藏不露,B大金融系。我们篮球队出了个人才。”

孙佳蓓笑得好看,像是要向他证明,不论他是喜欢漂亮的姑娘还是有才华的姑娘,她都是那一个。

孙佳蓓跟陈曦去了同一座城市。两个人的学校临近,没事还会来一些联谊一类的活动。

金融系的孙佳蓓高挑、漂亮、成绩又好,是女神级的人物。

陈曦没事就往B大跑,陪她吃饭、上自习,有的时候碰上孙佳蓓没课,他甚至会跟着她整整一天。跑得勤了,就有人问孙佳蓓,这是不是她的男朋友。

她总是笑笑,不否认也不承认。

她也曾经在最初故作玩笑地问过陈曦,问他这么殷勤,是不是看她变漂亮了,想要追她。

陈曦则是一如既往地耸耸肩:“我又没有女朋友,更何况你在我心里一直就是个男人。”

孙佳蓓也跟着他笑,故作淡定地说:“正好,你在我心里也像一个女人。”

倔强的两个人,彼此在心里揣度着双方的想法,生怕一个不小心会打翻友情的天平。他们宁可就这样努力维系着最初的关系,也不愿有任何的可能,让他们尴尬如陌路。

毕竟年少时最难过的,莫过于没有得到爱情,也失去了最好的友情。

陈曦接到孙佳蓓晕倒的电话时,正在拒绝同院一个学艺术体操的女生。那个女生跟白宁宁是同样的类型,肤白腿长,可现在的他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电话里一个陌生的同学说,手机的主人晕倒在了图书馆,而陈曦的号码是应急电话。

陈曦想都没想就冲去了B大医务室,只见孙佳蓓煞白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校医看到他进来,一脸的不满。

“你女朋友都这么瘦了,还让她节食减肥,现在营养不良晕倒了吧。你们现在的男孩子啊。”

陈曦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在了病床前,在孙佳蓓还没有醒来的时候,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眼前的姑娘跟他记忆中十六岁的女孩已经无法重叠起来。她白皙纤瘦,手指骨骼分明,握起来都让人觉得心疼。可他仍然觉得,她就是那个自己心中的十六岁的姑娘,手腕一挥,篮球稳稳地落入篮筐中,她回眸就是一笑:“怎么样,本姑娘的球技是不是了得?”

他想跟她说,不需要这么要强,她已经很漂亮了,哪怕是以前那个帅气洒脱的孙佳蓓,也会让人挪不开眼。

可是一瞬间,他突然想起那一年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是为了他,才学文化课的。”

那是不是她也是为了那个男生才减肥,变得这么优秀漂亮的?陈曦猛然发觉,原来他跟孙佳蓓是这么遥远的关系。

她已经变成了熠熠发光的女神,而他仍然是他们认识时候的模样:打着球,耍着帅,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

“陈曦,陈曦。”

孙佳蓓叫了陈曦好多声,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她那副虚弱的模样,他还是气得牙痒痒。

“孙佳蓓,你是疯了吗?不论是为了哪个男生,你越是这样,他越是不会珍惜你的。”

孙佳蓓愣了一下,心开始突突地疼。她总在想,如果她变成了他喜欢的模样,他对她的感情会不会从友情变成爱情?原来她是真的傻,所有的一切在男人眼里,不过是没有意义的付出,反而会引得那人反感。

她与生俱来的倔强和嘴硬让她仰着头,故意不去看他:“我愿意,要你管。”

“好啊,我不管你,让他管你好了。”陈曦气得放下刚刚削好的苹果,扭头就走。

孙佳蓓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句话之后,她就很长时间再没有见过陈曦。他像是突然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一般。

他不再陪她吃饭、不再陪她上课,就连信息都没有再给她发过。孙佳蓓曾故作无所谓地给他发过一条微信,他的回复很简单:我很好。

我很好。只三个字,就断绝了后面孙佳蓓想说的所有话语。

她想要去道歉,想要去挽回。可是就在她酝酿着怎样向陈曦开口的时候,她在他的社交平台上发现他恋爱了。对方是一个很像白宁宁的姑娘。

孙佳蓓觉得整个世界在倒转,瞬间感觉天旋地转。那种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改变仍然走不进他心里的难过,那种年少时六年的暗恋付诸一炬的悲痛,顷刻间有如泉涌袭来,让她在寝室里放声大哭。

让她怎么接受,那个一直对着她笑得好看,会环着她的肩膀、带她吃饭的少年,那个在她的青春里肆意奔跑的少年,那个会随手转动着篮球,高呼着“大佳佳,快来挑一局”的少年,就这样牵起了别人的手。

孙佳蓓彻底放弃了。她不再为了他改变自己,而是重新投入到学习中。她想,没有爱情,她只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依靠。

所有青春过往的痕迹,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湮灭在了彼此的生命中。

孙佳蓓没想过,再次见到陈曦,会是这样一个场景。

大三的最后一周,她突然接到了陈曦妈妈的电话,还是那惯有的大嗓门:“佳佳,你爸突然晕倒了,你快回来看看。”

从B市回家,要坐八个小时的火车,而临近学生放假的高潮,根本买不上火车票。

陈曦打来的电话响起时,她的双手都在颤抖,整个人坐在寝室的椅子上,不知所措。

电话那头,还是陈曦熟悉的声音:“大佳佳,你现在收拾好贵重物品下楼。我买好了车票,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一句话,让孙佳蓓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她放声大哭。

陈曦托人买了回家的站票。八个小时的车程,他从超市买了一张随身凳,让孙佳蓓坐着,把头靠在他的腿上。

一路上他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放宽心,大佳佳,老孙不会有事的。年纪大了,身体机能总会出现些问题。”

他们谁都没有提及那不曾来往的一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他还是她的篮球王子,她也还是他的排球女将。

孙佳蓓紧紧地靠在陈曦的腿上,就像靠着自己所有的依赖。

老孙是突发性脑出血。等到孙佳蓓赶到医院时,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她只见到了他最后一面。

老孙浑身插满了管子,连睁眼看人都困难,嘴巴大张,想要说些什么却无法说清。这哪里还是当年训练场上扯着嗓门教训那帮熊孩子的威武教练。

他听到孙佳蓓一声一声地叫着“爸爸”,于是拼尽了全力想要抓住她的手。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她白皙的手背,孙佳蓓的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

谁也不知道他嘴里“呜呜”地在说些什么,只能看到他流着泪,手在不停地发抖。等到陈曦喊了一声“教练”后,他的动作突然一停,又举起了颤颤巍巍的另一只手。

陈曦把手放进了那个枯瘦的手心里,看着他拼命地把两只手握在一起,让陈曦的手牵住了孙佳蓓的手。这是他此生最后的心愿。

“爸,爸你醒醒,你还没看到我出国,还没看到我嫁人哪,爸!你醒醒啊,醒醒啊!”孙佳蓓一下跪在了床前,抱着老孙的遗体,号啕大哭。

她没有母亲,自小跟着老孙。此刻她就像是断了绳的风筝,无处盘旋。

老孙的葬礼是陈曦帮忙操办的。孙佳蓓已经被抽空了所有的气力,便被陈曦安置在灵堂的座椅上。

而陈曦穿着孝衣,宛如一个女婿一般,迎宾送客,操持着一切的事务。

门口,陈曦的母亲扯着嗓门跟人解释:“我家陈曦就是心好,看在老孙当了他几年教练的分上才来帮忙的,你们可都别多想啊。”

孙佳蓓早已经没有了心情去计较这些。她看着陈曦的背影,脑海中都是老孙带他们训练的身影。

老孙是她的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曾经为了陈曦顶撞他、气他,甚至离家千里,到最后,他的心愿却是陈曦可以对她好。

对不起,爸,女儿让你失望了,陈曦终究没有牵住我的手。

处理完老孙的丧事,孙佳蓓跟陈曦回到了B市。不同于来时的窘迫,两个人买了面对面的硬座,时隔一年,再一次坐在了一起聊天。

“我申请了出国读研,一起去吧。你有天赋,回二中当老师可惜了。”彼时陈曦已经毕业,决定像老孙一样,回二中当一名普通的体育老师。

陈曦却是笑了笑,带了几分自嘲的味道:“佳佳,我从来没有什么天分,年少时可以留在队里,不过是因为邻里关系,后来考上了大学,也不过是拼命一搏。我跟你不一样,你有天分又努力。佳佳,我祝你前程似锦。”

这是相识七年来,陈曦第一次叫她“佳佳”。

经历了那么多悲欢离合,又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孙佳蓓反倒释然了。曾经的她多么希望听到他叫她一声“佳佳”,这一刻却是只有苦笑。他跟她,注定无法同路。

“那陈曦,我也祝你幸福安康。”

他们从年少时最亲密的关系走上了相反的两条路。七年前的孙佳蓓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孙佳蓓在英国读了一年的研究生,又留下做了一年的实习生,最后签了B市的一家著名企业,成为他们那批学生中发展得最好的一个。

再次听到陈曦的消息,是她刚刚回国的时候。孔楠给她发了信息,只有一句话:

老大要结婚了。

过去了两年,她以为已经释然,可她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这个横亘了她整个青春年华的少年,就要迎娶别的女孩做新娘了。

她特意穿了一身好看的鹅黄色连衣裙,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美好得像是十七岁的少女。

婚礼现场热闹非凡,篮球队的兄弟来了个齐全,看到孙佳蓓,都在大声惊呼:没想到她漂亮成了现在的模样。

陈曦站在酒店门口迎宾,还是那副高大帅气的模样,穿了西装,越发显得沉稳。一旁是他温柔娇俏的妻子。

他笑着介绍:“这是我的高中同学,孙佳蓓。”

你看,穿越了漫长的时光长河,她最后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同学。

孙佳蓓笑得好看,递上从英国带来的礼物:“新婚快乐,陈曦。”

她说一声祝福,他回一句“谢谢”,没有丝毫的逾距和亲密。

倒是孔楠,垂着头,坐在孙佳蓓的旁边,很久没有说话。

“你知道吗,我以前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训练,其他女孩都在留着长发、穿着花裙子,而我只能剪短发,晒得像个乌黑的小煤球,在操场上跑圈。后来他出现了,我们一起跑步,一起做撞击训练,每次仰卧起坐时,我都可以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味。我开始觉得,这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孙佳蓓看着陈曦在门口迎宾,就像那一年她的父亲去世,他像一个女婿一样亲力亲为。她曾幻想过的画面,在这一刻全部实现,只是新娘不是她。

“你知道老大为什么回来当一名教师吗?”

孙佳蓓诧异地回头看着孔楠。没有天分,这是陈曦给她的答案。

“你记得大一大二时老大总是跟在你身边吗?那时候有个被你拒绝过的变态总是跟踪你,后来被老大发现了。老大警告过他几次,怕他对你不利,就一直跟着你。你晕倒的那天,老大从校医务室出来,没想到那个变态就埋伏在附近,一棍狠打在了老大的膝盖上。老大的半月板严重损伤,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他不让我们告诉你,怕你担心,但是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老大的篮球生涯被彻底葬送了。他本来是最有天分的篮球运动员。

“后来他复健,只因为你一条信息,他就拼了命地增加强度。严冬,复健室里没有暖气,他却可以浑身是汗。

“他跟我们说,你跟我们都不一样,你是鹰,是应该有更广阔的空间的人,不能被他耽误了前程。老大知道你喜欢他,他总在想变成一个可以配得上你的人。可谁知道,却离你越来越远。”

孙佳蓓的视线渐渐模糊,眼中仿佛有擦不尽的泪水。她的少年,原来为她付出了整个未来。

她看着他缓缓地上台,在舞台的正中央,迎接他的新娘。

司仪在大声地问着:“你愿意嫁给陈曦为妻,不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吗?”

“我愿意。”

“我愿意。”

孙佳蓓泪水滂沱。那是她此生最想嫁给的少年,也是她此生不曾拥有过的少年。

从此以后,咫尺天涯,永不相守。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林顽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