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要走了

分类:雾里看花 / 睡前故事

我想你要走了

文/苏小城

再见,我要走了,要去爱别人了。你欠我的,余生和来生都不用还了。

01

在屯溪机场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背着吉他的男生到处打电话。因为早晨大雾不散,飞机飞不了,他急着要去武汉转机到昆明。我和卷子开玩笑说:“我们是不是已经过了那种凡事都会着急的年纪?”

卷子白我一眼:“那要看去见谁,我还不了解你吗?”

卷子说得没错,她作为我大学以来最好的闺密,算是见证了我所有的恋爱史。对哪一任付出了什么,她甚至比我还记得清楚。

这次陪她一同爬黄山,名义上是她公司部门多出了一个名额,不去也是浪费了。实则是她怕我一个人闷出病来,想要带我出去散散心。

我是个讨厌旅游的人,从前跟K腻在一起的时候,他喜欢到处跑,一有假就会提前做好攻略,去他想去的地方。

K和我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其实更早一点我就见过他。在我们那座小县城,他是出了名的好学生,有很多女生下课后到操场上去看他打篮球,我也远远看过几次。根本不会想到有朝一日,那个众人追捧的人会和我成为朋友。

那年高考我算是超常发挥,对于K而言则是发挥失常,所以我们俩才会同时进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二本学校。在老乡会上,我们坐一桌,他喝多了,我正好随身带了解酒药,是卷子让我带的,说怕我被灌倒了。后来K为了感谢我,单独请我吃饭,就在学校外的川菜馆里。我们俩都能吃辣,一盆水煮鱼就让我们打开了话匣子。

他说起他喜欢旅游,以后想要环游世界。我说我并不那么向往自由,害怕改变。他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没试过。”

我们第一次出行是去凤凰,那时还未大肆开发,淡季里人也不多,我们住在江边的吊脚楼上,一人一间房,夜里月光清凉,他隔着木板问我:“睡了吗?”

后来我们一起去到江边,聊了整整一夜。上楼的时候,他的手忽然碰到了我的手。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一束光刺破了黑暗。

02

大学四年,我和K一起去了很多地方,看过很多地方的云,也走过很多地方的桥,喝了很多地方的酒,但我们却并未在最好的年纪走到一起。

那个时候K在追中文系的一个姑娘,他每天像唐僧一样在我耳边念叨她的好,简直比电视剧里的痴男怨女还让人受不了。但作为他的好朋友,我在很多时候只能帮他出谋划策,谁让我心思活络、点子多呢。

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公平,或者说那个时候我对K真的只是恨铁不成钢。一心只希望他能够开心快乐,他眉头一皱,我就觉得大事不妙,又得大半夜陪着他去喝酒了。

他从来不把我当女生看,喝醉酒了,便勾肩搭背地同我一起走在大马路上,嘻嘻哈哈地将那些苦情歌唱成饶舌。

他说:“吴优,要不然咱们俩凑一起算了。”

“你想得美。”我推开他。

“哈哈,你是不是怕了?我跟你开玩笑呢。”

“不是怕,是觉得恶心。”

“我也觉得要是我们俩在一起了会好恶心的。”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那个姑娘在操场上碰到他朝他笑了一下,他激动得大半夜给我打电话,问我事情是不是进展得太快了。

他开始隔三岔五就往女生宿舍楼下跑,又是送花又是弹吉他。吉他还是我帮他从二手市场买的,一百块,质量虽不怎么好,但弹一首周杰伦的歌还是不成问题的。

在他的狂轰滥炸之下,中文系姑娘终于答应了他。两个人迅速坠入爱河,我却一下子手足无措了。从前要为他想方设法地去接近她,每天都要消耗上万个脑细胞,现在事成了,没我啥事了,闲下来的我倒觉得无事可做。

03

K和中文系姑娘一直谈到大学毕业,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毕业就失恋。我问K:“你干吗不跟她一起去上海?”

K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们本来就不合适,再说了,上海的菜那么清淡,我吃不惯。”

我看得出他是故作轻松,不合适还谈了三四年,他这是当我小孩子呢。明明就是那姑娘去上海找初恋了,他却还护着她,还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毕业之后,K回了老家,而我则留下来进了一家银行实习。我每天穿着制服在柜台里要应对各种各样奇怪的人,有时候被蛮横无理的人气到想死,最后也只能偷偷躲到洗手间抹眼泪,哭完还得振作起来继续回到座席上微笑面对。

那段时间很苦很累,我和K几乎没什么联系,只是偶尔听以前的同学说起,他回老家和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家网吧,生意还不错,不出半年就回了本,现在已经着手开分店了。

年底我终于转了正,工资没涨多少,但好在福利还不错,交了半年房租,剩下一点余钱,我给爸妈一人买了一套保暖内衣,准备回家过年。

老家县城小,出门一趟总能碰见几个熟人。所以当我在聚会上碰到K的时候,一点都不足为奇。本来我们就有共同的朋友,一起出来唱歌也是再稀松平常的事。只是让我惊讶的是,他身边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

她偎依在他旁边,听他唱李克勤的歌,他从前不是只爱听周杰伦的歌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老派了?后来才听说,是因为那个女生喜欢李克勤。

那晚我们只是简短地寒暄了几句,对于以前只字未提。也没什么好提的,我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只不过在聚会结束的时候,他喝了酒,本来他是站在女朋友旁边的,不知为何,在电梯里,他突然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赶紧一把推开他,说:“你喝多了吧!”

他也一脸尴尬,说:“以前习惯了,咱们俩不是好哥们儿吗?怕啥?”

04

在那之后,我有好几年没有再见过K。我也从银行出来了,进了一家金融投资公司。我比从前更忙,但得到的报酬也更多了。

人们总说付出就有回报,所以我一直在努力。

后来,我听说K的网吧倒闭了,但没有问具体是什么原因,只知道是因为经营管理不善导致。后来和K吃了一顿饭,我才知道,是因为他女朋友的爸爸做生意亏了,欠了很多钱,他把网吧的股权卖了,拿到的所有钱都给了她。

我问他:“你这节奏是要跟她厮守一辈子?”

他云淡风轻:“我和她在去年就已经分手了。”

我满脸惊恐:“那钱怎么办?”

“她断断续续还了一些,不过我也没打算找她要了。唉,毕竟爱过嘛。”他苦笑。

我完全不知道他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分手了还念着旧情干吗?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呢?当然我也没权去管他的事,从前我还会在他旁边念叨几句,毕竟那时候我们感情好,成天腻在一起。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这么久没见,各自都有了新的朋友和人生轨迹,我只能象征性地安慰他几句。

他这次要重新做一个项目,所以有些业务上的事向我咨询。他开始频繁地约我出来喝咖啡,还关心起我的个人生活,拐弯抹角地盘问我有没有发展新恋情。

在这几年里,我的确谈过几个男朋友,但最后都无疾而终了。

K问我是不是对爱情失望了,我摇摇头,说:“虽然爱情不待见我,但我从未想过放弃。”

他哈哈大笑,说:“你呀,就是嘴硬,我现在对爱情是麻木了,说真的,要是现在我们俩在一起,我都可以接受。”

我也跟着笑起来:“现在不觉得恶心了?”

05

我和K当然没有在一起,我们只是重新变得亲近,就像回到了大学时候。他在我家旁边租了房子,没事就往我家跑,过来蹭饭、蹭空调,偶尔还会邀我一起去旅游。

他的新项目进行得不错,赚了点小钱,请我去吃好的,说要感谢我对他的帮助。拿他的话说就是,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今天的他。

我不过是做了我工作上该做的事情,要说感谢,可能就是在他手头紧的时候,我将仅有的不多的积蓄都挪给了他。当时卷子提醒我说,要是他做不好亏了呢?你的钱可不就要不回来了。

我也不是没有过犹豫,但想起从前的那些时光,我不也是毫无所求地去帮助他吗?

卷子骂我傻,说我总做些无用功,明知道他不喜欢我,还一门心思地扑上去,为他拉客户,为他凑钱,为他打点一切。

我笑,我当然知道我傻,而这股傻劲从十几岁时就开始了。现在我已经快三十岁了,每次见到他,他只要朝我一笑,时光就像往回走了好多年,我远远地看着他站在风里笑的模样。

这么些年,我并没有一直陪在他身边,但只要听到他的消息,还是会忍不住多问几句。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从未放弃过吧。

前几天听到K说想和一个姑娘一起去北京,她漂亮又温柔,说想陪着他一辈子。我听得都要起鸡皮疙瘩了。出发之前,K给我发信息说: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人的一生会有很多人对你说,照顾好你自己,却没人说让我来照顾你。K也没有。

K,其实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事情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的,比如我喜欢你,就不会换来你的喜欢。

但我从未怪过你。

只是,你走了,我也要走了,要去爱别人了。你欠我的,余生和来生都不用还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