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月光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揽月光

文/许棠七

新浪微博|@许棠七呀(来自花火

这一夜,夜空暗淡,星辰不见,是她动了心,将月光揽到了身边。

作者有话说:我想青春痘一定是青春期逃避不了的话题,实不相瞒,从我读高中开始,痘痘便一直伴随着我,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青春痘或者皮肤这个问题都避之不及,并且暗暗自卑。所幸,我后来去了正规医院的皮肤科后,也就治疗好啦!所以,长青春痘的小朋友们,要相信,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哦!

(一)

黎染再次见到宋远辰,是在医院门诊。

天色暗了下来,夏季大雨忽至,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上,如同敲击着她的心脏。

宋远辰穿着白大褂坐在电脑桌前,面色淡然地接过病历本:“哪不舒服?”

对方寡淡的态度令她有些失望,她故作淡然地指了指自己的脸:“长了痘痘,想吃点调理内分泌的药。”

“长痘多久了?”他低眉问。

“这段时间长的,不过,读高中的时候长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近睡眠怎么样?”

“失眠。”

宋远辰忽而抬头端详她,小小的诊室里两人面面相觑,又见他起身凑近了些,她呼吸一滞,赫然可见他胸牌上笑容灿烂的照片。

他摸到一支笔坐了下来:“不用吃药,回去注意休息和饮食。”写完医嘱,他翻了翻病历本,在空白的姓名一栏,写下两个字——黎染。

这个举动似有意又似无意,她感到有些惊喜:“那你……”

“后面还有患者。”他低眉,按下呼叫铃。

他居然不认识她了?!她愣怔着,就被后面的患者给挤开了。眼前那人依旧淡然,她识趣地不再说话,悻悻地起身离开。

直到走到门诊大厅,她脑海中反复出现的都是宋远辰胸牌上的模样。那时他眉眼青涩,眼底涌动着一股朝气,哪像如今,掩上一层淡漠的黑影,与她也很疏离。

雨还没停,她对着暗沉的天空轻轻地叹了口气。

蓦地,一道黑影遮住她头顶暗淡的光线,来人已经换下白大褂,纯色系的衬衫迎风猎猎。她尚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就被他推搡着往雨中走去。

两人疾步跑在大雨中,直到上了车,黎染才清醒过来,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怒骂:“你疯了啊?!”

见她一脸怒气,宋远辰笑了:“还是这么可爱。”他钻到后座掏了条毛巾,竟自顾自地擦起了头发。

黎染难以置信地盯着他,这人态度忽冷忽热的,是演的哪一出?!

“你!”她气结,伸手去夺他手中的毛巾,“女士优先,你不知道吗?!”

手尚未抓住毛巾,就被起身的他迅速按在座椅上,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鼻尖,她顿时大气也不敢出。

岂料下一刻她被黑暗笼罩,一双大手拿着毛巾毫不温柔地蹂躏她的头发。

拿开毛巾,宋远辰看着她乱糟糟的头发,满意地扯出一丝笑意:“你在我面前能算女的吗?!”

他说着,还随手扯掉她眼角脱掉的假睫毛,睨了她一眼:“长痘还化妆?!”

黎染觉得简直要被这人气死了,拨弄着头发,瞪了他一眼:“宋远辰,你什么意思啊?!”

“我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想问,你是不是对我还有意思啊?”他略显无辜的样子。

柔和的灯光落在他的眼底,她无端地想起曾经那个眉眼璀璨的少年,也这样调侃过她。

(二)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五年前。

那是黎染最难过的一年。她莫名地患上与内分泌有关的疾病,仅仅一年的时间,发胖二十斤,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她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冒出成片的痘痘。

她变得敏感自卑,甚至在放学的时候也要等人群散尽,才慢吞吞地踏出校门。

甫一出来,她就被一个人拦在校门口,男生穿着蓝白色的校服,斜挎着书包,骑着小电驴拦在她的面前:“黎染?”

她细声问:“有事吗?”

他拍了拍后座:“上来,跟我回家。”

这话让人听了有歧义,她有些匪夷所思:“什么?”

见她一副傻傻的样子,宋远辰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你已经三天没找我爷爷拿药治病了,他老人家正惦记着你呢。”

黎染一听,转头就走,很快就被宋远辰拉住:“你还要不要治病了啊?!”

这句话显然戳中了她的痛处,她甩开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我有病关你什么事啊?!”

夕阳落尽,暗淡的光线中是少女倔强的背影。他没好气地低骂了一句,干脆将书包扔在车上,竟然冲过去一把拽住她的胳膊,连拖带扯地让她坐上了小电驴。

她落座的一刹那,小电驴因难以承受她的重量而摇摇欲坠,宋远辰双手稳稳地把住车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要是敢乱动的话,我就把你当肉垫。”

她那时哭笑不得地坐在车上,觉得这人简直可恶,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如今回想起以往的时光,宋远辰不自觉地嘴角轻扬,一边开着车,一边笑:“那你也得是块玉啊。”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毒舌,黎染瞪了他一眼,却见车子拐进一条深巷,他将车停稳:“走吧,下车。”

“去哪?”

“汗蒸馆。”他眉毛轻挑,打趣道,“可以减肥哦。”

沐浴完,两人钻进汗蒸房内,宋远辰倚案而坐,平白地说了一句:“你现在瘦了很多,我记得以前我还经常给你做药熏呢。”暗红色的灯光给他的眉眼铺上一层迷离的光线,这样的场景莫名有些暧昧。

黎染低下眉,还未开口,他便继续问:“所以,你现在还认为长胖是吃中药的原因吗?”

说起来,她当时的想法的确可笑。

她内分泌失调的那段时间,吃了很多药都没作用,一天天看着自己的身体膨胀起来,心底的自卑助长了埋怨,才会将这一切归咎于中药。

吃药毫无作用,她反而越长越胖。

她将母亲煮的药汤倒在地上,并愤怒地表示:“这东西压根就没用!”

所以,当时,宋远辰才会找到她,并将她“挟持”了过去,一路上以威胁的口吻说:“谁说我爷爷的药没用的?你可别砸了我家的招牌!”

那天,她被宋远辰口头教育了很久,他不断吹嘘着中医是如何博大精深,一定会治好她的病。她瞅着这人,若不是宋家门外的百年招牌挂着,她还真会把他当作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

她也是口直心快,坦白地一问:“要是治不好怎么办?”

“你就是我从医道路上的第一道坎,治不好你,我明年就不读医科大了!”宋远辰信誓旦旦地拍胸道。

(三)

之后,黎染才醒悟,敢情宋远辰是把她当作试验品了。

对于宋远辰,她早有耳闻。他是比她高两届的学长,中医世家出身,品学兼优,偏偏还长了一副好皮囊,是不少女同学暗地谈论的对象。

众人嘴里近乎神话的人物,没人会想到他会偷偷摸摸地去捅蜜蜂窝吧。

她那时被他连哄带骗地去了附近的明月谷,山路崎岖,两人围着树林转了许久。他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一棵二十米高的松树,蜿蜒的树枝上挂着一个蜜蜂窝。

天色渐晚,蜜蜂早早就归了巢。两人裹着大棉衣蹑手蹑脚地朝松树走去,待走近了,宋远辰便开始使眼色。

黎染了然,当即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闪闪发光的荧光棒,朝远处一扔,宋远辰瞬时用棍子捅向蜂窝。

蜂窝摇摇晃晃地掉落下来,黎染闭着眼钻入灌木丛里,藏了一会儿,却不见他的身影。

天色浓郁,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宋远辰早已不见踪影。

糟糕!他一定是被蜜蜂围攻了!

她心急如焚地撑起身体,索性一跺脚,裹着大棉衣冲入夜色:“宋远辰!我来救你了!”

她将大棉被往宋远辰的身上一盖,闭着眼等待着蜜蜂疯狂的攻击,有种视死如归的壮烈感。

可过了片刻,没有嗡嗡的蜜蜂声,耳边反倒响起一声嗤笑,宋远辰撑地而坐,好笑地指着不远处的蜂窝:“如我所料,是个老蜂窝。”

她这才明白:“你居然耍我?!”

他挑了挑眉:“不然,你真以为我会带你做这么危险的事?!”

刚刚的自己一定很滑稽,她简直快被气死了!

见黎染满脸怒气,这人反倒更开心了:“不过,刚刚你为了我舍身忘死,我好感动哦!”他微微上挑嘴角,这一刻天光聚敛,少年的眸中覆上一层迷离的光,俊逸的脸上略带戏谑的神色,顿时让黎染怒气全无,心神荡漾。

这该死的魅力!她暗暗地骂。

他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眨了眨眼:“黎染,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说着,他又站了起来,拾起掉落的老蜂窝,朝她抛了个媚眼,“虽然我长得帅气,又拥有有趣的灵魂,但你可不要轻易爱上我。”他言辞轻佻,含了几分嗤笑,喑哑的声音在黑夜中格外迷人。

她微微垂眸,一颗心骤然狂跳,嘴上却低骂了一句:“真是‘不要脸’。”

“我可以‘不要脸’,但你得要啊。”他忽而凑近了看,低笑,“不然,你脸上的星星点点可怎么办呀。”

男生眨着眼,将她满脸痘痕尽收眼底。虽是足够婉转的说辞,她的心却猛然一沉,她连忙转过头,生怕他的目光再多停留一秒。

这捅蜂窝的原因,也是宋远辰说要给她治脸上的痘印。

那段时间,她坚持用宋爷爷开的中药,脸上的痤疮渐渐好转,留下零星点点的痘印。宋远辰从宋爷爷手里的古籍中翻到一个药方,将山慈菇磨成粉,再把蜂窝熬制成水,搅在一起后涂抹在脸上,两个月后皮肤如刚剥壳的鸡蛋般光滑细嫩。

可她没想到,用了不过三天,脸上就大片大片地脱皮,一夜之间红血丝遍布,惨不忍睹。

她是哭着找去宋家的,见到她的样子,宋远辰吓得险些砸了手上的饭碗,含着饭、含混不清地大叫:“怎么成这样了?!”

黎染眼眶里的泪水瞬间决堤,哽咽着说:“宋远辰,我要是毁容了,我跟你没完!”

(四)

宋远辰的确是好意帮她。

只是,没有料到那本古籍是宋爷爷准备销毁的“假冒伪劣”产品,他却如获珍宝,也害惨了黎染——每天以口罩示人。

戴口罩的方法太过瞩目,有几次被老师上课点名询问缘故,就有同学在下面打趣:“她就是青春期营养过剩,长痘痘了呗!”

同学略带调侃的口吻,引来一阵嗤笑。她将头埋在书上,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

同桌悄悄碰了碰她的手,低声安慰:“没关系,过完青春期就好了。你可要忌口,别吃辣椒和糖。”

其实,黎染一直都很注重饮食。

她在百度上了解了所有要忌口的食物,不敢吃辣椒,也不敢吃含糖分高的食物,每天都清汤寡水的,可还是没用。她不会瘦,也还是会长痘。

她真的是压抑太久了,才会在那天自暴自弃般地买了好多垃圾食品,放学后,一个人跑到操场上大口大口地吃起了巧克力。

天色暗淡,一盏盏灯亮起,偌大的校园内只剩下她孤单的身影。她觉得自己糟糕极了,吃着吃着就哭了。

朦胧的夜色中,有人闻声赶来:“黎染!”月光落在少年的脸上,他带了些怒气,“我在校门口等你好久了,你却在这里胡吃海喝?!”

他坐到她的身边,翻了翻那堆零食:“还都是垃圾食品?!你的脸还想不想好了?!”

黎染本就不痛快,听着他质问的口吻,这会儿更恼了:“还不是因为你?!”

灯光疏影落在她的眼底,含了几分委屈,又带了几分恼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这种病怎么就让我给摊上了?!”

她不止一次抱怨过,明明她也可以拥有玲珑的身段,白皙的皮肤,在最美好的年纪拥有最美好的面孔,怎么偏偏就是她呢?!

她自卑得连镜子都不敢照,甚至还平白无故地嫉妒每一个拥有完好无瑕的皮肤的人。

“你知道中药有多苦吗?你知道我有多自卑吗?每次照镜子,我都觉得自己恶心!”将满腔郁结吐露出来,眼底酸涩的泪水也汹涌落下,她低垂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脆弱而又孤独。

原来,她心底有那么多隐秘啊。

女生隐隐的啜泣声,悄无声息地扣动了他的心弦,只是忽然,他伸出手将她的头摁到胸前,郑重而又虔诚地开口:“我会让你变好的。”

她的身体明显一僵,含着泪水望着他,月光落在他的眼眸里,仿若神明赐的光芒。

第二天,宋远辰就抱了一堆药材去她家,说要给她做药熏。

黎染原本是拒绝的,他便连忙解释:“这次是我爷爷亲自开的药方,真不骗你。”而为了让黎染放心,他当场就洗了把脸,将草药碾碎涂在脸上:“你看,保准没问题!”

她望着他满脸草叶污渍的模样,不自觉地笑弯了眼。

所谓的药熏,就是将中草药点燃,贴近皮肤熏蒸。而宋远辰为了赎罪,每次都会亲手给她药熏。

初夏的夜晚,两人坐在院子内,宋远辰将药材点燃,她闭上眼,叹道:“我的脸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他拿着药材上上下下地熏着,故作沉吟:“也许明天,也许明年,也许一辈子。”

这分明是他随口一说,她却当了真:“要丑一辈子啊。”她便埋怨起他来,“你这个庸医,害得我更丑了!”

他瞪了她一眼:“瞎说!我以后可是妙手回春的良医。”谈及这个,他仿佛对未来有了憧憬。

“我也没什么太大的理想,只希望以后能成为一名良医,治病救人,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一家三口,有猫有狗就足够了。”手中的药材熏落了一地灰,他拍了拍手,“所以,你以后想做什么?”

凉夜清风,月光映在他眼底熠熠生辉,她躲闪似的不去看他的灼灼目光:“我想要摘月亮。”

噗!他当即就乐了,伸出食指弹了弹她的额头:“你几岁啊?”

她瞪了他一眼,捂住额头,望向天空,叹了口气:看来只有月亮明白我的心了。

(五)

显然,月亮也不懂她的心。不然,怎么这么快,宋远辰的目光就落到另一个女孩子的身上了呢?!

她是偶然撞见的,放学的路上,宋远辰用惯用的伎俩守株待兔,逮到了那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

两人相谈甚欢,隔着很远都能看到他喜上眉梢的样子。他还朝她打招呼,女生转过头来,有着一张姣好的面孔,两人并肩而立,仿若璧人。她心头莫名涌上一股酸意,干脆直接无视了他。

她整整一个月没理宋远辰。

直到那次他亲自跑来教室找她,俊逸的少年倚靠在走廊边不满地道:“居然这么久不来找我?!”

“你不也没找我吗?!”她冷着脸反问。

他便笑了:“最近我在帮爷爷给舒雯治病呢。”说着,他迈开脚步走过来,“走吧,跟我去郊外采草药去。”

舒雯就是那个女孩子,在路上听闻他是为了给舒雯治病而来摘草药时,黎染黑了脸:“给她治病,你就带她来采药啊,干吗拉上我。”

宋远辰正低头采草药,脱口而出:“她比你瘦弱多了,哪能爬这么高的山啊。”

显然“瘦弱”两个字刺痛了黎染,她肉乎乎的手臂赫然僵住,随后将装着草药的袋子扔向他:“敢情我就活该跟你来受苦喽?!”

说完,她便朝山下冲去。宋远辰也不知道哪里惹怒了她,拎起袋子跟在后面大喊:“你这没良心的!”

盛夏的空气炙热难耐,山路边的花草蔫了一片,她伸手抹了一把汗,脸上的触感令她更加难受了。她狠狠地跺了跺脚:“我以后再理你,我就肥十斤!”

山风吹过,吹落了眼底的泪。那时的她也不明白,为何偏偏他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彻底撼动她的自卑呢。

之后,她反倒瘦了十斤,也许是那段时间身体好转,又或许是茶饭不思的原因。

好几次在食堂撞上宋远辰跟舒雯成双入对地出现,她耳边的传言也不曾消停。

“他们俩关系匪浅啊。”

“俊男靓女也算是一道风景线了。”一旁的同学瞟向宋远辰和舒雯的方向。

“黎染,你不是跟学长关系好吗,快点透露点八卦!”

刺耳的言语传来,黎染攥紧手中的筷子,面色铁青:“我跟他不熟。”她只是觉得眼前的饭菜味同嚼蜡,不远处的一对身影格外刺眼。

她低头望了望自己粗粗的胳膊,竟有些嫉妒舒雯了。

(六)

“所以,你这次要求婚的对象是舒雯吗?”走出汗蒸馆,在回去的车上,黎染总算问出了存在心中许久的疑惑。

夜色微浓,霓虹灯光落在他的唇边,绽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是选择学医吗?”

黎染滞住,赫然想起那个夜晚,困倦的她被一个电话吵醒,少年在那边虚弱地说:“你能来看看我吗?”

她那一刻慌了神,木木地问:“你怎么了?”

盛夏的夜,暴雨倾盆,窗外忽而一个炸雷响起,信号中断,那头的声线荡然全无。

她猛然从床上爬起,一边换鞋子,一边拨电话。很快,有人接起电话,手机那头传来清脆的女声:“喂,黎染吗?”

“这么晚了,外面还在下暴雨,你出去干吗?”母亲突然站在卧室门口质问道。

她一时慌乱地挂断手机:“没事了。”转身将灯熄灭,她走进了房间。

那夜暴雨未曾停歇,她心中的思绪百转千回,彻夜未眠。

直到第二日,到了学校,她才从同学口中得知:“你们知道吗?高三那个宋远辰喝中药,差点过敏死了!”

黎染心下一惊,手中的书摇摇欲坠。

她赶到医院时,幸好宋远辰已无大碍。通过宋爷爷的描述,她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宋远辰对中药易过敏,这次是很严重的休克。

“开药方是要详细辩证,四诊合参,若辩证错误,选择的药性与病症恰好相反,用药不当就容易造成严重的后果。”

“这两天我不在家,这家伙急着给那女孩子治病,就拿着药方自己先试了。”末了,宋爷爷一声长叹,“他是太心急了。”

他居然能为了舒雯,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呀。她微微低眉,心底有些酸涩,又似乎彻底了然了什么。

她望向宋远辰,他满脸疲惫地坐在那里,全然没了往日朝气蓬勃的样子。她忽而想起事发的那夜,他在电话那头无望的声音,心头蓦地涌上一缕难过:“宋远辰。”

他缓缓抬头,面色平静:“你来了?”

像是在质问她昨晚为什么没有过来,她自觉愧疚,也不知该怎么回话。

恰巧此时有人提着保温盒走过来:“远辰,你看,我让我妈妈熬了粥给你喝。”

来人穿着一身长裙,眉眼盈盈,语气亲昵。

见到黎染,舒雯似有些诧异:“黎染,你总算来了呀,那时,我接到你的电话,想要你来看看远辰,你就挂断了,后来怎么都打不通呢。”

气氛骤然冷却,她紧张地看了看宋远辰,却见他无所谓地说:“今天不是来了吗。”语气冷淡,多了几分疏离,似对她的到来也无所谓了。

她一时有些难受,却又不知该怎么辩解了。

(七)

也是几年后,黎染才能洞悉那时的心境。

十六岁的黎染一定是自卑的,哪怕当时她已经瘦了点,变得好看了点,可站在宋远辰的身边还是会自惭形秽。所以,舒雯的出现,打破了她的幻想,甚至加重了她的自卑。

她的娇弱、美丽,她对宋远辰的体贴、温柔,都是她难以比拟的,所以,那夜得知电话那头的舒雯早早地陪伴在他的身边时,她怯弱了。

那夜她反复回想的是,初夏的傍晚,少年虔诚地对她说:“我会让你变好的。”

可她还没有变好呢,他便另择他人了。

她眼里忽而涌上一股温热,将头埋进被窝:“宋远辰这个大骗子!”

显然,舒雯在他的心底分量不浅,不然,也不会因为她的一句话,他还是选择学医了。

临近离别的季节,她最后一次去宋家诊所拿药,甫一进去,就看见宋远辰在整理药材。

不过短短一段时间,少年的眉眼就多了几分成熟,她望着他进进出出的身影,说:“我现在感觉好些了。”

他抬眉,认真地看了她两眼:“嗯,是没长痘痘了。”

“这样,我的使命也完成了。”

“使命?”她疑惑。

“是啊,你和舒雯都是我的使命。”他一边抓药,一边说,“其实,一开始我父亲就不赞同我考医科大学。”他父亲对医学毫无兴趣,再加上他又对中药易过敏,便更加反对了。

他有些无奈地笑:“可笑吧?想要继承老一辈的衣钵,却天生是过敏体质。”

他不愿意放弃这传承百年治病救人的医术,便求着爷爷说要学医。

“爷爷只是说要我自己考虑好,也在这段时间给了我一个考验。”

原来,她和舒雯都是他的考验,考验他是否有耐心学习下去,是否能克服种种难以克服的困难。

如他当初所说,黎染的确是他求医路上的第一道坎。为了展现他的仁心与恒心,他才会主动找上像黎染这种不愿意治病的人。

“让她们相信医者,是一种能力。这是爷爷对我说的话。”

难怪他会找到她,也难怪他还会去找舒雯。

“可是,发生那件事后,我也不确定该不该学医了。”他将中药打包递到她的手上,或许他难以克服的是生理上的困难。

药包沉甸甸的,连带着她的心也沉了下去,她是他的考验之一。可舒雯之于他终归是特殊一些的,特殊到恨不得以身犯险,那么,曾经他对她的鼓舞与温柔也不过是考验的馈赠啊。

别扭的心情令她有些恍惚。她几乎鬼使神差般地问了一句:“舒雯怎么看呢?”

他愣了愣:“她劝我坚持学医。”

只是忽然地,她给了他一个拥抱,并轻轻在他的耳边说了句:“那你一定要加油呀。”

女生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少年好看的喉结微微蠕动,轻轻地嗯了一声。

(八)

她是听闻过,他还是学了医,并且与舒雯去了同一座城市读书。

也是在那天,她才醒悟,电视里放着一部老电影,周星驰在里面说:“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这妖怪来反对?!”

而她不就是那个嫉妒成性的妖怪吗?!她翻看着他的朋友圈,赫然一滴泪砸到屏幕上,也算是断了念想。

后来,他们也是断断续续地联系着,更多的只是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再后来的某天,他偶然得知她婚礼督导师的身份,便邀请她过来设计一场求婚仪式。

她也不知怎么就失了态,贸然地找到医院来见他,或许更多的是想来问他一个问题。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黎染赤脚从床上爬起来,望向窗外,像极了她傻坐在宋家诊所的那个雨夜。

一股浓厚的孤独感涌来,她急需找到一个突破口,莫名地,就拨通了宋远辰的手机。

电话很快接通,她的呼吸蓦地沉重了:“宋远辰,我很想问你。那时你是不是介意我没有立马赶去医院陪你?”

沉默片刻,对方才说:“我是介意的。”

“我介意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来,或许是因为我无关紧要吧。”当时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急切想要黎染出现,希望她在那个时刻能给予他一点力量。

“其实那晚我去过了。”她急了,急于将真实的过往倾倒出来。

那夜,她回到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还是去了宋家诊所一趟。黑漆漆的雨夜,她站在被砸得稀烂的诊所门口,无助与担心统统袭来,泪水淌了满脸。

是舒雯撒了谎,明明是宋远辰的电话打不通,却轻而易举地用几句言辞离间了他们。

那时的黎染太年轻了,她不知该如何解释,青春期的自卑助长了她的怯弱,她的触角还太柔软,不懂得该如何怼回去。

“我去了你家诊所,却找不到你……”如今,她总算将过往说了出来。

他忽而笑了:“黎染,我很高兴,也不枉当初我为你而试药犯险了。”

窗外雨声淅沥,最后一句话猛然勒住她的心脏,她满心震惊:“你爷爷不是说你是为了舒雯吗?”

暗淡的夜色中响起一道惊雷,劈破了久藏多年的壁垒。回忆里的一帧帧画面扑面而来,宋远辰脑海中霎时定格在了某个节点,他觉得,他有太多的情绪需要解释给她听。

(九)

黎染其实有认真想过,为什么会对宋远辰心动。

或许,是他身上的少年意气吧,哪怕如今已成年,他也没有丢失这份意气——他竟在雷雨交加的深夜,不管不顾地奔赴而来。

敲门声急促,她赤脚走出卧室,开门看见的是一张湿漉漉的脸。他微微一笑:“不打算让我进去吗?”

她错愕,让了一步。

此刻已是凌晨两点,两人却毫无睡意。宋远辰擦着头发,蓦地说了一句:“我没想到你还会解释给我听。

“更没想到,我多年所介怀的,竟是一场误会。”

将往事铺开,在他试药的那个夜晚,麻木感蔓延至四肢,他面色苍白地跪在地上,被恰巧来抓药的舒雯撞见,并送去了医院。

他被推入急诊的那一刻,拨通了黎染的电话,信号中断后,手机被舒雯拿了过去。

“是舒雯通知了爷爷,爷爷便也误会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其实是为了黎染试药的:“那时是想给你调理内分泌,让你早点瘦下来。”

那时他没说,她也没多问。

当时的宋远辰认定了自己于她无关紧要,心底泛着酸,哪里还会告知她自己的一片心意?!

久埋心底的介怀,总算在如今烟消云散。

认真想想,她早该猜出端倪。早在当初,少年为了哄她用药熏,甘愿将草药碾碎涂在脸上以示证明,又何尝不是显露心意?!

就像如今,他因这个误会而深夜奔赴过来。

只是——

“又能怎样呢?你连求婚对象都有了。”她垂下眸,长长的睫毛落下一小片阴影,语气中多的是无奈。

窗外雨声消停,屋里有些沉闷,他忽而起身打开窗户,望着漆黑的天空:“今晚没有月亮。”

什么?她赫然抬眸,撞见的是他含笑的眼:“这句话的奥秘,我前不久才得知。”

宋远辰暗暗关注了黎染微博多年,不经意地一瞥,才发现了那段话:“可是月亮奔我而来的话,那还算什么月亮。我不要。我要让它永远清冷皎洁,永远都在天穹高悬。我会变得足够好,直到能触碰它。”

那一刻,他的欣喜溢于言表,记忆定格在初夏的夜,女生怅然地望着天空:“我想要摘月亮。”

他早该明白的,明白她的怯弱与不安,明白她那颗暗藏情愫的心。

或许,这一切还不晚。

“压根没有所谓的求婚对象,都是我编造的。”他渐渐朝她走来,“你说你不要奔来的月亮,我就只好想方设法地让你来了。”

像是一场赌博,他赌她是否会来,赌他们之间是否还会有心动的感觉,所以才会故弄玄虚。

夜色沉寂,周遭仿佛只剩下彼此。黎染很久才反应过来:“所以,这都是你故意骗我的?”

这些时间,她不是没有难过的。她以为多年的感情还是不了了之,她还以为自己会笑着祝福喜欢过的男孩子,她还以为自己一定能坦然面对。

可当真正面对他的一刹那,她才明白,情难自禁。

她总算能真正吐露内心的秘密:“其实,我那时的顾虑不仅仅是那一点点自卑。”

也许宋远辰无论如何也不会明白一个少女的内心吧。当他在说出自己的憧憬时,黎染是有些难过的。

“假如我变得不够好的话,我想我也不愿意成为你心爱的女孩的,更不会妄想与你共度一生了。”她不仅有她的谨慎与自卑,还有她的高傲与矜持。

所以,当宋远辰说出自己简单的愿望时,她便只能暗暗地抑制疯长的情愫。年轻时的爱情有多美好呢,美好到只要轻轻一闭眼,就想与你度过一生。

“好在我都变好了,而我,也想与你度过一生。”她一字一句,坚定如磐石。

他喜上眉梢,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轻轻地问:“那你想好要摘我了吗?”

“已经落在我的心底了。”

这一夜,夜空暗淡,星辰不见,是她动了心,将月光揽到了身边。

编辑/张美丽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