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风铃 | 世界上最浪漫的三个字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青春风铃 | 世界上最浪漫的三个字

文/鱼子酱

1

我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张青山,平时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怼我,所以,我叫他“张怼怼”。

对此他倒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我跟他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至于多小……我妈说,那个时候张怼怼鼻涕流出来都还不知道往里吸,虽然形容得有点恶心,但的确,我们就是从那个时候认识的。

一见面就会吵,即便是在话都还说不明白的时候。

因为我妈跟他妈是大学的同学,在大学期间她们还喜欢过同一个学长,所以感情的话,应该算是……很好的吧!

“初一,我看你们还是别在一起了,这天底下男人那么多,你不应该在他们家的那颗歪脖子树上吊死。”罗女士第一千零八回苦口婆心地劝我。

“这可不像是一个当妈的人说的话啊”我正在画着线稿,男主角屁股那里的线条老是描不好,不免让我有些心浮气躁。

“我是不想你以后嫁到他们家被欺负……”罗女士嗑着瓜子,边看婆媳大片边瞄这个她嘴里没出息的我,“青山他妈妈强势着呢,以后的婆媳关系,肯定处不好。”

我把手里的笔一丢,放弃这个翘臀的勾勒:“你别把你们大学期间的矛盾转移到我们身上,好吧?我和青山感情好着呢!”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张怼怼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夏初一,你还是不要吃晚饭了,看你肥的那样儿,出门都该卡门框里了。

我深吸一口气,发了一条咆哮式的语音消息过去——

老娘乐意胖,我就是走唐朝风了怎么着?你以为我像你啊?光吃不长,浪费粮食!还有,我家门宽着呢!

可能是声音有点大吧?罗女士被吓得瓜子都撒了一地,我“嘿嘿”地笑了两声,解释道:“真正的爱情,就是两个人饶有兴致地吵吵闹闹,然后……”我白眼一翻,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我的语言,“到老了的时候,吵不动了,就能相互依偎了……”

“你不是从不看狗血爱情剧的吗?”

看来,罗女士对我这番言论表示怀疑。

身边的朋友都很羡慕我有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特别是在“爱情这东西像鬼”一样的年代,能有段打打闹闹感情却依然稳固的爱情,说什么“我的年少有你,而你的青春有我”之类的煽情感言,是件极其难得的事情。

“初一,你今年该有26岁了吧?”同事阿蒙问道。

我还在勾勒男主角的屁股轮廓,含糊不清地应了声:“是啊!”

“那你们还不打算结婚啊?”

“不知道啊,才刚吵完架,这几天在冷战呢!”

“又吵了啊?因为什么吵呢?”

我抬起头,笔杵着下巴,想了想:“没因为什么,经常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争吵。”

“照理说,你们这二十几年的相处下来,应该找不到什么话题了吧?而且你们已经把婚后的七年之痒都过在了婚前,照我说啊,事业稳定的时候,爱情也该有个栖息地了才对……”

“管他呢,顺其自然吧!”

虽然表面上说得轻松,但我才不会告诉阿蒙,我和张怼怼这一次吵架就是因为提及了婚姻,而且也是我们认识以来,吵得最不可开交的一次。每次吵架口头禅都不离“分手”二字的我,这一次,虽然一次都没说过,但我却第一次感觉,我们这次可能真的完蛋了。

周边的人除了罗女士外无不羡慕我这段感情,所以,吵架那天,我不敢告诉任何人,独自去喝了酒,醉了后给我妈打电话“报喜”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罗女士在电话听筒里久久没说话,最后冒了一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国演义》里写的……”

哈哈,罗女士真逗,平时看婆媳大片的人居然也看上了《三国演义》。

2

我和张怼怼是从什么时候把友情变质成爱情的呢?

应该是高考毕业的那年吧?

我去读了美院,而他去读了理工大,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我们,面临了第一次的分离,而且隔得还不是一般的远。

起初我俩可能都没什么感觉,但有一天,张怼怼给我打来电话说:“夏初一,大学里没有了我张青山欺负你,是不是特别的无聊啊?”

当时我鼻子突然一酸,但依然不动声色地回道:“张怼怼,理工大的女生可没我这么好欺负吧?”

两人突然就在电话里笑了起来。他说他那边下了好厚的雪,比我人都高;我说我们美院里的全是帅哥,各个都是流川枫。他又说他吃不惯那边的东西;我回答说我们美院的老教授头顶好像更秃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前言不搭后语,却聊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最后张怼怼说:“夏初一,过年来我家吃肉吧?”我说:“才不吃你家的肉呢,免得又说我胖。”

张怼怼沉默了一阵,说:“吃了我家的肉,就是我家的人了。”

我鼻子一酸,玩笑道:“张青山,你胆子大了啊,居然敢撩小姐姐了!”

“我明明比你大几个月……”

“这么熟下得去手吗?”

“不如试试?”

我不得不承认,走出大山的张怼怼,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我明明记得,他昨天还玩的一身泥被他妈指着鼻子骂呢!

暧昧前期,我们俩只能通过电话以解相思之苦。以前说话时,总是三两句不对就开始互怼,但现在不会,因为我们长大了啊,已经不是一起坐幼儿园校车去上学的单纯年纪了。

“初一,你说接,接吻会是什么感觉啊?”

我老脸一红,紧张得差点咬到舌头,这可是我们俩之间第一次触及“敏感话题”。

“可能就跟吃肉的感觉一样吧?”

隔着听筒,我似乎听到了张怼怼在电话那边咽口水的声音。

“张青山,你不准给我想象啊……”

“夏初一,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吃肉吧!”

“你想得美!”

我火速挂断了电话。我还要保持身材呢!不要动不动就给我提“吃肉”的话题。

本来感觉时间过得挺慢的,可是一转眼就到过年了。要在平时,我早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张怼怼家吃他妈包的饺子了,可今年,却?了。

满脑子都在回想他的那两句话——“吃了我家的肉,就是我家的人了”,“夏初一,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吃肉吧”。

虽然几个月没见,对他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想念,可友情变质后,再面对面时,真的是说不出的尴尬。

“妈,你这饺子里包的什么馅儿啊?”

“榴莲……”

“那这个一粒一粒的又是什么?”

“瓜子仁……”

罗女士,我看你是疯了,居然敢对你的亲生女儿下黑手。

正当我在厕所奋力的抠着喉咙催吐的时候,我爸突然来了句:“初一,青山过来了。”

我心里一“咯噔”,刚才恶心的感觉瞬间消散了,连忙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

因为没睡好,我的眼睛有点肿,还有些黑眼圈,嘴皮有些干,皮肤有些糙,发型还有点乱。天啦,我以前都是这副死样子跟张怼怼见面的吗?!

可能是觉得我待在厕所的时间太长了,张怼怼直接朝里面走了过来,我连忙把门关上反锁,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夏初一,你躲在里面干什么啊?”

“张怼怼,你明天再来我家吧!”

“可是我现在就想见你啊!”

“可我现在没脸见你!”

门外沉默了一阵后,张怼怼放弃了,他拍了拍手,说了句:“那好,明天再见。”

见门外没了动静,我信以为真,打开门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张怼怼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把我整个人圈在了厕所的角落。

壁咚!

“张怼怼,你是不是觉得我爸妈太不把你当你外人了?”

“夏初一!”张怼怼特别讨厌地捏了捏我的脸,“我发现我可能真的喜欢你这种丑萌丑萌的女人。”

“你说谁……”

话还没说完,张怼怼就啃了我……嗯,的嘴。而又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扬长而去了。

“青山啊,今天就留在我家一起守岁吧?”客厅里传来我爸的声音。

“不了,叔叔,还没到时候呢!”

还没等我爸问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张怼怼就落荒而逃了。

看来,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红着脸舔了舔唇,还没到12点,心里就不自觉地放起了烟花。

这就是我们的初吻,虽然生涩且笨拙,偷偷摸摸的,还有点在像做坏事的样子,但依然五彩绚烂,每每回想起,还是会让人心花怒放。

3

寒假在一起一个多月后,张怼怼又去那下的雪比我还高的城市读书了,我们第一次尝试了热恋情侣间的分别之苦,我让他买了两张票,本来是打算陪他坐五个站后再返回来,结果却因为人太多,把我们俩给挤散了。

当时我的包全让他拿着,联系不上彼此的感觉,就像隔了整个太平洋。

火车走了,人群散了,在我绝望得想出站的时候,张怼怼突然在后面叫住了我。

他满头是汗,估计是找我给累的,气喘吁吁得像是刚跑完百米冲刺。

这天的阳光很是明媚,明明小时候吃的东西都差不多,他却比我高了整整一个半头,皮肤也白,微微皱起眉头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

“对不起,害你错过了火车。”我以为他生气了,所以走到他跟前道了歉。

“夏初一,你出门是没带脑子吗?”

他声音很大,我被吓得肩膀一耸,虽然平时他怼我的时候,我总有话回过去,但要是我有错在先,便没了回击的勇气。

“这么大个人,居然还能在火车站走丢,你记不住我的电话号码吗?不知道向别人借手机给我打电话吗?连小朋友都知道走丢了找警察叔叔,你不会吗?”

从小到大,他从没有这么跟我说过话,这“家长式”的语气让我倍感委屈,眼泪瞬间便“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初一……”他的声音一下子温柔了许多。

“嗯?”我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只希望他接下来不会抬手打我。

“哎哟……”他放下手里的行李,眼神温柔得如一汪清泉,用手指擦了擦我眼角的泪,“还真是丑萌丑萌的,看得我心都要化了。”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乱跑了……”

张怼怼把我拉进怀里,摸了摸我的头:“对不起,刚刚对你说话声音太大了,我是被吓着了,最近人贩子那么猖獗,我是怕你被别人给骗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连小孩子都不如。”说到这里,张怼怼把我抱得更紧了,沉默了几秒后,低沉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早知道没了我你什么都不行,我就不会跑那么远去上学了。”

虽然是句否定我人格的话,但我心里还是忍不住地一暖,突然就想感慨,“啊,家有男神初长成,幸亏肥水没流外人田啊!”

第二年春节,也是我跟张怼怼在一起两年的时候,我被我爸叫去厨房帮忙,说是帮忙,其实是要我去监督,什么榴莲瓜子仁馅儿的饺子,我跟我爸都不太想尝试了。

等我们把菜全都端上桌子后,来客了,张怼怼居然带着他的父母过来了。

我们两家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团年饭的时候坐成一桌。我眼神示意张怼怼,问他怎么回事,张怼怼冲我一笑,好像在说,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罗女士突然开口问张怼怼:“青山啊,阿姨听说你交了女朋友,怎么样,漂不漂亮啊,是你们学校的女同学吗?”

张怼怼放下碗筷,朝我看了一眼,看得我心虚地往回一缩。

“不算漂亮,还有点胖,不过很可爱,是……”

我怕他一下子说出我的名字,连忙夹了一个虾放进他碗里:“吃虾吃虾……”

这时,张怼怼的妈妈说话了:“我很早就跟我儿子说了,找女朋友啊,首先要高。因为他个子本来就高,找得太矮的话,以后小孩子的基因就会受到影响。漂不漂亮倒是其次,但最起码要有气质。最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好的专业,以后就能找一份好的工作,我可不想我们青山以后一个人养家太累……”

我嘴里嚼着肉丸子,附和着连连点头。

“我觉得初一的专业也挺不错的。”张怼怼剥了一个虾放进了我的碗里,“以后成为了画触大师,说不定我还要靠她养着呢!”

这话一出,桌上所有人都吓着了,罗女士正准备舀汤的动作僵住了,我爸一不小心把杯子里剩下的白酒全干了,而张怼怼的父母,跟见了鬼似的看着我。

我呢,被肉丸子给呛着了。

全程最淡定的,就要属张怼怼了,他拿着纸巾,帮我擦嘴时一脸的温柔:“初一,我们不用私奔了。”

这话一出,我咳得更厉害了。连忙摆手跟我爸妈解释:“不,不是这样的,你们别听他乱说。”

谁知这厮根本不知道收敛,他一脸诚恳地看着罗女士:“阿姨,您别骂初一,是我先主动的。谢谢您把初一生得这么可爱,我以后会好好对她的。”说完,还从包里拿出了两个大红包。

在一起一年后,我们就一直在想,怎么跟彼此的父母讲我们现在的关系,毕竟两家人都这么熟了,再说我妈跟他妈的关系……

“张怼怼,不如我们私奔吧?”我当时是这么说的。

“往哪儿奔啊?”张怼怼把身上的钱全部摸出来,“只够打个车啊……”

看我有些丧气的样子,他摸了摸我的头,笑了笑:“没事,交给我就行。”

当时,我只当他安慰我说说而已,没想到,却来了个突袭。

后来我问张怼怼,是不是把自己下学期的学费当红包给我爸妈了。张怼怼说,自从有了我后,他已经尽量在独立了,因为以后要拖家带口了。

4

以张怼怼的品性和外貌,要是说没有其他女孩子喜欢他,就太不正常了。

我记得有一次,因为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好奇心,我悄悄地潜伏进了他们的大学同学群,平时也不说话,没事的时候就去里面窥屏。

在一个阳光的午后,我吃饱了有些撑,准备回宿舍睡个觉的时候,群里突然有个女同学跟张怼怼告白了。

消息是这样编辑的——张青山,说好了要对我负责,居然给我闹失踪?

我去,这说话的语气之骄横,都快赶上我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里顿时便炸开了锅,连最需要冷静的我也忍不住 了他——张青山,你上次才对我说要对我负责,怎么这么快就找上别人了?

发这句话过去的我,可能是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虽然有过类似张怼怼劈腿别人的想法,每次却都止步于“以我对张怼怼的了解,不可能会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所以,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时,对我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我没有再去看群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而是躺到了床上盖着被子闷头大睡。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是被痛醒的,因为吃太多不消化胃痛了。

一看手机,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张怼怼居然没有打电话来解释劈腿事件。我一气之下,发了一条语音信息过去——张怼怼,我已经在医院奄奄一息了,你以后就跟你的小师妹双宿双飞吧!

说完,我便关掉手机,慢悠悠地捂着肚子扶着墙,去了校医室拿药。

我不记得当时是几点了,我只知道回来后我已经睡了,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张怼怼站在我们女生宿舍楼外面,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我的名字。

我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站在窗口揉了揉眼睛后又回去睡了。他好像是看到我了,直接就冲到了我们寝室,一路上全是女生的尖叫,可他却像是疯了一样不管不顾。

“你不是要死了吗?”他怒气冲冲道。

我睡得迷迷糊糊,看着淋成落汤鸡的他,反口道:“怎么?我没死你很失望啊?”

“我看了你的信息,立马坐飞机赶过来,还去医院找了你一下午,结果你就告诉我,是开玩笑是吧?”

“你都要跟别人好了,还管我什么死活啊?”

他沉默了几秒,捏紧了拳头:“如果我们两个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么一开始,我们就不该在一起。”

说完,他走了,没有回过一次头。

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不远千里的,坐着飞机,哪怕是闯进女生宿舍,也要吵的架。

冷战了差不多一个月后,我们和好了,因为“劈腿”那件事,本身就是我的误会。至于那个女同学所说的负责,只是他们网球社的社团活动,张怼怼答应了要教她打网球,结果最后忘记了。

有错在先的我,自然是想方设法地去道歉和解了啊。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没钱打飞的,只好买了张火车票,坐了两夜三天,去到那个大雪就能把我埋了的城市负荆请罪。

为了以表示我的忏悔之心,这一个月我差不多瘦了10斤,成功脱离了微胖界,而且用“亚洲三大邪术”之一的化妆术把自己化得跟范冰冰似的美了。

张怼怼看到我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掉了。

他说:“夏初一,你受什么刺激了?”

我说:“可不就是受了失恋的刺激了吗?”

他又问:“你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脸皮薄,就说找了新男友,也是这个学校的。

一说出来,就立马后悔了,我辛辛苦苦排练了好几天的道歉台词全白搭了。

他又问我对方叫什么名字。

我瞎诌,说是网上认识的,绰号“天王盖地虎”。

张怼怼丢下一句:“夏初一,你就作吧你!”

要问接下来的剧情如何发展了,其实就跟你们猜的差不多。

张怼怼说,我一说谎,手指头就会忍不住这里抠一抠那里抠一抠,他在八岁的时候就总结出来了。

一个女孩儿不远千里,在火车上吃着泡面,反复地确认自己是不是坐错了车,周围的人,左看像小偷右看像人贩子。这个一路上胆战心惊得觉都睡不好的疑心鬼,能丝毫无损地站在他面前,他所有的气便都没了。

张怼怼当初是这么跟我说的,就是不知道他说的这个女孩儿到底是谁。

“夏初一,你还是不要减肥了,很没有手感。”

“张怼怼,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他可能是怕我这朵花太美,被别人给挖墙脚了吧?

可是我虽然外表看起来意志力不坚强,但我从没有想过要喜欢别人。

“我也是。”

我诧异地看着他。我去!这人已经神到可以读取我的心了吗?

经过这次事件后,我跟张怼怼之间就再也没出现过第三者了。

就因为我上次在群里发的那条消息,让张怼怼成功地戴上了“坏男人”的“光环”,而我,奇了怪了,大学四年,居然都没人追过我。

那些暗恋我的人,你们是不是也太沉得住气了?

5

因为在同一个城市工作,而且我们公司离张怼怼上班的地方也很近,所以为了节省房租,我们俩住在了一起。

两房,平时我们俩一起睡在主卧的大床上,每次吵架后,张怼怼就会去书房的小床将就,而这一次,他似乎不愿意将就了,收拾了几件衣服便离家出走了。冷战的这几天,他甚至一个微信电话都没有。

照我们俩这种谁都不愿意给对方台阶下的性格,和好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短则几天,长的话说不定就是一辈子。

因为一个人,所以我也懒得煮饭烧菜,记得橱柜里还有一包泡面,便拿出来煮。

而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我心想着,是不是某些人沉不住气回来道歉了,可开门一看,却不是他。

来人是张怼怼公司的同事,说是之前打电话给他要资料,整理好后却联系不上他,所以便亲自送了过来。

我连忙道谢,接过厚厚的文件夹,连忙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这是公事,所以,主动联系他,不能算妥协。

等待了差不多五分钟,手机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复,我挑着碗里的泡面,开始有些食不知味。

刚才那位同事说,资料很急,我虽然及时地通知了他,可是他可能在忙没看到,所以,还是给他送过去吧!虽然有些麻烦,但我一向是公私分明的人。

嗯,对,这也不算是妥协。

于是,本来饥肠辘辘恨不得把泡面汤都一饮而尽的我,抱上厚厚的文件夹便出门啦!

虽然张怼怼从来没跟我说过他现在住在哪里,但是以我对他深入的了解,简直都不用想。我招了个车,跟司机师傅说了目的地,并嘱咐越快越好。

司机师傅瞥了眼我怀里的东西,佩服道:“小姑娘很努力呀,这么晚了还加班。”

我笑了笑,心里突然就暖了。虽然张怼怼嘴巴里确实没说过一句好话,但他工作起来有时候真的是很拼命,照他的话说,“要多赚点钱,才能让夏初一保持这圆圆滚滚的身材,毕竟是吃了二十几年才长成这样的,掉肉了多可惜。”

屁呢!说这话也不害臊!

我突然就想起了,我跟张怼怼这次吵架的事。

“怼怼,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求婚啊?”

“再过几年吧!”

“再过几年我就三十多岁了!”

“你这娃娃脸,就算三十多岁,看起来也是小孩子。”

“我不小了。”

“对对对,不小了,哪都大,行了吧?”

“张怼怼,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想过跟我结婚啊?从头到尾,跟我耍流氓呢!你知道女人三十岁意味着什么吗?你能等,我可等不起,你要是没想跟我走到老,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这一次,我歇斯底里,可能是很多同学整天在朋友圈里晒自己孩子的这件事刺激到我了吧?

“轰隆”一声,天空突然响起一记闷雷,把我从回忆中给拉了回来。这瓢泼般的大雨,感觉砸在身上都会疼,而我,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却像个坏人似的怕打雷。

下车后,我想打电话给张怼怼,可是这才发现手机根本就没带出家门。而来到他公司楼下时,我才发现楼上根本没有亮灯,也就是说,他根本没睡在公司。

初秋的天算不上凉,可衣服被淋湿了大半,站在完全挡不了风的屋檐下颤抖,此时的我,何止一个“惨”字能形容?

一个女人,处在又冷又饿的情况下,情感这东西,立马就会变得不堪一击。我蹲在墙角,眼泪一滴滴地往地上砸,嘴里“叽里咕噜”地骂着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可能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吧,在我以为我会不会因为哭太久脱水而死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双脚。

这双限量版的手绘板鞋,是我送给张怼怼的第一件情人节礼物。

我几乎想都没想,起身便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毫不客气地把鼻涕眼泪蹭在了他身上。

他什么都没说,紧紧地抱着我,轻轻地拍着我的背,像哄孩子似的哄着我,最后他说:“初一,你嫁给我吧!”

我瞬间停止了哭泣,看着他,问:“为什么?”

他用手擦了擦我的眼泪,说:“我不想别的男人看到你脆弱的时候。我在往这里赶过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会不会有陌生男人来问你怎么了,然后你一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扑进别人怀里的……”

我吸了吸鼻子,貌似有些没有听懂。

他摸了摸我的头:“还有这个丑萌的样子,我也不想让其他男人看到……”

“你这是在吃醋?”

“我是在告诉你,结婚盖章后,你要是还敢跟别的男人走,就会被道德谴责了。”

“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张怼怼就是喜欢搞突然袭击,而且每次都是在我话都没说完的时候。

认识了二十几年,交往了七年,他的吻技早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让人有些无法自拔。

事后,我问张怼怼,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他说,起初他是真的在公司,但一听到雷声,就立马跑回家了。他也把手机落在了公司,可到家后,看到我手机上给他发的信息,便断定我肯定去找他了,于是便折返了回来。

我笑着说,这可能就是我们俩二十几年培养下来的默契。

可他却说不是,是因为爱,才会让我们如此的默契十足。

之后,我问张怼怼,为什么之前要因为结婚的事情跟我冷战。他说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怕给不了我要的家;我说家是两个人共同努力共同支撑的。他当时特别肉麻地给我来了句——“我多做一点,你不就可以少做一点了吗?”

张怼怼啊张怼怼,你有没有听人说过,你认真说情话的时候,真是太有魅力了!

有那么一种人呢?老是跟你过不去,但是你却很想跟他过下去。我和张怼怼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世界上最浪漫的三个字是什么?对我来说当然是“张怼怼”啦!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青年文摘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