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甜的你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微甜的你

文/薇拉

1)你的名字

你相信一个人的名字可以成为其一生的诅咒吗?

如果你长得不漂亮又恰巧叫宋慧乔的话,这种情况实在有理由发生。

“宋慧乔。”老师声音洪亮地叫她的名字。

宋慧乔站起来。她的新同桌站起身先走出来,让她过去。她慢慢靠近讲台,老师将卷子拍在桌子上,指着上面无数的大红叉叉问:“你怎么搞的,这些都是最简单的题,你怎么能只考这么点分数?这样的话你高考不要参加了,直接复读算了!”

讲台下有嘘声传来,老师大概没听到,而她,假装自己没听到。

这是她的高中生活日常,今天不过是一个最寻常的早自习,而台下那种恶意的嘘声和大家嫌弃的眼神,她已沐浴了近两年。

她垂头,长发如屏障阻隔了她与整个世界的联系。

老师又说了她两句,看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最终还是放弃了。

她被晾在一旁,停了好久才默默地往回走。就要走到自己的座位时,不知让谁的腿绊了一下,宋慧乔失重,眼看就要趴跪在地上,有人伸手横空拦了她一下,帮她站稳了脚跟。

是她的新同桌,她从长发的缝隙看向那个人,他收回手,眼底有温柔。

“谢谢”两个字就到嘴边了,可是说不出来。很多次了,先是接收到好意,令她放松了戒心慢慢接近,可接下來情况就急转直下,等待她的是背叛、戏谑和嘲讽。

太多的恶意来自身边的人,令她如蜗牛,尽可能地蜷在原地,但依然会害怕有人过来一脚踩坏自己的壳儿。

“哭了?”她坐下来半晌没说话,新同桌凑过来问。

宋慧乔默默收起考卷,用手擦了擦眼角,摇头。等她再回神,发现他掏出一本崭新的习题册放在眼前,用签字笔在上面写下两个字:秦朗。

秦朗,发音不清晰的话,就是晴朗。

也许是感受到她的目光,他停下笔尖,偏头看过来。

那一刻,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逆着光,他却迎着那明亮,对她展开一个纯净如山泉般的笑:“我叫秦朗,你叫什么名字?”

刚刚从心底升起的温暖瞬间被抽走,她的唇紧抿着。甚至忘了该如何发声。

真的可以说吗?那个伴随了她多年的诅咒,她被周围人耻笑的经历几乎同那个女明星辉煌的事业一样长。

“她叫宋慧乔,可笑吧?”下课铃响了,她的前桌迫不及待地回头。同秦朗分享这个天大的笑话,“可惜是丑的那个j”

“宋慧乔?”他重复了一遍,仿佛没听到后面的那一句,只点点头说,“很好听的名字。”

他的声音不大,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你不是开玩笑吧?”前桌的女孩大吃一惊,觉得这个漂亮的插班生大概是没有明白这个笑话的笑点。

“我从不拿别人的名字开玩笑。”秦朗的语调低沉,礼貌地说。

他的普通话非常标准。

“天哪!”前桌的女孩难以置信地高呼。

秦朗却只看着宋慧乔道:“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请多多关照。宋慧乔同学。”

她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高二下学期,4月13日,天色阴沉,初雪将至,他来到她的身边。

2)你的眼泪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宋慧乔更期待期末考试的学生吗?

也许并不是很多,一个学期终于结束了,她的煎熬也将告一段落。走出考场的她松了一口气,在同学们或是古怪或是戏谑的眼神中冲去车棚。

从南到北,由北向南,她来来回回走了三四遍,依然找不到自己的自行车。

考试后的学生犹如出笼的猛兽,车棚很快空了下来,可是她的车子呢?她急急忙忙去问看车的大叔,却没有答案。

也许又被人藏起来了。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车胎被扎,车架被人卸掉丢到垃圾堆。车子被推到男厕所……而这一次……宋慧乔抬头看着初中部校园中心那棵巨大的银杏树。不远处的廊下,几个调皮的男生正看着她,他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那么高兴,时不时发出一阵爆笑,在安静的校园里显得格外响亮。

那是经常出现在她噩梦里的声音……

冷风吹过。银杏树上黄色的叶片优雅地飘落。宋慧乔慢慢地蹲下身子,她仰望着那辆被挂在树上的自行车,就仿佛看着永远得不到救赎的自己一般。

“宋慧乔同学,你还没走吗?”干干净净的声音,秦朗的声音。

宋慧乔不敢抬头,她本来就丑,现在还哭了,一定更丑。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再说话。宋慧乔慢慢从双臂中抬起头,却看见秦朗的一双眼。他蹲在她的面前,一直陪着她。

“你怎么啦?不舒服吗?”他身材高大,即使蹲下也比她要高一些。虽然是俯视,可他看她的眼神却是平等的。

“你…--怎么还没有走?”她开口,声音呜呜咽咽的,有点难听。

秦朗指了指身边,答非所问:“我晚上想在画室画水粉画,出来接水。”

他的身边放着一个绿色的帆布水桶,上面有一些颜料的痕迹,可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脏,反而很有范儿。

“你会画画?”

“我是艺术生。”秦朗顿了顿又问,“你为什么哭呀?”

宋慧乔迟疑了一会儿,伸手向上指了指。秦朗转头,就看到那辆被挂在银杏树上的自行车。黄色的银杏叶当背景,黑色的自行车,形成一种诡异的美感,但这对女孩的伤害却是毋庸置疑的。

秦朗站起身,那群看热闹的男生还没有走,有人扬声说:“新来的,你少管闲事啊!”

他一脸骄傲,满眼不屑,仿佛听不到这些声音。

“不要哭,先站起来。”他说,“我帮你啊。”

他说着向她伸出手,他的手纤长又有力,骨节分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手。也没有遇见过这么温暖的男孩。

3)你的样子

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大好事,所以才会遇见他。

上课铃响了,宋慧乔将那幅画默默收起。宋慧乔从来

英语课代表站上讲台开始领读,她在一片嘈杂的声音里低声说:

“秦朗。谢谢你。”

他听到后,笑着说:“喜欢就好。”

那天晚上,她从书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幅画,端端正正地挂在

床头,镜面反射出现实中她的脸,似乎也没那么难看了。

因为有了秦朗,宋慧乔觉得连开学都没那么可怕了。

秦朗要提前半个学期参加艺考,在班里出现的时间并不那么固定。然而他的学习却没耽误,英语尤其好。

只要他在的时候都会陪宋慧乔说话,有时候还会给她讲题。好学生有自己的学习方法,秦朗的耐心很快就感染了宋慧乔。他的学习节奏也很好,她被他带一带,成绩稳步提升,第一次模拟考试,竟然从最后一名进步到倒数第十五名。虽依然是差生,但对她而言已经很好了。秦朗就像是一个金钟罩,把她罩进一个没有歧视的空间里,给了她喘息的机会,和不得不努力的理由。

可也是因为这样,大家对她的排挤更严重了,以前还只是男同学明目张胆地欺负她,现在因为秦朗,有些女孩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她们会“不小心踩到”她掉在地上的试卷,或者帮助她的午餐“离家出走”。

“离秦朗远一点。你也会好过一点!”有漂亮女生警告她。

每当這个时候,宋慧乔就会戴上耳机,音乐都是秦朗推荐给她的,列表循环的一首是HERO。

秦朗艺考结束要回来的那天,宋慧乔很认真地从家中的镜子里观察自己的样子。长发下的那张脸苍白一片,眼睛不够大。鼻子不够挺,下巴不够尖。两颊还有很多雀斑。

她们形容她“一无是处”,原来并没有说谎。

天开始热起来,她本来准备了一条裙子,可最后还是默默地套上了宽大的校服。

到教室的时候,秦朗已经坐在座位上。他谁也不理,直到宋慧乔进门,他的嘴角才勾起今天的第一抹笑意。

她走过去坐下,秦朗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相框:“送你。”

宋慧乔垂下眼睑,那是一幅水彩画,暮光中女孩穿着校服站在一片芦苇丛中望向远方,她的头发被大风扬起,表情看上去孤独又倔强。

她心中阵阵悸动,好像有什么汹涌而出。

“喜欢吗?”他问。

“好漂亮啊。”她说。

“那天考试结束,路过一片芦苇丛,就想到你。”秦朗笑起来。

“画的是我?”她吃惊地看着他。

“不像吗?”他收敛了笑容,漂亮的脸上露出些许失落的神情。

“不,不是的。”她警觉自己似乎打击到他了,立刻说,“我只是觉得,比我好看太多了……”

“是吗?”他的脑袋凑过来仔细看那幅画,硬硬的短发戳到她的下巴,片刻后盖棺定论,“可我觉得这就是你的样子啊。这是我发挥最好的一次,宋慧乔同学,你要对我有信心,同样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哦。”

4)你的微笑

艺考结束了,秦朗不必每天惦记着画画,于是便跟宋慧乔约定好,每天放学都跟她一起回家。他似乎一点也没有跟其他同学做朋友的意愿,反而像是一个固执的侍卫,坚守在她的身边。欺负她的人越来越少,宋慧乔的成绩也越来越好,在秦朗的帮助下,稳定在班级中等的位置。进步大了,她感觉连世界都开始和颜悦色。

可是高三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宋慧乔的成绩又掉回了往常。因为有人开始在她桌上放一些奇怪的信,每天都有,展开后全是不堪入目的字眼。宋慧乔刚刚才建立的信心又被打击了,情绪也有些不稳定。

成绩下来的那天,她的眼圈有点红,秦朗邀她去散散心,去B市看画展。那是她第一次知道村上隆、草间弥生和奈良美智。他们的画不似那种古典殿堂级的大画家一般高不可攀,却在艺术的领域另辟蹊径。村上隆的画作充满漂亮的鲜花和温暖的笑脸,草间弥生是一个喜欢圆点点的老太太,奈良美智画了很多很多可爱又奇怪的女孩。

他们在展览中心来来回回看了好久,累到走不动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找到一家麦当劳填肚子。等餐的时候,秦朗连盘子都不肯让她端,因为他说“女孩天生就该被照顾”。

宋慧乔坐在原地对着大可乐的吸管吹出好多气泡,像是为了跟她心里幸福的气泡相呼应一般。

“想什么呢?”他终于吃完了一个汉堡,然后把手擦干净。

“你……”

完全是自然反应,宋慧乔却因为这个字满面通红,只好头皮发麻地继续解释:“我的意思是,我在想,为什么你的成绩那么好,却要参加艺考。”

毕竟在他们就读的高中,大家都盯着文化课成绩,学艺术就如同异类。

他们坐在落地窗边,她看着他时,发现他对着阳光那一面的耳朵尖微微发红。

“宋慧乔同学,你也觉得艺术不是正经学科是吗?”他问。

她被他问得心虚:“也……不是啦……”

他那么聪明,一定看出了她的尴尬。不过秦朗没有生气,他喝了一口橙汁才慢慢说:“或者我这样问,你喜欢今天的画展吗?”

宋慧乔点点头。

他愉快地笑起来:“我也很喜欢,艺术会让人高兴。”

“因为这个原因就下决心要学吗?”她抬头问。

秦朗看着她,眼珠在阳光下呈现出好看的琥珀色。她的脸更热了,想要转头看别处,却听到他再次开口。

“还因为艺术很公平。”

宋慧乔微微一怔:“公平?”

“对啊。”秦朗说话的时候,身体微微前倾,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画作不像数学题,它没有正确答案。每个人对它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只要它打动你,那就是好的作品。而画画的人呢,即便对着同一个花瓶,他们笔下画出的也会有不同的姿态,艺术家们对物体的解读也只有相异而没有对错。所以你看,艺术就是这样,它鼓励我们每一个人建立属于自己的看世界的角度和标准。它主观又孤傲,永远不以别人的眼光和评价而改变,所以我特别喜欢艺术。”他说“因为它塑造世界,令我感觉每个人都是平等而自由的”。

没有统一的标准,没有绝对的答案,每个人都是平等而自由的。

他的语气那么诚挚。还有那种充满鼓励的眼神,这一刻她似乎终于明白他带自己来这里的原因了。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学习,不会再被别人影响。”宋慧乔低下头。

她低头的速度太快了,害羞也太快了,所以錯过了那一瞬间少年脸上的笑意,眼神闪烁如天边的繁星。

5)你的秘密

长长的寒假没有休息,高考生是没有寒假的。然后春天来了,模拟考试一次接一次地到来,等到把所有人都考麻木了,大家就能上战场了。

“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班主任老师慷慨激昂地说,“后天的考前家长动员会,你们每个人的家长都要来!我会把最近的成绩和你们的表现通报给他们。”

讲台下哀号一片,宋慧乔脸色苍白。

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请到一位远房的姑姑来参加家长会,姑姑几乎是踩着点来的,领着她进门的那一刻,宋慧乔简直惊呆了。

黑板上偌大的一行字:秦朗喜欢宋慧乔,一个杀人犯的女儿!!

结尾斗大的惊叹号。仿佛有人拿大榔头砸在她的后脑勺上。

她怔了许久,接着发了疯一般冲上讲台擦掉那行字,却永远也擦不掉那个事实。

她回头看向台下,全是家长的脸,每一个人的眼神仿佛都透出鄙夷。他们的眼神好像都在说:快看,这就是那个杀人犯的女儿!

她退后两步。扔掉黑板擦跑出去,一直向前狂奔。如果能这样一直跑到世界的尽头就好了,可是不能。她终于停下来,傻傻地望着前方的红绿灯。春雷响过,接着就是倾盆大雨。世界一片喧哗,她却不知该往哪儿躲。

那天她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远远地看到路灯下竟然有人在撑伞等候。

她想回头,可是来不及了。

秦朗走过来,用伞遮住她的头顶。

宋慧乔望着那双眼,什么都说不出口。

最后还是他先问,声音嘶哑,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你跑去哪里了啊,都淋湿了。”

她垂头,过了很久很久,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极尽冷漠地对他说:“秦朗,谢谢你。但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是杀人犯的女儿。明天我会跟老师解释,让他换座位的。”

她说完就想走,却被他一把拽住手腕。也许是怕她跑掉,他干脆扔掉伞,用双手拉住她。春雨依然很大,还伴着雷声和闪电。

他们两个人在雨地里纠缠起来,她尝试甩开,他却不肯放手。

“宋慧乔,”秦朗在雨地里费力地睁着眼睛喊她的名字,“可我还想跟你坐同桌啊!”

他的声音不大,可她却听得清清楚楚,那里面含着愤怒、委屈,还有伤心。

为什么要伤心呢,她只是想保护他啊。

“跟我坐同桌……会对你很不好的。”她嘴笨,现在又着急,说起话来也就语无伦次。黑板上那么大的字,他的家长也看到了吧。那是她的秘密,就那样被赤裸裸地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就像是可怕的凌迟。

“不会的。”他的语气很坚定,“我很好,你也很好。我们会很好的。”

大概是因为激动,他的语言也变得贫乏,但眼神却骗不了人。那种真挚的、热切的。期望她能够看清楚并好好理解的心意,全都在里面。

“宋慧乔,”他看她软下来,又往前走了一步说,“你不要难过。错的人不是你,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无辜的,你是个好姑娘。”

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弦“啪”的一声断了,还好这一次有人在她泪如雨下前。握住她颤抖的双肩。

那一刻因为有了他的温暖,宋慧乔暗暗地想,天大的委屈,也都算了吧。

6)你的心动

高考结束了,宋慧乔去了一所上海的学校,而秦朗如愿进入了中央美院。

北京和上海,尽管那么远的距离,她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他在身边。

大一一整年,她连首都的样子都没有见过,秦朗却早已对她的学校熟门熟路。明明是同龄人,他却总当她是小孩子,怕她迷路,怕她累,主要还是怕她花钱,所以他一有空就往上海跑。他的家境也只是小康。生活费花得差不多了就坐慢车来找她。有时候假期短。像是五一劳动节,只有三天假,他要坐火车熬一整夜才能跟她见上一面,见了面在一起不到半天,他又要坐车走。

明明可以微信视频的,可他总觉得不够。只要能看到她,哪怕在跟前仔细看看,摸摸她的脸,他就立刻精神抖擞,只是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总也消不掉。

她有点心疼,让他少来,反正寒假或是暑假总会碰面的。

可秦朗总握着她的手笑道:“我有病,你就是我的药呀!”

虽然家境不好,但好在国家有助学贷款,跳脱了原来的环境,宋慧乔感觉重获新生。高校就像个美容院,原本土里土气的女孩们渐渐开始学会打扮,慢慢也有男生开始注意宋慧乔,甚至跟她表白。

大一的期末考试,她们系的最后一门考得比较晚,只好一直留到最后。突然有一天,工程学院那个追她一直追得很疯的男生在寝室的楼下摆上心形蜡烛,拿着一大束玫瑰花不断地喊她的名字。宿舍楼没剩几个人,可还是起到了轰动性的效果,吓得宋慧乔连滚带爬地)中出寝室,最后撞进的却是秦朗的怀中。

“你怎么来了?”她被他搂在怀里,抬头愣怔地瞧着他,连那件十万火急需要处理的告白都抛之脑后。

他的嘴边却噙着笑意:“我来接你回家啊。不过小乔乔,你背着我做什么亏心事啦?”

本来是清清白白的关系,可被他这么一问,她竟然开始心虚……

“其实,没有啦,我根本就不认识……”

“他”字还没出口,他的另一只手不知怎么的就放到了她的脑后,愣怔的瞬间,他的吻就到了……

一年了,见面的时间不多,他待她一直金贵又小心翼翼的,可是现在,他重重地吻上来,还带着些许的迫不及待,深入又深入,好像要找到什么东西把心里的空白给填满,霸道得令人窒息。

她不知该如何反应。未了把双手伸出来紧紧攥住他腰部两侧的衣服,想要消弭心中特有的紧张和羞涩。可那样温热湿濡的纠缠。来回两下,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都抽走似的。吻到最后,她竟然觉得脚软到站不住,若不是他的手臂还在她身后强有力地托着…--

这一天,有人的告白惨淡收场,有人却用想了千百遍的方式宣誓了主权。

7)你的温柔

那么一折腾,好多人都知道宋慧乔有个帅气又温柔的男朋友,再也没有人不自量力地示好,她的日子也轻松起来。

大二快要结束的时候,有跟她玩得不错的同学问她:“宋慧乔。你怎么从不去你男友那里呀?难道就不怕他被人抢走吗?他那么好……”

对啊,他那么好。

同学之后又说了些什么她完全没听清,满脑子都是他的样子。来来回回地想起同学说的话,他被抢走,他被抢走……

那一刻她才意识到,秦朗的好不止她一个人能看到,感受得到,别人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大三开学没多久,又快到他的生日,这一次他参加比赛需要磨画,所以没办法来找她。宋慧乔打定主意给他买生日礼物,然后坐车去北京看他。生日礼物倒是准备好了。可等她去买票的时候才发现。到北京的火车连站票都卖光了。再上网一查,飞机票也几乎是全价。

正当宋慧乔负担不起昂贵的机票,急得想哭的时候,有个全国性的唱歌大赛来她们学校选拔。参赛规则很简单,通过了初选,评委就会给一张机票,可以直接飞去首都参加国庆假期举办的复赛。

难得的机会,甚至连日期都刚刚好,性格一直内向的她,因为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站上了学校大礼堂的讲台。

一鼓作气走上台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评委一开口她就傻眼了,原来在演唱之前还有提问的环节。

“这位同学,你为什么要参加这次大赛呢?”

“因为……”有冷汗顺着背脊流下来。她脑子里一团乱,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要去北京看我男朋友,可是买不起机票了……”

台下哄笑一片,似乎又将她推向过往。不过还好评委又开口了,她的笑意味深长,却是充满善意的:“那就是因为爱啊,有什么好害羞的,这很好啊。”

宋慧乔的腿开始抖,跟着轻轻抖动的还有她的手。可是当音乐响起的时候,那种害怕的感觉似乎跟着旋律渐渐离她远去。

于是她闭上眼睛,开始唱歌,依然是那首Mariah Carey的HERO。

此前,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唱過歌,可这一刻心里似乎有种力量,是从初遇秦朗就开始一直伴着她成长的力量,是唯一让她能够在那段艰难而晦暗的岁月里,不断地认识自我,突破一切障碍,破土而出的力量。

宋慧乔娇小玲珑,并且偏瘦,谁都没想到她一开口竟然有种震撼人心的效果。

因为紧张。宋慧乔一直闭着眼睛,所以她错过了台下的评委和同学们惊讶的目光。

一曲结束,她得到了飞往北京的机票。

她开心得不顾摄影机一直跟着自己,当场就拨通他的号码:“秦朗,秦朗,我十一去北京找你,你一定要在原地乖乖等着我哦。”

她开口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哭腔,把电话那头在画室上课的秦朗吓了一跳,扔下画笔刚站起来,听到她让自己乖乖等着她的声音,提起来的一颗心才瞬间又软了下来。

“好的。”他握住电话,温柔地笑着说,“我一定乖乖等着你,来了之后,路费都给你报销。”

8)你的承诺

一年之后,宋慧乔去机场送秦朗。

此刻,他要去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做交换生,而她作为歌唱比赛的冠军,则要留在北京参加公司的训练,为人生中的第一张专辑做准备。

以前他们俩虽然一个北京一个上海,但坐火车就能见面。可现在要坐那么长时间的飞机……情况完全逆转,酝酿许久的离别。两个人都依依不舍,气氛微凉。

最后宋慧乔抱着他的腰,有眼泪自她的墨镜下滑落,在机场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秦朗觉得不对,轻轻推开她才看到她的脸,心仿佛都要被那眼泪给砸碎了,接着又将她搂在怀里不断安慰:“宝宝不哭,不哭,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呀!”

终于把她哄好了,他却开始胡思乱想,心神不宁,琐碎地交待。

“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我知道。”

“按时吃饭,不要减肥,你又不胖。”

“我会的。”

“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了,遇见公司的帅哥不许多看,要注意身份。”

宋慧乔被他这么警告,先是惯性地点头,而后又是一呆。

“快答应啊,愣什么?!”秦朗看她不说话,皱着漂亮的眉毛催促。

她却好像不着急了,用眼神仔仔细细描绘他的轮廓,像是想印在自己心上似的,半晌才叫他的名字:“秦朗?”

“嗯?”

“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一定不会再见到比你更好看的男孩了。”

突如其来的夸奖,猝不及防的告白,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好像还是第一次。

那种感觉就仿佛他的心都被人揪住,呼吸停滞,接着再慢慢放开,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得偿所愿。

最后,他终于弯起眼睛,握住她的手放在胸前问:“刚才的话可不可以再说一遍?”

她红着脸抬头,一脸讶然地瞧着他。

“真的,”他握着她的手稍稍用力了一些,口里撒娇的语气像是不能更明显一些,“再说一遍好不好?我想听……”

她的脸更红了,想了又想,刚准备开口,他的鼻子已经凑过来,顶住她墨镜的下缘,吻上她的唇。

亲吻时他总喜欢捧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仿佛她是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大概是因为离别,他的唇齿间尽是不舍与依恋。最后还是她主动退开,低声说:“你收敛点呀!这可是大白天,还在机场呀!”

他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认真地说:“因为这次要离开太久,所以签字盖章要认真一些,持续得才能久一点啊。”

最后他还是看她先走的,说是最后一眼要留给自己看。

她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走到机场外面,可还是忍不住回头。这才发现秦朗真的没有先离开,而是一直站在原地目送她。

像梦一样。

那一年年初遇见,她也没有料到身边的这个男孩会如此美好,就如同一场梦。

9)尾声你和我

宋慧乔出道不久就爆红,她的名字不再是一个笑话,而是乐坛神话。

可即便是这样众星捧月的感觉,也敌不过英国那边每日一见的越洋视频。

“我后天就回去了。”他在那头说。

“那我的第一场演唱会你看不了了。”她有点遗憾。

“别生气,以后你的每一场演唱会我都会在。”他安慰她。

“好吧……”

挂断电话后。她的心情有点闷,因为她在演唱会那天会有一首新歌首发,这两年她一直坚持学习,为的就是作词作曲,把那些话唱给他听。

她的演唱会选在4月13日,万人演唱会座无虚席。三个半小时时间,她站在台上又唱又跳终于结束,台下的观众开始山呼海啸地喊着“安可”。

灯光熄灭,台下静寂一片,灯光再打开时她已经站在乐队吉他手的位置。观众开始沸腾,直到她做了一个漂亮的手势,大家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握住话筒,深呼吸,看着台下,说:“出道的时候大家也都看过关于我的八卦了。”

这样的事被突然提起。场内先是静寂一片,接着开始有人叫喊“我们永远支持你”。

“谢谢。”她顿了顿,再开口时鼻头发酸,有泪水涌上来又被她压下去,“因为那些,我觉得自己一直活在地狱里。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我的男朋友。那天我一直都记得,是4月13号,也就是今天。”

下面的歌迷开始骚动起来。

“对,”她说,“我有男朋友,他是个很好很好的男孩。我很感谢能遇见他,是他把我拯救出来,让我变成更好的人。下面这首新歌,是我特意为他而写的。不过很可惜,他不能来参加今天的演唱会。可这些……”她笑笑,自信地道,“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以后大街小巷都会有人唱出我的心事给他听……”

她说着开始弹起第一个音符,旋律很好听,歌名叫《我是女神》。但如果仔细聆听,就会发现歌词其实是在描绘一个男孩的样子——

这世上千般宠爱我都不屑

这人间萬般诋毁我亦置若罔闻

只因今日你肯垂眸俯身奉我为女神

最后的段落结束,她刚刚准备收音,台上和台下的灯光全灭。紧接着,前排的观众席举起LED灯,组成一组字,放大在她的面前——宋慧乔同学,嫁给我吧。

接着聚光灯闪烁。定格在台下那个手捧鲜花的人身上。

她愣怔当场,抬头一笑,又潸然泪下。

只有她知道,只有她明白。这场景一如当初,在那间水深火热的教室里,她的痛苦逆着光,他却迎着明亮,对她展开一个纯净如山泉般的笑,礼貌地开口:“我叫秦朗,你叫什么名字?”

过去已逝,未来未现,还好有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薇拉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