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知青灯非月美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35.jpg

文/白衣苍狗

新浪微博:@白白一苍狗(来自花火

【一】

丁巳年春,大雪天,尹辉披着夜色抵达丰城。

天已黑尽,不知名的桥洞下闪着火光,尹辉裹紧衣裳,想借火取暖。他一步一打滑地到了桥下,烧得哔哔响的柴火前坐了个瘦小的人,兜帽上蓬松的软毛将整张脸裹得只剩下鼻头。

尽管如此,尹辉仍能感受到透过厚实的软毛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

“你也无处可去吗?”

音色柔软,是个姑娘家。

这让尹辉着实有些吃惊,他本来已经靠近火堆的步子顿了顿,觉得那只鼻头分外白嫩,冷风吹在脸上反而热了起来。他讷讷地回道:“叨扰姑娘了,我这便走……”

“站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尹辉被喊得一愣,只得低头老实地答道:“……是无处可去。”

“那你走什么,火烫着你了,还是我吓着你了?”

尹辉有些蒙,主要是考虑到孤男寡女,对姑娘的名声不好。不过,看上去姑娘并不在意,他也不再推托,甫一靠近火堆,人就活过来大半。

其实,尹辉并非真的无处可去,他只是还不知道如何面对,毕竟他要去的地方,不一定就比这冰天雪地暖和多少。

对面的姑娘裹着厚实的毛斗篷,雪青色的缎面绣着凤鸟,金翠点点,也不像无家可归的人。

她默不作声地烤着火,尹辉也不敢突兀地开口,就连往火里投放木柴都小心翼翼的,那姿势实在别扭,对面忽然笑出声来。

尹辉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没什么,我猜你那边的木柴会咬手。”

她是笑话他呢。

因为这声嘲笑,尹辉方才紧绷着的弦蓦然松了下来,也跟着嘿嘿笑起来:“我是初来乍到,跟它们不熟,可不咬手吗。”

兜帽下的人笑得更厉害了。

她问他:“你是外地人?”

尹辉点头。

她不说话了,又低着头将兜帽扯了扯,这下连鼻尖都看不见了。

尹辉头脑一热:“姑娘……”

“怎么?”

他忽然又怂了,连连摇头:“没、没……雪真大啊。”

“……雪早停了,傻子。”她的声线柔软无比,像是羽毛撩着耳郭,句句都带着软钩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茫茫雪地,融融暗夜,吞没掉所有的嘈杂。

尹辉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极轻极缓。

他也跟着放缓了呼吸:“真的无处可去的话,你,要不要跟我回家?”话一出口,他的脸彻底烧起来了,几乎要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你竟然是有家的。”兜帽下的人抬起手来,手腕像雪一样白,轻轻褪下了兜帽,一张脸映在融融火光下。她垂着眼睫,再抬起头来,如此两次,终于望向他。

无论是雪的白,还是夜的黑,都不及她那一眼的颜色。

金灿灿的目光嵌进纯净的眼白,像是从一抔白雪中打捞起的满月。这样的眼睛,怕不是个精怪吧。尹辉抖了抖,他还想说些什么,已然被打断。

她说:“你家在哪儿?”

【二】

尹辉的父亲在丰城做小官,前几日接到书信,父亲染病死在任上,官宅不日也要收回,宅中奴仆已被遣散殆尽。尹父清廉,本就无甚积蓄,如今身死,也只拿得出一口棺木的钱。

尹辉作为长子,前来接父亲的棺椁回乡,车马费都是从自己堂兄那里借的。

哪想到,刚到丰城,雪就下个没停,车马难行,回乡暂且搁置。

尹辉站在空院子里数梅花,花瓣抖了抖,簌簌落雪。四处皆白,他数得眼花。

廊下的人远远瞧着他,也在数,数着慢悠悠地跌落在尹辉的大氅上的雪花。

尹辉似有所感,一回身,廊下空空如也。

雪又下起来了。

他裹着大氅步入廊下,径直向着东厢房而去,刚到地方,门自己就开了。

尹辉忽而忘却了自己来的目的。

屋内极暗,只墙面一片浅淡的光影,墙边美人卧上侧躺着一人,睡得正甜?????????????????????????????????????????????????????????????????????????????????????????。

奴仆离宅时,各厢房都落了锁,如今这扇门为何会自己开,尹辉一时也没去想,他只是着了魔一样走进房内,解下身上的大氅,拢在美人卧上。衣料摩挲在一处,伴随着轻响,榻上的人睁开了眼。

尹辉的手当即弹开,小声道:“把你吵醒了?”

榻上的人定定地瞧着他,随即摇摇头,答非所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她说话的时候,视线越过他看向门,不等他回答,又皱起眉头:“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这副邋遢的模样?”

尹辉后知后觉地摸向自己的脸,胡楂丛生。

女子敲敲他的额头,嗔怪道:“等着,我去打盆水,给你好好整理一下。”

“嗯。”他点点头,一抹香风从脸旁飞过,眨眼已到了门边,他又忽然叫住她,“弄月。”

弄月的身形被光模糊成细小的一条,她飞快地瞧他一眼:“怎么了?”

尹辉忽然又想起什么,话脱口而出:“你别走,就在这儿。”

“我得走,一会就回来,就一会儿。”

“弄月!弄月!弄月!”尹辉终于意识到什么,飞快地奔至门前,伸手捞她的手臂,却在触到的一瞬间,只抓住一缕凉风。

他心头一沉,再也喊不出一句话。

门廊下分明空无一人。雪花飞卷,不一会就下白了门边的一小片高地。

尹辉呆立着吹了一会风,自己站起身出了门,只顾乱走,又走到了中庭的梅树边。

那里本该只有他的脚印,眼下看来却多了另一行。细小,是女子的脚印。

尹辉心头狂跳,四下望去,院落中静得很,原本除了他,就不会有第二人的。

尹辉碰运气一样喊了声:“谁在这里?”

“我。”雪青色的兜帽下探出一张脸,她是从大门那边过来的,飞鱼翘头靴上沾了厚厚的雪,手里拎着一个油纸袋,“你饿不饿,我买了些刚出锅的油角。”

她拍打着身上的雪,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尹辉有些恍惚,顺势也去帮她拍雪,触手是细滑的缎面。他心头大动,忽地像是大鹏鸟一样张开手臂将她整个搂进怀里。

谢天谢地,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尹辉激动得浑身都在抖动,脚上一阵钝痛也不在乎。怀里的姑娘狠命碾着他的脚。

“你……你!快松开!”

“一会,就一会儿……”

“油角压扁了,还有肉粥也被挤洒了!”

【三】

丁巳年的大雪整整下了半个月,尹家少爷扶灵归来,已是三月打春。除了老父的棺椁,他还带回来一个金色眼眸的姑娘。这件事很快在应城这个小镇子传了个遍。尹家尚沉浸在一家之主离世的悲痛之中,暂无暇顾及这些琐事。

直到一切安定下来,尹母才想起东厢房里还住了个来历不明的姑娘,当晚就借慰问为由,想明里暗里地将姑娘打量个遍。

刚走到门口,她就看见自己儿子正蹲在那里拱来拱去,当下大惊:“儿子,出什么事了?”

尹辉被吓了一跳,瞧见是自己亲娘来了,当即理着衣裳站得笔直,两眼一圈圈地扫着,忽地亮了亮,指了指她手里捧着的白玉盅道:“这是给照临的吗?”

照临就是那个姑娘了。

尹辉就要伸手接过来,还推了自己娘亲两下,催促道:“天不早了,娘,你快歇息吧,东西我来送。”

尹母被推得一愣,随即钻出一股无名火,抬手拍在尹辉的肩背上,发出闷响:“跟我过来!”

尹辉不明所以,满脸都写着不情愿,可还是乖乖地跟到了前厅。现在家中为了节省开支,蜡都没有点,可以说是漆黑一片。

“娘,怎么了?”尹辉不敢落座,先给娘亲拉了张椅子过来。

尹母刚坐下就斜飞了个白眼,指着尹辉的鼻子道:“怎么了?你个憨货,你说怎么了?”

“……不知道啊。”

“行,那为娘直说。先说好,我没有针对那姑娘的意思……”

“照临她怎么了?”

“她没怎么,而是你。”尹母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我只提了她一句,你就着急忙慌地辩解。她住到咱们家也有月余,我竟还未见过她。这也没什么,好说歹说,你说她在丰城对你照顾有加,咱们自然是要以礼待之。可这也不是你整日迷恋她的理由吧。”

“娘,你到底想说啥?”

“你们俩究竟是怎么个打算?”

这句话才真的是把尹辉问住了,他呆站在原地,黑暗中根本辨不清神色,好半天,才小声道:“我想娶她。”

尹母闻言,说了一大串,归根结底就是问个缘由。

哪有什么缘由,就是喜欢呗。为什么喜欢?尹辉掷地有声道:“长得好看。”

尹母叹口气,这一口气十分长,像是弯弯绕绕能打通整个应城的春天。

她说:“不是娘挖苦你,就你这样的,别人不一定看得上。你爹这一去,家也变穷,就更难了。”

照临美如天上月,尹辉呢,尹辉丑得难以入眼,丑得他娘都看不下去。

“儿啊,她不可能看上你?????????????????????????????????????????????????????????????????????????????????????????。如果看上了……”

没有这如果。

他无财无色,即便是骗子,都不稀罕骗。

尹辉忽然梗着脖子来了一句:“可是,她就是看上我了。”

【四】

照临看上尹辉了?这纯粹是尹辉胡说的。

照临除了愿意和他说话之外,并没表现出多大的热忱来,反倒是他三天两头地往东厢房跑,越发显得剃头挑子一头热。

眼下他又在院墙外溜达,手中捏着嫩柳条,有一下没一下地往墙上抽打。照临那边的门一开,他当即一溜烟跑了过去。

春日渐暖,不怕凉的人都换上了薄衫,照临依旧裹着她的毛斗篷,里头的衣裙倒是换了。

尹辉看了两眼,脸就红了。如今正是赏花的好时节,应城最多的花是油菜花。带着姑娘去赏油菜花,怎么说呢,总有点别扭。

照临倒是很喜欢,围着油菜花田一圈圈地跑。

尹辉坐在柳树下,用小刀做叶笛。身边挨着坐过来一人,从他的笨手里将小刀抽走,他讶然地转头,那双手纤长、灵巧,叶笛雕得快又好。

他拍手称赞:“弄月,你的手真巧。”

弄月斜睨他一眼,哼了一声道:“手巧有什么用,你都不来看我。”

“我……”

“你先莫找借口,那天我去给你打水洗脸,你怎么不见了?”

“我……”尹辉移开眼,朝照临的方向看了看,当即站了起来,方才还在田埂上捉蝴蝶的照临现在已经没了人影。

他忙不迭往前走,弄月在身后叫他,他竟也不仔细听了,只回了句:“我得先走了,弄月,我得走。”

他小心翼翼地沿着田埂寻人,蜜蜂绕着衣襟乱飞,鼻端都是花粉香。已经走到田中央,他终于在花丛中瞧见一点雪白的软毛,心下一松,扬声道:“照临姑娘,是你吗?”

尹辉吓坏了,三步并作两步走近了,对着满目娇嫩的黄花正犯着愁,腰上忽然被推了一把,整个人直直地扑进花田中,凉丝丝的花径蹭在所有裸露的皮肤上。

尹辉心如擂鼓,手忙脚乱地从花丛里起身。这时,一双手按住了他,是照临在笑:“起来做什么,不舒服吗?”

她说完,一个转身侧躺在他的身侧,不看花,只看着他。

两人靠得极近,呼吸间只隔着几朵薄碎的花瓣,尹辉吓得闭紧嘴,不敢呼吸,不出一会儿,脸色就憋得明显不好看起来。

照临笑意盈盈的眼仍旧望着他,说:“你怕我吗?”

“……喀喀!啊?!”尹辉猛地吸了一口气,却被花粉呛到了,半天只会傻乎乎地应了句“啊”。照临嗤笑一声,脸转过去,朝着天,尹辉讷讷地跟了句:“这话应该是我来问吧,你……怕我吗?”

照临的脸又转回来,一双眼流光溢彩,她颇为恨铁不成钢地回答他:“怕你,我会跟你回家?!怕你,我会住在你家?!怕你,我会跟你躺在这里?!”

尹辉听完要感动哭了,这时候有许多话可以说,他却只敢拣了一句“谢谢”。

两人挨得如此近,往前一凑,额头就能抵在一处,尹辉却只想着往后退,毕竟他的脸实在是有些吓人,凑得近了,照临岂不看得更清楚了。

照临说:“我不怕你。可是,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在怕我呢?”她很认真地在思量,“你似乎总想在我面前遮挡自己的脸。”

尹辉这次是真的要哭了,他其实有许多话要说,却只化作一句:“是我的脸太丑了,会吓到你。”

就在此刻,他忽然看到照临的神情起了奇异的变化。她眼中金芒飞旋,像极了月亮,两手捧住他的脸,柔声道:“你在胡说什么呢?你是如此好看。”

他们对望,眼里只有对方,尹辉看着那双美丽的眼仁里,藏有一个芝兰玉树的少年,神色随着自己在变化。

【五】

当晚,尹辉对着一盆洗脸水发起呆来。

他探头过去,映出一张脸,丑,丑得惨绝人寰。他揉揉眼再看,还是丑,越看越丑。他不禁再次回想起白日里在照临眼睛里看到的人,当时她看到的确实是他,只可能是他。为什么她眼中的他会是另外一番模样呢?

尹辉嘿嘿笑起来,不会真的是每个人眼中看见的都不一样吧。照临眼中的他刚好是可以入眼的。这大概就是天定姻缘?

他笑着笑着又笑不出来了。若真是如此,那照临与他,自从雪夜到如今的种种经历,只不过是沾了外貌的光了。

是因为照临看不到他的丑,所以才愿意跟他回来吗?那若是有一天她忽然清醒过来,见到的脸和旁人见到的无异,该当如何?

尹辉无心洗脸,开了门出去晒月亮。春天的月亮没什么光,飘乎乎地悬在天上,他一出门就来了个睁眼瞎。等到适应了光线,他望见对面廊下站着一个人,那人也在看着他。

“弄月,是你吗?”他轻轻唤了一声,快步走过去。廊下人影一闪,向着东厢房而去,他心头一紧,小跑起来,依旧没能赶上那抹人影。就那么一路追到东厢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恍惚觉得月光蓦然亮堂了不少。

那人就立在照临的房门口,冲他挑衅地笑了笑,猛地推开了照临的房门。

尹辉惊出一身汗,从他的方位看去,照临的房中没点灯,漆黑一片,这么轻易就被推开了,她是忘了上门闩吗?

尹辉在门口喊了两声,无人应答,忽而从屋里传来打碎东西的声响。他脑中霎时空白,直接就冲了进去。

房间内空无一人,照临不见了,窗户大敞着?????????????????????????????????????????????????????????????????????????????????????????。

直到天亮,她也没有回来。

尹辉闹着要报官,尹母敲他的头念叨,说不定只是出门散心了,大姑娘家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尹辉憋着一口气蹲在门前石阶上继续等,等到日暮黄昏,她还是没回来。

尹母说:“你也别缠着人家姑娘了。我猜着,是走了。”

尹母又说:“你堂兄在外地给你寻了份差事,你该收一收心去了。再这么下去,家里要揭不开锅了。”

尹辉半晌没说话,再抬起来,脸上的神情就不一样了。他的视线掠过尹母,看向石阶下靠墙的位置,用极缓的语调说着:“娘,你还记得弄月吗?”

“谁?”

“弄月。”他娘是不是故意装听不清,他也不在乎了,他觉得是时候说出来了,“就是那个坠井身亡的弄月。”

“好端端的,你提她做什么?!”

“她回来了。”他以目光示意,还朝着矮墙招了招手,“她就站在那儿,看着我们呢。”

【六】

丰城尹家官宅,中庭老梅倚井而生,胭脂井一口,全家的水都从中汲取。尹辉十二岁起,是住在官宅中的,常年坐在中庭借着天光读书。鸟雀落在树上,猛地呼啦啦地飞走,他再转头,准能瞧见蹑手蹑脚走过来的弄月。

弄月大他三岁,是邻家的幼女,其父正是他的教书先生。

有一回,她来尹府喊她爹回家吃饭,和在梅花树下正顶着一碗水罚站的尹辉打了个照面。

尹辉的视线随着她动,头顶的碗一倾斜,凉水泼了他一脸。彼时刚入冬,水不至于结冰,但仍寒凉入骨,他却不敢大叫。是弄月看他可怜,用自己的袖子一点点地把他的脸擦干净,又不知道是不是替他求了情,他很快就被叫到屋里换了干净的衣裳。

两人也没说过话,只是弄月来他家的次数越发多了。

尹辉心里高兴,脸上不敢表现出来,半夜睡不着,也不敢点灯,支起窗子看天上的月亮,借着那点光,也写过几首没有韵律的小诗。

一晃三年,尹辉十五岁,弄月十八岁。

十八岁的弄月,一连六七日都没再来尹家,尹辉从未如此心急过,他无心读书,也无心吃饭,甚至无心睡觉,一连抄完了几日的课业,被获准出门一日。

那一天,他哪里都没去,就站在弄月家门口,一有人开门,就匆忙躲到门边的大石头后面。那天,门被开关八次,他数得清清楚楚,都是抬着彩礼的人。日头就那么缓缓地沉下去,他猫在石头后面,却不知道下一刻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最后一次开门,是裹着雪青色斗篷的一个身影,细瘦的脸裹在绒毛中,仿佛随时要随风化去。尹辉从石头后探出头来喊了一声:“弄月。”

弄月吓得一抖,定睛瞧见是他,三两步走近,低声道:“尹家的小少爷?你怎的在这里?”

“你是要去哪里?”尹辉没回答她,两眼死死地盯着她身后的包袱。

弄月嘘了一声,拽起他的手就往前走。他在外面冻了一天,手早已凉透,她的手握过来,十分暖,虽不合时宜,但他根本控制不住越来越上扬的嘴角。

两人一直走到无人的胡同,弄月才松开他,他的手心空了,满脸都是怅然若失。

弄月没注意他的变化,倒是从自己的包袱里摸出一锭银子来塞给他。

尹辉不明所以,捏着银子问道:“这是做什么?”

弄月摆摆手,忽然摆出一副凶相:“收了我的银子就得管住嘴!今天看见我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尹辉这下听明白了:“你是要离家出走?”弄月不出声,尹辉有些慌了,“不是,为什么啊?你一个姑娘家能去哪儿?”

弄月斜他一眼,两手忽地握住他的肩,他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天旋地转地倒地了。弄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小瞧姑娘家?”

尹辉后背生疼,却忽然大笑起来。弄月蹲下来要扶他起来:“你笑什么,摔傻了?”

尹辉笑声没停,直到弄月真的拉下脸,他才勉力敛了笑,正色道:“就是觉得,你比我想的,还要可爱些。”

“你……你这个读书人瞎说什么,真是,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弄月又要补两脚。

尹辉赶忙护住头,嘴却没停:“你别走了,你帮过我,我也帮你一回。你到底是为什么离家出走?”

“你管不着!”

“是逃婚?”

弄月不说话了,背着包袱就要走,被尹辉一把拽住。他斟酌了半天,才说:“你是有心上人了,所以才去找他?”

尹辉话一出口,感觉自己的少男心要碎了。

弄月呸了一声:“你才有心上人呢!”

“有啊。”尹辉顺口接了出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七】

尹辉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晚饭也已经收了,他摸了摸肚子,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刚一打开门,屋里坐着个黑影,他吓得几欲大叫。黑影点亮火折子,点起油灯里的黄豆光,一闪一闪的,勾勒出尹父的脸。

尹辉下意识地害怕,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爹。

尹父嗯了一声,问他:“今日玩得开心吗?”

尹辉忙不迭地点头,又添了一句“谢谢爹关心”。

尹父拍了拍身边的圆凳,示意他来坐?????????????????????????????????????????????????????????????????????????????????????????。

尹辉乖巧地坐过去,垂头听训。

尹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抬起头来。”

他乖乖地抬起头来,尹父在他的头顶上摸了摸,手法轻柔得很。他被摸得糊涂,听见他爹忽然又夸了他一句:“你是个好孩子,乖孩子。”

尹辉长这么大,头一回被父亲夸奖,滋味却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受用,反而有种大难临头的预感。果然,尹父又开口了:“你也到了可以成家的年纪了,有没有心仪的姑娘。”

尹辉有,搁在平日他是绝对不敢说的,但今日略有不同,他想起自己刚把弄月送回家,而弄月看他的眼神是那样美好。

他躲避着尹父的目光,声音却掷地有声:“萧先生家幼女,是孩儿心仪的人。”

“闺名弄月的那个?”

“是。”尹辉话一出口,胸中忽而涌起无限希望,可尹父的下一句就打破了他幸福的泡泡。

“那个丫头,不行。”

“为何!”尹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被他爹如此干脆地拒绝,弄月与他,年龄相仿,也算得门当户对,怎的就不行?!

他头一回直视尹父的脸,却见那脸上并非轻蔑,而是怜悯,尹父在可怜他。

“萧先生腿脚不好,你可记得?”

“就因为这个,您才不同意吗?”

“是萧夫人。”尹父一字一顿道,“萧夫人身患心疾,怀着弄月的时候,就已经犯病,人疯起来都是被关在笼子中的。弄月在那时候出生,怕是也……”

“我不信。”尹辉喊出这一句,自己也觉得无力。事实就摆在那里,怪道弄月已年满十八仍未出阁,难怪提亲的人都退了婚,难怪弄月听到他表白会是那样的眼神。

如果弄月会得心疾,将来会疯得谁都不认得,尹辉自问,还愿意娶她吗?

他扑通跪在尹父的身前,磕了一个个响头,口中只有一句:“求父亲成全。”

尹辉在当时,心中是有一点希冀的,这个病或许没有传给弄月,即便患病,也希望它能晚些来。

在此之前,他能多一点时间和她相处。

【八】

因为尹辉的婚事,尹母自老家应城专程赶来忙里忙外。

当时刚过完年,四处的红字还未揭下来,可以直接添些糨糊刷严实,继续用。弄月站在胭脂井边看梅树上的花苞,尹辉满了十六岁,身量又拔高许多,一抬手就折下最高的枝头。

花瓣像是张开的小手,被他直接递给了弄月。

弄月笑得眼如弯月,四处找瓷瓶蓄水养起来。她献宝似的将花瓶捧在他的眼前晃,开始感叹:“花真好,永远是美的。即便凋零了,来年还能继续美下去。”

尹辉想说她比花美多了,一紧张,却说成“你也不是很丑啊”,语境大打折扣。

弄月却听得很高兴,抬头朝他一笑:“那你快多看两眼,记住现在的我,不是很丑的这个我。”

她这话像是预警到了什么,叫尹辉听得心惊肉跳。

随后的一年快如翻书,很快就到了年尾,而心疾来得毫无预兆。一个雪夜里,尹辉醒转,枕旁却没了人。他不知怎的,心跳得极快,没有披外衣就开门出去。雪还在下,满地白雪映得院子晕着光,中庭的胭脂井边站着个人。

尹辉心头猛跳,却不敢大喊,只快步走着,口中小声地唤着她的名字:“弄月,弄月……”

弄月转过头来,她裹着为了过年新做的斗篷,雪青色的缎面绣着金凤,点点金翠,兜帽盖在头上,只露出一个白嫩的鼻头。她的语气是带着笑的:“你看,今年梅花开早了。”

尹辉看过去,枝头上落满了雪,花苞上的雪鼓出来,像极了朵朵白梅。他心头警铃大作,脚下的步子缓缓移着,口中应和道:“是啊,可能这棵树是个急性子。不过,今天时辰太晚了,咱们明早再来看好不好?”

弄月摇摇头,她似乎是在笑,人却朝着胭脂井去了。尹辉紧跑几步,一把抱住她,滚在地上。他不住地抖着,也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怀里的人一动不动。他急急地喊了两声,摘下兜帽想看清楚,手臂悚然一痛。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刀,原本藏在斗篷中全然看不见。硬生生挨了一刀,他也没有松开她。那刀又朝着他的面门而来,他听见利刃割破皮肉的声音,血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趁着这个机会,他猛地握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刀丢进井中,怀里的人终于安静下来。

雪仍旧在下,尹辉想着还好是冬天,冻得木了,伤口没那么痛。

第二日醒过来的弄月早已忘记晚上发生的事,整个尹家都不知道尹家少爷怎么忽然破了相,除了尹辉自己。

尹辉变丑了,脸像是变成了两半。

变丑的尹辉,面上的笑容渐渐少了,他说想和弄月回老家待一段时间,已然定好日子,却在出发前一日出了岔子?????????????????????????????????????????????????????????????????????????????????????????。

那日,后厨的人打水,从井里捞上来一把刀。尹家少奶奶正站在树边赏花,许是被刀吓到了,不慎坠井身亡,将将二十岁。

【终】

像是十五岁那年等弄月那样,他坐在照临的房前,一直等到天黑尽。他等得都恍惚了,究竟有没有照临这个人呢?除了他,仿佛无人见过照临。

就连弄月,都像是幻觉,不,弄月不是幻觉,她在他的脸上留下了这道疤。

无人知晓那个雪夜的事,他当时咬牙忍痛,情况那样危急,也不敢大声呼喊,生怕旁人晓得弄月的心疾,更怕她自己晓得。

月亮升起来了,映得石阶前如水,他听见一阵细小的脚步声,庭院中走来提着灯笼的姑娘。那光比月光还耀眼,她正站在他的对面。雪青色斗篷与那个雪夜无二,只是两眼是金黄色。她问他:“你还在等我吗?”她笑了笑,“别等了,你是大孩子了,我也早不是她了。”

丁巳年春,尹辉终于到了二十岁,和弄月同岁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