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以宁(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淮南以宁(一)

淮南以宁目录:

第一章:见本文。

第二章:淮南以宁(二)

第三章:淮南以宁(三)

第四章:淮南以宁(四)

第五章:淮南以宁(五)(10.12更新)

第六章:淮南以宁(六)(10.18更新)

第七章:淮南以宁(七)

第八章:淮南以宁(八)

第九章:淮南以宁(九)

第十章:淮南以宁(十)

第十一章:淮南以宁(十一)

第十二章(结局):淮南以宁(十二)

番外篇:淮南以宁(番外篇)(10.12更新)

番外篇2:淮南以宁(番外篇2)(11.2更新)

番外篇3:淮南以宁(番外篇3)(11.30更新)

淮南以宁(一)

文/木子喵喵

从小到大,归宁过得无欲无求,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直到遇到陆淮南,她发现自己并不是无欲无求,只是所求不多,只要他一个。

Part1

在别人眼中,陆淮南是个冷酷无情的有钱人,是没有骨肉亲情的无心人,是自私自利的商人……总而言之,他就是个坏人。

没认识他之前,归宁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坏人”。

没认识陆淮南的这十多年里,归宁过得无欲无求。

母亲徐耀青说:“我家归宁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对再好的东西都兴致索然,不爱交朋友,喜欢独处。”

徐耀青的朋友说:“这是因为从小到大,归宁都是归家的掌上明珠,她想要的都有,不想要的也有,所以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午后,归宁坐在父亲归福贵的办公室,看着窗外盛开的合欢树,如扇子一般的粉色丝绒花丝一根一根的。

很多人喜欢樱花,她却更喜欢合欢花。

古有云:“合欢蠲忿,萱草忘忧。”

蠲忿,意为消除愤怒。

除此之外,她也喜欢合欢花的韧劲,合欢花虽喜欢温暖的环境,但它的抗寒能力非常强。

归宁看着手中的合欢花,希望自己能像它们一样,即使生长在富裕的环境,也有抵抗困难的能力。

她掰着合欢花瓣数着,数到第一百零一片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

父亲归福贵爽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来、来,陆总,这就是我的办公室,虽然不及B市的黄金地段,但在我们这种小市级城市也是数一数二的。”

归宁拨弄着花丝,已经习惯了归福贵口中各种张总、李总的称呼。

对这个陆总,她并无多大兴趣,连头也没回。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道低沉温润的男音:“您谦虚了。”

归宁的手一顿,这陆总的声音倒是十分好听,不像过去的那些“总”,跟父亲一样,声音气势如虹,与人交谈时嗓音巨大,唾液横飞,生怕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归宁总是这样不客气地形容归福贵,归福贵对这唯一的女儿宝贝得紧,又是纯粹的生意人,没什么文化,根本不介意,甚至笑哈哈地说:“是、是,宁宁教育得对!”

归宁从合欢树的花丝中抬起头,见父亲客气地领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走了进来。

英俊……

归宁挑挑眉,这男人和她之前见过的各类“总”都不同。

他年轻、俊朗,从他上下身的衣着和言行举止可以看出跟父亲完全不是一类人。

他一举一动中都是从小养出来的贵气,面对父亲的大嗓门,他从始至终保持淡淡的微笑,修养极好。

无论归福贵与他怎么交流,他都保持几分恰到好处的客气与礼貌。

“爸。”归宁喊了一声没看见她的归福贵。

見她趴在办公桌后,归福贵比较意外:“宁宁?今天怎么有空到爸爸这来玩了?”

归宁告诉他:“明天就要去大学报到了。”

“我的宝贝女儿上大学的事,我可记着,我已经安排你吴叔叔送你去了!”归福贵笑呵呵地说,“爸爸办完手头上的事,就立刻去你的大学看你!”

“不用,我来是想跟你说,我自己坐车去学校报到就行,不用麻烦吴叔叔了。”

“这怎么行!你可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虽说B市你以前去旅游过,可这上学是长期待在那里,跟旅游可不一样。”

归宁不吭声,虽然脸上没太大的表情,但归福贵知道她生气了。

平时归福贵什么都依着归宁,但这件事他不想让步,毕竟他老来得女,对这个女儿宠爱有加,不容有半分闪失,如果不是因为他近日刚好有要事在身,必定是要亲自送她去学校的。

“归总,这样,刚好明天我要回B市,如果你放心的话,我可以送归宁小姐去学校。”

这时,一道清润的声音打破了父女俩的争论。

归宁抬眼看向那个一直未吭声的男人,黛眉一皱。

男人也朝这边看来,他面貌十分好看,朗眉墨眼,鼻挺唇薄,清俊如风,真真正正的器宇不凡。

可……长得好看又怎样!她讨厌他多管闲事。

归福贵听见他这样一说,十分开心:“对了!是我糊涂了,还没给你介绍!”说着,归福贵拉过归宁,“陆总,来来,我跟你介绍介绍,这是我女儿,归宁。”随即归福贵又对归宁介绍,“宁宁,这是陆总,陆中集团的大少爷。”

归宁懒懒地抬了抬眼皮,连招呼都懒得打。

男人看见她的表情,漂亮的嘴唇勾了勾,并不打算跟刚刚成年的她计较。

倒是归福贵喜悦地说:“能让陆总亲自送宁宁去学校那真是太好了,宁宁,一路上你要听陆叔叔的话,不要给陆叔叔添麻烦,知道吗?”

没等归宁回复,归福贵又自夸道:“不过,我女儿从小就被我们教得好,懂礼貌,绝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的。”

归宁见父亲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说什么,拿了包便离开了办公室。

“唉,宁宁,你去哪?”

“回家。”她头也不回,淡漠地说道。

“我这女儿真是被我宠坏了,陆总别见怪!”她还能听见身后父亲与陆淮南的交谈声。

“归总见外了……”

“对了,陆总是怎么知道小女的名字?”

“经常听归总提起你女儿的名字,自然没忘……”

“哦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次日一大早,徐耀青便帮归宁做好了早餐。

归宁例行吃完早餐后,管家进来说:“老爷,夫人,小姐,陆总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陆总真守时!”归福贵连忙放下餐具,高兴地迎了出去。

归宁喝了一杯牛奶,不急不缓地擦完嘴。

“宁宁,吃完了吗?”

“嗯。”

“出去吧,别让陆总等久了,据说,这陆总可是个大人物,也是你父亲生意上重要的合作伙伴,你可要和他好好相处。知道吗?”

“知道了。”归宁闷声道。

在徐耀青的千叮咛万嘱咐中,归宁不情不愿地走到了门口。

远远地,归宁便见陆淮南的两辆车停在院子里,一辆是商务车,一辆是私家车。

徐耀青帮她准备的三个硕大的行李箱,正被一一搬上那辆商务车。

那个人正站在私家车旁与她的父亲交谈,比起父亲脸上的笑意,他显得客气又淡漠得很。

他又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好像不管在什么场合,他都穿得那么严谨又古板,可偏偏又遮挡不住他浑身高雅清贵的气质与俊美的容貌。

以前听父亲提过,陆家大少爷陆淮南城府很深,令人捉摸不透,表面上看起来都很好,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其实都是逢场作戏,没人能与他深交。

哼,归宁心想,既然冷漠,为什么还要多管闲事?!

“宁宁,快过来,准备出发了!”

归福贵的声音打断了归宁的思绪,她抬眼,便见陆淮南也看向这边,神情淡淡的,眼睛却漆黑如墨,幽沉如水。

归宁故意慢慢地走过去,归福贵见了,催促道:“宁宁,快过来呀!”

待归宁走过去,归福贵又叮嘱了几句,才跟徐耀清依依不舍地回家了。

陆淮南看着眼前岁数不大却傲气十足的漂亮小姑娘,绅士地帮她打开了车门。

小姑娘说了句“谢了”,便上了车。

陆淮南挑了挑眉,很意外小姑娘还挺有礼貌,随后也上了车。

车上就三人,司机、陆淮南和坐在后面的归宁。

归宁无话可说,陆淮南本就话不多,这一路到达B市,车内一片沉默。

到达B市时,已经是后半夜了,陆淮南将归宁安排在B市内陆中集团旗下的七星级×酒店:“明天早上八点,我过来接你吃早餐,然后去学校报到。”

这是那天陆淮南第一次对归宁开口说话。

“十点。”归宁拒绝了八点的提议,“我自己在酒店吃完早餐,十点你带我去报到就行。”

陆淮南看她一眼,对这个很有主见的小姑娘,脾气很好地应下:“好。”

归宁拉着门:“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关门了。”

赶客人的态度很明显。

“早点休息。”

轻哼一声,归宁没好气地将门关上。

沉重的木门将两个大男人关在门外。

一旁,陆淮南的助理里邦皱眉:“陆总,我怎么感觉,这位归总的千金好像对你充满了敌意?而且,陆总是否太迁就她了……”

面对里邦的维护,陆淮南言简意赅:“小孩子而已,不用太计较。”

Part2

归宁回到房间,这是一间大套房,套房内所有设备都是智能的,虽然没住过,但她也曾经在电视上看过关于这家酒店刚建起时的报道。

它是陸中集团在B市建造的地标性建筑——B市第一家七星级酒店,酒店奢华贵气,所有房间都配有智能化系统,当然,价格也是普通人承受不起的。

归宁摁开窗帘,落地窗外是B市最繁华的地段,从这个角度看去,街道市景,灯火通明,一览无余。

手机响起,是归福贵打来的电话。

一接通电话,归福贵爽朗的笑声从电话中传来:“宝贝女儿,听陆总说你们已经到达B市了,你怎么不跟爸爸妈妈打一个电话呀?”

“不是有人向你汇报了吗。”归宁坐在浴室的琉璃洗漱台上,无聊地拨弄着台子上的瓶瓶罐罐,一双纤细白皙的双腿在半空中晃啊晃。

“宝贝女儿,你不要这样说,好像我派人监视你。你要跟你陆叔叔好好相处,知道吗?”

归宁翻了个白眼:“他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冒充什么叔叔!”

归福贵嗯了一声:“那不是你爸生意上的朋友吗,都统一喊叔叔!”

“知道了。”归宁没了打电话的兴致,“爸,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去洗澡了,明天还要去学校报到!”

“哦哦,让你妈妈跟你说几句话……”

归宁耐着性子跟母亲聊了后,好不容易挂了电话,她扭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脸不乐意,鼻子里冷哼一声:“年纪轻轻,学人家当什么叔叔!”

站在隔壁套房里的里邦正在跟陆淮南汇报工作,听见陆淮南打了个喷嚏。

他顿了顿:“陆总,您是不是感冒了?”

陆淮南挥挥手,示意他继续。

里邦只能继续汇报。

最后收尾,他道:“最近您弟弟陆泽漆和往常一样,很安分,我们会持续跟进他的情况。”

“嗯。”

陆淮南应了一声,目光一直落在电脑的屏幕上。

里邦识相地收工回家。

里邦在陆淮南身边工作已经一年了,在这之前,陆淮南身边更换过很多助理,每个助理做的时间都不长,里邦想,这跟陆总的性格有关。

要说陆总不是个擅于交际的人,可他能在商场中游刃有余。

要说他是个能言善道的人,可他话非常少,尤其跟家人。

而且,他长期不回家,住在酒店内,只因为他喜静,厌恶被任何人打扰,讨厌与家人交流。

不过,这不妨碍里邦对陆总的崇拜与尊敬,至少在工作这一块,陆总的能力无人能及。

即使是他那个与陆总同父异母的弟弟陆泽漆,在里邦眼里,跟哥哥陆淮南简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

安静的套房内,陆淮南专注地处理着因为这两天出差落下的一沓沓文件。

手机震动了起来,他瞥了一眼,接通电话:“归总,你好。”

是归福贵打来的电话,归福贵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主要是感谢和拜托他在B市多多关照归宁。

陆淮南简略地回应了几句,挂了电话后,继续工作,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生意上的一个重要合作伙伴而已,关照他女儿不过是礼尚往来,人情世故,未来更好促进二者之间的合作。

洗漱之后,归宁穿戴好,去餐厅吃了早餐。

女服务员听见她报的房号,格外热情:“是归宁小姐,您好,请往这边,我们为您准备了专座。”

归宁跟着女服务员走到人少又安静的位置,坐下,女服务员拿来了菜单。

归宁嫌麻烦:“我吃自助就行。”

说完,也不管女服务员什么反应,她径自去自助区挑了一些自己喜欢的食物。

女服务员一直在不远处候着,生怕她有其他要求。

其他女服务员见了,不禁问:“那位是酒店重要的客人吗?”

“她重不重要,我不知道,但替她订房的人,是住在顶层的那个男人。”

“啊!是他啊?!”女孩眼中又是惊奇又是倾慕,住在顶层的那个男人啊,身份尊贵,又显少露面,格外神秘,“不是说他从来没有绯闻,身边没有过暧昧的女性朋友吗?那这女孩是谁?”

“这我就不知道了。”

归宁在餐厅用完早餐后,在服务员热情的目光下,离开了。

上午九点半,她自己打车去了B大报到。

她到达B大时,刚好上午十点。

她扬扬唇,想起昨晚和陆淮南的约定:“就让他体验一把人去楼空的感觉吧!谁让他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归宁拖着行李箱走进B大,新生开学,来往的人非常多。

头顶巨大的红色横幅上写着:“欢迎新同学”。

归宁不紧不慢地走在人群中,她的气质独特,人又长得好看,引得不少人回眸。

“学妹,新生报到吗?哪个系的?我们送你过去吧。”

“学妹,我帮你拿行李吧。”

“学妹……”

几乎她每走一步,都会有热情的学长上来打招呼。

归宁觉得很烦,加上天气炎热,她一张俏丽的脸上,表情越来越冷:“不用了。”

学长们对新来的美女学妹总是非常热情,奈何归宁实在太冷漠,渐渐地,许多学长热情过后只能望而却步。

上午十点,×酒店顶层,准时出现在归宁房门口的陆淮南敲了门,没人响应,里邦见状,立刻喊了酒店的人来开门。

服务员打开门,室内空荡一片,人没了,行李也没了。

陆淮南冷着一张脸立在原地,身后里邦和酒店的工作人员一声不敢吭。

陆淮南转身,他们两人立刻让出一条路。

陆淮南面色阴沉地走了出去。

里邦连忙跟上,压着声音对身边酒店的工作人员说:“还不赶紧找人?”

“是、是!”

B大新生报到处,归宁排队报到,前面大概排了五六个人,轮到她时,她将资料交给老师。

老师看了一眼档案上的照片,又抬头看了她几眼,将寝室的钥匙和一些资料递给她后,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小声地跟身边的同事八卦:“这英文系今年小美女不少啊,刚来了一个,现在又来了一个……”

归宁拖着行李慢悠悠地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刚刚报到时,老师递给她的资料中有一张学校的地图,她一边对着地图,一边走,正走在一个拐角处,竟看见站在宿舍楼下的陆淮南。

他正跟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交流,身边站着他的助理,那领导一副阿谀奉承的模样。

周围一大群女生围观着。

大概是热了,他脱掉身上繁重的西装,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脖子间的两个扣子解开,和平日里的一丝不苟不同,竟多出了几分性感。

也不知怎的,正在与旁人交流的他忽然抬头,视线在人群中搜索着。

归宁一激灵,立即转身要走。

Part3

“归宁。”如魔咒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归宁的脚步停住,背对着他,没有回头。

其实,他的声音很好听,像一股清泉,冰凉却透彻。

可谁让他多管闲事,她希望他不要走上前来,当作没看见她就好了。

这两天的相处,他应该不会笨到她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排斥他这一点都不知道吧?!

父亲可是经常在她面前吹陆中集团的陆总有多聪明、足智多谋、善于谋划……反正各类好的成语都往他的身上堆加就对了!

所以,这么优秀的陆总怎么会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可现实往往是相反的,陆淮南走到她的面前,一双漆黑的眼眸看着她,表情有点严肃。

归宁已经做好接受他的责备的准备了,谁让她故意放他鸽子。

看他这么严肃,手下人又那么害怕他的样子,他肯定平时在公司没少发脾气。

大概他也会向父亲那样念叨她个没完吧?

“手续办好了,我送你去寝室。”

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陆淮南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她心中掠过一丝诧异,没料到,他脾气竟这么好,明明是个看起来不好惹的大冰块啊!

归宁指了指前面,示意他寝室在那边。

陆淮南也没问其他的,只说:“走吧。”

归宁看着他先自己一步走在前面,也没说什么,跟在他的后面慢吞吞地走着。

新生開学,新生本就引人注目,何况是这一对俊男美女,自是少不了投射过来的各种眼神。

“那女孩也是新生吗?长得好漂亮啊!”

“有点高冷!”

“那帅哥也超帅的啊!”

“他俩什么关系啊?”

“兄妹吧?看上去像哥哥来学校抓到离家出走不听话的妹妹……”

“不,我觉得更像恋人,俊男美女啊!”

“我们学校又多了一位女神!”

路人已经开始纷纷脑补起来。

从小便很受欢迎的归宁对这类眼神和议论向来免疫,跟着陆淮南走到宿舍楼下。

一直跟陆淮南交流的学校主任连忙上来打招呼:“这就是归宁同学啊,欢迎来到B大!”

归宁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笑。

主任身边的老师正要帮归宁搬行李,里邦说:“不用了,老师,我们有专门的人。”说完,他指挥着身后两人从车上将归宁从家里带来的三个大箱子搁在地上。

然后,他恭敬地问陆淮南:“陆总,是直接让他们把箱子搬去寝室吗?”

陆淮南看了归宁一眼,后者点点头。

陆淮南:“嗯。”

里邦便命人开始搬箱子了。

新生入学第一天,会有家长来送子女上学,所以,女生寝室是对外开放的。

一行人将行李搬到了归宁的寝室。

归宁跟着陆淮南走了进去。

此时,寝室只有一个学生,她见两人走进来,热情地说:“你好,我是七彩,你也是我们寝室的吗?”

归宁面无表情地点头,找了个空位坐下。

七彩因归宁的表情显得很尴尬,站在那儿很局促。

倒是里邦说:“这是我们归宁小姐。以后大家都是同学,互相之间多照顾。”

尴尬的气氛这才化解开。

七彩点点头:“会的,会的!”

七彩是从小地方过来上大学的,从没见过像归宁这种大富大贵的人,听见里邦喊她小姐,又喊陆淮南陆总,只觉得一定是惹不起的人,不敢再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天,陆淮南带归宁看了寝室之后,便带她去吃午饭。

午饭依旧是在高级餐厅吃的,归宁对那些饭菜并没有兴趣,随便吃了几口之后,陆淮南便将她送回了学校。

虽然她表现得很冷漠,但他似乎并不在意。送她下车后,他对她说,在B市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他。

她一个学生,会有什么困难?!归宁想。

归宁没想到还真遇到困难了。

但那已经是半个学期之后了。

因为曾答应过归福贵会在B市好好照顾她,所以,每周有时间,陆淮南都会来学校找她吃一顿饭。

他们吃饭时聊的内容很简单,他会问她这一周的生活状态、功课、困扰以及需要帮助的地方。

“困扰啊……”归宁,撑着下巴想了想,“以前没有,现在还真的有了。”

陆淮南放下手中的刀叉,不急不缓地擦了擦嘴,才问:“什么困扰?”

“你啊……”归宁撑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因为你每周都开豪车来接我,学校里的人都说我是你在外面养的情人。”

Part4

陆淮南指尖微动:“如果你的困扰是我的话,我十分抱歉,对此,我可以……”

“你什么都不用做。”归宁说,“因为我根本不介意别人怎么说我。我就是想告诉你,你这样,不怕对你的名声不好?毕竟你是个名人。”

陆淮南笑了笑:“什么名人,不过是个人名罢了。”

“陆淮南,你多大了?”

她突然的提问,让陆淮南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跟不上年轻人转移话题的节奏了。

“怎么忽然问这个?”

“就好奇啊,像你这么老,怎么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

后来,归宁才知道,他不是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是喜欢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那天吃饭依然很平静。

陆淮南除了选择性地回答她的问题之外,其他时间都一如既往地在问她学校生活如何,与室友相处得怎么样。

“挺好。”归宁说。

陆淮南:“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

“没有需要。”

说起来,归宁真是个很难相处的女孩,至少里邦是这样认为的。

送归宁回寝室时,陆淮南针对她方才说的流言,在车上跟她建议:“我可以帮你配一辆专车,以后由专门的人接送你。”

“不要。”归宁果断地拒绝,“我说了我不在意,我从不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陆淮南:“……”

里邦想,陆总心里大概在想,这女孩怎么这么难搞?!

跟随在陆淮南身边的里邦其实对于二人的相处过程很感兴趣,在里邦眼里,陆总本身就是一个很难让别人亲近的人,除了在工作上,对旁人,他的话太少,时常需要对方找话题。

归宁则是话更少,两人吃饭时,她根本不会主动说话。

如果陆总不开口,她能一直安静地吃饭,直到吃完。

以至于陆总有次在他汇报完工作后忽然问他:“里邦,跟她相处,应该找什么话题?”

这个“她”指的是归宁。

里邦顿了半秒,想起前天陆总忽然让秘书买书的对话。

秘书甲:“请问陆总需要什么类型的书?”

陆总:“跟异性相处的。”

秘书甲:“请问陆总,这个异性多大?”

陆总抬头,淡淡地瞟了她一眼。

秘书吓得一激灵,连忙说:“我知道了,陆总,我立刻去办。”

秘书碍于陆总的威严,不敢问太多。

她在陆中集团工作这么多年,从未见陆总身边出现过“那个女人”以外的异性啊……

难道传言是真的,陆总收养了一个异性小孩?

如果是這样,就好办了……

结果,下午,陆淮南的办公桌上出现了好几本类似这样的图书——《让宝宝终身受用的交友之道》《如何说宝贝才会听:与2至7岁孩子的沟通秘诀》《让爱拥抱,如何跟小孩子相处》。

里邦不知道陆总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见陆总当时脸上的表情很不好。

回过神,顺着陆淮南的问题,里邦回答:“陆总,其实跟归宁小姐相处不用太刻意,您只需要问她平日里在学校的情况就行,比如和室友相处得如何,有什么生活方面的需要。以归宁小姐这样的脾气,我觉得她可能跟室友相处得不会太好,但也没人敢欺负她。”

他们一路将归宁送到寝室楼下,归宁开门下车,动作一气呵成。

车子平稳地离开B大后,里邦从后视镜中看着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陆淮南。

他们在按时来接“小孩”吃饭之前,刚从香港回来。

连续开了三天的会议,陆总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疲惫。

里邦曾提议,实在不行,取消今天固定的晚餐时间,毕竟只是一小孩……

没想到,陆总却拒绝了:“工作上守信很重要,生活上也是。”

里邦惭愧地低下了头:“是,陆总,我知道了。”

此刻,看着后视镜中男人疲惫清俊的脸,他道:“陆总,需要我调查传播谣言的来源吗?”

男人闭着双眸,薄唇轻启,嗯了一声:“查。”

Part5

没等到里邦调查到谣言的幕后乱传者是谁,归宁就出事了。

说来很戏剧。

归宁那天和往常一样去图书馆,因为查一份上课用的资料而晚归。

她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沉。

黑幕般的天空上一颗星星都没有,四周刮起了涼风,吹着地上的落叶四处飘零。

路上已经没行人,大抵因为暴雨将至,学生们都早早地回了寝室。

归宁走到一半时,感觉身后不对劲。

她脚步一顿,转身,只觉得一道刺眼的灯光照射而来,她用手遮挡光源,一辆大型商务车迅速开过来,车门拉开,下来两个人,连拖带拽,将她扯进了车厢里。

归宁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车门关闭,商务车离去。

归宁也没太想反抗,她不认为凭借她一己之力能跟已经准备好的绑匪斗争。

既然反抗没用,她不如心平气和地接受现实。

所以……此刻商务车内出奇地安静,安静到绑匪觉得他们是不是陷入了一场阴谋,因为被绑架者太平静,平静到仿佛她坐上的是她的私家车,仿佛绑架的人都是她的保镖,连他们早准备好的迷药都没被用上。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一个小姑娘能这般平静?

可如果事先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现身救她,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劫走?

两个绑匪彼此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拿着刀子冲着归宁凶道:“妹子,你被我们绑架了!你给我老实一点,别想耍什么花招,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归宁扫了他一眼,哦了一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到了地方喊我。我先睡一会儿。”

她在图书馆查了一天的资料,着实太累了。

“……”

绑匪无语地看着她头一歪,靠在椅背上,当真睡了过去的样子。

“老大,我们是不是绑错人了?”

那人小声问。

另外一人从归宁的书包里翻出了学生证,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会儿,上面写着归宁的大名,没错。

“好好给我看着!别让她耍什么花招!”那老大郁闷地说了句。

显然,归宁不需要被看着,也根本无心耍花招,一路上,她十分安静。

直至商务车开到一栋废弃的大别墅中,她被绑着下了车,走了一段路后,被丢进一间小黑屋。

关上门,她听见两个绑匪的对话:“老大,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

“这姑娘最近好像归陆淮南管。”

那老大明显沉默了一下:“陆、陆淮南管着又、又怎么样!”

结巴里表明了他的紧张。

小黑屋里的归宁扬扬唇,那个“面瘫南”好像挺厉害的样子,谁听见他的大名都害怕,不过,谁说她归“面瘫南”管了?

下期预告:

陆淮南放下手机,漆黑的双眸看向她:“时间不早了,睡觉去吧。”

“哦。”归宁放下iPad,难得很听话地去了卧室。

里邦特别诧异地看着她的背影,问陆淮南:“陆总,归宁小姐好像变得比以前乖了。”

陆淮南淡淡地瞧了他一眼。

里邦立刻不敢再说话了。

躺在床上,归宁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脑海里都是方才陆淮南带她玩游戏的画面,他打游戏时认真的模样,他低沉的声音,无孔不入地钻进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归宁抱着被子,望着窗外月光如水,粉唇微启,问着落地窗上映出的人:“归宁,你要不要尝试谈恋爱?”(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花火杂志”文章,请点击花火在线阅读,立即查看吧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