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脸红扑扑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此刻的脸红扑扑

文│西屿

01

晏纱赶到体检室的时候,大部分同学已经走了。

今天是学校组织体检的日子,晏纱由于有事耽误了,她一度以为自己会错过体检的最后时间,好在赶上了。测完其他项目后,她脱下外套,走向抽血处。

坐在医生面前的是一个男生,她隐约觉得这个背影有点儿熟悉,正要再走近些,男生突然转过头,眼睛闭得紧紧的,还不放心似的伸出一只手蒙住了眼睛。

于是,晏纱不仅看清了男生的脸,还意外地发现了他怕打针这个事实,这一刻,他在她心中高冷无情的冰山形象崩塌了一角。

“好了。萧屹是吧?”医生麻利地抽完血后,将体检单递给他,“棉签按住出血口,五分钟后扔掉。”

晏纱寻思着萧屹肯定没意识到体检室还有其他人,因为他起身时“啊”了一声,声音格外颤抖:“血渗出来了。”

此时她已经走到了萧屹身边,听到他这句话后没忍住笑出了声。两人四目相对,她这才发现他的脸色苍白得厉害,下一秒,他就直直地向她倒过来,完全没给她反应的时间。

“喂——”

后来晏纱总会想起这一幕,想起这个晕血的少年,当时是多么弱小,可怜,又无助。

医务室里,萧屹吸着葡萄糖口服液,看起来恢复得差不多了。晏纱给他倒了杯水,犹豫着说:“你今天晕倒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谢谢你。”

“不用谢,我本来也不爱聊这些八卦。”

“我是说,谢谢你陪我来医务室。”

不知道为什么,晏纱觉得萧屹今天似乎和往常不一样,或许是还没从晕血的恐惧中走出来。两个人陷入沉默,晏纱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深吸一口气,说出了憋在她心里数日的那句话:“关于我上周的请求,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久前,晏纱所在的团队开发了一款校园小程序,正式上线后,使用的同学并不是很多,因此他们开放了评分通道,同学们可以为各个板块打分并提出建议,以此作为更新改进的参考。并且,评价和得分都会在小程序中予以公示。

在统计得分情况时,晏纱的心情尤为复杂,她负责的游戏板块中,有一个负十分,拉低了平均值,导致这个板块在整个小程序里得分最低。

这个给出负分的同学,就是萧屹,他的理由是:“游戏过于简单了。”

负分机制最初是由晏纱的搭档罗洲提出来的,说这样才能拉开差距,因此,打分区间是负十分至五分。大部分同学打分在零分以上,谁能想到,负分这个坑,最后却是挖坑的人自己跳了进去?

“他给其他组的分数倒还挺高。”罗洲苦着一张脸说,“我早该想到,萧屹那小子是一点儿都不顾及兄弟情的。”

团队后续宣传更加卖力,注册的同学越来越多,出人意料的是,尽管游戏板块得分低,参与的人数却直线上涨。萧屹的分数排名始终在第一,再加上他那句轻飘飘的评价,惹得许多同学想要比试一番。然而,他依旧是雷打不动的第一名,且第二名与他有着难以逾越的距离。

晏纱早就听闻萧屹是程序大神,她设计的游戏对他来说当然是小儿科。这段时间团队想趁热打铁推出新游戏,却遇到了瓶颈。于是,晏纱和罗洲带着全组的期望找到萧屹,想让他加入设计队伍,却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罗洲说,但凡是萧屹拒绝过的事情,就别想他再答应。果然,在那之后,晏纱又找了萧屹好几次,都接连碰壁。她觉得,比起程序设计上的难题,被萧屹拒绝好像更让人沮丧一些。

02

晏纱在医务室里再次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其实早已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没想到,萧屹沉默一会儿,开口了:“你简单说说你们的设计方案吧。”

她又惊又喜:“你答应了?”

“看情况。”

好歹是松口了,晏纱暗想,他可能是因为被发现了小秘密,才勉强考虑帮忙的。她双手递过水杯,笑得十分谄媚:“有大神相助,我们可算是熬出头了。”

后来,当游戏小分队正在群里斗图时,有消息提示萧屹已加入群聊,大家顿时安静如鸡。

晏纱收到罗洲的私聊消息:“你怎么做到的?”

“可能是我的坚持和真诚打动了他。”

虽然罗洲对此不太相信,但晏纱总归是把萧屹请来了。不过,萧屹只答应远程指导,大家有问题可以问他,他会在群里认真解答。

在萧屹的帮助下,设计小组的进度总算有了起色,但之前的游戏已经不太能满足同学们的需求了,新鲜感一过,活跃的人数始终没有突破,还有下跌的趋势,因此,他们必须再快一点儿。

后来连萧屹也问晏纱新游戏什么时候可以上线,不待她回答,他就问:“两天内可以吗?”

她心里一惊,小声说:“四……四天吧。”

其实四天也不行,她本来想说一周的,但是不敢。

萧屹在这之前提了很多绝妙的主意,但对组员们来说,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容易,虽然付出与收获总是成正比的,但奈何时间不允许。因此,大家在工作室里生了根,铆足劲儿赶进度。

“萧屹的效率哪是我们能比的?”罗洲说,“他以为我们和他一样都是大神?”

晏纱点头:“两天确实不太可能,不过我们还是尽快吧。”

“远程指导虽说有用,但实在不如亲自来……”罗洲话说了一半,忽而提高了音量,“哎?萧屹?”

晏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萧屹倚在门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萧屹走到他们面前,皱眉道:“你们太慢了,我就帮这一次。”

明明不是什么鼓励的话,大家心里却还怪高兴的。

在这之后的两个小时里,晏纱看着他行云流水般写着代码,深深体地会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组员们集体表演“目瞪口呆”,而罗洲一边说着“屹哥辛苦了”,一边将剥好的橘子递给他。

这样看来,在两天内完成任务似乎是可行的。

天色已晚,大家都有些疲惫,罗洲伸了伸懒腰,提议先去吃个夜宵,再回来继续战斗,除了萧屹和晏纱,其他人纷纷表示同意。

萧屹说他还要再写一会儿,而晏纱不好意思留他一个人在工作室,就让其他人去了,她坐在他旁边也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罗洲一行人出门二十分钟后,工作室突然停电了。晏纱先瞅了瞅窗外,后来决定出门看看情况,她问萧屹:“你怕黑吗?”

“……不怕。”

她这才放心:“那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出去一下。”

如果晏纱此刻能看清他的表情,她一定会重新考虑刚才说的话,萧屹问她:“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

“没有没有。”

她只是听人说过,好像晕血的人也比较怕黑,以防万一,先问问总是好的。晏纱刚站起来,手机就“啪”的一声掉在了地板上,她正想搬开椅子摸索,萧屹就打开手电筒,帮她捡了起来。

“这种情况停电一般不会停多长时间的。”他叹气,“你也坐好,哪儿都别去。”

晏纱愣愣地点了点头,当意识到萧屹可能看不见时,她又“嗯”了一声,随后坐正。

此刻的她简直乖巧极了。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从做游戏的初衷聊到更为轻松随意的话题,虽然大多数时候是晏纱在说话,但她丝毫不觉得无趣,因为她总能得到耐心的回应。

萧屹说得没错,停电的时间并不算长,后来罗洲他们带着炸鸡回来了,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大家再次进入了工作状态。

03

新游戏上线后,同学们好评如潮,活跃人数“噌噌噌”地往上涨。

罗洲点进宣传交流区,颇为自豪地说:“宣传要讲究策略,各位品品我的宣传词,是不是很妙?”

晏纱凑过去一看,只见一行红字:“屹神倾情加盟,带来全新震撼体验。”

“……你觉得好就行。”她不知道一个益智小游戏能有啥震撼体验,不过说实话,这个游戏确实比之前的那个好太多了。她对萧屹说,想让他以后多教她一些编程技巧,却被他一口拒绝了。

她不甘心:“为什么?”

“因为……”他慢条斯理地回答,“你学不会。”

晏纱深吸了一口气,越看这个人越不爽。不过,萧屹的心情似乎很好,或许是自己参与开发的游戏被大家认可了吧,他刷着手机,嘴角微微上扬,忽而皱了皱眉,坐直了身子。

晏纱忍不住问:“怎么了?”

“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萧屹恢复了原先的惬意坐姿,舒了一口气:“我刚才发现有人超过我了,就刷了一下分。”

“……”

晏纱点进新游戏排名,萧屹毫无悬念是第一,分数甩了第二名十万八千里。不过,这完全是在作弊。怎么才能轻松取得高分,有哪些暗藏的小锦囊,他们这些内部人员可是一清二楚的。

她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对第一名的执念。

过了几天,团队收到学校传媒中心的采访邀请,那边的负责人说想对他们进行专访,每个组都会采访一到两人,提起游戏组的时候,传媒中心说最好能采访到萧屹。

萧屹人气这么高,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当事人似乎不太情愿。但如果采访顺利的话,他们说不定又能收获一批新用户,于是晏纱本着服务集体的原则,苦口婆心地劝他接受。

后来萧屹好歹是答应了,不过他向晏纱提了一个条件,简单到让她觉得其中似乎有诈。那就是,她这几天必须好好玩玩新上线的这款游戏。

他的理由是,这是大家辛辛苦苦开发出来的,他们自己都不玩,还怎么指望别人喜欢呢?

这话有理有据,晏纱无法反驳。

采访那天,传媒中心的人早早来到了工作室。负责采访的女生叫庄卿,气质相当出众。此次的采访对象是萧屹和罗洲,相互寒暄后,其他人退到门外,只剩他们三个和摄像师留在了里面。

门口堵得水泄不通,晏纱干脆走得远远的,百无聊赖地看风景。过了好一会儿,她收到了罗洲的消息:“我算是明白了,这次采访我只是个陪衬。”

“怎么说?”

“庄卿一门心思都在萧屹身上,两人还眉目传情呢。”

晏纱不由得皱了皱眉。萧屹和别人眉目传情……这个画面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她回去时,传媒中心那伙人已经离开了,萧屹正在悠闲地喝茶,见到她的时候,手中的动作顿了顿,问:“你为什么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她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当天晚上,晏纱始终睡不着觉,又想起了答应过萧屹的条件,于是干脆爬起来玩游戏。直至手机显示电量不足时,她才觉得有点儿困了。睡前点开排名,她发现自己居然超过了萧屹,荣登榜首。

按照萧屹的性子,他肯定不会让这个排名持续多久,于是晏纱顺手截了个图,这才安稳睡去。

04

晏纱将排名拿到萧屹面前炫耀,说自己也是赢过大神的人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超过我能乐成这样?”

“还挺有成就感的。”她老实说道,然后警惕地看着他,“你不会马上要反超我了吧?”

萧屹耸了耸肩:“我没空。”

于是,第一名这个位置,晏纱可算是坐得稳稳的。

她后来才知道他为什么说自己没空,他这两天都在频繁地与庄卿来往,当然不会考虑游戏这种小事。据知情人透露,萧屹和庄卿还漫步情人坡,谈笑风生,画面美得令人不忍打扰。

晏纱刚开始其实不太相信,觉得这实在有违萧屹的人设,直到她亲眼在学校的咖啡馆里见到他和庄卿,才意识到之前的传闻都是真的。他忽然向她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她有些心虚,火速转身逃跑。

但有人跑得比她更快。

萧屹拉住晏纱的后衣领,问:“你跑什么?”

她突然结巴起来:“我没、没跑啊。”

晏纱这才知道,萧屹之所以这些天都与庄卿见面,是因为庄卿说还要对他进行几次更加细致的采访,以充实素材。为了让彼此没什么负担,庄卿都约在不同的地方谈话。由于他之前答应过晏纱,会接受采访,所以也没拒绝。

晏纱揉了揉眉心,这算哪门子的充实素材?庄卿分明是别有用心,她看萧屹的眼神里全是赤裸裸的爱意。可她当时以为只有一次采访,谁能想到还有后续?

她觉得受到了欺骗,气鼓鼓地说:“答应一次就够了,这样采访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你是不是傻?”

说完这句话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大胆。萧屹倒也不气,挑眉道:“那你说我要拒绝她吗?”

晏纱一时语塞,其实拒不拒绝完全是他的自由,她根本没有立场决定。于是,她丢下一句“随便你”后,转身离开了。

过了两天,知情人又透露,萧屹没有再与庄卿见面了,庄卿试图挽回,却惨遭拒绝,其中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这个知情人,就是罗洲。

晏纱知道罗洲向来不靠谱,讲起故事来绘声绘色,不过听了他这些话,她的心情莫名地明朗了起来。罗洲猜测,庄卿不会轻易放弃,毕竟她曾经公然对萧屹示爱过。

晏纱一脸茫然。在罗洲的示意下,她点开了他之前发的那篇宣传帖,庄卿第一个跟帖:“如果有人游戏排名超过了萧屹,可以让他亲亲抱抱举高高吗?”罗洲回复:“当然啦。”

他说,那个时候,庄卿的排名已经是第一了,可萧屹很快就刷新了得分,把她压了下去。

“你说萧屹那个人,好胜心是不是太强了?”罗洲一边叹气,一边点开排名,随后惊呼,“你该不会……”

晏纱慌得不行,忙说这是意外,恰好被刚进门的萧屹听到了,他问她在说什么意外,她张了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干脆随便搪塞了过去,他也没再多问。

罗洲一脸八卦地凑到萧屹面前,说他打算开个讨论帖,让大家猜猜萧屹和庄卿到底谁先追到谁,参与的同学肯定特别多。

萧屹皱眉:“你认真的?”

“是啊。”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罗洲发现他的号没了。

晏纱知道后,笑得特别不厚道,随后走心地夸了萧屹一番,说他做事雷厉风行,有效率,实在令人佩服。他抿了抿嘴唇,垂眸问她:“你现在是不是开心多了?”

她愣住。

“没人再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他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们就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游戏设计上,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晏纱连忙点头:“哈哈,是哦。”

刚才突然加速的心跳……是怎么回事?

05

适逢小长假,天气不冷不热,正是出门游玩的好时机。有人在小程序里发起了一个户外烧烤的活动,同学们积极响应,晏纱报名时,只剩最后两个名额了。

她后来才发现萧屹也报了名,集合那天,他站在人群中尤为显眼。她小跑到他面前,说:“我之前还愁没有熟人,还好你也来了。”

“那你报名时怎么没想过叫上我?”

晏纱不知该怎么回答。她那时候看着已报名名单,实在有点儿纠结。一方面,里面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另一方面,她又很想去。她也想过叫上萧屹,但又觉得他可能不会参加这种活动,想想还是放弃了。

她干笑两声,说:“你这不是来了吗?我们还挺有默契的。”

萧屹欲言又止,最终没再说话。

到了目的地,一行人打算先休息一会儿,再开始准备烧烤架和食材。有同学玩起了扑克,晏纱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忽而瞥见萧屹站在不远处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撕开一包薯片,走到他身边:“有心事?吃点儿零食呗。”

他瞥了一眼包装袋,说:“我不吃垃圾食品。”

“尝尝嘛,这可是人间美味。”

三分钟后,他吃下了最后一片,犹豫着问:“还有别的口味吗?”

怎么说呢?晏纱之前对萧屹还不熟悉的时候,总觉得他自带清冷气质,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感觉。可现在相处久了,她发现他真诚,有耐心,是那种就算说了只帮一次忙,却还是会在别人遇到难题时上前解决的人。

刚才在路上,由于不少人看过采访视频,有人问他游戏攻略,他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回答简明清晰,没有一丝不耐烦。

不知道为什么,晏纱觉得萧屹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想到这个词,她忍不住抬头看他,正好撞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她有些慌张,移开了目光,说:“我还有番茄味的和黄瓜味的,你要哪个?”

“我都要。”

行吧,这就是刚才那个口口声声说不吃垃圾食品的少年。

休息够了,大家都开始忙活起来。晏纱的任务是将清洗好的食材切片,尽管她已经很谨慎了,却还是不小心被刀划到了手指。她倒吸一口气,站到一旁,伤口虽然不深,却不断有血冒出来。

萧屹发现她不对劲,走过来问情况,晏纱下意识地将划伤的手藏到背后,毕竟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见不得血。她本想糊弄过去,奈何拗不过他,只得坦白:“我划伤手指了,不算严重,但有血,所以你还是走吧。”

他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

晏纱这才放心,正想找点儿纸巾捂住伤口,却看见萧屹又朝她走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小的医药箱。

“跟我来。”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他拉到附近坐好。他坐在她身边,取出消炎药和纱布,又深吸了几口气,像是在做心理准备,然后轻咳一声,说:“把手给我。”

晏纱蒙了,愣愣地看着他拉过自己的手,颤抖着敷药、缠纱布。她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意,正要道谢,萧屹就一脸虚弱地看着她,随后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她肩上。

他的呼吸轻轻浅浅,她眨了眨眼睛,不敢动弹,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有经验,她知道他一会儿就能醒了,不用担心,也就任他靠着。

一阵风吹来,晏纱看着手上缠到一半的纱布,忍不住笑了。

“怎么办?”她轻声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06

回学校后,晏纱试图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却发现无论如何,她脑海里的那个身影总是挥之不去。于是,她决定慢慢地多靠近萧屹一点儿,说不定有一天,他能察觉她的心意呢?

这天,学校请了个知名教授在阶梯教室开讲座,晏纱进门后环视了一圈,没看到萧屹,倒是看到了罗洲。罗洲说,萧屹刚才就坐在他旁边,只是放下书包后出去接电话了,过会儿就进来。

此时他们周围已经没有空位了,只剩下教室最后一排,晏纱想了想,以一周的早餐为条件,想和罗洲换个位置。

罗洲想了想,摇头:“能有这种好事?肯定是个陷阱,我不换。”

不管晏纱怎么说,罗洲的态度始终很坚决,她气结,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女生的心思?正当她准备来硬的时,萧屹过来了,问他们在干什么。

“她想和我换……”罗洲话还没说完,就“嗷”了一声,问晏纱,“你掐我干吗?”

她又羞又恼,不敢看萧屹,匆匆逃到了最后一排。

晏纱十分郁闷,觉得人生真的好难,她一边叹气一边趴在桌上,把头埋进臂弯里。没一会儿,身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扭头,看到的却是萧屹的侧脸。

她立马坐直身子。

萧屹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刚才那个位置太显眼了,我想睡会儿觉,你帮我打掩护。”

“好……”

他虽然话是这么说,听课却非常认真,不停地记笔记。晏纱一只手撑着脑袋,明目张胆地盯着他看,下意识地说了句:“你真好看呀。”

萧屹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放下笔,忽而凑到她面前,看到她一脸惶恐。随后,他伸手轻轻覆住了她的眼睛。

“那你也不能一直看。”

晏纱咽了口口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看似在专心上课,实际上什么都没听进去,心思全在萧屹身上。她不敢再肆无忌惮地看他,只得偷瞄一下,在他发现前飞快移开目光,然后假装喝水。

后来她想,她那天晚上之所以会失眠,都是他害的。

虽然晏纱觉得她已经很了解萧屹了,但她还是想知道关于他更多的事情。于是,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和罗洲聊起萧屹,意图获得一些情报,谁让他俩是发小呢。

罗洲倒没让她失望,从萧屹小时候的糗事聊到中学时代他收到了多少情书,又是怎么拒绝人家的。罗洲说,他实在想象不到萧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晏纱正思索着下一步要怎么办,就听到罗洲神秘兮兮地说:“还有,你别看他一米八几的个子,那小子晕针晕血。”

她点头:“你知道他见血就晕倒的原因吗?是不是经历过什么?”

“倒不是见血就晕倒。”

罗洲说,萧屹只会在打针的时候晕倒,其他时候看到了血,虽然会不舒服,但还没到晕倒的地步,他从小就这样,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

晏纱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那他万一见血就晕了呢?”

“不可能。”罗洲摇头,“多半是装的,打一顿就好了。”

此时,晏纱只觉得眼前一黑。如果萧屹上次并不是真的晕倒,那她说的那句话,他会不会听到了?

如果真是这样,她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和他相处了,毕竟她什么都没准备好,计划都还没拟定,就要翻车了。

惨,真的好惨。

07

晏纱没想到萧屹会在两天后约她吃饭。

他说为了感谢她上次的照顾,特意选了一家口碑极好的餐厅。萧屹突然这么热情,晏纱刚开始还有点儿不习惯,后来又想到这是个发展感情的大好机会,也就欣然接受了。

谁知他们还没走到校门口,就遇到了罗洲那伙人,于是,原本的二人计划变成了游戏小分队的临时聚餐。晏纱心里有苦说不出,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大家围坐在圆桌旁,罗洲刷到了一条程序员写代码告白成功的新闻,他们纷纷就此事发表自己的看法。有人说这个办法还挺有创意的,罗洲却不这么认为,他撇了撇嘴,说:“好土哦。”

萧屹抿了口茶,反驳道:“不土啊,明明很浪漫。”

罗洲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打量着他,要是在以前,萧屹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和他费口舌,于是他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你不懂。”

可萧屹并不打算就此结束这个话题,他扭头问晏纱:“你觉得呢?”

“想法是好的,”她一边思索,一边说,“但要是他写的代码过于复杂,对方又太蠢,看不懂,这不就很尴尬了吗?哈哈哈哈。”

其他人都跟着笑了起来,谁都没有注意到萧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吃完饭后,一伙人还要去唱歌,萧屹不去,晏纱由于五音不全,也就跟着他一起往回走。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的小情侣特别多。晏纱双手抱住胳膊,一边走一边说:“单身狗只能抱紧自己了。”

身边没人回应,她这才发现原本与她并行的人,此刻站在距她几步之遥的身后。晏纱正要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我好像还欠你一样东西。”

“什么?”

萧屹缓缓开口:“亲亲抱抱举高高。”

晏纱当场石化。

到底什么是动心呢?萧屹也说不清楚,他只是,希望当初停电的时间可以再久一点儿,看到晏纱因为庄卿的事情皱眉时,迫切地想让她开心起来。向来不爱参加集体活动的他,在小程序里看到晏纱报名户外烧烤的动态后,也毫不犹豫地报了最后一个名额。

那天他靠在她的肩上,有一阵风吹过,带来淡淡的洗发水香气,特别好闻。他觉得他可能真的晕了,并且还晕糊涂了,不然为什么好像听到了她说她喜欢他呢?就像在做梦一样。

听讲座的时候,晏纱夸他好看,他确实是害羞了,所以才蒙住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弄得他手心痒痒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他,就会发现他的眉眼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后来,他明知她还在继续偷看他,却表现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为了掩饰慌乱,他只能飞快地在纸上写啊写,假装努力记笔记,可他到底写了什么,他自己都看不懂。

大概……这就是心动吧。

萧屹用了两天时间,精心写了一连串代码,可谓是程序里的最佳情话,他期末考试都没这么用心过。谁知被罗洲那帮人一搅和,再加上晏纱的反应,他才意识到她可能根本就看不懂,总之这个计划泡汤了。

不过没关系,她此刻就在他眼前,他可以亲口告诉她。

萧屹向前迈了两步,看着晏纱的眼睛,说:“我很喜欢你,你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他刚说完话,就有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晏纱的脸颊红扑扑的:“那就……先抱一个啊。”

街上人来人往,回应她的,是更加用力的拥抱。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