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你的名字

文/李明尔

1

点、点、横撇、横、竖钩。

有点陌生的运笔,有点陌生的字迹。

毕竟已经过去了七年。何千叶站在励扬高中顶楼的表白墙前,看到对面用粉红色的粉笔写下的两行字。

明明是自己写下的字,因为如今的字体早就进化得不那么幼稚,在好友的帮助下才顺利找到当年留下的句子之后,何千叶忍不住反问:“这真的是我写的?当时应该很多人写过他的名字吧,我……”

“除了你还会有谁啊。”夏秋打断她,“人家写的都是‘×××喜欢×××’,只有你写的是‘我喜欢你’。鬼晓得你是谁哦。”

“‘你’就是‘他’咯。”何千叶指了指上面那个名字。最后一笔不知为何被突兀抹掉的名字。

她写的是——宁致远,我喜欢你。

“真是服了你了,到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强词夺理。”夏秋白了她一眼。

何千叶挑开话题:“说起来,这么多年,这些字居然还没有被盖掉,看来学校这几年查早恋很严格啊。”

“听说是来这里的人太多,毕竟是顶楼,大概是出于安全考虑吧,后来学校就把这里给封了。”夏秋解释道,“好在如此啊,还能留下你当年的罪证。”

“切。走啦。”何千叶挽起夏秋的手,回过身去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忽地就停止了动作。

她身后的墙上,写着一行字。

熟悉的字迹,甚至是比七年前的“自己”更加熟悉的运笔。在写竖钩的时候会用力地停顿再往上提笔,于是便会在转角处落下一个好看转折的字迹。

极具风骨的、少年的字迹。

2

“宁致远。”

“在!”

在答声响起之后,原本有些吵闹的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同学们纷纷转过头去看向睡眼惺忪,明显刚刚从神游中醒来的何千叶。

何千叶抬起头,看着四面八方的目光,足足愣了十秒钟,然后一把捂住了脸。

天啦,她到底做了什么?

下课的时候困得几乎要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说“宁致远这节课不来了吗”,然后在被同桌夏秋提醒“老师要抽查啦”之后缓缓回过神来,在再次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满血复活。但好像……血太满,崩了。

“那就请我们宁致远同学上来画一下这个圆锥体吧。”美术老师看她还一直捂着脸,忍不住笑起来,“上来吧,别害羞。你们都是刚刚开始学,画得难看也不丢脸。”

画得难看?她这次就算把圆锥画出花来也弥补不了她的丢脸啊。

何千叶缓缓地挪开了手,对着老师挤出一个勉强的笑脸。然后,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何千叶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起来,英雄就义般地走上了讲台。

还好宁致远今天没来,不然她一定会选择夺门而逃的。

好不容易画完了素描图,何千叶刚走下讲台,前面的同学就马上转过头来,对着她意味深长地笑笑,然后喊了一声:“宁致远啊。”

“好了,”旁边的夏秋幸灾乐祸地捂着嘴笑了起来,“现在全班同学都知道你喜欢宁致远了,我看过不了多久,你的英勇事迹就会传遍全校的。”

“别瞎说啊。”何千叶一本正经地咳了咳,“同学之间相互帮助嘛。”

“哟哟哟,你真厉害啊,做梦的时候还记得帮助同学?”

“不是,”何千叶解释道,“刚才下课的时候,他说有点事不能过来,托我帮他点到来着。”

“是吗?”夏秋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和宁致远那么熟啦?”

“没有……就是刚好在门口遇到而已。”

“你们家宁致远是不是傻啊,”夏秋笑了起来,“找人点到不找个男生啊。他那个好基友韩策不是来上课了吗?”

“韩策……韩策那么闹腾,哪个老师不认识他。”何千叶说,“找他不是等于找训嘛。作为班长,这种时候肯定还是得我帮忙不是?”

“好吧好吧,”夏秋总算是接受了她的说法,“那你们家宁致远没来上课,到底上哪儿去了?”

3

今年的秋天好像来得特别晚。已经快到十月的光景,空气还是燥热得厉害。整个教室里都酝酿着一种躁动的、八卦的氛围。美术课之后,宁致远已经回到了教室,被男生们问“刚才干嘛去了”,也没听他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何千叶低着头,假装认真地做题。很快就会知道了,不出十分钟就会有人告诉他“刚才何千叶帮你画了圆锥体”。

想到男生一脸不解的表情,何千叶挠了挠头,怎么办呢,到底要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因为一直在想你所以条件反射地喊了出来”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嘛。

何千叶一手在卷子上做着题,一手拿着本子扇风,来驱散自己内心的焦灼。

“你们知道宁致远刚才为什么没来吗?”

突然听到后桌的同学议论起这个问题,何千叶立刻把椅子往后面靠了靠。

“之前下课的时候,我看到三楼有个女生把他拉过去了。”

“什么啊,”对方立刻兴奋起来,“难道是女朋友吗?”

“才不是呢。”女生故意停顿了那么一会儿才说,“是告白哦。”

是告白吗?

听到这里,何千叶咬住了嘴唇。

不会成功了吧?

“不会成功了吧?”有人替她问了出来。

成功了吗?何千叶屏住呼吸。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不说话了。何千叶疑惑地转过头去,想问个究竟,却看到八卦的主角竟然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几个女生立即扯开了话题。何千叶也迅速扭过头去,可她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牵扯住,那种剧烈的、一下一下撕扯着的、焦灼的感受。

她低下头,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曾经每一次宁致远从她的身边走过的时候,她都会脸红心跳地偷偷瞄他一眼,然后一个人暗自欢喜半日。可是这回,她第一次对宁致远的路过感到如此悲痛。

比起解释不清美术课上丢脸的时候,她更想知道的是……成功了吗?

“何千叶。”

“啊?”听到叫声之后的何千叶回过头去,在看到宁致远那张脸时,她尴尬地简直想把头埋进桌子里。

“刚才……”男生刚刚开口就立刻被她打断了:“刚才我……我就是……”

“谢谢你哦。”宁致远完全没有在意她语无伦次的解释。“我的好班长。”他说。

就这样结束了?

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解释自己到底去做了什么,只是单纯地过来感谢了一下?

在宁致远离开后,何千叶一把捂住自己的脸。好烫,完蛋了,脸一定很红,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啊,对了。”宁致远突然转回来,千叶刚抬头就听到他说,“晚上请你喝奶茶吧,你喜欢什么味道的?”

“都行。谢谢啊。”她挤出一个笑脸。

在宁致远彻底走开之后,后桌的议论又重新开始。

“宁致远这个人,我真的是不懂。”女生摇了摇头,“温柔的时候这么温柔,薄情的时候又那么薄情。跟你们说,三楼那个女生哦,她好像很自信的样子,就在走廊上直说‘宁致远,我喜欢你,我想跟你交往。’结果你们猜宁致远是怎么说的?”

“怎么说?”

“他说‘谢谢’。”女生摊了摊手,“‘我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所以,请不要再喜欢我了。’原句。”

“就这样?”

“就这样。我估计毕业之前是没人敢跟宁致远表白了。”女生感叹道,“唉,那么好看的美少年,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连‘请不要再喜欢我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估计是收情书收到烦了吧。”

请不要再喜欢我了……吗?

何千叶转过头去,悄悄看了一眼刚刚坐下来的宁致远。

果然,他会觉得困扰吧。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宁致远突然抬起头来,像是发现了千叶在看他,他歪过头去,做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什……什么?!

何千叶立刻把脑袋转了过去。今天这是做的什么孽啊!她是把脑子忘在家里没有带过来吗?

4

从那天开始,凡是宁致远在的地方,三米之内肯定看不到何千叶。曾经还想八卦一下“美术课趣闻”的同学见状,也只能扫兴而归。

虽然因为尴尬和不好意思,何千叶见着宁致远就躲得远远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哪天突发奇想就问一句“你为什么帮我点到”呢。

可很多时候,千叶还是忍不住会趴在走廊的栏杆上,默默地看着宁致远下楼买水,等着他重新上楼,并在即将打照面的时候迅速转身跑掉。

可是这天,非常不巧的,在何千叶刚刚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班主任突然叫住她:“何千叶啊,晚自修之前把数学作业收一下吧。”

“好。”何千叶说完就往楼梯口偷瞄了一眼,刚好看到宁致远他们上楼来。

“哎。”

在宁致远看到她并打算打招呼的时候,何千叶飞快地转过身去,快步溜进了教室。

刚刚坐下来,夏秋就奇怪地看着她:“你脸上是怎么回事,上课被笔画到了?”夏秋说着就帮她抹了一下。

“什么?有印子吗?”

“是啊。”回答她的却是刚刚走过来的宁致远,“刚才就想跟你说来着,你跑那么快。”

那一刻何千叶完全是蒙的,脑子里混杂着“他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和“所以刚才那么丑的样子也被看见了?”

“我那个……”何千叶一手捂住脸颊,“老师让我晚自习收数学作业,所以我进来通知一下。”

“那我等会儿先给你好了。”宁致远说,“晚自习我可能不在。”

“奥数竞赛培训啊?”

“嗯。”他点了点头。

“加油哦。”

接下来的一整节自习课,何千叶的脑子里都充斥着“要不要去百度一下怎么治愈脸红”和“不然还是问一下怎么治出门不带脑子好了”。

放在以前,何千叶一直觉得自己胆大无比,光明正大地实施着自己的暗恋。

兼任数学课代表的她,以前每次收作业的时候都会故意先去收宁致远那一组的。宁致远的字很漂亮,又是数学大神。她每次拿到之后都会偷偷打开来翻一翻,就算被夏秋看见,也有“我就是想对一下大神答案”的借口。

无数的借口与理由,覆盖住了她细小的、少女的心思。

就是想要看到他。无论是故意跑到走廊上,还是在六十人的教室里假装无意地略过目光。何千叶的目光总是能毫无偏差地落在宁致远的身上。

在意他,他的作业、他的字迹、他的声音、他的所有。

可即使有着班长的职位,因为对方出色的成绩和出众的样貌,让何千叶无数次地告诉自己,就这样,暗暗地、默默地喜欢着就好了。

在美术课的那次意外后,比起“或许可以借这个机会试探一下他的心思”,对何千叶来说,更多的是忐忑和不安。他会感到困扰吧,会觉得尴尬吧。这样想着,以前的“偷偷制造偶遇”全部变成了“想尽办法躲避”。少看到我几次,估计就会把那件事情忘掉吧。何千叶这样想着。

回过神来后,何千叶把卷子上画的草稿都擦了个干净。什么嘛,根本求不出来呀。

在刚刚要转过头去的时候,何千叶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想什么?又想着人家的作业了吗?

虽然对答案只是个借口,但每一次宁致远的答案简直就是她的救命稻草。没听懂的题,死活都解不出的解析几何,看一眼宁致远的作业就会得到解答。

可是现在,她哪里还敢去问他收作业。

什么胆大,都是假的。在宁致远面前,她就是胆小得不行,哪怕对方只是路过她的周围而已,她都会紧张到不行。

5

就这样一直挪到了下课,别说解析几何了,何千叶连立体几何的体积都没算出来。千叶绝望地丢下笔,眼睛的余光却瞄到有人走了过来。凭着脚步就能知道是谁,还没来得及紧张,对方已经先开了口。

“辅助线画错啦。”宁致远拿起手里的本子就拍了一下何千叶的脑袋。

“啊?”何千叶露出疑问的表情。

宁致远说着,从桌上拿起何千叶的铅笔,俯下身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女生顿时心跳加速。

是很近很近的距离,近到何千叶可以清楚地闻到他身上清新的气息。

宁致远在她的卷子上画了一条线,然后把笔递还给她:“这样你再做做看。”

“好……”在接过笔的一瞬间,何千叶不知怎么的手一抖,为了接住那支笔,她的手在慌乱间碰了一下宁致远的。

在近乎夏日的气候里,他的手指有着清凉的温度,就像一直以来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清新的、少年的气息。那股凉意却在一瞬间像电流似的直击她的心脏。

笔当然没有接到,但那一瞬间的心乱让手肘边的草稿本也被何千叶碰到了地上。她正要俯身去捡的时候,宁致远已经率先蹲下了身子。

草稿本里可藏着她的惊天大秘密,何千叶不顾宁致远的动作,伸手就去抢地上的本子。然后一头……撞上了宁致远的脑袋。她吃痛地往后退了一步,草稿本还是落到了男生手里。

宁致远揉着脑袋站起来,把本子合起来还给了她。

“谢谢,谢谢。”他应该没有看到里面的字吧,何千叶想着,一边道谢,一边以恨不得让自己消失在教室里的心情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啊……不是,不好意思啊。”

“不就一道立体几何题吗?至于吓成这样。”宁致远看到她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以后不会做,大不了把每条对角线都连一下试试,总有一个是对的。”

“好……我先看看这题哦。”何千叶低下头来,研究起宁致远帮她画的辅助线。差不多算了几笔,她就恍然大悟,“原来底边是个相似三角形啊。”

“简单吧?”

“果然是大神啊。”她点了点头。

“喏,我的作业。”宁致远把本子放到何千叶的桌上,“后面有不会的直接看我的好了。”

“好的,谢谢!”

“客气。”他笑了笑。

像是突然之间就对数学有了兴趣,何千叶迅速做完了剩下的题目。在拿出英语卷子之后,她犹豫了一下,就把原来的本子垫在了下面。然后一边做题,一边偷偷地瞄着摆在桌角的宁致远的数学作业本。

点、点、横撇、横、竖钩。他在写竖钩的时候会先用力停顿一下,再往上提笔,于是会在转角处落下一个好看转折的字迹。最后一个之字底也会在停顿之后有着漂亮的拖笔。

真是字如其人般好看啊。何千叶想。

可是最后,她却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请不要再喜欢我了。

他说。

6

看到何千叶又在发呆,夏秋“啧”了一声:“看把你给迷得神魂颠倒的。”

“什么嘛。”何千叶回过神来。

“不过我们宁致远,就是那么好的人啊。”夏秋感叹道,“听说前几天老师开会那会儿,他在班主任的位子上帮忙做表,结果有人过来问问题,他就帮人家讲了,弄得最后两节课的时间都在答疑。”

“本来就是大神嘛。”何千叶闷闷地说。

原来是对谁都那么好的人。

“不然你以为啊,那些小姑娘怎么都一个个前仆后继地赶上去。”

本来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他的吧。“是很好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何千叶想着低下头去,可再一次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她却忽地想起了另一件事。

晚自习结束后,何千叶几乎是跑出去的。

很久以前,有一次体育课上没事干,她和夏秋一起爬到科技楼的顶楼,结果在上面发现了一面被写满了字的墙。两个人就捡了粉笔在上面开始写“数学大魔王”、“物理去见鬼”……临走之前,何千叶又拿起粉色的粉笔写下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

“你喜欢谁哦?”无论夏秋怎么问,她都不肯把对方的名字写下来。

可后来有一次,她一个人走到这个地方,逛着逛着就看到了当时写的四个字。她鬼使神差地就在那句话之后写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名字。

——宁致远。

——宁致远,我喜欢你。

得擦掉才行。何千叶想,不然只要是自己班的同学上去,看到之后一定会想到美术课上英勇的自己。

所以,当时是为什么会忍不住写下来的呢?

每一次,在商场的许愿墙前,在寺庙的红丝带前,在数学草稿本、日记本,在每一个可以书写内心隐秘的地方,她都会不自觉地写下那个名字。

你的名字。

稍微找了一会儿就在墙上找到了粉红色的两行字。出来太急没有带可以擦的东西,何千叶只得伸出手直接从最后的之字底开始小心地擦掉。

可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哎,是何千叶吗?”

随即响起的问话让何千叶整个人都像被钉在了墙上,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其实也说不上熟悉,并没有说过很多的话,但她清楚地记得这个声音的每一个音节发音的特征,就像她清楚地记得他每一个笔画落笔的力度一样。

何千叶僵硬地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宁致远和韩策。

“哦……我说呢。”韩策笑嘻嘻地对宁致远说,“你上次都跟我说让我帮忙请假了,何千叶怎么会突然帮你点到,原来是……走神了呀。”

“啊?”

“你不知道啊?”韩策说,“这面墙,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

“你们!”何千叶立刻打断了他,“你们不是去上奥数培训班了吗?”

“哦,我们今天早放学,因为明天要……”宁致远解释。

但看到韩策一脸憋不住的笑意,感受到了脸上逐渐升温的热度,何千叶情急之下直接从两人身边溜了出去:“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跑了两步后,何千叶又回过头来:“那个!墙上的字不是我写的!我就是路过,真的!”

“什么字?”

听到宁致远的问话,何千叶愣了一下,然后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转身就跑。

真是疯了。其实黑灯瞎火的,宁致远站在后面根本没有看到自己在干吗吧?韩策的意思,完全是因为看到她站在表白墙的前面,才会这么推测的。所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傻子。

现在好了,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之后,你也要知道了。

7

何千叶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明天看到宁致远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表情。再没有更多的理由去解释,难道要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想到自己画蛇添足地说了那些话,他们一定会走过去仔细看一下墙上到底有什么字,然后随便拿本作业对一下就能确定是她的笔迹。

“又是一个暗恋你的人。”何千叶都能想象出韩策对宁致远说出这句话时的神态。

又是一个……麻烦吧。

何千叶睁着眼睛望向天花板,大概,一切都要结束了吧。以后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他觉得是刻意的。

可是第二天,当何千叶磨磨蹭蹭地走进教室以后,却发现宁致远并没有来,就连韩策也没有。

“说是去参加奥数集训了。”夏秋这么说,“要在那边待一个星期呢。”

原来昨天他要说的是这个啊。

“怎么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夏秋问。

“嗯。”

“啊?”听到对方没有否认,夏秋蓦地转过头来。居然承认了?

确实,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变得很难熬。如果今天一早见到宁致远就是冷漠的表情,那么千叶也就只能接受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如果对方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那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好了。

可是现在,她见不到宁致远了。

何千叶百无聊赖地走进图书馆,静不下心来做题,还是来这里找点书看好了。她走到书架的最后面,找到了历史老师推荐过的《剑桥中国隋唐史》。

很厚的一本,她正打算翻几页就借回去慢慢看,却突然发现这本书里有被人写过字的痕迹。什么嘛,这么不爱惜书本。

千叶打开了被写过字的那一页,突然皱起眉头愣住了。

那一页写的是唐代的诗人李峤,在空白处,有人写了一首李峤的诗。

“郁林开郡毕,维扬作贡初。万推方演梦,惠子正焚书。

执燧奔吴战,量舟入魏墟。六牙行致远,千叶奉高居。”

从第一个字的落笔就是非常熟悉的字迹,一模一样的竖钩,以及,诗句里更加戳中她内心的四个字。

致远、千叶。

是宁致远写的吗?为什么要写这首诗呢?是他名字的出处吗?仅仅……只是他名字的出处吗?无数的问题在千叶的脑海里爆炸。

最后的那句话,究竟是前人留下的机缘,还是他故意为之呢?

比起诸葛孔明那句有名到尽人皆知的“宁静而致远”,为什么要写下如此生僻的李峤的诗句来写自己的名字呢?

“六牙行致远,千叶奉高居。”

是意外吗?还是说,宁致远,会不会也……喜欢自己呢?

何千叶“啪”地合上了书,脸上不断上升的温度燃烧着她的内心。从来没有过的想法,喜欢的人也正好喜欢自己这种小概率的事件,她只有在许愿的时候才敢想一想。

那么……如果愿望成真了呢?

如果上天真的听到了她日以继夜的祈祷呢?

8

大概是史上最难熬的双休日了,突如其来的降温让何千叶在短袖外面直接套上了风衣,也还是忍不住咳嗽起来。被换季的感冒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听说周一的时候宁致远他们就会结束集训回来上课。

无论怎样都想要问一下吧。千叶想,不管是怎么旁敲侧击的,都想要试探一下对方的心意。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以后说不定就见不到了。

周一这天,何千叶一早就到了教室,把一篇《岳阳楼记》翻来覆去念了十多遍,走进教室的却只有韩策。

“你家宁致远呢?”

“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去了。”

一大清早的,什么事情?终于熬完了早自修,何千叶抱着一叠数学作业本走向了办公室。她仅仅是抱着“关心”的心态过去,却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艰难。

她走到门口,想调整一下情绪再进去,就听到班主任问:“你这次的奥数模考成绩不是很理想啊,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有点失误。”宁致远的声音闷闷的。

“听说学校里有小姑娘喜欢你?”班主任拿笔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不要被影响了,能不能保送就看这次奥数的成绩了。就一年了,好吧?”

“我知道的。”

在宁致远出门前,何千叶迅速地转过身,把作业给了路过的同学:“帮我送进去一下吧,我有点事。”

好像每一次都是以落荒而逃收场。何千叶躲在走廊的转角看到宁致远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然后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还是就这样吧。

不管我的痴心妄想究竟是不是真的,也就这样吧。

我只要能够远远地看着你就够了,就算每一次见面后都是转身也没有关系。

我只要能够一遍一遍在心里写下你的名字就够了。

何千叶赶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才挪着步子回到教室,路过后排的时候,却突然被人叫住。

“千叶啊。”

突然换上了亲昵的称呼,女生转过头去,惊讶又疑惑地看着对方。

“一周没来了,可以借一下你的笔记吗?”宁致远问。

“我……”何千叶犹豫了一下,笑着说,“我的笔记做得不好,我帮你借夏秋的吧。”

“啊?”宁致远好像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他愣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好啊。”

还是不能给你看吧。

写着你的名字的笔记本,怎么能让你看到。

好几天了,感冒还是没有好,总觉得眼睛涩涩的。千叶按了一下眼角,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9

七年后。

何千叶站在顶楼的表白墙前,看着面前被一字一顿写下的两行字。

刚开始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让她迷恋至今的开端,其实就是这其中的三个字。开学的时候,老师让何千叶手抄一份班级名单,复印后作为考勤使用。

“手抄吗?”她当时反问了一句。

“是学校的规定。”班主任刚刚说完,在一旁的宁致远就接过话来:“那我来抄好了,反正我每天都要练字。”

后来,宁致远就把他抄写完的名单交给了千叶。她在长长的表格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这三个字自己明明已经写了十多年,千叶想,可是怎么会有人写她的名字比她自己写的还要好看呢?

面前是熟悉的字迹,甚至是比七年前的“自己”更加熟悉的运笔。在写竖钩的时候会用力地停顿再往上提笔,于是就会在转角处落下一个好看转折的字迹。

极具风骨的、少年的字迹。

——何千叶。

同样的一个竖钩,有一个用力的停顿与好看的转折。

不过,即使没有这样的笔画,别人也能看出来是谁写的。

因为他写的是——

宁致远喜欢何千叶。

这句话就是我宁致远写的,没有别人。

“果然,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喜欢我了吧,你还不承认。”千叶转过头去,对着身后的男生笑了一下。

“说起死不承认,谁比得过你呀。”宁致远看着她,笑了起来。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李明尔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