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风吻过今生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初秋的风吻过今生

文/洛艺湘

01.

初秋的红河水随风翻涌,天边云翳舒卷,眼看就要下起雨来,可河岸边的一群人依旧僵持着,不愿离开。

有男人掏出身上的环保组织证件,扬声道:“这里是我国目前唯一的绿孔雀栖息地,你们不能在这儿建私人水电站,会破坏濒危动物的生存环境……”

话没说完,对面的那群人就不耐烦地推搡起来。

站在人群中的叶琢不禁皱起了眉。她刚刚一直憋着气,此刻再也忍受不住,从行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摄像机,对准那群人开始录像。

“你们再敢动手,我这里可全都会留下证据。”原本他们拍摄团队是来云南拍摄一部关于军人的纪录片,可谁知途经此地,竟遇上了这场争执。

叶琢原想帮助环保组织的人,让这群自称是当地某建筑公司的员工不敢妄动,有人却用手遮住她的摄像镜头,并呵斥她关机。

叶琢执意不肯,下一秒,对面的另一个男人大步上前,拿起铁锹就要砸向叶琢的摄像机。

她瞠目,惊得竟不知该如何反应,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一双修长瘦劲的手蓦地握住铁锹,将男人踹倒在地。

伴随“嘭”的一声,来人清亮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欺负女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叶琢杏眼圆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侧过身子,朝她露出关切的目光。那一刻,叶琢的身子一颤,手上的摄像机摇摇欲坠。

那是沈星燃的脸庞,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的脸庞。

与此同时,对面那群人朝沈星燃身后,新来的这几个人四下打量。他们穿着清一色的黑色皮靴,短袖长裤,笔挺地站立着,眼中都流露着雄鹰般凌厉的眼神。

见形势有些不对劲,那些人暗自商量了几句,立刻就选择撤退。

待他们走远后,有环保人员朝叶琢道谢,她摇头浅笑,可当沈星燃走近,轻唤她的名字时,叶琢的眉却不禁蹙了起来。

她别过头,收拾摄像机,打算背包离开,身后却响起他的声音:“啊,我的腿……”

叶琢急忙转身,抬眼却撞见他狡黠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叶琢,我就知道你关心我。”

“谁关心你了?”叶琢忙不迭地否认,他却笑靥粲然,眸子里像是铺满了星星,泛着熠熠的光。

是了,这就是沈星燃。即便时隔经年,他仍旧是这样,带着玩世不恭的笑,霸道地闯进自己的世界。

02.

叶琢第一次遇见沈星燃,恰巧也是在云南。

那时学校组织了“云南行”的野营活动,她提着相机,四处寻找传说中的绿孔雀。

山间清风凉爽,叶琢走在小路上,心情格外舒畅。半晌,她听到身后传来喧闹的人声。

叶琢回头,只见一群当地人正追赶着几个跟她身穿同样校服的学生。

叶琢怔住了,随即看着那群人像潮汐般向她袭来。她惊得杵在原地不动了。恍惚间,冲过来的人群里有一个少年拉住她的手,直直地向前跑。

他们跑到一处高地,少年抬头看她,眼皮不禁一跳。因为他发现自己竟在慌乱中拉错了人。

“我刚刚看到你的几个朋友往小树林的方向跑了。”叶琢擦了擦额上的汗说。

河岸边的风缱绻地拂过她的发丝,阳光洒在她白皙红润的小脸上,沈星燃不禁有些看呆了。

叶琢抬眼望去,只见两岸石柱上系着很粗的绳索,是供当地人渡河用的。她俯瞰底下的河谷,手搭在那条渡河的绳索上:“我们赶紧上溜索,再不走,他们就追上来了!”

沈星燃恍了恍神,随即被叶琢安排坐上那个双人用的木制溜板。她先将绳索系于他的腰间,紧紧绑牢后,他却咽了咽口水,略显为难道:“我恐高啊。”

“走还是不走,随你。”叶琢停下手中的动作,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应声而至。

“走走走!”

语毕,叶琢手脚麻利地穿戴好自己的装备,她让沈星燃以仰卧的姿势手握溜板,两人一起出发,顺势滑下,疾速地滑越渡河。

那一刻,山间响起了沈星燃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喊声,将那些村民气急败坏的声音全然掩盖了。

待到他们下了溜索后,沈星燃脚步虚浮地边走边告诉叶琢,他们之所以被当地村民追赶,是因为刚刚他们在山间迷路,一时肚子饿,就进了当地人的果园里摘果子吃,无意间又踩坏了他们种的菜,惹得他们一群人上前追赶。

叶琢觉得这原本就是沈星燃他们的不是,所以她和他商量后,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自己的爸爸。

叶爸爸作为这次的领队老师,听闻后,立即带着这群学生去向果农们赔礼道歉,并补上了相应的赔偿款。

事情结束后,叶琢没想到沈星燃竟然来找自己了,说是要报答她的“相助之恩”。

他说他当初迷路时,正好路过了那片绿孔雀的栖息地,撞见传说中的绿孔雀。

于是,他带着叶琢来到了那片广阔的绿草地,看着成群的孔雀在阳光的照耀下,亭亭而立,泛着斑斓绚丽的光。

叶琢告诉沈星燃,她之所以迷恋绿孔雀,希望得以一见,是因为小时候,曾在当地支教的爸爸常跟她提起绿孔雀的传说,称它们是“百鸟之王”凤凰的原型,高贵美丽,不可方物。

遗憾的是,那时的她虽然偶尔会跟随爸爸来到此地,每次都寻找未果,直至爸爸被调回学校任职教书,她也没能一见绿孔雀的真容。

“很荣幸,能够圆了你的梦。”阳光下的少年扬起清隽的笑,眉眼如画,恣意美好。

叶琢的心里咯噔一下,只一眼,便再也难以忘怀。

03.

时隔经年,叶琢没想到自己会再次遇见沈星燃。

如果昨日与他久别重逢是上天安排的意外,那今日的重新邂逅,叶琢觉得就是老天在跟她开玩笑。

彼时叶琢的摄影团队正准备前往军营去拍摄纪录片。路过一道河岸时,叶琢却看到沈星燃被一群人高马大的汉子围堵住。他们绑住了他的双手双脚,朝他说了几句话后,就将他扔进了河里。

叶琢的脑袋登时一片空白,毫不犹豫地朝前跑。她疾速奔至河岸边,将那群男人推开,望向幽深的河水,眼睛一眯,厉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眼前的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叶琢就听见他们着急地朝四处叫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她刚想掏出手机报警,河里突然“哗啦”一声,水花四溅,沈星燃冒出了头,在几个队友的拉扶下,迅速地上了岸。

他一边解绳子,一边望向叶琢,湿漉漉的眸子里竟满是笑意。叶琢怔愣住了,随即听到周遭响起了闷笑声。

沈星燃微微抬眼,凌厉的眼神射向他们,一行人不禁挺直腰板,双脚靠拢,目视前方,举手敬礼:“报告,本次溺水训练任务宣告成功,请求收队。”

闻声,叶琢眨了眨眼睛。她这才知道,原来沈星燃他们一行人是武装侦察部队的军人。

今天他们由沈星燃带队,逐一来这儿进行溺水训练,以便今后遇到相关的危急情况时,也能从容应对。

谁知轮到沈星燃上场,就撞见了心急救人的叶琢。叶琢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可沈星燃望着她,眼角偷偷弯出一个笑。

他们领着叶琢的摄影团队来到军营。一到那儿,有人看见提着像机站在摄影组里的叶琢,不禁出声道:“小姑娘,你行吗?我们这群糙老爷们儿可是每天都要进行拉练长跑的,可费体力了。”

语毕,军营里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质疑声。叶琢见状,不急也不恼,反倒从容地笑道:“我以前经常跑现场进行拍摄,跟过武警的刑事侦查和武装巡逻,人称‘黄金飞毛腿’。你们要不信,可以让我先跟拍几天,如果觉得不合适,那再让团队找新的同事来替换,可好?”

众人议论纷纷,沈星燃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扬声说:“我信她。”

“我们也觉得可行,让她试试吧。”刚刚在河岸边的几个军人也开口道。

自此,叶琢就跟随他们进行拍摄。她看着他们扛着原木在大太阳底下暴晒竞走,在泥泞的地上匍匐前行。

在整个过程中,叶琢的内心并没有很大的波动,毕竟这些她都曾见过。可当看到沈星燃被安排站到靶场中间,双手举着两个气球,让队友练靶时,叶琢禁不住肩膀微颤,紧张不已。

她看着那个身穿迷彩服的军人朝沈星燃的方向瞄准,扣动扳机,子弹出膛的那一刻,叶琢握紧了手里的摄影机,闭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耳畔响起了他的声音:“别害怕。”

叶琢睁开眼,眸中闪过一丝紧张,抿了抿薄唇,道:“我没怕。”

沈星燃失笑,朝她摇了摇头:“还是这么倔。”

以前他就常常说她倔,每次说完,他都会伸手抚摸她的头发,眼里流露出温柔的笑。

叶琢悻悻地回想起往事,躺在宿舍的床上辗转反侧,彻底失眠了。

不一会儿,军营的宿舍楼里响起了刺耳的鸣笛声。叶琢知道,这是军队半夜突击集合演练的声音。

她立即起床穿戴好,提起摄像机就往外赶,走得太急,没有好好看路,下楼梯时突然一个趔趄,崴伤了脚,疼得“嘶”了一声,却还是踉踉跄跄地往下走。

下一秒,一双修长的手接过她手里的摄像机。沈星燃眉头深蹙,他原本跟随队伍也从这条楼梯向下赶,没想到撞上叶琢了。

他一把将她背上身,扭头看着她。她微怔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他心里压着的怒气不禁散了一半:“脚崴了还往下走?你不心疼自己,我可心疼。”

他压低了嗓音,最后那句话像一阵风溜进叶琢的心里,让她觉得痒痒的,瞬间红了脸。

等他俩来到集合地,沈星燃才将叶琢轻轻放下,朝军官敬礼,打报告说明迟到的缘由。

“无论什么理由,军队的制度都应严格遵守。”铁面的军官厉声说。他像往常一样,派出几个人提来了几桶冰水,朝沈星燃的身上猛地泼去。

初秋的夜里凉风瑟瑟,可沈星燃仍旧挺直腰板,无声地接受迟到的惩罚。

待到他重新换洗完,坐在军营的小广场里悉心地为叶琢的脚贴上药膏时,叶琢抿了抿唇,替他鸣不平:“你们军官也太狠了,只认理,不通情。”

沈星燃听完,轻声笑了起来:“要想成为最骁勇的战士,就该经受最严酷的考验。”

那一刻,叶琢觉得沈星燃的眼里仿佛泛着灼灼的光,似有星火,能够燎原。这样的英雄气概,时隔经年,依旧未变。

04.

在叶琢的心里,沈星燃曾是她的英雄。

那时她在高中校园里,因为跑步比赛屡屡得冠,被赋予“黄金飞毛腿”的称号。可即便她再能跑,被两个高年级的学生堵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时,还是觉得插翅难飞。

因为在叶爸爸的课上被点名批评并且受罚,所以这两个学生就来找叶琢理论。

“我爸爸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应该学会反省。”叶琢的一番说教更惹得那两个学生心生不悦。叶琢还没想到该怎么逃跑,下一刻,一阵清冷的男声传了过来。

“欺负女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沈星燃背着书包走近他们,三两下地就将他们制服住,带着叶琢离开。

叶琢在路上向他道谢,看到沈星燃的手臂上有一块淤青,应该是刚刚为了护住她,被其中一个高年级学生撞的那一下弄成这样的。

“没事的,小问题。”沈星燃不在意地笑了笑。

这让叶琢突然想起《大话西游》里傲然一笑的孙悟空。他是个盖世英雄,披着七彩祥云来见她。

叶琢心思微动,她想了想,开口道:“我去药店帮你买药。”

“不用。”沈星燃的眸子里藏着笑,“你帮我擦擦跌打油就行了。”

叶琢有些不解,直到她跟着他来到一间武馆,才得知沈星燃家里开武馆,家里最不缺治跌打损伤的药。

他俩坐在武馆的院子里,叶琢拿起一瓶跌打油为沈星燃的淤青处擦药。

肌肤相触间,叶琢的手微微一顿。她垂下眼帘,尽力摆出一副自然的样子,可耳郭处早已烧出彤云。

沈星燃偷偷看她,觉得她的样子实在可爱,刚想说话,院子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女声:“星燃,我听说你受伤了。”

他俩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女手里拿着两瓶跌打油进了门,看见他们的那一刻,眉毛微微皱起。

叶琢知道这个女孩,她叫苏酥。上次沈星燃在云南被村民追赶时,原本就是想拉着她一起跑的。

“我特地让我爸拿了两瓶上好的跌打油,你用这个擦吧,好得快!”

苏酥自然地走到沈星燃的身边,极力推荐自己的药,还想为他上药。

叶琢这才知道,苏酥家的药店就开在沈星燃家武馆的对面,两人从小相识,青梅竹马。

她声称爸爸还在家里等着,想先行离开,沈星燃却蓦地起身,说有事和她商量,执意要送她回家。

夜风缱绻地卷入胡同小巷,叶琢踩着石板路,轻声问他:“你有什么事想和我说?”

沈星燃怔了一会儿,他想了许久,最后笑道:“是这样的,我们武馆过段时间要举行一个活动,我想公开放映电影《少林寺》。你能来帮忙吗?”

上次在云南野营时,沈星燃在当地看过一次露天放映的电影,于是起了兴致,想约叶琢一起参与这次活动。

“行。”叶琢应声点头。这不仅是因为她曾在云南看过几次露天电影,想回忆美好的童年。更重要的是,她想帮他,想看到他心满意足的笑靥。

不久后,沈爸爸从当地的艺术中心借来了放映电影的设备。

沈星燃跟叶琢一起走街串巷,向街坊邻里发宣传单。苏酥喘着气,一路小跑着跟在他们的身后。

沈星燃怕苏酥累得慌,便温柔地提议她早点儿回去休息。她却撒娇地说,无论他去哪儿,她都要跟着。

叶琢站在他们身旁,伸手递着传单,却将他俩温热的对话都听了进去,心脏像被浸在柠檬水里,泛出微微酸涩的感觉。

隔天晚上,沈家武馆的露天电影如约放映。

沈星燃他们架起了机器,拉上幕布,片刻后,慕名而来的人们坐满了整个广场,电影正式开播。

大伙们聚精会神地看着,刚播到一半,银幕上的画面突然一片漆黑。武馆的人立即检查设备,发现是放映机的皮带断了。

设备箱里没有多余的皮带,叶琢看着沈星燃急得焦头烂额,她知道他为了今天的活动付出了多少努力。

她思忖再三,拿起桌上的剪刀,将自己衣服上的蝴蝶结腰带“咔嚓”剪下来,递给了沈星燃:“你们试试这个。”

沈星燃定定地看了她几秒,才将腰带递给了放映师傅。然而由于腰带太松,派不上用场,电影还是无法放映。

满怀的希望落了空,叶琢叹了一口气,沈星燃却朝她展眉一笑。他伸手揉了揉她头上的发,轻声说:“别担心”。

语毕,他拿起话筒,朝广场上的观众们致歉,表示自己将表演一段武术,感谢大家的到来。

少年的身影矫健如风,在大家的注目下,勾拳,踢腿,翻跟头,行云流水地完成一系列的动作,最终赢得了满堂喝彩。

那一刻,叶琢不禁笑开。月光下的少年忽地侧过头,视线相触,他的笑容如梨花春水般生动,瞬间荡漾进叶琢的心湖里。

05.

叶琢以前觉得沈星燃一笑,整个世界便都潋滟了。可如今他一笑,她就觉得毛骨悚然。

自从军营开展反恐特训后,许多军人经历了深海潜水、直升机垂降,以及蛇类的攻击训练,早就苦不堪言,沈星燃却还能若无其事地蹲在草丛里,逗小蛇玩。

他将蛇缠在自己的手上,朝正在对他进行拍摄的叶琢,露出了八颗牙:“你看它多可爱啊。你摸摸它?”

“我不要,你离远一点儿。”向来怕蛇的叶琢打了个激灵,她只顾着防备沈星燃,所以没注意到丛林边突然钻出一条长蛇,在她的脚上猛地咬了一口。

伴随一声惊呼,沈星燃立即敛起笑,上前为叶琢查看蛇齿印。印痕有些深,沈星燃蹙眉,抱起叶琢就往外跑。

他向教官要了外出通行证,开车疾速将叶琢送到了临近的县城医院。

当地的医生为叶琢清洗并包扎好伤口,沈星燃还是放心不下,问个不停。

“小伙子,你的女朋友没有感染蛇毒,不用担心,只要多注意预防伤口感染就好。”

闻言,沈星燃一直皱着的眉,蓦地舒展开。可下一秒,他听到叶琢说道:“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沈星燃载着叶琢驾车回军营的路上,全程蹙着眉。他知道她疏远自己的理由,可他不愿这样。

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就要全然吐出时,他听到叶琢喊停车。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红河岸边,那群环保组织人员和修建水电站的建筑工又起了冲突。

沈星燃看出叶琢的担忧,于是下了车,走到那群人面前,伸手掏出了怀里的军人证件,勒令他们离开。三言两语的沟通后,为首的那个建筑公司的经理摆了摆手,吸了两下鼻子,带着身后的人一齐离开了。

直至他们走远,叶琢的目光仍盯着那群人。上车后沈星燃有些不解,只见叶琢的身子微微颤抖,抿了抿干涩的唇道:“刚刚那个经理,长得和当年那个被捕的肇事者有些像。”

沈星燃听完一怔,因为他知道,叶琢是想起了她的爸爸。他想将她抱在怀里,她却别过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06.

上学那会儿,叶琢最喜欢上爸爸的语文课了。

那时的她最喜欢他教的那首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以至于在学校的艺术节上,看到话剧表演的篇目里有《孔雀东南飞》这个选项时,立即跑到隔壁班去找沈星燃,希望他能和她一起表演。

苏酥凑到他们的跟前,声称自己是学校话剧社的社员,有丰富的表演经验。如果沈星燃要演焦仲卿,那她就演刘兰芝,和他共同演绎这段浪漫的爱情。

听完苏酥的话,叶琢目光灼灼地看向沈星燃。她问他:“如果让你选,你想选谁演刘兰芝?”

她屏息等待他的回答,心脏怦怦直跳。听到他说出那句“我选苏酥”时,叶琢觉得自己的心好似突然漏了一拍,随即缓缓地沉了下去。

她吁出一口气,不敢想他答案背后的意思,只能安慰自己,肯定是苏酥有话剧经验,所以沈星燃才选她。

艺术节上台表演的那天,叶琢扮演成小婢女站在舞台上。看着沈星燃身穿一袭白衣,手挽着苏酥,两人相视而笑时,叶琢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酸。

表演会堂里人声喧闹,叶琢却逆着人潮提前离场。

她走在学校附近的小巷里,心思杂乱。恍惚间,突然听到附近响起一阵奇怪的口哨声。

叶琢回过头,阴恻恻的巷子里闪过了一个人影,她心下害怕,赶紧撒腿奋力地往前跑。待她跑出巷子,一路奔回家,仍旧心有余悸。

隔天上课,学校发布了消息,称最近校园附近发现有小偷出没,让同学们出门在外时小心些。

沈星燃原本是想来叶琢的班级找她问昨天为何提前离开的,无意间从旁人口中得知叶琢昨天遇到的可疑事件。

当天放学后,沈星燃就拉着叶琢来到了他家的武馆。

“我不用学什么防身术,我跑得可快了,就算遇到小偷,那人也根本追不上我。”

叶琢看了一眼手表,她原想约爸爸晚上一起去看某位大师举办的孔雀画展。沈星燃却硬拉着她,让她学防身术,以备不时之需。

“听说那个画展会持续三日,你明天再看也不迟。”沈星燃道,“你是跑得快,可坏人要是还有别的法子,那怎么办?而且,我又没办法一直待在你身边……”

他神色认真,难得一副紧张严肃的模样,倒让叶琢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她打电话给爸爸取消约定,并告知了缘由——她答应了沈星燃待在武馆里,跟他一起练防身术。

武馆的院子里的槐花满地,叶琢跟着沈星燃的动作,学习蹬脚、扣手腕,甚至掐脖子、戳眼睛等各种防身技能。

待到亲身示范时,沈星燃从叶琢的背后将她抱住,叶琢仰头往后,想撞他的下巴,他却敏捷地避开。

叶琢急了,眸光一转,抬脚踩在了沈星燃的脚上。他发出闷哼声,叶琢不禁转身去瞧。

她的鼻尖擦过沈星燃的脸颊。她望着近在咫尺的他,他因惊诧而微微颤动的长睫,就像一只飞舞的蝴蝶,忽地从她的心上扫过。

他俩注视着对方,沈星燃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武馆门口响起了苏酥的声音。

“原来你们在这儿学防身术,也不叫我。”苏酥的脸上有些不悦。

她径自走到沈星燃的身边,语调软软糯糯地说:“星燃,以前我也学过你家的防身术,可隔了太久也快忘了,你再教我一次呗。”

叶琢抿了抿唇,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原来,他也曾教过苏酥,那……他俩之前也有过那些亲密的举止了?

说不清的少女心思像野草般繁杂生长起来,接到爸爸的来电显示时,叶琢却觉得所有葳蕤生长的草木,仿佛在一瞬间枯萎了。

她毫不犹豫地跑出武馆,所以她没有听到身后沈星燃急切地对苏酥说,以前的防身术都是沈爸爸教他们的,如果她愿意学,让武馆的人再教她便是。

07.

叶琢一直记得,那晚她在医院手术室门口等了很久,直到医生告诉她,爸爸已脱离危险,她憋着的眼泪才终于流了出来。

要不是她贸然更改看画展的时间,使得爸爸改道去书店,也不会遇上这场祸事。即便后来警察抓获了那个驾车逃逸的肇事者,叶琢还是耿耿于怀。

后来,为了让腿伤严重的爸爸得到更好的治疗,姑姑带着他们去了她居住的大城市医治,最终叶琢他们也定居在那儿,方便与姑姑相互照应,从此与过去的旧时光完全隔绝了。

叶琢原以为她可以忘却曾经的一切,可以将对沈星燃的情愫深埋心底。她没想到的是,她竟会再次遇见他,甚至再次掀起那段陈年旧事的回忆。

自爸爸出事后,叶琢一直发奋学习。她考上了理想的传媒大学,实现了摄影的梦想,通过在各地进行跟拍摄影,记录各种打击犯罪的现场,以此伸张正义,消弭罪恶。

某天,当她来到红河岸边,看见那群建筑工人为了建水电站,企图将那些绿孔雀抓捕上车时,叶琢赶紧跑上前制止他们。

为首的经理想甩开她上车,谁料面前的少女竟猛地朝他的手咬了下去,还伸出脚狠狠地踩了他一下。

沈星燃带队赶来时,正好瞧见那个经理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

他微微一怔,随即疾步上前护住叶琢,与其他人一起将那群非法捕捉野生动物的建筑工人制服。

原本沈星燃在附近训练,听到喧闹声,就想起叶琢今天说自己没有拍摄任务,要来红河岸边看绿孔雀。他生怕她出事,赶紧带队过来,没想到竟撞见刚刚那一幕。

他不禁失笑:“你刚才的身手还真厉害,三两下地就让那人‘缴械投降’了。”

“是你教的防身术,我一直记着的。”

沈星燃一听,沉默了。他垂下眼眸,终于朝她说了一声:“对不起。”

不久后,环保组织的人员告诉叶琢,他们向环保部发出了建议函,请求终止红河流域的水电站项目,最终得到了通过。而那个建筑公司也因非法捕捉野生动物未遂,受到了处罚。

看着草地上那群亭亭而立的绿孔雀,叶琢微微笑了起来。可当她看见沈星燃走近自己,并告诉她,希望和她重新开始时,叶琢的笑不禁凝在脸上。

沈星燃说,当初他得知叶爸爸的事,感到十分愧疚。他去学校找她,可她已经办了转学手续,甚至离开了小城,从此再无音讯,任他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叶琢,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沈星燃目光灼灼地对她说。

这几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叶琢,甚至为了她选择从军,奋战在前线,打击各种犯罪活动。

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守护他的苏酥,彻底看清了沈星燃的心。她那颗为他燃烧的心渐渐地被浇灭,最终她选择了放弃,而沈星燃依旧在锲而不舍地寻找自己心上的那个女孩。

他当初拒绝她一起出演《孔雀东南飞》的男女主角,是因为刘兰芝和焦仲卿最终并没有一个美满的好结局。而他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永不分离。

初秋的风缱绻地拂过叶琢的脸。她不禁眼眶微红,对沈星燃说:“其实我后来想了很久,当初的一切也不是你的错,谁都无法预料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只是我重新遇见你,仍有些无法释怀,不知道该怎么做罢了。”叶琢垂下头。

下一刻,她的脸庞被他用手轻轻地捧起。沈星燃望着她琉璃般的眼睛,柔声说:“今后,我会保护你。”

语毕,他伸出臂膀,将叶琢揽入怀中。叶琢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落下释然的泪水。

和煦的阳光洒在绿草地上,清风朗朗,雀影翩翩。他们看着一只美丽的绿孔雀从枝头轻盈地飞落,与另一只孔雀一起漫步而行。

他们望向对方,相视而笑。

风景如画般绚烂。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