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是石榴知立夏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却是石榴知立夏

在这里,她闻过春天的新叶,淋过夏天的阵雨,踩过秋天的枯叶,踏过冬天的白雪,等的都是他一个人​‍‌‍​‍‌‍‌‍​‍​‍‌‍​‍‌‍​‍​‍‌‍​‍‌​‍​‍​‍‌‍​‍​‍​‍‌‍‌‍‌‍‌‍​‍‌‍​‍​​‍​‍​‍​‍​‍​‍​‍‌‍​‍‌‍​‍‌‍‌‍‌‍​。

文/杏仁,新浪微博|@杏仁呦(来自花火

“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

1

尹叶子后来时常想起溪镇的夏天。

江南梅子成熟的季节,天空连日阴沉,梅雨连绵不断。婆婆坐在屋檐下絮絮叨叨着“雨打黄梅头,四十五日无日头”,她就一个人踩着凉鞋在门前的石板路上来来回回地走。

也就是在那样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她第一次见到了顾奕君。

搬家公司的车停在有些逼仄的石板路上,尹叶子从道旁站起身来让路,手中还捏着一只雨天出来透气的大蜗牛。

一位气质儒雅的先生和搬家公司的两个员工下了车,准备开始搬东西。正当尹叶子觉得无聊,要继续观察蜗牛时,十六岁的顾奕君推开车门,闯进她的视野。

尹叶子呆呆地望着穿白色立领衫、米色长裤的少年,直到发现他修剪整齐的黑色短发渐渐被雨浸湿,离他不过五米的尹叶子主动往前几步,将伞分给他一半。

少年将目光从老屋转向身后的女孩。尹叶子在他澄澈如水的眼眸里,隐隐看到了阴郁和忧伤。

他说了声谢谢,便顺势看向尹叶子手中的蜗牛。

感受到他的好奇,尹叶子将蜗牛放至他眼前,说:“听说蜗牛的触角伸得很长,就意味着明天有一个好天气呢。但是,我也不晓得这算不算长。”

顾奕君认真地思索一番,说:“没有科学研究证实过。不过……”他又仔细观察片刻,望着尹叶子的眼睛说,“这不算长。”

尹叶子想,那明天一定又没有太阳。

见他一直在看蜗牛,尹叶子大方地伸过手去,说:“你喜欢吗?送给你好了。”

顾奕君小心翼翼地接过蜗牛观察了一阵,然后轻轻握住手心的小动物,开始在书包里翻找东西。

那边的儒雅先生这时候喊道:“阿奕!来帮忙!”

“好!”

顾奕君高声回答后,望着敞开的书包,神色浮上一丝犹豫,最终他还是快速掏出一个小物件,递给尹叶子,说:“那我送你这个吧。”

尹叶子摊开手掌,少年的拳头停在上方,随后一枚小巧的钥匙挂坠落在她的掌心——那里还有蜗牛刚刚爬过的淡淡的痕迹。

待他离开后,尹叶子提起银色挂坠,仔细辨认了一番,才察觉这似乎是一颗“心”的右半边,直线条那一侧镶嵌着磁石一样的东西。一颗红色石头嵌在半颗心圆鼓鼓的肚皮上,背面还刻着一个“Y”。

她对着伞外迷蒙的雨幕研究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于是,她果断放弃思考,开开心心地将这半颗心形挂坠挂上了自己的钥匙环。

后来,尹叶子读了很多命中注定的爱情故事。她才发现,原来她和顾奕君也有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虽然这缘分,从一开始就预示了结局。

2

尹叶子从其他邻居口中得知,新搬来的那位顾叔叔是名牌大学的副教授,妻子前段时间病逝了。身体的疲惫加伤心中的沉痛,终于让他也倒下了。

在医院待了一段时间后,他暂停工作,回到家乡调养身体。他本想让顾奕君留在大城市接受高质量的教育,顾奕君却执意要跟他回来,方便照顾他。

在得知顾奕君转学到溪镇一中后,尹叶子主动成为他的向导,带他抄近道上学,带他穿过溪镇具有几百年历史的石拱桥,带他进入依山而建的校园里,最后指着一栋教学楼,说:“你们班在三楼,楼梯口左转走到尽头就是。”

顾奕君朝她微微一笑,说:“谢谢你。”

他近距离地朝她笑,温和深邃的眉眼放松下来,嘴角弯起,眼中有光。她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阳光穿过云层时的刹那光华。

后来,跟他一起上下学就成了尹叶子的特权。她昂首挺胸地走在他的身边,莫名就觉得扬眉吐气。大概是因为她身边的少年从内而外透露出的不凡气质,令她这样一贯渺小的存在也闪闪发光起来。

其实,从家到学校那条路,顾奕君早已记熟了,但他还是默许身边有个喋喋不休的姑娘——告诉他哪里可以找到田螺,哪里可以看到虾子,哪里的枇杷最好吃。

她还兴致盎然地说,天晴时在学校背后的那座山上看天空的话,星星又多又亮。

原本一直静静地听着的顾奕君忽然说:“那我们去看吧,等天晴的时候。”

尹叶子当天晚上就开始祈祷。她总觉得自己身上有种隐藏的锦鲤体质,比如,她能和全校最受瞩目的男孩子成为邻居;比如,她期盼天晴,结果,第三天,积了大半个月的阴云就渐渐散了。

放学铃声一响,尹叶子就兴奋地越过来来往往的学生,直接跑去他的教室门口。待他终于出来时,她还有些喘。

“你看,天晴了!”

顾奕君早就透过窗户看到自他搬来就一直没有见过的晴空,大概因为被雨水洗过,所以格外湛蓝。

他眉眼含笑地说:“走吧​‍‌‍​‍‌‍‌‍​‍​‍‌‍​‍‌‍​‍​‍‌‍​‍‌​‍​‍​‍‌‍​‍​‍​‍‌‍‌‍‌‍‌‍​‍‌‍​‍​​‍​‍​‍​‍​‍​‍​‍‌‍​‍‌‍​‍‌‍‌‍‌‍​。”

那天,他们上山后,还有幸看到了落日。

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芒自远处山峦间消失,天空高远,山河壮阔。顾奕君觉得积郁许久的心在这一刻被彻底打开。他将两只手放在嘴边,对着眼前的重峦叠嶂高声喊:“我会考上你的学校!我会去世界上顶尖的研究院!”

妈妈,你听到了吗?顾奕君在心中想。眼眶逐渐变得滚烫。

尹叶子第一次听到温和且波澜不惊的顾奕君如此大声地说出心愿,但她感受到他突如其来的难过,没有多问,只圈起手学他的样子,大喊:“我希望顾奕君的愿望全都实现!”

她顿了顿,继续扯着嗓子补充:“只要有一个大学愿意要我就行!”

“扑哧。”顾奕君被她逗笑,认真地说,“离高考还早,不要没自信。”

“哦。”尹叶子嘴上答应,心中却深深地担忧。她就是那种天生在学习方面缺根筋的人,刻苦时会走神,钻研时会头晕。婆婆总说她精着呢,但成绩骗不了人。

顾奕君正想着要不要安慰她几句,她很快又眉眼弯弯地说:“再送远方的客人一个礼物,要不要?”

顾奕君微微一怔,他发现这女孩有种生在广阔天地间浑然天成的洒脱和快乐,好像任何烦恼都无法长时间地停留在她的心间。

他也笑起来,说:“好。”

她便提起裤腿,迈着大步进入身后的灌木丛。天色渐渐暗下来,树林葱郁,虫鸣阵阵,她神秘地朝他笑:“你快数三二一。”

顾奕君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只好顺着她,缓缓地说:“三,二,一……”

话音刚落,眼前的女孩忽然用力跳了起来,又重重地落下去。几秒钟后,顾奕君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已经完全暗下来的丛林中,星星点点的小小荧光在尹叶子的周围缓缓升腾、闪烁,像被惊扰的丛林精灵,更像宇宙星辰皆因她坠落地球,自在地游走。

尹叶子开心地笑起来,冲不远处的男孩说:“你喜欢我的礼物吗?”

顾奕君环顾四周,小小一方天地间,抬眼是星光璀璨,低头有夏虫飞舞。他将手轻轻地伸向一只飞到他身边的萤火虫,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触摸到了星星。

后来,顾奕君见过世界上更壮丽的景色,可再也没有十六岁时置身于星光与萤火间的那种悸动。

下山时,天已经很黑了,尹叶子主动走到顾奕君的前面带路,拍着胸脯说这里她熟。但这一次,顾奕君摇摇头,走在她的前面,说:“我是男生。”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他身后的书包上,说:“抓紧我,别放开。”

尹叶子低下头,压抑着怦怦乱跳的心脏,过了许久,才轻声说:“不放。”

3

第二年夏天来临时,尹叶子已经是顾家的常客。

尹婆婆时常让尹叶子给顾家送去新做出来的糕点、卤味、酿米酒。

她常常留在他家和他一起坐在大大的梨木书桌前做作业。就算学习再枯燥,偶尔抬头瞥一眼他认真的眉眼,她就觉得十分快乐。

顾奕君说她学习成绩差主要是因为缺乏耐心,但自从跟他一起学习后,她竟然也能在屋子里乖乖地坐一个下午。

她一贯吊车尾的成绩也呈现出缓慢上升的趋势。这都多亏了顾奕君的好脾气。

每次给她讲完题,顾奕君问明白了吗,她就机械地点点头。但望着她依然迷离的双眼,他总是无奈地笑笑,又换种方式给她再讲一遍。

每次临近考试,尹叶子待在这里的时间甚至比在自己家还多。

在顾奕君的房间,尹叶子第一次看到那个银色吊坠的另一半。

她从抽屉里取笔芯时,不小心碰翻了一个小盒子。

盒盖被掀开,尹叶子拿出里面的东西,惊喜地说:“你之前送我的那个,果然有另一半。”

同样的半颗心,同样镶嵌的磁石,只不过正面是一颗蓝色的石头,背面也刻着一个“Y”。

顾奕君看到吊坠时,眼神瞬间暗了暗。

这是他妈妈在世时,他们一家最后一次去旅游时买的。卖东西的姑娘说山石有灵气,两个拥有它的人就算分开,凭借灵石的指引,最终还会相见。

顾奕君是不相信这些的,但他的妈妈很喜欢,还将两人的名字中的一个字母刻了上去。最后,她笑着告诉他:“若我有一天没能留在你的身边,你可以把它送给一个对你来说很特别的女孩子。”

顾奕君并没有将吊坠的含义放在心上,他只是觉得,妈妈走后,那两枚紧紧合在一起的半心,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他,他深深爱着的那个人,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他便将它送给了来溪镇遇见的第一个女生,而后来发现刚好她的名字拼音里也有“Y”。

尹叶子自然不懂这其中的深意。她兴高采烈地拿出自己的那枚,咔的一声将两个半心合在一起,一边欣赏,一边感叹:“真好看!这小石头还有纹理呢。”

顾奕君没有抬头,只简单地回应了一声,就继续做题。尹叶子却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一些有关于情侣的物品​‍‌‍​‍‌‍‌‍​‍​‍‌‍​‍‌‍​‍​‍‌‍​‍‌​‍​‍​‍‌‍​‍​‍​‍‌‍‌‍‌‍‌‍​‍‌‍​‍​​‍​‍​‍​‍​‍​‍​‍‌‍​‍‌‍​‍‌‍‌‍‌‍​。

瞬间,她的脸就红了。趁着顾奕君没抬头,她匆忙地把属于他的半心放回原处,趴在桌上,将头转向一边,咬着唇偷偷地笑起来。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溪镇的日子平静得就像从山上奔涌下来的小溪。

转眼就到了高三。顾奕君此时已经是被溪镇一中重点培养的人物,很多老师都感叹,他的高考成绩可能会刷新一中的历史最高分。

老师问过他有没有去清华北大的意愿,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目标。

他只对尹叶子讲过自己的计划:先考进他妈妈的母校,毕业后申请留学,努力进世界顶尖的研究室。

此时,尹叶子的成绩排名已经从全校的后百分之三进步到前百分之五十。她对即将到来的高考虽然不太紧张,但也十分迷茫。因为她不像顾奕君——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人生有明确的方向。

她还在最后的冲刺阶段,利用周末唯一一天的假期,硬拉着顾奕君去逛溪镇的庙会。

顾奕君早已因过于刻苦而戴上了近视眼镜。很多时候,尹叶子是有些心疼的。她感叹世界上还真的有这种人,天生就能将学习放在和吃饭、睡觉一样的地位。这让她不得不膜拜。

她踮起脚,一把摘掉顾奕君的眼镜,放到自己的口袋中,说:“今天的任务就是玩,听到了吗?”

顾奕君的近视度数还不算高,他轻轻揉着酸涩的眼睛,虽然心中还在想着那道未解开的题目,但望着眼前雀跃欢快的女孩,他还是笑着说“好”。

溪镇的庙会很热闹,除了络绎不绝的香客,沿街还摆了各种卖杂货、小吃的摊位,尹叶子左手一份豌豆糕,右手一串糖人,还时不时催身后的顾奕君快一点。

顾奕君虽然也瞧着新鲜,但还是时不时地细心保护一下前面的女孩,免得她太冒失而被人挤到。

前面似乎有表演,尹叶子兴奋地先跑去占位置。顾奕君刚追上去,就听到她哎呀叫了一声。

他连忙拨开人群过去,只见尹叶子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尴尬。

“那个,我的鞋坏了。”

原来有人踩到她的凉鞋,她一用力,凉鞋的连接处就断了两根。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顾奕君时穿的鞋,在第三年终于“寿终正寝”,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境地。

顾奕君扶着单脚跳的尹叶子来到边上,庙会是逛不了了。

他想了想,蹲在尹叶子的身前,回头冲她笑着说:“走吧,我先带你回去。”

她怔了怔,内心的失落被欣喜和害羞代替。她爬上少年坚实的后背,稍一侧头就看见他高挺的鼻梁和干净的侧脸。

他背着她走出熙熙攘攘的人群,走上熟悉的石板小路。她快滑下去时,他将她颠一颠,托得更高。她慌忙搂紧他的脖子。

那一瞬间,她迷茫了许久的心拨云见日,露出了前面的路。

她在他的耳畔说:“阿奕,你去哪,我就去哪,好不好?”

4

高考结束后,顾奕君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学校。而尹叶子也如愿考上了他理想学校的旁边的一所学校。

虽然这所学校只是一所二本综合院校,但她还是很高兴。她在外打工的父母还托人带回新手机作为礼物。

十八年来几乎没有出过溪镇的尹叶子刚出门时还很兴奋,等到了繁华的大都市,就只剩惶恐。

顾奕君教她办交通卡,用手机地图,分辨东、南、西、北。他都来不及去自己的学校,先带她找到她的学校和宿舍。

就像顾奕君刚来溪镇时,她是他骄傲的小向导,此刻在全然陌生的异乡,她能想象到,如果没有他,她得经历多少坎坷,才能熟悉一切新事物。

好在尹叶子适应能力强,为人也真诚活泼,很快就和宿舍里的同学打成一片。

对于顾奕君这种学霸来说,上了大学并不是他征程的结束,反而是新的开始。他学的是药学,理论课繁重,每天上完课,还要去上自习。

但尹叶子很闲,大一时,她的学业并不紧张,闲得转遍了两个人的学校,逛完了周边所有景点,最后还自愿报了新生运动会五千米长跑。

顾奕君到了吃晚饭的点下楼,看到的就是苦着一张脸的尹叶子。

女子五千米那一栏一直空着,体育委员为此异常苦恼。她一时脑热,报了名,然而一试才知道自己根本不行。

刚好他在本学校的运动会上也报了项目,于是跟她约定了每天几点钟来一起练习跑步。但她就没准时到过,因为她都是提前很早到。

大学生活对于她来说已经没了最开始的新鲜感,她发现自己每天心心念念的都是顾奕君​‍‌‍​‍‌‍‌‍​‍​‍‌‍​‍‌‍​‍​‍‌‍​‍‌​‍​‍​‍‌‍​‍​‍​‍‌‍‌‍‌‍‌‍​‍‌‍​‍​​‍​‍​‍​‍​‍​‍​‍‌‍​‍‌‍​‍‌‍‌‍‌‍​。

每当看到他从教学楼门口出来时,她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像是飘到了云端,整个人都雀跃起来。

她喜欢同他一起漫步在充满青草香味的校园里,喜欢一起跑步时将呼吸和脚步调整到和他一样的频率,更喜欢他用自行车载她回宿舍时,她在后座轻轻环住他腰时的满足感。

这样的感觉太美好。于是,运动会结束后,尹叶子仍然保持了有空就来等他下自习的习惯。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顾奕君终于有些无奈地对她说:“说一声‘我来了’很难吗?这样,我就会早点出来。”

尹叶子也不甘示弱地道:“很难!我才不影响你学习。”

顾奕君的脸色更严肃了:“好,下次你不说一声,就再也不要来了。”

尹叶子听到这话,跺跺脚,转身就跑了。晚上躺在床上时,她还委屈地想:行,不去就不去。

谁知第二天周六,尹叶子睡醒后发现外面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雪,她兴奋地忘记了和他怄气,穿上羽绒服,戴上手套就跑去了他的学校。

雪下了一晚,积雪已经很深了,她走了很久,才到他的自习室楼下。

一路上,雪地靴踩着新雪嘎吱嘎吱响,她也觉得新奇,迫不及待地想跟顾奕君分享。

她到时,看了一眼手表,才九点钟,正是顾奕君学习的时候。她无所事事,便兴高采烈地堆起雪人来。

她笨手笨脚地拢了半天雪,只堆起一个半人高的小雪人。

为了让它的头圆一点,尹叶子一狠心摘了手套,用手一点点地打磨、修饰。

不时有路过的学生,看她堆得有趣,这个放两颗葡萄,那个放一瓣橘子,有人找来了圣诞帽,还有女生将表白失败被退回的围巾系了上去。

渐渐地,一个漂亮的雪人出现在梧桐树下。尹叶子想了想,怄气般地拿树枝在雪人前写了“我来了”这几个大字,再加上感叹号。

自习室内,顾奕君接热水回来,发现几个同学都趴在窗边窃窃私语。

他想起常常等在楼下的尹叶子,走过去一看,果然,先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大字“我来了”,然后是一个戴着红帽子的雪人,旁边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孩正跺着脚用嘴哈气暖手。

顾奕君无奈地笑出声来,穿上衣服,快速下了楼。

她见到他很高兴,不停地炫耀自己第一次堆的雪人。

顾奕君一边嘴上应和,一边将自己的围巾缠到她的脖子上,最后帮她和雪人合了影,这才骑上她的自行车准备带她去吃饭。

清洁工人早已清扫出了道路。顾奕君单腿撑地,没有直接走,而是转身将尹叶子的手放进自己的外套口袋中,才启程。

手指一点点地变暖,耳朵却越发冷,尹叶子将头靠在顾奕君的后背上,忽然没头没尾地说:“阿奕,我们在一起吧。”

前座的顾奕君呼吸一滞,只觉得有股热流瞬间涌上大脑。

她急忙说:“我不会影响你的前程。我可以等你下课,等你放学,等你学习完,同样也可以等你回来。”

顾奕君仍然没有回答,尹叶子怔了怔,迟疑地问:“你会回来吗?”

顾奕君答非所问道:“叶子,这对你不公平。”

尹叶子将手从他温暖的口袋里伸出来,低头揉了揉眼睛,说:“我只是喜欢你,要什么公平。”

5

寒假过去,新学期开始。

尹叶子不再像之前那么频繁地去找顾奕君,因为她的空闲时间全都用在了兼职上。

假期,婆婆生病,父母又在外被骗了钱,导致她在开学后只能自己赚取生活费养活自己。当然,这些她都没有告诉顾奕君,他假期留在这里参加了英语强化班。

那天,她冒冒失失地表白后,她和顾奕君就陷入尴尬而怪异的氛围。虽然她后来解释说是开玩笑,但她知道,他们之间的那层纸已经被戳破,再也没法恢复如初了。

她在大学路找了一份奶茶店的工作,晚上和其他没课的时间,就去那里卖奶茶。白天人少的时候,她就翻开英语单词书默默地记单词。

当然,她还是会抽空精心调制一杯少糖清茶,给顾奕君送去。她有空去等他时,也再不会无所事事,而是学小树林里那些晨读的学霸,出声念英语。

顾奕君知道她犟,也不再要求她提前说一声。只是,他每完成一项学习任务时,都会去窗户边看一看,慢慢地成了习惯。

方晖是尹叶子在奶茶店兼职时认识的。

她连着几个晚上在对外窗口卖奶茶,方晖就连着好几晚,都来买同一种抹茶甜筒。最后她像发现商机一般热情地对他说:“同学,既然你这么喜欢,要不办张卡?”

他乖乖地办完卡后,才挠挠头说:“那个……我叫方晖,能认识一下你吗?”

方晖是附近理工大学的,他们班男多女少,结果,某天他和舍友出来吃饭,就对奶茶窗口正在和顾客热情微笑的尹叶子一见钟情。

尹叶子一开始礼貌地拒绝了方晖,谁知他理工男心思又直又固执。每当轮到她在窗口卖奶茶,他就坐在一旁的台阶上做高等数学题​‍‌‍​‍‌‍‌‍​‍​‍‌‍​‍‌‍​‍​‍‌‍​‍‌​‍​‍​‍‌‍​‍​‍​‍‌‍‌‍‌‍‌‍​‍‌‍​‍​​‍​‍​‍​‍​‍​‍​‍‌‍​‍‌‍​‍‌‍‌‍‌‍​。

他的行为让尹叶子想起了自己。于是,她心软下来,但也把话说在了前面:“做朋友可以,做情侣没门。我有喜欢的人,以后也许会跟他走。”

她说这话时,挥了挥手中的单词书,方晖眼中浮现深深的失落,不过还是同意了。

两人慢慢熟悉,他知道前因后果后,有些犹疑地对她说:“出国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你申请不到学校,英语也不好,很多时候他还要反过来照顾你。”

这是尹叶子没有想过的,她以为就是一张机票和一口流利的英语的事。

以她的本事和目前的家庭状况,申请留学是基本不可能的。她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跟过去,确实会成为他的累赘。

可她还是提着一口气,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去顾奕君的宿舍门口等待。他很早就起床了,出来时,晨雾还未散尽,空气有些凉。

顾奕君看到立在门口的尹叶子,也十分意外,这时却听她语气忐忑地问:“上次你说,不希望我等你。那,如果我跟你走呢?”

她等了许久,才听到顾奕君说:“叶子,那时我答应你跟我来B城,只是希望你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6

尹叶子小的时候,大概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留守儿童”。

父母外出打工,她自小和老人生活在一起,心理孤独,想法闭塞。遇见顾奕君之前,她甚至从没想过未来要干什么,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如果不是他,她也许根本考不上大学,只会随便找个工作,嫁个人,就这样过完一生。

与顾奕君的心怀广阔与天赋异禀不同,她是这个世界上天真又弱小的存在。

就像蚂蚁根本无法翻越一座高山,出国对于她来说,更像是痴人说梦。但对于顾奕君来说,那只是实现理想的一块加速跳板。

她都懂,只是一时间不愿服输,不愿向现实妥协。

她还有养育自己长大的婆婆和文化程度不高的父母,他们不像顾叔叔有高额的商业保险,请得起保姆、看得起重病。

他们都需要她,她根本没有资格随心所欲。

她也懂他拒绝她的潜台词:你有自己的人生,不要总是跟在别人身后。其实仔细想来,他从没说过喜欢她,一切都是她少女时代美好的误解和幻觉。

她最后一次等在他自习室的楼栋门口,正是仲夏。

顾奕君这次很快就下了楼,好像原本就在等她似的。他站在她的面前,第一次语速那么快。

“叶子,我可以……”

“我不会再等你了。”

尹叶子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就把专门叫来的方晖拉了过来。

她笑着说:“我遇到了真正喜欢我的人,也会过属于自己的人生。”

“你看,有大学愿意要我。所以,阿奕,你的愿望也肯定都会实现。”

顾奕君离开时,尹叶子听到树上的蝉,还有草丛里的蝈蝈同时发出一声长叹。她缓缓地蹲下来,手按在胸口。

一旁的方晖担忧地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轻声说:“我只是,这里有点疼。”

她看向头顶枝繁叶茂的梧桐树,在斑驳的光影中失了神。

在这里,她闻过春天的新叶,淋过夏天的阵雨,踩过秋天的枯叶,踏过冬天的白雪,等的都是他一个人。

她想,她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喜欢上别人了。

7

学校旁的广场

我在这等钟声响

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

“尹总监,尹总监?”

穿白色职业装的女人回过神来,望向不知何时出现的助理,问:“怎么了?”

“新娘说关于整体布景还有些意见……”

尹叶子捏捏眉心,轻舒一口气说:“行了,我去见她。你们再梳理一遍流程。”

毕业后,尹叶子进入婚庆行业,因为策划新奇浪漫,短短三年就成为“幸福一加一创意婚庆公司”的首席策划师。

这次顾客选择的婚礼主题是“怀念青春”,因为他们是校园恋情,所以布景以跟学校有关的装饰物为主,放的主题歌也是《等你下课》这样的青春风格的。

今天是彩排,然后再根据顾客要求进行完善。已经习惯跟各种客户打交道的尹叶子大方得体地和新娘握了手,问她还有什么需求。

新娘却认真端详她片刻,恍然大悟地说:“我想起来了!”

尹叶子保持礼貌的微笑,心中却疑惑。新娘继续说:“你是经常去等顾奕君的那个女生!”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顾奕君的名字,尹叶子也不由得愣了神。

“顾奕君那时是我们学院的男神好吗!不过他有个众所周知的女朋友,我们都八卦过,所以,我还记得你的样子呢……

“我跟他本来在一间自习室学习,后来图书馆提供了环境更好的自习室,我们都转战那里了。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走,还常常站在窗户边发呆……”

“对了,那时贴吧里还流传了一张照片——他一个不爱说话的男神,竟然一个人堆雪人玩​‍‌‍​‍‌‍‌‍​‍​‍‌‍​‍‌‍​‍​‍‌‍​‍‌​‍​‍​‍‌‍​‍​‍​‍‌‍‌‍‌‍‌‍​‍‌‍​‍​​‍​‍​‍​‍​‍​‍​‍‌‍​‍‌‍​‍‌‍‌‍‌‍​。我给你找找照片……”

尹叶子有些站不稳。她靠在身后的化妆桌上,手摸索着握住胸前的半心吊坠。

“啊,搜到了,帖子还没被删呢……”

手机屏幕里,银装素裹的一棵梧桐树下,身姿挺拔如松的男人低头看着眼前的雪人。他的手被冻得通红,雪人却完全不似她曾经堆的那个可爱。它没有眼睛,没有帽子,只有他那条熟悉的格纹围巾。

雪人的前面也写着字,尹叶子看清时,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你好吗?”

你好吗,叶子?

我很想你。

8

跨国飞行的旅途漫长而无聊。

顾奕君用飞机上的WiFi反复看一个旧日同学的婚礼请柬链接,尤其是图文消息最后的那两行小字——

总策划:尹叶子

幸福一加一高端创意婚礼

顾奕君浅浅地弯起嘴角。

三个月前,他收到一封邮件:“她一直在等你。祝好。”

落款是“Fang”。他便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其实,他未说完的话是:“我可以留下来。”

那时,中国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药学家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医药学的巨大潜力。他在激动之下也找到了未来更想去做的事。他想要告诉尹叶子,却好像已经迟了。

他最终还是选择去国外深造,并在今年获得学位后,毅然决然地回国。

他的母亲曾因为绝症失去生命,她本人也是药学家,可最后只能遗憾地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暂时没有能治得了妈妈的药。所以,未来就靠你啦。”

他一直坚定地朝着目标走,尹叶子是让他动摇的存在。可是,再来一次,他也不会自私地一直让她跟随自己。他希望她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灿烂而精彩的人生。

他拿出口袋里的半颗心吊坠,想起关于两枚挂坠的说法。

他想,其实并不是灵石指引他们回到彼此的身边,而是念念不忘的两颗心。

认识她之前,他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理想填满。遇到她之后,他的心中便自动为她空出了一块地方。

她来来回回在那个角落肆意走动,就像数年前,连绵阴雨的古镇街角,他在车上远远看见的那个穿白裙的姑娘。

他望着她,仿佛将一切美好尽收眼底。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寂寂庭间春
下一篇 : 哪些句子,你第一次读就感觉很浪漫?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