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颗草莓糖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等一颗草莓糖

文/酸糖豆

新浪微博|要吃酸糖豆

Chapter 1

“宋嘉元的这篇论文逻辑链条断裂,没有修改的必要。”

甫一推开校刊办公室的门,宋嘉元就听到这样一句。

逻辑断裂是法学生最忌讳的错误,没有之一。

说话的人是庄讷,不仅长得好看,还是有名的学霸,自大二起便负责为校刊中的学生投稿栏目审稿。

而此刻,当事人宋嘉元就站在门口,庄讷竟然还能镇定自若地向她点头示意,丝毫看不出通常会有的尴尬,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

宋嘉元压抑了一路的怒气终于爆发,她将论文甩到庄讷身上:“你才逻辑链条断裂!你才前后不通,不必修改!”

庄讷这才皱了皱眉头,将论文捡起来,掸掉灰尘递到宋嘉元面前:“刚才我所说的话仅仅针对你的这份论文,请你不要误会。”

就这?就这??

宋嘉元只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恨不能当场跳起来打人:“庄讷,你这是滥用职权!这篇论文的题目、大纲和基本框架都是导师指定的,怎么可能会被退稿?!”

因为导师曾明确表示宋嘉元自选的题目不合适,她便放弃了原本最想写的内容,转而听从导师安排,熬夜一周才勉强赶在“死线”完成。

庄讷竟然轻而易举就否定了它。

闻言,庄讷不解地看着宋嘉元:“是谁告诉你,导师的思路就一定是完美的?”

他的眼睛很大,眼窝深邃,看人的时候透出一股让人无法反驳的真诚。

好像……确实……没人能保证。

“你!”宋嘉元气成河豚,反而不知如何骂人了。

“停。”

庄讷却突然做出“暂停”的手势,骨节分明的手指指向腕表:“学生会的会议马上开始,我们快要迟到了。”

被冷落在一旁的其他同学终于找到机会打圆场:“对对对,你们先去开会,论文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说着,便迫不及待地将这两尊大神一齐请出了办公室。

赶到会场时,场内只剩下零星几个座位,宋嘉元来不及挑选便被负责维持秩序的同学按到最近的座位上坐好,旁边的座位自然属于庄讷。

宋嘉元绷着脸,下定决心再也不搭理这人,虽然庄讷正专心听讲,看起来并没有要跟她对话的想法。

会议内容又是老生常谈的校刊投稿标准,宋嘉元强打精神听了不过几分钟就脑袋一歪,靠在庄讷的肩膀上睡了过去,双手还不自觉地环上他的手臂。

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让庄讷猛地僵住,他一动也不敢动,直到确定宋嘉元是真的睡着了才放松下来。

细碎的发丝蹭在他的脸侧,软软的,也有点儿痒。

庄讷试图挣扎,却被抱得更紧。水果甜香不依不饶地钻进鼻端,让庄讷难得红了脸颊。

宋嘉元显然把他当成了床边的毛绒小熊,嘟囔着说:“不准动,姐姐熬夜写论文好累的。”

庄讷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是他说错话了。

宋嘉元醒来时,会议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她晕晕乎乎地盯着身边人好看的侧脸,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这是庄讷。

庄讷不自在地别开脸:“醒了?”

听到这该死的醇厚嗓音,宋嘉元才腾地一下坐直身体,面红耳赤道:“你竟然偷偷占我便宜!”

庄讷的视线扫过仍旧挂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双手:“不如你先低头看清楚事实?”

宋嘉元自知理亏,又不情愿道歉,“哼”了一声便离开会场,走到半路才发现庄讷始终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

“你跟着我做什么?”

庄讷并不觉得哪里不对:“送你回宿舍。”

宋嘉元简直要气笑了,这就是所谓的“打一个巴掌给一颗甜枣”吗?没想到庄讷看上去单纯,实际上却颇有心机。

可惜她并不吃这一套。

宋嘉元冷声道:“不用了。”

庄讷却摇头:“不行,最近学校发生过几次女生独行的意外。你一个人,不安全。”

在昏黄的路灯下,望着庄讷坦荡明亮的双眼,宋嘉元的心跳一不小心就漏了半拍。

Chapter 2

宋嘉元把微信上庄讷的备注修改成了“木头”才觉得心情好一些,睡觉时却又想起他离开时不自然地垂着的手臂,难免有些愧疚。

课前,宋嘉元刻意做出一副冷淡的样子,将一盒膏药放到庄讷面前:“这个缓解酸痛的效果很好,不用太感谢我。”

一盒膏药弥补之前枕着他肩膀睡觉的事,也不算太亏。

闻言,庄讷活动了一下手臂,而后淡声道:“谢谢,不过我的手臂已经好了。”

宋嘉元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收下吧,以后也有可能会用到的。”

庄讷沉默了一会儿,宋嘉元刚要松一口气,就听他一本正经道:“没有人会枕着我的肩膀睡觉,除了你。”

庄讷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够让所有人都听清,班上立刻响起一小片八卦的嘘声。

宋嘉元脸一热,扑过去揪住庄讷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只要收下,然后说‘谢谢’就可以了。”

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庄讷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一下。

不仅是庄讷,连宋嘉元都被自己的举动惊呆了,想要松手又怕丢了气势,只好佯装镇定,却忍不住被他浓密的睫毛和身上干净的洗衣液味道吸引注意力。

庄讷不自然地别开视线:“谢、谢谢。”

宋嘉元这才满意地松开手,丢下一句“你还是不戴眼镜更好看”便要回自己的座位了。

庄讷在后面提醒:“距离截稿还有一段时间,记得要交稿。”

这人是把所有的情商指数都折算在智商上了吧!

宋嘉元的胸口顿时又涌上一口浊气:“既然你都说没有修改的必要了,那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可我——”

庄讷想要解释,可惜甫一开口教授就进了教室。他只深深地看一眼宋嘉元,便扭头面向讲台。

宋嘉元原本已经准备好要接受道歉并在下一秒原谅对方,此时一脸震惊,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丢下了。

在老师点到时,她恨恨地给庄讷的备注前又添上了“情商为负”四个字。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宋嘉元被庄讷堵在过道上。

宋嘉元已经不抱任何期待了:“又怎么了呀?”

庄讷紧张地揉搓着手指,视线飘忽:“我们、我们一起吃饭吧。吃你喜欢的东西。”

这是他在听课间隙用手机检索到的,拥有最高点赞数的道歉方法,一定不会再出错了。

宋嘉元眉毛一挑,扫了一眼明显紧张不已的庄讷,而后径直带路去了学校附近新开的一家韩食店。

庄讷长舒了一口气,悄悄给那个道歉方案点了一个赞。

宋嘉元一口气点了许多爱吃的辣食才觉得心情舒畅了,她双手托着下巴看向对面的庄讷:“你想说什么呀?”

庄讷略显吃惊,喝光一杯水才慢吞吞开口:“那些话仅指你这次上交的论文,与你本人和你以前、以后上交的任何一篇论文都无关。”

宋嘉元不说话。

“而且,我不知道你为此熬夜很久。”

许是因为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说完后,庄讷明显放松了许多,倚靠在椅背上安静地等待宋嘉元的反应。

宋嘉元脸上的笑容淡去,语带自嘲:“但是在你心里,它就是一份不值一提的垃圾。”

庄讷并不会说好听的话,就连刚才的道歉词都是构思了许久的。他看着宋嘉元隐约湿润的眼角,半晌也只能想到一句“对不起”。

宋嘉元却道:“我可以不原谅你吗?”

庄讷显而易见的愧疚让宋嘉元难得有了坚持的勇气,毕竟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一定能换来一句“没关系”。

庄讷愣了一下才点头:“当然可以。”

宋嘉元:“那我不原谅你,因为我真的很伤心。”

说完,她便埋头吃菜,不再开口。

庄讷却继续道:“我始终认为,我们应该写自己认定的选题,而是迁就老师的喜好。”

闻言,宋嘉元蓦地抬起头,乌黑滚圆的眸子盯住对面的庄讷。

她原本就长得稚气可爱,这下更是多了几分可怜巴巴。

庄讷心里一软:“你可以的。”

Chapter 3

宋嘉元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将那篇被庄讷称为“没有修改必要”的论文从书架上找出来,这才发现庄讷在上面做了大量的批注和纠错,还指出了究竟是哪里的逻辑不够完整。

红色和黑色的笔记混杂在一起,连宋嘉元自己都觉得庄讷已经是嘴下留情了——这篇论文根本是有毒、有害垃圾,已经到了需要立即焚毁才能防止毒素传播的程度。

宋嘉元犹豫着给庄讷发消息:“导师说,我想写的题目很难的。”

庄讷:“所有的选题都很难。”

庄讷确实是根了不起的“木头”,不仅听不懂暗示,还能仅凭一句话就将宋嘉元全部的感动噎回肚子里。

宋嘉元决定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儿:“那我能写好吗?”

庄讷:“为什么不能?”

见宋嘉元没有回复,庄讷又继续发来信息:“有兴趣才能尽全力,就算结果不会很好,至少也不会差。”

宋嘉元抱着手机傻笑,第一次觉得庄讷的直白干脆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他的每一句话,都让人信赖。

宋嘉元:“蟹蟹你。”

庄讷:“什么意思?我没有螃蟹。”

宋嘉元:“……算了。”

是她错了,错以为庄讷至少会知道二十一世纪有一种新的措辞,叫卖萌,更不该期待着从庄讷那里收到意料之外的反应。

宋嘉元整理好新选题需要的相关资料,甚至一鼓作气地列出一个大纲,去教室向庄讷请教,却发现一向全勤的庄讷竟然缺课了。

同学:“他最近一直不舒服,现在在校医院打吊针呢。”

“怪不得他回复消息这么快。”

宋嘉元放心不下,下课后便去了校医院。

庄讷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被白墙、白被衬得面色更加憔悴。

“医生,他没事吧?”宋嘉元低声问。

医生:“没事。最近吃太辣才会这样,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辣?

宋嘉元立刻想起之前在韩食店时,她下单的那一整桌红通通的辣菜,而庄讷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示反对。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呀?”宋嘉元皱着一张脸,眉眼间全是懊丧。

庄讷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你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

虽然确实是这样,但庄讷的直白还是将宋嘉元的愧疚打消了不少。

“对了,”宋嘉元从口袋里拿出整理好的大纲,“我决定换选题了。”

见庄讷看过来,宋嘉元飞快地冲他眨巴眨巴眼睛,酒窝深深地旋下去,疯狂暗示对方,她已经做好接受表扬的准备了。

“嗯。”庄讷仔细看着大纲,说,“可以先检查一下大纲,确定没问题后再动笔。”

宋嘉元的笑僵在脸上:“就这样?”

庄讷不解,无辜地看着即将跳脚的宋嘉元。

宋嘉元指着大纲,颇有些气急败坏:“我听你的话,换了大纲。”

实际上,宋嘉元也明白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但她无法克制想要从庄讷口中得到一句夸奖的期望。

因为庄讷从不说谎,只要是他说的,她就可以相信。

可惜庄讷始终是一根情商为负,不解风情的木头。

“那天你发短信给我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庄讷点头应道。

宋嘉元想要放弃了,她扯出一抹略显僵硬的笑:“那你还挺聪明的。”

许是没想到会从宋嘉元口中听到关于自己的积极评价,庄讷的眼神一晃,耳郭泛红:“谢谢。”

宋嘉元自暴自弃:“……算了。”

“什么算了?”

宋嘉元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道:“我鼓起勇气换了选题,你可不可以稍微鼓励我一下呀?比如这次一定能写好的!”

她的语速飞快,生怕庄讷拒绝似的。

庄讷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宋嘉元是真的很需要夸奖,也很害怕被否定。她并非不优秀,而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足够好。

庄讷弯着眼睛笑,笨拙但真挚地迎着宋嘉元的视线一字一句道:“加油,嘉元,你一定可以做得好。不止这一次,还有下一次,下下次,每一次都会做得好。”

这是出乎宋嘉元意料的答案,她本来只想要一句“加油”,却得到了比“加油”要用心得多的鼓励。笑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溢出她的嘴角,她那乌黑滚圆的眸子也因此变得更明亮。

庄讷羞窘地别开视线,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大纲上。可是,宋嘉元笑容明媚的模样不受控制地在他的脑海里乱晃。

Chapter 4

宋嘉元很忐忑地看着庄讷,紧张地问:“怎么样?也不算太差吧?”

庄讷很轻地笑了一下:“以你那天冲进办公室的气场,我以为你会认为自己写的内容好得可以直接飞上天。”

旧事重提,宋嘉元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发:“那……那倒不至于。”

她其实是没有太多自信和主见的人,那天之所以敢跟庄讷叫板,不过是道理不够,音量来凑。

见庄讷不说话,宋嘉元只好又问一遍:“到底怎么样呀?”

“比第一篇要好很多,至少思路清晰。”庄讷一边谨慎措辞,一边尽可能缓和语气,直到简直可以称得上温柔,“你要相信自己。”

宋嘉元借低头的动作掩饰住湿润的眼眶,仔细地将大纲叠好收进包里。

就在庄讷以为自己又说错话,想要补救时,宋嘉元抬起头,很认真地说道:“谢谢你,庄讷。”

庄讷说得没错,一个人只有在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时,才会心甘情愿地拼尽全力。

宋嘉元一连几天奔波于教室和宿舍的两点一线,看文献看得头昏脑涨,回到宿舍才发现书包忘在了教室,只好再回去拿。

B大的教学楼全天候开放。宋嘉元一向怕黑,原本想拿了东西就走,到了教室才发现本该遵医嘱躺在床上休息的庄讷也在。

可容纳两百人的大教室空荡荡的,庄讷的身形颀长而清瘦,身上带着浓厚的书卷气。

宋嘉元三两步跑到他面前:“你在这儿做什么呀?!”

庄讷写完最后一笔才抬头,脸上的神情疲倦而茫然。

他不懂宋嘉元为什么突然发脾气,但还是柔声解释:“快要截稿了,我要把这些看完才行。”

宋嘉元的视线扫过桌面上满满当当的稿件,嘟囔道:“这些有什么重要的?”

“当然重要。”庄讷眉头微皱。

在说这些时,庄讷的语气是轻快的,嘴角浮出很单纯的笑意,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纸张,像是在摸什么宝贝。

宋嘉元:“可是……”

庄讷抬起头冲宋嘉元笑了笑,指着对面的座位道:“你如果不想走就陪我一会儿,这里有几篇值得学习的论文。”

这话不像是从庄讷口中说出的,宋嘉元正要感动,就听他继续道:“太吵了我会头痛的。”

很好,感动再次消失。

宋嘉元嘴角抽搐道:“庄讷,我真诚建议你去买一本《说话之道》仔细研究一下。”

庄讷一愣,竟然真的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好。”

这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举动,宋嘉元却忍不住心头一暖。

庄讷是个认真到过分的人,他分不清什么是卖萌,也不懂什么是吐槽,但他愿意认真对待宋嘉元说的每一句话。

宋嘉元默默地数着明显快了几拍的心跳,忽然想起某本书上的一句话:去爱愿意尊重你的人。

这是宋嘉元第一次觉得自己幸运,她甚至没有去找,上帝就把庄讷送到了她的面前。

Chapter 5

宋嘉元翻看着庄讷说的那些不错的论文,每一篇都有密密麻麻的批注。

宋嘉元看完一部分,正要去看另一部分时却被庄讷抓住了手腕。

她盯着手腕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面红耳赤地问:“怎、怎么了?”

“这一些不用看。”

宋嘉元福至心灵,试探着开口:“没有修改必要?”

庄讷想要点头,又硬生生忍住了,但微微下撇的嘴角还是暴露了他的心思。

“总之,水平不足以刊发。”

宋嘉元“扑哧”一笑,晃晃手腕:“你可以继续用你的习惯用语。”

“不行,”庄讷摇头,语气郑重,“你说过,这样不够尊重别人。”

庄讷认真反省并改正的样子有些稚气,但更多的是可爱。

现在,宋嘉元可以很坦然地承认,庄讷真的很可爱,而她会因为这份可爱而心动。

见宋嘉元只是盯着他发呆,庄讷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难道又说错话了?

宋嘉元听懂了庄讷的潜台词。

她捧着脸颊,忍不住感叹:“庄讷,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想说就说,确实是宋嘉元的风格。

“‘可爱’是用来形容女孩子的词语,夸奖男生用‘帅气’更合适。”

“我不管。我就是觉得你可爱。”宋嘉元已经明白了,有时候不需要跟庄讷讲太多道理,“我觉得你又帅气又可爱。”

宋嘉元的声音脆甜,说话时轻轻摇晃着脑袋,圆圆的眼睛泛出明亮的一层光,像是一颗自体发光的小星星。

庄讷看着她,没能管住嘴巴:“你才最可爱。”

有时候太过真挚也不是一件好事,每一句话都让人没办法怀疑,更何况是不够自信的宋嘉元。

于是宋嘉元便问:“真的吗?”

庄讷分明很窘迫,却还是重复道:“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生。”

愿意耐心跟他说话,也愿意包容他的那些不够妥当的言辞。

宋嘉元难得想要逗人:“这么说你见过很多女生?”

“当然没有。”

宋嘉元撇嘴:“那你这句话就是不成立的。”

“每个人都有关于可爱的标准。”庄讷抬头对宋嘉元笑了一下,“我也有,所以我不需要见过很多女生。”

你已经是我所能想象得到的“最可爱”,完美契合我对“可爱”的一切定义。

突如其来的浪漫反而让宋嘉元手足无措,视线扫过墙上的钟表时,她猛然发现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女生宿舍马上就要锁门了。

庄讷收拾好东西,说:“我送你回去。”

从教学楼到宿舍的路程不算远,宋嘉元从论文的构思谈到喜欢的男明星,话题跳跃得毫无逻辑却不敢停下来,生怕被庄讷发现她的紧张。

庄讷忽然走向路边卖糖葫芦的叔叔:“要一串糖草莓。”

宋嘉元惊讶地说:“原来你也喜欢吃甜口呀——”

话音未落,庄讷就将糖草莓递到她面前。

眉目清冷的一米九的大个子,举着一串又大又红的糖草莓站在暖黄的路灯下,眼中的温柔满得几乎要溢出来。

宋嘉元接过来,难得有些害羞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我不知道。”庄讷双手插兜,嘴角是来不及藏好的笑意,“就是想让你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下嘴巴。”

宋嘉元跟不上庄讷的思路,呆呆地问:“啊?”

庄讷憋不住,笑出声来,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说话太多的话,嘴巴也会累的。”

闻言,宋嘉元恨恨地咬一口草莓:“那我以后不说了。”

庄讷连忙追上去拉住她的手腕:“我不是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请你吃草莓,却又不懂该怎么开口。”

宋嘉元眉头一挑:“那你夸我一句。”

终于出现一道会做的题。

庄讷的眼睛一亮,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你很可爱。”

糖草莓酸甜的味道在舌尖化开,宋嘉元觉得自己仿佛泡在蜜糖里。

“你知不知道,一旦你想夸一个人可爱,就说明你是真的喜欢她?”

庄讷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他投降似的举起手:“不要总是问我不擅长的问题。”

宋嘉元抿唇轻笑:“没关系,我知道就好了。庄讷,我追你好不好?”

庄讷挠着头发犹豫着说:“这个,需要我同意吗?”

摧残气氛的一把好手庄讷同学,果然从来不让人失望。

宋嘉元:“不需要,我就是通知你一下。”

Chapter 6

“死线”将近,庄讷变得更加忙碌了,几乎每天都要在教室待到很晚,也经常忘记吃晚饭,宋嘉元只好带了亲手做的晚饭去找他。

她满脸期待地看着庄讷:“怎么样?好吃吗?”

“好咸。”庄讷毫不犹豫地说。

宋嘉元不轻不重地拍一下桌子,笑意淡了些:“庄讷,你确定吗?”

庄讷这才抬头,视线扫过宋嘉元指尖黏着的创可贴,到了嘴边的“确定”硬生生转了方向:“但是好吃,是我最喜欢的口味。”

宋嘉元这才满意,故作谦虚地摆摆手:“也没有啦,我下次会努力做得更好的!”

庄讷却立刻拒绝:“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宋嘉元紧张得绞起了手指:“真的特别不好吃吗?”

庄讷仍旧不会哄人,只能把最真实的想法讲出来:“好吃,但是你的手受伤了。”

“哦,”宋嘉元愣了一下,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没事的,就是很小的伤口,不痛。”

“宋嘉元,以后我做给你吃就好。”庄讷坚持道。

他的语气很轻,但宋嘉元明白,庄讷从不轻易开口,凡是他说出口的,都是承诺。

但“以后”实在是个暧昧不清的词。

宋嘉元歪头看向庄讷,尽量问得随意:“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怎么做给我吃?”

即便是写C刊论文,庄讷也从未有过如此思维枯竭的时候,费尽心思也得不出一个妥帖的答案。

好在宋嘉元最懂得见好就收,问过之后便闷头写论文去了。

庄讷却再也没了思路,他索性放下笔,呆愣愣地看着宋嘉元。

宋嘉元长得很是清秀漂亮,虽然瘦,脸颊却是肉肉的,写字时还习惯性地噘起嘴,显得很稚气。

“你笑什么?”宋嘉元不知何时抬起头,问了一句。

庄讷不由得一顿:“我笑了吗?”

说完,他就发现自己的脸颊有点儿酸,看来是真的笑了。只要看到她就会无意识地一直笑,这就是喜欢吗?

庄讷决定不懂就问:“嘉元,你喜欢我什么?”

“啧,通常别人问这种问题,都会被归结为不要脸。”宋嘉元一脸鱼儿上钩的小狡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哦。”

庄讷一脸认真听讲的模样,看上去恨不得拿出笔记本做笔记。

“答案就是,”宋嘉元话锋一转,飞快地说,“无可奉告。”

庄讷少见地垮了表情:“为什么?”

宋嘉元恨铁不成钢地敲庄讷的额头:“笨蛋,我这是在欲擒故纵,激励你思考呀。”

毕竟喜欢,或是不喜欢,只有自己才最清楚,别人的答案从来不值得借鉴。

Chapter 7

庄讷本着不懂就要学的精神,花了一整个周末的时间钻研了十部青春电影。然而效果不佳,他非但没有学会如何确定心意,反而愈加觉得没有一个女主角能比得过宋嘉元。

室友比庄讷本人更快地做出判断:“你这样就是喜欢。”

庄讷脸上写满求知欲:“为什么?”

室友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庄讷,耐着性子解释:“你觉得别人再美、再甜,都不如她特别,这就是喜欢。你害怕她受哪怕一点儿伤,这也是喜欢。”

庄讷毫不费力地接受了这个答案,又或许他其实早就明白,只是习惯性地想要找到证据,推理论证,再得出结论,却不知道喜欢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讲道理的事情,从初见到心动或许只需要一秒的时间。

他迫不及待地去找宋嘉元,却发现宋嘉元正和别的男生在宿舍楼附近的奶茶店有说有笑地喝奶茶。

男生很快便离开了,只剩宋嘉元一个人坐在简易吧台前。

庄讷三两步走过去,二话不说便拿过宋嘉元手中的奶茶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

宋嘉元吓了一跳:“庄讷,你没事吧?一口气喝完这么甜的东西不会伤胃吗?”

“不甜,酸的。”庄讷撇着嘴将奶茶杯捏得咯吱作响。

宋嘉元这才反应过来,庄讷是在说他吃醋了。她有点儿想笑,又怕是她自作多情。

幸好庄讷始终干脆利落,没有给宋嘉元继续自我怀疑的时间:“宋嘉元,我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庄讷看上去很镇定,但紧张到不停地摩挲裤缝线的手指出卖了他。

宋嘉元撇嘴:“你想说你不喜欢我吗?那你最好现在就闭嘴,重新考虑一下答案。”

“不是,”庄讷连忙解释,“喜欢的。”

宋嘉元又问:“那有多喜欢?”

她始终是不够自信的人,即便庄讷已经给过她很多肯定,宋嘉元还是忍不住要一遍一遍反复确认。

庄讷沉吟了一会儿,一本正经道:“像喜欢看论文专著一样喜欢你。”

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

饶是宋嘉元明白庄讷一向不太会说话,也要被气笑了:“学霸,你仔细思考一下,你现在说的话符合逻辑吗?”

“符合。”庄讷原本紧张得表情紧绷,这会儿却显出笑意,“看专著时,看到这一页就忍不住想看下一页,对你也一样。”

明明才刚刚见到你,我就已经忍不住开始期待下一次见面了。

这大概是宋嘉元听过的最奇怪但是也最浪漫的告白。她分明高兴得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但是刚一扑进庄讷的怀里,眼泪就掉下来了。

那天的天气很好,天空湛蓝得没有一丝杂质,阳光被树叶切割着,细碎的光斑洒在地面。宋嘉元靠在庄讷的肩上,深深地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而后用力环住他的腰。

庄讷轻柔地擦掉她的眼泪,把来时买好的草莓糖放进她手中:“第一次心动,要请你多多指教。”

宋嘉元死死攥住庄讷的手,声音有些发抖:“我要指教你一辈子的。”

“乐意至极。”

“对了,”过了一会儿,庄讷突然揪了揪宋嘉元的马尾辫,说,“你的论文改好了吧?我前几天把修改意见发到你的邮箱里了。”

宋嘉元的面色一僵:“你确定现在要谈论文吗?”

庄讷自觉犯错,立刻改正,抱住宋嘉元的双臂也收紧了:“我闭嘴,但是这周末校刊就要印刷了。”

宋嘉元终于忍无可忍地在庄讷腰上掐了一把:“闭嘴!抱紧我就够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