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与萤火虫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1日 / 分类:雾里看花 / 44 次围观 /

熊与萤火虫

文/真树乃

借什么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这是暧昧的两个人不可言说的默契。

01

江萤最近开心又不开心。

在即将过去的一天里,她接了二十个单,来自同一个客户,指定要做二十位漫威英雄的主题蛋糕。那人看起来二十几岁,职业大概介于公司的杂役和有资格从西装中拿出一张名片的位置之间,长得还不错,却是个面瘫,说起话来就是那种仿佛嘴是借来的,说一个字会从银行卡里扣一百块那种。

“我和您确认一下。”江萤说,“二十个蛋糕,二十位漫威英雄,具体内容您稍后会用邮件的形式发给我。对吗?”

“嗯。”来人点头。

“请问您什么时候取?”

“后天。”

“后天?”江萤不可思议地重复,“这个时间可能……”

“老板,”来人的嘴唇动了动,但最后只憋出了一个字:“急。”

江萤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不知何时,她便已经彻底放弃了和客户进行任何程度的沟通和协商。理由只有一个:她是个工作狂,而协商会浪费太多宝贵的时间。

她觉得,这可能是被她的大老板影响的。

她就职的蛋糕工作室,大老板是个从法国留学回来的,会说中文的意大利女人。这位美女老板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江萤对意大利人的刻板印象。她雷厉风行,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且效率奇高。江萤对此羡慕嫉妒恨,同时玩命地学习和模仿,最后莫名其妙的——她在无限的努力中把自己变成了工作室的中流砥柱。

02

一个小时后,中流砥柱便收到了下订单的面瘫发来的电子邮件。邮件写得很规整,措辞礼貌,内容清晰,不存在任何需要再度确认的疑问。落款是AK影视公司财务总监,郑澜。

江萤没听说过郑澜,但她和AK影视公司有些渊源。确切地说,是有些恩怨。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叫熊其,半年前半真半假地追过她,江萤忍着给他机会,最终在他随口贬低了她的大老板之后忍无可忍地踹了他。此后,他的骚扰一直没停,就是那种混合着迷之自信和不甘心的初中生式的骚扰,那种追一个女孩之前和全班同学打了赌,之后未成功却还要硬着脖子称女孩只是害羞——“看老子一定搞定她”这样的骚扰。

一开始,江萤觉得熊其是在装傻,就和那种用电话骗术筛选目标对象的骗子一样,以装傻为手段去骗吃他这一套的小女孩来达到他的下一步目的。毕竟,她知道熊其是个富二代,他爸原来是做房地产的,趁着黄金十年狠赚了一笔,儿子又目光毒辣地盯准了影视市场,通过两部职场剧又赚翻一笔。这样的一个人,用她短暂的二十五年的人生经验来看,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熊其是个只凭运气发家的二百五,但几番接触下来,她觉得可能不对,他是真傻。

这么一来,她对熊其的想法就有点改变了。原本一个不把别人当人的富二代,哪怕长得再好看,也半点用都没有。但一个长得好看的弱智富二代,那性质就不太一样了。

后来,郑澜无论怎样思考,都没思考通透他的新老板娘这个想法中蕴藏的逻辑——直至老板娘的老板,简称大大老板用情绪饱满的译制片腔告诉他“这是爱情”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在恋爱之中的人,对其他人抱有特殊的好感的人,他们思考时的脑回路上,全是粉红泡泡设的路障。

“总之,”大大老板对郑澜说,“你虽然觉得你老板是个二百五,但在小江眼里是不一样的。在小江看来,他是个特别可爱的、完美的,浑身洋溢着名为‘二百五’的光环的理想情人。”

那不还是二百五吗?

郑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对于他的这位老板熊其,郑澜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看法。老板嘛,就是一个给钱的人,他是真傻还是装傻,和他都没有关系。虽然他也确实觉得自家老板挺弱智的——比如这种让追求对象一天做二十个漫威蛋糕的事,智商只要在初中以上,就绝对干不出来。不说这个,但凡老板智商在初中以上,也干不出这种对着员工把家庭情况、暗恋对象和后半年商业计划全交代了的事。

他的确不谦虚地认为自己是个靠谱员工,却好像也没靠谱到这种地步。

另外,熊其这个老板和其他的老板在关键地带也并没什么两样,都是不断试探员工的底线和潜力,然后开始果断压榨的主。熊其觉得,郑澜身材高挑、相貌英俊,绝对是个讨女孩喜欢的类型。所以他在让郑澜去找江萤之前,花了两个小时去思考怎么让他显得毫无魅力,几经挣扎之后,为他确定了一个“面瘫”的人设。

于是,郑澜重新顶着这张面具去把二十个漫威蛋糕取回来时,觉得生活真的太艰难了。

03

江萤瘫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她心知肚明,这又是熊其特意想出来折腾她的新法子。熊其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要通过她的失败来打击她,让她觉得乖乖和他交往,做他的压寨夫人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江萤不是这种人,压寨夫人?不可能的,她会直接拆了那个所谓压寨夫人的寨,把肆虐的北风和坍塌的寨留给寨的主人,自己绝不回头看爆炸。

另一边,熊其收了二十个蛋糕之后,脑子里又转出了新点子。他想趁着做下一个采访节目的时候,顺便把江萤那个工作室介绍一番。

“你觉得呢?”熊其问郑澜,“就当是介绍赞助商。”

“她们赞助了?”

“没有。”熊其摇头。

“没有你介绍个……”郑澜差点骂人。

“怎么样?”熊其又问了一遍。

还能怎么样?郑澜心累地想。好的老板,没问题老板。

就这样,郑澜再度造访了那个蛋糕工作室,并且直接见到了大大老板。他和这个意大利女人一见如故,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真情实感地吐槽着自家老板的恋爱脑,甚至江萤敲门进来送咖啡时也没意识到有哪里不对,直至他感觉江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才突然反应过来。

他忘了自己的人设了。

江萤没有说什么,拿着空托盘退出了办公室。等过了两个小时,两位与会者终于从家常聊天中抽时间商定了活动的具体事宜后,才轮到江萤送他出门。

他们走到工作室门口,道别之前,郑澜努力地找着他上一次的人设,板着脸对江萤说具体情况会发邮件给她时,她眨了眨眼睛问:“你老板是不是挺压迫你的啊?”

郑澜哆嗦了一下。

“没,”他说,“没有。”

“我看你和我们老大聊得特别好。”她说,“你要是觉得你老板欺负你的话,不如考虑跳槽来我们这里啊。我们这边正缺一个财务。”

郑澜自是板着脸拒绝了她——他演得太残酷,连他自己后来坐在地铁上,心里都觉得有点过不去。这一次,在再度面对面和江萤说话的时候,他一瞬间完全明白了为什么熊其会喜欢她。她带着一脸直率坦诚地望向什么的眼神,就和熊其放在办公室里的少女漫画女主角的眼神一样,熊其开影视公司的第一个目的,就是想把他最喜欢的少女漫画拍成电视剧。

这样的话,那他就是男主角。郑澜想,而他自己呢,就是那个默默暗恋着女主角,也让女主角举棋不定的悲催的男二号。至少他可以打赌,在熊其心里,他绝对就是这样一个定位。除非他帮助熊其最终把女主角追到手,万一江萤和其他人恋爱或者结婚了,落在他身上的真不一定是扣工资或炒鱿鱼能够解决的问题。

04

回到公司之后,考虑到熊其在自己身上安装窃听器的可能性,郑澜还是把江萤对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最后还不忘表明一下决心:“老板,我是不会走的,你要相信我啊。”

熊其相信他,因为在他的概念里,世界上所有的男二号都悲催但忠贞,他们直到最后一集都仍旧是男主角身边坚定的朋友。他不仅相信他,还带他一同去活动现场,两个人混在观众席里看主持人采访江萤和她的意大利老板,看江萤洋溢着无比自信把自家的蛋糕吹得天上有地下无,让熊其觉得他手里捧着的那块试吃的蛋糕新品都被镀了一层金。

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那块,又看了一眼郑澜手里那块,嘴角不由得勾出一抹笑意,笑得郑澜心里有点发毛。

“怎么了?”郑澜问。

“我的有花。”熊其说,“我的还比你的大。”

郑澜无语凝噎。好的老大,你的蛋糕比较大,你的蛋糕还有花,我给你鼓鼓掌。

活动结束后,熊其顺理成章地招待几个人一起去吃饭,他们就近去了附近的商场四楼的火锅店,全程熊其对江萤是一种介于示好和绷着架子之间的态度,但对江萤的意大利老板却是竭尽所能地热情似火。郑澜在旁边看着,觉得挺奇怪的,他之前也不是没看过老板对各大视频网站的负责人点头哈腰,但面前这个人,好像没什么特别要这么做的理由。

饭后,江萤说自己要去一楼买支新的护手霜,熊其马上说他也要买,于是两个人走在丝芙兰里。熊其随手拿了一支,然后一路跟着江萤走,江萤终于选好一款要去结账时,熊其习惯性地拿过购物筐准备一起刷卡,却被江萤伸手一挡。

“干什么?”

“我自己买。”

“我送你啊。”熊其再度祭出富二代的职业病。

“不用。”江萤拒绝,“为一支护手霜欠你人情,之后看到它的第一反应是我欠你一百四十块钱。万一我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我岂不是看到这个牌子就会堵心?我才不要呢,我自己买。”

熊其被她这一串话怼回去,一时间没理清具体的逻辑在哪儿。总之,在他们各自拿着一个黑色小提袋准备各回各家时,熊其凑上去,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我发现你老板特别好。”

“谢谢。”江萤说。

“真的。”熊其认真地说,“品味好、工作能力强,长得也……”

他及时刹住了话,眨着眼睛等着江萤的反应。

“谢谢。”江萤又说了一遍,“所以,那这样的话,你准备把郑澜给我们吗?”

“什么?”熊其的表情当场滞住,直至他回到公司,并且把郑澜叫进他的大办公室之后,凝重的面部表情才一点一点碎掉,到最后演变成敲桌砸杯痛哭流涕,总而言之四个大字指向郑澜——解释一下。

郑澜巨冤,他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百般注意再注意,却还是被卷进了老板的感情纠纷里。与此同时,他作为一个沉迷军事、赛车、游戏的普通男性,对熊其书架上那些男女主角纠结起来可以纠结上下五千年的少女漫画没有任何兴趣。在他的观念里,喜欢就要坦白说出来,说一遍不行说两遍,说两遍不行说三遍。像熊其这种不知人间疾苦、社会险恶,一心只把目之所及的那个人当情敌的人,郑澜恨铁不成钢,只想揪着他的领子吼:你当世界是少女漫画啊!你当全世界和书页里一样只有那几个角色啊!真正的世界四面都是威胁好不好!谁知道下一秒会从画框外杀出什么来啊!

他当然没这么吼,对熊其的指责和怀疑他也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但他内心已经在失业的恐惧中立了誓,他要做老板和他未来女朋友的助攻。

05

郑澜所想的第一个法子,是给江萤传真去了一堆有熊其的打印签名的情诗。情诗来自网上,从聂鲁达到徐志摩到土味情话,最下面就像皇上批阅奏折一样签上熊其的大名。江萤接了,看了,随手扔在工作室大厅的抽屉里,然后就没了下文。但没关系,郑澜还有接下去的三十六招,然而,就在送花、包场电影、寄零食等等招式都纷纷落空之后,已经被耗掉了绝大部分耐心和信心的郑澜对熊其提了个狠招。

“在她店里开个活动。”郑澜视死如归地说,“然后给她把电闸断了,最后你来个英雄救美。”

“什么意思?”

“制造危机啊。”郑澜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靠危机推动的,有危机才有进展。就您架子上的那些书里,您数数女主角都出过多少回车祸了。”

“她不开车。”

“不是,”郑澜再三提醒自己面对老板要有耐心,“我的意思是……”

当他像给幼儿园小朋友上课一般好说歹说总算把意思传达明白之后,熊其眨了眨眼,把逻辑理清楚,之后摇了摇头。

“不行。”他说。

“为啥啊!”

“做人光明正大,不能搞这种阴招。”熊其说,“追不到可以慢慢追,慢慢追也追不到,那就算了。但信任要是崩了盘,可就没办法再去修复了。”

他的这句话说得很认真,没有给郑澜和他再继续插科打诨的余地。郑澜出了办公室后,自己也觉得这个建议提得有点瞎。他一边思考老板这个人,一边等着电梯,却见电梯门打开,走出来的是提着一个圆形蛋糕盒的江萤。

“你……”郑澜叫住他,“找老板?”

“找你也行。”江萤说,“我是来商量一下上一次说过的那个活动蛋糕的要求。”

活动?

郑澜一愣,隔了快一分钟才想起来,的确是有个活动。他们公司马上就要办年会,需要特别定制一个蛋糕,这自然是要找江萤的工作室。而且这个活动还是他策划的——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个财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全能员工的。

“不,”他马上严谨地说,“这件事要找老板谈。”

06

熊其和江萤讨论的结果是——熊其作为总负责人和大老板,亲手为这次年会制作一个定制蛋糕。当然,在正式制作之前,熊其先要去工作室里练习一番。

其实,他已经想象出江萤拒绝他的无数种方式,比如推脱说没时间、出差、不擅长,或者干脆坦白说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但这些可能性都没有发生。江萤的工作室无比顺利地接下了这一单,并由江萤亲自指导熊其做蛋糕。

做蛋糕的过程是一场兵荒马乱的战斗,熊其之后再回忆起这一段,仍旧冒着一身冷汗不假思索地这么说。因为紧张、不安、不知所措,还要强装淡定自然的那种感觉实在非常折磨人。他已经和江萤纠缠了几个月,这种心情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越发强烈,让他越发焦躁起来。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江萤也是同样一种心情。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江萤想不清楚这个问题,是她不知不觉地喜欢他,或是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和自己的不回应,认为一切就会随着她的节奏这样推进下去?但当她提着蛋糕准备敲响熊其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他在里面说的话让她一时间停了手,并狼狈地落荒而逃。

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她想,没有任何事,任何感情,是在一方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也还可以顺利推向结局的。

两个人的蛋糕制作是个相当亲密的流程,这一点,江萤再清楚不过。情侣腻在一起是主要任务,蛋糕是次要问题。在这种场合,她见得最多的,就是两个人吵吵闹闹折腾了半天之后,女孩贴在男孩身上,津津有味地看着她收拾残局的场面。那个时候,她听着女孩的尖叫厌烦不已,心中只想着早点做完早点收工。而此时,她看着顺时针搅拌蛋清和面粉的混合物搅拌到消泡的熊其,却觉得有那么一点愉快。

如果慢慢追也追不到的话,那也就算了。

她脑中又重复了一遍他说过的话,那不是她所熟悉的,他的任何一种语气。

这让她一时出了神。

而就在她去取水果的时候,她又好死不死地发现自己可能已经出神了很长时间,因为冰箱里的杧果已经用完了,而她完全没有想到要去补。

没有办法,她出了材料间,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对熊其说了一遍,熊其当即表示可以马上去对面商场的地下超市买。于是两个人去到对面超市,装满半篮的水果,自然是江萤刷的超市卡。但当他们从地下上到一楼,又路过丝芙兰门口时,江萤突然说要进去买一支口红。

她当然并非此时一定要买什么口红不可,或者是其他的香水、化妆刷、洗发水等等都无所谓——总而言之,她胡乱选了个色号要拿去结账,却在柜台前转过身来看着熊其。

“要欠你一个人情了。”她说,“我只带了超市卡。”

后来,在他们坐在一起打算捋清这段感情的开始时,江萤认为一切的转折大概便是这一句在外人听来说不定有点不要脸的“给我买口红”,然后,被敲诈了一支口红的当事人喜出望外地刷卡,眉飞色舞地到工作室切水果,兴高采烈地回公司拽着他可怜的财务总监让他帮忙分析剧情——郑澜听得一头雾水又不好意思明说,正当他绞尽脑汁寻找一个老板爱听的说法时,江萤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里面的两个男人同时看向她,只听她从善如流地说:“我来还钱。”

这是少女漫画的套路,借伞、借书、借会员卡,发展至他们的成人世界,就自然而然地演变成了借钱。借什么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这是暧昧的两个人不可言说的默契,即要多一次,多一次的见面机会。

到了正式制作年会蛋糕的环节,熊其宛如整个人都放飞了自我一般在工作室里跑来跑去——把所有定制的方案都看了一个遍,最后目光落在了一张数码打印照片上。

“喂。”他拉着江萤,“你说把我们的照片印在上面行不行?”

这什么土味审美啊!江萤无语凝噎。

“不行,滚!”

“为什么啊……”

“话说回来,”她想起了什么,“那堆情诗是不是只有那什么‘他是爱你的,就如同看不见他的你,还是爱着他的’这段是你自己写的?”

“诗?”熊其一愣,“什么诗?”

“啊!”不知为何被拖来做了帮工的郑澜马上叫起来,顺利吸引了老板和新老板娘的目光。江萤用目光向他投去一个问号,他清了清嗓子,“那个……有新的预约邮件。”

工作狂江萤顺利被支开,留熊其一人盯着郑澜。

“什么诗?”他问。

“就是……”郑澜说,“危机和冲突和助攻……这样的东西啦。”

老板到底懂不懂少女漫画啊。

他心累地想。

——原文载于2018年爱格时刻·喜欢你(阅读更多 - 爱格aigirl杂志在线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挚爱无声
下一篇 : 我跑得慢,还有点可爱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