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等雨停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夜阑等雨停

文/洛艺湘

那时她和叶仲希吵完架,拉钩约定要当彼此的“最佳损友”,永远不分开。

01

偌大的博物馆里,喻岚双臂环抱,静静地注视着不远处肃肃而立的少年。

她仔细地听他讲解,嘴角微弯。然而听到他说出那句“这个出土于良渚遗址的朱漆木碗,是我国最早发现的涂漆制品”时,喻岚的眉微微一拧。

下一秒,她钻进人潮中,走到了少年的面前,开口道:“你刚刚说错了,这件文物不是在良渚遗址发现的,而是在河姆渡遗址。”

陈听愣怔,随即听到女生自顾自地说:“根据史料记载,当时的河姆渡部落拥有发达的木器制作手工业,先民们会在木器上涂抹漆料,然后制成如今我们看到的这种朱漆木碗。”

闻言,陈听微微思忖。他朝面前的游客们鞠了个躬,诚恳地为刚刚说错讲解词,表示歉意。

喻岚张了张嘴,见他朝自己微微颔首,就领着游客们往其他展柜而去。她看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沮丧,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今天她来博物馆,是准备制造一个和陈听初次邂逅的浪漫场景,谁知竟变成了“挑错大会”。

喻岚郁闷地走到旁边的折纸展区,默默垂下了头。她想,自己刚刚义正词严地指出陈听的错误,不知道会不会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其实,喻岚第一次见到陈听,是在一个月前的博物馆门口。

彼时她穿着笨重的香蕉玩偶套装,站在炎炎烈日下,大汗淋漓地发着传单。

喻岚家在南五街上开着一家古玩店,以卖犀皮漆器为主。她的爸爸是城里有名的漆艺大师,她的邻居叶仲希就因仰慕喻爸爸,经常来古玩店里玩耍、学技艺。

这天喻岚和叶仲希猜拳赌输了,便独自揽下爸爸委派的活儿,来到博物馆的门口发传单。

正当她气喘吁吁,像个被烤熟的香蕉似的,蔫在原地时,一个清润的嗓音传到她的耳畔。

她抬眸,一个面容俊朗的少年将一瓶矿泉水递到她的手里,轻声道:“天气热,你喝口水吧,休息一下。”

他的笑意浅浅,像三月的春风,缱绻地吹进喻岚的心里。

这个人——就是陈听。

自那天起,只要周末一有空,喻岚就会来到博物馆寻找陈听的身影。她听说他是C大历史系的学生,在博物馆当见习讲解员。

喻岚原以为自己可以凭借从小耳濡目染,在爸爸那儿学到的历史知识,和陈听交流成为朋友,谁知竟被她搞砸了。她郁闷地想着。

半晌,陈听竟迎面朝她走来,说:“我刚刚在工作,来不及跟你说声谢谢。”

“没事。”喻岚有些拘谨地摆摆手。

他们站在博物馆新设立的折纸展区,这个区域展出了许多巧夺天工的折纸艺术品。

陈听拿起展台上供游客体验的白纸,折出一个爱心形状的折纸,递给喻岚道:“这个送给你,谢谢你纠正我的错误。”

喻岚接过那颗“爱心”,微微红了脸。直至她回到古玩店,那颗“小爱心”还没被焐热,就被叶仲希伸手抢走了。

“什么东西,这么宝贝?”

“叶粽子,你还给我!”

喻岚和他“大战三百回合”,最终作势咬了叶仲希的手臂一口,才夺回心爱的折纸。

叶仲希见状,忍不住哼了两声。

想当初喻岚曾因玩闹,爬上树,结果摔伤了腿。那时他听说折千纸鹤可以许愿,就为她折了九十九只千纸鹤,祈祷她能早日康复。

可如今,她捧着一张不知从哪儿得来的小折纸,竟朝他动手,还蹦蹦跳跳地进了古玩店的内室,不再理他。

叶仲希呼出一口气,摇了摇头道:“真是一只白眼狼。”

02

喻岚觉得自己和叶仲希不对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正如此时,明明是晨光熹微的大好周末,她既没有慵懒地在家睡懒觉,也没有和朋友一起出门玩耍,而是和叶仲希背上竹篓,跟随喻爸爸一起来到了市郊的小树林里采漆。

彼时喻岚气喘吁吁地攀上山坡,正想往前走,突然一个趔趄,差点被脚下的石子绊倒。

她呼吸一滞,下一秒,一双劲瘦的手拉住了她的手臂,让她堪堪站稳。她抬起眼,就撞上叶仲希那双黑亮的眼眸,他拧眉道:“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

夏日的风温热地拂来,喻岚觉得她和叶仲希相触的肌肤都变得格外灼热。她微微缩回手,随即见他扯了扯嘴角道:“没事就好,不然你摔倒了,我还得背你。”

“放心,我不重。就算让你背,也很轻松的。”

“那可不一定。”

听着叶仲希油嘴滑舌的话,喻岚磨了磨牙,刚想撸起袖子,就听见爸爸的声音,喊他俩上前去采漆。

片刻后,喻岚看着不远处的爸爸已经熟练地在漆树上进行切割,开始收集树皮里的生漆。她拿出刀具,刚想尝试,叶仲希却一把接过她手里的刀,说:“这活儿我来做就好。”

“为什么啊?”

“喻叔叔说了,百里千刀二两漆。这采漆可不是绣花般的细活,你干不了。”

喻岚鼓了鼓嘴,她不信自己不行,可无奈采漆的工具都被叶仲希拿捏得紧紧的。

郁闷的她只能站在树荫下,看着他们劳碌的身影,时不时地给他们递水喝,为他们端去收漆的木桶。

等到收工,回到古玩店时,喻岚的脸上还挂着“不高兴”。然而下一秒,她竟看见陈听站在她家店里的漆器架前,她的眼睛不禁亮了亮:“你怎么在这儿?”

陈听微笑道:“我喜欢古玩,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

语毕,喻妈妈刚好端着水果盘出来。她热情地招待大伙吃水果。陈听朝她说了声谢谢,随即在水果盘中拿起一根香蕉,递给了喻岚。

喻岚突然想起自己当初第一次遇见陈听时,就穿着香蕉玩偶的套装。那时他根本没法看见她的脸,难道他认出了她的声音吗?

她的思绪转了转,就听见陈听的嗓音响起:“我看过你们店的传单,这里的漆器确实很好看。”

喻岚的心里咯噔一下,她接过那根香蕉,望进他含笑的眼里,立刻心领神会。

原来陈听不是凑巧路过这里,而是专程为她而来。

思及此,她的心里像打翻蜜罐般,甜滋滋的。

他俩相视而笑,叶仲希坐在茶几旁,将他俩的模样全然收入眼底。

他握着手里的香蕉,气闷地咬了一大口。

03

隔天早上。

喻岚一看见叶仲希走进教室,目光就不自觉地锁在他的身上。

今天叶仲希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头顶蓝色的鸭舌帽,脸上还戴着一个蓝色的医用口罩,看起来就像一只“瘦身成功”的叮当猫。

这造型实在是太独特了……

喻岚伸手拍了拍坐在前座的他,讶然地问:“叶粽子,你怎么了?”

他转头看向她,却沉默不语。喻岚不禁一顿:“你是不是又紫外线过敏了?”

他轻轻“嗯”了一声,喻岚立刻叹了一口气。

叶仲希从小就对紫外线过敏,皮肤一旦受到紫外线的刺激,就会红肿发痒。医生说他这是体质问题,会反复发作。每次防护不及时,他就会过敏,戴上口罩,这次也是如此。

喻岚意兴阑珊地翻开课本,突然就想起今天下午的语文课,老师让同学两人一组,对课本的文段进行表演。

喻岚原本是打算和叶仲希一起表演《琵琶行》里的片段,还专门去学校附近的服装店租了古装服饰。现在想来,叶仲希戴着口罩,搭配一身长服,有点出戏啊。

她眸光转了两转,最后想到了一个法子。

她堆着满脸笑意,朝叶仲希开口:“要不……咱俩角色对换吧?”

由她担任旁白、朗诵诗句,叶仲希身穿女装,配上面纱,抱着琵琶,演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形象。

“这一招可谓是两全其美,既可以让演出顺利进行,又可以遮掩你的面容。”喻岚学着古人的模样,摇头晃脑地说完,就看见叶仲希磨了磨牙,一脸要把她当琵琶切成两半的模样。

喻岚咽了咽唾沫,安抚他:“你先听我说。”她顿了顿道,“我给你买一个星期的冰可乐,你就答应吧!”

叶仲希沉默半晌,最后才点点头,淡声道:“买三个星期。”

“成交!”喻岚拿出壮士断腕般的豪气,和他敲定后,就迅速趁着午休时间去服装店换了衣服。

待到下午演出时,众人看着叶仲希身穿女装,头戴假发,站在讲台上的妖娆模样,笑得前仰后合。

直至放学铃声响起,不少同学倏地涌到了叶仲希的身边,扬言要求合照。

喻岚挡在他的身前,拦住了众人的举动。叶仲希的心里刚生出些感动,就听见她雀跃的声音传来:“大伙别急,想拍照的朋友来我这儿领个号,一人十块钱哦!”

“你敢。”叶仲希阴森森的声音响在喻岚的耳边,她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大伙早已感受到叶仲希身上的戾气,纷纷作鸟兽散。

喻岚抿抿嘴,忍不住转过身朝他说:“我就开个玩笑,你……”

话音未落,喻岚就撞上叶仲希那双黑亮的眼睛。彼时他遮着面纱,露出的眼眸泛着熠熠光彩。

喻岚第一次发现,叶仲希的眼睛竟然这么好看,就像磁石般,仿佛将她的目光完全吸住。

窗外有雨声啪嗒啪嗒地响起,喻岚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朝叶仲希说:“我们赶紧回家吧!”

他俩疾步走出教室,大雨瓢泼,喻岚赶紧拿出雨伞,正想动身,却见叶仲希静静地站在原地。

她拧了拧眉:“叶粽子,你又没有带伞吗?你对紫外线过敏,平时就该带把伞在身边,这样可以遮阳挡雨。”

“知道了。”叶仲希接过她手里的伞,举得高一点道,“别再念叨了,赶紧回去吧,小话痨。”

喻岚用鼻音轻哼了一声,跟他一起踏进雨幕中。

她怪叶仲希总是吊儿郎当,不把自己的过敏情况当回事。可直至回到古玩店,喻爸爸将一瓶药递给叶仲希时,她才知道,原来叶仲希这次之所以戴上口罩,并不是因为紫外线过敏,而是他昨天上山采漆的缘故。

由于生漆容易引起皮肤过敏,所以在采漆时,如果没有将防护措施做到位,就会引起过敏。

喻岚看着叶仲希默默地敷完药,她的心里生出几分难受。她坐到他身边,嗫嚅道:“你那天不让我采漆,就是怕我也会过敏吗?”

叶仲希一怔,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视线道:“你不用太感动。”他顿了顿又说,“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过几天我打篮球比赛,你过来给我送冰可乐?”

“行!我给你买十瓶,保证完成任务!”

语毕,喻岚朝他做了个敬礼的手势,惹得他微微弯起嘴角。

那天夜晚,窗外的雨渐渐停歇,有皎洁的月光洒落屋内。不知怎么,喻岚竟在这片清冷的氛围中,感受到了温暖。

04

一中举行篮球友谊赛的那天,叶仲希的球技没有发挥好,心情也不是很美丽。

因为喻岚临时有事,她便拜托班里的同学,将那箱可乐送到了比赛的现场。

此时叶仲希的队友们刚打了胜仗,情绪都很亢奋:“叶哥,你好福气啊!有喻岚这么好的朋友,还给我们买喝的!”

叶仲希无声地喝了一口可乐,只觉得嘴里的味道不像以往那么清甜。他朝众人挥了挥手,百无聊赖地踏出球场,来到了喻岚家的古玩店。

一进门,叶仲希就看见喻岚和陈听并肩坐在一起,正在制瓷拉坯。

“你的手要稳一点,这样屈伸收放,拉制出来的坯体才会好看。”喻岚悉心讲解。

话音刚落,她看见叶仲希板着一张俊脸,双手插兜,静静地倚在门前,注视着他俩,她不由得有些心虚。

其实今天她原本打算看完店后,就去比赛现场为叶仲希送可乐,谁知还未出门,陈听就来了。

最近陈听在大学里上陶瓷选修课,由于课上都是学习理论知识,他便来到喻岚的古玩店,想实践感受一下。

恰逢喻岚的爸爸这两天去邻市的古董协会进行交流,喻妈妈对这些技艺又一窍不通,于是喻岚便亲自上阵教陈听拉坯。

叶仲希见喻岚的手上满是泥,鼻尖还粘着星星点点的泥垢。他呼出一口气,迈步走到他们的面前道:“她是个半吊子,还是我来教你吧。”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喻岚,可话明显是对着陈听说的。

喻岚被叶仲希拉了起来,眼见自己的位置突然被他占了,她的心里有些憋闷,但不得不承认,叶仲希的技艺确实比她好。他爱好各种古玩,每次向喻爸爸学习时都格外认真。

片刻后,陈听看着面前的陶瓷初现成型,笑着对喻岚他们说:“谢谢你们教我制作陶瓷,我请你们吃饭吧!”

“好呀!”喻岚高兴地应道。而当看到叶仲希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时,她欢呼雀跃的声调不禁低了两分。

彼时夜幕将至,陈听带着他俩来到了一家火锅店。

喻岚看着桌上摆放好的柠檬水,唤来了服务员,要了一壶白开水,随即跟陈听一起点菜:“不要土豆,茄子、菠菜,白萝卜也不要。”

语毕,她怯怯地看了陈听一眼,问:“我是不是太挑剔了?”

陈听微微一笑:“没事,你点你喜欢吃的。”

他的眼里满是温柔,喻岚微微红了脸。

叶仲希看着他俩相视而笑的模样,喝了一口刚倒的白开水,心却像浸在柠檬水中,泛着酸意。

05

某个周末。

喻岚哼着歌儿,穿着自己喜欢的碎花裙,刚想踏出古玩店,就被叶仲希拦住了。

“你去哪儿?”

“我和陈听约好去李叔叔的加工场,他说他想了解陶瓷生产的整个过程,我就约他去那里。”

语毕,喻岚刚想离开,就见叶仲希戴上自己的防晒鸭舌帽,低声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就算喻岚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叶仲希到底来加工场干吗。

明明他最近制作的红斑犀皮漆六方瓶还没完成,如今竟跟着李叔叔一起清洗刚收集来的瓷矿石。

喻岚正想着,陈听清润的嗓音就传来:“喻岚,你累不累,要不去休息一下吧?”

自从听说他们想来了解陶瓷的生产,李叔叔便让陈听和喻岚双脚踩在沉淀池中,通过踩泥、排气泡,来感受泥土的温度和制作的过程。

陈听看着喻岚有些气喘吁吁的模样,抿嘴道:“要不,你拉着我的手,借着我的力量,踩起来可能不会那么吃力?”

闻言,喻岚思忖了下。她点点头,刚想伸手搭在陈听的胳臂上。须臾间,一只劲瘦的手拦住了她的动作。

叶仲希面沉似水,朝喻岚说:“换我来吧。你太累了,休息一下。”

“不行。”喻岚毫不犹豫地说,“你不能晒太阳。”

李叔叔知道叶仲希对紫外线过敏,于是便安排他在场内干活,而喻岚他们在户外活动。

叶仲希一听,脸上不禁漾起笑意:“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喻岚的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地说:“当然不是!我是怕你又过敏,到时趁机偷懒,古玩店的活儿又是我一个人干。”

叶仲希的眸子蓦地一黯,他冷声道:“行,那我不管你了。”

他默默地走开,喻岚微微一噎,心想自己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了。

海城天气多变,前一刻阳光明媚,下一秒就大雨如注。片刻后,喻岚他们和李叔叔告别,她刚想撑起伞,却见叶仲希站在原地,毫无动作。

她愣怔:“叶粽子,你又没有带伞吗?”她的眉头微微蹙起,“我跟你说好多遍了,你对紫外线过敏,平时一定要记得撑遮阳伞。你总是借我的伞,如果我忘了,你怎么办?”

叶仲希望向她手里的伞,又看了一眼同样没带伞的陈听。他顿时明白了,喻岚的伞,不会永远为他而打开。

他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那我以后不麻烦你了。”

语毕,他跑向雨幕中,疾奔的身影像闪电般,刺了一下喻岚的眼。

她的双脚像灌了铅般,钉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了。

06

喻岚和叶仲希之间陷入了冷战。

这场无声的硝烟突如其来,他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然而,高考就快来了。

上了高三后,喻岚开始抓紧时间学习,陈听经常会在市里的图书馆里给她补习功课,有了他的指导,喻岚的成绩有了明显的提升。

她很感谢陈听,于是当听到他对失传已久的隐雕瓷感兴趣时,她扬言自己可以帮他寻找残片。

那天,她在古玩店里搜集好关于隐雕瓷的信息后,正准备去市里的几个古玩市场找找看,就听见叶仲希喊住了她。

自从他和她冷战后,日常除了学习与练习技艺外,基本没有主动搭过话。

彼时他低声地说:“我听喻叔叔说了,你向他询问隐雕瓷的事情,你是为了陈听?”

“是。”喻岚承认道,“他帮我补习,我理应帮他寻找瓷器,有什么问题吗?”

叶仲希摇摇头。喻岚见状,紧了紧嗓子道:“那我出门了。”

那天,喻岚走遍了各处古玩市场,都没有找到隐雕瓷的踪迹。她回到古玩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里生出了几分无力感。

一周后。

喻岚正在古玩店里做练习题,喻爸爸突然跑进店内,急声问:“仲希有来店里吗?”

“没有。”喻岚愣怔地说。而爸爸随后的话却像一道惊雷,炸在她的心上。

原来,叶仲希最近向喻爸爸询问了市郊矿洞的具体位置,想去那边寻找原材料,来复原隐雕瓷。

而刚刚,喻爸爸听说那个矿洞发生了坍塌,有人被困在里面,至今不清楚伤势情况。

“今天仲希和他爸妈说,会出门一趟。明明约好晚上回家吃饭的,可他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喻岚呼吸一滞,她的心里像被浇下了一盆冰冷的水。

他是看见她找不到隐雕瓷而郁郁寡欢,才想要去寻找材料,复原这种瓷器的吗?

他是因为她,才孤身一人赶赴那个矿洞的吗?

不管喻岚是怎么想,答案都是肯定的。

她跟着爸爸一路来到了那个矿洞的所在位置。周围人潮涌动,有营救人员,也有当地的村民,可始终看不见叶仲希的身影。

喻岚的眼眶红了,她觉得自己不该和他闹别扭闹这么久,她应该早点和他和解,她不能失去他。

就在喻岚的眼泪快要掉落之际,她看到了那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叶仲希提着一袋滑石子,朝喻岚扬眉一笑:“你看,我帮你找到了!”

原来,叶仲希早上在这个矿洞及附近没有找到滑石子,便问了村民,去了另一个矿洞。

那个被困在矿洞里的人,不是他。

看着周围的营救人员将那个被困的村民成功救出,喻岚却忍不住哭了。

她紧紧地拉着叶仲希的袖子,抽抽搭搭地说:“你真的吓到我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怎么可能。”叶仲希伸手摸了摸喻岚的头顶,眼里溢出的光芒,像是今夜柔和的月光。

他轻声道:“我们之前说好要一直当……好朋友的,我怎么会食言。”

“明明说好的是‘最佳损友’。”喻岚说完,扑哧一声笑了。叶仲希见面前的女孩喜极而泣,也弯起了嘴角。

夜风缱绻地拂过,仿佛将喻岚拉回了小学时代。那时她和叶仲希吵完架,拉钩约定要当彼此的“最佳损友”,永远不分开。

那首《最佳损友》的歌曲,她听了好多年。而时光翩跹而过,他们还是他们,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又好似偷偷发生了什么变化。

07

陈听说,高考后,有话想对喻岚说。

彼时喻岚坐在古玩店里,握着电话的听筒,朝那头说:“好,那我们到时见。”

叶仲希坐在不远处,看着她笑靥粲然的模样,默默地起身,走进了室内。

那时,距离高考已不到两个月。喻岚和叶仲希经常待在古玩店里,一起学习。

他俩会像往常一样,互相斗嘴。当喻岚将餐盘上的莴苣、香菜等等都挑出来时,叶仲希会说她挑食;当喻岚将防晒霜扔给他时,叶仲希会说她“暗器伤人”。

虽然表面上,他俩还是和以前一样,相安无事。但只有叶仲希知道,一切都早已悄然改变。

他曾无意间在喻岚的笔记本扉页上,看见她写下了自己的理想大学——C大,是陈听所在的学校。

她勇往直前地向前奔跑,只为赶赴有他在的远方。

不久后,高考终于结束,喻岚约叶仲希来到南五街的一家火锅店。

她为他点了一瓶他最喜欢的冰可乐,叶仲希看着周围各桌热热闹闹的景象,发现他们都是在举行同学宴。

他突然觉得,喻岚这次叫他来,就是为了吃一顿散伙饭。

果不其然,下一秒,喻岚开口:“我和陈听见面了。”

那一刻,叶仲希的呼吸微微一滞。

叶岚绞着手指,回想着那天她和陈听在咖啡厅相见的场景。

那是她第一次听见有男生向她表白。陈听告诉她,其实他初次见到喻岚,不是在博物馆的门口,而是在博物馆的犀皮漆器展厅里,听见了她的讲解。

那时,喻岚跟随身为漆艺大师的爸爸来到博物馆,参加漆器艺术展。她在现场看见许多游客对犀皮漆器很感兴趣,便为他们讲解了一些相关历史。

陈听就是在那天看见了这个眉眼泛光的女孩,自此一见难忘。之后,他报名去博物馆当讲解员,在她发传单时,凭借她的声音,认出了她。

他说他们的相遇是偶然,也是命中注定。

喻岚原以为自己听见他说的这些话会欣喜若狂,可她的心情却如湖水般平静。

她正思索着,陈听的嗓音再次缓缓响起:“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会有着同样的心境,直到我发现了叶仲希的存在。”

陈听讪讪一笑道:“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每次跟我在图书馆补习,休息时聊到最多的,就是叶仲希的名字。喻岚,我喜欢你,但我知道你真正喜欢的人,是他。”

话音随风飘远,直到飘向了热气腾腾的火锅店。叶仲希听完喻岚的叙述,蓦然一怔。

喻岚绞着手指,心脏怦怦直跳,就连声音都带着些许紧张:“我一直以为,我对陈听的感觉是特别的。直到那天我在矿洞找到了你,我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

其实一直以来,喻岚心心念念的人都是叶仲希。只不过她不敢承认,只告诉自己,他是她最好的朋友。

喻岚将蔬菜拼盘里的菠菜挑了出来,伴着周遭的腾腾热气,说出的话像是烫在叶仲希的心口。

“其实,我不是不喜欢吃蔬菜,而是你不能吃这些菜。”

自从喻岚有一次看见叶仲希晒太阳后,浑身发烫发痒,看起来格外难受,她就立刻上网查了对紫外线过敏应该注意什么,其中有一条就是最好不要吃柠檬、菠菜、苋菜等感光食物。如果吃多了感光食物,太阳一晒,人就容易诱发紫外线过敏。

叶仲希之前曾听医生的话,记住一些不能吃的感光食物,但没想到,喻岚记得比他还多,还要仔细。

而她之所以选择报考C大,其实是因为C大有最好的考古专业。她记得叶仲希说过,他想要考这个专业。她想和他上同一所大学,一起奔赴未来。

08

待到他俩吃完,喻岚一直不敢看叶仲希,径自走到了火锅店的门口。

屋檐下,叶仲希悄悄地伸出手,刚想牵起喻岚的手,就听她委屈巴巴地说:“你看,又下雨了。”

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喻岚拿出包包里的伞,自顾自地说:“你肯定又没带伞。我一直为你着想,你都不把自己的过敏症状当回事。让你带伞你不带,还每天跟我吵嘴,你这样让我怎么承认自己喜欢你……”

她越说越小声,不由得鼓了鼓嘴。因为,即便他这么吊儿郎当,她还是喜欢他。

下一秒,她却听见叶仲希清朗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其实,我一直都有带伞的,只是假装没带。因为我想和你撑同一把伞。”

语毕,他从兜里拿出了自己的遮阳伞。喻岚杏眼圆睁,整个人霎时怔住了。

叶仲希原以为她会因惊喜而感动,谁知下一秒,女生往上一跳,蓦地伸出手,扣住他的脖颈说:“叶粽子,你有伞还一直跟我借,你这个骗子!”

叶仲希顿时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都给我女朋友带伞,我发誓!”

闻言,喻岚的脸颊通红,微微松开了他。

叶仲希撑起伞,不由得将喻岚的手攥进自己温热的掌心,笑得眉眼弯弯:“走吧,以后都由我来撑伞。我来守着你,女朋友。”

他的声音伴着雨点,打在喻岚的心上,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天边的雨渐渐地停了,星星也出来了。皎洁月光下的少年牵着她的手,迈步朝前走。

喻岚的嘴角悄悄往上翘,不动声色地紧了紧与他相握的手。

真好,以后无论阴天晴天,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就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天气。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