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文,耽美甜文,耽美小说推荐,甜文小说排行榜

文/长欢喜她有所念之人,只是那人已不在世间。00“有一天晚上,我梦到我又回到了同他第一次见面的那天,好像是一九七六年的暮春,那年我才十七岁。“那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去学校,晚樱一簇一簇拥在街道两边,我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走来一...
文/白某鲸海风遥寄相思意,呼啸着说尽缱绻的爱恋,他温柔的声音散在风里。01外婆说,把心愿写下来,再装进瓶子里扔进大海,倘若真的有神明存在,他看见你是个乖小孩,就会偷偷捡起瓶子帮你实现写下的愿望。岁桉从小到大有三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其...
文│安眠的猫1天宫长日无趣,但我万不该和广元仙君打那一个赌。彼时,众仙对坐论道,广元那厮捏着胡子说:“人世间纵然有百般滋味,但依本君看,‘甜’乃当中一品,无有滋味能出其右。”我素日虽是个冷淡的仙君,但广元一贯与我不睦,今日这杠我便抬定...
文/别角晚水——他们此生最亲密的时候,竟是她亲手抱他入棺椁的这一刻。纠缠在他们之间的那根红线一旦断了,就再没有续上的可能,偏偏顾岂殊不懂这道理。1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即便是在多年前与顾岂殊成亲时,裴七荷也不曾见过这般张扬冶艳的红色。那...
文/陟山人生注定是一场告别的明炽。1当宫女向我回禀陛下已经平安抵达皇城,正欲宴请文武百官共同庆贺此次大捷时,我才停下抄录了半载佛经的手。我此举倒不是不相信明炽的能力,而是人的心态实在很难不受外界影响。大陈立国近两百年,民风耽于逸乐,军...
文/白某鲸“陈译先生,你做了这么多事,我谨代表傅遥月小姐一人,送给你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月亮。”01傅遥月看见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傅遥月公主病”“傅遥月耍大牌”之类的黑料通稿时完全没有惊讶,甚至在助理小言生气地抱怨了一句“这不明摆着故意黑...
文/萧小船若是有一天,我们在人海中相遇,我一定会第一眼就看见你。第一封信“蔚蓝你好,我是一名高二学生。年初爸爸工作调动,我转学到城里的高中,这里的同学讥笑我的口音,上课总有人在后面踹我的椅子,放学之后就算不是我值日,我也不得不留下来帮...
文/鹿清明“我拍下一颗行星的命名权,将大熊星座边上的一颗小行星取名为傅谈星。我想把这颗星星送给你,夏知,你愿意收下这颗星星吗?”1.彗星撞地球“你说新来的指导员是谁?”夏知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傅谈星啊,就是国内量子实验室那位。”同...
文│似柚壹一到冬日,荔荔便总犯懒。殿中到处都是暖的,四角挤挤挨挨放着几盆山茶,在暖窖里拿炭火细细地烧,方能在数九寒天有这样的春色。荔荔倚在那里,以手支颐,听见薛贵人压低声音讲:“陛下已经连着十五日宿在飞灵宫了。”这倒是件新鲜事。皇帝一...
文│林顽1A大最有名的,不是那位蝉联各项竞赛的天才少年,也不是图书馆前百试百灵的许愿池,而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锦鲤”女生。A大美术系大二生付秋眠同学,新的一学期仍然不负众望地延续了自己的“锦鲤”属性,人人见了她都得问一声“欧皇好”,巴不...
文/余以嘉“我想要你永远自由,永远快乐。”11987年,越南首都西贡,热带季风如期而至。夏日的午后闷热潮湿,似乎空气里都是细小的水雾。阮丹卿拿着斗笠,用手背拭去额头的汗珠。群众演员的试镜队伍很长,等待了几个小时,仍然没有轮到她所在的这...
文│三月逢江1)别紧张,我只是想下个单初雪过后,整个世界都是冷冰冰的,乐葵坐在二食堂的甜品店里蹭空调,面前只摆着一杯白开水,她喝完后转头喊了服务生续杯。走过来的服务员神色鄙夷,乐葵却视若无睹,继续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身后又有脚步声传来...
文|茶洛汐1明明已经入秋,暑气却没有消散的迹象,自水泥地向上蒸腾,不遗余力地传递着热量。安星伸手擦了擦额角滚落的汗珠,不幸被眼尖的教练看到,又开始新一轮的咆哮:“手放哪里呢?握好方向盘!”教练是个身材魁梧的东北大汉,人挺幽默,可一坐到...
文│时归楔子窗台上的玫瑰开了。当一抹阳光照射到它身上时,宋锦才觉得它那样妖艳美丽。宋锦将它拍下来发了朋友圈:好不容易才救活了的。她设置成了仅一人可见,没关系,本来就是帮他养的玫瑰。宋锦以前并没有养过玫瑰。她养过月季,养过茉莉,养过水仙...
文/林鹿诗一夜色已深,城市却没有睡去。临近元旦,大大小小的尾牙一场接一场,高耸的酒店灯火通明。公司的年会开完,姚蔓蔓站在台阶上等车回家,身后旋转玻璃门中涌出一群衣着精致的人,掀起一阵喧哗。她回过头去,众人的惊呼声与起哄声中,年轻的男人...
——在他清冷孤寂的一生里,也曾有过皓月浮光,尽管转瞬即逝。他终究还是去找了他的小姑娘。【1】时月白赶到怀梦阁的时候,天色已黑尽。车驾尚未落稳,守在阁外的两排带刀侍卫便大步上前,为首的那个草草一抱拳,接过马鞭一撂:“小公爷快请进吧,信王...
文/桑普她可以永远不长大,可以永远做那一方永无岛上的彼得潘。1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今天你没错过辛月明的杀青直播吧?“笑死我了,整场直播的综艺效果在她打开那把伞的时候直接拉满!我还特意回家找了我姥姥去买菜送...
文/亦子他只想和他的心上人,沿着圣保罗一眼望不到头的街道一路走下去。A一清理完抽油烟机里的油污,陈莫就将手上那条沾满油垢的厨房布丢到垃圾桶里。他脱下厨师帽,朝同伴比了个熟悉的手势,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他又要从后门溜走了。“莫,你走慢点...
文/大黄米就在她抬头的瞬间,月亮刚刚从云层里挣脱而出,似是有光。01苏云暖离开的那个早上平平无奇。周妄正在埋头吃杧果慕斯,是苏云暖亲手做的,在一起这么多年,苏云暖练就了一手做甜品的功夫。周妄曾经形容过,苏云暖做的甜点,像极了他把她拥进...
文/烟花海棠我要的东西,在一步步摧毁他本该平顺的人生,他这个笨蛋,还在甘之如饴。1.11月中旬的时候,阮淮打电话来让我去杭州陪他看一场话剧。连推托的机会都没给我,他骗取我的个人信息,在网上订好机票后直言不讳地在电话里讲:“反正你也没工...
文/简蔓如果人生注定有缺失,那么,找到那个能够彼此弥补的人,是多幸运的事。1江雪和陆域的第一次见面,实在不怎么愉快。那是深冬的傍晚,江雪骑着自行车拐进居住的小区,在去往单元楼的小路上,看到了一颗摔烂在地的西瓜。是那种超市里价格很贵的无...
文/以太原来吃太多,真的会跑不动。原来……她是这么在意倪景菏呀。楔子接到沈妈妈的电话时,倪景菏正好拉着行李箱,关上了家门,听清楚沈妈妈的话后,他才发现自己可能被放了鸽子。沈阿姨说:“小倪,你们现在应该到河川了吧?团团她怎么样,有晕车吗...
文/长欢喜她总会想起那晚坐在深巷里仰望星空的他。那样温柔,又那样炽烈。00)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秋也在乌塘镇遇见周迩。那时她正带着一群学生去写生,从楼上下来时,恰好看见他正坐在对面的特产店里,后背弓起,双肘撑在桌面上。秋也惊讶于自己竟然...
文/阿梨之棠,你的人生,一定要比我的更美满。01“姓名。”“林之棠。”“性别。”“女。”“年龄。”“离开镇江那年二十岁,现在……二十六。”“……好久不见。”“好久不见。”02之棠第一次见到程笠,是在某个夏末的傍晚。那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雨...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