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爱情美文,校园爱情,校园文学故事

文/李明尔一晚上10点,教学楼里只有考研自习室还亮着灯。即使外面飘着小雨,空气中依旧延续着盛夏的闷热。突然,灯光灭了。“怎么又停电了?”陈芷涵丢下笔。“说不定等会儿就来了。”徐明萱话音刚落,头顶的白炽灯闪了两下,就亮了起来。她转回头去...
文/南风北至在悠长岁月里,爱你,是我穷极一生最认真去做的事情。01盛夏时分,阳光炽烈,由天空发散下来的阳光透过树隙串成一束六边形的光斑,温温柔柔地穿过玻璃窗,纪嘉年站在走廊里伸了个懒腰。“啊,坐了一上午的门诊,腰都快要断了!”她懒洋洋...
文/猫可可谢谢你,从我一无所有,到后来满载光环,都在我身边替我高兴。有你这个粉丝,挺不错的。01顾辽辽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她不过是去消个食,竟然运气爆棚地遇上了刚粉上的小鲜肉,这便罢了,她还发现对方——不是人!身为某新秀男团的老...
文│鹿屿森1接到上头叫我替班的指令时,我正躲在卫生间疯狂洗手——七号床的病人吐了。我刚处理好,就被人从水龙头边拽开。“什么?”我甩着一手的水,“不是说不排我班吗?”“没办法了。”主任一脸无奈,“小妍突然拉肚子,缺个人,你就顶上吧——有...
文/闻人可轻她用了整个青春,爱了一个人,却连拒绝的回应都没有得到。01肖晓和谢一旭相恋六年,结婚三个月,在认识正好两千两百八十天的时候,离婚了。肖晓半夜三点打电话给桔子,给树轮,给天明,给我。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桔子,在佳境天城的“L...
文/姜辜我年纪轻轻,却吻过灵感,见过奇迹,要说还有什么奢求,无非是,你的归期。01陆及追出现在门口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人活得粗心一点,其实是美事一桩。——好帅的男孩。“你好,”他眼睛不大,眼尾狭长,面无表情地盯着人时,有一种令人捉...
文/闻人可轻我把周函期写给我的字条收起来,打算以后用来怀念青春。怀念,偷偷喜欢过一个人的心情。01高中毕业十周年聚会,这一年,我28岁。凌江的隆冬,像在做一场没完没了的法事,森森钟声,从早响到晚,也不知道是在超度谁。聚会地点设在南湖路...
文/打伞的蘑菇遇见他的第一天,所有美丽的词语像雨一样落了下来,我慌忙伸手,却只接到他的名字。012009年的夏天热得厉害,正午的时候窗外的蝉鸣声一阵高过一阵,像一根被拉扯到极致的线,随时都会绷断。高二教室里吵吵闹闹的,电风扇呼啦啦地搅...
文/野榈她心甘情愿地等,她心甘情愿地放弃,她心甘情愿地爱一个人,就是值得。01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剧院门口还聚集着男女,对刚刚结束的表演还意犹未尽,讨论着明天晚上是不是该解散酒局再来一程。乌衫裹着衣服经过他们,马上入秋,天冷得像...
文/沈念01一大早,教室里炸开了锅。一帮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她们中间,坐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小佳,我当初警告过你吧,那种男生绝不能信!”一个穿粉红色上衣的女孩说。“就是就是,那种人就是个二流子,谈恋爱献殷勤那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文/赵不易一冷川南不知道,毕业那天晌午,我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踏进学校,挺早就去了。新一届准高三生已经开启第一轮复习,走廊里空荡荡。百无聊赖的我趴在拐弯处的窗口看操场上的他们打球,太阳毒辣得我几乎睁不开眼,他们却感觉不到热似的,在操场上挥...
文/沈念012010年,胖子20岁,喜欢唱美声的他终于熬过了那个炎热的盛夏,顺利被录取到一家闻名全国的音乐学院。入学第一天,胖子在食堂打饭时,对排在他前面的女孩一见钟情。当时,目测身高一米七,脚蹬小白鞋的女孩只留给胖子一个浑圆的后脑勺...
文/沈念012009年,大学毕业后第一年,刚上班工资实在少得可怜,我便在网上到处联系看有什么兼职可做。几经周折,竟有一家酒吧老板向我伸出橄榄枝,问我是否愿意晚上到他的酒吧驻唱?看出我的疑虑,老板笑说:“试用期一个礼拜。每个晚上100块...
文│箫四娘楔子A大为了鼓励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从本学期开始实行社团加分制,一时间各大社团成为众位没参加过社团活动的学长学姐们的争抢目标。盛初瞄准了美食社,有得吃,有得玩,学分好拿,平时没什么破事,非常适合她。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于是...
文/榛生一傅久喜欢他初中时候的语文老师。老师很年轻,齐肩的黑发,洁白的脸庞,很苗条,经常穿浅蓝色或者白色的衣裙,戴一副金边近视眼镜,说话有点南方口音,从来不笑,却看得出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傅久喜欢那种书卷气——文静的女子,且不事铅华、天...
文/婆娑果【一】程思奕在新生报到时就迟到了。不是迟到一会儿,而是迟了整整两天。所有新生都穿着“绿油油”的军训服在操场上站军姿时,程思奕顶着他那头黄毛晃晃悠悠地出现了。迟到这种行为本就容易惹人注目,再配上他那一米九几的身高。这就好像网页...
文/绿云扰扰摘句:我以为充满了惊心动魄,却没想到如此轻松自然,就像我习惯了夜跑,在深夜挥汗如雨。1、直播我在直播间跟大家聊减肥,从一百二十斤到九十三斤。我一米六的身高,從小就是个小胖妞,我下决心减肥是从高三那个暑假开始,断断续续使用了...
文/沈念跟孙强是在一个网友的介绍下认识的。两个人一见如故,后来几乎每天都要互相调侃一会儿,他是男,我是女——这种状况,按你们城里人的说法,大概叫作“暧昧”。但其实,认识近两年,我连他的照片都没见过,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想入非非了。我是怎...
文/专三千第一场第一次见到李乐时,我还不知道,她就是太奶奶说的“那个人”。英语老师老王,眯着双眼指着李乐说:“这么好的姑娘,不知道会便宜哪位臭小子。”我朝他指的方向看了看,白白净净一姑娘,扎着马尾,额前有几根杂乱的碎头发,被四十几道集...
文/沈念01小茶跟阿轩相识于大一,相恋于大二,稳定于大三,惊慌失措于大四。像所有担心毕业就会分手的学生情侣,临近毕业,两个人整天都在计划去哪座城市打工。小茶知道,上海是阿轩一直梦想着的城市。他们念大学的地方叫作昆山,坐地铁只要15分钟...
文/伊豆锦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这里似乎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没有人回应的爱和一个无法弥补的永恒的遗憾。1覃之秋在岚风街81号开了家花店,斜对面是家宠物店。花店店面不大,新刷的白墙上挂着一幅淘来的旧画,他用老式皮卡车运来了一屋子的家什,有...
文/云胡不喜楔子苏欣的毕业展览吸引了很多路人粉,看没看懂,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觉得挺好玩的。更好玩的是旁边的苏欣,校报记者问他:“展览为什么叫‘风把你吹向我’?”“因为我女朋友就是大风刮来的。”“那幅《徒口吹泡泡的女孩》有什么深意吗...
文/打伞的蘑菇一直没有变的,是从始至终就那么一个女孩儿,在他眼里也在他心里,在他身边不离不弃。一、问题学生李周木年深深终于听到身边人说起李周木的名字,是跟“问题学生”连在一起的——问题学生李周木。高中毕业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上,有人忽然问...
文/沈薏淅01.第一次遇见你时,花在笑夏艾艾刚上大学的时候,心底的意识还停留在高中。她穿着白色衬衣,水洗白牛仔裤,背着规矩的书包,给班上的同学做自我介绍,紧张得说不出话。最后还是班主任给她解了围。夏艾艾站在讲台上,风一吹进教室,牵起她...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