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爱情美文,校园爱情,校园文学故事

文/阿梨岁末的夜色格外温柔,风仍然是风,少年也仍然是她的少年。01北方的冬天一贯凛冽。浑身汗津津的方柏霓刚走出公司大门就被迎面的冷风扑了一下,像被丢进了冰窖。大约是跨年的缘故,夜深了街上还热闹得很。行人大都成双结对,偶尔看见一位单身的...
文/小新阿楚姑娘是我的硕士同班同学,学法学的。一般的法学院女硕士长得有些严肃,像枯燥的法律条文,而阿楚姑娘是法律条文中的“但书”,是那个楚楚动人的例外。只是阿楚姑娘的感情生活,几乎是一片空白。问她,她说她预想过自己未来的情感生活:要么...
文/繁浅有一种距离无法用数字衡量,太远了。Part 01天空是明净的蓝,云霞交织,铺开素色的锦,南城体育馆外红旗招展,映着蓝天微云,颜色深浅相宜,仿若绚丽的油画。南城不大,从东南到西北,一辆自行车就能逛遍,不过体育馆倒有些规模,今年新...
文|茶洛汐1“第八个。”诗夏看着面前手捧玫瑰的男生,默默在心中计数,而后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时光能倒流,她十分钟前绝不会因为偷懒而抄近道回宿舍,也就不会在小树林前被人拦个正着。说来奇怪,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男生们扎堆向她表白,表白方式...
文│将优第一章“同学,你还好吧?”林满月迷迷糊糊地听见一个好听的男声。她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对上一双清秀的眉眼,突然想起来了——这里是医务室。她想过自己可能会在马拉松比赛上晕过去,但是没有想到她作为志愿者,不仅晕过去了,还在...
文│时归楔子“6月17日,阴。陈衍拿着棒棒糖去哄生气的赵安梨,棒棒糖被扔在了不远处的土堆里。赵安梨一点儿也不可爱了,陈衍说的。”“9月21日,晴。赵安梨将手上的奶油抹了陈衍一脸,笑得都抽筋了,一点儿也不在意奶油下陈衍的反应。但赵安梨笑...
文│之子于归01年末,南庆园的宋迟生因参加一档关于国风的网综而大火,他在综艺里一身青衫唱着《照花台》的形象太过显眼,满足了大众对过去唱小曲的人的美好想象。温今末在手机推送上看见他的消息时,刚从赛场上下来。她听见手机里传出他的声音:“谢...
文/草莓一碗草00“后来,我建了很多很多房子,叮嘱他们免费对你开放,免你四处流落,无枝可依;后来的后来,我喜欢去海港,问一问出海的航船,问一问他们,有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01徐嘉裕找到姚小鱼的时候,她正站在路边吃五元一个的杂粮饼,...
文/林稚子1我掏光身上所有的钱,买了店里最贵的一种花,据说开起来花碗大得像橙子。花裹在薄薄的旧报纸里,报纸是我特意要店员换的,免得张扬。可那花还是太醒目了,走在街上,我觉得人们都在朝我看。一回到酒店,我就把花藏进衣柜里。尽管开着空调,...
文/林湛汐这场仲夏之梦,请永远别忘记。1“陈熙和,把学生证还给我!”五月早夏,六号男生宿舍楼下,夏娓已经跟陈熙和对峙了半个多小时。刺目的日光倾泻而下,她额上沁汗,头重脚轻直犯晕,面前的陈熙和却依然一副面沉如水、云淡风轻的模样。这场拉锯...
文/北风三百里01南极,麦克默多站。飞机降落在两米多厚的冰面上,不用人叫,纪烬就被颠醒了。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行李——录像带还在。从业以来,她还没遇上过这么惊险的项目。虽说“南极科考纪录片”这个提案听起来就充满困难,但“因为航空公司运错行...
文/昭小鱼她的眼睛像是盛满了浩瀚宇宙的星芒,一击即中他内心最深处的柔软地带。01黎明昏暗而肃寂,曙色挣扎着穿透白茫茫的云霭,裹挟着刺骨的寒风晕染开来,每一个呼吸都伴着雾气。瓦片红砖筑起的房屋贯穿南北两条街道,晨曦还来不及照亮整条冗长的...
文/大黄米她多希望能和她交换人生,哪怕只有一秒。01林侧结婚的那一天,沈茶其实是去了的,隐藏在无人的角落里,也并没有刻意地把头低下。她就那么大大方方地坐在进门左手边的来宾区,安静地目视着一双新人挽着手臂入场。她其实设想很多次,林侧向她...
文/柏颜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对我说,留长发吧,就当是为我。也是第一个下雨天背着我走了很远很远路的人。001一个寻常加班晚归的日子,我遇见一个穿得很少的小女孩。蓬松漏风的毛衣外套下面是单薄笔直的长腿。她抱着手臂蹲在街角一间咖啡店外面,表情感...
文/易清荷苏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是在一个冬日的午后。前日下了一场雨,加之早晨又刚降了霜,这座南方的小城气温骤降,她窝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肯出来,一躺就是一整天。不过正好,她可以借此消磨掉她最难熬的时光。却没想到居然会被人叨扰。所以当...
文/三月逢江“不用你端茶送水,做牛做马,鞠躬尽瘁……“对我纠缠不休,投怀送抱就行了。”1)不给肉就捣乱倪弯弯搬来春莘路半个多月了,这半个月来她过得苦不堪言,而始作俑者就是她某位素未谋面的邻居。现在,她有幸坐在他家的厨房里,戴了美瞳后一...
文/林稚北“南星,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沈眠风了。”01南星正在草稿纸上代入公式,电话响起来。她放下笔,跑到茶几旁接起,和和在那端欢快地笑:“眠风哥回来了,我们晚上一起去医馆找他好不好?”沈眠风啊。神经像是猝然间被谁拨动,南星略一恍惚,...
文/茶洛汐我坐在黑暗中,突然觉得离他好远好远,可又觉得能这样仰望着他,真的很幸福。这样就够了。楔子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天,商酌给我发来新歌的demo(小样)。当时夜已深,我怕打扰到父母,掏出坏了一边的耳机,听完了这首歌。作词作曲是商酌,而...
文│亚卡夏01晚上十点,苏羽裹紧了自己的浴袍,将湿透了的头发塞进毛巾里,趿着拖鞋跑过去敲开了2802的房门。房门打开,露出主人一张清俊冷淡的脸。“林修言!快快快!洗手间借一下,我那儿没热水了!”苏羽说完就往里面钻,轻车熟路进了洗手间,...
文/林特特一陈丹十七岁时就向齐星表白过。可惜,表白方式太隐蔽,事隔七年齐星才明了。那时已是二〇〇四年六月,在北京。齐星邀陈丹去看演唱会,散场后出工体,人山人海。打不着车,两人便一路走一路聊,忽然,齐星说:“今天是我生日。”陈丹笑:“我...
文│白某鲸01“我在暗恋她的路上就像个盲人一样。”许芷在微博上看见这句话的时候笑出了声,彼时周围都很安静,后排陈翊青的笔立马戳了过来。她转过头望向陈翊青,正酝酿怒气的时候,后者抢着问道:“监督人,写完作业了,笑得这么开心?”“今天是周...
文/李荷西1周麦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曾经跟阿妈讲:“你卖麦子就给我取名叫麦子吗?那有一天你卖面粉呢?我叫周面吗?”阿妈是粮食商,在安徽南北部跑收粮食,笑着哄她:“你属鸡的,有一辈子麦吃不是挺好?”周麦“嗷呜”一声哭出来:“好土!”少女时...
文/晏清我只想回木城做你的良人、当你的先生。楔子姑姑有一个木头制成的匣子,也许是跟了主人很多年的缘故,一些漂亮的纹路被磨平了。姑姑时常一个人坐在一把已经被磨得发亮的交椅上,神态似猫一样慵懒,一只手懒懒地搭在月牙扶手上,腕上的玉镯有时被...
文/恰里“因为你是带着爱出生的。这世上会有很多人爱你,也会有很多值得你爱的人。”1年级上人人都认识乔艾,原因大概有两点。其一,是她有一个稳坐第一名的学霸姐姐——乔伊。姐妹俩五官七分相似,性情却截然不同。乔伊很有几分江南温软女子的味道,...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