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我良夜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2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55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赠我良夜

文/嘉陵(逆风之翼)

新浪微博/@似我嘉陵,查看更多请点击 花火目录,立即看更多好文章

始终对我保持耐心的是你,替我承担压力的是你,给予我帮助的,是你。

作者有话说:这篇文在最初只有一个画面,把长发别在耳后的女孩坐在钢琴前,头顶灯光罩下,没有乐声,而窗外大雨倾盆。后来慢慢地把能想到的细节都尽力补充上。生活总有未知数,故事也有留白,我们只能看见少男少女在温柔日光下对视,却对他们曲折的心事一无所知。

那么希望看到故事的你,可以捕捉到那一丝悸动的波纹。

1.

天色已经黑了个彻底,陈陆顶着瀑布似的暴雨冲进楼道里,一身狼狈。

楼上的礼堂里热火朝天地举办着新生欢迎会,他不想就这样闯进去,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给志愿者协会的会长打了个电话。

还是无人接听。

陈陆认命般叹了一口气,抹了抹湿漉漉的脸,大步往楼上跨去。

刚要推开礼堂沉重的后门,突然响起“吱呀”一声,门被从里面拉了开来。

“让我们欢迎来自邻校的钢琴才女宋良夜为我们带来的表演!”

灯光打到陈陆身前,他茫然地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手指向自己,用眼神向主持人表达震惊。

主持人也就是志愿者协会会长,在他的视线中,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突然会长灵机一动:“她要为我们表演的曲目正是她自己创作的《雨夜》,这身装扮实在是太应景了!”

陈陆还没反应过来,头上就被小跑过来的会长盖了一顶大礼帽,拉上了舞台,他笑容满面地解释道:“宋同学有点紧张,让我来帮助她。”

陈陆直到坐在钢琴凳上,才蒙蒙地抹了一把脸,刚想问会长“不是个才女表演吗”,才想起自己今天为了给动漫社招新,被迫穿上了一身华丽的女装,戴了假发,脚上还踩着一双大号的高跟鞋。

陈陆顿时感觉喉间憋了一口老血。

肯定是这个宋良夜有事没来,缺德会长想了个馊主意!

他恨不得立刻抓住会长的肩膀摇醒对方:醒醒啊,我是个男孩子!

在会长如刀的目光之下,陈陆想起自己还有求于人,不得不咬了咬牙,忍辱负重地把这首曲子弹了下去。

好在他钢琴八级,虽然不会自创曲目,但还是能勉强糊弄过关。而且他比较清瘦,有钢琴和礼帽的遮挡,光线又模糊,观众也看不太清。等他慷慨激昂地弹完,又被会长扶着趔趔趄趄地去了后台。他恶狠狠地瞪着会长。

“陈陆!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了!”会长非常激动,又拍了拍他的肩,“我这儿走不开,麻烦你帮我找找宋良夜,就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的漂亮女生。”

陈陆刚想和他说自己有事找他,会长就忙不迭地提着有些肥大的西装裤跑了回去。

他气哼哼地踩着高跟鞋下了楼,去教室换了身衣服,正要去洗手间洗脸,在路过一个转角时,突然听见一间屋子里传来零落的叮咚声。

学过乐器的人耳朵敏感,即便暴雨嘈杂,他一听就知道是钢琴。想到会长的话,陈陆下意识地往走廊一侧的窗户前一站,借着身高优势往里看。

一架纯黑的钢琴后,有人微微低着头,一个键一个键地按动着,在吊灯光的映照下,发顶泛着小小的光圈。

陈陆情不自禁地踮了踮脚,手贴在窗户上,突然一个脚滑往前栽,窗户跟着被推开,发出刺耳的“嘎吱”声。

钢琴后的人抬了头,站起身来。

暴雨天的室内光线昏暗,她走出吊灯笼罩的范围后连神情也模糊不清,可陈陆偏偏看见她在微风中轻轻发颤的碎发。

无端,陈陆觉得从头顶到脚底有电流窜过,蓬勃而细微的变化无意识地在脑海中炸开。

宋良夜,他知道,那就是宋良夜。

2.

直到女孩走到了门外,稍稍偏了头问他:“你是来练琴的吗?”陈陆才醒过神来。

他摸了摸后脑勺:“你是宋良夜吗?”

女孩点点头。

陈陆继续道:“我来找你。”

宋良夜不言,侧身让他进去:“先坐一坐,我把这首曲子弹完。”

陈陆揣着满腹疑问走进去,音乐教室里没有凳子,他找了张课桌坐了下来。宋良夜安安静静地坐在钢琴后,依然用刚才那种速度,一顿一顿、慢吞吞地敲着琴键。

曲子零碎不成调,是什么音乐也听不出来,陈陆忍不住问:“你在弹什么?”

她眼睫垂着,头顶的灯光打下来,把睫毛纤长的影子投到了手背上。她有一双天生灵巧的手,修长洁净,骨节清晰,系着红绳的手腕很细,整个人看着都弱不禁风似的。

没有得到回答,陈陆有些讪讪的,觉得自己陡然出现在这个安静的教室里简直是煞风景。

宋良夜终于弹完了这首曲子,合上钢琴盖,抬头看向他时,陈陆才发现,少女有一双很清透的眼睛,看人时目光淡得像水,嗓音也平平缓缓,仿佛并不在意他的存在。

“晚会已经结束了吗?”

陈陆愣了一下,仔细听着楼上的动静,似乎已经开始弱了下来。他犹豫地点点头:“应该快了。”

宋良夜从一旁拿过一块手帕递给他:“擦一擦脸。”

陈陆这才想起自己脸上已经糊了的大浓妆,顿时尴尬起来,接过帕子冲向洗手间。等他从水流中抬起头时,宋良夜已经跟了上来,在门外等着他。

估计是在等他归还帕子,陈陆擦了擦脸,把手帕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才叠好还给她。

“你为什么不去表演?”陈陆看着没什么波动的宋良夜,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不去不也没有出乱子吗?”宋良夜偏着头反问,不知是不是错觉,陈陆总觉得她平淡的表情里带有一点儿嘲讽,“反正他总有方式解决,我的存在并不是那么必要。”

那是因为我替你顶上了好吧!陈陆腹诽。

虽然不知道宋良夜说的是谁,可陈陆觉得她确实有古怪。邻校的钢琴才女,受邀来到迎新晚会上表演也就罢了,可她居然能在学校里随意使用音乐教室,仿佛十分熟稔。

可惜陈陆没有问出口的机会,大部队的脚步声就匆匆地从楼上下来。宋良夜似乎不太喜欢这种嘈杂的环境,往走廊转角处的窗户下躲了躲。

“陈陆!你找到宋良夜了吗?”

林会长的声音来得猝不及防,陈陆看着他直直地走到自己眼前,眼神不自觉地往转角处扫了扫,却又赶紧收回来,鬼使神差地说:“没有。”

林会长相当遗憾,道:“宋老师都快找疯了,刚才在台上虽然因为距离和光线的原因,观众并不能看得太清楚,但作为父亲,宋老师肯定看得出来你不是宋良夜。”

他越过陈陆打算去他后面找,陈陆不动声色地挡了一挡,说:“我把整栋楼都找过了,没有一个人影。说起来,我找你是因为社团的事联系不上你,志愿者协会和动漫社联合举办了一个活动需要场地,你……”

“待会儿再说!”林会长叫了一声,随后神神秘秘地凑过来,道,“宋良夜身体特别不好,能请她过来表演一段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可是宋老师的命根子,咱们赶紧找吧。”

林会长跑开之后,陈陆见没了别人,才对着身后说:“可以出来了。”

穿着白裙的单薄少女从角落里走出来,没说话。

陈陆挠了挠头,低声道:“原来你是宋老师的女儿。”

如刚才一般无人应答,他颇有些习以为常了,无奈道:“快去找他吧,你父亲一定急坏了。”

又是沉默了良久,久到他以为时间已经凝固了,陈陆才听见一个清亮柔软的嗓音。

她回答了最初的问题:“是《雨夜》。”

3.

在林会长帮助下,社团活动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陈陆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像一个功臣一样开心。

高中生活日复一日,打破常规的事情并不常有,午后透进教室的阳光也依然让人昏昏欲睡。

陈陆困倦地拿起直尺画了一条辅助线,笔尖走到一半,教室门突然被拍响。

“宋老师来了!”

随后进来的人严肃地扫视了一圈,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

宋老师是高三年级的年级主任,素来以严厉著称。自从知道他和那个宋良夜是父女后,陈陆总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这么严肃刻板的数学老师,竟然把女儿培养成了钢琴才女,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放学之后,陈陆不知道为何偏离了往常的路线,从上次遇见宋良夜的音乐教室旁路过时,又听见了钢琴的声音,还是一顿一顿的,似乎弹奏者并没有让音符连贯起来的打算。

他趴在窗户上往里看,却看见绷着扑克脸的宋老师站在钢琴前,压抑着怒火说:“宋良夜!你是故意想气死我吗!”

弹钢琴的手指一顿,女孩没有抬头,平静地把手放在膝盖上,声音细细地说了一句话。

陈陆竖起耳朵,才听见了一个轻柔的声音:“我说过很多次了,可是没有天赋就是没有,不会因为你揠苗助长,我就会一夜成为人人称颂的天才。”

“明明老师都夸你很努力,别人也都说你是钢琴才女!”

“可那不是我啊。”宋良夜抬起头来,神情悲哀而无奈,“我拥有的仅仅是勤奋,与你想象中真正的天才千差万别,我不想作为一个假的天才而活。”

“你……”宋老师气得一口气喘不过来,愤恨地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等到他走远,陈陆才从墙角走出来,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宋良夜正好收拾好了东西在关教室门,一回头就撞见他。

她个子不高,头顶刚到陈陆的下巴,泛着橙花和柑橘的清甜气味。陈陆莫名有些干坏事被发现的紧张,摸着后脑勺说:“我没故意偷听……不是,不是,我只是路过……不对,我请你喝杯果汁吧?”

宋良夜起初是疑惑,然后转头看了一眼楼外的艳阳天气,露出她今天的第一个浅浅的笑容:“好。”

他捧着冰凉的果汁杯跑回来时,浮在水面的碎冰都还没有融化,喝进嘴里时又冰又甜,幸福感剧增。

因为找不到别的地方,陈陆和宋良夜坐在跷跷板的两头喝着果汁面面相觑。

他想问很多问题,可是绝大多数问题对于刚见第二次面的人来说,都显得太逾越了。偏偏他好奇心特别强,有话不能说简直让他抓耳挠腮。

终于他还是忍不住问:“你每天都会来这里练琴吗?”

宋良夜点头:“二中不上晚自习,他借了一中的音乐教室,让我每天放学后来练琴,晚自习后和他一起回家。”

父女之间的矛盾,陈陆不便干涉,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孩子聊天,只好尴尬地沉默着。

还是宋良夜先开口:“听说上次是你代替我去演奏,虽然觉得很荒唐,但是很感谢你帮我解围。”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什么……”都是被生活逼的。

夕阳往西山那端沉下去,在山头铺上柔和的明光。离上晚自习没多久了,宋良夜借他的手表看了看,背起了包:“我今天和他吵架,要自己回家,那就先走啦,谢谢你的招待,快去吃晚饭吧。”

陈陆下意识地想说女孩子要注意安全,或是要不要等你父亲下课一起回家,可宋良夜的动作却不像弹钢琴时那样慢吞吞的,迅速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帮他处理了垃圾。

然后她凑近了一点,狡黠地笑了一下:“其实我一点也不冷漠,只是他要求我‘像个天才’一样远离别人,不管了,你就是我以后暗中联络的‘小间谍’朋友啦。”

倏忽一阵风过,橙花的气味萦绕在陈陆的鼻尖,让他的心脏骤然狂跳起来。

4.

再遇见宋良夜,是在市里举办的少年钢琴家比赛上。

陈陆从小学钢琴到大,虽然上高三之后也停止了钢琴课,但巧合的是其他有参赛资格的同学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都无法按时参加。所幸比赛当天是周末,老师拜托他去一趟,他只好答应。

在候场之前,他想的都是现场高手如云,随便弹弹凑数就好。可没想到一进入后台,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

穿着白裙子的宋良夜沉默地坐在角落里,头发温顺地披下来,走近了才看见她的手指在膝盖上反复轻敲,仿佛是在回忆旋律。

陈陆正惊喜地要向她打招呼,旁边一个男生却先一步越过他,坐在宋良夜身边说起了话,语气非常熟稔。

“原来小良夜也来了,冠军肯定是在我俩之间争夺了,我们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天才少女估计也不屑要这种凡人的奖项,你说你等会儿悄悄放个水怎么样?”男生嬉皮笑脸的,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冒犯。

宋良夜没有回答他,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练习着指法。大概是觉得面子挂不住了,男生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宋良夜,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和你说话的人?”

这一声音量有些高,一时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少女一言不发,温驯而沉默,反倒把那个先声夺人的男生显得更加咄咄逼人。他倒似毫无察觉一般,不怀好意地道:“也是,别人总说你是天才,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看不见别人的光芒,这么多年以来只怕早就让你眼高于顶,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吧?”

陈陆注意到宋良夜的脸色一白,顿时忍不住了:“闭嘴!”

男生吓了一跳,一看是个陌生人在呵斥他,更加愤愤不平:“关你什么事?不清楚我们的矛盾就少出头。”

“别的我管不了,”陈陆冷笑了一声,“可是你说宋良夜没有尊重你,请问你尊重她了吗!”

男生被噎了一下,更加恼怒了,急得站起来对陈陆吼:“你算……”

一直没说话的宋良夜突然动了。她走过来,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拽着他的手腕往另一边走去,离开前还冷冷瞪了那个男生一眼。

走到角落里,她才停下来,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陈陆正在懊恼没能让那个不知所谓的男生向她道歉,就听见宋良夜嗓子里溢出一段轻笑,又软又甜,听得他脊背莫名一酥。

“那种人越理他越来劲,别和他浪费时间。”宋良夜低头,指尖很轻地点了一下他腰间的号码牌,别着细软长发的耳朵透着淡粉的色泽,小声说,“马上就到你了,加油呀。”

陈陆直到走上台都还晕乎乎的。这一曲算稳定发挥、无功无过,他坐到观众席上忐忑地等着宋良夜演奏。之前每一次见到她,都是在练习,说起来,陈陆还没有真正见到过她弹琴。

然而命运仿佛听见了他的心声,期待再一次落空。

宋良夜还没走上舞台就晕了过去。

陈陆还是看见舞台旁一阵骚动,几个工作人员脚步匆匆地走进去时,才发觉有些不对。

电光石火之间,他想到林会长的那句“宋良夜的身体非常不好”,还有她一直以来苍白的脸色,心跳猛然一滞,从座椅上跳起来,高声喊着“借过”冲了上去。

好端端的学生突然晕倒,几位工作人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见陈陆说是她的同学,就让他一块把宋良夜送去医院。

所幸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宋良夜心情太压抑,作息和饮食紊乱导致身体虚弱,虚惊了一场。

她挂着点滴,陈陆主动跑腿去买了一盒清粥,回到病房时,宋老师已经在别人通知下赶来了医院。

年过不惑的男人绷紧了脸,嘴唇的微微颤抖却无疑暴露了他的不悦。他脊背笔直地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一板一眼地说:“这次比赛的奖项很有分量,丢了的话,将是你钢琴生涯中很大的遗憾。你好好反思一下,是不是该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如果你在面对更大的比赛时再出现状况怎么办……”

宋良夜闭着眼,攥着被子的手指微微发白。

陈陆实在听不下去,把餐盒往小桌子上“啪”地一扔,拼着一腔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大声嚷嚷。

“她是自己想晕就晕的吗!这事儿怎么能怪她?天有不测风云,谁的生活里还遇不上个坎坷了,不就是一个奖状,能比孩子开心更重要吗!”

宋老师被吼得愣了一下,一转头看见是陈陆,登时怒上心头:“我怎么管女儿需要你教?”

陈陆硬着头皮继续喊:“这算什么教育方式?您是她的父亲,她就活该被您指责吗?您有没有想过她到底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生活!”

“没有!”

这一声吼得相当响亮,把病房里的人都一下子镇住了。陈陆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牙关紧咬,后颈发寒。

宋老师吼完也怔了一下,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腮帮发抖,呼吸声都渐渐轻了下来。

他转头,有些无力又难以置信一般,颤巍巍地问病床上的宋良夜。

“当天才有什么不好的?”他声调都在发抖,像是生怕得到否定的答案,带着些恳求,“你妈妈指责我,你祖父祖母指责我,离婚的时候你选择跟着爸爸,我以为只有你懂我的心情,可是你为什么长大之后,就没有那么听话了呢?”

病房里的空气一瞬间安静下来。

陈陆发觉自己好像又一次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他从义愤填膺中抽身出来,试图打断这个话题。因为他看见,宋良夜分明已经要憋不住眼泪了。

“爸爸……对不起。”

他突然听见一道很轻的声音,满含着少女十几年来积累的委屈和悲哀。

“我害怕被别人夸赞有天赋,因为我其实太平凡了,更害怕如果别人知道我其实并非他们这些年所追捧的样子,会遭遇多少失望和嘲讽。”她很轻很轻地用被子挡住自己的脸,嗓音哽咽,“我害怕在别人面前表演,每一次出场都如坐针毡,我配不上那些荣誉和称号,也做不了完美的天才少女。”

宋老师像被定住了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良久,陈陆看见宋良夜攥紧了被子的边缘,指缝间有水珠滚过。

那一刻,连日光都暗淡。

原来宋良夜的身世处境比电视剧里还要狗血,那些主人公是追梦被阻断,而她却是被人强迫着褪去平凡的躯壳,安置上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并没有人去了解她究竟想做什么。

陈陆的心一悸,后知后觉地漫出细微的涩意来。

他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什么,或许是同情,又或许是他还不能理解的别的东西。

但这种温柔又苦涩的感触,足以让他铭记了整个年少时光。

5.

由于二中不上晚自习,管理太宽松,不久之后,宋良夜转学到了陈陆所在的一中。

往日只有放学后偶尔才能在钢琴教室里看见的人,现在成了隔壁班同学,陈陆的心情有点奇妙。

长得漂亮又有才艺的女孩在哪里都受欢迎,宋良夜转来后不久,全年级都听闻了她的名字。只是她似乎不太跟得上一中的课程进度。宋老师工作太忙,陈陆自告奋勇帮助她学习,并借此在放学后占据了钢琴教室。

陈陆理科好,成绩一向名列前茅。宋良夜的理科成绩一直拖后腿。陈陆开始给她讲课后,才发觉她其实很聪明,只是以前忙于练琴,又没有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现在很快就把成绩提了上去。

放假前夕天阴欲雪,学生会苦中作乐地组织了一场新年晚会。陈陆裹着羽绒服,顶着似乎能把人刮裂的寒风,在窗户大开的走廊上做着指路的吉祥物。

空气越来越冷,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飘起了雪花。

正在投入地随着舞台上的音乐打拍子的林会长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台人多嘈杂,他从里面跑出来,迎头就撞上了陈陆。

“完蛋!弹琴的那个人在湖边摔了,这个节目没人顶,难道要我上去讲十分钟相声?”林会长急得直捶腿,就差没对着外面的雪花破口大骂。

听到弹琴,陈陆起初还紧张了一瞬,随后才想起宋良夜并没有参加比赛。他想起曾经的惨痛经历,顿时提高了警惕:“我可不接这活儿啊。”

林会长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他愁眉苦脸地绕着圈,倏地一拍脑门:“我想得太复杂了,当初不是让你顶替宋良夜的吗?那么这次让她上不就行了,你和她关系好,你去帮我求个情,我真不认识别的不经排练就能救场的人了……”

陈陆神情一肃:“不行……”

林会长眼神一变,冲着他身后喊:“宋老师!我有个不情之请……”

林会长这个人,对熟人一向“厚颜无耻”,不惜动用特权施压。

最后宋良夜还是赶鸭子上架地上了舞台。

上一次是陈陆代替她表演,又出于心虚,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所以新生们也没见识过宋良夜弹钢琴时的样子,台下的观众大概都还没有见识过她的风采。

自从和父亲坦白了之后,宋良夜好似渐渐解开了对钢琴的心结,坦坦荡荡地鞠了躬,坐在钢琴凳上。她指法娴熟,全神贯注,仿佛把音乐中蕴含的情感都娓娓道来。

怪不得宋老师从前对她有那么高的期望,如果不是知道她在台下有多难受,陈陆也会觉得,这样耀眼的人,天生就是为演奏而生。

室内的空气暖融融的,他头发上有雪花融化后的水珠,顺着眉梢滴下来。他倚在舞台一侧的墙上,远远望着一束灯光洒满宋良夜周身,细软的发丝温驯地别在耳后,她垂着眼,分明是冷淡的样子,却让人觉得有千万繁花从她指上绽开,一路延伸到他的心尖上来。

陈陆情不自禁地向身旁拍着观众席的女孩借过相机,将她此刻的柔情定格。

那一刻心中涌动的,分明又不是同情了。

到了放假那天,陈陆正在教室收拾书本,倦鸟出笼般的同学三三两两地拿着手机看消息,忽然教室里有人惊叫了一声。

陈陆抬眼望去,尖叫的人有些紧张地看了他一眼,神情古怪,随后大声把屏幕上的内容读出来:“钢琴才女宋良夜真实面目曝光,自创成名曲《雨夜》系抄袭名家作品……”

校园论坛上,几张照片正疯狂地流传开。

一段音频紧随其后,有人扒出了去年“宋良夜”弹奏的那曲《雨夜》是由诸多名家的作品拼凑起来的,顶多算是串烧,根本不能称为原创。

这个帖子已经被顶到最热,因为新年晚会而受到了许多关注的她,在有心人的引导和给出的证据下,俨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全都是在抨击她虚荣心强、没有创作能力,连熟悉她的同学眼神都变了。

然而只有陈陆知道,这起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他。

弹奏《雨夜》的是他,被所有人听见并引为证据的是他弹的曲子,顶替宋良夜去弹琴的是他,临时拼凑乐曲的,也是他。

他几乎立刻就想告诉他们真相,但这时林会长的电话突然打来:“哥们,你必须得支持我的工作啊!新年晚会不是官方活动,让人顶替不算事儿,但迎新晚会可是校方主办的!高中只剩最后半年了,我主持的活动不能出事故,你也不想让我的学生会会长生涯留下遗憾对吧……”

陈陆这次很干脆地挂了电话。

宋良夜对自己的“钢琴才女”之名本就有心结,如果在这种时候被这件事影响……陈陆不敢想后果。

他先去宋良夜的班级看了看,没见到人,又去钢琴教室找,最后急匆匆地跑出校门,想乘车去她家,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一旦分开,便没有任何方式可以联系她。

如果林会长不给他做证,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证明——当时被强迫上台弹奏的是他。

更无法证明,他听过真正的《雨夜》。

宋良夜弹奏得很慢很慢,蓄满温柔,那首曲子犹如绵绵细雨天的烟火人间,有湍急的溪流穿树木花石而过,在鸟雀啁啾中归于晴好。

那么美的曲子,只有他听过。而如今,她因为他而背负上了骂名。

6.

陈陆有好几个月没见过宋良夜。

这段时间,林会长由于良心受到谴责,咬着牙承认了那时是他临时起意强迫陈陆上台弹琴,并从动漫社找来了当天陈陆穿女装的证据。流言慢慢消弭,林会长也受到了责罚。

可宋良夜像是一株雨夜盛开的幽昙,只在他的生活中亮丽过短短的一瞬,便随同雨露消散。

连她的父亲宋老师也没了踪影。

沉默而枯燥的时光过得格外漫长,日光从冰冷到温暖,再到炽烈,高考如期抵达。

陈陆觉得自己发挥得很好,可他不知道该跟谁说,他的生活好像缺失了一块,并不明显,也没有人知道,可偏偏就是一直有着沉闷的钝痛。他小心翼翼地以青春期特有的迟钝和不解去感受着这种变化,总归是找不见答案。

毕业典礼之后,他在教室里呆坐了一会儿。几个同学叽叽喳喳地聊着憋了许久的八卦,他从抽屉里抓出一块面包,面无表情地撕开包装纸吃着,倏地听见了一句令他格外警醒的话。

“宋老师去南城分校接替那个生病请假的老师之后,听说分校的整体纪律都好了不少,几次模拟考的成绩都很好。”

“铁面宋虽然很严厉,但他其实是个很好的老师。”

“宋良夜也跟着去了,去得很急,高三又太忙了,既没道别也没留下联系方式,我还真有点想她……”

陈陆坐在原地,耳中嗡鸣。

原来是他闭目塞听,将这个近在身边的答案推得那么远。可是他终于得出因果时,却无法再联系上她了。

他站起来时,那边又换了一个话题,同学八卦地凑近突然出现的林会长,一脸兴奋:“现在还有哪个女生能好看过宋良夜吗?”

“我觉得隔壁班的那……”

陈陆把撕下的一块面包塞进他嘴里,面无表情地咬着剩下的部分,大步往前走,只留下一句相当大声的话:“没有。”

他昂首阔步地走出教室,却在走廊尽头看见了一道人影。

微风把白色的裙摆牵起来,少女背靠着墙壁,偏着头对他笑。

太阳移出云层,在漫长的黑暗过后,给万物镀上一层温柔的光芒。

宋良夜松了口气一般轻嘘了一声,说:“其实当时我为了《雨夜》风波很崩溃,所以爸爸要调职时我冲动地跟着走了。可是后来我冷静地想,这件事的源头在我,你从来都没有做错过。”

她的声音更轻:“从前我太以自我为中心,可始终对我保持耐心的是你,替我承担压力的是你,给予我帮助的是你。所以,我们一起去喝杧果汁吗?”

六月的光线很薄,柔软地铺在少女秀丽的脸庞上。

他没能及时与她告别,可是错过了吗?没有,他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和她说话,把少年的心事一点一点都倾诉。

陈陆顿了顿。

然后坚定地向她走去。

从远处到她身边,他走了足足几百个日夜,从未停止,从未放弃。

仅仅是为了那时的一眼。

仅仅是她站在那架钢琴边,眼睫垂了垂,便让他看见了人世间所有美好的光景。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他的声音是暖色调
下一篇 : 《淮南以宁》陆淮南归宁 - 番外小剧场:陆先生的落寞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