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落入眼底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星子落入眼底

文/纪南方

“陆染同学您好,在此次睡眠中,您一共睡了八小时零六分钟,说了三段梦话,并有一段告白,共叫了林木十次,建议您尽快想办法睡到他身边去。”

01

“念!”

“这个文案……是谁写的?”

“管它是谁写的呢!”陆染不耐烦地抖了抖手中的稿纸,说,“就两句,少爷,拜托你快点!”

尽管她这样焦头烂额,眼前的人却依旧皱着眉头,看着话筒不出声。

陆染扶额,还有两个小时就是Time广播剧社团的迎新晚会了。而她作为社团的骨干,早早就准备了一部简短的剧作为节目,结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才知道还有几句话没有加上去。

而这句话的特约CV林木此刻终于开了口:“陆染,你别急。”他接过她手中的稿纸,将最上面的褶皱抹平,说,“你给我点时间,五分钟。你去外面等我,我录好就给你。”

好在平日林木在陆染这里的印象还算说得过去,她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只有五分钟,不行我就自己上了。”

林木眉头微皱,眼睛瞥到稿纸上被标红的话,不由得又露出笑意,半推着将她推了出去。

三月的天黑得早,夕阳正一点点落下去。陆染背靠在墙上,才恍然明白林木在笑什么。

那是两句他要读得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对于她这个混圈的人来说,那种句子实在平常,根本不需要扭捏,但是看林木笑得高深莫测,她的脸竟莫名其妙地红了。

风轻轻吹来。陆染仰头看天,开始沉思她为什么要把林木拉来配音。

其实,是林木自己送上门来的。

陆染是在上学期的法语课上被鞭炮吵醒后,第一次见到了林木。

彼时,她才在梦中走到自己暗恋的学长身边,外面便传来了肆无忌惮的鞭炮声,登时将她从学长的身边拉了回来,猛地睁开了眼。

睁开眼之后,她就看见了林木。他们坐在最后一排,所有同学都皱着眉看向外面,只有林木是面向她的。他坐在她的右手边,左手抬起,悬在她脸颊的上空。

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醒来,林木的手并没有立刻收回去,而是在半空中动了动,才咳了咳,说:“陆染同学。”

陆染晚上熬夜,现在困得狠,打了个呵欠,问:“你是?”

“我……”林木收回手,翻了翻桌上的书,说,“我是来应聘CV的。”

陆染“哦”了一声。她策划了一部剧,改编自国内一部很有名的言情小说,除了主役CV外,还要招其他配角,所以宣传部在校园内张贴了海报。但是大多人在线上报名,线下报名,这还是第一次。

他想干吗?

陆染提起警惕:“我们人招满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染看着他的样子似乎是松了口气。外面的鞭炮声停了下来,她又趴在桌上,随意往他那边瞥了一眼,他正翻着一个笔记本,本子的封面上用钢笔写了名字。

“林木。”

陆染登时清醒了,她再次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他侧着脸,轮廓分明,睫毛翘起,穿着灰色格子衬衫,衬得身形越发笔直,她喃喃道:“是那个花瓶林木吗?”

林木的嘴角抽了抽,但风度使然,他没有当场离去,而是看着她,略带迟疑地说出:“也许……是?”

陆染:……

“轰隆隆!”天边忽然传来一声闷雷,把陆染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她拍了拍胸口,看了看手表,刚过去五分钟,门从里面被人推开,林木出现在门口,说:“好了,陆染。”

他叫她的时候,声音软软的,像山塘街卖的棉花糖,让她的心口也是一软。

林木的花瓶之名在S大广为流传,说他是因为父亲是教授,所以才能这样顺顺利利地上了S大,甚至大二的时候就进了研究室。但是他研究了一年,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又听说长得很好看,便有了这个名号。

可在和林木日渐熟悉的陆染看来,那纯粹是嫉妒,林木远比他们想象中要厉害多了。比如这次,林木就又给了她一个惊喜。

迎新晚会上,陆染策划的小短剧播出后,让众人觉得惊艳的,只有两句话,不断有新人在频道里刷屏,要林木出来冒个泡。

那两句话林木改编了,还用完美的戏腔唱了出来。陆染给林木发去消息:“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惊喜?”

不到半分钟,林木回复了一条语音消息。陆染听见他那头传来跟她窗外一样的声音,是雨滴落在屋顶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林木的声音低沉沙哑,直直地落在她的心底:“可能有很多。”

陆染忽然觉得,林木绝对有当CV的潜力。

02

迎新晚会过后,陆染便张罗着要选个好剧给林木,但是挑来挑去,总挑不到满意的,最后,她决定自己给他写一个。她打开空白文档,沉思一会儿,问道:“写一个软萌的男主,你觉得怎么样?”

一旁正在摆弄电脑的林木的手微微一顿,他回过头,认真地说:“我觉得我可以挑战一下其他类型。”

“比如?”

“霸道总裁之类的。”

陆染的嘴角抽了抽,无视掉林木无比认真的眼神,在人设那一栏里写上软萌,并狠狠地加了粗。

林木知道她一旦决定的事便无法更改,便默认了。他随意打开一个网页,问:“你呢?你来配女主吗?”

陆染正灵感爆发,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应付着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我向来只做幕后工作的,女主的话,看社团里谁有空吧。”她停下手指,顿了一下,回过头看向他,“你不是喜欢听我们的剧吗,喜欢哪个CV?”

林木微怔,将社团里的女CV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在她不耐烦之前回答道:“敢敢。”

“敢敢擅长御姐音。”陆染揶揄他,“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其实……”林木迟疑,“我更喜欢你这样的。”

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小,陆染没有听清,她挑了挑眉,问:“你说什么?”

林木忙摇了摇头,“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而后陆染将笔记本一合,说:“你这个研究室的空调开着是很舒服,但是太舒服了。我要去找个艰苦的环境奋斗。”

陆染所说的艰苦环境,是S大一栋老楼里的小图书馆,那里塞着满满的书。图书管理员见她热衷于那里,便把图书馆交给她看管,每学期还能加点学分。陆染也乐意,一得了空就往那儿跑。

但是她没想到,林木非要跟她来体验一下艰苦环境。环境确实很艰苦,连单独看书的桌子都没有。林木把电脑放在休息凳上,盘腿坐在地上。

而陆染坐在一人坐的课桌旁,说:“其实我不介意跟你挤在一张桌子上。”

林木在原地没有动,看着她,冷静平淡,似乎是在思索。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打开电脑。电脑浅淡的光照在他的脸上,他轻声说道:“我大概会介意。”

……哦。

陆染和林木太熟了,且他对她也很亲近,以至于她几乎忘了外界对他的评价,这下被拒绝后,她的记忆复苏——加上上周,林木已经拒绝一百个女孩了,理由是:沉迷学习。

那你倒是学出什么来啊!

陆染破天荒地八卦起来,她装模作样地在电脑上敲着字,迅速地瞟了一眼林木的电脑屏幕。她有点近视,看得不清晰,瞟了一眼,紧接着瞟了第二眼,瞟第三眼的时候,林木停下敲键盘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回头看着她,问道:“看得见吗?”

陆染摇了摇头,又觉得哪里不对,她清了清嗓子,正要解释,林木却突然站起来,把电脑往桌上一放:“这样呢?”

陆染:……

不看白不看。陆染迅速地在林木的电脑上扫了几眼,整页的代码看得她头皮发麻,她连忙移开眼,揉了揉,问他:“这是什么?”

“一个小软件,可以测出人的睡眠质量,并根据质量为其设计睡眠方案。”

“哦……跟蜗牛睡眠差不多嘛。”

“差多了。”

陆染:?

“蜗牛睡眠里面没有你策划的广播剧。”

03

坦白来说,漫不经心地撩才最让人心动。所以在林木说了那句话后,陆染的脸微微红了,林木却捧着电脑继续写代码去了。

他工作的时候,解开了衬衫袖口的扣子,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臂,干净利落,秀色可餐。

陆染强迫自己转移目光,开始专心写剧本。

林木随口说出来的敢敢是社团的副社长,担任过几部广播剧的主角,所以极有经验,拿到剧本后啧啧称奇,感慨陆染居然写这么虐的剧,便问她:“你是成心不让我和林木在一起吧?”

“什么跟什么!”陆染白了她一眼,“我是让你们爱得深沉。”

这阵子,陆染暗恋的学长跟别人双宿双飞了,她心情不好,所以明明很软萌的男主,却被她虐得死去活来,最后和女主一拍两散。她把剧本发到剧组的群里之后,倒头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陆染饿了,拿出手机点外卖,却发现微信里躺了几条来自林木的消息。

17:52:剧本看完了。故事很苦,要吃点甜的吗?

17:56:我路过一家店,草莓冰淇淋买一送一,你吃吗?

18:05:我买了,现在到你楼下了。

林木聊天的时候不爱发表情,句号、逗号、问号却一个不少,像是一个在认真写作业的小学生。她有点愧疚,给林木回消息:“刚刚我睡着了,吃了两个冰淇淋滋味不好受吧?”

她没指望林木立刻回复自己,所以她回完消息之后就去点外卖了,谁知道她刚退出去,微信消息就冒了出来。

林木:还行,就是外面风有点大。

风有点大?陆染坐起来,她的床位离阳台近,虽然能看到楼下,但到底不清晰,她干脆下了床,穿着拖鞋往楼下跑。

外面烈风肃杀,吹得陆染打了个冷战,她眯起眼睛,在一棵树下找到了林木。林木低着头,小声地念叨着什么,像是首诗,顺着风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小可爱,我们去看一看玫瑰……”

陆染失笑:“不去。”

林木微怔,缓慢地抬起头,眼睛一点点亮起来,起了笑意,问她:“为什么?”

“不跟傻子一起出去。”

林木轻轻挑眉,虽然他有花瓶之称,但还没听别人说过他傻。陆染瞪他:“你不要告诉我,你在楼下等了四个小时,一直在念叨着要带我去看玫瑰!”

林木认真地说道:“我还吃了两个冰淇淋。”

他的神情虽然严肃,但是可爱得不行,陆染压住想捏捏他的脸的冲动,眨了眨眼,说道:“你不交代清楚,我会误会的。”

“很好交代。”林木笑了笑,不慌不忙地解释,“我来是想让编剧大大给我加戏,我喜欢大团圆的结局。”

陆染实力拒绝,她将她写那种结局的理由一一罗列,林木耐心地听完后,说道:“草莓冰淇淋真的很好吃,你要吃吗?”

陆染:……

他这是在变相地提醒她,他等了她四个小时吗?

04

林木倒也没有为难陆染,只是说如果她心情不好,他有办法解决。

陆染懒懒地摆了摆手,对他说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躺在宿舍里。

但既然出来了,她还是和林木去吃了饭。林木坐在她对面,介绍着周边可以放松心情的美景,语气生硬,一点也不令人心驰神往,她听了就笑:“难为技术宅了。”

林木面不改色:“比起剧本里的台词,这个不难为。”

可是,就算他念完整个苏城的景点,陆染也没有动半分心思。谁知道她回去后,竟然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迷迷糊糊到四点多钟的时候,她把林木从通讯录里拖出来,问:“你说的山塘日出,真的很好看吗?”

不到一分钟,林木就回复她:“我来接你。”

林木住的宿舍离得不远,骑着单车来得很快。日子还没有暖起来,他穿了件烟灰色的大衣,身子修长,黑发柔软。陆染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就是问问,想自己去的。”

林木笑了笑,语气温暾:“一个人去不太安全。”

这个理由令人无法反驳,她乖乖地上了自行车,距离不远,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凌晨的山塘街早没了晚间的热闹,偶有家清吧里隐隐透出暖黄的光。他们站在一座桥上,渡船停泊,小桥流水,灯笼和未暗的星子落在河中。

美景总是让人心情舒畅,陆染讲起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学长。

“其实我也不是喜欢他,只是当个方向努力着。就像一颗星星,你知道那颗星星不是你的,但是当它署上别人的名字时候,你还是会很难受。”陆染比喻得生动形象,末了,她背靠在桥的护栏上,说,“唉,你懂那种感觉吗?”

林木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陆染觉得有些失望,却听见他开口说:“因为我的那颗星星还没有署名。”

“你的星星?”

八卦来得突然,陆染之前阴郁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忙着问他的星星在哪里。林木慢吞吞地转过身,正要说话,却突然“啊”了一声,说:“太阳出来了。”

话题转移得生硬,让陆染觉得有点硌硬。但太阳是真的出来了,先是一道朦胧的光划破云层,晕染着江南的水景。陆染一时看怔了,连带着林木的声音也模糊了几分。

她疑惑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没。看完我们去那边喝两杯吧。”

那边有家还没关门的清吧,喝两杯指的是喝白开水。陆染捧着杯子望着外面,林木拿着手机看着剧本,偶尔还会念两句。陆染觉得闲了,说:“林木,你给我念剧本吧。”

“听别人念自己写的东西,真的不会羞耻吗?”

“……没这个心理压力。”

林木坐直身子,随便挑了一句台词,那是男主与女主离别在即,软萌的男主声音喑哑委屈,他发挥得淋漓尽致——“其实,还有很多事我想要和你一起做,想去六月风吹过的海滩,去星子低垂的纳木错,去人间最烟火处,去……”

林木蓦地哽咽起来,陆染看着他,他低垂着头,睫毛轻颤,像是在刻意压制情绪,声音缓慢地从他的喉咙里溜出来:“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走啊?”

好啊。

陆染下意识地要回答,好在理智回归得快,她喝了口水,将那句话死死地压在了唇舌间。林木点了点屏幕,正要读下句话,陆染忙伸手挡住他的屏幕。林木波澜不惊的目光射过来,她指了指台上,说:“有人唱歌。”

唱歌的大概是老板,初醒的模样,摸着吉他就想来两句。口哨起调很缓,嗓音也很沙哑:“……要去哪儿?你说,海港或大漠。”

“寂静里有光,远方是南国。”

陆染看着台上,用余光瞥到林木窝在沙发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玻璃杯,衬衫起了褶皱。

她忽然觉得,眼前就是南国,寂静里有林木。

05

陆染觉得自己的动心来得很不合时宜,毕竟半个小时前她才对林木讲述完她暗恋的学长。

于是,她安静地听完歌后,打算回学校。林木也站起来,但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惯是冷静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很快定下后,他“嗯”了一声,说:“我马上回去。”

他挂了电话,看陆染好奇地看着他,解释说:“我外婆去世了,我要回家。”

“啊……”陆染想安慰他,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只能点点头说:“我自己回去。”说着,她就往外走,忘了拿外套,又急急忙忙地跑回来,正好撞进了他的怀里。陆染轻轻咬了咬下唇,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找好了借口:“两个人路上有个照应,你也可以放心地哭,我会帮你看着路的。”

林木无奈地问道:“哭什么?”

他明明在问她哭什么,自己的语气却带着几分哭腔,他自己也发现了,干脆闭了嘴。

林木的老家在某个古镇,清晨公交车还没开,出租车又不肯过去,他们坐着船,一路颠簸。林木坐在船尾发呆,陆染小心翼翼地作陪。

“其实真没什么。”林木揉了揉眉心,低下头,说,“外婆年纪很大了,没病没灾,这样去了也算是喜丧。”

……现在的人心态都这么好了吗?

陆染想想都觉得自己的鼻子要酸了。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手,他的手指紧了紧,又笑了笑,说:“城南草木生有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说,‘你走了真好,不然总担心你要走’。”

陆染知道那篇文章,下面一句是“可是我再也没有外婆了”。她更想哭了。

但是林木比她的心态要稳,九十岁去世,确实是喜丧。林木晚上要守灵,他把陆染送到了渡口,目送她上船,突然喊她的名字。陆染回过头,他扯出一抹笑意,说:“谢谢你。”

陆染本想回一句不客气,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回来请我吃冰淇淋。”

林木说:“好。”

林木没有让她等多久,自己修复完毕后就立刻回来请她吃冰淇淋了,连带冰淇淋一起交上来的,还有他的广播剧配音。他转了转U盘,说:“陆染,我守灵那晚总想跟外婆说话,想起女生总喜欢美好的爱情,就读了剧本。”

“她肯定会很喜欢。”陆染坐在他的研究室里吹着空调,一副腐败到家的样子,“毕竟我写得还算不错。”

林木同意,继续写代码,也没说让她走还是不走。陆染留下得理所当然,而且,在不见林木的这一周里,她没有费多大力气就从林木资深追求者那里要来了林木所有的资料。

敢敢啧啧而叹:“怪不得写个悲剧,原来你是觊觎林木的美色。”

“什么叫觊觎!”陆染瞪着眼睛,“你忘了吗?是林木自己送上门的。”

根据追求者被拒的经历来看,林木有喜欢的人。但是,经过她的层层排查,她得出了一个结论。她问敢敢:“你觉得……林木喜欢我的概率有多大?”

敢敢还记着仇,面无表情地说道:“零。”顿了一下,她改口道,“好吧……比零多那么一点,百分之四十五吧。”

陆染:……

四舍五入,林木喜欢的是她。

06

为了验证这件事情,陆染接手了这次广播剧的后期,连着三天在宿舍做广播剧。她边做边给敢敢发消息:“怎么样?”

敢敢回复道:“还在研究室,没出来。而且,据学弟汇报,他一天没吃饭了。”

陆染问:“提过我吗?”

“……一天没说过三句话,你说呢?”

“我猜他说的是‘陆染呢?’‘陆染怎么没来找我?’‘陆染吃了吗?’。”

“做梦。”

敢敢不回复她了,她却心痒难耐,干脆给林木发去消息,言辞严厉:“你有一句话感情不到位,现在有空吗?重新录一下。”

陆染本以为林木至少会问一下是哪句,谁知道他问也不问,直接回了一句好。陆染猜这是他今天说的第四句话。她藏不住心思,问:“我听人说你今天就说了三句话,哪三句?”

对话框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三条消息依次跳出来。

“好。”

“可以。”

“放手做。”

陆染:……

她错了,像林木那样闷的人,她居然还指望他说出俏皮的话。她失望地回了一个“哦”。这时候,QQ消息闪动,美工发来了宣传海报,问她还有没有要修改的。陆染扫了一眼,发去群里问大家的意见,群里的人十分活跃,她记好大家提的意见,忙起来也忘了看手机。

林木:海报很好看。

敢敢:……

她这个省略号一发,知道陆染喜欢林木的众人立刻屏息,全都不说话了。陆染架不住这气氛,脸微微红了,正要回林木,林木又说:“陆染,你怎么不回我的微信?如果我再来找你吃冰淇淋怎么办?”

陆染的心微微一窒,这时候有个学弟小窗敲她:“天哪!群里说话的是林木吗?他回学姐的消息像是在写作业!他平时聊天不是这样的!”学弟说着,甩给她一张林木在另一个群里说话的截图,全句没有任何标点符号。

“他是不是喜欢你啊?学姐。”

陆染慢吞吞地回林木的消息:“林同学,手机有一个功能叫打电话,你不知道吗?”

不出一分钟,林木就打来了电话,问她要不要去体验艰苦生活。陆染抱着电脑就往老图书馆跑,到的时候,林木正在扫地,灰尘在阳光中飞舞。她觉得她喜欢林木是对的,因为看到他那张脸,她的心情就会变好。

林木一如既往地闷,似乎研发软件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的消息一直没有停过,偶尔有电话打进来,忙得够呛。陆染则跑去贴吧、微博发了广播剧的预告,林木没有圈名,所以直接用了原名。

校贴吧里有人回复:“林木?哇,花瓶原来这么厉害吗?我还以为只会躲在研究室呢。”

陆染气不过,要去跟人吵架,林木却笑着说:“没事啊,说明我长得好看嘛。”

“你……你快告诉我,你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优点!”

“要我自夸吗?”林木点了点头,从幼儿园开始数起,最后说道,“《死亡之线》这个游戏是我主持开发的。”

《死亡之线》是一款悬疑竞技类手游,在国内非常火爆,相应的电竞比赛也在启动中。陆染惊讶得差点从板凳上跌下去。林木继续说道:“当时有公司看上,买走了版权,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火。我怕影响正常生活,就没对外说。”

陆染的手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打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字母,差点按上关机键时,林木忽地攥住了她的手,说:“别说我厉害。你忘了吗?我的星星还没署上我的名字。”

“是……吗?”陆染抽出手,耳根有点烫,她避开林木的目光,说,“跟我说说你的星星。”

07

林木闷,提起心上的小姑娘时词汇匮乏,没说两句就沉默了下来,看着她,仿佛是让她不要再为难他了。

陆染深深认为,她这是在为难自己。她发完预告后,也没什么事情,就给敢敢发消息:“林木喜欢的不是我。原来不是五入,是四舍。我失恋了。”

敢敢问:“你告白了?”

那倒没有。

总之,那时候的陆染好面子,本是心里笃定了林木喜欢的人是自己,但当她和他口中的人一对比,以及他对她的无动于衷,让她觉得丢人,连确定一下都不敢。太阳落山后,她拒绝了和他一起去吃饭,便跑回了宿舍。

敢敢谴责她:“逃避可耻。”

“……但有用。”陆染飞快地接话道。

她打算拿这次的广播剧去参加比赛,所以后期要做得更精细。

林木给她发来了重新录的那句话,那是全文的最后一句话——“这辈子大概是不够了,下辈子再来爱你。”

陆染反复地听了许多遍,最后丢进了文件夹里。

她工作起来很用心,除了正常上课外,她一回去就坐在电脑前对轨,配BGM,赶在比赛截止日期前将剧送了上去。她是真的累了,清明节的时候,挑了个古镇,在那儿睡了三天,等回学校的时候,正赶上初赛结果出来。

“初赛第一,得去喝一杯!”有人在群里喊了一声,连地点都定好了,居然就是上次陆染和林木去的那家清吧。

晚上的清吧很热闹,歌手的民谣也欢快。时隔半个月,陆染再次见到了林木,林木眉眼惫懒,嘴边冒了点胡子,来得匆忙,白衬衫也是凌乱的。见到陆染,他忽地一笑,大步走过来,坐在她旁边,熟稔地说:“好久没见你啦。”

陆染突然有点气恼,他都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和她这么亲近?她低低地“嗯”了一声,往旁边挪了挪,又忍不住问:“在忙?”

“嗯……”林木捏了捏眉心,说,“就是那个睡眠软件。”

陆染点了点头,没继续问下去。大家聚在一起要玩游戏,有人提议玩《死亡之线》,五人一队。

陆染没玩过,全靠林木带,地图选得也不好,在悬崖峭壁上,动不动就要掉下去,但谁能想到最后她这队就剩下她和林木了。林木蹙着眉,说:“陆染,你跟我来。”

她滑着手机屏,晕头转向地跟着他的步伐,直到他停下来,她听见他喃喃道:“我记得我设计这张图的时候,在这里藏了把手枪。”

他捣鼓了一阵子,旁边的大树突然抖动了两下,从上面掉下来一个烟花筒“砰”的一声炸开,炸了他一身。

林木看向陆染,陆染低着头,肩膀颤抖,忍不住笑出了声。林木抿了抿唇,说:“我朋友把枪换掉了,回头我把这个朋友换掉。”

陆染狂点头,林木表情严肃:“那你不要再笑话我了。”

“你别为难我了。”陆染把手机一丢,哈哈大笑起来。剧组其他人都一脸奇怪地看着她,又看向林木,林木微微一笑,低下头。不一会儿,对面惊呼:“我死了!”

“大神啊!”众人纷纷崇拜。

林木的嘴角勾起,不再是平时冷静淡然的样子,而是有点少年意气的骄傲。

陆染怔了一会儿,她怅然地往后靠了靠。

真可惜,这么好的林木不是她的。

08

初赛第一,他们的剧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林木的粉丝暴涨,不少人跑来问小哥哥的资料,还有不少粉丝义愤填膺:就算是花瓶,我们林木也是最值钱的花瓶!

话说得没毛病,但仔细一琢磨,又觉得哪里不对。

陆染本来以为林木不会回复这些消息,谁知道过了两天,林木转发了这条评论,并说:“花瓶本周末在S大举行睡眠监测软件发布会,等你们。”

发布会的声势浩大,借用了S大的演艺厅,记者们闻风而来,扛着长枪短炮堵在门口,就等着发布会一开始就冲进去。陆染本来也想去,但她刚走出教室就被林木堵着了。她惊讶,林木转了转鸭舌帽的帽檐,说道:“我口才不好,去了也没用。”

“可是很多人是为你去的。”

“所以门口挂了我的海报。”林木笑了笑,他伸出手,说,“手机。”

陆染把手机递过去,他熟练地打开,手指动了片刻,说:“内测有一百个名额,我来晚了,没抢到,你是第一百零一个。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着软件,明天就会有测评结果。”

他把手机递过来,指尖微烫,和她靠得有点近,她的呼吸一滞,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喊他:“林木。”

林木的脚步一顿,抬起眼,听见她问:“你的那颗星星……”林木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她忙摆了摆手,说,“没事啦。”

晚上,她按时睡觉,睡前打开了软件,页面是淡青色的,像水般清澈。她随意点了点,有睡眠音乐,也有她策划过的广播剧,甚至还有睡前故事,她按了开始,闭眼睡觉。

这晚陆染睡得并不踏实,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又早早就醒来了。她琢磨着林木还没醒,屏息看着手机屏幕。

她现在说话,会如实地传到林木的电脑里吧?

陆染小心地靠近手机,轻声开口:“林木,我醒了。我梦见你了,梦见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把手放在我的脸上方,当时我还以为你要打我巴掌,现在想想,应该不是吧?谁知道你要干什么呢?”

“我不喜欢不确定的事情,但是我喜欢不确定的你。”

“真的很烦。”

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又睡了过去,再醒来时,是被软件的闹铃吵醒的,软件提醒她睡眠报告出来了。她打了个呵欠,随意扫了手机两眼。忽地,她怔住,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睡眠报告的最后一句话——

我在楼下等你。

尾声

大部分学生都去上课了,宿舍楼显得十分空旷。陆染下来得急,拖鞋穿一只丢一只,狼狈得不行。林木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得笔直,看到她光着一只脚,皱了皱眉。他朝她走过去,眼底起了笑意:“睡得好吗?”

话音刚落,陆染抬手,一掌拍在他的胳膊上。他一声没吭,只是看着她。陆染还不解气,想换个地方抽,但又想打坏了自己还要心疼,遂作罢了,问他:“说吧,什么时候开始的?”

喜欢她,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咄咄逼人,他却摊了摊手:“陆染,我以为我表达得很清楚了,从没有委婉。”

“从没有委婉?那该死的你的星星,你的小姑娘,还有……”陆染脑子卡壳,“还有的你自己说。”

林木说:“因为你的广播剧喜欢你,因为你唱的剧情歌好听。我一听钟情。”

“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是在法语课上,当时外面太吵,我想帮你捂着耳朵,但是你醒了。如果我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在意你会不会被吵醒?”

“你大概不知道,我的研究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而你不是闲杂人等。”

“我给你买冰淇淋,在楼下等你四个小时。我是想加戏,但是在你人生的剧本里。”

“我这人生活很规律,晚十点,早七点,但我也可以凌晨四点陪你去看日出。”

林木不愧是理科生,慢条斯理将那些一条条列出,清晰地摆在她的面前,并且做总结陈词:“这你都看不出来,太笨了。”

陆染气,说:“你什么都没说,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要是说一句‘陆染我喜欢你’,我还会在这儿纠结吗?”

纠结来纠结去,差点把他放弃了。

林木怔了片刻,他“啊”了一声,说:“我以为……你们女生都喜欢浪漫点。说喜欢太容易了,要表现出来才行。”

陆染哭笑不得,伸手攥住他的袖子,往前踏了一步,将头埋进他的胸膛,蹭了蹭,说:“不,我们女生喜欢直接点的,喜欢被告白,所以,你的那份睡眠报告,也不及格。”

“不行吗?”林木垂下眼,女孩的发香钻入鼻间,他伸出手将她环住,软软的,不想松开。他笑了笑:“可是我尽力了,而你……”

而你现在在我的怀里了。

所以——

“算我合格吧,我的星星。”

那份睡眠报告,陆染保存了很久,直到某一天她与林木同榻而眠。她从日记本里抽出一张纸,林木接过来,开始念,依旧是她熟悉的、低哑的、少年的声音——

“陆染同学您好,在此次睡眠中,您一共睡了八个小时零六分钟,说了三段梦话,并有一段告白,共叫了林木十次,建议您尽快想办法睡到他身边去。”

办法是他给的,她毫不费力地睡到了。

彼时是十二月的夜晚,大雪纷飞,但是,只要他在,即使落雪也温柔。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纪南方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