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风铃 - 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青春风铃 - 土豆土豆,我是地瓜

文/三月桃花雪

安豆蔻有个外号,叫土豆,顾名思义,她矮。

不止是在男生面前,在女生面前她也显得格外娇小,走到哪儿,都是团宠的视觉感。

从幼儿园起,就有小朋友起哄叫她土豆。

在很小的时候,她就意识到自己的身高可能是个缺陷。住她对门的那一户人家的儿子明明才比她大了一个月,可打她记事起,那个男孩子就比她高。

在安豆蔻的记忆中,那个男孩子可以算得上一个称职的青梅竹马。在别的小朋友嫌她个子小跟不上他们,而不带她一起去偷巷尾那家的杨梅时,只有那个男孩子留下来陪她。

小小的他牵着更小的她,轻轻说:“土豆别怕,我是地瓜,我们两是一类,以后我陪你。”

地瓜陪土豆走过了幼儿园,读完了小学,可准备上初中时,他们一家就搬走了。

哦,对了,地瓜不叫地瓜,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林致。

相对于安豆蔻对自己身高的焦虑,安爸爸安妈妈倒是很淡定,还安慰她。

“没事的,你不是不长,只是没有到时间长。”

可后来高考体检,量身高时她还偷偷扬起下巴让自己高一点,可是,她依旧是全班最矮的。

可浓缩的都是精华,虽然有点矮,可她聪明啊!高考以全校第三的成绩考上了本市里一所在全国都闻名的大学。

所以,她安慰自己,没事的,上帝关了门,一定会留扇窗。

可她自我安慰带来的踏实感,在开学那天全被打击得消散了。

因为在本市,她也不打算住校,就自己去报名。可到了新生报名处,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叫自己老爸来。

拥挤的报到处,个子娇小的她被挤在一群高个子的男生中,无力得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虽然大家都有排队,可也许真的是因为她太小个没有存在感,原本都到她了,可那些人一挤,又把她挤到人群外了。

安豆蔻在人群外望着那群人,正考虑着要不要丢个钱引起骚动再趁乱挤进去报名,身后却有个男生搭上她的肩。

她回头,对上一张极好看的脸,那个男生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高声对前面的人群喊了一声,“大家都先让让吧,有个女生被挤出来了。”

那群男生回头,看见这么小只的她,都自动让开了。安豆蔻到了最前面,想着回头跟那个男生道谢,可那个男生已经不见了。

报完名,登记好之后安豆蔻就回家了,刚到自己家楼下,她就看见有搬家公司的车停在她对门那户人家的门口,安豆蔻好奇地多瞟了几眼,进了自己家,她就去问正在做饭的安妈妈。

“妈,隔壁是谁要搬过来?”

安妈妈正在切菜,头也不抬一下就道:“还是你林叔叔一家,你应该还记得吧,你小时候跟他家孩子关系不错的。”

安豆蔻想了想,有点印象。

到了晚餐,安豆蔻也见到了好多年不见的林叔叔和林阿姨。林阿姨一见安豆蔻就被她给萌化了,抱了抱她后说:“你小时候小小只的特别可爱,我还拍你长大了就不可爱了……”

安豆蔻汗颜,“是啊,我还是跟小时候那样小只,所以阿姨你不要担心。”

安爸爸安妈妈留林家夫妻吃饭,林阿姨一直在跟安豆蔻聊天。聊着聊着,她突然记起来。

“豆豆应该上大学了吧!”

“嗯。”安豆蔻点头,“今天刚刚开学。”

“考上了哪所大学?”

“A大。”

“哎,我们家阿致也考上了这个大学,我们就是为了方便他上学,才搬回这里的。对了,你是什么专业的?”

安豆蔻正准备回答,林阿姨的手机就响了,林阿姨接了电话。

“喂,阿致啊,我不在家,我在你安叔叔家吃饭呢……你也过来吧。”

林阿姨挂了电话,突然转过身来拉住安豆蔻的手,“哎,豆豆,你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阿致了吧!”

安豆蔻脑子里闪现过小时候那个对她说“土豆土豆我是地瓜”的小男孩,不由得勾唇浅笑,“是啊,从上初中到现在。”

“那一下你们就可以见面了,阿姨可记得你们小时候感情很好啊!我们搬家,阿致还哭闹了好久。”

正闲聊着,门铃响了,安豆蔻踩着拖鞋去开门,可门外的人太高,她太矮,以至于她打开门的一瞬间,竟然觉得视线暗了。她抬头,对上那张好看但清冷的脸,觉得有点眼熟,再一想,记起来了,是今天在报名处帮了她的那个男孩子。

“是你啊。”安豆蔻惊呼,“你就是林致?”

这也太巧了吧,而且,她今天竟然没认出来他。

林致对她微微颔首,“你好,我爸妈应该在这儿吧。”

安豆蔻这才反应过来把他往屋里带。

林致就坐在安豆蔻对面,她给他添了副碗筷,他还很有礼貌地说了句谢谢。

安豆蔻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心想着这真的是她小时候的竹马吗?对她未免也有些太过于礼貌生疏了吧!

林阿姨也注意到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就想着缓和一下。她看向林致,“阿致,豆豆也是跟你一个学校的……”

“我知道。”林致抬头正好对上安豆蔻的视线,“今天开学碰上了。”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和她是同班。”

四个大人闻言都齐刷刷看向安豆蔻,安豆蔻也点点头。

大人乐了,都说他们有缘分,安豆蔻也笑着应和,可目光瞟向林致,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怎么这么高冷的。

开学之后是军训,林致在男生排头,安豆蔻在女生排尾。隔着半个班的同学,加上林致高冷,他们之间半点交集都没有。

休息的时候,安豆蔻身边的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林致身上。又高又帅,成绩又好。安豆蔻闻言,视线穿过人群投向林致。

的确,他的五官精致耐看,细看之下,还能看出他儿时的样子。

安豆蔻突然想起小时候,她特别喜欢巷口老爷爷卖的冰糖葫芦,可那时候零花钱不多,一天只能买一串。那天刚刚下了雨,她买完冰糖葫芦回家的路上摔倒了,新裙子脏了,冰糖葫芦也掉着,她就坐在地上哭。正在房间里写作业的林致听见哭声连忙跑出来哄她,还拿自己的钱给她买了新的。

她舔着新买的冰糖葫芦,林致则弯下腰帮她擦衣服上脏的痕迹。

“林致哥哥。”她喊了他一声,小林致抬头,安豆蔻笑了,说,“你长得真好看。”

安豆蔻想得入神,所以没注意到林致早已发现了她虎视眈眈的目光,等她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四目相对了。

安豆蔻吓了一跳,连忙心虚地移开视线,过了好一会儿,她再次小心翼翼地看过去,林致已经不见了。她四处看了看,都没有看见他。

安豆蔻转过头去跟朋友聊天,可没过多久,就感觉身旁站了个人。一抬头,竟然是林致。

他手里拿着一瓶绿茶,见安豆蔻抬头,他把绿茶递给她,可安豆蔻愣住了,没接。

林致不动声色地挑眉,手一扬,就把绿茶扔给了她。安豆蔻回神,手忙脚乱地接住。

见她接住,林致转身就走回男生排头。

安豆蔻还对着绿茶发呆,她的朋友已经围过来八卦了。

“豆豆,你跟林致认识啊?”

安豆蔻看看手中的绿茶,再看看不远处的林致,有些犹豫地点点头。

“应该算认识吧。”

军训时,肌肉酸痛是常事。安豆蔻平时就不怎么锻炼,现在一下子来了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从军训第二天开始,她的腿就有些废了。

因为家离学校也不算很远,安豆蔻就骑着自行车上学。可军训之后肌肉酸痛,走路都费劲,自行车都骑不了,她只能推车回家。

她回到家门口正好撞见林致,林致只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可第二天安豆蔻出门,就看见林致骑着一辆小电驴在等她。见她出来,林致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以后我载你去学校吧!”

墙角有盛开垂下的三角梅,好看的少年站在晨光里,只一眼,安豆蔻就沦陷了。

林致话不多,就算是同坐一辆车上下学。他们的交流依旧少得可怜,直到军训快结束的一件事,才让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那么尴尬。

他们班的教官是出了名的严厉。那天下午有几个女生迟到耽误了训练时间,教官一生气,就罚她们跑操。

有男生看不下去替女生抱不平去求情,结果教官连带着他们一起罚。

盛夏三伏天,安豆蔻那小个子跟在队伍后面可怜兮兮地跑。

林致站在男生群里,看着队伍最后面的那个小矮子,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站出来,给教官行了一个军礼。

“报告!”

“讲!”

“教官,我觉得你这种惩罚太重了,我们讲究的不是疲劳战术。”

“我怎么做还需要你教吗?是,我们讲究的不是疲劳战术,可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

“那意思是只要我比你强,你就会听我的,是吧。”林致打断他的话。

教官气乐了,把皮带一解,道:“行,小子,我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边引起骚动,其他班的同学也跟着起哄。教官不想以大欺小,就让林致选要比什么,林致却说:“你说比什么就比什么。”

“还挺狂,格斗你会吗?”

林致耸耸肩,就开始脱军训服的外套,教官也摆好架势开始应战。

教官一开始没有把林致放在眼里,觉得他就是年轻气盛,可林致一个飞踢之后开始猛烈的进攻。几招下来,他就一脚踢中教官的胸口,周围喝彩声不断。

教官拍拍自己胸口的灰,“小子不错啊!练过?”

林致没回答,两人又缠打在一起,没过多久两人身上都挂了彩。林致虽然练过,可体力却比不上经常训练的教官,可当他准备松懈时,却想起安豆蔻迈着小短腿在烈日下跑步的样子。

他眉头一皱,在教官冲他挥拳时,他身体右闪,左手抓住教官的右手腕,右手抓他的右上臂,身体左转,背对着教官一用力,就把教官背摔在地上。

胜负已出,教官只能按林致的要求,让被罚的学生停下来休息。安豆蔻实在累得够呛,一停下来就坐在地上。

林致捡了迷彩外套,走出人群,就看见那一小团坐在地上。他皱了皱眉,走到她面前。

“刚跑完步别马上坐下,会抽筋。”

安豆蔻哭丧着脸,“腿软,站不起来。”

林致叹了口气,朝她伸出手,“我扶着你,快点站起来。”

林致扶着安豆蔻遛弯时,路过那群教官面前,其中一个教官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两,然后转头对刚刚跟林致打架的教官说:“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打不过那小子了。”

“为什么?”

教官指指安豆蔻。

“因为你心里没有爱。”

“……”

晚上回家时,安豆蔻坐在林致身后,想起今天的事情,忍不住问道:“你今天是怎么打赢教官的?”

当时车正好经过一段坑坑洼洼的路段,林致专心开车没理她,正当安豆蔻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却听见他说:“你还记得你小学一年级时,被隔壁班那个胖子欺负的事吗?”

安豆蔻想了想,还有点印象,就点点头,说:“记得。”

“当时你被他抢了零食,委屈得直哭,我去帮你要回来,可是我打不过他,自己还被揍了。后来,我爸就送我去学散打,到了二年级,我总算能打过那个胖子了。”

说到这,他突然轻笑一声,又说,“我就从那个时候起,一直学散打学到了现在,仔细想想,我只用散打打过两次架,一次是在小学二年级,因为那个胖子欺负你,还有一次,就是今天。”

他的语气淡漠,可传到安豆蔻耳中,却显得格外缠绵暧昧。

安豆蔻的脸开始有些发烫,盛夏的傍晚,凉风习习,连空气都带着些许暧昧。

像吃了一口草莓的冰淇淋,像听一段舒到耳朵的声音,像温柔融化在唇上的雪花,一切美好都不够表达。

好不容易熬过了军训,他们的大学生活才算步入正轨。

林致话不多,大多数时候还对她爱答不理的,在班上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要不是他每天送她上下学,安豆蔻都有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过他这么一个青梅竹马。

但安豆蔻有时候又觉得,林致其实挺重视她的。

有次上体育课,林致在打篮球,安豆蔻不想运动,就一个人坐在树荫下看他打球。过了一会儿,班里一个男生过来跟她聊天,正聊着,一颗篮球就滚到她脚边,她抬头望去,就看见林致正追着球过来。

林致从她脚边捡了球,直起腰来,扫了一眼她身边的男生后,对她说:“就是因为光聊天不运动,你才长不高的,走,跟我打球去。”

安豆蔻看了一眼,比两个她还要高的篮球板,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我不会。”

“我教你。”林致道,然后就一手拿球,一手把安豆蔻给拎走了。

晚上安豆蔻回到家,安妈妈就把她拉过来谈话。

“豆豆啊,你最近在学校有没有什么情况啊?”

安豆蔻黑人问号脸,“怎么了?”

“就阿致今天跟我说,班里有个不三不四的男生骚扰你,你可得注意,不许跟这些人来往。再说了,你还小,不着急谈恋爱。”

安豆蔻嘴角一抽,她怎么就看不出来林致那高冷范的外表下有颗爱管闲事的心啊!

她解释了好久,安妈妈才相信她和那个男生是普通同学。可安妈妈又说了,“你都这个年龄了,就算我们不同意,你也肯定会想着找对象。其他人我可不放心,但林致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中间隔了几年不见,但终归比外人放心。你要是真想找对象,就找林致吧!”

“妈,你以前说过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再说了,我看上人家了,人家能看得上我吗?他那么高,我这么矮。”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主要针对草不好的,像林致这么一棵好草,你可得抓紧。”

安豆蔻嗯嗯啊啊几句糊弄过去,就跑回自己房间了。

可第二天早上学,遇到林致时,她想起妈妈的话,突然就有些尴尬。可明明是罪魁祸首的林致却无比淡定,完全不像是刚打过小报告的人。

安豆蔻的外号叫“土豆”,在女生群中,其实早已经叫开了,时间久了,有些男生也跟着叫。有一次正在上自习,前排一个男生转过头来。

“土豆,借我支笔。”

安豆蔻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林致就沉下脸,“土豆也是你叫的?”

这么想来,安豆蔻觉得林致对她是有点意思的。可她又不敢确定,毕竟像他们这种关系,万一她猜错了,得多尴尬啊!

林致在学校里不乏追求者,其中最漂亮的是表演系的系花。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在她面前,豆蔻真的像个土豆了。

可林致对系花不怎么感兴趣,任凭系花怎么献殷勤,他都是那几句。

“不要。”

“不用。”

“我没时间。”

安豆蔻心里头有些暗爽,连路过系花面前都有自信了,小脑袋抬得老高。可或许是她太得意忘形了,某次她路过系花面前,就被系花拉到小角落里去了。

系花用不太友善的眼神打量了她一番后,说:“林致好像对你挺好的,天天见你们一起上学。军训时他跟教官打架,好像也是为了你吧!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安豆蔻转了转眼珠子,似乎在思考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她和林致的关系。她想了好一会儿,谨慎道:“他左边屁股有一颗痣。”

“……”

系花感觉一道旱雷劈在她的脑门上,她原本以为,她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排除这个潜在的情敌,可没想到被反将一军。一句话,就让她溃不成军。

林致在图书馆看书,对面的位置突然坐了一个人,他抬头,是系花。他不动声色地拒绝道:“我今天没空。”

“不,你误会了,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这个。”系花顿了顿,低下头,有些惭愧道,“之前不知道你有女朋友,还一直打扰你,对不起。”

女朋友?林致皱眉,“你是听谁说我有女朋友?”

“你身边那个小个子的女生,到今天我才知道她是你女朋友,之前我还以为你们是兄妹。”

“她是怎么说的?”

“她说……”系花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好一会儿了才说道,“她说你左边屁股有颗痣。”

林致嘴角一抽。

等上完课要回家,安豆蔻蹦跶着跑到林致身边,却发现他有些不对劲。等坐上车,她才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安豆蔻这么一问,林致更加别扭了。从安豆蔻的位置看过去,竟然发现他的耳朵有点红。他轻咳一声后才道:“你今天是不是跟别人说我什么了?”

安豆蔻的脑子有些短路,“什么?”

“就……你是不是跟别人说,我屁股有颗痣?”林致别别扭扭地说完,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好在有风,才让他的脸不至于那么红。

“额……”她也就随口一说,林致怎么就知道了。她有些心虚,就哈哈的干笑了两声,“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她这算不打自招了,林致有些哭笑不得。

“还真不对。”

“不可能,我小时候看得一清二楚的。”

“你小时候左右不分的。”

……

一路上,他们都在讨论这个18禁的话题。

天气转凉,安豆蔻怕冷,林致只能放弃小电驴,跟她一起挤公交车。

安豆蔻个矮,够不到吊环,只能拉着林致。林致低头,盯着她的小脑袋,总是忍不住想笑。

安豆蔻就会抬头,气鼓鼓地瞪他,“笑什么笑,浓缩的都是精华。”

林致把手肘撑在她脑袋上,用肢体语言嘲笑她的身高。安豆蔻气得要伸手去掐他,可这时,公交车刹车,由于惯性,安豆蔻扑到林致怀中,林致也顺势拥住了她。

安豆蔻的脸埋在林致的棉衣里,不知怎么的,她脸红了。

林致似乎也意识到两人的行为有些亲密,刚想松开她,可车又开动,安豆蔻再次扑倒他怀里。

周遭的喧闹在那一刻归于平静,安豆蔻抬眸。

世界很大,大得能承载芸芸众生,世界又很小,小得眼中只能望见一个他。

喜欢啊,大抵就是那陈年清酿,是那七月急雨,是他眼中词不达意地温热,是清风,是朝露,是脸颊微红,是千千万万人里,再也装不下其他。

晚上回到家,安豆蔻拍马屁似的去帮安妈妈捏肩膀,试探性地问道:“妈,你说,要是林致真成了你女婿了,你觉得怎么样?”

安妈妈眼前一亮,“你两成了?”

安豆蔻娇羞地低头,“快了。”

安豆蔻觉得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林致拜倒在她的牛仔裤下指日可待。可正当安豆蔻准备一点点收网时,半路却杀出一个程咬金。

那天下课回家,安豆蔻收拾好东西在教室门口等林致一起回家。可林致出来,瞟了她一眼后说:“今天你自己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

安豆蔻愣住,林致已经走了。

“哎,”安豆蔻追上去,“你去哪儿?”

林致停下脚步,转身,摸摸她的头,道:“这几天我都有事,你就自己回家吧!你一个女孩子,老跟着我也不好,有时间多跟朋友出去逛逛街。”

安豆蔻有些懵。

一个别人叫她土豆他都会吃醋的人,这会儿怎么把她往外赶?安豆蔻想不通,可往后几天,林致真的不跟她一起回家了。

就连有时候明明没课,他也要往外跑。

安豆蔻每次从自己房间看见他出去,心里都堵得慌。可更堵的是那天上完课,她和几个朋友去逛街,远远地看见林致和一个小个子的女生一起上了公交车。

同学先发现,就说:“豆豆,那不是林致吗?他身边的女生你认识吗?个子跟你差不多,难道说林致喜欢小个子的女生?”

安豆蔻脸一沉,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什么原因,语气有些生硬道:“我又不是他妈,怎么可能知道他喜欢个矮还是个高的。”

可晚上,她还是蹲在家门口的台阶上等林致回来。冬夜风大,她裹着毯子依旧瑟瑟发抖,等林致回来,她已经被冻僵了。

“这么冷的天,蹲在这里做什么?”林致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安豆蔻吸吸鼻子,答非所问,“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没……没什么啊。”

可安豆蔻却注意到了他闪躲的目光,再联系今天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安豆蔻眸子一暗,动了动冻僵的脚站起来。

“我睡觉了。”她转身进了屋。

她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负情绪中,所以没注意到,在她转身的瞬间,林致唇角扬起的一抹笑。

安豆蔻本就心情不好,可第二天竟然还看见那个女生来找林致。

她趴在桌子上,看着林致走出去,眼珠子都要冒火花了,偏偏同学没有眼力见,还凑过来摇她的胳膊。

“豆豆,你看,昨天那个女生来找林致了。”

“看见了。”安豆蔻有些不耐烦,转了个头,不再看门外,语气有些落寞,“看见了又能怎么样?”

“前段时间不是见你还跟林致好好的吗?怎么现在都不见你跟他一起回家了,还是说你们吵架了?”

安豆蔻没说话,把脸埋在胳膊里。同学看看门外聊得正欢的林致,再看看失了智似的安豆蔻,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她颇为同情地拍拍安豆蔻的背。

“节哀顺变。”

下课之后,安豆蔻还没有收拾好东西,林致就已经往外走了。他们教室在三楼,等她出了教室往下看,果然看见林致身边跟着那个女孩子。

接下来的几天,安豆蔻过得很是惆怅。然后在某天晚上,她发现她一直喜欢的女歌手要来她所在的城市开演唱会,可是那价格高昂的门票已经被抢购一空,这个导火索彻底把她这几天积累的怒气给点燃了。

她穿着睡衣蹭蹭蹭跑下来出了门。她跑到林致房间下,林致的房间在二楼,此刻正亮着灯。

安豆蔻愤愤地瞪着那个窗口,冷哼一声,就从地上捡了一颗石子,抡圆了胳膊就像那个亮着灯的窗口砸去,玻璃应声而碎。

刚刚洗好澡的林致正擦着头发,就被这一声巨响给吓到,玻璃碎了一地,他愣了片刻,反应过来就跑到窗户边往下看,正好瞧见那抹粉色身影匆匆忙忙逃回自己家中。

第二天早上有课,安豆蔻吃完早餐后出门,却碰上在门口等她的林致。安豆蔻做贼心虚,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拍拍自己的心口,安抚自己的小心脏,还不忘嘲讽一句,“今天不忙了?有空等我了?”

林致没理会她带着醋味的挖苦,只说道:“走吧,再不快点,就迟到了。”

可声音却带着浓浓的鼻音,安豆蔻也注意到了。

“你感冒了?”

“嗯。”林致点头,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哪个小混蛋砸碎了我家的玻璃,害我吹了一晚上冷风。”

说到最后,他还打了个喷嚏。

“额……”安豆蔻有些心虚地瞟了那个窗口一眼,干笑两声,“社会上就是有这种不道德的人,咱不理她。你感冒了可要注意保暖,来,我的围巾给你戴。”

安豆蔻解下自己的围巾,踮着脚围到他脖子上。

林致挑眉,也没再追究砸玻璃这件事了。

林致感冒,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安豆蔻没见那个女生来找他,再加上做贼心虚,她就特用心地照顾着他。

打热水吃药,走路扶着,就连晚上回家,她还帮他拎书包。

虽然当天晚上林爸爸就叫工人来装好了玻璃,可林致的感冒却越来越重,第二天直接下不来床,请了假在家养病。

安豆蔻心里的罪恶感深重,一天的课都坐立难安,下了课,就跑回家去看林致。

林爸爸上班,家里只有林阿姨,她一见安豆蔻来看林致,格外高兴。

“阿致在房间睡觉呢,你自己上去看看吧。”

安豆蔻跑上二楼,又在靠近他房门口时放轻了脚步。她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进去,林致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好看的眉头皱着,看样子睡得格外不舒服。

造孽啊!

安豆蔻双手合十在心里默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她搬了椅子坐到他床边,她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实在烫得离谱。

“林致啊,虽然说害你感冒这件事我很抱歉,可那也是你不对在先。我是心理上煎熬,你是生理上煎熬,所以,咱两扯平了。”

林致依旧睡着,不得不承认,林致长得真的好看。安豆蔻伸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鼻尖,见他没有反应,又去碰他的睫毛,可他还是没有半点醒过来的预兆。

安豆蔻看向他的薄唇,突然起了色心。她咬了咬唇,慢慢低下头,眼看着就要亲上去了,原本睡着的林致却突然睁眼,深邃的眸子略显迷离地看着她。

“你干吗?”

安豆蔻怔住,血液倒流,脸颊染上红晕,“我……我觉得你的脸有点烫,想给你吹凉。”

说罢,她还煞有其事地朝她吹了一口气。

林致“哦”了一声,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可眸子还是盯着她。

安豆蔻羞愧难当,直起身体,清咳一声,“我出去给你找个扇子扇吧!”

她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林致说:“下次再亲吧,我感冒,怕传染给你。”

安豆蔻脚一滑,差点一头磕在他房间的门口。

林致的病养了一个多星期才痊愈,可能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病刚好,他又开始跑出去。

安豆蔻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再砸一次他的玻璃,让他再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可计划还没有落实,那个跟着林致的女孩子就找上门了。

“林致让我来跟你解释一下。”她开门见山,“他跟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最近这段时间,他都在打工,所以才没有时间陪你。而被你撞见的那几次,也不过是因为我给你介绍工作,必要之下才有的接触。”

她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安豆蔻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为什么要去打工?”林叔叔林阿姨给他的生活费也不少啊!

“还不是为了你,你喜欢的歌手要开演唱会,他为了给你买门票才去打工的。”

安豆蔻这才彻底打消再次砸他玻璃的念头,连这段时间的阴郁都一扫而空。

她蹦跶着去找林致,而林致也料到她会来,拿着门票塞到她手里。

“还生气吗?还要砸我房间玻璃吗?”

安豆蔻有些不好意思,可又不甘心服软,就说:“那也是你自己没跟我说清楚啊!还有,解释也是让别人来说,为什么不是你亲口跟我说。”

林致玩味一笑,“你确定要我亲口说?”

“嗯。”

“那你可听好了。”林致突然张臂把她揽入怀中,他低头看着她笑,安豆蔻正准备把耳朵凑过去,一抬头,林致就吻了下来,安豆蔻怔住,小脸羞得通红。

原来“亲”口说是这样的啊!

后来他们以情侣的身份去看了那场演唱会,中途安豆蔻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在喧闹的人潮中踮脚凑到他耳边,大声喊道:“林致,我同学说你喜欢小个子的女生,是吗?”

林致低下头回答她,“我不喜欢小个子的女生,我只喜欢你,你矮,我就喜欢矮的,你高,我就喜欢高的。反正不管高矮胖瘦,我只喜欢你就对了。”

安豆蔻笑得心满意足。

林致又说:“土豆土豆,我是地瓜,收到请回答。”

安豆蔻踮着脚凑到他耳边,“对方信号不好,需要亲一下才能收到。”

林致抿嘴笑,毫不犹豫捧着她的脸吻下去。

爱情是一本童话故事集,他们在第一页就相遇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余生还长,请多指教。(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