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温柔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他似温柔

文/绿云扰扰

“我喜欢你。”

“很久了,久到我都快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1.玫瑰

林嘉宇把摩托车停在小超市门口,进去买一瓶水的工夫,一出来就看到白桃和另外一个女孩站在他的摩托车旁边拍照。他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赶紧闪身进了小超市。

因为太过突然,所以他最开始的念头是逃,但很快就困惑自己为什么要逃。

说到底,哪怕他的个子已经长到一米八几,有着非常帅的座驾,他也还是那个见到白桃就胆小的男人。

他透过超市的玻璃看她摆着不同的动作,呵,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咋呼,爱表现。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从超市走出来。白桃这会儿正把着他的车头,见到他时吃了一惊:“哇,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

她眉眼如初放的玫瑰,云淡风轻,林嘉宇的心里却似乎涌起一股玫瑰的芬芳。

2.桀骜

曾经,他们是云城一中的学生。到了高二下学期,他们才有了一点交集。因为小个子的白桃和高个子的林嘉宇永远不可能坐在同一水平线上,座位分别是最前和最后,学习成绩也是排在最前和最后。

每次月考,白桃总要想办法躲过家长的签名。每次家长会,她总能找到理由不让家长出现。她每天穿着六厘米高的坡跟鞋,就连跑步用的跑鞋也都是带一点跟的。尽管头发不能染颜色,但扎辫子也是很有创意的。她没有化妆,因为眉毛本身就长得很有型,眼睫毛又长得跟画了眼线似的,所以学校里的人都纷纷议论,说她是天生的美人,素颜都能甩别人几条街。

林嘉宇则是班里雷打不动的第一名,不爱说话,个性腼腆。因为个子太高,他早早被发派到最后一排的座位。他的头发细软,毛茸茸的,思考的时候喜欢摸头,所以经常看起来乱糟糟的,又带着一点学霸特有的桀骜和乖张。总之,他被女生们在背地里叫成了“妖孽”。

这样的两个人,经过那次家长会后,白桃不得不每周三、四、五去找林嘉宇。

事情坏就坏在,那次家长会,她真的找不出理由不让爸爸来学校了。她爸爸铁青着一张脸坐在班级最后面,如坐针毡,看着作为年级第一名的林嘉宇发表学习心得,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3.学霸

白桃的爸爸在会后堵住了林嘉宇,恳请他给白桃补习功课,地点就定在白桃爸爸于学校附近新开的咖啡馆里。

“小宇啊,叔叔为白桃操碎了心,你就当做点善事,救救孩子吧。”

林嘉宇摸摸头,又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翻起了大浪。那个在人群里不自觉就跳到他眼睛里的姑娘,那个他从来不敢靠近说一句话的姑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要单独和她见面,还要帮她补习……他一整晚因为太过兴奋而忘了睡觉。

第一次补习,白桃穿了一条格子短裙,叫了两杯咖啡,嬉皮笑脸地对林嘉宇说:“做了五道题了,有点累,不如我们先休息一下?”

林嘉宇默默地闭上了眼睛,脑子里闪过一句话:别生气,是自己喜欢的。

他睁开眼,喝了一口咖啡,嘴唇微微开启:“不、行。”

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温度。白桃吃瘪,硬着头皮继续做题。

做到最后一题结束,她脸上看起来红红的,有一种较劲的认真,然后长舒一口气,趴在桌子上像一只累倒的小兽。

林嘉宇开始批阅,好家伙,十道错了八道。他又闭上了眼,脑子里又闪过一句话:没关系,能教会的。

白桃在林嘉宇友好而耐心的解说下,明白了学霸的脑子和自己的不同。她的脑子里是一切可爱美丽的东西,而学霸的脑子里全是公式。

4.梦想

一周三次,持续两周,林嘉宇按时来、按时走,像发条一般。白桃知道自己躲不了了,开始打感情牌。

她眼巴巴地看着林嘉宇,说:“听说今天有部很好看的电影上映,我请你去看。”

林嘉宇心里咚咚作响,但他可不想让她听到。他转眼看向窗外,窗外有一株木棉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全开了。

那天,他们一起逃了补习,去了电影院。白桃抱着爆米花,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林嘉宇鼓足了勇气把手伸进袋子里,却不小心碰到她的手。

他赶紧捏了一小颗放进嘴里,呵,这么甜。

电影散场以后,他们走在楼宇的小巷间。路过一家韩式拌饭店,白桃说饿了。两个人进去开心地点了拌饭、泡菜饼和辣炒年糕。

白桃一边吃着饭,一边说:“我以后想去首尔或者济州岛看看。”

正是韩剧大火的时候,学校里很多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韩国偶像,但对林嘉宇来说,那些组合,那些练习生,那些亚洲巨星,到底不如数学题来得熟悉。

“你将来想做什么?”林嘉宇忍不住问道。

“明星啊!”白桃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那你要加油啊!”林嘉宇看着她小巧的脸庞,认真地说道。

年少时候的梦想,好像说出来特别容易,很轻,也很重。

5.许愿

从那天起,除了跟林嘉宇补习功课,白桃每个周末还报了表演课。表演老师说她有天赋,肯用功,艺考肯定没问题。

三个月后的月考,白桃的成绩从垫底爬到了中游。很多同学,甚至老师都很惊讶。放学后有女生故意大声地调笑:“怪不得呢,找了林‘妖孽’补习呢,果然长得好看就是有好资源。”

白桃并不放在心上,她心里正记挂着另一件事。爸爸是在来咖啡馆的路上突发脑出血的,还好抢救及时,好不容易脱离了生命危险。

有时候,人的长大,就是在一些具体的时刻。白桃第一次看到爸爸虚弱的状态,心里似乎有座房子摇摇欲坠,她第一次害怕失去。

那几天,她放学就去医院,在医院的走廊上写作业。遇到不会的题,她会打电话给林嘉宇,偶尔也会在电话里气得嗷嗷叫:“为啥我是个榆木脑袋?啊!”

林嘉宇在电话那头笑:“比起做五道题就喊累的菜鸟,你现在是可以打怪升级的中级选手了!”

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变化?白桃站在医院的一棵木棉树下,被掉下来的木棉花砸到了头。据说,被木棉花砸到,会有好运。她在心里悄悄许愿,只愿自己的爸爸尽快好起来,而自己再也不要惹他生气了。

6.安慰

后来,爸爸身体逐渐康复,而白桃也比从前更用功了。放学后,她还不肯走,林嘉宇催她:“你现在的学习热情比狗看到骨头还高。”

白桃瞟他一眼,说:“我不是热情高,我是嫌自己笨。我以前觉得自己挺聪明的,除了学习,任何事情我都感兴趣,但后来一想,如果连学习都很懒散,我那些爱好兴趣恐怕也深入不了。”

林嘉宇说:“看在你这么用功的分上,晚上请你吃汉堡。”

白桃翻了个白眼:“不吃!我还要艺考,我不能又学习不好又丑。”

那时候距离艺考还有一个月,白桃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自己准备不足。她还跑到学校小花园的鲁迅铜像前,掏出一小把零食放在铜像底下。每逢考试前,总有学生来这里求个吉利。

白桃知道那只是心理安慰,但不做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林嘉宇也不知道要如何让她放松,考试嘛,对林嘉宇来说好像轻轻松松——他从来不知道费劲学习、费劲考试是什么心情。但他又真的很想帮上忙,想了想,说:“要不我陪你去北京艺考吧。”

“你以为你是学霸就可以随便逃课吗?!”白桃凶他。

“不是逃课。我刚问了老师,老师说可以。”林嘉宇淡淡地说道。

果然,学霸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7.勇气

北京的冬天可真冷啊,不知道是天气太冷,还是太过紧张,白桃在艺考当天抖得跟个筛子似的。林嘉宇忍不住握了握她的手,说:“我给你点考试的运气。”

很多年后,白桃想起这一刻,仍觉得辜负了林嘉宇的好运。不光是艺考,就连后来的高考,她也考砸了。

白桃记得艺考结束后,她灰头土脸地走出来,一句话也没说。林嘉宇问她怎么样,她还是没说话。

林嘉宇不再问,提议带她去吃烤鸭。那薄薄的卷饼,油光锃亮的鸭皮,蘸一点白糖,或者蘸一点甜面酱,卷成一个小卷……可惜,无论哪种,她吃起来都没了滋味。

因为过分紧张,白桃的艺考分数没过线。林嘉宇鼓励她还有高考,别气馁。

六月的光景来得真快,六月的暴雨也下得真急。高考那几天,大雨倾盆,白桃考完最后一门,外面的雨就像天空破了一个洞,哗哗地下。

白桃沮丧地走进雨里,脸上的泪水被大雨洗刷,她懊恼地大喊:“啊,我为什么这样笨!一遇到大考就不灵光!我真的好心痛!”

林嘉宇特别想给她一个拥抱,给这个一直想要努力变好的女孩一丝安慰。但生活中总是会摔一些跟头,猝不及防地摔进了坑里。他终究没有那样的勇气,将伸出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她从来不知道,他是比她更心疼的人。

8.隐藏

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同学们搞了一次聚会,每个人都去了,唯独不见白桃。林嘉宇打她的电话,没人接。他去她家开的咖啡馆,发现店铺早已关门。

聚会上,气氛热热闹闹的,每个人都会问起“白桃呢”。无人知道那会儿的白桃正一个人悄悄地跑到了云南。作为一个曾努力游到了中游的人,她又一次被命运带回了下游,她的自尊心叫她远离。

她需要躲起来,在云南热烈的阳光底下,她一个陌生的外乡人,没有人认得。她走走停停,脑海里有很多过往登场,懊悔、难过、内疚、迷茫……各种难以明辨的情绪悉数涌上心头。她想,时间也许能安顿好她的心。

最后,她在一个小客栈里一夜未睡,枯坐在窗前。她透过窗望着远处的雪山,终年不化的山顶,太阳一点点地升起,就像金箔裹着冰激凌,她忽然觉得有些饿。

好像一些混沌被一点点地打开,她去楼下的小餐厅吃了一份米线、一笼小笼包和一份炸饵块。肚子被食物抚慰,她的心灵被一个决定抚慰,她忽然好像又充满了力量。但她并不打算与相熟的人联系。她还是觉得,在成功之前,她必然要默默地隐藏着。

9.龙套

林嘉宇就是从这个暑假开始与白桃失联的。直到四年后,他不经意间在电视上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他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白桃脸上的妆看起来像是和化妆师有仇,浓厚的眉毛,两坨圆圆的腮红……林嘉宇看着看着就笑了。她演的是一个飞扬跋扈的丑女,台词就三句话。

就这一分钟的工夫,林嘉宇笑得岔气了。他从来没发现,原来白桃还有做谐星的潜力。他看着电视傻笑了一阵,然后把进度条拉到最后,找制作公司。他迫切地想要通过那些蛛丝马迹知道她的下落。

但哪有那么容易呢?一个小小的龙套演员,有谁会记得她呢?

彼时,林嘉宇已经是国内某重点大学大四的学生,因为长得好看,追求他的女生从未少过。他有时也感慨,怎么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勇敢,大大咧咧,与他腼腆害羞的性格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常常在食堂被女孩子们的目光细细瓜分,摆在眼前的糖醋小排吃起来也觉得很有负担。女孩子们私底下都有个疑问,三年了,他咋就一个都不喜欢?

他心里那个叫白桃的姑娘,时常跳出来斥责他:“胆小鬼,你当初为啥不表白?!”

他被这种遗憾填满了心脏,如今再次看到她的相关信息,他暗下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她。

10.失散

在横店漂着的那些人,叫“横漂”。外乡的热爱表演的人聚在这里,讨着各种小角色过活。白桃那年踩着分数线还是去了一所专科学校,读了一个并不热爱的专业,但她还是认真地对待考试,只是课后的所有时间都拿来学习表演。她心里那个梦想从未被浇灭过。

到毕业后的第三年,她就迫不及待地来到横店,在那里安营扎寨,住着最廉价的房子,吃着最便宜的盒饭。

爸爸有时打电话给她:“还在横漂呢?”

她笑嘻嘻地说:“是啊,不回去。”

爸爸知道她自尊心强:“你哪天累了再回来。”

白桃心里铆着一股劲,不混上一个角色,哪怕是一个芝麻绿豆的角色,也不会考虑回家的事。她从最初一句台词都没有,到现在能有三句台词,也算是成功了一小步。

白桃心里总充满着希望,当然也有沮丧的时候。沮丧的时候,她就唱歌,她那听起来有些哀伤的歌声,后来传到隔壁一个叫史丁的男生耳朵里。他就走来敲敲门,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夜宵。

夏夜的城市已经看不到星空,白桃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撸着牛肉串。她指着模糊的一颗星说:“是总有一天会亮起来的星星啊!”

和白桃一样,史丁也是来横漂的。两个失落的人好像重新聚到了一起,有很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11.欢喜

林嘉宇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白桃,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电视上寻找她的蛛丝马迹。有一回他看到她在剧里扮演一个民国女学生,齐耳的短发,纤细的胳膊,幽深的眸子……这时候的她已经是电视剧里可以有名字的角色了。

他看得津津有味,多少能给沉闷的日子带来一点乐趣。后来他终于找到了她的微博。她在上面发着自己的照片,偶尔吐槽着生活,说点小文艺的句子。他兴致勃勃地准备给她发私信:我是林嘉宇啊!

然后,他又删掉,再写:好久不见,你猜我是谁?

他又删掉。

他想了想,重新打字:白桃,我是林嘉宇。

连文字看起来都是紧张的。

白桃在第三天才看到私信,因为在剧组很忙。她仿佛一瞬间被拖回到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她对所有同学的不辞而别,她那份骄傲的自尊心,都历历在目。

她拨通了他留的电话号码。

“喂,林嘉宇。”

林嘉宇仿佛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尖叫。

记忆被拉回,欢喜被加重。

12.讽刺

放假后的第一天,林嘉宇迫不及待地买了一张去横店的车票。见到白桃之前,他特意捯饬了一下自己,喷了一点点香水,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他真心想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

直到那一刻,他看到白桃和另一个男生一起出现。

白桃热情地给林嘉宇做了介绍:“好久不见啊,这是我男朋友,史丁。”

他像在冬天被浇上一盆冷水,透心凉。

林嘉宇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又想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所以看起来很奇怪。

还是史丁率先伸出手来,他被动地伸出手,握了一握。

林嘉宇已经不记得自己如何挪到了饭馆,上菜之前,他努力地笑着,甚至有一瞬间的迷茫,听不到白桃在说什么。

“这是我们当时的年级第一名,大学霸!”

“你现在毕业了吧?”

林嘉宇尴尬地笑,心底的失落裹挟着他。吃什么不重要了,说什么也不重要了,他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说:“已经被保研了。”

白桃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他还是那个做什么都轻轻松松的学霸,还是那个别人辛苦啃书,他看一遍就能记得的学霸。

一顿饭,三杯酒,话憋在心里憋到内伤,林嘉宇现在觉得“学霸”这个词特别讽刺。

13.模范

独自返回的林嘉宇站在火车站前的广场上,人来人往,回想起年少时那些陪伴白桃的时光——那么多、那么好,想着想着,他的心就忍不住一阵绞痛。无论怎么看,演练过无数次的表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确是晚了一些,又苍白又无力——因为已经在并不合适的时间,所以反而显得不够真诚。

林嘉宇笑自己的懦弱,他忽然感到一阵厌倦,是对自己过往循规蹈矩的人生的厌倦。从小到大,他选择做一个模范生,从未做过任何一件出格的事情。他是“别人家的孩子”,他被同学奉为“神一般的存在”,他看起来毫无缺点,就连他的暗恋看起来也是了无生趣,毫无痕迹。

他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去你的模范生!”

后来的某一天,他走进一家摩托车店,买了店里最拉风的一辆,用很短的时间考了驾照。他是在某个瞬间爱上风驰电掣的感觉,他想象自己依然还能像少年一般飞驰。

他骑着这辆摩托车去蹦极、去露营、去青海……去做一切看起来很疯狂的事情。他在青海一个叫火星营地的地方,躺在滚烫的砂砾上,仰望天空,好像重新过一次少年的时光。

后来他回到北京,又在电视上看到了白桃的新剧,她的演技有了提高。

他给她打电话:“我觉得你混上女一号指日可待啊!”

白桃轻笑:“我最近可能会签一部新剧,会去北京。”

“你男朋友也来吗?”

“他不来,我就去北京一周。”

“行,到时我去接你。”

14.招摇

林嘉宇最终没有接到白桃。她的角色被别人顶替,这在圈子里再正常不过,没有人脉,没有资金,随时都可能被取代。

白桃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的运气差了一点。是谁说越努力运气就越好的?这个圈子,有时讲究的就是一个机会,有人愿意为此走捷径,有人选择忠于内心,草根之间谁也别瞧不起谁。谁得了机会一飞冲天,谁一朝做错永不翻身,见你起高楼,又见你楼塌了,也许就是一转眼的工夫。

白桃和史丁分手就是在他拥有了一个机会以后。娱乐圈本就是充满了野心的地方,她不想怪谁,只是有点遗憾,初恋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

最后她还是决定去北京,也许机会更多,也许什么都没有,但总希望有点改变。

时间就这样在各种试镜中度过,她也被人骗过,损失了一些钱,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比如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艾梨,就是在试镜中认识的。

一个桃子,一个梨子,心有灵犀的小姐妹。有一天,两人相约去一个小酒馆,招牌菜是酱牛肉、烧饼,还有自家酿的米酒,有多种口味,玫瑰的、桃子的、茉莉的,几乎没有度数。她们喝起来便没了节制,几瓶下肚,竟也微醺。

两人都有些兴奋,在街角遇见一辆帅炸天的摩托。白桃心想:开如此酷炫的摩托车的人,一定是个招摇的人。

15.微醺

重逢是在北京秋天的傍晚,阵阵凉风,天朗气清。

白桃万万没想到车的主人是林嘉宇,困惑道:“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林嘉宇的手心都开始冒汗,问:“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让我去接你?”

“混得不好,不想麻烦你。”白桃笑嘻嘻地说。

艾梨可比白桃精明,一下子就看出林嘉宇的小心思。

他看白桃的时候两眼放光。

艾梨很识趣地说:“我刚忘了有件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你们聊。”

说完,她赶紧溜了。

林嘉宇摸摸头,白桃一瞬间好像又看到那个头发奓起的少年,想起那段疯狂补课的时光,忽然说:“谢谢你哦,好像之前补课的时候从来没有跟你道过谢,后来我又自尊心作祟,一个人躲了。我好像运气总是差了一点,我上次本来都准备来北京了,但最后被别人抢了机会,我没来成。你看我好像总是临门一脚就不行,考试运一直很差,不过没关系,我从来都不服输的。”

白桃自顾自地说着,微醺的后果是有点话多。

林嘉宇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男朋友没跟你一块?”

白桃愣了一下,大大咧咧地说:“早就分了,不过说实话,我都怀疑那是不是真的感情,我们在一起,我觉得更多的是抱团取暖吧。”

林嘉宇看到她眼神里的哀伤,心里已经开了花。睡前故事

但他今天就表白的话,多少有点草率。

林嘉宇约她周末去京郊,她想了想,答应了,反正也还没有剧组需要她,她连续见了一个月的选角导演,都毫无进展。

北京的秋天是金黄色的,京郊的寺庙里有着一棵银杏树,满树金灿灿的,像堆砌起来的费列罗。白桃想起年少时用小零食贿赂名人铜像求安慰的事,她现在也想向佛祖许个愿。

她双手合十,心里只默默地念着一句:“我是白桃,我来过了。”

她没有具体的心愿,不想贪心,只是想让佛祖知道自己来过就好。她回头看到林嘉宇站在那棵银杏树下,举着照相机对着满眼的金色拍照。他修长的身影,略长的头发,透过叶子洒下来的光影斑驳仿佛在他的发梢燃烧,有一刻像漫画里的少年。

这个男人好像都不会老,是不是学霸的脑子里也有某种特异功能,能让人保持年轻的容颜?

白桃有些哀愁地想,时光什么时候眷顾一下她呢?她还没有红呢,哪里肯老去。

走出寺庙的时候,忽然下起一阵小雨。两人在屋檐下躲雨,林嘉宇把外套披在她的头上,问:“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白桃忽然想逗他一下:“我想红。”

林嘉宇说:“高中的时候你就想当明星来着,我觉得你将来肯定会红。”

白桃惊讶:“没想到你还记得。”

林嘉宇说:“我还记得你喜欢星光电影院的爆米花,喜欢玄彬,喜欢粉色亮闪闪的指甲油,喜欢穿高跟鞋,喜欢咖啡加超多的奶……”

他笑意盈盈地说着,眼睛里似有光。

白桃怔了一下,说道:“雨好像停了。”

她走出屋檐的瞬间,他伸手去牵:“你又想躲吗?”

白桃刚想开口,他压根儿不想让她开口,紧接着说:“你上辈子是鸵鸟吗?遇到事就想把头扎进土里,如果非要扎进土里,我也不拦着,但还是劝你在扎进土里之前先听我说,我喜欢你。

“很久了,久到我都快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16.避风

白桃确实从未想过,学霸林嘉宇会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喜欢自己。她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少女时代,好像从未开过窍,每天嘻嘻哈哈,爱臭美、爱打扮,所有的热情都用来追星。学习马马虎虎、不紧不慢,以为有大把的青春可浪费。直到爸爸病倒,她才真的意识到时间不多了。

她想不明白,那样笨拙的自己,会被人一直珍惜着、惦记着。她突然无法适应这样的宠爱,她习惯了失败,习惯了摔倒再爬起,却不能习惯有人真心地爱她那么多年。

她有些心虚,她想起高二的时候全班做了一个智商测试。林嘉宇一百三十九,她九十八,他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吧?

“你不会是想把我卖掉,还要我帮你数钱吧?”白桃眨着两只大眼睛说。

林嘉宇又像当年一样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说:“你知道我最讨厌自己什么吗?我讨厌自己胆小又无趣。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从来没有像你一样努力去争取过什么,我喜欢你身上的沮丧和热烈。”

北京的郊外,无端端一场雨打乱了他们原本的行程,就像此刻白桃心里乱糟糟的。

“你不用现在就回答我。”林嘉宇生怕她现在就拒绝,“你也不用顾虑你的梦想,我希望你可以继续做你喜欢的事情。我已经找到一份科技公司的工作,如果你觉得累,我随时可以做你的避风港。”

雨渐渐停歇,白桃第一次看到雨后天边淡淡的青色,温柔的、凝重的。

17.松懈

时间来到了冬天,高中同学很多趁着过年回了家乡。大家撺掇着搞同学聚会,都在问白桃会不会来。

聚会当天,下起了初雪,白桃真的出现在聚会上。时隔多年,她第一次有勇气和大家见面。席间,不知谁忽然说起:“你们还记得那时候林嘉宇给白桃补习吗?那时候全班女生都很妒忌,都很羡慕,谁都看得出来林嘉宇喜欢她,但唯独她不知道。”

大家哄笑,好事者又开起了玩笑:“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说话间,晚来的林嘉宇刚好看到这一幕。他走上前搭住白桃的肩膀:“你们就别惦记了,我们在一起了。”

白桃抿嘴笑,她的心温柔地松懈下来。席间流转的欢笑,好像带他们回到年少的时光,不知愁,也不曾辜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