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墙佳人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宫墙佳人

文/慕汐醉

简介:

玲珑一直都记得,在那个阴雨日,顾弘淡淡地问她冷不冷的模样。

那一次,玲珑动了心。阴差阳错的,她一步步走到了顾弘的身边。从太子妃到皇后,她被欺辱,被冷落,成为了整个皇宫的笑柄。玲珑不后悔,为了顾弘,哪怕遍体鳞伤,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玲珑不知道。那个九五至尊的男人,已经不是她曾经恋恋不舍的少年郎。

[1]

景德十二年,恭王妃入宫给皇后娘娘请安,碰巧在路过掖庭的时候发现一个小宫女长得同自己很是相像。

这下子宫里可热闹了。

一时间麻雀变凤凰,小宫女摇身一变成了遗落民间的王府千金,比话本子里写的故事还传奇。

皇后拉着玲珑的手,笑了笑:“可是同阿姐你长得一个模样呢!”

皇后同恭王妃是嫡亲的姐妹,一向亲近。

恭王妃抿着嘴笑:“真是菩萨保佑,万幸能找回来。”

只玲珑在那里低着头,她心里的惶恐不安早盖过了那么点儿欣喜。

“你之前说,你是怎么入宫的来着?”

玲珑垂着头,声音很轻:“是家里穷,听说入宫做宫女一月可得二两月银,义母就把我送进宫来了。”

“可怜见儿的。”恭王妃叹了一口气,她摸了摸玲珑的头发,“我还记得小时候抱你去街上,你才那么大一点儿,谁知道偏不巧,碰上暴乱,人挤人,生生把你弄丢了。”

玲珑抿了抿唇,没吭声。

其实对于小时候的事情,她已经不记得多少了。此刻她对这个母亲的感受,更多的是陌生和敬畏,压根儿觉不出什么亲昵。

“往后,可不会叫你再吃苦了。”恭王妃叹了一口气。

皇后突然动作一顿,上下打量了一下玲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笑。

“阿姐,你府里乱糟糟的,叫玲珑回去定又惹出不少事,我瞧着,不如留在我身边养两日。”

恭王妃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才将玲珑寻回来,我……”

皇后眼底带了些笑意,微微压低声音道:“前两日,陛下同我说,要给太子殿下寻个太子妃。”

点到为止,恭王妃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稍稍一想就知道了皇后的用意。虽舍不得女儿,却更舍不得太子妃这个头衔。

只略微一想,她就咬牙点了头。

“你放心。”皇后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必不会委屈了玲珑。”

玲珑听着,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她扭过头,看着一旁廊下的金笼子,里面养着一只八哥,油光水滑的。它一个劲儿地扑扇着翅膀,用嘴啄着笼子,似乎想要飞出去。

原来还是要留在这宫里,玲珑想。

皇后同恭王妃敲定了,也不再去问玲珑的意见,直接向陛下请了圣旨,让玲珑住在了凤仪宫的偏殿,吃穿用度,如同公主。

玲珑住在偏殿,皇后又生怕她受委屈,拨了几个同她年岁差不多的小宫女给她,就当是陪她解闷了。

玲珑脾性好,很快就同那些宫女玩儿在了一块儿,倒也借此听了不少八卦。她以往的身份地位,让她不敢多听多说。如今一下子成了上位者,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太子殿下是不是很凶啊?”

玲珑不傻,皇后同恭王妃的话她多半也是听得明白的——这是要她嫁给太子殿下。虽说太子身份尊贵,玲珑的心底却隐隐有些抗拒。

她不情愿就这样嫁给一个陌生人。

“今天是月初,估摸着殿下一会儿就会来给皇后请安,到时候郡主就能瞧见了。”宫女笑嘻嘻地说,“殿下也不是凶,只是总板着脸,不大爱说笑。”

玲珑没说话,心里有些忐忑。

“郡主,你昨天不是说要踢毽子吗?”

“对。”玲珑回过神来,“咱们去院子里玩儿吧。”

彼时顾弘刚下学,准备去给皇后请安,才跨过大门,就见一个毽子飞过来。也幸得顾弘身手好,一把接了过来。抬眼一看,才发现是一群小丫头在踢毽子。

为首的那个穿着宫里时兴的纱裙,看着娇俏可爱,许是刚耍过,额头上有一层薄汗,小脸红扑扑的。

顾弘刚刚还有些低落的心情突然好转了起来。他嘴角噙着一抹笑,将毽子扔了过去。小姑娘忙接住,红着脸,捧着毽子“噔噔噔”地往回跑,发髻上垂下来的珠珞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是哪家的小姑娘?”

“回殿下,这是恭王妃才找回来的小女儿,如今养在皇后宫里。”

顾弘嘴角的笑意一下子就淡了。他目光深沉地看着小姑娘刚刚跑走的方向,眸色微暗,一道冷意闪过。

入了大殿,同皇后请过安,他才把目光放到一侧的小姑娘身上。

“这是恭王妃的千金,唤作玲珑,说起来也是你的表妹。”皇后笑着说道。

顾弘轻笑了一声,凑近玲珑,轻声说了一句:“表妹好。”

玲珑的脸腾地就红了,忙躲到皇后身后,又是惹得皇后一阵笑。

谁也没看见,垂眸的太子殿下眼中满满的嘲讽。

其实,玲珑曾在一个阴暗的下雨天见过太子的,不过想来,顾弘大约已经不记得她了吧。

那是景德十一年,玲珑那时候还是掖庭的一个婢女。

深秋时节,刚刚下过一场雨,天明显冷了下来,颇有几分冬日的意味。

玲珑捧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食盒,跪在掖庭甬道的一侧。许是跪得久了,小脸冻得煞白,胳膊也忍不住地打哆嗦。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声,玲珑不敢回头,直到那淡青色的袍子映入眼底,她才微微侧头。

男子瞧着年岁不大,同她相仿的样子,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袍子,周围有两个宫人跟着。

“你怎么跪在这兒?”

玲珑垂眸,嗓子干涩得难受:“回殿下的话,奴婢犯了错,嬷嬷罚我跪着。”

刚刚下了小雨,青石板阴凉得很,沁得她两个膝盖针扎似的疼。

“冷吗?”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

“奴婢……很冷。”

男子似乎笑了一下,轻声道:“那就起来吧,这样冷的天,可别冻坏了。”说着,又回头吩咐跟着的宫人,“一会儿去同掖庭卫说一声。”

宫人低声应诺。

玲珑呆呆的,直到男子走远了她才反应过来。她撑着墙壁站起来,揉着酸痛的膝盖,喃喃自语道:“他可真是个好人。”

[2]

不知道是不是这两日天气反复无常的原因。顾弘得了风寒,一开始没太在意,哪知道不过两日的工夫,就严重了许多,到最后竟然卧床不起了。

皇后想着这或许是个拉近玲珑同顾弘关系的机会,就让小厨房做了川贝枇杷膏,吩咐玲珑给顾弘送过去。

玲珑从前只守着掖庭那一亩三分地,后来住进了凤仪宫,也从没出过宫门。说起来,她在这宫里也待了好几年了,竟是第一次去东宫。

一踏进宫门,玲珑就敛声屏气的。隔着密密的珠帘,隐约能看见床榻上躺着一个人,玲珑只看了一眼,就匆匆垂眸。她将食盒放在桌子上,声音压得很低。

“太子殿下,我……皇后娘娘吩咐我给您送枇杷膏来。”

好半天,才听见那头传来有些沙哑的声音:“嗯……是玲珑姑娘吗?你走近一些。”

玲珑的心底有些惴惴不安。

她小步小步地蹭过去,撩开珠帘,才看清躺在床上的人。顾弘果真是显瘦了许多,病中的他面色苍白得厉害。

只一眼,玲珑的心就莫名地揪了起来。

她微微咬了咬唇,轻声问道:“殿下病得很严重?如今还起高热吗?”

顾弘懒懒地靠着床榻,看了她一眼,轻笑了一声,答非所问道:“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靠近一些。”

闻言,玲珑怯怯地走近了几步。

顾弘看着她有些紧张羞怯的模样,心底有些异样的躁动,像是有羽毛在輕轻刷着自己的心。

他忍不住放轻声音问:“玲珑,你想嫁给我吗?”

这话问得突兀,玲珑不由得愣在原地。她的脸颊腾地红了,耳尖更是红得快要滴出血似的,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半个字来。

顾弘也不急,反而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看着她,嘴角含笑,眼底却带着冷意。

好半天,玲珑急得快哭出来了,才磕磕巴巴地吐出两个字:“想……的。”

是想嫁给他的。

不仅仅是因为皇后的意愿,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太子殿下的身份,更是因为那日,他含笑帮了她。

顾弘嗤笑一声,对这个答案丝毫不意外。他突然一手支起身子,一手拽住玲珑的衣袖,微微一用力猛地往前一带,猝不及防的玲珑差点儿扑到顾弘的身上。

两人之间,仅仅隔了不过半寸,彼此呼吸交融。

“为什么想嫁呢?你也和京中那些贵族女子一般,看中了我作为太子这个身份?”顾弘声音很淡,透着冷意,他微微抬手,碰了碰玲珑的耳垂。

是温热的,很软。

玲珑的眼角红了,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模样。她咬了咬唇,明明心底害怕得要死,却还是坚持道:“不是的,我……”

“够了。”顾弘松开手,冷漠地打断她的话。

“你回去吧。”

[3]

隔了没几日,顾弘的病大好时,也到了宫中秋猎的时候了。猎场早早地有人收拾出来,只等日子一到,这些个王公贵族去那儿大显身手。

去猎场那日,风大得很,直吹得两侧的旗帜猎猎作响。

顾弘穿着一身玄色的衣衫,骑在高头大马上,阳光映衬下,显得消瘦挺拔,面容更是俊朗。

一时间,周围那些贵族女子都看直了眼。

顾弘骑着马,在玲珑的面前停了下来,他嘴角噙着笑,冲玲珑伸出手:“我带你去逛一圈?”

皇后自然巴不得见到两人浓情蜜意的样子,忙推着玲珑过去:“快去吧,跟太子殿下好好玩玩。”

玲珑今天也穿了一身骑装,绯红的颜色,衬得人比花娇。她微微着垂头,头发利落地用一根簪子束在了头顶,露出白嫩嫩的耳尖,此刻已是通红一片。

顾弘眸色暗了暗,只觉得心旌摇曳

玲珑咬了咬唇,轻轻地将手搭在了顾弘的手上。

她手白嫩细滑,柔若无骨,手心许是因为紧张,有些湿漉漉的,指尖甫一触及顾弘的手,立马就被他攥得紧紧的。

顾弘微微用力,将她带上了马。

上了马,玲珑飞快地把手缩了回来。

顾弘笑了笑,压低声音道:“玲珑姑娘,你得搂住我的腰,不然一会儿马跑起来,你小心摔下去。到时候摔坏了,可如何是好啊?”

玲珑没骑过马,自然被唬了一跳。

她慌忙伸出手,搂住了顾弘的腰,却到底不敢用力,转而攥住了他的衣襟。

这样的姿势,让两个人挨得更近了。

顾弘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温度。他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缰绳,两腿微微用力,策马奔驰起来。

他有心使坏,故意挑那些崎岖的路走。

骑在马上本来就颠簸,更何况路又不好,玲珑第一次骑马,吓得脸色都白了,再顾不得那么多,只紧紧地搂住了顾弘的腰,两个人的身子几乎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殿下……您、您慢一些。”玲珑结结巴巴道。

顾弘轻笑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却突然面色一变,硬生生地勒住缰绳。马蹄顿住,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箭从面前飞了过去。

顾弘面色沉下来,他眯了眯眼,轻声道:“你把身子压低一些。”

玲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听话地压低了身子。

下一刻,顾弘策马狂奔。

像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随着顾弘策马狂奔,周围的羽箭也齐刷刷地射了过来。

玲珑本来是压低身子的,不经意回头时看到了身后飞过来的羽箭。她咬了咬牙,直起身子挡了上去。

顾弘突然听到身后的玲珑闷哼一声,他面色猛地沉下来,握紧缰绳,发疯了似的策马狂奔,虎口都被缰绳磨出了血。

玲珑的后背上插着一支羽箭,血染红了她的衣裳,她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了,软软地靠在顾弘身上。

“玲珑,你别睡过去。”顾弘的声音很低,隐隐透着焦急。

玲珑意识都有些不清醒了,只觉得后背疼得厉害,大滴的冷汗从额头滴落下来。她眼眶微红,声音很细,像是小动物的呜咽,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到最后,只变成一声一声的“殿下”。

顾弘的一颗心被搅得七零八落,像是被人拿刀生生地剥开了似的,一阵阵地抽着疼。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营地。

守在营地周围的侍卫不明所以,只看见那个平日里总是一脸冷淡的太子殿下慌忙地翻身下马,动作很轻地抱下了身后的女子。他声音很冷,像是淬了毒似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快叫太医来!”

阳光很刺眼,透过枝叶落在两人身上,斑斑驳驳,将两人的衣襟上的血迹照得分外醒目。

[4]

幸好羽箭插得不深,玲珑昏睡了大半日就醒过来了,只是伤口在背上,怕是她这些日子,只能委屈着趴着睡了。

她虽没出门,却也听见了宫女们说的闲话。

听说那日那些刺客策划周密,藏得很深,竟一个也没抓到。皇帝把彻查此事的重任交给了太子,太子发了狠,竟将猎场那日当值的侍卫统统处斩了,之后在勤政殿门口跪了一整天。

宫里头几个小宫女听了此事,都吓得哭了。一时间,“太子”这个称谓让人闻风丧胆。

玲珑听后,也是面色隐隐发白,却还是忍不住为顾弘辩解:“殿下被刺客围堵,也是他们玩忽职守、不经心的缘故。”

可是说到底,也是几十条人命。

这几日,接连有文臣弹劾顾弘,说他性情乖戾、残暴,草菅人命。顾弘都一笑置之,不予理會,甚至还抽空去看了玲珑一趟。

玲珑这些日子养好了许多,只是因失血过多,脸色还不大好,有些苍白。

顾弘坐在榻边,手里把玩着一枚玉扳指。他看了一眼玲珑苍白的唇色,眸色微暗,像是不经意地开口说道:“父皇昨儿同我说了我的婚事。”

玲珑一愣,手不自觉地攥紧了锦被。

顾弘笑了笑,凑近了几分,微微压低声音:“玲珑姑娘,你好好准备着,不日,你就要入住东宫,做我的太子妃了。”

玲珑心里仿佛有烟花一瞬间炸开了。

她脸色通红,咬了咬唇,结结巴巴地道:“这件事,还得听皇后的,我……”

“好了。”顾弘脸上的笑意消失得一干二净,他抬手,像是想碰一碰玲珑的脸颊,手在半空中顿了顿,到底还是收了回去。

“你好好休息吧。”

留下这一句话,顾弘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太子的生母不过是个宫人,他十二岁的时候,生母亡逝,他就被皇后养在膝下。

年岁越大,地位越尊贵,他就越厌恶皇后——那个逼死他母亲,企图掌控他,拿他做傀儡的女人。

可他不得不与她虚与委蛇。

甚至不得不接受她给他安排的亲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玲珑为他挡箭的原因,他从父皇那儿听说要将玲珑嫁给他的时候,没有料想的那么厌恶,反而有一瞬间的欢喜。

他欢欢喜喜地来看玲珑,告诉她这个消息。

可当他从玲珑嘴里听到“皇后”两个字的时候,又像是被兜头浇下一盆冷水,凉了个彻底。

他忘了,玲珑是皇后的人。

他怎么魔障了,竟会以为自己同玲珑会和和美美?

景德十四年,恭王府幼女入东宫,为太子妃。

大婚那日,顾弘没了平日的和颜悦色。他喝了酒,面色有些红,带着一身酒气就掀开了玲珑的盖头。

玲珑脸颊微红,咬了咬唇,轻轻叫了一声:“殿下。”

可顾弘说的第一句话,就让玲珑如坠冰窖。

“听说你以前,是掖庭的宫婢?”顾弘冷笑了一声,用力地掐住玲珑的下巴。

他力气用得很大,在玲珑下巴处留了一道很深的红印。

“真是时过境迁啊,我堂堂一个太子的床榻,你一个宫婢也爬得上来!”

玲珑眼眶微红,泪珠挂在睫毛上微微颤动,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她哽咽着,想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的的确确曾是个宫婢,在掖庭那不见天日的地方熬日子,动辄被嬷嬷打骂,罚跪。

可有一个人帮过她,在一个下雨天,他含笑着问她冷不冷。

那个人,就是他顾弘啊!

顾弘看见玲珑委屈的样子,心底也堵得厉害。可刚刚皇后派人来趾高气扬地宣旨,让他心底窝着火,这会儿,自然统统地撒向了玲珑。

他眸色微暗,一把扯过玲珑。

没有小心翼翼,没有浓情蜜意。顾弘发了狠似的狠狠地掐着玲珑的腰肢,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

玲珑流着泪,用力咬着嘴唇,她白嫩的胳膊伸出去,手紧紧地攥着红纱帐。

外头红烛还燃着,灯花在一瞬间“啪”地爆开。

[5]

大婚后的第三日,玲珑依例去给皇后请安。

皇后堆着笑,对玲珑十分热情:“太子对你怎么样?”

“殿下对我很好。”玲珑垂眸,乖巧地答道。

“可你也得自己留个心眼儿才是。”皇后拉着她的手,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男人嘛,就是图个新鲜。等太子有了新人,你要依靠的还不是娘家?”

玲珑没吭声,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皇后笑了笑,推给她一个药包:“这个你拿回去悄悄地放在太子的茶杯里,每日都放一小勺,一日一次。”

玲珑的指尖有些颤抖,猛然抬头道:“娘娘这是做什么?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我是万万不能做的!”

“傻孩子,姨母还会害你不成?”皇后嗤笑一声,“那顾弘对你说了几句好话,你就欢喜了?宫里明眼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那顾弘能对你有多好?你乖乖听我的吩咐,我必不会叫你吃亏的。”

玲珑咬了咬唇,跪在了地上,轻声道:“玲珑嫁给了殿下,就一辈子都是殿下的人。这一次不会帮姨母,以后也不会。至于玲珑的去处,也不劳姨母担心。”

皇后一口气堵在胸口,气得不行。她冷笑一声,霍然起身,拂袖离开。

不多时,外头进来一个女官。

她扫了玲珑一眼,淡淡地说道:“太子妃惹了皇后不痛快,就在这儿跪到日落再回去吧。”

玲珑微微垂眸应道:“喏。”

屋里很安静,只有那女官守在一旁。玲珑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两条腿早就麻木了。

其实想来,她无论是做宫女还是太子妃,都是没差别的。

左不过是被人斥责、轻慢。

可如今她心里装着太子,她愿意为了顾弘一往无前。哪怕惹恼了所有人,一头撞在南墙上,也是不后悔的。

太阳渐渐落山,屋内也暗了下来。

女官点了灯烛,冲着玲珑轻声道:“太子妃回宫去吧。”

玲珑撑着一旁的椅子,慢慢站起来,跪了一整日,膝盖疼得跟针扎似的。她慢慢地、一点儿点儿地走出了凤仪宫。

回到东宫,顾弘正在大殿里等她。

玲珑心底有一瞬间的欢喜,她抿了抿唇,微笑着,忍着疼痛微微屈膝:“殿下。”

顾弘坐在椅子上,冷笑了一声:“太子妃在凤仪宫呆了一整日,怎么,皇后跟你吩咐了什么吗?”

玲珑刚刚还雀跃的心一瞬间冷了下去。

那一瞬间,她有些明白皇后话里的意思了。

让她留在凤仪宫罚跪一整日,不仅仅是为了惩罚她不听话,更是为了让顾弘疑心,更加厌弃她,这样,她就会不得已去听皇后的话了。

“太子妃怎么不说话?”顾弘眯了眯眼睛,“是默认了吗?那你不妨说说,皇后跟你说了什么?又给了你什么?”

“皇后什么都没给嫔妾。”玲珑轻声道。

顾弘显然是不信。

他瞥了一眼玲珑,声音冰冷:“你不拿出来,那本宫就只有让人来搜了。”

话音才落,门口就走进来两个嬷嬷。

“给太子妃搜身!”

玲珑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弘:“殿下!嫔妾做错了什么?你为何叫人如此侮辱嫔妾?”

可顾弘压根儿没心思听她说的话。

这几日,他同皇后党羽斗得如火如荼,前朝吃紧,后宫这儿也不能小觑,尤其是玲珑。

皇后她……可是玲珑的姨母。

两个嬷嬷力气大,几下就把玲珑按住。玲珑的腿疼得厉害,一个不慎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膝盖触地,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可身体上的疼,怎么比得上心疼?

顾弘就在上首坐着,一脸的淡然,静静地看着玲珑被压在地上,硬生生地被剥了衣裳。

这时候已经是初冬了,殿内的青石板冰冷得厉害,玲珑蜷缩在地上,外袍已经被脱了下去,只剩下单薄的里衣,鞋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甩丢一只,她光着一只脚,浑身像没有一丝力气似的倒在地上。

“够了。”顾弘突然开口,“你们下去吧。”

两个嬷嬷立刻松开玲珑,退了下去。

顾弘慢慢地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玲珑。玲珑此刻狼狈不堪,光着一只脚瑟缩着,头发散乱,哪里像是一个太子妃?

顾弘突然心里堵得厉害。

他没想这么对待她,他也想好好地跟她过日子的。可他有什么办法呢?

玲珑她毕竟是皇后的人。

“以后,不要去凤仪宫了。”顾弘淡淡地说道。

玲珑突然笑了,眼泪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嫔妾从来都没得选择。”

“无论是留在皇后身边,还是嫁给殿下,亦或是去凤仪宫请安,一桩桩,一件件,从来都由不得嫔妾自己做主。”

玲珑的声音很轻,像是顷刻就会飘散似的。

她缓缓伸出顫抖的手,将一旁一枚已经碎成两半的玉扳指捡起来放在手心里,递给顾弘。

“这是那日殿下来看嫔妾时落下的。那日殿下说嫔妾要做太子妃了,嫔妾很欢喜。后来殿下离开,落下了玉扳指,嫔妾偷偷留着。”玲珑轻笑了一下,眼睛却通红,“嫔妾如今把它还给殿下吧,嫔妾不想要了。”

[6]

太子厌弃太子妃,凤仪宫那位也不待见太子妃。如今在东宫,玲珑过得很是艰难。

深冬,屋里只有一小盆炭火微弱地燃烧着。

玲珑将最厚的衣衫都穿上了,坐在炭火盆边,安安静静地看着一本书。

突然,门被撞开,灌进了风雪。

一个宫女慌慌忙忙地走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太子妃娘娘,陛下他……驾崩了。”

玲珑一怔,手里的书落在了炭火盆里,火舌卷起,瞬间将书吞没。

外头还纷纷扬扬地下着雪,依稀能听见宫人的哭泣声。

这一年是景德十五年,是她做太子妃的第二个年头。顾弘同皇后的斗争也终于落幕。到底是顾弘道高一丈,顺利登基,皇后被封了贤德皇太后,退守后宫。

至于玲珑,理所当然地被封了皇后。同她一同加封的还有四妃九嫔。这些娇艳的女子,有的家族鼎盛,有的正得荣宠。

只有玲珑不一样。失去了皇太后的支持,得不到顾弘的宠爱,宫外的母亲也再没来看过她。她还在最明艳的年纪,却已经是宫里头一朵开败的牡丹花。

封后那一日,是玲珑的生辰,只不过她自己都不记得了。被恭王妃认回来以后,她才换了一个身份,也换了一个生辰。

可她总是不记得这些,就好像是私心里还觉着自己还是那个小宫女一般。

宫人都知道这个皇后不得宠,哪怕是坐上了最尊贵的位置,在这宫里,也是无人理会她的。周围的宫人都木着一张脸,没有人说吉祥话,没有人阿谀奉承。

连带着玲珑一起,好似整个凤仪宫都没了生气。

“陛下。”

听见宫人在门口的请安声,玲珑握着步摇的手一抖,生生拽下了一颗东珠。

她抬头,看见一抹明黄色的身影跨步进来。这还是近些日子玲珑第一次见顾弘。

他消瘦了许多。

“你们先退下吧。”顾弘淡淡地吩咐道。

“是。”

等宫人们都退出去后,顾弘将手里的食盒放在桌子上,语气平淡:“吃吧。”

玲珑一愣,打开食盒,竟发现里面是一碗长寿面。

“今儿不是你的生辰吗?”

玲珑的声音有些颤抖:“陛下……陛下怎么知道的?”

“你嫁过来的时候,玉碟上写的。”顾弘声音放柔了一些,“朕一直都记得的。”

只是从前,因为迁怒于玲珑,他一直都刻意去忘记。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跟魔障了似的,一大早起来就吩咐人去做长寿,自个儿巴巴地送过来。

“多谢陛下。”玲珑微微垂眸。

她拿起筷子,夹着面条慢慢地吃下去。眼眶早就通红,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下来。

“哭什么?”顾弘皱了皱眉。

玲珑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只觉得一颗心都泛着酸水。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自卑到可笑。平日里习惯了顾弘的恶语相向,心里也曾恨过。可是这时候,他送来一碗面,说一句他一直都记得她的生辰,玲珑顿时又觉得自己还是爱他的。

从那个阴雨日罚跪的小宫女,到如今母仪天下的皇后,她这一颗心,从头到尾,都是顾弘的。

“陛下。”一个宫人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顾弘的面前,“贵妃娘娘出门时摔了一跤,此刻已经见红了。”

陈贵妃在潜邸时就服侍顾弘,前不久有了身孕,一直很受顾弘的宠爱。

顾弘猛地站起来就往外走,急匆匆的,连大氅都不记得披了,一面走还一面沉声下旨:“叫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过去,要是出了半点儿差池,朕摘了太医的脑袋!”

“是,陛下。”

门开了又关,发出寂寞的嘎吱声。

玲珑坐在那儿,一颗心刚刚冒出星星火花,此时又被一盆冷水浇了个彻底。

“娘娘。”一个宫女小步走进来,看到椅子上的大氅愣了一下,“陛下的衣服落在这儿了。”

“送到陈贵妃宫里去吧。”玲珑一边轻声吩咐着,一边又夹起面来,可这时候,嗓子眼儿好像堵着什么东西,一口也吃不下了。

“这碗面……”玲珑顿了顿,“倒了吧。”

[7]

哪怕从成了太后,玲珑的姨母也仍旧是不安分的。太后的母家依旧势力强大,牵连着几个家族,盘根错节。

顾弘每每颁布新的诏令,都会遭遇阻碍。他在心底恨死了太后,连带着玲珑也一同被冷落。

可无论如何,祖宗规矩不可改,年宴这日,必是要帝后同寝的。

年宴上顾弘喝多了,晚间不等沐浴,就拉着玲珑上了床榻。红色的帐幔垂下,透着几分旖旎的味道。

玲珑这回没有哭,她只是红着眼睛,慢慢地将手环在顾弘的腰间。顾弘一愣,微微低头,亲了亲玲珑的额头。

就在这一夜,玲珑有了身孕。

太后母家权势有多大,顾弘就有多厌恶这个孩子。从玲珑有孕至今,他都没来看过她一眼。他甚至希望这个孩子生不下来。

玲珑开始阵痛了。

宫人来报时,顾弘正在埋头批阅奏折。闻言,他愣了一下——他都快忘了,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

“去请太医吧。”

“陛下您不过去吗?”宫人有些迟疑,这毕竟是皇后娘娘生子。

顾弘沉默了一会儿,答道:“不去了。”

宫人走后,他有些烦躁地放下奏折,再也没有心情看下去。

说到底,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烦躁些什么。

直到天快黑的時候,宫人才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皇后不好了。

他愣了一下,有些茫然。

什么叫不好了?怎么会不好了?

等他赶到凤仪宫的时候,才惊觉,原来是真的不好了。

满屋的血腥味,丫头婆子一盆盆地将鲜红的水端出去,看得他头皮发麻。

他撩开帘子,看着床上躺着的玲珑,竟有些认不出了。

她怎么会这么瘦?面色惨白得仿佛一张白纸,唇瓣都被生生地咬出了两个血印子。

上次见她这么虚弱,还是在猎场里,她替自己挡了一箭。她没喊痛,也没抱怨,只是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轻轻地哭着,一句句地叫着“殿下”。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声音沙哑:“玲珑……”

玲珑睁开眼,笑了笑:“陛下,您来了。”

顾弘突然就哽住了。

不该是这样的。他明明还是有一点儿喜欢她的。他们……他们还会有将来的。

玲珑拉着顾弘的手:“陛下,您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顾弘顿了顿,“那时候你在踢毽子,模样可人。”

玲珑突然哭了,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她拽紧顾弘的手,一遍遍地重复:“不是的,不是的。”

到底为什么不是,她也没说,只一个劲儿地哭。

玲珑渐渐没了力气,她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场景。

当时她还是个小宫女,被嬷嬷罚跪在掖庭。

“你怎么跪在这儿?”

“回殿下的话,奴婢犯了错,嬷嬷罚我跪着。”

“冷吗?”

“奴婢很冷。”

玲珑拽着顾弘的手慢慢滑落,周围有胆子大的宫女上前探了探,又马上跪在地上。

“皇后薨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