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份温柔加糖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今日份温柔加糖

文|白某鲸

新浪微博|白某鲸

01

S市的上午八点钟,喻明月刚打开直播准备画水彩,直播间里忽然涌进一大片嚷嚷着“参观”的粉丝,一片红红绿绿的弹幕刷过,她只好放下笔疑惑地看了一眼弹幕——

“从虞神那里过来的。”

“月太太又开播啦,哈哈哈,虞神每次都比我们准时。”

喻明月看了几眼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抿唇轻轻笑道:“你们虞神是不是又通宵直播了?怎么这个点他就起来了呢?”

弹幕上有人回答:“没有没有。虞神刚开播呢,作息可比以前规律了不少。”

“是吗?”她眉眼弯弯,脸颊两侧的梨窝浮现,轻轻笑道,“那他可真棒呢。”

弹幕又刷了起来——

“月太太真的好温柔呀。”

而另一边,W市早晨有阵雨。闻虞等待游戏进场的时候扫了一眼弹幕,发现清一色的都是——

“月太太夸你真棒耶,你快夸我……”

他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然后十分头疼地捏了捏山根,瞥见路过的队友,想起他刚刚号的那一嗓子:“虞神,我说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呢,原来是为了看小姐……姐。”

于是他从一片“快夸我”的弹幕中抬头,深深地看了队友一眼。后者愣了愣,然后秒速钻进卫生间,心虚地在群里上书八字:“虞神杀我,救我狗命。”闻虞不再理会他,很难得地开口:“别带节奏。不然关直播。太太是可以随便叫的吗?”

弹幕突然静默了一会,好似在蓄力一般,又瞬间爆发——

“我没听错吧?虞神说了这么多字?”

“您的好友傲娇小公主虞已上线。”

“我觉得虞神好像有点儿吃醋……错觉吗?”

“太太是对很厉害的小姐姐的一种尊称,比大大更厉害一点儿的意思。虞神和我说的好像不是同一个太太?”

闻虞刚好排到了游戏,于是把手机放下,却没舍得关。屏幕上是喻明月的直播,她的脸本来就小,低头时耳边落下几缕碎发,更看不清面容,也许是看见了什么有意思的弹幕,此刻眼睛弯起,笑意盈盈。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望着游戏界面,突然想到,这么多年,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闻虞刚搬去大院的时候不过五岁,不爱说话,每每被爷爷赶出去交朋友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那日的阳光很猛烈,晒得大地燥热,风吹过时都是一片热浪。他坐在门口,若有所思般低着头。那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身着白裙紫衣,端着一盘西瓜,第一次从他的世界路过。

喻明月已经走过去,却往回走了几步想过来,闻虞忽然叫道:“别过来。”

她愣了愣,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他十分不耐烦地开口:“别动,别踩坏了这些蚂蚁。”

她于是低头很小心地避开地上那群蚂蚁,走到闻虞这边,眉眼弯弯:“你是新来的?怎么也不去和大家玩呢?这西瓜很甜,吃吗?”

白瓷盘上摆着一块一块鲜红的西瓜,汁水四溢,冰冰凉凉,一看就特别好吃。闻虞吞了吞口水,然后冷漠地别过头:“不要。”

喻明月依旧笑着:“真的不要吗?”

闻虞不说话,于是她低头看着刚才他看过的地方:“你刚才是在看蚂蚁吗?它们有什么好看的呢?”

闻虞挣扎了许久才开口:“它们……在搬家。”

“哦。”喻明月笑,“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西瓜吃。”

闻虞又别过头去。她又问了一遍:“真的不吃吗?我要是过去了,你就没有吃了。”

小小的男孩子有点儿被西瓜诱惑到了,犹豫了一会,却还是坚定地摇摇头。喻明月只好又小心地避开那群蚂蚁离去,说:“一会儿想吃了就找我,我再给你切哦。”

阳光无比明亮,她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直直地望进他心里。

02

闻虞这人从小一向沉默寡言,不仅不说话,连个表情动作都没有,平常只勉强同父母亲人说个话,见了其他人,要么沉默,要么“哼”一声。

大他四岁的喻明月只当他是个别扭的小孩。每当喻妈妈给院子里的小孩子分下午茶点的时候,她总是给他留一份,眉眼弯弯,梨窝浅浅,声音软糯,问:“阿虞,不尝尝吗?”

闻虞总是一副“别搭理我”的模样,一句话都不说。喻明月于是就安静地坐在他旁边。时间一久,他也能说两句话,但往往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诸如“巧克力吃多了,不仅长胖,还会变笨”“这个饼真的很难看”“我不吃果冻,感觉像吃橡胶”之类的毒舌言语。

但是喻明月并不生气,眼睛好像永远都是弯着的,只会说一句:“哦,这样啊。”

闻虞最后还是被她打败了,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想……拐卖儿童?我见过很多让小孩去诱拐小孩的案例。”

喻明月十分无奈地勾起嘴角:“阿虞,你头一次说这么多字,真棒。”

闻虞有种被戏弄了的感觉,低下头,却不再看那些搬家的蚂蚁,反而摆弄起了手里的游戏机。那个年代,游戏机对于在大院里面撒野的孩子来说,着实是个新鲜东西。喻明月看也看不懂,就眼巴巴地盯着闻虞。

看着他一头小卷毛,眼睛湿漉漉的,温软的模样像极了家里养的小奶狗。但是鬓角粘了片树叶,就显得有些蠢了。喻明月很自然地帮他摘了下来,闻虞刚打到boss面前,手一抖,直接摔死。

他没有抗拒,只是闻着她身上浅浅的香气有些不习惯,然后掩盖似的把游戏机推给她,别扭地开口:“你玩。”

喻明月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可是姐姐不会呀,你还是自己玩吧。”

闻虞看着她,犹豫了一会,似乎在接受有人竟然不会玩游戏的这个事实,然后认认真真地说道:“我教你,这个是往前走,这个是往后走……”

喻明月也没怎么认真听,看他一脸认真,忍不住笑着打断他的话:“阿虞,你还是自己玩吧,我可能走不出几步就摔死了。”她对自己手残党的身份非常有自知之明。

闻虞坚持道:“没关系。”

喻明月见说服不了他,只好接过游戏机,短短十五分钟,便给闻虞展示了十七种不重样的死法。

闻虞沉默几秒,然后开口:“我以为你是随口说说而已的。”

喻明月被他的表情逗笑:“我干吗骗你呢?”

那时候正值傍晚,一边是朦胧的弯月,一边是璀璨的夕阳,凉风拂过街边盛开的月季,吹落一地花瓣。她站起身,对他伸出手:“天黑了,我带你回去吧。”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闻虞愣了愣,然后才慢慢搭上她的手,两人一起踩着橘黄色的路灯光,慢慢地踱回家。

而此刻,游戏开场的语音把他的思绪拉回来。闻虞微微抿着唇,轻轻扫了一眼屏幕,然后专注地操作起来。打了没几把,觉得自己这个月的直播时间应该够了,于是对着话筒说了一句:“一个月后见。”

然后不理会弹幕上铺天盖地的“?”,直接关了直播,拾起手机想给屏幕上的人打个电话,想了想却又放弃了。于是虞神挂着肉眼可见的冷漠buff,对陆续下来坐好的队友道:“最近会约很多训练赛,把新研究出来的体系练习一遍。只剩最后一步了,必须拿冠军。”

然后他垂了垂眼睛:“然后我就要告别这个舞台了。”

一群窝在沙发上的男孩子惊坐起来,闻虞却不肯再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安排起了训练赛的事宜。

他转身离去的时候听见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虞神打了五年了,冠军都拿了好几个了。能留到现在,全凭热爱……”

五年了。他用指肚摩挲着手机屏幕,又想一遍,已经五年了。

03

闻虞十八岁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后申请了休学,开始打职业赛。其实,电竞行业不是只有网瘾少年,更有他这种名牌大学的准大学生。所以他这条路,一开始走得比一般人都要艰难。

父母不支持,朋友不理解,他独自签好了合同以后就跑去了北京,临行前也只有喻明月一个人送他。

那日下着骤雨,喻明月赶来的时候头发都湿成一缕一缕的。闻虞一个人站在人潮中,侧脸轮廓分明,正孤零零地看着手机。那模样,只看一眼就让她揪心。

喻明月是唯一一个没有劝他放弃的人,去机场送他的时候也没说什么“不务正业”之类的,反而捉住他的手,一遍一遍念叨着,让他照顾好自己:“北京风大沙多,而且不比我们这里,冬天比较冷,一定要多穿几件衣服。如果吃不惯他们那里的菜,就多找几个餐馆,千万不要只吃泡面。我会经常去的,想吃什么可以告诉我。对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也不要埋在心里,不要对新朋友太冷漠了……”她难得不笑,又啰啰唆唆的,像个老婆婆。闻虞反握住她的手,认真道:“我已经成年了。”言下之意是不用担心。

喻明月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你毕竟没出去过,我告诉你的,你就好好听着,不然以后有你受的。”

闻虞盯着她,嘴角略微勾起,然后垂下眼睛点点头,显得格外温柔。喻明月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几次他认真的笑脸,当下愣了愣,却忽然被对方圈在怀里。闻虞静默了许久,最后也只说出了“放心”二字。

她这时候才觉出,他已不是当初那个傲娇的小孩了,而是长大的少年了,个子比她高,肩膀也比她宽厚。

最后闻虞走出候机厅,一手拉着行李箱,另一手对喻明月挥着,只留给她一个高挑挺拔的背影。她站在原地,望着那小孩离开,不知道心里是什么酸涩滋味。

游戏白痴如喻明月,因为闻虞的缘故,也开始关注起了游戏。他的比赛,她一场不落地观看,有关他的动态,她一个不差地关注,每一个评论、每一张图片都未错过。

闻虞刚开始打职业赛的时候只是个替补,能上场的机会不多,刚打首发那阵子,发挥也很不稳定,网上黑的黑,捧的捧,乱糟糟一片。那段时间他太忙,跟喻明月聊天的次数也不多。输了一场很重要的比赛以后,他终于忍不住跟她开了个视频。

喻明月绑着利落的马尾,认认真真地跟他讨论着某个游戏角色的玩法。闻虞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问:“月月,你不是不玩游戏吗?”

喻明月顿了顿,然后笑道:“但是我发现要想看懂你的比赛的话,就必须尝试一下。”

他没说又输了一场比赛,她知道,但是也没提。照常嘘寒问暖几句以后,喻明月找出画本,翻到最后几页。每一页都是他的速写,站在台上的他,面对采访的他,认真比赛的他……

见他一直皱着眉,眼睛也没有光彩,嘴角虽然勉强勾起一个弧度,但是整个人都显得失魂落魄,她最后什么也不说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练习基本操作,一次一次地重复枯燥的动作,心里也很难过。喻明月趴在电脑前睡着又醒过来的时候,晨光熹微,视频已经挂断了。她看了看表,然后订了最快的去北京的机票。

没想到,到达基地后被工作人员拦在公寓外。闻虞出来接她的时候,喻明月正蹲在花圃旁摆弄他们队长养的几盆多肉。他声音沙哑,叫了她一声:“月月。”

喻明月抬头看见他胡子拉碴,眼睛里布满血丝的模样,当下有些生气,让他赶快回去睡觉。他站着不动,她又气又无奈,只好哄着:“阿虞,我知道你想赢,但是不照顾好自己又怎么能赢呢?”

闻虞什么话都没说,想送她回去,最后却被喻明月硬生生推回公寓。他只好站在阳台上看她,看着她在楼下冲他挥手,梨窝噙笑,背过身一步一步远去。同宿舍的队长凑过来问了句:“谁啊?”

他什么都没说。

心里有个呼之欲出的名词,却不敢贸然说出口。

04

那之后,闻虞比赛成绩提升了不少,在面对一支强队的时候,甚至凭借几个细节操作,一举改变比赛局势,技惊全场,一战成名。又因为长着一张帅脸,一时间多了不少粉丝,被称为“电竞吴彦祖”。喻明月以前看他直播时还能看见自己的弹幕,但是现在发出去就被淹没了,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她还是很高兴,高兴这个小孩如今有这么多人喜欢,那么多小姑娘想为他打call。

但是天不遂人愿,闻虞离开家的第二年,闻爷爷突发重病住院,闻家父母不在身边,喻明月只好担起了照顾闻爷爷的责任。

那一年正是闻虞带队冲击冠军的第一年,她知道闻虞自小是在爷爷家长大,跟爷爷感情深厚,如果这个时候告诉他爷爷的病情,一定会让他压力很大。于是她替他把一切都做好,每天一边守着爷爷,一边看他的视频。

但是闻虞那一年只拿了季军。他比赛完才知道爷爷重病的事,匆匆赶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喻明月坐在旁边的空床上,此刻歪着头睡着了。她手里抱着一个画本,手机视频还没关,耳机掉了一只,传出断断续续的歌声。

他望着睡熟的爷爷和一旁平稳运作的机器,舒了一口气。又忍不住转过头看了看她,她脸色苍白,挂着乌青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没日没夜熬了很多天。

闻虞把外套脱了,轻轻地盖在她身上,又坐在她旁边,让喻明月将头靠着自己。那感觉像被一只小猫靠着一样,温温软软,让闻虞一度觉得这屋子里静得慌,连她浅浅的呼吸声都清晰无比。他半晌才想起拿出手机来看比赛视频,可是盯着屏幕看了许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些什么,又忍不住侧过头去看她,只能看见发顶和鼻尖。

闻虞回过神时,自己的手已经覆上了她的头发。他愣了愣,然后僵硬地转过头。

第二天清晨,窗子刚被打开,一阵冰凉的风就让喻明月惊醒过来。她抬手遮住从窗外照进来的亮光,低头竟然看见了一件不属于她的外套。正疑惑时,闻虞端着一碗粥走过来,问:“醒了?”

喻明月又惊又喜,眉眼一下子弯起:“阿虞?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看看。”他在一旁坐下,沉默几秒,然后才说,“谢谢你。”

她顿了顿,然后把他的衣服叠好,笑道:“没什么啊。我知道你很忙,爷爷以前对我也很好,应该的,应该的。”

闻虞忍不住抬头凝望着她:“你应该早点儿告诉我,不用这么辛苦的。”

喻明月对着他轻轻笑道:“辛苦吗?其实还好。我工作不是很忙。就是不能看你比赛的直播了,不过录像还是可以看的。其实我都看不太懂,但还是能看出阿虞超级厉害。”

她顿了顿,又笑:“终于不是以前那个总爱闹别扭的小孩了。现在的你,可是粉丝心目中的‘虞神’,万千少女追着要嫁的‘电竞男朋友’。”

他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半晌才道:“那……你呢?”

“什么?”

“没什么。”他忽然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放心,我一定会支持你的。而且我也相信,你一定能拿到冠军的。”

春风有些料峭,但阳光柔和,空气里还有些许槐花香味儿。他想说的话在嘴边绕了绕,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电竞生涯的第三年,闻虞终于拿到了冠军,并且拿到了电竞史上第一个赛季大满贯。

他最后一场比赛前坐在选手席上讨论战术的时候,竟然在大屏幕上看见了喻明月的脸。

她原本安安静静地坐着,见自己被投上去,愣了几秒,然后轻轻笑着挥了挥手。闻虞的眼睛几乎是一瞬间亮起,话刚说了一半就停住。在队友疑惑的眼神里,接下来的比赛,他几乎是一个人通关整场游戏。

比赛完,队长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道:“虞神,恋爱了吗?”

他心里一惊,差点儿把外设包都给扔了。队长还在继续念叨:“是刚才那个小姐姐?你不知道你的眼睛都看直了?而且我老觉得她眼熟,应该就是曾经去过基地的那个小姐姐吧?”

闻虞死不承认:“没有。”

队长愣了愣,然后笑了,有点儿幸灾乐祸道:“真不是女朋友?”

“不是。”他刚说完就听见喻明月的声音,突然明白了刚才队长在笑什么。

喻明月其实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但是害怕那小孩又别扭,于是闭口不提,只是笑道:“阿虞,我现在已经能看懂你的比赛啦!没想到我们阿虞这么厉害。”

他有些尴尬,直直地站着,最后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我拿到冠军了。”觉得应该再说点儿什么解释一下,却被几个围过来要签名的粉丝打断了。他礼貌地道谢,飞快地签名,不时瞥一眼站在一边的她。

喻明月原本低着头,没想到一抬头就撞见了闻虞躲闪的目光。他立马收回视线,换上一副认真签名的模样,然而演技有待精进。喻明月也不拆穿他,只是忍不住笑了。

好不容易等到闻虞抽身,两个人并肩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感觉就好像小时候回家那样,岁月温柔静好,甚至多了几分归属感。

大概,因为对方就在身边。

05

队长其实算得上是个神助攻,他把一群电竞少年锁在基地,独独给闻虞放了一天假,让他有机会陪喻明月逛一逛。

但是闻虞那时候对于粉丝Gank没经验,出了基地以后被好几拨粉丝追着拍照、签名。喻明月陪他在大太阳底下东奔西跑,一路上笑得不能自已。

尤其是看到这人一直蹙着眉,全然不知道该怎样才好的模样,喻明月忍不住笑他:“虞神大大,请问你几岁了?出门前就没想到要戴个帽子、口罩什么的吗?”

闻虞不说话。他临走前被队长好一通点拨,什么“要带人家小姑娘去看电影”“让人家走马路里侧”“给人家开门、关门、拉椅子”之类的刷好感技能。他确实是很认真地听了一遍,然而现在一个都不记得了,更别提戴帽子、口罩了。

喻明月只好认命地拉着他走进一家商场买了帽子和口罩,递给他的时候看着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又只好亲自帮他戴上。

这么一折腾,本来打算好的吃饭、电影什么的都错过了。最后喻明月兴致盎然地拉着他去了娃娃机前,递给闻虞一堆游戏币,大有清空娃娃机的架势。

闻虞没好意思说自己已经订好了餐厅,现在努力一下,也许还能赶上。看着她弯起的眼睛,只好握住操作杆,问:“你想要哪个?”

喻明月是个娃娃控,立即指了好几个娃娃,他一一记下,随后没有一次落空,稳稳地抓出了所有她想要的,惹得旁边几个小姑娘羡慕不已。

喻明月真的超级开心,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少女心终于被好好满足了一次,眼睛闪闪,光华浮动,笑道:“阿虞真的太棒了,以后带女朋友来清空娃娃机,这种技能简直是撩妹一大杀器。”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怀抱一堆娃娃幸福地转着圈,心里格外柔软。

不过呢,闻虞想,不是很想替别人清空。

可惜你不知道,我只想让你一个人心动。

喻明月看着弹幕上一大片“虞神一言不合就关直播”的吐槽,很想为他辩解一下的,又害怕被带节奏,索性就当没看见。房间里有部分粉丝不明白为什么总刷“虞神”相关,好奇问了句:“月太太和那个虞神是什么关系?”

喻明月觉得这波节奏肯定是躲不掉了。

弹幕上一堆答“女朋友”“老婆”的回复,也有据理力争答“发小”“邻居”的,到最后,两边因为这个问题又撕了起来。喻明月禁了几个关键词,最后发现实在是太多了,索性关了弹幕,认认真真地画画。

她自己的确也想过他们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一定是超越朋友、邻居的关系,可是用亲人来形容的话,又少了几分亲人之间的随意。

喻明月一向不愿意骗自己,她其实将自己的内心看得很清楚,也知道她更想以一个什么身份站在他身侧。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那个小孩,虽然如今他已经是一个严肃冷漠的队长,是电竞圈里赫赫有名的“虞神”,但是在她眼里,他一直都是个别扭的小孩——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被她看穿以后就很傲娇,红着脸不理睬人。

播了三个半小时以后,她关了直播,刚好接到闻虞的电话,时间巧合得让人忍不住多想。他的声音无比低沉,问:“晚上有空吗?我下午要去S市。”

她笑:“嗯……我记得我妈让我相亲来着,应该没空陪你吃饭了。”

“相亲?”他有些惊讶,一字一顿地问,像是在确认。

喻明月忍不住笑了:“虞神,你今年已经二十多岁啦,而我,一个二十五岁的人,开启相亲副本是很正常的。更何况,我也不像你,吵着嚷着要嫁给你的人多了去了,我也就学生时代收到过情书。”

闻虞不说话,喻明月知道他又犯了爱闹别扭的毛病,便催促他赶快去吃饭,也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然后就挂了电话。房间里一刹那变得很安静,她头一次觉得这安静让人觉得无比空虚。

闻虞下午到了S市以后没做别的事,本来也就是为了见她而找的借口,便直接去了她发来定位的地方,当着那个陌生男人的面把喻明月带走了。

喻明月陪他站在大街上,忍受着隆冬呼啸的寒风,看他眉头紧蹙的样子,真的十分无奈,语气里也不自觉带上几分嗔怪:“阿虞,你怎么还是像个小孩子呢?”

他虽然看起来已经成熟稳重了,但毕竟还是个二十刚出头的男孩子,遇见喜欢的人还是会不知所措。此刻他望着她精致的妆容,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真的想好好相亲,以后……以后就这样嫁给一个陌生人?”

她笑得很好看,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眨着眼睛道:“也不是陌生人啊。人生有时候没那么多戏的,大部分人都是庸庸碌碌、按部就班地过完一生的。所以说啊,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没说的是,假如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么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区别呢?

天空忽然飘起了雪,斜斜落入路灯橘黄色的光晕里。闻虞侧过头只能看见她小半个侧脸和挺拔的鼻梁。她的鼻尖有些红,睫毛浓密,眨眼时像扑扇的扇子。

是他曾梦见过许多次的样子。

他转过头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双手插兜,一字一顿、无比清晰道:“喻明月,我不准。”

06

喻明月愣了愣,笑:“啊?”

他又重复一遍:“我不准你就这样决定自己的一生。毕竟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

胸腔里突然怦怦作响,扰得她听不太清人潮声,也听不太清车辆飞驰而过时的声音。她抬眼看见交通灯绿了,却反应不过来,直到自己的手被一片温暖包裹,指缝间插入了身侧人的手指时,才如梦初醒。

闻虞牵着她的手走过的这段斑马线,就好像一个梦那样长。

他把喻明月送到楼下的时候,她耳朵是粉红色的,眼睛是难得的懵懂神色。他一直都不曾松开她的手,这会儿才说了第二句话:“月月,可不可以再等等我?”

等什么?等多久?她全然不知。可是他的眼睛,璀璨如星河迢迢,让她怎样也不能说出个“不好”。

今年的春季赛,闻虞所在的队伍以全胜的战绩杀入总决赛。自从闻虞担任队长以后,这支队伍各种套路、各种体系层出不穷,一度杀出一个游戏的黄金时代,最后拿到冠军是不出所料并且让人心服口服的。

赛季MVP就是闻虞,接受赛后采访的时候,很多粉丝起立向他致敬。

闻虞一向冷漠严肃,说话也丝毫不起波澜:“我知道很多人觉得我还可以再多打几年职业赛,但是我这一路波澜起伏,跌入低谷过,登上巅峰过,已经足够了。谢谢所有喜欢我、支持我的粉丝,感谢你们。”

“有个人用生命里最好的五年,陪着我度过了这五年里所有的风风雨雨,我曾经对自己发誓,以后会让她过得快乐。现在,是要履行誓言的时间了。”

他看了底下一眼,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红了眼角的女孩子。她安静地坐在位子上,梨窝噙着笑。喻明月任凭自己陷入他温柔的目光里,想起的是他那句“可不可以再等等”。

她忽然明白,他说的等,其实就是今天。

闻虞对着话筒说了最后一句话,瞬间引爆全场。他说:“希望她愿意,让我介入她此后生命中的每一个五年。”

每一秒都拉得十分悠长,她眼前是这么多年一起经历过的许许多多的瞬间。她望着屏幕上的男孩子,他已经长成一个大人的样子,脸部的轮廓硬朗,眼神认真而坚定,把她所有的犹疑和胆怯都击碎了。

她知道他在看着她,于是抹去眼角挂着的泪,眉眼弯起,笑:“我愿意。”

声音淹没在粉丝汹涌的呐喊里,但是她知道,他一定可以听见的。

他一定可以听见她汹涌的心潮,听见她不曾说出口的喜欢。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