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月亮喜欢你(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代表月亮喜欢你(一)

文/陈初茶

1

十二月初的上海,气温已接近零摄氏度,城隍庙街头依然熙熙攘攘。

江冰月在家躺了一周,再次出门的时候,仿佛踏进了另一个季节。

她裹着羊毛大衣,仍然觉得透风。

位于九曲桥畔的绿波廊,沪上名店,亭台楼阁的江南建筑。

江冰月还记得,她来上海读书的第一年,就是在这里过的生日。是许今朝安排的,悄悄请了她半个班的同学,花了他几个月的生活费。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同学,只是时间已是毕业后两年。

宋霓倚在门口抽烟,她最近刚染了烟灰色短发,穿皮衣和短裤,一双大长腿格外惹眼。在看见江冰月出现后,朝她勾了勾手指,等她走近,才戏谑地问:“你真来啊?”

“你不也来了吗?”江冰月夺过宋霓手里的烟,摁灭了扔进垃圾桶,“别抽了,你这副模样像来收保护费的。”

宋霓无所谓地挑了挑眉:“谁想来啊,那个阮妙每天电话轰炸打到我工作室,非要我来参观她秀恩爱。”

楼上两桌同学,大多和宋霓是一样的心情。分明和阮妙交情不深,却因为她每天在群里轰炸邀请函,只好抱着老同学聚会的心态过来了。倒是在江冰月出现后,大家都挺高兴的,抢着招呼她坐过去。

“欸,这阮妙可真有意思。”从前的班长对江冰月说,“读书的时候学你说话走路、穿衣打扮,你买什么她就跟着买。现在她又搭上了隔壁医学院的狗男友同款师哥,还放在这儿请客,算是向你致敬咯?”

“狗男友”指的是许今朝,当年他莫名其妙提分手以后,朋友们陪着江冰月通宵唱歌。她在KTV唱了一晚上林二汶的《旧男友》,而粤语里“旧男友”的发音就是“狗男友”。后来大家再提起许今朝,几乎快忘了他的名字,只称呼其为“狗男友”。

对于阮妙,她始终觉得莫名其妙。

两人从前是室友,有一阵子好得无话不谈、形影不离。后来她发现无论自己做什么,阮妙都要有样学样。宋霓叫她离这人远点,她还不听。直到有一次,她亲眼看见阮妙在食堂打完饭,竟跑去和许今朝坐同一桌。从那以后,江冰月就开始疏远这人了。

不过今天见到那么多老同学,江冰月还是挺开心的。这阵子她被工作上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把自己关在家里消沉了几天,要不是今天刚好有理由出来透口气,估计人都快傻了。

酒席尾声,阮妙带着她的未婚夫来打招呼。

敬完酒,阮妙忽然看向江冰月,后知后觉似的说:“啊呀,小月,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也是,毕竟你前阵子创业做的项目,赔了个血本无归,还欠了厂商不少违约金,出来聚会对你有好处的。在座的同学们大多都还在设计圈子里,没准有谁能帮到你呢!”阮妙笑眯眯地拍了下她的肩膀。

上学的时候江冰月多风光啊,本就长得玲珑剔透一副聪明相,加上性格活泼外向,走到哪都讨人喜欢。可现在呢,那些平时不起眼的同学也都过得还不错,唯独她职场失意,顿时所有人同时安静了下来。

阮妙大概是喝多了,还不愿离开,凑过去揽住江冰月的肩膀,小声告诉她:“对了,今天许今朝也来了,在里面那桌。听说他现在挺厉害的,在网上有点名气,好多小姑娘喜欢他呢。”

“哦,佩服,佩服。”江冰月面无表情。

阮妙接着打听:“这么多年了,你们一直没联系吗?”

江冰月知道,阮妙不过是想看她有没有后悔。

可她偏不让阮妙如愿,于是为难地看向阮妙的未婚夫,无比诚恳地劝说她:“小阮啊,你都要结婚了,还这么关心别的男人……不太好吧?”

阮妙还没反应过来,宋霓就拉着江冰月就起身,微笑道:“祝你们新婚快乐,我们先走了。”

2

宋霓还约了人谈事,下楼后就赶着先走了。

江冰月闲来无事,正想着去豫园买点什么好吃的,身后有人匆忙跑上来叫住了她:“江冰月。”

她转身看去,居然是许今朝本人。

五年多不见,脸还是那副又帅又狗的样子,穿衣风格倒是比从前成熟了一些。

“嗨,好久不见啊。”江冰月假笑道,“对了,你是叫许……?”

他轻笑了声,双臂环抱看着她表演:“别装,我不信你连我名字都忘了。”

“怎么,你的名字很了不起吗?我还得给你立个纪念碑不成?”江冰月悄悄翻了个白眼。

“行了,我不是来跟你抬杠的。”许今朝好整以暇地说,“你干吗急着走?”

江冰月:“你管我呢,要留我吃晚饭啊?”

“可以啊,想吃什么?”许今朝想了想,“嗯……我记得你最爱吃垃圾食品,泡面、烧烤、麻辣烫,对吧?”

“呵,居然这么了解我。”她笑了出来。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他的语气终于温柔了些,伴着一声轻叹,“你也太傻了,签合约之前也不看看仔细,哪有卖不出产品就要作者赔那么多违约金的?”

“哦……”江冰月点点头,手指捏着帽衫的抽绳甩着玩。

这模样许今朝一看就知道了,又没听进去。

“你怎么还是这样……”他笑着上前,把她手里的绳子抽开,“我在跟你讲道理啊。”

许今朝,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差劲的恋爱对象。平日里温柔体贴,模范男友。可一遇到现实问题,他就立刻化身理中客。就像现在这样,端出一副就事论事的姿态,告诉她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不设身处地地想想她的感受。

这么多年过去了,江冰月觉得自己和他还是不在一个频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于是她边朝他挥手边往外跑:“把你宝贵的大道理收起来,留给你下一任女朋友吧,拜拜。”

从许今朝那里受刺激回来以后,江冰月决定不再浪费时间,一晚上抱着电脑到处发简历,抽空做了个面膜,准备以最好的状态重新东山再起。

晚上爸妈打来电话,询问江冰月前阵子创业的事进行得如何。她自然不愿意说出实情让他们担心,便随便搪塞了几句。

“对了,你那只小羊如果有粉红色的肯定很好看!”妈妈的少女心源自她从小看到大的各种少女漫画,“江冰月”这个名字也是拜她所赐。因为这个名字,江冰月经常被同学叫作“美少女”,小时候她不觉得羞耻,还挺神气的,总学动画片里水冰月的招牌动作。长大以后,她已经无法直视这些黑历史了。

“好啦,好啦,下次做一个给你……”现在那只羊对江冰月来说,就等同于巨额外债,一提起来就头疼。可没办法,母亲大人喜欢,她只好哄着啊。

“我就知道你最爱的是你妈!”妈妈的声音很激动。

电话那头又传来爸爸遥远的声音:“行了,你赶紧说正事儿啊!”

“哦,对了!”妈妈终于想起了自己要说什么,“你还记得颜叔叔吗?”

“记得,昆明的颜叔叔,你和爸爸的大学同学。”江冰月说,“怎么了?”

然后妈妈把事情和盘托出,说颜叔叔的女儿最近不知道闹什么小情绪,一个人离家出走跑上海去了。她先是夸江冰月懂事,又开始讲女孩子出门在外的危险。最后进入正题,提出让江冰月把颜叔叔的女儿接到自己那儿照顾几天。

这房子本就是爸妈出首付买的,她有说“不”的权利吗?

刚答应下来,妈妈转眼就提醒她,小颜姑娘性格内向又敏感,让江冰月千万别乱说话惹哭她,更别带坏人家好姑娘。

江冰月愣怔地看着刚被挂断的电话。

原来前面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都不过是战略性的吹嘘。在爸妈眼里,别人家姑娘才是娇滴滴的林黛玉,自家姑娘始终是硬汉鲁智深,三拳头能打死镇关西的那种。她太生气了。

3
快睡着的时候,江冰月又接到另一通电话,对面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林小姐,您好,这里是上海镜梦贸易有限公司,我们在网上看到了您的简历,对您的作品Ponti很感兴趣,想跟您约个时间聊聊。”

“镜梦?”江冰月对这个公司名没什么印象,但对方又提起“M-Dream”,她才恍然大悟,这是近几年玩具届新诞生的大佬啊。不仅在市中心商场开了几家实体店,还代理了不少知名设计师作品,在网上拥有超高人气。

“如果您也有合作意向的话,我们就约明天上午十点好吗?”

“好,没问题!”

挂了电话,平复了会儿激动的心情,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公司很恐怖啊……都晚上九点多了,居然连人事都没下班。

不过没关系,她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要钱不要命了。

M-Dream的总部在一个商务园区里,环境优雅安静。

宋霓说了,江冰月吃亏在长了一张娃娃脸,到哪都被认成高中生,在社会上很容易被当作毫无经验的小朋友。因此江冰月出门前特地打扮了一番,拿出压箱底的白衬衫和A字裙,顶着接近零摄氏度的寒风,走在园区里步步生莲。

结果到了公司一看,前台妹子穿卡通卫衣和超短裙,脑袋顶个丸子头。往里走去,有几个围在一起讨论的年轻男女,有穿运动服的、公主裙的,甚至是涂鸦T恤大裤衩……唯独没有穿正装的。

于是她的出现显得格格不入,引来不少打量的目光。

昨天电话里声音甜美的人事是个小胖妞,把她带到最里面的办公室,推开门朝里面喊了一声:“陆总,你要的人来了!”

说完,她拍了拍江冰月,调皮地眨了下眼,转身就走了。

你要的人?!这是什么话……

江冰月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误闯青楼的女子,被风情万种的老鸨带上楼去敲客人的门——“陆大官人,你要的姑娘来了。”

她吓得打了个激灵。

“哦,进来吧。”里面的人出声了。

江冰月走过去,看到办公桌前正敲着键盘打字的男人。

约莫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穿一件简单的纯灰色T恤,就衬得肩线很好看。浑身上下没什么多余的打扮,气质干净,和公司上下的轻松氛围如出一辙。

这张脸她好像见过!但凡帅哥,她统统过目不忘。

江冰月尤其对那双漂亮的眼睛印象深刻,那里面好像藏着波澜壮阔的大海。从前几次见面,他都和她保持了一些距离,所以她从未这样近地看过他。

对了,他叫陆……

陆什么来着?她想不起来了。

唯一肯定的是,他是狗男友许今朝的哥们。

这世界太小了!

江冰月不知道这位陆总是否还记得自己,但又不想搬出许今朝来套近乎,于是按照正常的面试流程,在老板对面坐下,开始自我介绍。

对方似乎在忙电脑上的工作,停顿的时候偶尔扫一眼她的简历。

等她一口气说完,他才放下手上的事,把她画的东西拿起来看了看。

“你刚才说这只驴叫什么来着?”他说。

“这是羊,陆总。”江冰月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它叫Ponti。”

“哦,喷嚏羊。”对方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

江冰月暗自在心里“呸”了他一声。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现在代理一些设计师的作品。你入行不深,资历是差了点儿,但设计天赋还不错。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们先签三年,在这期间我们为你的作品提供宣传平台和展出机会,也会在我们店里安排专门的柜台售卖。不过市场反响如何,最终还是要看作品本身的。”

“如果卖得不好,要不要我赔钱?”江冰月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对方从容地看向她,淡然答道:“卖得不好就证明我眼光差,我自己承担。”

“……”21世纪还有这种业界良心吗?!刚才还气得想生吞活剥他的江冰月,瞬间想敲锣打鼓唱一首《谁不说俺老板好》。

“具体的福利待遇和合作模式,你待会儿去找刚才带你来的Mandy,她会跟你详细解释。细节上有什么意见和需求,你可以直接和她提,后续我们再讨论。”陆总最后说,“那……对于我这里,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她刚才一直在绞尽脑汁思考这个问题,实在憋得太难受了,“请问您叫陆……”

对面的人看着她,眼底的海面悄然掀起波动。

沉默数秒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哦,对!陆庭!谢谢!!”这个未解之谜终于被解开了,她心中甚是舒坦,只不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对方的脸色似乎有些不悦。

4
从陆庭办公室出来后,江冰月去找了人事小胖妹Mandy,对方连忙拍拍手上的饼干屑,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纸给她。

“这是样张,内容你先看一下,没问题的话过几天我把正式的给你寄过去。”Mandy从旁边拖了把椅子给她坐。

“谢谢啊。”江冰月这回是瞪大了眼逐字逐句地看,生怕又被人给坑了。

Mandy从抽屉里拿出巧克力棒,啃两口,看一眼江冰月。

过了会儿,她终于忍不住打听:“妹子,你和我们陆总是什么关系啊?”

江冰月莫名:“我俩应该有关系吗?”

“啊呀,我当人事这么久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Mandy笑着顶了顶她的胳膊,似乎在劝她坦白从宽,“大晚上临时让我通知你面试,这么明显,我能看不出来吗?”

“临时通知的?”江冰月听着有点不对劲啊,可别是个圈套吧……

“对啊,我们公司有三个老板,费总这几天在国外谈生意,董总只负责出钱,基本不怎么参与公司运营。我们公司签设计师是很谨慎的,平时这种事呢,陆总肯定会把另外两个老板叫回来开会讨论,层层筛选的。”Mandy坦白告诉她,“你这种情况,我还真没见过。”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冰月比Mandy还好奇。

Mandy看她的样子不像在撒谎,仔细想了想,分析道:“你要真不认识他的话,我估计哦……要么是他看中你天赋异禀,要么,就是看上你这人了呗!”

“一定是前者。”毕竟她没什么能让人看上的。

有那么一瞬间江冰月甚至突发奇想,会不会是因为许今朝?

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理智。

昨天他才给她一顿说教,又怎么会转眼就帮她介绍工作呢?

她宁可相信是陆庭色迷心窍了看中她的美貌。

傍晚五点多,江冰月去了趟火车站,接颜叔叔的女儿。

她刚到南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迎面就冲过来一伙人,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为首的那人高呼一声“警察来了”,然后有个男的就近把手里的一包东西往江冰月怀里塞过去,自己跑了。

她蒙了,低头看一眼手里的包裹。

下一秒就被请去派出所“喝茶”了。

然后她花了半个小时解释自己和那帮神憎鬼厌的盗窃犯并不认识,她只是路过那里,对了,她待会还要接人的。

警察同志查了她的身份记录,仍然半信半疑,让她找个亲友过来。

江冰月第一时间想到宋霓:“不过我现在没她的号码,刚才现场太混乱,我手机不知道掉哪了。”

“还有什么人?你单位同事呢?”警察又问,“能证明你身份的都行。”

“大哥,我今天才刚面试啊……”江冰月快绝望了,忽然她想到什么,在裙子口袋里掏了掏。

果然还在!陆庭的名片!

5
十五分钟后,陆庭出现在派出所。

模样依然帅气挺拔,胸口却轻微起伏,看上去像是狂踩油门赶来的,在亲眼见到江冰月后才松了口气。

接着,那原本还带点关切的眼神瞬间转为疑惑——她小小的个子,居然抱头蹲在角落几个五大三粗的犯罪嫌疑人边上,动作还极其标准,低着头,眼神都不敢到处乱转。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双颊微微泛红,这模样能让人平白生出不少保护欲来。

“这怎么回事?”陆庭当下有些愠怒,问门口的警察同志,“她又没犯法,为什么要蹲在这?”

警察同志也很无奈:“不知道……我们没叫她蹲。”

“啊?!”她立刻站起来,气恼地指着旁边的嫌犯跟警察同志告状,“他们跟我说都得这么蹲,再说……我也没来过啊。”

警察瞬间无语。

那几个嫌犯憋不住笑了出来。

陆庭则是全程黑脸:“他们说什么你都信,你真和他们是一伙的?”

“……”她真佩服自己,第一天面试,就给老板留下了智商不高的印象。

经过简单的调查后,江冰月的嫌疑基本被排除了。

“那几个人是偷运野生动物制品过来交易的,看你模样规规矩矩,应该不是他们同伙。”警察说,“行了,签个字,跟你老板走吧。”

“欸,谢谢警察同志,您真是明察秋毫,当代包公!”江冰月心情激动,蹦跶着经过刚才的房间时,脑子一热,朝里面那排抱头蹲墙角的嫌犯嘚瑟,“你们就慢慢蹲着吧,我……”

还没来得及说完,她就被陆庭拖走了。

他太气了,气得都忘记车停哪儿了。

江冰月站在门口,看着陆庭挺拔的背影在偌大的停车场走来走去,她跑上前,想帮忙一起找,却怎么也跟不上那双大长腿的步伐,于是只能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反复围着他绕啊绕。

等到陆庭找到了车,她才终于停下来,挨到他边上,气喘吁吁地认错:“对不起啊……咱俩又不熟,还叫你来这跑一趟……要不……改天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他还端着架子,不经意似的垂眸瞄她一眼。

天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不是真心悔过,可是认错态度这么诚恳,他就是铁石心肠也说不出狠话了。

“走吧,送你回家。”陆庭没再接她的话。

“哦,好。”她乖乖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等等!我还要去接个人……可以吗?”

“……随便吧。”反正他今天是跑不掉了。

6

没了手机,江冰月不得不用最原始的方式,举着块牌子在出站口晃啊晃,跟看演唱会似的。

陆庭站在边上,几次被她的牌子砸到脑袋。

无奈之下他只好接过来自己举着,傻里傻气的。

江冰月时不时看他一眼,忍着笑。

过了会儿,她冷不丁地靠过去,假装随意地问他:“哎,你还记不记……我们以前见过?”

陆庭看她一眼,沉思片刻,竟然问她:“想打听许今朝的事?”

江冰月:“……”

陆庭:“他现在挺好的,也在上海。”

她当然知道,昨天还面对面给她上课呢。

江冰月礼貌地微笑道:“我没想打听他的事,谢谢。”

这人可真没劲……她别过头,不想搭理他了。

等到她快忘记这段对话的时候,他突然问了句:“你还记得我?”

江冰月想了想:“我们不是见过两次了。”

陆庭:“哦。”

江冰月:“难道不是吗?”

第一次是大一上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圣诞夜。许今朝原本是找她约会的,临出发前忽然打来电话,说哥们回国了,无论如何要去见一面。

江冰月自然不高兴,全程鼓着嘴装作生气的模样,就想让人哄哄,可许今朝这浑蛋看都没看她一眼,一门心思翻看菜单找哥们爱吃的菜。等到陆庭一来,他直接忘了自己还有个女朋友,差点拉着陆庭跑去网吧通宵二人世界了。

最后是陆庭提醒他,他才假模假样地取消了这个计划,改成三人逛街。

那时她对陆庭的第一印象是,一个不容小觑的情敌。

直到第二次见面,她对陆庭的印象好了些,因为他从法国转机回国的时候,特地给她带了瓶香水作为生日礼物。虽然是许今朝托他买的,可味道是陆庭选的,刚好是她中意已久的那款。

后来没多久,她和许今朝就分手了,自然也就再没见过陆庭。

十分钟后,有个长头发白衣服、气质跟鬼一样的姑娘靠了过来,保持一段距离打量两人,却不敢上前。

“这是你要接的人吗?”陆庭撞了撞江冰月的胳膊。

江冰月:“恐怕是的……”

和林妈妈的形容太像了,一看就是个重度社交恐惧症的玻璃心。

江冰月赶紧上前接过对方的行李箱,主动自我介绍,可对方只是点点头,不怎么爱说话。

把颜小迟带回家安顿好以后,江冰月又下楼送陆庭,顺便去附近商场打包点吃的带回家。

她本想请陆庭吃饭的,可这位老板还挺挑剔,说今天她家有客人,非要改天她一个人的时候再请他。

于是两人在小区里慢悠悠地走着,她送他到车边,陆庭问她:“手机丢了,工作的事怎么联系?”

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想着工作,资本家啊资本家。

江冰月无奈地答道:“家里还有个手机,屏幕碎了但还能用,多余的电话卡我也有,装好了我主动联系Mandy。你放心,绝对不影响工作。”

陆庭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忽然问她:“你喜欢什么手机?”

江冰月:“啊?什么意思……”

“现在去买吧。”他用目光指了指旁边商场的方向,“时间还早。”

她缺的是时间吗?是钱啊,浑蛋!

江冰月一边扭捏着不肯上车,一边又不愿自己现在身处的窘境被陆庭知晓,然后传到她那个浑蛋前男友的耳朵里,成为笑柄。

内心正纠结的时候,听到对方说:“公司福利也不要?”

她一下子蒙了:“公司有这种福利?”

“新签约的设计师都有。”陆庭的语气理所应当,“不要的话,也可以折算成休假。”

“……”她本来就不用在公司朝九晚五,休个毛线假啊!

然后她就莫名其妙地被陆庭带去逛商场了,其间反复思考他说的话,和他看似合理却漏洞百出的奇怪举动。

陆老板财大气粗,跑到手机柜台,连价格也不问,直接买了个最新款给她。

她接过他递来的手机,柜台的服务员早已练就一身捧人的本领:“啊呀,姑娘你真是好福气呀,看你男朋友对你多好。”

完了。

完了,完了……

江冰月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场景。

那个误闯青楼的女子在屈服于现实的压力后,从此过上了珠光宝气、没皮没脸的生活……怎么会这样呢?!

不管公司福利的说法是不是真的,她可不想不劳而获,于是大义凛然地告诉陆庭:“这个钱,我会还给你的。”

而得到的答案,竟是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好好工作。”

7

晚上睡前,江冰月看到颜小迟站在阳台上,灯也不开,傻愣愣地看着外面马路发呆。江冰月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转身就跟鬼一样飘回房间了。

江冰月想起前阵子宋霓工作室里那个失恋闹自杀的小姑娘,据说出事之前也是这样魂不守舍。她越想越担心,干脆把房门打开,以便随时监听外面的动静。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睡不着,她打开微信看了一眼,这个手机号基本没怎么用过,里面只有宋霓一个好友。

她忽然脑子一热,打开台灯,翻到桌上陆庭的名片,试着在添加好友里输入他的手机号,果然搜到了他的微信号。

然后她忍着笑,一字一句地输入验证消息——“你好,我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女大学生,每年暑假我都会去武夷山帮外公种茶叶,我可以跟你聊聊茶叶的事吗?我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女大学生,我可以跟你聊聊种茶叶的事吗?”

江冰月知道陆庭多半是不会同意的,她只是加来玩玩而已。

哪知道没过多久,眼前的微信界面就弹出一个新的对话框,验证通过了。

连江冰月自己都瞠目结舌,怀疑陆庭难不成还真的好这口?

结果他立刻发来消息——“真这么有空的话,不妨多花些时间把你的喷嚏羊改好看点。”

江冰月:“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在扮演一个机关算尽的骗子啊!”

陆庭:“想知道为什么别人能当骗子而你不能吗?”

江冰月:“想!!”

陆庭:“人家起码有诚意,知道用美女头像去加人。”

陆庭:“你呢?”

陆庭:“你顶着个谢广坤的头像是想骗谁?刘能还是赵四?”

江冰月:“……”

江冰月:“嗨呀,大意了!”

她莫名其妙跟陆庭聊了起来。

他这人在工作和生活中一本正经,可是隔着距离聊天居然还挺没架子的。

江冰月:“这么晚你怎么没睡啊?”

陆庭:“工作。”

江冰月:“哇,陆总果然日理万机。”

陆庭:“过奖,比不上某些员工四处惹事的效率非凡。”

江冰月:“……我错了。”

她知道今天给陆庭添了不少麻烦,心里不大好意思,于是发了一串夸张的道歉表情过去,还诚心诚意地向他保证:“你放心,下次再碰到这种事绝不劳烦你了,我对天发誓!!”

对方没再回复,可能是对她的保证没什么兴趣,懒得再回了。

等江冰月快睡着的时候,手机才轻轻响了一声,屏幕上跳出一条微信——

“我要是嫌麻烦,今天就不会来。”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我的往南忘北
下一篇 : 偏逢月白渡星河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