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顾的所有短篇小说

文/倾顾001席东的祖上是十九世纪掘金热时来的美国,待到他这一代,已有近一个世纪没有回过家乡了。他说一口流利的上东区英语,在家时却只能说中文。他父亲是上东区有名的医生,月薪可以拿到三万美元。母亲则是大家闺秀,每日花三个钟头做头发,再花...
文/倾顾12008年时,北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就在那一年,什刹海后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里,一株垂丝海棠正渐渐死去。这一株海棠花,是在二十四年前种下的。那时,乔别萍同谢白不过刚刚诞生。乔别萍出生时下了雪,四九城如絮轻沾,万里皆是雪白。乔爸爸...
文/倾顾01你出生于1988年的开端,那一年是龙年,亲朋好友都说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那一天。距离我出生还有三年又四个月。所以你大我三岁还多。从小就要我叫你“斩江哥”。你名字取得有气派。虎虎生威。可你从小体弱多病。你母亲发愁:“这么瘦,...
文/倾顾闵殊四岁时开始学画国画。她师从国画大家薛千有。薛千有少年时于法国留学,闵殊奶奶跟他曾是同学。后来闵殊奶奶投身革命,两人年过半百才再在国内相见。闵殊刚到薛千有的画室时,每天做的就是画鸡蛋。薛千有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人还是很诙谐...
文/倾顾1阿瓷夜里总睡不好觉。她瞪着一双大眼睛,把妈妈吓了一跳。妈妈拍她一下,说:“讨债鬼,心思这么重,睡也不好好睡。”阿瓷不晓得讨债鬼是什么意思,第二天起来想去问江司流。江司流比她小一岁,可天生聪明。她背乘法表背得颠三倒四时,他已经...
文/倾顾他门前种下一棵梨树,也种下了明媚春光。1繁声刚到香港时,每天都缩在房间里织围巾。回南天,墙壁上到处透着湿漉漉的印子,地板也泡得起了皮。湿气往骨子里钻,倒让她只能坐在床上,被子一层层裹得严实。还是湛明江送了她一床电热毯,这才有了...
文/倾顾1江枝枝遇到詹柏水,恰好是水逆结束的前一天。她有点迷信星座,回国前测塔罗牌,店主冲她“咯咯”笑:“红鸾星动。”“动多大啊?”“天雷勾地火那种略。”回了国,闺密给她接风洗尘,一群人冲进酒吧。江枝枝酒量不好,没几杯就跌跌撞撞地进了...
文/倾顾1迟伞伞第一次遇到谭烨时,没瞧出来他是谁。她和一个师兄站在一起,师兄性子很活泼,指点着她说:“瞧见那边那个人没?”迟伞伞顺着师兄的手势看去,一堆漂亮姑娘簇拥在一个男人身边,撒着娇给他敬酒。男人长了一张漂亮的面孔,鼻梁高挺,眉骨...
文/倾顾一那雪下了三天,细细碎碎地弥漫开,将天地渲染成苍白的样子。沥沥手里提着药,惦记着小妹怕苦,又多买了一包银芽糖。腊月的天气,过了傍晚街上便冷清起来。沥沥刚要抄近道,却被人拦了下来。拦她的人穿藏蓝色大衣,是邰大帅府上的警卫员。那人...
文/倾顾一我再次遇到晋照双,是在自家的麻辣小龙虾摊子上。一过五月,这座老城到处都飘着麻辣小龙虾的味道。有一对小情侣走过来,跟我说:“老板娘,没位置了。”我扫了一圈,巷子里的地方站起一个人,对我说:“结账吧。”那个位置不太好,路灯照不到...
文/倾顾一他登基那年只有九岁。一点点碎了的星缀在冷青色的天上,像是擦得干净的银角子。他跪在地上,膝下的垫子是宝蓝色的。登基大典在明日,他还尚未登上那最尊贵的位置。大殿里灯火通明,窖中焙出的山茶开得正艳。明珠执一柄小巧的金剪子,垂着眸仔...
文/倾顾壹我又和左鸣生吵架了。在清迈的街头,我们为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吵得面红耳赤。他坚持认为,那家好吃的芒果糯米饭该在南边。我几乎把地图拍到他的脸上,气得扯着嗓子说:“你看清楚,南边根本就没路了!”左鸣生这个人一向大男子主义,他直接把...
文/倾顾1纪楚楚十二岁那年跟着同乡一起进了城。出门前,阿姆背着人偷偷塞给她一个布包。她打开,瞧见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几张钞票。阿姆粗糙的手拂过她的脸,带着泪意,却温柔极了。“我家囡囡这样俊,可惜生在穷山沟里,出去闯一闯吧,闯出名堂就不要回...
文/倾顾1魏屿刚到香港时不会说粤语,张口便是标准的京片子。带路人拍拍他的后脑勺,无奈地道:“阿仔,不会说话,怎么混得下去?”他不开口,低头腼腆一笑,露出两个酒窝。在故乡时,他口齿伶俐,敲着竹板说相声,声音又脆又亮,惊得树上的麻雀飞上天...
文/倾顾(来自鹿小姐)世界如木马,旋转向前,她跌跌撞撞地落地,在他怀中,一时无法可想,只能接受他的爱。作者有话说这是一篇“甜文”,男主和女主真心相爱,彼此之间也没有第三者插足,可是他们跨不过去一道坎,而那道坎叫作命运。坏作者写的时候也...
文/倾顾(来自鹿小姐)这辈子唯一一次的任性,原来已经是穷途末路。作者有话说有时候爱自有天意,说不上哪里错了,可这一生便也就辜负了。1.那时起汪故刚毕业的时候就进了首都第一医院当护士。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医院可以替医院里的医生家属安排...
文/倾顾所有的感情,像是波澜壮阔,可在夜幕里,在深海里,也只能渐渐凝固。作者有话说总有些时刻,最好的年华,遇到最好的人,可偏偏时间不对,所有的爱恨便都错了。如果他们最初的遇见没有别人,也许结局便不会是这样……1.流年不利阮周周遇到乐劭...
文/倾顾她对他的回忆很多,是不能接近的一份奢望。他不知道,也不会知道。作者有话说我想写一个故事,讲爱是自己的事,同别人没有关系,因为明白,靠着怜悯得来的爱,终究是不体面的,哪怕心里再痛,却也只能努力远离。他是她走不过的末路穷途。1顾长...
文/倾顾她是他最心猿意马的收获,是他绞尽脑汁小心翼翼才得到的猎物。01孟丽秋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的律师打电话。双十一刚过了一半,律师接通电话时还明显没从红灯绿酒的气氛里回过神来:“邵夫人,找我有何贵干?”孟丽秋听到这个称呼,冷...
文/倾顾求之不得四个字,娓娓而谈,却原来已道尽了一生的命运。作者有话说若爱未曾诉之于口,便只是一份执念,像风来了,却留不住,就像故事里的他们,就像故事外的我们。1.穷途我和封子琛结婚的时候,算是相看两生厌。我在国内学的是表演专业,正经...
文/倾顾“这年头爱情电影已经死了,没人愿意拍,都想着拍深刻的东西,要不就是大投资、大制作之类的。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反正我是不知道。我过去没见过,所以总怀疑爱情到底存不存在。“你说你相信?你真是又天真又可爱,不过我还挺稀罕你这么...
文/倾顾01接下来我要和你讲的一切,都是真的。就算听起来多么荒谬可笑,我也要用我的全部向你保证,它们全都是真实发生的。我的丈夫,想要杀死我。瞧,你也觉得我是疯了。毕竟他那么好,连我都以为是自己疯掉了——有时候,我宁愿自己是真的疯了。我...
文/倾顾01我第一次见到周蓉是在一间棋牌室。她坐在上首,嘴里叼着一支烟,歪歪扭扭地摸牌。同她一道打牌的,都是圈子里的红人。我找了个角落坐下,正巧听到有人说:“哎,听说没,谢照沣回来了。”没人说话,场面有些尴尬。我正纳闷,周蓉丢出一张牌...
文/倾顾这世上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有始无终,像是银碗盛雪,白马入芦花,无迹可寻,又稍纵即逝。01你出生在山中,属兔。那一年天气不好,雨从三月开始下,一直下到了六月才断断续续停了。听人说你不常哭,又或者是太饿了,没有力气哭。小小的房间里...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