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她等了很久的温柔,是属于她的小星球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7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那是她等了很久的温柔,是属于她的小星球

文/箫四娘

爱的魔力望远镜

夏初的烈日灼得地面滚烫。

C大篮球场上,还是有一群男生在激情战斗,挥汗如雨。

中文系和外语系举行篮球比赛,目前比分43∶45,球传到陆知洲手中,他做了几个假动作闪过对方,一个跃身,球稳稳地进了篮筐,终场的哨声在这一刻响起。

陆知洲远投三分,压哨绝杀!

中文系的呐喊声比这天气还热烈,陆知洲拨了拨被汗水打湿的刘海,笑了笑。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五官硬朗,帅得很有攻击性,这一笑,简直像凭空射了一支箭出来,专攻人的心口。

替补队友贺然递了一瓶水过来:“陆神,我刚才隐隐约约看见你那个小女朋友了。”

陆知洲左右张望着,在四面八方的风景飞速在眼底闪过一轮后,他精确锁定操场外面的那棵树,迈开长腿小跑了过去。

贺然眯起视力5.0的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那儿有人,不由得拍手:“爱的魔力让陆神拥有一双堪比望远镜的眼睛。”

岳岳就坐在树下,穿着红色的长袖卫衣,即使有树荫遮着,脸颊还是红红的。等看见陆知洲跑向自己,她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像熟过头的番茄,连一颗心都胡乱蹦着。

她站起来,双手交叠放在身前,显得有些拘谨,和陆知洲的自然反应完全不同。

“这么大的太阳,你怎么还跑出来了?”陆知洲上下打量着她,这么热的天,她穿着一身长袖运动装,头上还戴着棒球帽,捂得严严实实的。

岳岳天生紫外线过敏,每年的夏天到室外活动,对她来说是一场折磨。

“我有事想和你说。”

“我不同意分手。”

岳岳:……

“不是分手。”

陆知洲笑吟吟地道:“那你随便说,有什么事?”他边说边把水瓶拧开,先喂她喝了一口,才倒水在掌心,然后大手轻轻往她红热的脸颊上拍。

他虽然平时闹腾,可照顾她一直很细心,细心到每次她在心一暖之后,就会莫名其妙地想,他这样真的不太像对待女朋友……倒像是养了一只喜欢的小宠物。

思绪迅速一转,她还没抬起头,陆知洲就已经八字腿岔开站着了。

两个人一下子可以平视了,她抿紧唇,开口道:“我们导师留了个作业,要每个寝室为一组,做一个主题为‘古风古韵’的作品出来。我负责剧本的部分,已经写好了一个本子,缺一个男主角,我室友陈婕觉得你很合适,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拍一下,可以吗?”

她说得客气有礼,还很生疏。陆知洲习惯性被扎了心后又迅速愈合伤口:“事先说好,我可只和你拍对手戏,谁让我是一个乖巧的忠犬男朋友呢!”

岳岳点了点头,见他答应下来,才抿开唇秀气地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我打球打这么久,流了一脸的汗,你也帮我洗一洗。”陆知洲把水瓶塞到她手里,硬让她学着他刚才的样子给他洗脸。

陆知洲怕她够不到,八字腿已经分得快要劈叉了,看着很辛苦。他闭上眼等着,察觉到她一直没动,语气轻松地威胁:“你要是不帮我洗脸,我就要断更了哦!昨晚那章卡了一下很难受吧……”

陆知洲的副业是一个网络小说作者,而岳岳刚好是他的一个读者。

没有什么会比断更让一个读者胆战心惊的,所以陆知洲的话还没说完,岳岳立马上手,柔软的掌心在他脸上一寸寸游走,将汗水洗去,还他一脸清爽。

“真乖。”

岳岳很害羞,为了将手包住,她把外套袖子拉长,陆知洲牵着她的袖子,两个人姿态诡异又亲密地走在校园里。

“叮”的一声响,是陆知洲手机的微信消息提醒。

小陈:小陆,你怎么拎着一个红色暖水壶到处走啊?

陆知洲:……

陆知洲看了看身边一身红的岳岳,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寝室的方向。

他身高一米八九,岳岳一米五五,这身高差离远看确实容易让人想歪。

陆知洲按下语音键:“我很喜欢这个暖水壶,你有意见?”

岳岳心想:这年头很少有人用暖水壶了,看来陆知洲真的很喜欢了,真是一个特别的人。

下次见到你,我们在一起

岳岳并不了解他的男朋友,更准确点说,她连自己怎么有这个男朋友都不是很清楚。

两个月前,C大举办了一场比赛——《校园诗词大会》个人赛,比拼的是古诗词的积累。只要是C大的学生,不分系别,不分年纪都可以参加,第一名可以获得现代诗人陆定亲笔签名的诗集。

陆定的诗集已经绝版,岳岳找了很久都没能买到一本,这次不仅有,而且还是签名版,她一秒都没有犹豫就报了名。

她一路过关斩将,最后与中文系的系草陆知洲在决赛中相遇。

岳岳当然知道陆知洲这个人,但凡是C大的学生,没有人会不知道他,又高又帅,成绩拔尖,篮球打得还好,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岳岳紫外线过敏,很少在操场上停留,但几次偶尔经过,视线一扫,还是能注意到他。

他实在是太突出了,就像漆黑夜空里唯一的一颗星,闪闪发光。

岳岳有些紧张,将手握成拳,站在她对面的陆知洲却一脸轻松,根本不像来比赛的,仿佛是来看热闹的。

这对比让岳岳喉咙发紧,特别是每当他的目光扫过来,她的心就不听使唤地狂跳。

她引以为傲的记忆力全面崩塌,脑袋里一片空白,等最后回过神时,全场的掌声已经响起,送给这次比赛的冠军获得者——陆知洲。

陆知洲眯起眼睛,笑得真挚:“谢谢大家,也谢谢我最好的对手,岳岳。”

岳岳下了台,将一直压着的那口气舒了出来。

这时,肩膀突然被碰了一下,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陆知洲。

“我看你刚才一直盯着这本诗集。”陆知洲将诗集递给她,“君子不夺人所好,送给你。”

“这……这怎么行……”岳岳有些慌乱地摆手,“这不行的,我不能白拿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家里这本诗集堆得成山了。”陆知洲小声嘟囔着,随后眨眨眼睛,“你已经送了我特别贵重的东西,这个算是我的回礼。”

“我送给你什么东西了?”她睁大眼睛,脸红红的,又娇俏又可爱,陆知洲一时心痒,收手时指尖碰巧触上她的皮肤。

那一刻,他的感觉就像一块冰放在太阳下,再冷也会被融化。

你送给我惊喜,送给我沉迷,送给我这一整个春日最难忘却的情诗。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关于你。

而现在,我要找机会向你靠近。

陆知洲弯弯眼睛:“等下次再见的话,我告诉你。”

陆知洲是中文系的,岳岳是编导系的,两人平时课时都不一样,如果不是去找人,很难在学校里碰到。所以岳岳知道他这话只是客套,让她不要有心理压力收下诗集。

他这人可真好。

但世上总有那么多意外的事情发生,没多久,岳岳又见到了陆知洲,而且还是在校外。

岳岳虽然现实里很内向文静,但在网上追剧追文追漫画,二次元生活丰富而多彩。她去年入坑一部网络小说,在河之洲写的《战心》,从此沉迷不能自拔。

她写了无数角色分析小作文,无数次投雷砸礼物,亲自写词谱曲唱主题曲,这感天动地的作者读者情啊!

《战心》完结后,出版实体书,在河之洲开了一场签售会,地点就在C市的弗西书店。那天,岳岳一大早就去书店门口排队,足足排了两个小时才排到她。

她怀着激动的心情捧着书上前,在河之洲埋首签名,问了一句:“读者ID是什么,我方便给你写特签。”

“葡萄美酒夜光卑。”

在河之洲抬起头,岳岳一瞬间愣住了,结结巴巴道:“你……你,陆知洲?”

“嘘,在外你叫我笔名。”

陆知洲很淡定,握住笔道:“唔,‘葡萄美酒夜光卑’同学,想要我签什么送给你呢?”

岳岳脑中一片空白,陆知洲就是在河之洲,那岂不是她在《战心》文下写的长评他都一清二楚了?

她尴尬得都要窒息了,哪里还能想起来签什么。

“我上次和你说过,再见到你的话,就告诉你,你曾经送过我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陆知洲“唰唰唰”地在书的扉页写上一行字:送我一个追你的契机,我们在一起吧!

……

岳岳脑中空白的部分比刚才还要多,等她清醒时,陆知洲告诉了她一个残酷的现实。

“你点头答应了。”

于是,那一天春日最盛时,岳岳从弗西书店出来,多了一本在河之洲特签版《战心》,还多了一个男朋友。

等到你向我走来

在小组作业岳岳写的剧情里,男主陈清焰原本是一个书生,因心上人被匪徒杀死弃文从武,将山上匪徒全部剿灭,成为战功赫赫的大将军。

拍摄视频一共三幕,陈清焰与心上人过往的点点滴滴;心上人死,陈清焰抱着她哭得肝肠寸断;陈清焰苦练武功,前去剿匪。

最后一个镜头,是陈清焰望着夕阳西下,又想起心上人。

和陆知洲说好的第二天下午,恰逢红霞漫天,于是岳岳决定先把最后一个长镜头拍了。他们编导系每个人的摄影能力都不差,小组里负责拍摄的是陈婕,但是陆知洲非要岳岳亲自掌镜。

于是在C大后山的一处小土堆上,陆知洲穿着一身从汉服店租来的盔甲,剑插在脚下的地上,手扶在剑上面,说起自己的台词:“我有战功有名望,有权有势,可你不在我身边了。”

陆知洲本来是侧着脸站的,说完之后一下子转过脸看她,镜头推进到他的脸部,他的瞳孔像是漩涡,一下子把她整个人都要吸进去。

“我觉得台词部分还是不够有冲击力,我们先来商量怎么改一改。”

在这方面,陆知洲更专业,岳岳红着脸点头,将摄像机先关上。

树下有一张长椅,但是树荫并不密,还是有余光扫下来。陆知洲将岳岳按在椅子上,拿出太阳伞,蹲在她面前,一只手打伞撑在她的头顶,一只手拿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这里的台词修改之后,我觉得还可以加一段,就是陈清焰心上人穿一身红嫁衣站在他面前的虚景,向他伸出手,这是他历经千帆的渴望,和现实的残忍对比,冲击力会更强烈……”

陆知洲一口气说完,岳岳却没吭声。他抬起头看她,她紧抿着唇,比之前每一次面对他时仿佛还要拘谨一点儿。

他心里一紧,嘴上轻松:“怎么了,你是不是被你男朋友认真的风姿迷倒了?”

他知道岳岳的性格,也没期待她会有什么回应。没想到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居然点了头:“是。”又补了一句,“你认真做事情的时候很好看。”

陆知洲心里美得快要冒泡了,坏坏地勾起嘴角:“啧,没想到我堂堂中文系陆神也沦落到出卖美色留住女朋友的地步了。”

岳岳笑了笑,陆知洲起身揉了揉她的后脑:“趁着太阳还没下山,我们快点儿拍吧!我们可说好了,我只和你演对手戏,和别人我也发挥不出来。”

岳岳有些紧张,干噎了一下,所以她马上就要演他的心上人了吗?

十分钟后,单反卡在架子上,镜头里,岳岳缓慢地走向陆知洲。

他的眼神在瞄到她的一瞬间,由心如死灰的黯淡到五彩斑斓的明媚,她的心跳得飞快,红着脸别过头。

“咔,重来。”

“咔!”

“咔!”

……

重复了七八次,她才勉强从他“情深似海”的注视下走到他面前。

陆知洲握住她的手,微微地发颤,将陈清焰见到心上人再出现的难以置信诠释得淋漓尽致。

“岳岳,你知道我等你出现等了多久吗?”

这句台词改好的本子里没有。

岳岳不知道怎么反应,就只愣愣地看着他。

光影在他脸上扫过:“等到你向我走来,就算山河湖泊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也甘愿。”

他一只手捧着她的脸,浅浅一吻,落在她的眉心。

她经常含着愁绪的眉头,此刻只有他的温柔。

岳岳下午沉默地离开寝室,到了晚上依旧沉默地回来。

室友们对她这个状态已经习惯了,只不过她这回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间比以前长,嘴角的弧度也是从前没有的,从耳根到脸颊红成一片。

“怎么了,岳岳,是不是陆神不太配合?”陈婕站到她身后,岳岳的电脑页面是还没剪辑的视频,暂停在眉心一吻处。

陈婕的眼神冷下去了。

岳岳手忙脚乱地关上视频:“陆知洲说想要加一个和想象中心上人见面的桥段,所以才拍了这个……”

陈婕的笑很刺眼:“这个也算是你们的初吻了吧!”

岳岳心中雀跃的小欢喜一瞬间荡然无存。

努力成为让你笑的唯一

第二天是周末,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书吧,陆知洲约岳岳上午一起去看看,下午继续拍视频。

陆知洲:新书里一些涉及科幻专业的内容,我想再去找书确认一下。

陆知洲的新书《星际再来》是热血科幻类的作品,虽然是硬核星际文,但他的文笔保持着一贯的幽默爆笑风格,看起来又燃又好玩。

比起女朋友这个身份的拘谨生疏,岳岳作为读者可是尽职尽责,真情实感。在读者身份曝光之后,她只尴尬了一段时间就恢复正常了,所以陆知洲每次以看书的名义请她出来,她都不会拒绝,而这次——

岳岳:我不太舒服……你自己去吧,月末才交作品给导师,我不急的。

她平时的作风是,如果真的不舒服,她会具体告诉他哪里不舒服,但凡这么模糊地说,都是借口。

那就是他们今天都见不到了?

陆知洲抬手将手边打印出来的小说文档撕成两半:“哼,连女朋友都不能帮我约出来,我要你有何用!”

“不行,一天见不到她,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在艰难地思考对策两个小时后,陆知洲成功地和岳岳坐在了书吧里。

“这回你的身体好了吧?”

岳岳僵硬地点点头,轻声说:“昨晚我没睡好,早上多睡了一会儿就好了。”

陆知洲极其自然地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一定是昨晚想我想得没睡好。”

岳岳不说话,眼睛慌张地看向别处。陆知洲“呀”了一声:“你还真是想我了,我这张嘴开过光吧,这么灵!说老实话吧,你想我什么了?”

“你……你不是要给我看陆定老师的诗集吗?”

陆知洲从背包里拿出一本诗集,是陆定亲笔手抄本,现在有市无价,岳岳都不敢接。陆知洲直接将诗集塞到她手里,看她小心翼翼地翻开,噘着嘴:“我说,你到底为什么喜欢陆定的诗集啊?”比喜欢他的小说还要厉害,不然他也叫她不出来。

“陆定老师很幽默风趣,每次看他的诗,我的心情都会好很多。我喜欢你的书也是因为这个,你写得很好玩,即使是难过的剧情,读起来还是那么轻松。”岳岳说着,嘴角弯弯,轻笑出声。

陆知洲有幸被她的笑容眷顾,刚才堵在心口的酸柠檬消失了,换成大白兔奶糖。

“那我努力写得更好玩一点儿,成为让你笑的唯一,不和别人并排。”

岳岳像是没听见,沉浸于诗集给她的快乐里无法自拔,陆知洲看了一会儿她的笑颜,起身去找书了。

科幻类作品在最里面的书架上,陆知洲刚拐过去就碰到了一个眼熟的人。

陈婕笑着和他打招呼,他淡淡地“嗯”了一声,越过她去找书。

“陆神一定是在找这本书吧!”陈婕扬了扬手里拿的《安德的游戏》,她听人说过,陆知洲喜欢奥森的作品。

“这本书好像只剩下一本,如果陆神喜欢的——”

“不用。”陆知洲淡淡地打断她,从书架上取下《银河系搭客车指南》,“我女朋友喜欢写得更好玩的书,我爱屋及乌。”

陈婕的笑意凝在脸上。

陆知洲转过身,到吧台那儿要了两杯柳橙汁,顺口问了一句:“《安德的游戏》这本书还有吗?”

书店服务员查了查系统:“还有两本。”

陆知洲敲了敲桌案,若有所思:“现在的校园爱情阻碍这么多的吗?”

下午,陆知洲和学校击剑队打了招呼,借用了场地拍摄。

这一幕戏拍的是陈清焰打斗习武,最后征战沙场的场景。为了逼真,陆知洲还找了不少同系的学弟们来当群众演员。

岳岳扛着机器等了一会儿,陆知洲和群众演员们就换好战袍出来了。

“等一会儿,你稍微离远一点儿拍,我怕谁的兵器甩到你。”

“立正!”领头的学弟喊起响亮的口号,打断了陆知洲的叮嘱。

“一、二、三,嫂子好。”

学弟们齐刷刷一鞠躬,吓得岳岳向后倒退了两步,被陆知洲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知道岳岳不太习惯和陌生人说话,更别说这么大规模的调侃。他刚要开口帮她挡一挡,她就松开了他的胳膊,努力微笑着说:“你们好,谢谢你们来帮我。”

“应该的应该的。”

“嫂子别客气。”

岳岳:……

察觉到陆知洲太过灼热的惊喜视线,岳岳扭头看他:“怎么了?”

话音刚落,他忍不住上前扣住她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口。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拥抱,她第一次听见他的心跳声。

这一刻,在他的怀里,让她不安的别人的注视和议论仿佛都飞走不见了。

“没怎么,就是我一想起你为我勇敢,我就忍不住想抱抱你。”

我想去看月亮

陆知洲太配合了,岳岳的视频拍得很顺利,五天就拍完了两幕戏再加上结尾的长镜头。现在只剩下拍陈清焰和心上人恩爱回忆的一幕,她就可以完成作业交给另外的室友去剪辑了。

陆知洲把最后这一幕戏的剧本抢去写了,还补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个断更的。”

晚上八点,在河之洲《星际再来》第八章更新。

岳岳第一时间点进去看,陆知洲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仅没断更,而且这章的内容看得她一个内向的小女生都热血沸腾。

评论区,读者们的反应也很沸腾,沙发却被作者本人在河之洲占领了。

作者在河之洲:这章字数很多吧,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是因为我要养家糊口多写的呢!

我是橙子:友情提示,角色“洲嫂”上线中……

我爱剥橙子:友情提示,角色“洲嫂”上线中……

……

岳岳红着脸,手指敲着字。

一分钟后,陆知洲终于在后台评论刷到岳岳写的。

葡萄美酒夜光卑:好。

“好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多写好,还是说我养家糊口好?亏她还是中文系才子的家属呢,怎么说这么让人产生歧义的话,高中语文选病句的题一定做错了。”

陆知洲在寝室里转来转去,十分焦灼,他无法入睡,决定去外面透透气。

寝室楼下,路灯昏黄,将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的身影拉长。

陆知洲那双一碰到自家女朋友就堪比望远镜的眼睛又一次精准定位,站在路灯下的岳岳不再是平日里的长衣长裤,头发都拢在帽子里,而是换上了一套纯白色的连衣裙,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垂着头站立着,像一朵寂寂深夜里开出的兰花。

陆知洲脚步欢快并且迅速地朝她奔了过去。

岳岳听到脚步声,一抬头就看见陆知洲,惊讶得睁大眼睛,下一秒就被他拦腰抱起,转了好几个圈。

“你怎么……怎么出来了?”被放下后,岳岳气息不稳地问。

“你穿得这么好看在等我,我听到你心灵的召唤就下来了。”陆知洲捉住她的手向前走一步,又立马停下,“等等,你是在等我吧?”

等他怎么不告诉他,不等他……他拒绝这个猜想。

岳岳点点头:“是等你的,我想去看月亮。”

这可是两人交往两个月零十三天以来,她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陆知洲扬起下巴:“月亮哪里有我好看。”

月亮是没他好看,可岳岳还是一直在看月亮。

“小时候,外婆和我说,如果想一个人,就抬头看看月亮,月亮会听见我的想念,然后传达给我想的那个人。我想外婆了,不知道她在那个世界能不能接到月亮传递过去的话,告诉她,我很好,我很想她。”

“月亮这么大,再加上还有这么帅的外孙女婿在,外婆一定能听到你说的话,我以我的颜值和六块腹肌起誓。”

陆知洲像模像样地举起三根手指,三言两语就把岳岳逗笑了。

“陆知洲……”

“嗯?”

“谢谢你。”

“你就这么口头感谢啊,来点儿实际的……”剩下的话被岳岳柔软的唇堵在了咽喉里,这回换成陆知洲惊讶地瞪大眼睛了。

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他心中的月亮在他怀里。

清风和月光,都带着兰花香。

岳岳的勇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没等陆知洲反客为主,她就已经慌不择路地跑远了。

陆知洲的喉头滚了滚,展开手臂仰倒在草坪上。

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笑起来了。

他知道从这一晚起,她再怎么跑,跑过多少路,终点都是他。这感觉可真好。

葡萄美酒夜光“背”

岳岳小组作业的视频最后一幕,为了凸显陈清焰和心上人爱情的美好,选了这一周天气最好的一天。

毕竟是在室外,虽然已经挑了背阴的地方,陆知洲还是不放心,怕太阳把自家女朋友晒伤了。

于是一大早,岳岳就收到了陆知洲买来的早饭,还有一大盒东西。

“这是什么?”

“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岳岳带着好奇心走上去,打开盒子一看,防晒霜、防晒乳、防晒喷雾,各种牌子的都有,装了满满一大盒。

像陆知洲那样的人,居然能这么贴心地为她着想,说不感动是假的,她都舍不得用了。

“这是陆神送来的吧。”陈婕从盒子里拿出一瓶喷雾,“上次我和陆神提了一次这个牌子的喷雾好用,没想到他还真的记住了。”

岳岳怔了一下,急促道:“你……你什么时候和他说的?”

“唔,上周日上午,约在校外的那个书吧,他说想和我聊一聊科幻小说的想法。”

岳岳手一松,防晒乳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书吧……”

上周日上午,那不是她和陆知洲一起去书吧的时候?

她记得陆知洲给了她诗集后离开了一段时间,后来才回来……

见岳岳脸色苍白,陈婕将防晒乳放回去,笑着说:“我们只是随便聊一聊,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可她怎么不会呢?

这一件事仿佛一个钩子,将他们交往后岳岳心里最担忧的事情一件一件地钩出来。

陆知洲没有说过喜欢她,他没有说过和她在一起的理由,仿佛就是开个玩笑一样两人在一起了。在这次拍摄视频之前,他们没有拥抱过,没有牵手过,更没有亲吻过。

他好像在照顾一只宠物,开心的时候哄一哄、逗一逗。

他将她的一切好好记住,她原本以为他只是对她一个人这样,可是不是的。

他对陈婕——编导系最出众的系花也这么好。

陈婕比她要好很多……那以后陆知洲对陈婕是不是要比对她还要好很多?

岳岳越想脸色越白,胸腔里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闷得喘不过气来。

午后,C大的小湖边。柳树的倒影垂下,陆知洲穿着一身天青色的汉服,手中折扇一打,便是个一风姿绰约的俏书生,在等着他心中的岳姑娘来此相会。

只不过他等了半天,岳姑娘没等到,却等到了陈大姐。

陆书生的脸从如沐春风到寒冬腊月,只用了三秒钟而已。

他将耳机戴上,手指在屏幕上滑了一下,随口问:“怎么是你啊,我女朋友呢?”

“岳岳有些不舒服,在睡觉,我先来和陆神对一次词,拍一段看看效果,有哪里不好,等岳岳好了也能及时改一下再拍。”

陆知洲垂眸看着她,她拿着单反甜甜地笑着。

半晌,他移开眼睛,无所谓地继续滑着手机:“行啊,那就来吧!”

陈婕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将单反架子摆好。

陆知洲全程很投入,就像对面的人是岳岳或是陈婕都没什么区别一样。

只是一下午又没看到岳岳,陆知洲有些气不顺,披着星星出门,走到了楼下。

还是在那个路灯下面,还是那个穿着裙子眼中茫然的岳岳。

陆知洲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想:她是不是经常到这儿来等他?

见到陆知洲出来,岳岳抿开唇笑了笑,如清风一般将他的一颗心环绕。

“你的身体好了,就又找我看月亮了?”

“今天我看星星。”

她的下唇被自己咬出了一个小月牙,主动伸手牵住了他的手,走在他的身边。

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昵让陆知洲浑身酥软,直到走到操场的草地上,这只手仍然保持着那个弧度,一动也不敢动。

“陆知洲,你能不能背着我走?”

很好,又一次暴击。

“别说背了,你骑着我都行。”陆知洲背对着蹲在她面前,她抖着唇双手搭了上去,被他稳稳地托起,走在静谧的校园里。

岳岳闭着眼睛,头抵在他颈窝处,感受着他的炙热,他的温暖。

陆知洲幸福得要飞起来了,一路上不停地在说话:“我突然想到你那个ID名字,换一个字刚好符合我们现在的状态——葡萄美酒夜光‘背’,这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陆知洲……”她兀自开口,“我有事想和你说。”

他一贯提前说一句:“我不同意分手。”

而这次她没有顺着他说,沉默了片刻,语气变得坚定:“陆知洲,我们分手吧!”

那是她等了很久的温柔

月末,岳岳这组人按时将作品交出去,导师评了A+,并让C大校方发到了官博上。

寝室里,岳岳点开视频,由于她没有参与最后一幕的拍摄,所以那一幕出镜的陈清焰的心上人只有背影——陈婕的背影。

那天,陈婕从外面回来,就将视频交给室友去剪辑。

前一晚,她想自己和陆知洲的事情,天亮了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刚醒来就听陈婕说:“陆神觉得我也很适合这个角色,就叫我过去试一下。”

陆知洲曾说过,只和她一个人演对手戏。

而现在,陈婕也可以了。

本来想和陆知洲开诚布公谈谈的岳岳顿时放弃了这个念头,然后她去牵他的手,下巴抵在他的头上,被他背着看同一片夜空的星星。

她将自己想象中谈恋爱的画面一一实践,然后和他分手。

反正总要分手,这样好好地结束,她应该不会太难受。

可她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疼痛,叹了一口气,关上视频去点《星际再来》的章节,陆知洲已经连着断更三天了。

他每天断更的理由都在评论区写好了。

作者在河之洲:你们洲嫂濒临掉线中,我无心写稿,只想自闭。

底下的评论也很整齐:洲嫂,救救在坑底的孩子们吧!

岳岳的心更疼了。

初夏,终于迎来了一场细雨,她搬着椅子坐到阳台上看书,平复浮躁的心。

楼下路灯旁站着一个人,撑着一把黑伞,正仰头看着这边,是陆知洲。

这一刻开门声响起,陈婕的声音跟着响起来:“外面雨下得突然,幸亏陆神送我回来。”

岳岳的手机振了一下,陆知洲发了一个视频过来,镜头有些晃,对准午后的天空。

视频里面的声音模模糊糊,但她仔细分辨还能听清。

“岳岳有些不舒服,在睡觉,我先来和陆神对一次词,拍一段看看效果,有哪里不好,等岳岳好了也能及时改一下再拍。”

“行啊,那来吧!”

岳岳的手都在抖,她转过身,看陈婕咬着牙说:“我喜欢陆知洲,我用我的方法争取喜欢的人,没有什么错。”

“你不用争取,我不喜欢你。”低沉的男声响起,岳岳这才发现她刚才胡乱按到了语音通话键。

陈婕的脸一下子白了。

“我只喜欢岳岳,天生的女配角不要再给自己加戏了好吗?”

他说……他只喜欢岳岳。

“为什么?”为什么他喜欢她,在一起后又和她若即若离?

“当《战心》刚连载的时候,你曾经写过一篇书评,说你从小内向寡言,不招人喜欢,被同学排挤,就和主角楼战心一样。你从他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也看到了你没有的坚持。你说你会守护楼战心,守护作者一路。”

“其实,那段时间我也经历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大哥说成年人的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难过,写东西可以宣泄情绪,所以他跑去写诗了。对了,我哥就是陆定。于是我以笔名‘在河之洲’写了《战心》这本书。我是第一次碰到有人说要守护我,我就顺着去看了你的读者专栏,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了你的微博,知道你就在我身边。我了解你的性格,要是我太热情肯定会把你吓走,我想循序渐进,让你敞开心扉接受我。”

“岳岳,我真的喜欢你。”

……

岳岳穿着拖鞋,一边听他说话,一边沿着楼梯狂奔跑向他。

风雨中,他将伞举在她的头顶。

岳岳大声地喘着气,这一刻,她的眼中满满的全是他:“我试着努力向你靠近,打扮得很好看想和你约会,可我站在楼下却不敢找你。你太好了,不是属于我的好,我总担心你会被人抢走……”

陆知洲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你现在还怕吗?”

岳岳摇头:“不怕了,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在我身边,你不会走。”

细雨丝丝,清扫了一整个夏天的炎热。

岳岳藏在心里的事情太多,一时间只能说一半给他听。

剩下的一半,来自她在诗词大会那一天的怦然心动。

陆知洲站在她对面,脸上有百叶窗扫进来的忽明忽暗的光,他不经意间对她笑了一下。

她孤独的那些年月里,曾独自坐在台阶上,去数天上的云。

那一刻,云被风吹走了,她心底的阴霾也被驱散了。

那是她等了很久的温柔,是属于她的小星球。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甜文

上一篇 : 甜的梨(七)
下一篇 : 我见明月是你(六)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