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恋爱的“中年危机”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25岁,恋爱的中年危机

文/闫晓雨

世间有无数喜宴,

情人谁来奉献,

我有胆总应该会遇见。

1

感觉谁都差不多,又感觉谁都差一点儿。

谈恋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双鱼小姐有股与生俱来的浪漫气质,她的“心动史”蛮多的,从咖啡馆隔壁桌的白衬衫小哥哥到公司里新来的市场部大叔,从木讷的理工男到擅长活跃气氛的滑板少年,横跨各种职业、境遇和相遇契机,她都有自己心动的理由:皮囊或人品。

但这些流动于情绪表层的喜欢,仅仅止步于心动,大家从来没见她正儿八经地和谁在一起过。

有过黯然伤神的夜晚,双鱼小姐坐在盛满虚妄的小酒馆里掰着手指数落那些不成形的爱情,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谈恋爱这件事太麻烦了。

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万般台词,做独角戏,不需要为谁负责。谈恋爱却是需要面面俱到,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问题,尽量折中,以温和的、不伤人的方式去巩固这份爱情。学会适当放下自尊是个恼人的过程。

生活已经如此拥挤,哪里还有空隙去照顾另一个人的感受?

“我已经25岁了,玩不起了。我的恋爱对象,不能再是淘气包,不能再是穷光蛋,性格和未来都要考虑。可若是让我完全妥协,像在商场挑选衣服那样,货比三家选择一个条件合适但不喜欢的人,我也做不到。”

双鱼小姐叹口气,喝光了面前的长岛冰茶。

合适的等不到,出现的难长久,有过许多明明暗暗的暧昧游移,总觉得离爱情差那么一点儿意思。只好继续和时间对峙下去。

双鱼小姐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外面对立排排站的路灯,觉得恍神,十几岁时为了爱情会失眠、会倒在床上哀嚎半天,二十几岁再被戳中痛处,只会捂住鼻子,发出咝的一声,转身就若无其事去和客户继续谈判。演技连最好的演员也比不过。

其实我们都知道,一切“我只是想找一个相处起来舒服的人”都是伪命题。谈恋爱,哪有可能丝毫不费力气。

只是不愿意自己终究也成了薄情人。

打着“恋爱需慎重”的幌子,期待出现一个像过去的自己那样的傻子。

2

天蝎先生,25岁,坐标大连,毕业三年左右,自己当老板创业做电商,工作和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最近,他正在装修自己的新房,时下很流行的性冷淡风。

灰色床单,米白地毯,桌子上除了一盏台灯几本书,没有其他物品,包括电脑。卧室里弥漫出的“情绪名片”是男性的一种克制感,简约、严肃,尽量把空间压缩成清晰的分区—典型的单身公寓。

天蝎先生说自己有严重的恐婚症,不光是婚姻那个红本子造成的压力,光是听到恋爱,都会发怵。

所有在亲密关系中受过伤害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留下点后遗症。天蝎先生和前任的故事,是那种很纯洁的校园爱情,大学时候两个人因戏剧社团的一次合作而迅速沉沦,从戏外走到了现实,是许多朋友眼里的模范情侣。

“那个时候我非常努力,想让女朋友过上生活品质高点的日子。”少年的诺言赤诚而坚挺。

毕业后,天蝎先生和女朋友留在大学所在地,进了同一家公司,目的都是让未来这个镜头定格住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每天早上在街头的早点摊呵着豆浆的热乎气为对方加油打气。

一房两人,三餐四季。

那是青春里最好、最无畏的几年,怎么折腾都不允许自己退缩。

后来因为工作中的观点不同,两人矛盾越来越深。半年后,女孩子升职成部门主管,天蝎先生决定辞职,他离开公司前,女孩和老板在一起了。

“但我相信她的工作是靠自己能力拿下来的。”

天蝎先生一直都是很倔强的性格,所以女朋友才给他起了这样的名字。

她一定没有想过,离开她之后的天蝎先生藏起了浑身的刺,变得格外温和,也不容易叫人靠近。有些人,受了伤,便很难再倾付真心—成年人谈恋爱,要么不给真心,要么掏出所有,错过最爱的人,内心深处那充沛的水分便慢慢消失殆尽,蒸发在失望谷底。

受过重伤的爱情显得太过老态龙钟。和前女友分手以后,天蝎先生便没有再主动靠近过任何女生。我知道,他心里住着的那个人,还是她。

害怕受伤,是因为还没有放开那个伤害自己的人。

天蝎先生买的新房在星海广场附近,附近有海,是那女生曾说过的最喜欢的地方。如今,他有事没事时总是一个人去看海,大连的风很大,松开的手,人们会习惯插进自己的兜。

或许有一天,他会遇到新的人,会结婚,会生孩子。可是他说:“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陪另一个人犯傻了,有金色太阳雨的梦,一生一次,就够了。”

3

“怎么说呢……我还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自己能刚好遇到。”射手小姐叹气道。

青春电影这么多年仍然可以拿着一张情怀牌轻易叩开资本市场和人心,证明“纯粹的爱”是多么奢侈的东西。

25岁之前(或者说,现代人的情感尚未被标准化之前),我们的择偶标准很简单,不过是喜欢就好。十几岁的爱情没有任何多余的组织架构,丰厚的物质吸引、社交媒体上过分放大的精神攀比、有关爱情的种种鄙视链尚未侵入大众的心理防线,喜欢一个人,决定和他在一起,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过去,暗恋一个人三年五载,大家都不觉得传奇。

现在,追求一个人十天半月,都能引得众人唏嘘。

恋爱似乎成了速食品,耐心这剂原味品,早已被生活这碗浑浊的热汤给冲散消沫。现在喜欢一个人不叫喜欢,叫“撩妹或撩汉”,听起来就是一种刻意行为,而非在自然状态下发酵出的情愫。

射手小姐说她挺失望的,本来有个追她的男孩,她很喜欢,差一点就要答应时,无意中知道对方和朋友抱怨“这个女孩太难搞定了”,听到这番话的射手小姐很难过。

用“搞定”这个词来界定的恋爱关系,缺乏尊重和爱情的纯粹。抱着观望态度的射手小姐对男孩试着冷淡了几天。

没多久,对方在朋友圈晒出了“牵手照”。

该说男孩移情别恋太快了吗,还是现代人默认的恋爱模式本身就是快速匹配?射手小姐始终想不明白。

渴望被点燃,又害怕失去光亮。

成年人谈恋爱真的太不容易了,怕麻烦、怕受伤、怕失去自我,怕被辜负也怕辜负别人。互相试探中小心翼翼靠近,在决定交付时,对方一招釜底抽薪,就将长在暗自窃喜上的那层毛茸茸的青苔收割得茬儿都不剩。

与其说射手小姐这样的状况是25岁遇到的“恋爱中年危机”,不如说,这是残酷世界送给我们的“成人礼测试题”。

谈恋爱,到底是一件私密的、用力地涂答题卡的过程,总是惦记成绩不敢下笔的人,最后恐怕得鸭蛋。

大胆去喜欢一个人,接纳一个人吧!

没有对错,只问内心。

放心地去做选择,和过去的自己告别吧!

每一条路,都不徒劳。

如同电视剧《我的生存之道》中说:“世间有无数喜宴,情人谁来奉献,我有胆总应该会遇见。”遇见,请别收敛。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