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代的爱情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积雪如花雨般片片飘下,落在她的肩头,带着剔透的晶莹,滑落心底最深的眷恋,

1980年代的爱情

文/野夫

公母寨是鄂西利川县最偏远的一个土家族乡镇。 

作为“文革”结束之后第一批考上大学的应届生,毕业之后却从城里分配到这样一个贫困落后的乡野,我的内心不免郁闷之极。我扛着和整个乡镇完全不和谐的行李,一副明珠暗投的负气模样,趾高气扬地找到乡公所——这个画面令我惭愧至今。 

乡公所的干部,家都在街上或周边乡里,到了晚上下班以后,院子里就剩下我和伙夫老田。老田寡言少语,收拾完就回屋睡觉。剩下我孤零零地在寂寞空院中弹吉他、看书或打拳。 

这样的日子一个月下来,就不免有些厌烦。又一个周六,想起老田说过供销社有酒,还有一个他认为配得上我的姑娘,我便找出一个杯子出门了。远远看见供销社的简陋门脸,像一个破落户一样横躺在街面上。 

那个传说中的女孩,背对着门,果然有窈窕的身姿。她正踮着脚,努力伸手从架上取下蒙尘的一瓶白酒,仔细地擦灰。她的麻花辫随着身体的波动而摇摆,她淡蓝碎花的薄薄衬衣陈旧而合体。 

我悄然进门,生怕惊扰了她的沉静。但我又太想看见她的面容了,只好紧张地说:“同志,打一斤酒。” 

我话音刚落,她忽然凝伫在那里了。有那么一刻,我感觉她似乎犹豫着不敢回身,像一幅壁画定在那里了。她挣扎着艰难地回过头来,四目相对之际,彼此皆一脸惊讶。她如白日见鬼般惊骇,手中的酒瓶落地,一声碎响,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陈年老酒的芬芳和沉醉。 

“怎么会是你,丽雯?”我颤抖着发问。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似乎恢复沉静,故作淡然地问道。 

“大学毕业,县里向省里要人,分回来了,在县委,又派到乡下锻炼半年,一个月前刚来。你呢?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她有些回避似的说:“你住哪儿?” 

“乡公所。你一直没复读再考吗?” 

她很克制地苦笑了一下,说:“山里凉气大,你刚来,多注意冷暖。” 

她说着就去拿扫帚扫地,并无老同学重逢应有的热情,令我感到很失望。 

我说:“谢谢,那给我来瓶酒吧。” 

她温婉地说:“你打这散酒吧,山里人自酿的,不上头。”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打酒、收钱,无趣地道别,黯然走出了供销社。 

这还是中学同学丽雯吗?我的暗恋,我的初恋。那个以一分之差,未能和我成为大学同学的才女,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完全无心工作,既然我们天意般重逢,那我必须走进她的生活。于是我又在一个温暖的黄昏,带上杯子向供销社走去。 

我进店,看见她在俯首编织毛衣,那像是一件快要成型的男人的毛衣,我有些嫉妒和惴惴不安了。 

她只瞄我一眼,轻声说:“来啦。” 

“再帮我打半斤,酒不错,很醇。” 

她依然飞针走线,头也不抬地说:“你喝得太快了吧!” 

“这儿真闲,也真无聊,只好喝酒玩。” 

“还是省城好吧!这哪是大学生待的地方!”她语气中似乎有些讽刺的意味。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我嘛,母亲死了,接班顶替,到供销系统,自己要求分来的。” 

为了借买酒接近她,我加大了自己的酒量。隔三差五故意出现在供销社,有时干脆故意不和她说话,做出生气的样子给她看。她永远不悲不喜、不卑不亢地面对我的到访(liunianbanxia.com)。 

又一个黄昏,她正准备关店,我硬闯进去,说再打半斤酒吧!她拿起提子慢慢斟酒。我接过倚在柜台边,挑衅似的猛灌一口,她少有地冷笑着。我觉得口感不对,指责说:“这酒度数不对了啊!” 

她似笑非笑地说:“放久了,敞气了,当然没味道。” 

“你是不是掺水了?” 

她盯我一眼,咬着樱唇沉默不理,转身去扫地。 

我终于按捺不住:“这里我只认得你这个朋友,天天惦记着来看你,你至于这么做吗?” 

面对我激动而结巴的谴责,她反而笑了,说:“酒,我是掺了水……” 

“你怎么能卖假酒?” 

“这坛酒就是为你备的,只卖给你一人。我不愿看到你这副样子,以酒浇愁,只有你怀才不遇了?钱退给你,你去告吧!” 

我有些忘情地抓住她的一只手制止她退钱。她冷静又不失礼貌地抽回手臂,低声说:“你只要对得起你自己就行。” 

那夜,我初次被邀走进她简陋而不失女性色彩的卧室。 

之后的一个下午,她忽然不请自来,出现在乡公所的院子里。书记和一些干部都认识她,纷纷打趣她。她大大方方地说:“我来帮老同学洗被子。”我有些不好意思,更有些暗怀得意地带她上楼。她进屋就拆被子,像个母亲一样唠叨:“再不洗都长虱子了。哼,大学生,就这个样儿?在学校谁帮你缝洗啊?” 

我不想隐瞒她,迟疑地说:“女朋友。” 

我有些局促不安,她立刻敏感察觉,调侃道:“一定是美女加才女,还会做家务,你好福气。” 

河岸巨石上,她在阳光下收拾被单,掸打棉絮,为我缝被子,我坐在一侧,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看着她夕阳下的笑容,我内心涌起万千暖意。我们的往来开始密切,从上街到下街,千余米的距离,仿佛成了我们命运的跑道。 

周日休息,我在河畔沙滩上铺着点心水果,弹着吉他,与向河而坐的她野餐。这样的画面在当年的深山古寨,就是一道世外风景。 

书记对我说,调令很快就要下来,他已经接到电话,要我准备返城工作了。 

我独自向下街走去,远远看见檐下窗台上,仍放着我前日送去的菊花。花束在一个笨拙的陶壶中,叶落枝枯,但花瓣犹未凋落。丽雯也在暮色中注视着这束干花,然后持碗接水浇灌。对与丽雯的告别,我心有不甘。 

犹豫片刻,我嗫嚅着说:“丽雯,我快回县里了……” 

她咧嘴一笑:“我想也快了,一晃半年,你也该走了。” 

我有些垂死挣扎地说:“我有点不想走……”

她忽然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子指着我,口气严厉地说:“你什么意思?你学一身本事,难道真的就是来当这个宣传干事的啊?你自己在这里闹心,人家也碍眼,你融不进这里,赶紧走吧。” 

关上供销社的门,我跟着她走进后面那熟悉的小屋,两人围火而坐,她让我帮她挽毛线,缠完一个线球后,她从枕头边拿出一件快要成型的高领毛衣,让我站起来。她拿着毛衣在我背后比身高和袖长,然后用新缠的毛线,开始编织另外一只袖子。 

我问:“你前些时候不是已经打了一件吗?颜色不像这件啊?” 

她说:“那是给我爸的。” 

“那……这一件呢?”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要是不喜欢,那我就送人了。” 

接着,我鼻子发酸,尽量平和地说:“我真的放不下……” 

她打断我的话,说:“全校就考出你一个,你好歹争口气,难道你当年雄心万丈地写血书,就是为了回来蜗居深山,像这样喝茶看报坐办公室一辈子?你要再婆婆妈妈,那我以后也不想再见到你,你走吧。” 

1982年的冬天,鄂西山区格外苦寒。大雪苍茫,漫天的离愁别绪。 

冷火秋烟的乡公所,我和老田对酌。再过两天,天就要晴了,我也要走了,老田烧了野兔给我饯行。我无语怅然的时候,背后门忽然打开了,一股寒风吹进来,我回身看去,只见丽雯倚门站着,眼中泪光闪动。 

我惊讶地问:“你怎么来了?” 

她也不解地看着我:“不是你让覃婶娘喊我来的吗?” 

老田起身说:“快进来,是我让覃婶娘去喊你来的。我给小关饯行,陪不了他说话,这街上只有你能陪他。” 

等丽雯坐下来,老田就急急忙忙地喝完酒,拱手道别。刚才的热闹一下子沉寂下来,对饮之后,我们深情地望着对方,又迅疾地躲闪彼此的视线。又喝完一口酒,我对她说:“我送你吧。” 

月光小街上,四邻俱寂,走在青石板小街上,我们像是赴难一般隐忍和辛苦。终于走到供销社门前,我驻足看着她月光下泛波的眼睛说:“明早如果客车来,我就赶车走了!” 

她不敢正视我灼灼的目光,低头说:“那我明天就不送你了。” 

丽雯似乎突然意识到她将从此错过这一切,猛地扑进我怀里,如失群夜鸟般低声痛哭起来。她第一次双手紧紧地嵌进我的双臂,秀发覆盖着她的头,深埋在我怀里颤抖,像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孩子。 

直到此刻,我才似乎确证她的爱情早已深埋心中,她原本是真正爱我的。我努力想扳起她的头颅,企图去吻她的嘴唇,我在她的乱发之中闻见了桂花的甜香。 

第二天一大早,老田帮我拎着简单的行李去街头,我四处张望,希望寻到她的身影,百般不舍地上了车,频频回顾,入座,头伸出窗外张望,车行渐远。 

在最后一个拐弯处,我恍惚看见,她站在树丛中远远目送我,幻觉中似乎看到她泪如雨下,虚弱地紧抱着身边的一棵树,那树上的积雪纷纷扬扬如漫天花雨。 (完,出自《1980年代的爱情》)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等一下,等到下辈子
下一篇 : 不必为昨夜的泪,去弄湿今天的阳光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