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杂志最虐短篇小说,花火古风虐文

文|沈熊猫为什么这个世上有计算两颗恒星间距的公式,却无人能解人们突然心动的奥秘?1.“赵丹颜,你又在傻笑个什么?”朋友推了下她的胳膊,赵丹颜马上将手机翻了过去,屏幕朝下摁在桌面上,双手还护得死紧。“呀呀呀,是不是谈了男朋友?”朋友马上...
文|花凉1.傍晚放学,我蹬着自行车的时候,周济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拉住我的自行车座位,死皮赖脸地坐在了上面:“何枝,跟你说件事情。”本来就是一辆小破自行车,被体重惊人的周济这样一压,我几乎预感到了单车报废的悲惨结局,于是赶紧刹车停下,...
文|温良01我又一次看到林岸的时候,正在院子最东边那棵大树下面看英文原版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风把书页吹起一边,我用手腕压住,可那风还是不依不饶地吹着。我开始觉得不对劲儿,那风并不像是自然风。果真,我一偏头就看到林岸蹲在我的左手边,鼓着...
文/林一尔对自己老板心动,这就是传说中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1 - 完了完了,他不会当场退货吧?感动天,感动地!耗时两个月零五天四处投递简历,英语四六级证、计算机证、注册评估师证统统没有的姜岑同学终于收到了一家资产评估公司的offe...
文/王巧琳滑冰场里,翟欢看到罗译飞快地围着一个女孩转了一个圈,将女孩吓得脸色先是发白,再度发红,然后他大笑着滑开,沿着一条栏杆急速而下,姿势有如滑翔的鸟,那般自由地旁若无人,他伸开的双手,像展开来准备起飞的双翅,推送来无数繁星。那个姿...
文/绿色芜1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够再见到郝嘉遇,其实他的面容没有大的变化,轻的眼,轻的眉,像一幅写意山水画。倒是给人的感觉变了许多,他以前很聒噪,可如今却眉眼低沉,模样颇为认真。我趴在厨房后的小方格窗户上偷偷看他的模样,心里像是被堵...
文/昱含张念卿,来生我不要遇见你。如果可以,最后今世也不要。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宰相郑昭元与八王爷结党营私,私蓄兵器,意图谋反。今下令,抄家,诛之!大理寺的地牢阴暗潮湿,仅有一方暗窗得以偶尔窥见天光。我来这里已经三日了,从一开始的惊...
文/绿亦歌1骤雨初歇的夜晚,我吃过牛肉面围着操场一边散步,一边和沈临冬打电话。我的大学建在离市区很远的郊外,周围都是连绵起伏的高山,信号时好时差,但可以看到星星,这一点就能弥补所有的不方便了。我听到临冬跟我说他的毕业设计,他在英国剑桥...
文/松子新浪微博/ 一颗松子d她的青春藏在黄昏后的细碎温柔里,是月光,是朱砂,是放在心上日复一日惦念的人。楔子·再重逢二零一九年盛夏,热风裹挟着黄沙,掀起阵阵沙浪,经八路和花冈路交界处的上空笼罩着层层迷雾。江秋月驱车开往平洋机场接机,...
文/林望荷新浪微博/ 林望荷裴开原,你可能永远不会明白,有时候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喜欢。一赵雨丝在结束凉山的田野调查时,当地人毕摩给她和导师宋教授一人送了一只银铃铛。毕摩说这是吉物,能让人心想事成。宋教授问赵雨丝:“你有什么心愿?”赵...
文/池薇曼新浪微博/ 池薇曼我的心就像一座荒芜花园,寸草不生,我在此画地为牢。有一天,你跋涉千里而来,亲手撒下一把种子,化荒凉为繁华,让沙漠覆绿茵,为寂静添鸟鸣。01乍暖还寒的春日午后,我啜了一口热茶,忽然听见脚步声靠近。我抬头,就看...
文/张夭靛新浪微博 张夭靛如果不能再相见。真好,我还能祝你早安、午安、晚安。一八月下旬,强烈的光线照射到阮庭柯的桌面上,严重干扰到他下笔的准确性。他起身准备拉上窗帘,却感觉到一片暗影落在自己的头顶上。他抬头看去,和一个身体呈倒立状的长...
文/茶洛汐这么好的路澄,她要捂紧了当宝贝才是。1江栩栩向来讨厌雨天。整个世界变得灰蒙蒙的,空气里带着湿气,连带着心情也跟着低落起来。换作平时,她此时早就关店回家,煮一碗泡面,躲在被窝里看电视剧。可今天……江栩栩看着络绎不绝的客人,幽幽...
文/易欢新浪微博: echo易欢01湘檀再一次在人海里遇见许以,在温哥华有史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她工作完了闲着没事,和陆唯一出门逛逛,一个下午就刷完了自己一个月的零花钱。晚上陆唯一请客吃晚餐,湘檀在洗手间洗手时取了手上的戒指,洗完手就...
文/岳初阳他曾在一无所有时留住过一个姑娘的心,亦曾在坐拥天下时,失去过一个姑娘的心。题记:《山海经》载:有人名曰石夷,来风曰韦,处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长短。1-假神医陆楠枝是无晴的第一位病人。无晴是个姑娘,从容貌上看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可...
三句话:丛云说你有一个拧巴又柔软的灵魂,果然没错。文/路满满(来自花火)微博:@LU路满满一谢夕照第一次去见曼拉太太时,她正领着一头大象站在溪流边,跷着兰花指,戏腔婉转,在唱一阙宋词:“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
文/花椒作者有话说:写这个稿子的过程我还是挺纠结的,结局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纠结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故事送到你们的眼前。希望你们喜欢。她藏起来的不是他的照片,而是喜欢他的心。【一】牧云川站在路边,远远地看见江雨眠把裤子的两个口袋翻个底朝...
文/骆初晓一三中人工湖的湖水碰不得。这是鞠苒亲身试验过后给出的忠告。当这张便利贴被主人费尽心思地刻了模板,照着小广告样式扒下来,最后被贴满整个公告栏的时候,三中的学生们开始议论纷纷。“这是哪个奇葩干的?”“能做出这种事,奇葩都自愧不如...
文/默默安然作者有话说:年初的时候,我计划去稻城垦丁,然而牙坏了,需要最短一个月、最长不知道的治疗,于是什么计划都得搁置,并且在一个海鲜上市的季节,啥都不能吃。我恨!于是我忍着牙痛写了这篇文,文里面反复提到风,风从海面吹过来拍在脸上,...
文/禾木作者有话说:我一直有在思考一个问题,好像现在有一种约定俗成的看法——好皇帝一定不是一个好爱人。如果你是一个好的爱人,那你就不是一个好皇帝。我觉得很不解,爱江山与爱美人完全可以做到不冲突的呀。可以说,促使我写下这篇文的,正是文里...
文/许裳七作者有话说:感情的先来后到很重要吗?爱而不得与爱而不能哪个更痛苦呢?这些我无法解答,也无法左右故事里的他们。有人说爱情里通常有两种遗憾,一种是你深切地爱过却发现不值得,另一種是你还未好好去爱便已失去。而我觉得最为悲戚的莫过于...
文/长欢喜少年人情窦初开,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傻气得不行,觉得一分一秒都特别漫长。01.好久不见呀,小云雀他们抵达南市时下了雪,细细的,薄薄的,像鸭绒一样飘浮在空中。云雀裹了一件姜黄色的中长款棉服,坐在剧组的棚车里给演员们化妆。她是新人...
文/繁浅这个故事的原名是《不是我,是风》,定稿后,我们换成《海上昼夜迟迟》。其实,这两个标题我都非常喜欢,就像浅浅的每一个故事我都非常非常喜欢一样。或许他们就是彼此生命里的一场风,曾真切地存在,却终有一天,在风静树止后,无声无息,了无...
文/第三1师父告诉我,如若在淮南碰到复姓钟离的少年,无论男女,皆杀之。山庄里经常有人私下八卦师父的情史,说师父年轻时为一男子所负,一时气盛,永诀红尘。据说,这传闻来自十三年前山庄里《富贵晚报》的一篇报道,标题是《惊!恨水庄主的秘密情史...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