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绿亦歌的所有短篇小说”的结果
文/绿亦歌1上了高中以后,简乔还是那副不讨人喜欢的模样。每天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除了偶尔上课回答问题外,她可以一整天都不和任何人说话。简乔从小到大都是独身一人,她没有朋友。她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要用来学习,以及帮家里干活。她永远都...
文/绿亦歌11999年的12月,据说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有人整日诚惶诚恐,也有人不屑一顾。谢云行属于后者,这一年他18岁,青涩的脸庞渐渐长开,英俊中带着一股子无处发泄的戾气。这一年,他父母离异,各自有了新欢,谁也不肯要他。“没关系啊,”...
文/绿亦歌1我二十四岁生日那天,西雅图迎来了第一场雪。我深夜从实验室里出来,在屋檐下站了一会儿,望着远方细细的雪和青白色的月光,决定走路回家。我裹上围巾和帽子,戴着耳机慢吞吞地走在路上。路上早已没有了行人,路灯很高很高,没一会儿树上就...
文/绿亦歌1我是被周子成捡回来的。那年冬天,江城同往年一样无趣,新闻报纸一如既往乏味。有人在河边失足落水了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年年都有好多起。可是对少年周子成来说,那却是他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天。因为那个失足落水的人,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在...
文/绿亦歌年复一年,时光在朝迟暮别中褪了色,只剩下蔷薇花越过旧墙,迎着黄昏的流云,让人嫉妒地鲜艳着。01第一次见到顾境,是在2012年4月,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老街外的蔷薇花开了。他骑着一辆闪闪发光的山地车,穿着一中标志性的蓝白校服,鬼...
文/绿亦歌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012016年的冬天,北京初雪落下的时候,我偷偷从公寓里溜了出去。夜里十点刚过,我戴上帽子和口罩,走在四下无人的街道上。好在要去的地方不远,转几个弯...
文/绿亦歌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01陈曦战战兢兢地站在高一(一)班门口,护住胸前的记分册,深呼吸一口气。一群转着篮球的男生从她面前走过,不正经地吹了声口哨:“哟,小学妹。”陈曦紧张得双手冷汗涔涔,她推开面前的门,放学后的教室...
文/绿亦歌1我叫钱多多,人如其名,是个好吃懒做、娇生惯养、胸无大志的公主病患者。以上评价,来自于我青梅竹马的发小夏之舟。他总是拖着长长的尾音,讽刺意味十足地叫我的名字:“钱——多——多——”我问夏之舟:“什么叫公主病患者?”夏之舟不耐...
文/绿亦歌01刚刚开始落雨的时候,我接到房东打来的电话,说傍晚会有人过来看房子。如果顺利的话,我就能有新房客,不用一个人负担整间房子的租金了。我兴高采烈,空前勤奋,把房间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外面天色阴沉,雨越下越大,我正担心对方可...
文/绿亦歌12001年夏天,裴家少爷初长成。作为一名穿金戴银的标准纨绔子弟,裴迟生从呱呱落地就开始瞎折腾。先是躲在裴母肚子里不肯出来,裴家在“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中煎熬许久后,他才终于撅着屁股出来了。到五岁的时候,管家和保姆阿姨换了不下...
文/绿亦歌1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我看着迎面向我走来的易未远心想。人生最惨的事,并不是二十七岁还天天相亲,而是在相亲现场遭遇前男友,并且前男友还是易未远这种极品中的战斗机。我还没来得及想好对策,易未远就已经走到我跟前,打量了一番我的相亲对...
文/绿亦歌——因为所有的这些,闪着光的一切,都只能成为回忆。1.2005年的夏天,我在香港科技大学做交换学生。学校座落在海边的悬崖上,透过图书馆的落地窗可以看见波光粼粼的大海,我在那里度过了 许多许多个夜晚。我学的是历史,来到这里...
文/绿亦歌一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在走廊上看到了林纾,她刚从办公室里出来,手里抱了厚厚一摞作业本,吃力地走着。因为快要上课了,所以周围没什么人,我想也没想就大步走上去,经过她身边时狠狠撞了她一下,意料之中的,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手中的本子...
文/绿亦歌我在研究生开学的第二个周末,就为写作业熬了个大通宵。泡一杯普洱茶,在客厅摆两台电脑左右开弓写程序。一个没留神,我抬头往窗外一看,天色竟然已经渐渐亮起来。上一次这样拼命地写作业,还是在美国做交换生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初生牛犊不怕...
文/绿亦歌大概是因为高考结束了,微博上收到很多姑娘的私信,说高考成绩出来了,觉得很迷茫,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又或者和家里人吵架了,因为排斥他们给自己安排的专业。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想要先跟你们聊一聊我的表哥。表哥比我早出生十个月,从...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