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你成了我不能说的秘密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从此,你成了我不能说的秘密

文/程甯

001

相信很多人对进入大学之后的寝室卧谈会都不陌生吧。说起来,那是我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所有人躺在床上。在熄灯后随便聊聊。没有所谓的开始和结束,一切看心情。

记得有一次寝室老大提议大家讲讲喜欢的人,其他人的故事都很美好。而我的故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

他叫陈卓,是我的高中同学,一个能把校服穿得好看的男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成了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无法忽视,也不能剔除。

刚升入高中的时候,我和陈卓因为不同班,几乎没什么交集。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特别不浪漫,或者说,我很狼狈。当时陈卓去老师办公室送作业,而我和董敏敏正低着头挨训。他很礼貌地敲门,说了一声“报告”。我抬头看到一张干净白皙的脸,他和我对视了大概有三秒,他的脸上挂着笑,让我想到清风和明月。

就是这一眼,让我动了心。

但说实话。最初的心动多少有些肤浅,我喜欢的是他清新的气质和干净的笑容。

老师对站在门口的男生说:“进来吧。”然后很不耐烦地罚我和董敏敏去操场跑圈。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很认真地看了一眼他校牌上的名字。就像紫霞仙子第一次遇見至尊宝就先问他是谁一样,知道对方的名字,才是认识一个人的开始。

那天,我和董敏敏跑完十圈,累瘫在教学楼的台阶上,一边抱怨,一边休息。陈卓路过时并没看我,可那一瞬我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忍不住喊了一声:“嗨,陈卓。”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轻轻笑了。

002

喜欢上一个人之后,是不是会把所有偶然都归咎于命运?

至少我是这样的。

我对再次见到陈卓这件事,既想又怕。但很巧合的是,在第二周的广播站例会上又碰见了他。并非是他新加入广播站。而是以前每逢广播站开会我都会偷偷溜走。广播站是分组制。除了站长和搭档,其他人我基本没怎么见过,也不怎么熟,自然也就没听说过他。

后来每次回想到这里。我都觉得这是命运的巧合。因为如果那次开会我依旧没去的话。很可能会错失和他荐次相逢的机会。

那天开会,我全程都因重新遇见陈卓而窃喜,一直在偷窥他。站长张平突然说:“陈卓、程甯,你们俩一组,负责中午的《午间快报》和下午的《音乐心情》。”

或许是太过激动,我猛地跳了起来,惹得大家侧目。我有些尴尬地说:“哦,好。”但我心里高兴极了,唯恐别人看出这快乐,又不得不假装若无其事。

那段时间。因为我和陈卓见面的时间很固定。我偶尔会故作随意地邀他在节目后一起吃饭。他很少拒绝我,多半是点点头。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让他觉得烦,有时候会在心里默默挣扎一下,可根本藏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下他的想法,就又找了个话头聊起来。

我从未真正地跟他表过白,只想—心一意对他好。我怕他不喜欢我,或者根本就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毕竟我并没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地方。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像董敏敏那么好看,大大的眼睛,齐腰的长发,笑起来再有一对梨涡,那我可能会自信一点。

可是我太普通了。整天穿着土气的校服,脸上又因为多吃辣椒冒出几颗青春痘。头发只长到肩膀,发型也经常被同学取笑像“刘胡兰”。

003

后来分班,我打听到陈卓选了理科。我便放弃了原本选文科的打算。跟他成了同班同学。

在我的认知里,喜欢一个人就该拼尽全力对他好,不能计较谁主动、谁被动,最重要的是心意。所以高二一整年,我把所有的聪明才智和人缘交情都用在了陈卓身上。

他喜欢五月天的歌,我就央求广播站的人在下午的时候专门播他们的专辑:他喜欢读书,我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收集一种书签送给他:他九月份生日,我跑遍市里大大小小的音像店找五月天的正版专辑,做成一份礼物给他。

这个过程我是快乐的,从不觉得辛苦或劳累,只想着他能喜欢就好。如果能因为这一点点的喜欢,再多关注我一点,就更好了。

那时,我和陈卓已经很熟悉了。他会把不开心的事情告诉我,也会把开心的事情与我分享。记得有一次,他在晚自习后跟我说:“程甯,跟你聊天很舒服。”就这一句话,我高兴了一晚上。

那一年,我藏着喜欢陈卓的秘密,也努力变得更好,想让他看得见我的光芒。不管是留长头发、治疗痘痘。还是努力读书、提高成绩,都只是想让自己多一点自信地面对他。

004

就算我竭尽所能地隐藏自己的感情。可喜欢一个人。是一件怎么藏也藏不住的事。刚入高三,就有人在传我喜欢陈卓。还说我不惜放弃去文科实验班的名额,追来学理。

这些传闻大概给了陈卓很多压力,没过多久,他就主动提出要离开广播站。

我知道。这意味着他的婉拒和逃避,我心如刀割。最后一期节目,我提前刻录了一张光盘,里面有一段我想跟陈卓说的话。送给他的时候。我说:“陈卓。再见。”

那一天,我哭得泪流满面。不知道是在心疼自己无疾而终的暗恋,还是觉得失去了青春里最璀璨夺目的光亮。总之,我难过得不能自已。

在遇到陈卓之前,我从未喜欢过一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去喜欢一个人,只是凭着内心的悸动,想发自肺腑地对一个人好。自始至终我都只是这样,可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这样做的另一个名字叫一厢情愿。

高中毕业,我跟董敏敏去旅行,在火车上收到了陈卓发来的短信。他说:程甯,对不起。我从未想过伤害你,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你。希望你在新的学校一切都好,祝你幸福。

车速很快,风景被迅速抛下,我侧过脸,对着车窗落下几滴泪。

我想,年少的喜欢多少有些傻气,不知道观察和退让,只会一味地示好和追随,就算对方不喜欢自己,也没有想过放弃。等到用尽力气,遍体鳞伤,才发现感动的只有自己。却也只有如此用力地喜欢过,才能在散场的时候不觉遗憾。

青春没有对和错,只有愿不愿意、值不值得。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