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青年文摘经典美文摘抄,青年文摘精选100篇”的结果
文/沈嘉柯1我曾经长久地凝视着窗外的银杏树,并不是在观察什么,只是百无聊赖。少年时代的我是一个学习挺认真,成绩却一般的学生。整个中学时代,最好的成绩也就前十名。当发现不管很用功还是不用功,成绩总在固定段位,我就多出了很多走神的时间。那...
文/捏捏相爱11年,我和狗子终于结婚了。回各自的老家拜会父母时,一度变身为大型“查案”现场——他从我的抽屉里找出我中学的日记,我从他箱子里翻到他小时候的相册。最后,以朗读对方QQ空间的“羞耻”日志结束。在狗子家,他拿出我们高中的校牌。...
文/钟意你1我对贾凡,算得上是一见钟情。那天我约了朋友见面,在地铁上突然撞见了恶心的一幕:一个中年男人,偷偷将手机伸到了身旁年轻女孩的短裙下,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我正准备挺身而出的时候,贾凡比我先出手。他一把夺过对方的手机,另一只手死...
文/程安一在我们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人相伴。有些人突然到来,又转瞬离去,我们习惯把他们当成过客。还有一种人却分外长久,似乎连出生都是捆绑着来的,一起尿裤子,一起偷隔壁家的葡萄,一起逃学。他们叫“发小”。我有好多发小,在一个大院长大...
文/何故吻秋1顾绯衫把干洗店送的细细的铁衣架拆成一根铁丝,伸进饮水机底下的凹槽钩了半天,终于钩到了一枚积了水垢的硬币。隔壁寝室的小马正好推开房门:“老顾,我帮你把饭打包上来了。”顾绯衫把硬币洗干净放桌上,拿起桌边的小布包一倒:5角,1...
文/余言一认识彭慧是我高三追女友颜晴的意外收获。彭慧小我一级,是颜晴的好友。她留短发,身材瘦弱,眼睛细长却有神。当她看着你时,有种冷漠的疏离感;但笑起来时,眼睛弯弯却又温柔地击中你的心。每天早晨我都可以看到一群体育特长生在操场上跑步,...
文/申申1那场聚会,余晓本来是拒绝的。她刚好患重感冒,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忘了是什么原因,她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原以为是场与往常一样乏味的聚会,她静静地坐在角落看着饭桌旁的人插科打诨,轻轻地吸着源源不断往外冒的清水鼻涕,摸摸口袋,只剩...
文/李渔一夏至约我到操场上谈心。这是2005年的秋天。天气阴沉,塑胶跑道上挤满了遛弯的女大学生。我坐在篮球场旁边,目光只追随着操场中央正在投掷标枪的夏至。她是学校的标枪选手,每个礼拜一、三、五都要在操场上跟一根两米来长的木头棒子较劲。...
文/柏颜1绰绰到15岁才有了第一个喜欢的男生。他不算高,也不很帅,成绩超差,但身上又没有不良少年那種拽拽的不羁和轻狂。从小学开始他们就是同学,一度还有幸成为同桌,绰绰见过他躲在课桌下面吃早餐和零食的模样;见过他被老师点名道姓骂得眼眶发...
文/三月桃花雪12018年立春之后,常苒苒就想着收拾一下阁楼。她先生嫌麻烦,躺在沙发上无声抗议,常苒苒叫了几次他都不动,只能自己收拾。她和先生都是随意派,只要是用不上的东西都往阁楼塞。就连过年大扫除,也只是扫了阁楼的灰,并没有认真打扫...
文/蓝瑟2018年2月,一名叫刘可乐的女生在《奇葩大会》上分享了自己高中期间患上躁郁症的经历。因为她,“躁郁症”一词成了网络热词,而刘可乐也成了网络红人。1993年,刘可乐出生在浙江省丽水市,家庭优越,成绩优异,是闪闪发光的“别人家的...
  文/琦殿01你觉得他真的爱我么?似乎所有刚分完手的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要麼是找对方要个说法:你爱过么?不然就諮询一遍身边所有朋友熟人:你觉得呢?是的,我面前又有这样一个刚分手的小学妹。「在一起这麼多年,為什麼连结束了我都不明不白的...
文/水生烟1陈森之和江悄是在地铁三号线的出站口,看到那位额发垂落的马路歌手的。怀中的吉他沉重地拖拽着他的身子,使他的整个上半身都低俯了下去。弦音凌乱,声音哑沉,陈森之分辨了一下,才听出他唱的是贰佰的《玫瑰》。“你说你想在海边买一栋房子...
文/刮油二姐夫我妈是个经历丰富的人—这可能是所有有趣儿的人的前提—虽然她从来不说。她和我爸曾经都是奔赴黑龙江插队的知青。我爸在那儿待了8年,他给我讲过很多那时候的事:插秧、伐木、追野猪、偷黄豆,带领受欺负的北京知青打架,在珍宝岛反击战...
文/凉顾什么都没发生又什么都发生了,就像树叶飘落在水面上,虽然很轻,可是到底还是会激起涟漪。一黎桃桃收了一个快递,拆开是一盒巧克力,就是在淘宝搜索页面输入“送女朋友”便立刻会出来的种种商品里,居于榜首的那一种。饶是如此,室友依旧发出夸...
文/刘媛媛12012年年底我在北大三教备考研究生。某天下午,我醒过来,突然发现前排的大河变成了光头。在单调无聊的考研生活里,有一件新鲜的、意外的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我问:“大河,你为什么变成了光头?”他转过头缓缓地说:“我失恋了。”我...
文/申姜01我小学时有个外号叫“小龙女”,其实应该叫“小聋女”,含义字面可解。从记事起,我的左耳就听不清东西。最早家里人觉得我这个小孩特别冷艳高贵,大人叫我,理不理人全随心情,所以颇有怨言。后来和表姐妹们玩猜谜游戏,我完全分辨不出声音...
文/凉顾什么都没发生又什么都发生了,就像树叶飘落在水面上,虽然很轻,可是到底还是会激起涟漪。一黎桃桃收了一个快递,拆开是一盒巧克力,就是在淘宝搜索页面输入“送女朋友”便立刻会出来的种种商品里,居于榜首的那一种。饶是如此,室友依旧发出夸...
文/YK二梦说:和老师意见不同时,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的确是很勇敢的表现,但有些时候二梦觉得或许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在课堂上向老师拍桌子似乎有点欠妥当,童鞋们可以课后和老师沟通呀。同时不管喜不喜欢这门课的老师,一样也要好好学好这门功课。...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1.几天前听一位长辈聊起他年轻时的事。他说他当年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特别的懊丧。钱少,离家远,活还多。累也就罢了,由于刚进单位,人际关系也生疏,不是招惹了别人就是被别人气得一肚子火。在那段日子里,他觉得每一天都是在消...
文/猪小浅1、春风沉醉的夜晚2012年,冯琛去了美国。黎朵常常在半夜醒来后,给冯琛发短信。她憋着最后一点可怜的自尊,索求一份心安。但这场恋情的走向,越来越扑朔迷离。有关异国恋,黎朵时常想起一个妥帖的比喻: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
文/李濛Lemon25岁以前,我和我妈经常吵架。七天一小吵,每月一大吵,吵架的时候简直是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我站在地铁里,对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大喊,即使下班高峰期的人群再拥挤,我身边的乘客也总是能惊恐地为我让出方寸空间来。与此同时,我妈...
文/武辰一我的家乡在东北的一个工业小镇上,以生产镍矿为主。镇子里有一所高中,名叫盘水二中。二中并不代表排名第二,相反,它是我们县里成绩最差的一所学校,每年考上本科的学生屈指可数。有一年,二中的一名学生考进了清华,他们全家人的生活在镇上...
文/木心“祝贺苏某某同学被清华大学录取。”这是我整个高三暑假看到的最多的红色横幅,学校里、酒店大门处,就连我家旁边的小饭店都挂上了。小县城很多年没出过清华的学生了,这自然而然地成了夏天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们安徽省51万考生,她考...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