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低自尊恋爱,要相信自己值得被爱

分类:人生感悟 / 睡前故事

不要低自尊恋爱,要相信自己值得被爱

文/匿名

“我还挺喜欢你的,要不要试试在一起?”看到这句话时,我刚下班,不由得愣了一下。“好啊”,后面加上两个可爱的表情,我发了过去。我好像已经习惯这种开始一段新的恋爱的感觉了。

当我对朋友说“过去的几段恋爱都是勉勉强强答应的”,他们都很不理解。但我想说,勉勉强强答应的恋爱,其实有另一层意思——“没想到像我这样的人,也有人喜欢,谢谢你喜欢我。”

以前听说过,有一类人谈恋爱是“基金型人格”,只要敢投资,就大概率会得到回报。假如这个说法成立,我大概就是一支“基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太相信自己是被爱着的人。所以大一那年,社团的学长向我告白时,我整个人都蒙了:“怎么会?”“你确定是喜欢我吗?”

这是我的初恋,当学校里的熟人发来祝福时,我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肯定。但是学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完全不了解。我只想享受这段恋爱、享受被爱的感觉。我甚至不知道,盲目开始的恋爱,是会反噬的。

到了大二,我接任了吉他社的社长,每天忙碌于组织社员演出排练。而那位学长却沉迷游戏,终日流连于网吧。我建议他去学点东西,充实一下,但在他听来,这像是来自后辈的“说教”。他根本不想听,也越来越少理我。有一次我没忍住,去网吧里找他。当时他和其他学长并排打游戏,我在他身后站了20分钟,他才无精打采地站起来,跟我走出了网吧。这次沟通的最后,他说:“觉得你很烦,不想在一起了。”

那一刻,我既难过又难堪,将头埋得很低。一个人冒雨走回宿舍的路上,我怀疑可能不会再有人喜欢自己了。过了很久,我依然为此自责——也许是我的问题,让他无法好好玩游戏。

做了学校吉他社社长之后,也有一些男生向我发送暧昧的信号,而我总会轻易地动摇。“虽然我没有很喜欢他,但他对我这么好,我也应该给他回应吧?”那时的我,不太明白什么是心动,也不太明白一段关系的展开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认为,有人对我付出真心是很难得的事。

后来的大学生涯,除了吉他,我擅长的东西越来越多,也开始在各个舞台上演出,甚至在学校里已经小有名气,但这并没有将我的自尊心扭转过来。我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本身就是值得被爱的。在随后不断经历的几段感情里,他算是特别的一个。

他是高中艺术培训机构的老师,而我当时刚毕业工作。有一天,他在微信里说,觉得我现在租的房子太小了,可以搬过来和他一起住。我受宠若惊,很开心地答应了。

“麻烦帮我带它出去溜达溜达。辛苦你了。”在楼下见到他时,他笑着将自己养了多年的金毛犬交给了我。一小时后,当我领着金毛回到他家时,他笑眯眯地站在鲜花和柔和的烛光中间,向一脸讶异的我说:“以后就和我一起生活吧!”

年长几岁的他,总是能恰如其分地向我表达喜欢。比如,他家离我的单位有30分钟车程。某天下班后说想见我,他就直接开车过来接我。见到我的那一刻,他兴奋地说:“我太想见你了,今天开车只花了17分钟。”

不要低自尊恋爱,要相信自己值得被爱(一)

又比如,有一年参加单位的跨年活动,我要一直工作到新年的凌晨1点,便叮嘱他在家等我,得晚一些跟他说“新年快乐”了。但是,到了凌晨1点,我在活动场地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刚好起身,他突然打了电话过来,叫我往后看——他戴着围巾,在寒风里向我招手。原来从活动开始到凌晨,他就一直在这里的地下停车场坐着,等我下班。“这样也算是陪你跨年了。”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呢?我想,不会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在这一段恋爱里,开车一直是我的执念。当我买第一台车时,便第一时间告诉他,以后他觉得累的时候,可以舒服地坐在我的副驾驶了。

同样是坐在车厢里的对话,这一次,我们忽然变得客套。

“你想去哪里吗?”“不用了,这样坐一坐就好……”

沉默了好久,我声音有些嘶哑地问他,是不是想分手了。他说是,没感觉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可以变得这么快?即使我之后不断给他发消息,想要挽回,他却头也不回地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后来从共同朋友的口中得知,和我在一起之前,他曾经有过一段四年多的恋爱。他很爱前任,但他也和我一样,无法挽回已经消失掉的感情。而和我之间发生的浪漫事情,只是他想拼命冲刷掉前任对他的影响。

我既伤心又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我们都一样——勉勉强强地开始一段恋爱,只是为了补偿自己受过的伤。而这样“用伤疤去覆盖伤痕”的恋爱,往往都不会换来什么好结果。

经历了长达10年的低自尊时期,我越来越清楚地发现,自己很密集地谈恋爱时,正是我努力做了很多事情的时候。身边的人越关注我,我就越想把这些事情做好,想让自己配得上他们的喜欢。但这一刻,我更想说,就算我依然不相信“被爱”这件事,我也很喜欢我自己。

因为无论是那位沉浸在游戏里的男生,还是那位将对前任的感情放到我身上的男生,都不是真正支持我“做自己”的恋人。只有经历过这些,“恋爱脑”的我才明白,谈恋爱时即便再上头,它也解决不了人生的各种难题。我真正需要的恋人是什么样的呢?

想起在疫情发生前,我和现在的男朋友去了日本旅行,那里有一个很漂亮的集市,还有很壮观的摩天轮。我让他给我拍照,但他摆了十几分钟,还是拍得很丑。我在街头发脾气,“随便了,就这样吧”。

前后脚走了十多分钟后,我回到他的身边,气还没消。只见他无辜地掏出手机,给我看他刚刚一直在身后帮我拍的背影,各种角度,各种光线。睡前故事

“这次可以了吧?”他挠了挠头,很苦恼地问我。

我忍不住笑了。虽然还是拍得很丑,但这一次我感受到跟以前完全不同的喜欢。那是一种相互体谅和支持的喜欢,也是可以让彼此安心“做自己”的喜欢。(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青年文摘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