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力抠,你使劲花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我用力抠,你使劲花

文/何故吻秋(出自青年文摘

1

顾绯衫把干洗店送的细细的铁衣架拆成一根铁丝,伸进饮水机底下的凹槽钩了半天,终于钩到了一枚积了水垢的硬币。

隔壁寝室的小马正好推开房门:“老顾,我帮你把饭打包上来了。”

顾绯衫把硬币洗干净放桌上,拿起桌边的小布包一倒:5角,1元5角,1元6角……

“干什么?买上帝啊?”小马接过顾绯衫递来的1元8角--顾绯衫的午饭是两个馒头、一个茶叶蛋。

大刘从床上探出头:“上帝会帮老顾还‘提前花’吗?!”

想得美。

顾绯衫正用馒头蘸小刘的牛肉拌饭酱,弱弱发声:“‘双十一’,没忍住,买穷了。”

小马惊了:“你寝室的‘二刘’不是叫我们千万不要借钱给你吗!你还能花哪个的钱?”

“我们不借,‘提前花’给她提额啊!”小刘怒“顾”不争,“全造光了!”

顾绯衫:“提高生活品质的事,能说活该吗?”

大刘:“什么生活品质?你座位上放不下的快递盒子吗?”

小刘:“放在阳台做绿化差点砸死人的80元的假花?50元一张半个月就长毛的地毯?学校一查宿舍就得推进浴室藏着的、100多元买的、放不下我们所有人鞋的所谓超大塑料鞋柜?”

顾绯衫:“不是都说了,算我账上的吗……”

“不然咧!”

刚上大学一人交100元舍费,顾绯衫3天就花完了,买了一堆什么玩意儿!

大刘躺在床上刷手机,突然招呼大家:“看群看群,我觉得老顾可以报名!”

大刘往群里发的链接是大学城公众号搞的活动“卖基友”里编号28的被卖基友,信息如下:

十屋抠,男,20岁(大三)。人如其名,有十间屋收租还是很抠。此人近日察觉自己已练得抠门神技,有感于应在毕业前开宗立派,在×大传播绝学,遂特在此栏目刊登信息,招收本派开山大弟子,学习内容为如何抠门,只要你喊一声阿抠师兄,你在外面就永远不会输!下面是此人联系方式……

配图是一张魔鬼角度照片,明显是偷拍。

“咦,这种魔鬼角度竟然还透露着帅气,老顾可以!”

“老顾真的可以!虽然不能帮你还钱,但能教你学会省钱啊!”

最后,顾绯衫在舍友的撺掇下,给“十屋抠”发去了好友申请。

2

顾绯衫与“十屋抠”相约在大学城中心公园凉亭相见。

顾绯衫坐下没多久,就见远处来了一个骑粉色自行车、穿白色羽绒服的男生。走近了才看清,这人的羽绒服已有些历史,胸口的LOGO磨得只剩“OLU”字样。

“十屋抠”从书包里掏出一个3升装热水壶和水杯,给顾绯衫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水。“东西带了吗?”

顾绯衫赶紧把iPad递过去,来前说好了,抠师兄要研究研究她的购物情况。

“十屋抠”下滑几页,被顾绯衫的购物清单震住了:“一个月买了4个小牛皮钱包?这件混纺不知道含多少羊毛的羊毛大衣就花了480元?”

“原价900多呢!”顾绯衫有点小骄傲。牛皮钱包是她看网上《应该有一个牛皮钱包陪你到老》和《用长款钱包,尊重钱、吸引钱》两篇爆文后买的。

“十屋抠”:“你过几天花6元钱乘地铁到会展中心服装展,一模一样的‘羊毛大衣'200元……还有你买了这几个钱包有钱放进去吗?”

嗬,没有。

对方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购物软件,让顾绯衫看购物清单。

顾绯衫也震惊了,搜索衣物,最新的购物信息是两年前!“十屋抠”指指自己的羽绒服:“哥伦比亚,初三买的,到现在都不跑绒,值!”

不仅如此,“十屋抠”的购物清单里还有一些家具,都挑最便宜的买,但没有任何美感可言!“十屋抠”还在对顾绯衫的清单评论:“塑料鞋柜明明可以在另一家店找到更便宜的,为什么一定要买100多元这家的?”

“这家款式好看啊!”顾绯衫认真比对,“更有质感。”

“一样的东西,买来放鞋子而已,是我就选50元的。”

“生活是自己的,要用好看的东西,对自己好一点。”生活美学金句顾绯衫张口就来。

“能用就行了。”“十屋抠”反驳,“我自住的那间房,家具加装修花了不到800元,照样美滋滋。”

3

“十屋抠”真名叫刘以航。

看中许久的波希米亚裙,原价399冬季清仓199,满150还减10元,顾绯衫买下后当作业交给刘以航。

刘以航却带她去了本市最大的地下批发市场,一层报价150,负一层报价100,负二层报批发价70单卖80,负三层是个布料店,同款布料8元一米,手工费20。

“你要是自己会做,只用不到50元。”刘以航总结,买几米布,豪华大摆裙都能做!

刘以航在教学中灵活运用情景教学法、社会实践法和思想熏陶法,顾绯衫竟然学会货比五六家了。二人如此几番你来我往,你喊我“阿花”,我喊你“阿抠”,革命友情迅速升温。

再次见面前,刘以航说要给顾绯衫布置一个大作业--低价装修他家。他们约在美食街汤面馆碰面。

刘以航到时顾绯衫的枸杞叶三鲜汤已喝到一半,他研究了会儿菜单:单点捞面10元,汤加捞面套餐只要18元,于是叫来老板,加了4元把顾绯衫的汤升级成套餐,又追加了一份捞面。

汤足面饱,两人走出饭馆,顾绯衫揶揄道:“我以为你会多拿几双一次性筷子回家用。”

“我只是喜欢省钱,又不是没素质!”

顾绯衫收声,熟门熟路跳上刘以航的自行车后座,去了他家。

刘以航只花了800元的客厅兼卧室丑到惨绝人寰,书桌兼饭桌是老家带来的,缺了一条腿的麻将桌,半搭在木沙发扶手上,700元购入的橡胶床垫没有床架,放在十几个用马克笔标记了内容物的纸箱上,书柜是之前学校宿舍换新被扔掉的置物架,除此之外空空荡荡。

有十间房收租的人能住成这样,也是一种能力,顾绯衫腹诽。

“你总吐槽我没有生活品质,今天给你一个挑战!1000元,让这里有品质起来。”

顾绯衫:“你这时候一定想,太划算了,省了一笔设计费。”

刘以航被戳中内心,轻咳几声:“不是白干,成功了有500元奖金。”嚯,铁公鸡拔毛了。

顾绯衫接下活儿。

当晚,顾绯衫收到刘以航转来的1005元。

顾大花洒:阿抠,为什么多了5元?

刘大抠门:阿花,汤面套餐价平分。

顾大花洒:那你不是只省了1元?

刘大抠门:1元不是钱?

那我岂不是花9元就吃了14元的套餐,好值啊!顾绯衫觉得自己和刘以航是越来越同步了。

4

1000元真的不够花。

最先拍板定下的是床架和书桌。顾绯衫在购物网站上货比N家,最后忍痛选了一个图片拍得极丑、要价400元的实木床架。缺腿麻将桌换成木质工作台,是花200元从一家刚倒闭的书吧处购得,顾绯衫还顺便接手了书吧的一个小书柜和北欧风铁台灯。再花50元买铁架和无痕钉做墙上装饰,将宿舍里的假盆栽和鞋柜也搬了过来。

本金花光了,但刘以航的房间在她看来只有雏形,顾绯衫想想那500元奖金,决定自掏300元给刘以航买一些可爱治愈的装饰物。毕竟还能挣200。

完工那天,顾绯衫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十分满意--原来装修成这样只要1300元。我真的是厉害了!能出师了!想到这里顾绯衫又有点不太乐意,她竟然不太想那么快出师。

住了半个月宿舍的刘以航被顾绯衫推进屋里,摘下眼罩一看,着实满意:“不错不错……”夸到一半收声,随即开始评头论足:“工作台是在书吧买的?如果你晚几天去会更便宜。”转身看见香薰蜡烛和萌宠摆件,“这几样东西根本没必要买,一点实用性都没有,书柜也没必要换,用原来那个就很好……”

“原来那个书柜很难看你知不知道?!”顾绯衫生气了,“衣服能穿就行,房子能住就行,你这人怎么这么过度实用主义!一点罗曼蒂克、一点生活品质都没有。”顾绯衫怒向胆边生,“你谈恋爱也这样吗?不送花送搓澡巾,因为前者没用后者有用!”

刘以航没谈过恋爱,但他不想输阵:“搓澡巾做成花行不行?”

“不行!你这样即便有了女朋友也会被抠走!我绝不会和你这样的‘抠门’谈恋爱!”

“抠门就不能谈恋爱?非得乱花钱才能谈?”刘以航也怒了,“你以为我不会吗?”

“你骗鬼吧,我不信!”“我看你像鬼!不信打赌。”“赌就赌!”“怎么赌?”

顾绯衫:“那就先谈半个月吧。”

刘以航:“行!”

半月为限,顾绯衫花钱哄刘以航开心,刘以航不花钱哄顾绯衫开心。顾绯衫没钱,刘以航赞助。这个逻辑虽然有些奇怪,但当时谁都没发现。后来顾绯衫想,自己明明在这时就已经赢了。

几天过去,战况胶着。先是刘以航转发数个表彰链接,内容是表彰刘以航成绩优秀、品德高尚、长期资助贫困学生等新闻。

顾绯衫的回击是疯狂下单:钱包、钢笔、锅碗瓢盆,只要刘以航能用到的就买,买买买。买到你不好意思!买到你也得给我买!

没几天居然买成了习惯。完了,要输,顾绯衫暗道不好,好在前期投入也有了成果。

刘以航送来一个印了顾绯衫名字缩写的钱包,还有衣裙若干。

顾大花洒:你输了!你给我买东西了!

刘大抠门:都是我做的,牛皮80元一米,布料10元一米。

顾大花洒:买布不是钱?

刘大抠门:那也不是乱花钱。给你买东西能叫乱花吗?

“嗬,小嘴挺甜!”顾绯衫摸着酒红拼米白的荔枝纹头层小牛皮钱包爱不释手,还不忘奋力回击。

顾大花洒:那你花了钱,我赢了。

刘大抠门:嗬,你忘记跟我要奖金了,这是用你的奖金买的。

顾大花洒:!!!

如此你来我往,二人决定在跨年夜那天打终极擂台,一场定输赢。

5

顾绯衫把约会定在跨年夜是有私心的:跨年夜想不花钱?Naive(天真)!

刘以航就能稳住不花,跨年夜烛光晚餐,在家里搞定:水煮牛肉、清蒸多宝鱼,高脚杯装椰子汁,莲藕花生筒骨煲汤,煲完骨头捞起来,拌酱油芝麻香油是一道菜,莲藕捞起来烩过又是一道菜。

香薰蜡烛在一边烧着,顾绯衫吃得嘴角带油,吃完才记得发难:“你这叫烛光晚餐吗?”

“你不是吃得很香吗?都是你喜欢的。”

饭毕,顾绯衫要求出门--出门就要花钱!刘以航拗不过,两人还是出了门,来到大学城附近的天幕广场。很多小商贩摆摊卖玩具、荧光棒、水母什么的,聚在一起很热闹。顾绯衫让刘以航在原地等着,自己跑到卖水母的推车边看热闹。

等她转身提着水母过来,看见刘以航正在拉羽绒服拉链,这服役近10年的羽绒服大概在报废边缘了,顾绯衫考虑是否该给他买件新的。

顾绯衫把水母提到刘以航面前:“喏,送你的!”另一只手指着卖牛角灯头箍的地摊,意思是要回礼。

“我很喜欢,谢谢。”刘以航摁摁胸口。

哼,抠门精。顾绯衫笑着哼哼。可我竟然没生气?还觉得挺可爱?顾绯衫心中哀叹。完了,要输。

晚11点45分,音乐喷泉启动,刘以航护着顾绯衫占到一个近距离的好位置,10米水柱冲天而上,落下时打在两人头上,刘以航护着顾绯衫头顶,以免她被淋成落汤鸡。

11点59分后,地标大厦突然迸发出亮光,一个个数字在楼身上交替出现,人群越来越激动。

“三!”人群大声喊道,十米水柱再次登场。

“二!”顾绯衫突然激动得想握住谁的手,指尖因为激动而发凉,随即被一双温热的大手裹住。输了,顾绯衫心想:她的心被“抠比特”狙击了。

“一!”顾绯衫听见拉链拉开的声音,什么东西轻轻套在了她头上。

“新年快乐!”人们激动地大喊,为新的一年欢呼。顾绯衫摸摸头顶,是牛角灯,在刘以航怀里藏了好久,还有余温。

“你赢了。”刘以航摁开牛角灯开关,红色的光打在他脸上。

顾绯衫有些恍惚:“这玩意儿今晚卖45元呢!”

“嗯。”

“是谁说不乱花钱也能谈恋爱来着?”顾绯衫飘了。

刘以航不好意思:“给你花钱能叫乱花吗?”他发现,对着喜欢的人抠不起来,省不了钱。

“那冬装能做吗?”顾绯衫还惦记着刘以航的手艺。

“早做好了,藏我宿舍呢,明天给你。”

顾绯衫满意了。

刘以航:“我之前都想好了,我喜欢省钱,你喜欢花钱,买东西的时候你把控品位我看实惠,我们一花一省,搭配干活,绝配。”

顾绯衫:“那以后怎么办?”

“我用力抠,你使劲花,抠着花呗。”

“砰--”烟火秀开始了,两人忍不住微笑对视,彼此眼中的对方,皆有漫天烟花做衬。(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青年文摘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