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风铃 - 十年旧梦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9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40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青春风铃 - 十年旧梦

文/凉顾

什么都没发生又什么都发生了,就像树叶飘落在水面上,虽然很轻,可是到底还是会激起涟漪。

黎桃桃收了一个快递,拆开是一盒巧克力,就是在淘宝搜索页面输入“送女朋友”便立刻会出来的种种商品里,居于榜首的那一种。

饶是如此,室友依旧发出夸张的调笑声,戏谑地问道:“这又是哪位追求者送来的礼物?”

黎桃桃顺手把巧克力放在桌上,室友便十分主动地开始拆包装,她点开列表,找出最近对她大献殷勤的许杨的名字,说道:“礼物我收到了。”

对方几乎是秒回,“喜欢吗?”

黎桃桃指间停顿了几秒,室友捏着一块巧克力送到她嘴边,她嫌弃地摆开头,早在初中的时候,她在半个月内吃完了五盒巧克力,自那以后对于巧克力这种东西便敬而远之了。

许杨从来就不了解她,她轻蔑地笑笑,在对话框里输入几个字,“谢谢,我很喜欢。”

几秒钟以后,手机“叮铃”一声,黎桃桃瞥了一眼,许杨说:“我是真心的。”

看到这句话,黎桃桃脸色不可遏制地带上了淡淡的嘲讽,室友抽空看了她一眼,惊讶道:“桃桃,你现在的表情冷漠得像见了仇人一样。”

爱而不得可不就是成仇了吗?

黎桃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从和谭毅分手以后,她对待爱情就变成如此不屑一顾的态度了。

可这笔账却有一多半,黎桃桃是记在许杨头上的。

黎桃桃眼眶发红,她询问室友道:“都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谭毅为什么还不后悔呢?”

室友不发一言,黎桃桃分手一个月了,几乎天天都要问一次。

黎桃桃情窦初开时喜欢的第一个人,便是许杨,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有许多女孩子喜欢上的第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同桌,黎桃桃不是,她喜欢自己的后桌。

初中的第一节音乐课,黎桃桃坐在整个教室最后一组最后一排,音乐老师弹了一首钢琴曲,前面的女孩子偷偷的在咬耳朵,黎桃桃知道她们在说这首曲子,而那时黎桃桃刚从乡下转到城里,钢琴都是头一回見到,更遑论讨论什么钢琴曲。

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东西,黎桃桃只觉得了无生趣,她的左侧是一堵白墙,刚粉刷过,黎桃桃把头搁在桌子上,却眼尖地看到靠近桌子边缘的墙上写了一行小字。

“我猜音乐老师会在每个班的第一堂课上都弹《梦中的婚礼》。”

末尾还附了一个掀桌子的小表情,让黎桃桃莫名觉得有趣,她戳了戳前面的女生问道:“老师弹的这是什么曲子?”

女生用手拢着嘴轻声说道:“梦中的婚礼。”

黎桃桃没来由地一乐,她偷瞄了一眼老师,拿出铅笔,鬼使神差地写下回复,你猜对了。

神秘和未知的人和事总是比近在眼前的要吸引人,黎桃桃也是在下一堂音乐课前自己的激动和忐忑中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期待那个写下小字的人会不会回复她。

她迫不及待地走到后面,微微挪开桌子,果然多了一行小字,我猜你是个女孩子。

黎桃桃心跳如鼓,她有几分惊喜地写道:“你怎么知道?”

一周以后才看到了回复,对方歪歪扭扭地写道:“因为男生的字都和我写得一样难看,你的好看。”

那是黎桃桃进初中以后第一次被夸奖,她在小学的时候原本也是老师喜爱的对象,可进了初中才发现乡下的格局是多么小,而比她优秀的人实在太多,黎桃桃成了很平庸的那一个。

黎桃桃与对方你一言我一语在墙上聊了将近一年,每周只有一节音乐课,每节课只能写一句话,相比现在来说效率实在太低,可黎桃桃却乐此不疲。

那堵白墙后来也有更多的人在上面留言写字,黎桃桃却能准确的认出那人的字迹,而令黎桃桃惊喜的是,对方居然也能从众多留言中认出自己的。

黎桃桃那时看小说,从中学了一个词,叫缘分,她觉得,这就是缘分。

黎桃桃班的音乐课是在星期一,在他们班前面上课的班只有一个,黎桃桃在学期末以去厕所的名义偷偷跑去了音乐教室,她佯装不在意地从教室外面走过,悄悄地一瞥,便看见了许杨。

他百无聊赖地转着手里的笔,模样和黎桃桃想象中的意外地一致。

三十分钟以后,黎桃桃迫不及待地跑到音乐教室,便看见墙上写着,“我们认识一下吧?”

那是心动的感觉,黎桃桃美滋滋地抄下墙上的QQ号,又颇有心计地将墙上的都擦了个干干净净。

那时候还没有推出微信,正是QQ热火朝天的时代,可是对于黎桃桃来说,却还是陌生得令人懊恼,原因无他,黎桃桃过去的十一年里娱乐活动都是捉虾钓鱼捡蘑菇,电脑压根没碰过,更不要说拥有一个自己的qq号。

那张抄下许杨qq号的纸条在黎桃桃校园卡套里放了一个暑假,再开学时便分班了。

黎桃桃魂不守舍地过了几天,直到音乐课才算是回了魂,可是那面白墙却被重新粉刷了,黎桃桃顾不得座位上还有人,将桌子拖开检查了一遍,果真是一个字都没有了。

“真可惜啊!”

有人感慨了一声,黎桃桃一愣,才突然想起还有一个人在,她抬头一看,便撞进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那是许杨的眼睛。

许杨这次与自己是一个班,黎桃桃又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第一次月考过后,黎桃桃考了个很好的成绩,老师定下的规则是考得好的便能自己挑选座位,许杨比她名次还要好一点,已经挑好了。

黎桃桃假意思考了一下,便抱着自己的课本走到了许杨的面前,朝他前面的桌子上一放,掩饰着自己的激动喜悦整理自己的东西。

没一会儿后面便伸出一只笔戳了戳黎桃桃的背,许杨趴在桌子上冲黎桃桃笑,“你好啊,我是许杨。”

黎桃桃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伸出手握住许杨的笔上下摆动了几次,“你好,我是黎桃桃。”

那时的黎桃桃倒也没什么计划和攻略,只是凭直觉想要离许杨近一点,可如愿以偿以后,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关系有所突破得益于一次体育课。

那节课刚好是下午第一节,午睡起来后黎桃桃去洗了把脸,稍微磨蹭了一点,回到教室后,满教室就只有许杨一个人了。

黎桃桃想,他难不成是在等自己?她面色如常地走过去问道:“怎么还不走,要上课了。”

许杨不答话,却递给了她一团卫生纸,冲着她的桌子努努嘴,黎桃桃顺着朝桌子上看,便看见了一摊水渍。

她流口水了,黎桃桃脸骤然一红,抢过许杨手里的纸就朝桌上抹去,许杨在桌子上笑得前扑后仰,黎桃桃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他才稍微收敛,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放心吧,只有我看见,我特意等你回来提醒你擦的。”

黎桃桃心里明明高兴,却犟着嘴呛他道:“那你别笑啊!”

许杨便笑得更开心了。

好像有那么一点狼狈的样子被许杨看见以后,反而让黎桃桃觉得她与许杨的距离拉近了一些。

初二接近地生会考那几天,黎桃桃一反赖床的常态,破天荒地早起了几天,到学校的时候教室门还没有开,而许杨的书包正搁在窗台上,他人一只腿已经迈进了窗户。

许杨很兴奋地和她打招呼,“黎桃桃,你也来这么早啊。”

黎桃桃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眯着眼睛说道:“快点进去。”

许杨迈进窗户,站在位子上,带着几分恶意的笑容居高临下地挑衅黎桃桃,“你能翻进来吗?”

黎桃桃将袖子一搂,双手撑着窗台就往上爬,尝试了几次却都没有成功,她暗自懊恼,果然爬窗台的时候还要兼顾形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许杨看够了热闹,眼看黎桃桃就要不耐烦了,才弯下腰伸出手,“我拽你。”

当许杨那只手垂到黎桃桃眼前的时候,黎桃桃的呼吸停滞了一下,她微微侧开头避开许杨的目光,红着耳朵小声嘀咕,“谁要你拽……”

许杨没听清,他抖抖手臂,催促道:“快点快点,你不要帮忙我就进去了。”

黎桃桃一惊,下意识地就伸出了手,许杨的手心有一层茧子,那种有几分粗糙的触感让黎桃桃直接忘记她今天提前来学校的目的。

直到许杨在座位上“哗啦哗啦”翻着书页,她才想起来会考是开卷,她是来给书本做目录的,将书本上的目录裁下来贴在课本对应的书页边,考试的时候需要看哪一章的内容便一目了然,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可是这却是一个细致的活,许杨只做了一会儿,便叹息连连,黎桃桃头也没回,以一种很扭曲的姿势将许杨的课本拿了过来,“你弄得吵死了,我来帮你。”

许杨带有几分兴奋的声音响起,“黎桃桃,你真够朋友!”

黎桃桃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如果不是许杨,她怎么会烂好心。

那时候天还没亮,许杨只开了后排的灯,整个教室昏暗而静谧,许杨在位子上趴了一会便昏昏欲睡,他含糊不清地抱怨,“我是傻了才会起这么早,黎桃桃你为什么起这么早?”

黎桃桃手一顿,不一会儿后面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她回头看了一眼,许杨脸枕在手臂上,已经睡着了。

黎桃桃无声地打了个哈欠,她为什么这么早来?黎桃桃得意地摇头晃脑,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和偶然,不过是她知道许杨有考前提前来学校的习惯,便来碰个运气罢了。

只有兩个人的教室,暗淡的灯光和漆黑的天空,真是浪漫啊。

黎桃桃始终没想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觉得浪漫,后来她才知道,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浪漫的事情。

年纪越往上涨,黎桃桃便觉得自己对许杨的心思越来越难以掩饰,无论何时听到许杨的名字,她都会下意识地身体一僵,然后装作不在意地寻找许杨。

上课许杨上台答题,她总忍不住从头到尾行注目礼,她小心翼翼地研究许杨穿衣服的规律,然后绞尽脑汁穿上同一种颜色的衣服。

青春期的喜欢热烈而疯狂,黎桃桃将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和许杨制造共同点上,仿佛他们在某一天穿了同样的衣服,考了同样的分数,他们的缘分便深一分。

可黎桃桃一直以为自己的喜欢是静悄悄的秘密。

他们学校的食堂是不允许将食物带出食堂的,可还是会有很多人绞尽脑汁挑战规则。

黎桃桃通常都能在食堂吃完,许杨却喜欢带各种各样的食物出去,黎桃桃总爱偷偷跟在许杨身后在食堂晃荡,可有一天跟丢了,她失魂落魄地爬楼梯准备回教室,许杨却仿佛幽灵一般地出现在她身后,往她的帽子里丢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

她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是许杨,硬生生将自己要戳出去的手肘收了回来,没好气地问他道:“你放了什么?”

许杨推着她往前走,悄悄说道:“一个玉米。”

黎桃桃皱皱鼻头,嗅了嗅,“不止吧?”

许杨避开了值日的学生,得意洋洋地从黎桃桃帽子里拿出东西,咻地递到她面前,一个玉米和一根烤肠。

黎桃桃翻看了一下帽子,果不其然粘上了油渍,她翻了个白眼,气急败坏地去拽许杨,许杨往前一跳,便让她扑了个空。

她拿许杨一向是没有办法的,黎桃桃扭头看帽子,脸上带着的却是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纵容的笑意。

可是这一丝笑意却是被同班的一个男生看见了,男生不怀好意地笑,黎桃桃心中一凛,笑容就收回去了。

男生悠悠然地经过黎桃桃,突然撂下一句,“黎桃桃,你喜欢许杨吧。”

黎桃桃瞪大眼睛看着他,猛地摇头。

男生却显然不信,而秘密这种东西一旦被第二个人知道就不再是秘密了,等到有同学如数家珍地列举着黎桃桃种种举措,黎桃桃才发现,自己的暗恋如此破绽百出。

黎桃桃从未想过早恋,对于她来说,喜欢只是纯粹的喜欢,那种朦胧的悸动才是真正令人忐忑和愉悦的东西,而超越年龄去考虑爱情,在她的承受范围以外。

然而这种心思被别人知道了,总是会有几分别扭的,同学越是斩钉截铁地笃定她喜欢许杨,她便越想着否认。

以至于在一次班会上,老师提到早恋的问题,黎桃桃想都没想,便举手大声说道:“他们都造谣说我喜欢许杨!”

这种胆大妄为的举措黎桃桃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干的。

而许杨就是在那个时候和黎桃桃生疏起来的,他不再向黎桃桃帽子里放东西,看见她的时候脚步也比往常急促了很多,这些细微的改变或许许杨都没有发现,可黎桃桃是知道的。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她每天都在关心着许杨的事情,黎桃桃有些委屈。

她原本是担心许杨会碍于班上的流言蜚语而和她撇开关系,可是自己太过于冲动反而适得其反。

那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与许杨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黎桃桃不明白,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为何自己会变得如此不善言辞。

黎桃桃一直想找机会和许杨解释,是以那一天打扫卫生,黎桃桃眼尖地看见许杨一个人进了居民楼扫楼梯,她便小心翼翼地挪到楼梯口,趁人不注意,噌噌噌地往上窜。

居民楼很老了,采光也不好,黎桃桃一口气爬了六楼都没看见许杨,自己却被黑漆漆的楼道吓得直抖,她有一点夜盲,上来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儿害怕起来却连阶梯都看不清了。

黎桃桃抖着声音叫许杨,“许杨,你在不在?”

许杨从上面露出一个头来,询问道:“黎桃桃?”

他拎着扫把从七楼下来,黎桃桃模糊间只能看见他皱着眉,他上下打量着黎桃桃,问道:“你怎么了?”

黎桃桃委屈地握着扶梯,“我看不清,下不去了……”

许杨叹了一口气,“你看不清跑上来干嘛?”

黎桃桃就更委屈了。

良久,许杨长长地“唉”了一声,扶过黎桃桃的手臂,“跟着我,我送你下去。”

事实上,黎桃桃在适应一会儿之后,已经能看清阶梯了,可她没有说,下到二楼以后,光便能射进来了,黎桃桃欢喜地笑,却听见许杨犹豫的声音,“黎桃桃,我要好好学习的。”

黎桃桃的眼眶突然就发酸了,对于青春期敏感的她来说,这句话带来的伤害不亚于直截了当的拒绝。

黎桃桃脑筋不转弯,自动把许杨这句话理解为,黎桃桃,我不喜欢你。

黎桃桃还是习惯性地关注许杨的一举一动,却不再主动和他搭话了。

许杨却仿佛完全没受到影响。

黎桃桃也是有别人喜欢的,她也曾报复性地对别人好,曾经对许杨做过的事情她一股脑地也为别人做过。

班上的男生调笑着问许杨,“ε=(?ο`*)))唉,黎桃桃是不是不喜欢你了?许杨你有没有觉得很可惜?”

许杨还没说话,另一个人却抢着答道:“肯定可惜,黎桃桃对许杨多好啊,作业帮着做,饭帮着带,就差没帮许杨洗衣服了,免费劳动力,没了多可惜。”

黎桃桃以为许杨会反驳的,可是他没有说话,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些他们自然是背着黎桃桃说的,可是那时候黎桃桃刚好就在门口,原来她自认为的对许杨好,在别人看来,不过是免费的劳动力。

黎桃桃本该悄悄走开装作没有听见,可是气愤的心情怎么都忍不住,她大力把门一推,门里的人齐刷刷看过来,脸色都不可遏制的有几分僵硬。

黎桃桃若无其事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一坐下,眼泪就吧嗒吧嗒滴在练习册上。

喜欢是多么美好的情感,为什么他们一定要这么恶意?

上了高中以后黎桃桃并没有和许杨分到一个班,甚至都不在同一栋楼,黎桃桃以为自己是不喜欢许杨了的。

他的qq号平凡地排列在她的好友列表里,没有特殊分组,她也没有打开过,刚刚申请qq号以后,她第一个加上许杨的那种忐忑心情,黎桃桃几乎快要回忆不起来。

高一那一年是一个空白期,可是高二文理分班,许杨却在黎桃桃隔壁班,抬头不见低头见,连上厕所都能偶遇。

黎桃桃心里的小鹿,就又开始胡乱作祟了。

看不见的时候还好,如今能看见了,喜欢的心情还怎么能捂得住。

黎桃桃路过许杨班上的时候总会看一眼,她故意不买习题册,硬生生找许杨借了一个学期,她一脸羞涩地和好朋友分享,她喜欢隔壁班的男孩子。

高中对于这个话题不再讳莫如深,黎桃桃也从可爱的小姑娘长成了可爱的大姑娘,许杨也变了,可是这个变化却是黎桃桃不曾了解过的。

他没有以前那么爱闹腾,也没有以前那么爱说话,起码在黎桃桃面前,他内向得仿佛变了一个人,可是黎桃桃无数次经过他们班,许杨对着别的女孩子却可以笑得很开心。

黎桃桃很嫉妒,嫉妒得发狂。

高三那一年,他们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一个高三的男生从五楼一跃而下,像一只笨拙的蝴蝶,越过栏杆,摔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黎桃桃去倒垃圾,回来的时候目睹了全程。

她吓得发抖,男生的血蜿蜒从身下流出来,黎桃桃想跑想叫,却挪不动步子。是许杨从背后捂住她的眼睛,将她僵硬的身体扳过来捂在怀里。

他的声音对于黎桃桃来说一直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许杨说,“黎桃桃,别怕,我带你走。”

那一刻,许杨到底对她多年暗恋到底是什么看法,黎桃桃能不能得到回应这些问题都仿佛变得不再重要,因为黎桃桃以为许杨是喜欢她的。

如果不喜欢,又怎么会恰到好处地出现,黎桃桃还没能确定許杨的想法,就已经说服了自己。

许杨对黎桃桃的态度可以用四个字概括,若即若离,如果是之后的黎桃桃,或许可以用一个更贴切的词,撩拨。

黎桃桃已经喜欢许杨六年了,而且这种情感很显然并没有泯灭的倾向,许杨在的地方,黎桃桃总会提高音量吸引他注意力,每次有大型活动,黎桃桃到场第一件事便是确定许杨的方位。

她也曾傲娇地和好友说她不喜欢许杨了,好友嗤之以鼻,反问她:“黎桃桃,说这话,摸着良心讲,你信不信?”

黎桃桃摸着良心,暗自说道:“我不信。”

有许杨在的地方,她的心跳活泼到难以忽视,黎桃桃以为这场暗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是快要高考的前一个月,许杨却给黎桃桃发了一个短信,他约黎桃桃星期天早上六点在学校见,他们学校星期天上课时间是七点。

黎桃桃捂住砰砰直跳的心脏,在无数关于许杨约她的猜想中,发送了一个好字。

那天她提前了二十分钟,五点四十便到了学校,整个教学楼空无一人,凌晨的冷风灌进领子里,让人瑟瑟发抖。

许杨却迟到了,她听见很多个上楼的声音,都不是许杨,直到六点二十,他才跑着到了教室,黎桃桃已经等得没脾气了。

许杨迟到五分钟的时候,黎桃桃想着一定和他没完,可是等她翘首以待了二十分钟,她只是想着许杨来了,便原谅他。

黎桃桃在自己的爱情里不光学会了纵容,还学会了妥协。

许杨赶到的那一刻,黎桃桃心里一放松,竟然忍不住哭出了一个鼻涕泡。许杨手忙脚乱地拿纸,黎桃桃毫无形象地抢过去胡乱擦着。

许杨犹豫了很久才说道:“黎桃桃,我们去走走吧。”

在黎桃桃的设想里,这种时间这种氛围,许杨就算不来场表白,也该约定一下考同一所学校什么的,可是万万没想到,许杨大早上约她居然是为了谈理想。

幽深的林荫道上隔三差五会过去两个人,行色匆匆倒也没人在意许杨和黎桃桃。

许杨对于自己迟到的事情仿佛有一些懊恼,黎桃桃隐晦地打量他,只看见他脸色严肃,不自觉地也有几分紧张。

许杨抿着唇思考了很久,开口第一句话却是,“黎桃桃,你有理想吗?”

黎桃桃啼笑皆非,她色厉内荏地威胁道:“如果你把我喊过来吹一早上的冷风,只是为了和我谈理想,我回去就撕了你的笔记。”

许杨脚步一顿,无奈地说道:“都怪我迟到了,现在人这么多……”

黎桃桃没听清,她疑惑道:“你在说什么?”

许杨的呼吸变得有些重,他说:“黎桃桃,闭上眼睛。”

黎桃桃隐约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有几分期待也有几分害怕,可是许杨只是牵着她的袖子带着她往前走。

黎桃桃敏锐地感觉到许杨在带她回教室,这个时间点,人应该多起来了,黎桃桃忍不住心里的失落,问道:“许杨,你真的不说什么了吗?”

许杨摇头,末了发现黎桃桃闭着眼睛,便回答道:“不说了。”

什么都没发生又什么都发生了,就像树叶飘落在水面上,虽然很轻,可是到底还是会激起涟漪。

高三祈福的时候,黎桃桃也去系了一根红绸带,上面写着,愿黎桃桃和许杨都能得偿所愿。

大学同城,黎桃桃再也不用束手束脚地掩藏自己的喜欢,那些暧昧的情感已经到了合法的年龄,可就在第七年,黎桃桃决定放弃了,而许杨对她表白,已经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

黎桃桃已经二十一岁了,过了被喜欢的人碰到手,都会闪电一般地缩回的年纪,现在的她学着大人的样子,讲究的是条件与合适。

对于许杨姗姗来迟的告白和示好,她嗤之以鼻,弃之如敝履。

许杨送的巧克力没有后续,黎桃桃的室友帮她收拾了巧克力,拎着那个盒子问道:“扔不扔?”

黎桃桃有几分惆怅,她想起高中时她找许杨讨了一个生日礼物,许杨被她磨得急,随便买了个几块钱的小玩意儿,她却如获珍宝,戴在手上视作护身符。

她怀念地说道:“以前只要是他给的,就算是垃圾我都不想丢。”

室友笑着问:“那这个丢不丢?”

黎桃桃点头,却又在东西飞向垃圾桶的途中截了下来,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黎桃桃反应过来以后,只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很疼。

她掩饰道:“这种礼物买的就是盒子,放着装垃圾也好。”

室友挑挑眉,不说信也不说不信,黎桃桃心里却有几分沉重,自己是骗不了自己的。

可是她不敢信自己依旧是喜欢许杨的,她以为自己应该喜欢谭毅,和自己谈了两年恋爱的谭毅。

许杨小心翼翼地约她见面,黎桃桃去了,许杨像个孩子,不依不饶要黎桃桃给出不答应的原因。

黎桃桃沉着脸提醒许杨,“我们之间隔着我和别人的两年,许杨,你还记得吗?”

许杨脸一白,他自然记得。

高三许杨约黎桃桃见面的那个早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沒有发生,至少在无人的五楼楼梯间,许杨落在黎桃桃唇上那个冰凉的吻是真实的。

那种柔软的触感黎桃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黎桃桃以为高中毕业,她和许杨在一起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她不明白,如果吻过不算爱情,那要算什么?黎桃桃在大一开学以后便向许杨挑明了心意,许杨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却转身就走。

黎桃桃的室友告诉她,吻过也可以不算爱情,可以算耍流氓。黎桃桃高中时尚且能说服自己许杨是为了学习,可到如今却再也没有理由可找,七年徒劳无功的暗恋一朝反噬,黎桃桃恨透了许杨的暧昧不清。

谭毅与黎桃桃做了三年的朋友,彼此性格契合得要命,而就在黎桃桃心灰意冷要放弃许杨的时候,黎桃桃碰上了一个追求者,那人辗转打听,一个晚上就要来了黎桃桃的联系方式,让黎桃桃吓了一大跳。

碰巧那人谭毅也认得,谭毅给黎桃桃出了个主意,他说:“不如告诉他,你是我女朋友吧?”

黎桃桃隔着手机屏幕愣了几秒,鬼使神差地按了个“好”。

黎桃桃以为,不讨厌也算是喜欢的。所以哪怕谎言变成了真实,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最后这场感情只维持了两年,谭毅与黎桃桃分的手,最后一条信息却在责怪黎桃桃从未走心。

那两年,黎桃桃没有与许杨联系,黎桃桃说这些的时候许杨脸上有几分痛苦的神色,他说:“我不在乎。”

黎桃桃那一瞬间显些笑出声,她冷着脸回答道:“我在乎。”

黎桃桃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对待感情执拗得可怕,她与谭毅在一起时也下定了白头到老的决心,一朝被分手,连带着对爱情的憧憬也土崩瓦解了。

她是怪许杨的,怪他总是太迟,让她和他沦落到这种境地。

谭毅在与黎桃桃分手的第三个月便后悔了,他给黎桃桃发来求和的信息,并想要再见一面。

那时候许杨正锲而不舍地用各种方式证明他的真心。

黎桃桃略加思索就答應了谭毅再见一面的请求,一个人会不会同时喜欢两个人呢?如果不可以,那总要见过,才能知道到底喜欢的是哪一个。

黎桃桃见到谭毅的时候出奇的冷静,很难想象黎桃桃两个月前还在为了这个人要死要活,宛如一个深闺怨妇。

只一个照面,黎桃桃心里就有了底。

她不得不承认,与谭毅分手的悲伤,自许杨出现后便已经得到了治愈,也难怪谭毅责怪她从未走心,他们原是那么好的朋友,谭毅了解她胜过她了解她自己。

绸带会褪色,照片会发黄,可关于许杨那些遥远的记忆,黎桃桃却从未忘记。许杨在事实上与黎桃桃甚至不能说相熟,黎桃桃只能把这种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归因于自己的专情。

黎桃桃约了许杨,他拎着一个包装袋迟到了十分钟,黎桃桃不满地跺脚,许杨献宝似地递上包装袋,里面是一盒芒果,“给你,你最爱吃的。”

黎桃桃欣喜地接过,“你怎么知道?”

“我翻完了你所有的动态,出现频率最多的就是芒果。”

许杨忐忑地观察黎桃桃的脸色,他与黎桃桃已经认识十年了,最初的三年碍于闲言碎语,高中三年却因为不了解而生疏。

黎桃桃总怨他与她聊天的时候态度冷淡,回应不热络,黎桃桃记忆里的他还是十一二岁那个时候,可是因为一些家庭原因,许杨的性格早已变化得与以前大相庭径,他不是不愿意说,而是不知道怎么说,这些黎桃桃都不知道。

黎桃桃总爱看网上一些爆款文章,标题诸如此类“爱你的人不会对你没话说”。

许杨觉得自己被这些武断的推论害惨了,世间众人的性格千姿百态,对于喜欢这两个字的诠释和表现又怎么能局限在一种上。

黎桃桃用牙签插着芒果,埋怨道:“十年里,你还删了我三次好友,网上说,真心喜欢我的人不会忍心删我好友的。”

又是网上!许杨紧张地解释道:“你的联系方式我都背下来了的,还是能加的。”

“那么大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应我的心意?”

许杨犹豫了几分钟,“高三那一年我长胖了二十斤,大一又胖了十斤。”

黎桃桃猜测着许杨的意思,“因为自己长胖了,所以不肯答应?”

许杨点头,“那时候的我不是最好的,黎桃桃,我总觉得你该拥有最好的。”

黎桃桃默默想,喜欢她就想给她最好的,这个倒是对上了。

许杨后悔了两年,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态度会让黎桃桃如此失望,而等他下定决心开始减肥以后,却从旁人口中得知黎桃桃谈恋爱了。

他对待感情有些慢热,初中时或许不懂,可是高中黎桃桃的小心思他都是知道的,知道黎桃桃爱偷偷看他,黎桃桃总爱悄悄跟在他身后。

记忆里他也并没有对黎桃桃说过什么过分的重话,可因为性格的迥异,两个人的想法总是出现诡异的分叉,更不要说其间他冲动了几回把黎桃桃拉黑了,给他们的关系系了好几个死结。

许杨是不甘心的,所以当他从黎桃桃的动态中推断出她分手的消息以后,许杨第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再错过了。

黎桃桃拧着眉头吃芒果,十年的战线实在太长,也太让人疲惫了。

可是她看见许杨小心翼翼的神色,却蓦地有几分心软,什么耗他几年,让他也试试若即若离的滋味这种想法顿时烟消云散,她叹了口气,算了。

黎桃桃想给许杨和自己一个机会,“许杨,你知道401是什么意思吗?”

许杨有些惊讶却还是很快回答道:“四分零一秒,体测我们跑了一样的时间。”

这下换黎桃桃惊讶了。

许杨正色道:“关于你的一切,黎桃桃,我都是记得的。”

黎桃桃突然就觉得圆满了,仿佛自己等了多年,也就是在等这句话而已。

“黎桃桃,高三的时候我们班上一个女孩子想偷亲我来着。”

“嗯,然后呢?”

“没让她亲到,后来我就约你了。”

“嗯?”

“防人总有防不住的那一天,可是初吻这个东西,还是要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吧。”

黎桃桃和许杨正式在一起的那一天,黎桃桃发了一个动态。

“我希望我可以活得长一点,因为这样,我从出生开始到十岁这一段不认识你的时间,在我生命中所占的比率便会越小,我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从未如此迫切的希望有一个人可以是我生命的全部,陪伴着我从出生,到死去。”

十年欢喜,得偿所愿。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青年文摘

上一篇 : 越困难,越容易
下一篇 : 警官在线捕心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