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那夏的所有短篇小说”的结果
文/那夏001到色达的当晚,我就后悔了。高反令我无法思考,外出吃了顿饭回到客栈,不过才八点半。我就决定去睡觉。然而一觉醒来,却只是深夜两点。时间在这里过得尤为缓慢,我痛苦地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大堂坐坐。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睡...
文/那夏洛河镇无河,只有一条涓涓淌过的溪流。在那个萤火虫还没有消失的年代,洛河镇的夏夜总有发光的小虫成群结队地飞过,但鲜少有人在意它们,至少陈皎皎不会。十七岁的少女坐在自家杂货店的门前,手托着下巴。看路人擦过路人。月亮升起来了,溪流声...
文/那夏这世界最高明的骗子,是要骗过自己。1邢雨还记得,那天巴黎下着浩瀚的雪。洁白的雪粒像海洋的眼泪,无声地淹没了整个街区。她叼着半支烟慢悠悠地推开门,就看见对面的门也“嘎吱”一声开了,走出来的黑人与她相视一笑——属于贫民区的夜晚开始...
文/那夏楔子人人都知道杜家少爷嗜酒成性,无论是精酿的啤酒、陈年的白酒,抑或是烈性的洋酒。但他偏偏干杯不醉。有精明的女記者采访他时好奇地问:“杜先生是天生好酒量?”杜骁笑着摇头。不过是一腔深情无处托付,只好把爱意化成酒,饮尽山河。1二月...
文/那夏【1】家姐来接我的那天,刚下过一场雨。葬礼结束后,我独自躺在床上发呆。一想到过了今日,这个本不算家的地方也再不能容纳我,心中除了伤感,更多的是恐惧。一阵门帘掀动的声响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惶惶地投去视线,就看见那个在葬礼上曾有过一...
文/那夏01打量了朱星星三秒,程驰更加确信,她就是当年享誉十三中的“倒贴狂魔”。朱星星倒是没能认出眼前的男人是谁,毕竟过去十年了嘛。今天他们俩有幸碰面,其实也不是缘分,而是父命难为。对,她朱星星芳龄二十六,别说恋爱,就连男人的手都没牵...
文/那夏TO我的小蜜蜂:上一次写东西给你,已经是三年前了。我这个人有多懒,由此可见一斑。落笔之前,我特地重温了三年前写给你的那篇。看到当时写下的“如果爱一个人,却不能留在他身边,那就只好祝愿他生活得快乐一点,有清风,有明月,有喝不完的...
文/那夏我和先生在一起马上要进入第六个年头了。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刚订好了飞清迈的往返机票。在付款结束后,我才记起来回家的第二天就是我们的周年纪念日。先生一眼就看穿了我:“根本就是巧合吧,你才没有特地赶回来过纪念日的想法呢。”我...
文/那夏你好,那夏,很神奇吧,你竟然会收到我写的这样一封信。可能是因为我今年二十九岁了,而你刚刚十九岁,我们都站处在人生的新关卡。真抱歉,其实我已经想不起你生日当天许过的愿望了,更无法确定我是否替你实现了它。而且,我并不会时常想起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