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发布时间:2013年8月10日 / 分类:青春语录 / 睡前故事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小小的时候,大概每个小女孩或多或少都做着一个爱情的梦吧。

五六岁的时候,开始爱翻遍布着王子和公主的童话书;再大一点,看的动画片里的主角总是有两个,一男一女,最后和和美美的结局,古装片里要么就是才子佳人,要么就是英雄美人,即便是打打杀杀,刀光剑影中,也永远能挤进一缕柔情,更不用提那些缠缠绵绵的言情片;再慢慢大了,搜罗了各种小说,历史的,悬疑的,恐怖的,武侠的,科幻的,爱情似乎总是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如果说情节是木偶,那么爱情就是提着这木偶的一根线,这线牵引着木偶,也牵动着看木偶的人。

似乎自记事起,我们就知道爱情是怎么一回事,即使并没有真正体会过。

第一次看《边城》,印象却不深,只记住了一个质朴的女孩子,和她的如漫天残霞般的“薄薄的凄凉”。过几年,再读,却潸然泪下。白塔倒下的时候,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也在崩塌。我没有再读第三遍。

现实中,我没有见过这样纯净如水晶的女孩。自然,我也从未见过如此纯净如水晶般的爱情。朋友说,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所谓的爱,已经掺杂了太多太多。有多少是从电视剧上抄袭来的,有多少是从书本上偷来的,有多少是看见别人现学现卖的。真正的纯粹的爱,不应该是这样。

可是,我们忘了,真正纯粹的爱,也只能存活于真正纯粹的世界。

只有湘西,而且是沈从文臆想中的湘西,而非现实地理方位上的湘西,才能孕育出翠翠那样的女子,才能孵化出翠翠那样的爱情。

那时一遍一遍地读《红楼梦》,曾为作者花那么多的笔墨写其他的女子而愤愤不已。殊不知,正因为每个人都那么的优秀,那份情才难能可贵。取次花丛,兜兜转转,直至识分定情悟梨香院,方尘埃落定,弱水三千,只饮一瓢。可以与金钏儿调笑无度,可以为晴雯千金买笑,可以与史湘云划拳拼酒,可以与妙玉心交神游,可以与宝钗齐眉举案,却独有那一人,情为之动,万劫不复。

无数次猜测真正的结局,忽然想,任何的结局都已是不重要的,既然,情悟。

忘记多久了,不断有人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还是日久生情?

身边信哪一样的都有,也有人哪一样都不信。

我说,我信直觉,我也信细水长流。

若只有初见的似曾相识,而没有以后的耳鬓厮磨,宝黛之情,情生亦是情死。

虽然,这也只是小说,只是曹雪芹做过的一个美丽而残破的梦。

我们都生活在梦中,不是么?

繁华事散逐香尘,再回首已百年身。

风月情浓,终究是,镜里花难折。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前一句让人觉得苍凉,后一句又无端给人以希冀。

有的人,共度一生,相对宛如初识;有的人,缘悭一面,却好似已相交百年。

世间人情,大抵如是。(取自豆瓣沈卿狐的日记)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百合花,桃木梳
下一篇 : 幸福纯属原创,与他人无关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