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中学生博览在线阅读,中学生博览2019年投稿电子版”的结果
文/多肉姑娘世界上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我明明已经把自行车骑出了“飞一般”的感觉,为什么还是会迟到?再比如尚嘉一有文化的爸妈,为什么给他起了个促销组合的名字?还有,学校旁这家炸串夹饼店的辣椒,是怎么做到那么丁点儿粉末就能辣得人神魂...
文/黄晓晴他走出教室的时候,刚好有风吹过,把他的头发吹得微微凌乱,也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吹得格外好看。阿泽穿着白色T恤,随意地搭着水蓝校裤,头发随风起伏,侧脸有柔和的阳光,正笑嘻嘻地从饮水机旁走来。看他笑得那么灿烂,我感觉他要对我说“你...
文/邴格格到上海之前我道听途说过很多有关上海的故事。能生活在上海而且混得风生水起的,不是摸爬滚打饱经沧桑的英雄小强,就是衣冠楚楚仪表堂堂的富二代富N代,偶像剧里的爱情故事都是这么开始的。“哇小C,到上海我一定要跟鹿晗合影過的那个邮筒合...
文/甜茶杨小葵发誓再也不在许阳面前喝珍珠奶茶了,以及谁再叫她“豌豆射手”她就跟谁决斗。反正说“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的普希金都去决斗了,她也要为个人荣誉去决斗。高一的时候,杨小葵参加的合唱团代表学校去一所大学参加比赛。演出结束后...
文/邴格格你看到繁星的夜晚,星与星近在呼吸之间。殊不知我们彼此之间的视线远隔洪荒之年,每一颗星的多情与善感,没有任何人看见。一、我一定会送你很多很多星星郝星夜享受这种孤独很久了。待了三年的班级,对她来讲没有太多感情可言,更没什么值得留...
文/多肉姑娘1每当有同学冲陆楠露出怀疑的神情,陆楠都很想撞墙,然后开始质疑市区最大最好的医院:那里的CT机真的没问题吗?那里的医生是不是吃干饭的?自己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没毛病?她把这个想法写进日记本,没想到被值日生偷看了,当成笑话传给...
文/林羽安日光倾城,细碎的暖阳透过明净的玻璃窗轻轻滑入屋内,我睁开惺忪的睡眼,偏过头,窗外是碧蓝如洗的天空,英语老师不知何时已经推开了教室的门。我坐在班级最后一排,抬眼,对上老师的目光,轻轻笑了一下。我是高三时从重点班转到平行班来的,...
文/齐花墨我在树下旋转起来,鹅黄色的裙子散开,形成一扇不完美的圆,起啊伏啊……我听谁说,趁年轻啊要多跳舞,别问为什么。齐花墨,人称小花,偶尔文艺,偶尔抽风,多数时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喜欢跳舞和转圈圈。编辑推荐:小花啊小花,要怎么样才...
文/硬橙1遇见柳美丽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儿在我心里兴风作浪那么久。柳美丽,重度话痨患者。刚见面感觉这小姑娘文文静静的,结果一旦熟了之后她能带你侃到天昏地暗,聊全天南地北。只要在不用穿校服的时间,她总是喜欢穿着各种各样的裙...
文/小鱼1我第一次见到陈子杰,是在他妈妈的早餐铺。“阿姨,一个肉包,一个豆腐包。”“给你。”清冷的声音,是陈子杰的声音。火瓦巷的街道依旧那么狭窄,十年前和十年后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因为“给你”两个字,我突然觉得火瓦巷的气息变得陌生,我...
文/在下不才有种痛叫,手机电量仅剩1%,内存已用99%。也有种痛叫,别人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学校和别人家的宿舍和别人家的饭堂。更有种痛叫,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们不合适。世间百痛,总有一种痛适合你。有种痛叫:我手残。想必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文/孙晓蕙1回想起和你初见的深秋,鼻息间仿佛还充盈着昨日的树木清香。我站在小区的喷泉旁,看着金黄色的落叶幻化成披着羽翼的金色天使,缓缓落下。顺着那落叶,我看到了树下的你——一个穿着白粉色裙子,麻花辫上别着蝴蝶结,却哭得满脸通红的小女孩...
文/淮柳“你不知道你长得很有安全感吗?”不得不承认,我之所以会第一时间记住周小年,归功于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在高中拉开序幕的第一个晚自习,在我对他露出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时,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你好”被硬生生吞进肚子里。鬼知道啊。我在...
文/Z姑娘1第一次和你说话,是难捱的铅球体测,冰凉的重球像石块,沉沉压在我心海。彼时分班考在即,学校新下达命令,体测成绩也作为考量的一部分,我的成绩一直悬在门边,拿起铅球,突然手心冒着冷汗,几乎握不住。手一滑,本就没有爆发力的我扔出的...
文/快哉风一室友玥玥失去了一年的记忆,我问她是哪一年。三年前吧。玥玥这句话带着不标准的方言口音,末尾语气助词的音节微微扬起,带着一点惺忪。她现在大三,那三年前就是高三了。如果是那一年,倒也不奇怪。高三那年全球变暖,海平面上升,海水倒灌...
文/南书百城编辑推荐:是一个初恋一样美好的故事,让人不知不觉间沉醉其中。就像南书百城所写的那样,无论怎样的故事,都希望它有一个温暖的结局。这是病1,2,3……顺着数字数到13,停下脚步,然后折身换一个方向,重新开始数。1,2,3……即...
文/孙晓蕙1林芊榆是在一个星光点点的夜晚遇见阿泽的。此时她正在宿舍旁的林荫小道蹲着,看着月光穿过粗枝茂叶倾洒下来,暗自伤神。她刚买没多久的手机就是在这儿丢的。阿泽在这时出现,他打开手机的前置灯,周边的草木无声地沐浴在橙黄的灯光里。林芊...
文/一隅青春就是很偶然的事,很偶然的选择,很偶然的改变,很偶然的结果。一隅,北方00后妹子一枚,不文艺会死星人原住居民,可帅可萌,忽正忽邪,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大世界里的小个体,有梦便缘锦衣夜行,幸福得刀口舔蜜。喜欢读书写字,交朋友,...
文/顾西望即将出发去大学的最后一天,许知回了一趟学校。每年的这个时候,长廊宣传栏已经挂满了众多高三学子的照片。这个学校不成文的规定,高考全校前两百名的学生才有资格进这个大红榜单。这些照片即将在这个最显眼的位置待上一年,直到明年被新的面...
文/若水忆风01坦白说我并没有坦白说我所认为的喜欢就像是两个相碰的磁极,同极相遇,彼此却会相去甚远;而异极相遇,一旦靠近便再也难舍难分。所以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很容易喜欢上与自己没那么状况一致的他。坦白说是个很好的东西,可以让人卸下伪装和...
文/不消停听到母校要易址的消息时,我没半点惊讶,那座建造于九十年代的建筑群终于没法继续容纳逐年扩招的学子,后来人得以幸运地入驻崭新校舍,他们会拥有簇新的食堂、宿舍、林荫道,兴许还有……我脑海里突然冒出当年和陈谙的一段对话——她说,“咱...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