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轻,我听见你声音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风轻轻,我听见你声音

文/温良

他才不是什么慷慨的人,遇到了喜欢的宝藏,就想占为己有。

01

这年的迎新晚会是前所未有的热闹。晚会前一周就有人挨个宿舍发宣传单和节目单,傅央拿着节目单粗略地扫了一眼,视线停留在其中一个叫作《后妈的前半生》的舞台剧上。傅央本来没想去看迎新晚会,只是看着那舞台剧的名字觉得实在有趣,便在晚会的那天晚上到了学校礼堂。

在门口扫码领了气球和荧光棒,傅央走到礼堂里面,偌大的学校礼堂竟然座无虚席。她转了一圈,找到一个空座位坐下来,静静等着舞台剧开演。

《后妈的前半生》这个节目排在晚会靠后的时间段,傅央看了无数个劲歌热舞节目后,终于等到了主持人的报幕声。她抬起头,认真地看向舞台,甚至还兴奋地挥了挥荧光棒。

其实舞台剧讲的就是白雪公主和后妈的故事,但它果然像它的名字一样逗趣,完全没有辜负她的期待,才十几分钟的演出时间就笑点不断。

尤其是白雪公主的饰演者,戴着乱七八糟的金色假发,衣服也不是很合身,虽然整场舞台剧她都没有台词,但她那副扮相就自带笑点。傅央坐得比较远,看不清饰演者的脸,只听清前排有一些人一直大叫着:“社长厉害!”

估计是学校话剧社的社长吧,傅央在心里面想。演技确实蛮好的。迎新晚会结束之后,同宿舍演节目的舍友发微信麻烦傅央把她的外套带到后台去。傅央抱着外套刚推开当作临时后台的教室门,就听到一个男生无奈的抱怨声。

“拜托……下次这样的事情就别找我了,外国语大学女生那么多,就算我是社长,也用不着非要我扮演白雪公主吧……”

傅央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在舞台上扮演白雪公主的男生摘掉了假发,正在费力地拉扯泡泡袖衬衫,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她把外套递给舍友,指着那个男生,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刚刚那个白雪公主,是他演的?”

舍友扑哧笑了,点着头说:“是啊,好像是社员整蛊社长,没经他同意就帮他报了名。”

傅央努力忍住笑,感慨了一句:“这年头,当社长可真不容易。”

临出门前,她没忍住又看了那男生一眼,男生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抬头时猝不及防和她对视,竟然是足够干净清俊的一张脸。和舍友一起走回宿舍的时候,傅央突然想加入话剧社了。

02

傅央是个行动派,刚回寝室就问舍友认不认识话剧社的学姐。果然,有人认识的一个学姐正好是话剧社的编剧,舍友便让学姐把社长的微信名片推给了她。他连个网名都没有,微信名就是简简单单的顾扬两个字。她二话没说就点了添加好友,在申请对话框里面老老实实地写下自己加他的理由:学长你演技可真好啊!

舍友被她的神操作弄得一时无语,到最后竟也觉得好奇,兴致勃勃地同她一起等,看顾扬会不会通过她的好友申请。

其实傅央刚发出去就后悔了。今天她在后台看到顾扬时,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现在她还这样夸他,万一他生气了,不想加她怎么办?她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傅央就这么等到了快要熄灯的时间,舍友失去耐心,早早爬上床刷剧,而她就坐在床边百无聊赖地晃着腿,心里面乱七八糟地想:他不会真生气了吧?要不要重新发一条啊?

他通过验证的消息是在熄灯前一刻发过来的,还伴随着他给她发的第一条消息:学妹,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好吗?后面还加了一个鸭子大哭的表情。

傅央觉得有趣,就问他:学长,话剧社还招人吗?

本来社团纳新活动已经结束了,但顾扬还是回复她:你想参加演出方面还是编剧方面?

傅央想也没想就回答他:都可以啊,只要能让我入社就行。

顾扬似乎感受到了她急迫的心情,告诉她:你有编剧本的经验吗?有的话,你就把你的作品发给我吧。其实傅央在无聊的时候真的写过一个短剧本,她立马找出文档发送给他。那边很快就看完了,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剧本里的几个问题。她被他毫不留情的点评弄得有些挫败,失落地问:自己是不是没有资格加入社团了?

没想到顾扬马上回复了她一句:没有啊,你比很多社员写的都好,下周四社团活动,记得来大学生活动中心啊。

傅央的心里面突然涌上了大片大片的欣喜,她急急忙忙地回复他:好啊,学长晚安!这次顾扬没有及时回复,傅央想他可能已经休息了,便也爬上床睡觉。可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面都是他。怎么她从前就没有注意到学校还有这么一号帅哥呢?能力又强,长得又帅,没能提早认识他,真是遗憾。

第二天早上,傅央被手机传来的振动感和铃声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解开屏幕锁之后,就收到他发过来的“早安”,后面还规规整整地带着一个句号。

傅央立刻清醒过来,一边收拾着自己,一边笑着回复“早安”。

有喜欢的人之后,生活都有动力了,原来是真的啊。

傅央一边吐掉嘴里面的牙膏泡沫,一边想。

03

虽然两人之前聊过了天,但周四社团有活动的时候,她和顾扬点点头打过招呼之后就再没了交集。话剧社的社员比她想象的要多许多,而且大半是女孩子。她和相熟的学姐坐在一起,学姐笑着说:“看见那些小姑娘了吗?基本上是为了顾社长来的。”

傅央闷闷地“嗯”了一声,在心里面接学姐的话,其实她也是。

那天是这学期第一次社团活动,也就是分派各个组的任务,还有要排练的大致内容。内容不多,顾扬简明扼要地讲完后,很快就散会了。结束之后,他特意走到傅央那里问她剧本改得怎么样了。她第一次和他面对面说话,不敢抬头,低着头回答他快改好了。他轻笑了一声,对她说:“加油啊。”

傅央的头埋得更低了。

因为平时比较闲,傅央还在学校的奶茶店里面做兼职小时工,没课的时候,她就会过去帮老板看店、做饮料。上午大多有正课,奶茶店的客人也比较少,傅央正看着综艺,小口小口地吃着双皮奶,冷不防听见熟悉的清冽声音,还富有磁性。她一抬起头,就看到了顾扬,赶紧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扣在桌上。

顾扬看起来赶时间,头上松松垮垮地反戴着一个棒球帽,见了站在柜台前的她,他主动朝她笑了笑。她抿着唇,不好意思地回了一个微笑,问他:“要喝点什么?”

顾扬似乎是思忖了一会儿,轻声告诉她:“一杯茉香奶绿,少冰。”

饮料封口之后,她匆匆忙忙把一张写好的小纸条偷偷放到了外包装袋子里面,然后递给顾扬,咬着嘴唇对他讲:“天冷了,要少喝一点凉的啊。”

顾扬怔愣了一下,接过她递过来的袋子,笑着说了一句“谢谢”。

傅央目送他走出奶茶店,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她发觉自己的脸烫得要命。她看着放在自己手边、本来用作在店里留言墙上留言的苹果形状便利贴,想到刚刚自己匆匆忙忙给他写下的那句话。

其实就是一句很简单的话,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莫名其妙想起的一句话。她连名字都没敢署上,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她的意思。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猜想着他或许已经拆开袋子开始喝了。看到那张小纸条之后,他会怎么想呢?会不会在微信上问她些什么?想到这里,她手忙脚乱地解锁手机,却失望地看到里面没有一条未读消息。

她知道自己有些唐突,可情敌那么多,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吧。她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做起了她的奶茶。

一连过了好几天,顾扬都没在她兼职的时段去过奶茶店,两人也从来没有在校园里面偶遇。因为害羞,她没敢主动给顾扬发短信,他自然也没主动和她说什么,更别提那张她偷偷塞进去的小纸条了。

傅央每天都显得很焦灼,又不好意思直截了当地问他,只自己在心里面瞎猜。顾扬不会是发现纸条之后,不知道怎么回复她,所以才躲着她吧?还是说,毛手毛脚的男生直接把小纸条和袋子一起丢掉了?两种想法掺杂在一起,傅央越想越焦灼。

又过了几天,傅央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却又在课少的上午见到了推门进来的顾扬。仅仅是余光扫到他的身影,傅央就开始心跳如擂鼓,她看着他,努力让自己声线像往常一样:“请问……”

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扬打断了,他叫她的名字,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叫她的全名:“傅央,你今天下午有课吗?”

身处全校最咸鱼系的傅央摇了摇头,回答他:“没有啊。”

他说:“那你能和我出来一下吗?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傅央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面想:难道顾扬看到小纸条了?不会这么直接吧?他看起来不像是这样的人啊。

她赶忙和一起兼职的小姐妹说了一声,跟着他走了出去。

04

事实证明,傅央的紧张完全是没有必要的自作多情。

顾扬找她只是为了正在排练的舞台剧设计的一个坐摩天轮的场景。他没切实坐过摩天轮,便问她有没有时间和他一起去,顺便排练一下那一段戏。傅央一听他找自己的原因不是自己想的原因,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还是微笑着回他:“好啊。”

虽然告白没有成功,但起码她能和他一起出去玩啊,她在心里面安慰自己。衡城标志性的建筑就是建在衡河上的巨大摩天轮,平时排队的人很多,基本要等上两三个小时,节假日更是一票难求。傅央在衡城读大学,却没坐过摩天轮,和顾扬一起出去玩的那天恰好是工作日的下午,排队的人少了许多,没过一会儿就排到了他们。

不知道工作人员是怎么分的舱,轮到顾扬和傅央的时候,他们竟然独占一整个空间。虽然这样很有利于剧本排练,但傅央的脸还是不可抑制地红了起来。

摩天轮缓慢转动,顾扬把其中一个剧本递给她,两个人对起了词。剧本里写的是情侣相处的片段,写剧本的小姐姐一定正在谈恋爱,写的片段简直甜到腻人。对戏的时候,她的脸越来越红,读台词的声音越来越小。顾扬大概也没有仔细看过剧本细节,气氛一时有一些尴尬。

不知算不算缘分,到了整个摩天轮的最顶端的时候,剧本里刚好写着男女主角接吻的情节。傅央看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了“情侣在摩天轮到达顶端时接吻,就会一直在一起”的玄妙说法。只可惜他们不是情侣,她也没那个胆子去吻他。要是她斗胆亲了顾扬的话……她看着他略显淡漠的侧脸,怕是会被他直接丢下去吧?

对好戏之后,顾扬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接着,空气凝固了。摩天轮还没有转完,傅央率先打破了沉默,主动问起了纠结她好多天的小纸条事件,她委婉地问他那天的茉香奶绿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却疑惑地问:“怎么了?”

傅央心里面有一个小人在疯狂咆哮:他果然看都没看,就把小纸条给扔了!害她瞎想焦灼了这么久!男生的细心程度果然没办法信任啊!但她面上还是尽力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啊,没什么,没关系的。”

下次非给你贴瓶身上不可,她愤愤地想。

摩天轮的转速是真的慢极,她打开了话匣子,又忍不住问他:“顾扬,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顾扬把视线从窗外移到了她身上,低着头,竟然轻轻点了点头,弯了弯嘴角,道:“好像有。”

傅央一下愣住了,她本来打算在听到他的否定回答之后,一鼓作气,干脆表达自己心意的,怎么到了现实中,这事情的走向就完全不按她设想的剧本来啊?

她一下子退缩了,不敢再问他那个人是谁,便低下了头,闷闷地说了一声“哦”。直到摩天轮转完一圈,他们也没有再说过话。站到陆地上之后,顾扬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一会儿,傅央说“好”,却在他转身之后苦涩地笑了笑。只是在她没看见的地方,顾扬独自走到了衡河边上,掬了一捧水,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心跳恢复正常频率之后,才走向她站着的那边。真奇怪,他在心里面想,明明自己也没和这个小姑娘见过几面啊。

05

顾扬送傅央到宿舍楼下,不知女孩是沉浸在刚刚的尴尬中,还是在害羞,她急匆匆地对他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跑进了楼里面。他忍不住失笑,又想起她在摩天轮上莫名其妙的问话,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舍友:“那天我帮你带的那杯茉香奶绿,袋子你扔了没有?”

舍友疑惑地问:“你要那个袋子干什么?”却还是放下手机帮他找。没过多久,他从乱七八糟的桌子上翻出了一个已经皱了的袋子递给他:“给你。”

顾扬第一次如此感激舍友不喜欢收拾屋子的习惯。

他打开袋子,果真看到了一团被揉皱了的绿色便利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笑意,小心翼翼地展开那个纸团,女孩娟秀流畅的字迹出现在纸上面,是一句甜甜的情话——“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我头上”。旁边还画着两个Q版头像,笔触潦草,却也能看清那个男生正穿着泡泡袖的衬衫在表演,而女生坐着看他。空白处连名字都没有署,只笨拙地画了一颗爱心。

应该是时间紧迫,他看得出来,她画得很简单,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顾扬心里突然涌上大片大片的温柔。他把纸条弄平整,郑重地放进了手边的书里面夹好。唇边的笑意渐深。舍友见他莫名其妙地笑,觉得奇怪,问他一句:“你怎么了?”

“没事,”顾扬答,扬声说了一句,“谢谢你啊!”

舍友觉得今天顾扬的行为简直匪夷所思。

那天之后,顾扬开始习惯性地点开和傅央的聊天界面,等着她再和他聊些什么,可她总是不主动和他说话。他终是等不及,干脆自己给她发了起来。发别的,他怕吓到小姑娘,于是就像手机提醒界面一样定时给她发早晚安。

傅央起初以为他只是心血来潮发个早安,过两天才发现竟然每天都有。她便回复他同样的话,加上一只小猫摇着尾巴说“早”的表情。

临近十一月,傅央报名了四级口语考试,她把改好的剧本发给他之后,就开始抓紧时间练起了口语。她想起顾扬似乎是留学生班的导助,就麻烦他帮她介绍一个外国小哥哥当语伴帮助她练习口语。顾扬答应得迅速,晚上就约她次日中午在学校咖啡厅见面,她一边感慨着他的办事效率,一边说着谢谢,顺便问他:能不能偷偷告诉我一下,小哥哥长得帅不帅啊?

毕竟当年她填报这个专业,就是抱着见帅气外国小哥哥的目的。顾扬的回复迟了一会儿,他告诉她:别人说他还蛮帅的。

傅央的心一下子雀跃了起来,第二天还早早起床化了个妆,提前到咖啡馆等她的语伴,打算给对方留下一个美好的第一印象。等了不到十分钟,她就从门口的玻璃那里看到顾扬走了过来。她按捺不住好奇心,眼睛一直往他身后看,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顾扬走到傅央面前,她急急地问:“我的语伴呢?”

他有些邪气地挑了挑眉,整个人显得更加英俊。他对她讲,语气漫不经心:“就在你面前啊。”

傅央满脸的黑人问号,难以置信地确认了一次:“我的语伴?你?”

顾扬点了点头。

“说好的外国小哥哥呢?说好的别人都说他帅呢?”

顾扬继续漫不经心地道:“外国小哥哥临时有事,所以就拜托我过来了。说起来,我还真有一百二十八分之一的外国血统,而且你不是夸过我帅吗?”

傅央被他的回答弄得一时语塞,想不到他竟然有如此不要脸的一面,她还一直以为他是清冷淡漠的性格呢。

顾扬看着面前小姑娘的表情,愉悦地笑了,轻快地对她讲:“那我们就开始吧。”

什么外国小哥哥临时有事,他根本就没帮她联系。他才不会把自己喜欢的小姑娘介绍给别人呢,语伴也不行。

06

虽然傅央结识外国帅哥的梦想破灭了,但不得不说,顾扬确实是一个极佳的口语语伴。许是因为他早已一口气以A的成绩通过了四级和六级的口语考试,所以他显得非常有经验,在和傅央交流的时候,会有意模拟考试环境,用对话的形式帮她练习考试的几个部分。

在他的帮助下,傅央的口语水平突飞猛进,考试的时候自然也是轻松应对。四级的口语考试本就不算难,考完之后,她自我感觉良好,赶忙给顾扬发了一条感谢的信息,说要请他吃饭。

顾扬似乎还在上课,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复她:没关系,给我做杯饮料就行。

傅央自然是爽快答应,问他:你要喝什么?

顾扬说:棉云玛奇朵,热的,七分甜。

她回复了一个“好”字,默默在心里记下他的喜好。他好像蛮喜欢玛奇朵的,点了好几次了。两人约好中午见面,这一次,她在纸上干干脆脆地写上了“顾扬,我喜欢你”,还用透明胶带把便利贴贴在了杯身上,生怕它掉落下来。

把饮料递给他的时候,傅央感觉到自己的指尖都在抖。

她真没有料想到顾扬直接在店里面喝了起来,浅绿色的纸条一下子暴露在他的眼前。她看着他把纸条撕了下来,然后把上面的字念了一遍,脸红得都要爆炸。

顾扬把纸条放进口袋里,努力抑制住笑意,故意问傅央:“字条是你写的?”

傅央害羞到无地自容,讷讷地答:“是……是啊。”

顾扬刚想笑着说些什么,就被路过奶茶店的同学匆忙喊住:“顾扬!教务处的李老师正找你呢,好像是留学生那边出什么事了!”

他掏出手机,果然有许多的未读消息,他一条一条看下去,敛起笑意,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他对傅央说了一句“抱歉,下次再说”,就随同学离去。

傅央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些难过。怎么办啊?她还是太怂了。似乎是他们最近来往频繁,有一天,傅央莫名其妙收到了一条不太相熟的学姐发过来的消息,问她是否和顾扬在一起了。

傅央赶紧否认,说没有。她本以为这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没想到那个学姐竟然又给她发了一句:那就好,我有个朋友还蛮喜欢他的,她看你们最近走得很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了呢。

傅央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学姐又发过来了一条:学妹,你和顾扬……你们就是好朋友吧?换作以前,傅央可能会因为怯懦,所以回复含糊不清,可这一次,她坚定地打字:不是的,我喜欢他。

就算知道他很有名气、很引人注目,就算知道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她还是想没有畏惧、堂堂正正地继续喜欢他。

而且……他明明很照顾她啊,他带她出去玩,耐心帮她改剧本,夸她写剧本有灵性,还陪她练了那么久的口语。他们走得近,那么多人都知道了。

她把这些讲给学姐听,想着他或许也有一点喜欢自己吧。

只是学姐冷漠地回复她:顾社长一直人很好啊,他很照顾新人的。我刚入团的时候,社长还会帮我改稿到凌晨,周末也经常和我一起去实景地试戏。傅央听了,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她本以为那些独属于她一人的记忆,原来那么多人都拥有过。或许他真的有自己喜欢的人吧,怪不得那天她在摩天轮上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的时候,他说有;怪不得他始终不肯回应她的感情;怪不得他那天说以后再谈,却没再主动和她讲过话。

她放下手机,没再回复学姐,突然感觉自己像一个自作多情的可怜小丑。

07

傅央辞掉了奶茶店的兼职工作,话剧社接连几次活动,她也都请了假。进入考试月了,她要复习的东西很多,所以她的时间不像从前那么宽裕,常常是图书馆、食堂、宿舍三点一线,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

刚刚逃离四级和无数英语单词的折磨,她又一头扎进了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的大坑里,每天背着各种各样的专业知识,忙得恨不得能分身。

在这样忙碌的日子里,她连想起那个人的时间都没有。

在某一个因没有睡醒而迷迷糊糊的早晨,她去奶茶店买咖啡的时候,因为顺口说出“棉云玛奇朵,热的,七分甜,谢谢”,她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似乎很久没有见过的人。

其实也没有很久,她听说他也很忙,他负责的留学生研究生班级似乎出了点问题,问题很棘手,估计他现在也是分身乏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她和他的微信聊天界面上的最后一条消息还是他回复她要请他喝咖啡的那一条,她问他中午来拿怎么样,他说好啊。

再没有人像闹钟一样每天准时给她发早安、晚安,她竟然开始不习惯了。习惯这个东西,真的很可怕啊。

待到顾扬把那些因为和老师有矛盾,闹着要罢课、拒绝写论文的留学生的事情处理好之后,他觉得自己简直丢了半条命。他回到宿舍,睡了整整一天,才感觉缓过来一些。

刚缓过来,他就发现,小姑娘这么多天竟然都没有联系他。

她写的那张便利贴还在他的外套口袋里面,他在微信上问她在不在奶茶店,她没有回复他,他干脆自己过去了。正在值班的女生见他面熟,听他问傅央去了哪里,今天有没有上班,便皱着眉头回答他:“傅央已经不在这里做兼职了。”

顾扬愣住了,又给她发微信,可她还是没有理他。

他心里有些慌,他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顾扬一路走回寝室,心里面逐渐有了个想法。

性格使然,他最讨厌不确定的事情,还有不知结果的等待。和她相处的这几个月以来,他无比确定自己喜欢她,她写的那两张纸条也表明了她对他有好感,不如他就直接表白吧。

他没头没脑地在寝室里面问了一句:“摆心形蜡烛的话,是不是太老套了?”

寝室因他这一句话轰地炸开了锅,舍友七嘴八舌地问他:“厉害了啊老哥,不声不响就有情况了?”“是那个小学妹啊?照片让我看看呗!”还有觉得难以置信的:“真没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能看到冷面大神这么热情的一天啊,值得纪念,值得纪念。”

他无奈地说:“我在问,摆蜡烛会不会太老套了?”

还是寝室长认真回答了他:“不会吧,这种经典桥段难道不是永不过时的吗?要不你中午去广播站当众广播也行,我把电台的钥匙给你。”

顾扬思考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否定了当众广播的事情。

还是摆蜡烛吧,虽然老套,但看起来似乎更浪漫一点。

小姑娘应该都是喜欢浪漫的吧。

08

考试周的前夜,傅央所在的女生宿舍整栋楼都轰动了。

外国语院校本就女多男少,那些男生表白示爱的桥段,大家都只在网上看到过,这还是第一次切切实实有人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树上挂满了星星灯,还放了冷烟花。

他本来确实是打算摆蜡烛的,可在翻书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了小姑娘第一次写给他的那张字条,便想还原一下纸条上的场景。他买了许多星星灯,几个男生搬着椅子挂在了正对着宿舍门口的树上。顾扬站在挂满星星灯的树下,几个男生扯着嗓子喊起了傅央的名字。

傅央住在新生宿舍的最高楼层,她本来正在楼上心如死灰地背着国际音标和声母韵母表,还是靠窗的舍友听到了有人叫她的名字,刚看向窗外就大声尖叫了起来。她掀开床帘,问:“怎么了?”

舍友激动地推她,催促她快下楼:“有人在楼下给你表白呢,还挂了星星灯、放了烟花,看着超级好看啊!”

傅央莫名其妙地穿着拖鞋下了楼,穿过挤满看热闹人群的大厅,走出宿舍楼门,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发光树下的顾扬。

她被推搡到他身边时,整个人还处于呆愣的状态,然后她听见他说:“傅央——我喜欢你——”

顾扬是大声喊出来的,她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大声说话。

他把一个星星形状的盒子递给了她,她打开盒子,见里面躺着一张绿色的纸条,上面写着“你说,遇见我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到你头上,而现在,你这颗最亮的星星,已经落在我眼里了”。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星星灯,原来他看过那张她以为被他随手扔掉的纸条。

傅央抬起头来看他,看见自己的身影直直落入了他的眸底。

起哄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她意识清醒了些,开口问他:“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顾扬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不知所措,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好像一下子就明白小姑娘之前为什么会疏远自己了,他有些无奈地笑道:“小姑娘怎么这么笨?我说的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傅央还对之前学姐的话耿耿于怀,闷闷地说:“那学姐和我说你对谁都很好的……”

顾扬的脸严肃了起来,他认真地摇了摇头:“没有,那些人和你是不一样的。”

他可从来没有主动带谁去坐摩天轮,也没有每天都给谁发早晚安。起初,他见她只因他觉得她很可爱,后来她加入了社团,每次都认认真真改剧本,和他讨论情节。越来越了解她之后,他才发现小姑娘就像是宝藏一样。

他才不是什么慷慨的人,遇到了喜欢的宝藏,就想占为己有。

他头一次感谢自己在迎新晚会上饰演的“白雪公主”,那简直是他人生中最丢脸的经历,可那让他遇见了她。

傅央这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误会,她有些窘迫:“那你单独告诉我就好了啊,也不用搞得这么隆重啊……”

顾扬若有所思,问她:“你不喜欢?”

“也不是,就是……”

顾扬再接再厉:“喜欢的话,我可就当你答应了哦。”

面前的小姑娘有些害羞地点了点头,顾扬倏地笑了:“那,看在我搞得这么隆重的分上,你要不要补偿我点什么呢?”

傅央想了一小会儿,说:“那我请你喝饮料吧?”

顾扬弯着眉眼,点头道:“好啊,我要……”

顾扬的话没说完,就被女孩轻轻的声音打断了。最后一朵冷烟花炸开,他听见她说:“我知道,棉云玛奇朵,七分甜。”

作者的话(新浪微博@是温良呀)

迎新晚会上的《后妈的前半生》这个节目是真实存在的,白雪公主是男生扮演这件事也是真实存在的,但白雪公主长得超帅这件事……是不存在的。所以说,小说还是高于生活的啊。

——温良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