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街少女情事

发布时间:2019年9月30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53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锦绣街少女情事

文/不消停

听到母校要易址的消息时,我没半点惊讶,那座建造于九十年代的建筑群终于没法继续容纳逐年扩招的学子,后来人得以幸运地入驻崭新校舍,他们会拥有簇新的食堂、宿舍、林荫道,兴许还有……我脑海里突然冒出当年和陈谙的一段对话——她说,“咱学校要是有个小树林就好了,这样我和徐靖就可以在里面幽会了。”我拿书扔她,“你害不害臊哇!”

1

走进锦绣街1号那年,我15岁。初三拼了老命考上小城最好的高中,心中难免有些沾沾自喜,但这滋味很快就在分班考试之后消失殆尽——我分在C班,ABC,后边儿再没了。

班主任老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但老成得像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张口闭口都是升学率跟一本线。我们总腹诽着,难道他是要把教C班的怒气全都撒到我们身上吗?只敢背后说说的不是真英雄,敢跳起来跟老刘对峙的才是,于是陈谙出现了,在高一下半年的某天,她扬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走进来,后来我才知道,全是假象。

我宿舍空一张床,于是陈谙顺理成章成了我的上铺。高中是寄宿制,却独独对陈谙例外,她只把这儿当作和家里吵架后才会暂居的住所。老宿舍设备陈旧,暖气片热不热全随心情,夜里我抱着被子发抖,心想这就是灰姑娘与公主的区别吧,人家陈谙想住就住,想走就走。

我和陈谙熟识起来是几个月之后的事儿了。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数羊,却被空降的不明物体砸中了脸,彼时陈谙刚巧翻了一个身,我猜到那大概是从她床上掉下来的。我架不住好奇,趴在被子里点亮手电筒端详手里的东西——原来是一张叠得方正厚实的纸条,我的手仿佛被魔鬼驱使,徐徐展开一角后又赶紧合上。早上我顶着黑眼圈儿把纸条还给她,陈谙问,你看过了吗?我诚实地回答她,掀开一个角看到你的名字了然后……

陈谙一晃脑袋,嘿没事儿!以后你就是我姐妹了,下次我指不定会把什么重要东西掉你床上呢!

我点点头,她狡黠地冲我挑眉,姐妹之间没有秘密,但你一定要对其他人保密喔!

陈谙说话很少用问句,但她的提议总会让人不忍拒绝,当她用俏皮灵动的双眼盯着我时,我相信她是要和我成为朋友的。

2

每次陈谙从家里回学校,包里都会塞着一袋子精致的甜品,她留出一部分,余下的与我分而食之。有次我对着一盒提拉米苏直流口水,她咬了口泡芙说,这份别想了啊,我留给徐靖的。

我张大嘴巴,再也按捺不住好奇,是那个数学大神徐靖吗?你在和他谈恋爱?

陈谙赶紧拿起一个泡芙往我嘴里塞,似乎我刚才不小心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别看他学习那么好,其实胆子可小了。我听着陈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默默思索其中的关系。她却自顾自地说下去。我只不过是担心谈恋爱被我爸发现,而徐靖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他说一旦被记过就会失去校长推荐资格,所以,我们只能搞地下恋情啦!

我咂舌,你还真会为爱情献身啊!

陈谙没心没肺地舔奶油,语气轻快,反正他很想要那个推荐名额啦,我无所谓,等毕业后,他考到哪儿我就去哪儿,就像我为了他转到这所高中一样。

她的话让我彻底呆住了,在我的世界只有漫天试卷与升学焦虑时,陈谙竟如此轻描淡写地将自己的未来与那个男孩儿联系起来,她口中缓缓吐出徐靖这两个字,眼角眉梢都洋溢着我从没见过的、名为“幸福”的东西。

3

有时我们路过A班门口,会看到徐靖站在黑板前给同学讲数学题,那是个长着一对桃花眼的男孩儿,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稳当。

我问陈谙,平常没有多少联系的两个人,真的会一直在心中给对方留着位置吗?

陈谙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告诉我所谓的安全感都是情感博主迷惑人的说辞。她只知道从初中见到他第一眼起她就喜欢上了他,即使她读书不好,也从未遭到徐靖嘲笑,他总是把做好的试卷给她抄。

我耸耸肩无奈地说,我又没有恋愛过,我不懂,只是你能不能学学你家徐靖,多放点心思在学习上,在C班又怎样,老刘还没有放弃我们。

陈谙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你听过那句话吗?有情饮水饱。

我摇摇脑袋,低头翻了一页书,我只听过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4

好像突然间,有一条心知肚明的线在大家身上紧绷起来,所有人顷刻间都开始努力,对即将到来的分班考试全力以赴——那是总复习前最后一次离开C班的机会。

一封匿名举报信就是在那节骨眼儿出现的,兴许是陈谙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

老刘专门抽出一节课来开班会,句句影射陈谙。同桌悄声嘀咕道,老刘真是可以,局长家千金都敢训。

你说谁?

陈谙啊,她爸是区教育局长,你俩关系那么好,她没和你提过?

我有些恍然,盯着台前嘴巴一张一合的人,一句也没听进去。

老刘合上门出去后,我看见陈谙一反往常地垂下头,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是的,这场恋爱对于她来说或许是罪过,她本不必遭受这种尴尬与屈辱,我在心里想。

托那场考试的福,我终于离开了C班,陈谙没有。高三紧锣密鼓的总复习开始后,她彻底走读,我们的联系也渐趋近于零。

我没法经常见到她,也就不清楚他们的爱情进度条拖到了何处,只是听传闻说徐靖在老师面前矢口否认和陈谙恋爱这件事。他像一只急于摆脱尾巴的壁虎,迅速撇清了和陈谙的关系。

5

有次课间我站在窗前,看到甬道尽头的海棠花树明明暗暗地遮着二人,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我认得陈谙的身形,他们在那里僵持了很久,她似乎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说话,而徐靖交叉着胳膊,脑袋机警地四处张望。

最后,那个桃花眼的男孩气定神闲地转身离开,只留陈谙杵在那里,我顾不上身边的人匆匆跑下楼,可陈谙已不在那棵树下。

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这世上不仅仅有爱情这一件事值得追逐而已。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在校园里见过陈谙。毕业前我去C班找她,想给她一张同学录,我之前的同桌托着腮,语气酸酸地说,陈谙离开大半年了,她要考雅思出国,人家本来就和我们不是一类人啊!

6

锦绣街1号——当年选址建校的元老一定是对后辈抱有很大的期待吧,希望我们前程似锦绣,事事拔头筹。

但即使是在那一年的锦绣街1号,也定不止一位“陈谙”,她们在最美妙的年华奋力追逐爱情这个飘渺的东西,在看清自己未来的路之前,就把那攥在手里当成唯一的福祉。

可是啊,我们的锦绣前程本就不该寄希望于另外一个人身上,好的爱情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是旗鼓相当地并肩而立。这些,我多想那时的陈谙能够明白啊。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中学生博览

上一篇 : 其实我也不是天生那么懂事
下一篇 : 它夏将远去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