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不可及的喜欢,急不可耐的欢喜

发布时间:2019年9月30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46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遥不可及的喜欢,急不可耐的欢喜

文/若水忆风

01坦白说我并没有坦白说

我所认为的喜欢就像是两个相碰的磁极,同极相遇,彼此却会相去甚远;而异极相遇,一旦靠近便再也难舍难分。所以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很容易喜欢上与自己没那么状况一致的他。

坦白说是个很好的东西,可以让人卸下伪装和戒备,拾起执着和勇气,大声说出心里藏匿很久也未敢说出的话。

可对我而言,即使对方化成灰都猜不出我是何方妖孽,我仍旧会惴惴不安,到嘴边的喜欢最后也顶多是一个害羞的微笑表情。

那天,一条消息问我有没有认真喜欢过一个不可能的人,我坚定地回复没有。

我承认,这个坦白说我并没有坦白说,但那是因为我愿意一直相信他对于我不是个不可能的人……

高中三年,喜欢两年,为了你挑灯夜读,为了你每天穿校服,为了你日日晚归,为了你绞尽脑汁。

或许,那些不曾拥有的日子才最感人。

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二,你被两个帅哥围绕着坐在我身后,显得瘦削而又安静。

那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你,只是覺得你和他们有些不一样。或许,最初的了解就是源于对这份不一样的好奇。

一个月后的座次更替,老天爷调皮地将我们凑到了一起,且从那之后我们几乎再没有变过,两年,无数次,巧合亦变成平淡。

说来也奇葩,对你的喜欢又是来源于这份不一样的巧合。因为当时我们是全班唯一男女同桌的这个设定让我顿时感到了“姻缘”两个字的内涵,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的小傲娇。

本以为日子久了我们会摩擦生热,继而干柴烈火,可你却始终冷若冰霜——于是暗地里我总叫你冬先生。

02你还记得我吗?冬先生

冬先生是个学霸,唯独语文总是败给我这个半路出家的科代表,这一度让我拥有了嘚瑟和自信的资本。

而这资本让我变得热衷于州官放火、滥用职权之类不齿的勾当,更是妄图给你植入一块芯片,让你自愿成为我的手下,为我打杂。

收发作业的男女搭配,回答问题的一先一后,考试成绩的不相上下,周围人的起哄叫嚣,包括签名时的刻意靠拢……这些小女生的密谋心思都让我百尝不厌,乐此不疲。

你是个怪脾气的家伙,不喜欢写题时被打断,而我又是个十足的话痨,于是经常惹毛正与数学题僵持不下的你。

可能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明知故犯。

那次,你冲我大吼“闭嘴”,我真的好几天没再敢说话。害怕胳膊相碰引发尴尬,于是我活成了独臂大侠;害怕自己忍不住理你,于是一下课就趴着装死。

谁知一向下课不睡觉的你,那几天竟和我一样趴着。我无意间睁开眼,看到我们一个朝左,一个朝右,画面静止,美好尽显,我也一度以为我们会进入同一个梦里。

倏然,你猛地起身,我像是个差点儿露馅的间谍,迅速回归装死状态。透过胳膊缝隙看着你被压弯的呆毛,被压红的小脸,笑容就那样溢出,是再也憋不住的欢喜。

03冬先生就是我的春天

那两年,心酸、幸运、期待、失落,轮番上演。

明明是个戏痴偏偏被你逼成个奥斯卡,话到嘴边的在意随风一掠也都变成了漫不经心;以为你是为了和我穿情侣装才每天校服,可你总是能轻易地就脱下它,只有我一个人穿着变黑的它还恋恋不舍。

冬先生,你知道吗?

每次我看到你冲着我讨厌的女孩儿微笑,就恨不得把已经搅碎一地的心拼起来送给你;看到你替别的女孩儿写作业,恨不得把已经气炸的肺掏出来给你现场解剖。

而你或许出于无意的任何举动都会被我无限放大成故意的英雄救美。

我站起来回答问题,头脑空白,孤立无援,你二话没说走上讲台,一气呵成。而当你转身,傲娇一视,冲我点头,我承认那一刻有个傻子的心化了。

喜欢就是将所有的机缘巧合自觉变成欢喜。

高三时你换了发型,变得格外帅气。你在走廊的一侧,我在里面。于是每次迟到时溜进座位的我都会碰到你直挺的后背,而每次转头看黑板的我也都会不小心看到你的侧脸,轮廓清晰、光亮、明媚。

那些晦涩的时光,冬先生,你就是我的春天……

04我心里再也赶不走的你

最美的不是雨后初晴,不是乍暖还寒,不是窗明几净,不是花香鸟语,而是我心里有个舍不得赶走也怎么都赶不走的你。

那天,我正与物理题决一死战,你突然凑过来,脸伏在桌子上,安静地盯着我看。

我心跳加速,血脉贲张,手抖到拿不住笔。突然你又说让我体育课去看你的篮球赛,那声音直到现在依旧像在耳畔——温柔、娇羞、果断又掺杂着些许霸气。

可那一刻我的脑子根本卡死,而且像是心底的喜欢被窥视,害怕露出马脚,所以我拒绝了。

你有些失落地转过头去,看着你的后脑勺,我抬起的手还是收了回来。

我终究没有勇气。

拍毕业照那天,我没有穿校服,你穿了。看到你早早站好了位置,我却踌躇着还是没有去你旁边的空位。只是没想到照片里的我们竟然对称站着,一左一右,不禁回忆起曾经趴在桌上的样子。

我们的最后一面是在高考前一天,腾空教室。我搬了厚厚一大摞书,气喘吁吁,本以为你会帮我一把,可你只是看了一眼,飞快地跑离了我的视线。

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于是一路尾随,直到看你骑上脚踏车呼啸着出了校门。

我绝望了,泪水一涌而下。没想到,你竟原路折返,径直从我身旁过去,而那个对望像隔了整整两年,串起了所有的过往悲欢。

也许,一切都不用说。

从此我们还是各奔天涯,而那层喜欢的纸也许一直都是破的,只是我们谁都没有主动从那个洞里通过。

没有遥不可及的喜欢,只有遥不可及的人。对我而言,你的遥不可及反而成全了我的急不可耐。

时间走了,可那个你却始终赖在我的记忆深处怎么都赶不走。

不过,这样也好……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其实我也不是天生那么懂事
下一篇 : 它夏将远去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