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冢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夜冢

文/元一(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明姝是皇城中最灿烂的明珠,风光无限,备受盛宠,出身权贵之家的沈容彻和她一同长大,两人情深意笃。然而朝堂暗险,深宫凉薄,她越耀眼,就越容易受到伤害,他只好将一往情深埋藏心底。他不能伴她左右朝暮相与,但可以默默守护,护她万世长安。

他们相识时,她不过九岁。

天色晴朗明净,宫墙上的花枝一点儿一点儿地抽出了新芽。她笔直地跪在软垫上,在书案前抄写《史记》中的一章。

长明斋的书架直修到屋顶,高大的殿室内竟像是幽深的迷宫。明姝的腰背早就紧绷得酸痛不已,却不敢放松一丝。身后的嬷嬷手执戒尺,只要公主弯一下腰,便要在她背上再敲十下。

陛下子嗣单薄,女儿独她一个,她是皇帝的掌上明珠,却又要为这宠爱付出十分的努力。皇帝极看重她的课业,因她这一章没有背熟,便要跪着抄写百遍才行。

书斋里培植着白色荼蘼,花开得极好,白云雪涛一般,盈盈的香漫了一室,轻轻浅浅地没入鼻端。她轻嗅着花的清香,又偷眼去看另一边的沈容彻。

那个比她稍大些许的少年斜靠在案上,一只手托腮,一只手握着毛笔在纸上涂抹。矮几与地板上散着写过的宣纸,风一吹,便翻起满地的窸窣声。

明姝知道他是沈蒙将军的幼子,皇太后的远房侄孙,同样是被捧着长大的。因为他与京中的纨绔子弟打架闹事被太后知晓,于是罚他到这儿抄半个月佛经。

她悄悄地看他,觉得他白净好看,一点儿都不像会打架的样子。沈容彻发觉她的小动作,抬眼对上她的目光,她立时就愣住了,接着做错事般连忙躲开视线,垂眸写字。

沈容彻便在心中暗笑,他常听闻这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被养得如何娇蛮,太后还特地嘱咐他不许欺负明姝。其实她怕生、羞怯,没有丝毫娇蛮的模样,让人觉得想要亲近,他又怎么会欺负她呢?

后来,她每日下了晨课,就有沈容彻陪她在书斋一起习字。

这天,明姝换了常服进了书斋,赤足坐在垫子上,一抬眼就看见案几上放着一只陶泥的五色小雀,她惊喜地握在手里,回头去看他。他很漫不经心的样子,点了点头,道:“给你的。”

明姝眼里欢喜的光都要溢出来了。宫里虽然多的是珍宝,却没有这样的新巧玩艺儿。她的眼都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又脆生生地道谢:“谢谢容彻哥哥!”

她和沈容彻就这样亲近了起来。

天气渐热,她习字到午后总是犯困,写着写着就眯了眼,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柔软的睫毛微颤,在脸上投下浅浅小小的阴影。他看着她的样子实在可爱,总是忍着笑不叫醒她。有一次嬷嬷在时,她忍不住困乏打起了盹儿,臂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尺,身后的嬷嬷严肃地皱眉道:“公主,专心。”

她被惊醒,睡着感觉不到疼,写了两笔字才觉得手臂又疼又麻,这时头顶传来一声嗤笑,笑她笨笨的样子。第二日,桌上便多了一个漆金小盒,里面盛着银粟胶,香气扑鼻,又能清心醒神。

虽然她贪玩儿贪睡,但读书时专心致志,一心一意,沈容彻却依旧是散漫的样子。她垂眸翻书、背诵,他觉得无聊,在纸上随意涂写一气,然后揉成纸团扔在她面前。她视若无物,下一刻,却又有一个纸团丢在她头上。

明姝不胜其扰,噘着嘴将纸摊开,纸上写着乡野间的鬼怪故事,再看一张,上面却是画着个极丑的小人儿,也在看书。

不及看完,她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抬头看他,他也在看着她笑。他眸色剔透,面容生得清俊,看人时眉尖轻挑,笑得明朗,完全是不谙世事的少年模样。

窗外的鸟雀栖在绿荫之中,叽叽喳喳叫得欢快,天高云淡,风舒日和。日后回想,这段岁月竟是那样温和,那样奢侈的时光。

七月十五是中元节,陛下大宴皇亲,元合殿灯火通明,欢声绕梁。他却拉着她偷偷离席,两人躲在望景台上。

天还没有黑透,尤有残霞盘桓在天际,皇城里却已燃起了连绵的宫灯。沈容彻攀住围栏,轻轻松松地跃到瓦檐上,回身向明姝伸手。她犹豫了一瞬,又立马欢喜地握住,同样翻上了房檐。

他们两个坐在房檐上看星星,不过一会儿就被遣来寻人的宫人看见,她的贴身宫女阿杏急得眼泪都冒出来了。明姝被扶着下来,看着阿杏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不妨事的,只是在那上面看看风景,摔不着。”

阿杏惨白着脸,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是嘶哑的:“公主……秦妃娘娘出事了……娘娘席中忽然觉得腹部绞痛,现在已经叫了太医来诊……”

几颗冷星缀在天边,夜凉如水,她忽然觉得遍体生寒。

明姝晃了晃,被沈容彻急忙扶住。他安慰她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呆了半晌,她猛地推开身边众人,提着裙裾朝元合殿急急地奔去。

平阳宫里依旧有微弱的烛火,殿室昏暗而空旷,房间尽头是巨大的白色纱帐,后面就是秦妃的灵位。

明姝一身白裙,默默地跪在蒲团上,乌黑的长发从背后散下来,在烛光下闪着幽深的光。

沈容彻站在她身后,犹豫许久,才将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上,道:“明泫睡着了。”

允德六年的秋天,贵妃秦氏在中元节因难产薨逝,肚子里的皇子也没能保住。这几日陛下悲痛不已,茶饭不思,每晚都要默默无言地在平阳宫待几个时辰,要陈大监百般规劝才肯回去休息。明姝公主不要人陪,在灵前跪了三晚。

沈容彻感觉手下的肩膀那样单薄瘦弱,他吃了一惊,也觉得心疼,想说些什么,未待开口,明姝却先开了口,声音很低:“明泫很喜欢你。”

明泫是比她小五岁的胞弟,秦妃去后他一直哭闹不止,倒是沈容彻一哄就好了。

他安慰地握住她的手,明姝缓缓地回头,两颗泪珠顺着脸颊滑下,滴在他的手上。那一瞬间,他竟想抽回手去。那泪珠是滚烫的,灼伤了他的皮肉,直痛到骨头里。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她是十分骄傲的公主,几年前开始学骑射时,日日在靶场练箭,他也跑来教她,她的指尖都磨得肿起来,却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夜这么静,周围的黑暗似是能将人也吞噬掉。他望着她眼里的寒冰,忽然发现她已坠落到深渊里。

又是一年秋猎,文武百官随行出游。大皇子骑着马毕恭毕敬地落后一步,她却骑马陪在陛下身旁。一身赤金的骑服,脊背挺得笔直,身影平添了许多英气。

她出落得明媚动人,却没有一般女孩子的娇柔娴静,眼波是坚定果决的。她变了许多,不复从前灵动天真的模样。她曾经那样开朗,虽然如今脸上的笑容少了,但依旧是光芒万丈,尊贵逼人。

秦妃薨逝后,投在她身上的圣恩越发浩大。陛下极关心明泫,更关心她。有人讨好皇帝,说她风华绝代,一举一动与陛下如何的像,眉宇间似有帝王气度。

这样赞一位公主有些不合适,但陛下大悦。自此,人人便知道她是被宠上了天。

猎场上休息时,陛下饶有兴趣地看各位世家公子骑马比箭,明姝陪在后面。沈容彻自幼习武,轻而易举地夺了头筹。少年人意气风发,她远远看着,脸忽然红了。

她牵着马去找他,说等到秋底灯节,他们可以一起出宫赶集会,上次一起去的酒坊就很好,他们还可以饮酒赏花……沈容彻认真地听着,露出一抹浅笑。他的长相并不张扬,笑起来时却如光芒骤至,动人心魄。

明姝看着他凝神,在许多个日夜陪伴里,所有的一切早已生根发芽。公主眼里光如星河,闪烁的炽热感情,没有人看不到。

沈容彻忽然俯下身,伸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头顶。他们离得那样近,倒影都清清楚楚地落在彼此的眼里。

无声的叹息从唇齿间缓缓流出,他垂下眼眸,掩住即将翻涌而出的情感。沈容彻直起身,从她发间拈起一片落叶。

“明姝,”他看着指间的红叶,顿了许久,道,“过段时日,我就要和父亲去北疆了。”

朝堂并不安稳,胡人大举侵犯,来势汹汹,边疆境况危急。沈将军自请镇守边关,和沈容彻秋后就赶赴北疆。

明姝不愿让他离京,不愿他以身涉险。可陛下最近消瘦了许多,为这些事焦心上火,身体更加不好。她荣宠在身,却也知晓分寸,只得将请求陛下的话吞咽回去。

绵绵秋雨下了一个月,探子回报的消息接连不断。她提着的心又放下来。报回的都是好消息。沈家父子顺利赴关,稳住了大局;沈将军运筹帷幄,将胡人打得溃不成军;逼近的战线被一点儿一点儿回推……

频传的捷报令陛下的面色也舒朗了许多。

她叫人煮了药膳又亲自送去,陛下正在看折子,看见明姝,不苟言笑的面容立时有了笑意。

她捧着碗送到他面前,也不遮掩,道:“父皇,容彻哥哥能回京了吗?”

皇帝放下奏折,接过药膳喝了一口,笑意盈盈地看她,道:“战事虽平稳了些,但这就急急地把他召回,怕会有将士不满。”

“可既是父皇的命令,谁敢不满?”

皇帝握住明姝的手,并无答言。明泫像他,但她不像。她生得动人,像极了她的母亲,他的眼角忽然有些湿润。

皇帝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笑起来,道:“那就让沈容彻年后回京吧。”

他收回手,明姝欢喜地退了出去。皇帝端起碗,闻着淡淡的苦味,微微一笑,恍惚般自言自语:“父皇的身体不行喽……”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皇帝将手帕随意扔在一旁,上面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陈大监默默地上前收掉帕子,一如皇帝的吩咐,不惊动人,忙时连太医都不见。

“传我的旨意……”他挥手示意,一字一句地缓缓道出,陈大监忙噤声谨记,领命而去。

这一年的春节,宫里一如往年热闹繁忙,明姝却觉得索然无味,只盼着沈容彻回京。得知他回来的消息,她更是亲自去将军府迎接。

黑甲侍卫守卫严密,将街上的行人屏退。那天下着蒙蒙细雨,阿杏给她打伞却被推开。她伸出手去接柔和的雨丝,那指尖如玉一般,闪着莹莹的光。

这样的天色,她最喜欢。

一辆轻辇不急不缓地朝将军府而来,停在门前。沈容彻骑马在前。明姝远远地就看到了他,顿时心情大好。

他瘦了些,却依旧好看,经过了血战沙场,他眉目间有了戾气,却又更显得英姿勃发。

他勒住马,跃下马背,站了片刻,随后他行至车辇前伸出手轻轻地唤了声什么,就有一只娇嫩的手打开车门,接着那手便落在了沈容彻的掌心上。

明姝勾起的嘴角一瞬间凝住,她盯着他手上那一寸雪白。一位亭亭少女被扶下了车,是个静柔娇小的姑娘,如一朵娇艳的花开在雨中。

那女子下车后便将手收了回去,沈容彻看见明姝笑着迎了上来,道:“明姝,你怎么在这儿?”

她叫了一声“容彻哥哥”,便猛地扑进他的怀里。她再抬起头,眼里的喜悦与思念都化成笑意,那样闪烁的亮光,刺得他心痛。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我看你瘦了许多。”

那位姑娘在几步远的地方跪拜行礼,她只点点头。姑娘默默地无声地站起来退到远处。明姝和沈容彻并肩走进府邸。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正眼看那位姑娘。

夜晚回到宫中,明姝问起怎会有女眷随军,阿杏早已打听清楚。那女孩子叫绘晴,她父亲医术高明,在京颇有声望。沈将军赴北疆时命他们随行,以备不时之需。对他们平民百姓来说,这可是极大的荣誉。

只不知为何,绘晴跟着沈容彻一同回了京。

阿杏看着明姝的脸色,又小心地道:“听说她父亲确是妙手,治好了沈将军的伤,将军就有意……”

话说到此,阿杏已不敢再开口。明姝面上的反应淡淡的,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她坐在镜前摘掉头上的珠钗,忽然轻轻一笑。

“过几日传进宫来,我见见她。”

雨至晚间才停,此时房檐上还有落水,滴滴答答,衬得夜晚越发幽静。侍婢走上前来熄掉烛火,那一点儿红芒奋力地跃动,转瞬间消失不见。

天气才稍稍暖了一点儿,突然又下起雨。酒楼里的火炉将整个房间烤得暖意融融,明姝和沈容彻坐在窗边饮酒赏雨。明姝裹着一件狐皮长袍,昏暖的光线照得她越发眉眼如画。

绘晴前几日进宫触怒公主,被杖责二十,从此不得旨意,不许进京。她明明之前就暂住将军府,沈容彻却像是不知道一般。

明姝手撑着通红的脸颊,眸子明亮如水,定定地看着他。她早已醉了,却安安静静的,没有不当的言行,又过了一会儿,便趴到桌上合目睡着了,像个天真的孩童。

沈容彻哭笑不得,起身扶她,手触在她滚烫的肌肤上,才知道她是真的醉了。她从前从未喝得这样多过,他轻声唤她,她却睡得香甜安稳。

他凑过来,犹疑了一瞬却又忽然停住。她睡着了,嘴角还带着笑意,平日里那样的殊荣尊贵,却在他面前尽情恣意。娇艳欲滴的唇被酒酿染成樱桃红色,他恍惚地轻轻地俯下身,却又停在了离她不过几寸远的地方。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迷蒙的灯光,一梦情殇。那是多少不为人知的深情,越过迢迢山河,悠长岁月,最终却停在了离她寸许的地步。

外患未平,内忧又起,青州贼寇叛乱,朝堂不安。有臣子上奏,调沈副将沈盛前去平叛。又有臣子请奏,陛下应早立太子,以安江山社稷。

陛下面色从容,御笔写了调令,却只给三千军马,其余不作理会。一时满朝哗然,皇帝却起身退朝。

听闻消息,明姝急急地赶来。

皇帝坐在榻上看书,她抬步上前跪下道:“求父皇收回成命,调沈盛将军回来。”

陛下看书不语。明姝急道:“青州地势险要,贼人势大,父皇却只给三千军马,又要他猛战,沈盛将军会死在那儿的!”

皇帝终于抬眼看她,明姝顿住,知晓自己莽撞了。皇帝却轻轻一笑,翻过书页,一字一句道:“朕就是要他死在那儿的。”

明姝惊愕地抬头,他又道:“他若没有战死,朕便治他弃城逃叛的死罪。”

这番低语如同雷霆万钧,她身处明亮的殿室,却觉得眼前一片昏暗,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皇帝合眼一瞬,又睁开眼看她,宽厚的手抚上她的肩,道:“父皇也不想这样,但沈家势大,只能如此。”

她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宫的,前脚进宫,后脚陈大监便来传口谕,明姝公主禁足两个月,平阳宫宫人一律不许与他人接触,违者杖毙。

父皇不想让她把消息传出去。明姝伸手倒茶,却发现自己的指尖都在抖,沈盛是沈容彻的亲哥哥,若沈盛出事……她不敢想。

平阳宫内满院的玉兰树,正是开花的季节,洁白无瑕,香气四溢。她此时却心如刀绞,连茶杯都拿不稳。进贡的青底合窑全碎在了地上,瓷片光滑如镜,暗藏机锋。

沈盛前往青州平叛,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回京。将军夫人痛失爱子,病倒在榻,又过了不足一月,因伤心过度去世了。

北疆,沈将军屡战屡胜,大破敌军,稳住了边关战况,请奏回京。却又有人上奏弹劾沈家拥兵自重,还举出了种种证据。陛下大发雷霆,并没有因为沈家立下的赫赫战功而多做考量,而是轻易地定了罪。

沈将军班师回京之日,天子降诏:沈蒙拥兵自重,怀有不轨之心,现褫夺镇国将军封号。然,皇恩浩荡,念在沈蒙数次救驾有功,更是平定边关战事,免除死罪,赏金万两。着沈府上下迁居通州,无召不得入京。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一夜之间,朝堂已是天翻地覆。等到明姝禁足解除,所有的一切已不可挽回。

太后宠爱沈容彻,这样的境况仍要他进宫辞谢。她跑去找他,在路上就掉下泪来。两人迎面在宫门口碰到。他一身黑衣,表情冷漠,缓缓地抬头看她,眼里透出清晰的恨意。

她知道这恨意不是对着她,而是为她皇家公主的身份,但两人终究不会像从前一样了。

“公主请回吧。”他姿态疏离。

明姝理解他的心情,几乎是卑微地安慰他:“容彻哥哥,没关系……”

“长兄阵亡,母亲病死,如何没关系?!”沈容彻低声打断她,扬起一抹讽刺的笑,道,“你在秦妃娘娘去世时的悲痛,现下我也尝到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尖刻地同她说过话,语毕便抽身离去。明姝僵在原地,眼泪汹涌而出。

沈蒙本是朝中权臣,一朝获罪,朝堂局势被打破,陷入混乱。不断有臣子请立太子,皇帝只有两子,大皇子颇具势力,明泫年龄尚小,自然臣子们都是偏向大皇子一边的。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却久久不肯纳谏。

正月下了大雪,绵延的高大墙脊被雪覆盖,皇城的灯火都隐在了漫天飞雪中。

老人不耐严冬,太后去世不久后,皇帝也猝然病倒,养病停朝。

明姝跪在病榻旁,搅动着手里的汤药,眼睛红肿着,轻声细语地哄着皇帝:“父皇,您再喝一口,就一口,好吗?”

皇帝靠在枕上,摇了摇头。他已是两鬓霜白,脸上因病没有气色,显出垂暮老人的委顿。枕边的手帕上满是干涸的血迹,深深浅浅的暗红让明姝心酸不已。

他取下手上的玉扳指,放在了明姝手里,道:“把这个给明泫。父皇身体不行了,这天下,就交给他了。”

明姝愕然,握着尚有温度的扳指,眼中酸涩,说话的声音已有些哑了:“明泫还小,父皇应该把这个给大皇兄。再说,父皇身体还好呢!”

皇帝轻轻笑着,却用力牵住她的手,长长地叹气,道:“父皇的决定你大皇兄未必服气。将军府是他的人,现今除去,父皇才安心。等到明泫继位,朕才能瞑目……朕,对不起沈蒙将军。”

他是天下最尊贵的人,说这番话时,眉宇间却落满了霜。明姝心头剧震,这一切竟然是为了明泫,为了她?!

“朕明白你对沈容彻那孩子的心意,但是明姝,父皇更希望你能一辈子尊贵、安乐。若是你大皇兄继位,他有野心,明泫长大后他不免猜忌,那时的境况……父皇绝不想让你们受苦。”

“若不除掉将军府势力便让明泫继位,也不妥当。”

“你和明泫感情极为和睦,他继了位,你依旧是最尊贵的公主,他更是这江山之主,这样,朕才放心。”

“更有一点……”皇帝停了停,眼角忽然出现一滴泪,道,“朕要对得起你母妃,再不亏欠她。”

紫禁城中暗流涌动,当年秦妃之事,不是意外,竟是人为。他贵为天子,却无法护得心爱之人周全,便将全部精力投在了这一双儿女身上。他愧疚心痛至今,终于不负往日深情。

明姝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掉落下来。

她的荣华富贵是沈容彻的余生安乐换来的,算是她亏欠他的,永远、永远也还不了了。

先皇驾崩前下了退位诏书,立大皇子为亲王,明泫为新帝,玉玺、兵符一并交付。满朝哗然,朝堂动荡。

明泫在登基大典前便要早朝亲政,又有人暗中刁难,明泫虽是从小到大由先皇亲自教导,然而手段还很稚嫩。朝中异议四起,亲王势力蠢蠢欲动。

夜间,元合殿灯火通明,明姝与明泫对坐下棋,宫门外的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跪在地上叩头有声:“请陛下与殿下赶紧逃避,亲王带兵谋反,已经杀进来了!”

明姝“嗯”了一声,道:“御甲侍卫呢?”

“在挡,只怕是抵挡不了多少时间……”

闻言,明泫抬头轻轻唤她:“皇姐。”

她站起身,轻轻地握住明泫的手,道:“有我在,没事。”

长剑出鞘,她又嘱咐陈大监:“带陛下到后面去,别让他看见不干净的东西。”陈大监沉静应诺,护着明泫躲到后殿。

阶上便是先皇的棺椁。先皇才驾崩停灵,亲王就这样急不可耐。她轻抚沉木上的雕饰,一时心底冷然。

殿外已是火光冲天,喊杀之声与兵刃交响,环绕殿宇,血腥气浸在朱色窗棂上,一点儿一点儿地渗进华毯里。

沈容彻提剑冲进来时,明姝笔直地站在阶上,素手执剑,嘴角隐隐有着血迹。阶下伏着许多尸体,她依旧是高贵的姿态,明媚得让人移不开眼。

许久不见,他早已不是曾经的明朗少年,眼角眉梢遍布冷冽,却让明姝依旧感到心动。两人遥遥相望,她最终轻轻勾唇,道:“沈将军。”

她再不能无所顾忌地叫他“容彻哥哥”了。

他见她无碍,想转身离开。远远地,传来她冰凉的声音:“拔剑。”

他顿在原地,缓缓地回身看她。明姝已走下阶来,手中长剑明亮,如一痕秋水,直指着他。

“拔剑!”

他神情复杂,最终眸色沉了下来,提剑迎上前去。剑刃相撞,铿锵有声,她出剑又狠又准,他也毫不相让。明姝猛地回身,他出剑刺去,她却一丝不躲,撞向他的剑口。

沈容彻一惊,收回已来不及,只能偏转剑锋,一剑刺在了她的肩上。

明姝踉跄几步,捂住伤口,鲜血迅速从指缝间流出,染红了衣衫上骄傲昂首的凤凰。

沈容彻收回剑,盯着她,五脏六腑如撕裂一般绞痛,他咬着牙问:“为什么不躲?”

她答非所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恨我的?”

她盯着他的眼睛,伤痛下仍不减当年的爱恋。她以为他恨自己,已经心死,别后再见才发现这感情愈酿愈浓,她沉醉其中,再不能醒。

沈容彻看着她的双眼,毫不躲避地道:“我不恨你。只是觉得讽刺、可笑,当年你因任性杖责绘晴,先帝不顾沈家战功降下大罪,如今又是皇家手足残杀。人命在你们眼里不过蝼蚁。”

“明姝,我曾动心的是那个单纯明朗的女孩,但如今隔着亲人的生死,早已无缘可渡……结束了。”

他不忍看她满脸泪水的模样,心如刀割,却依旧咬牙道:“我是陛下的臣子,应召前来救驾。这一剑弥补不了这皇城亏欠沈家的,但公主不必再自责。从此后,一笔勾销。”

明姝点头,闭眼转身,一步一步朝阶上走去,长剑脱手掉在地上,她在一片寂静中听到自己空洞的声音:“好……一笔勾销。”

沈容彻带兵动身离开通州的前一晚,沈蒙与他夜谈。沈老将军望着夜色,仔细嘱托道:“伴君如伴虎。先帝并非真的要置沈家于死地,只是怕沈家势大,威胁到陛下的地位。纵然沈家忠心耿耿,也难防有心人的设计。”

“先帝未卜先知,早已安排好,这是先诏,要你即刻带兵入京稳住局势。陛下才继位,你要全心辅佐他。”

“我知道你还不能释怀你母亲与兄长的逝去,但只有你在朝中尽心尽力,沈家才能恢复荣光。”

沈容彻沉默地点头。沈老将军忽然一笑,道:“纵然是当年权倾朝野的沈家,也有一朝流放的时候,你想和明姝公主在一起,你能保证她不会因你而受人胁迫,一辈子安然快乐?”

他被这些话定在原地,最终艰难地摇摇头。

他不能。

“先帝当年便是这个意思。”沈老将军微微笑着道,“如果要断,就干脆利落,伤她到无路可退。你救驾后必然又是朝堂新贵,朝中权利复杂,遍地暗礁,你要懂得自保。”

先帝费尽心机,绘晴随军也是他的意思。他不过是想要明姝死心。沈容彻明白这些道理,却依旧觉得心痛。直到站在元合殿前,面对先帝的棺淳,他才下定了决心。

儿女情长不及她一生无恙,她从小到大都是高高在上,最是无情帝王家,皇城中荆棘遍生,她要永远平安地站在那高位上,如一只凤凰。

火光渐熄,寂静再度降临,等到天边浮起一抹鱼肚白,事情早已尘埃落定。沈容彻救驾及时,叛军归伏,亲王畏罪自尽。

登基大典举行那日,天气晴朗,万里碧空。明泫身着龙袍登上皇位,台阶下是万臣垂首,跪拜山呼万岁。

明姝一身赤红华裙,金凤环鬓,珠钗盛妆,坐在帘后同受朝礼。沈容彻被封镇国将军,赐爵,位列臣子之首。

他的眼角染上了沧桑,一双眸子更加明亮,只是其中再不是她熟悉的神色。隔着珠帘,两人相望,最终他面无表情地垂下了眼眸。

明姝坐在高位上,轻轻一笑,她不会痛了,也不怨他,她满腔深情同样付与了曾经的明朗少年,而那少年已经死在了他们拔剑相向的夜晚。

曾经在一个凉爽的秋夜,他们越到屋檐上并肩而坐,欣赏夜空的星星。她那时年华豆蔻,本应是天真烂漫的年龄,却因深宫叵测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身边明朗如月光的少年是她一生中少有的安慰。

她再不会有明月当胸,眸光如星的时光,她的夜空自此死去,心也似古井无波。她守着一个令人沉醉的梦,至今不肯舍去,经年后或许可以同这夜一并埋葬。

这是慰藉,是幸运。

余生都是。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绝对炽热
下一篇 : 恋爱时差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