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亲爱的副本先生目录

第一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第二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第三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第四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四)

第五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第六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六)

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照片上的短发女孩,和大学时的她……看起来一模一样?

文/曲焰

Chapter2神秘的照片

隔天,裴易去见了陆之远。

陆之远早前曾是大型娱乐公司旗下金牌作曲家,众多传唱度极高的歌曲都出自他的手笔,被誉为“金曲制造机”,离开后一手创立BigEvent经纪公司。

公司规模其实并不大,除了男团Light,只剩下他们的师哥,一位实力派情歌歌手,可惜歌红人不红,出道八年仍然没弄什么水花。

Light出道之时,公司便倾其所有培养,然而小公司原本就资金不足、资源不济,团队苦撑两年之后,Light一曲成名,公司情况才有所好转。

陆之远年过四十,人长得圆圆润润的,看起来很和蔼。不过,也只是看起来。

Light成名之后,粉丝对团体的昵称“光团”也逐渐流传开来,陆之远则被戏称为“光团之父”。

说起陆之远的性子,一言以蔽之——“睁眼说瞎话,光团好爸爸”。

裴易到现在还记得四年前出道时登上舞台的前夜,陆之远把五名成员叫过去,促膝长谈。

“知道我为什么给你们起这个名字吗?”

“歌手在舞台上能够散发光芒和自己色彩的时间,就像一支烟燃烧的时间那么短,所以孩子们,加油吧,努力成为照亮舞台的一道光!”

说话间,陆之远满脸是老父亲般的慈爱。

然而,真实情况是……

“陆总,我们组合的名字还没定。”即将出道,却连名字还未定下,裴易身为队长,主动去找陆之远商量。

陆之远点点头,陷入思考中。

五分钟后,他感到自己烟瘾犯了,于是点了支烟。终于抽完烟,陆之远看着烟灰缸里的半截烟头,一锤定音:“就叫Smoker吧。寓意你们出道以后要像这支烟一样,在有限的时间里尽情发光发热。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个名字大有深意?”

裴易:你只是烟瘾犯了好吗?

看陆之远一脸求赞同的表情,裴易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随口来了句,“发光发热,怎么不干脆叫光芒?”

谁知下一秒,陆之远眼前一亮:“你这个想法不错,那就干脆叫Light吧!”说着,他还不忘自我肯定,一个劲点头:“这名字好,符合核心价值观。”

“……”裴易太阳穴忍不住跳了跳,他从前怎么不知道,自己老板还是个这么坚定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听池遇说,你最近养狗了?”陆之远的声音突然响起,拉回裴易的思绪。

“刚带回来,打算养着。”

“得了吧,池遇那小子养狗是真喜欢,你养狗能为了什么,为了吃?”其实陆之远对裴易的质疑不是没道理,毕竟裴易有过黑历史。之前裴易还养过青蛙,青蛙死后,他坚持要给蛙儿子火葬,然而烤着烤着,他……饿了。

“行了,你想养就养着吧,不过该收收心了,好好准备下个月曼谷的巡演。”

裴易点点头:“那我回去了。”

“等会儿,急什么。”陆之远叫住裴易,表情和蔼亲切了几分,“巡演忙起来没个完,你好长时间没做直播了,今晚回去做个直播,跟粉丝互动一下。”

“陆总,我晚上要写新歌。”裴易对上陆之远的视线,面色毫无波动。

陆之远看着他,倒也没勉强,只说?:“池遇那小子跟我提过好几次了,他想跟你一起住。我瞧着你一个人住那复式房也冷清,这样吧,明天我就让他搬到你那……”

他话音未落,立刻被裴易截住:“陆总,我今晚九点开直播。”

陆之远抬了抬眉?:“你不喜欢直播就别勉强,我最不喜欢勉强别人。”

“Holly这几天在练个人才艺,正好直播,给粉丝表演一下。”

“嗯。”陆之远表示很欣慰,“既然把狗带回来了,那就好好养着。行了,早点回去吧。这都大中午了,别耽误晚上直播。”

安悦入住裴易公寓的第二天,没想到就有惊喜从天而降。一分钟前,她不慎撞到裴易的储物柜,本以为摔下来的会是裴易最喜欢的手办,结果,最终飘然落地的是一张照片。安悦紧紧盯着照片的背面,内心不禁涌上一丝激动。虽然刚才没看清样子,但她能肯定照片上的人是女生。藏得这么隐蔽,肯定是裴易的女朋友!很好,现在她只需要把照片翻过来,就能看到那个女生的样子了。

下一秒,白皙修长的手指捏起照片,生生抢在安悦前头把照片捡了起来。嗯?还可以截和的吗?转过头,看清那张脸之后,安悦瞬间变得僵硬——是裴易回来了。他刚刚进门,抬手摘了反扣在脑袋上的鸭舌帽,接着垂眸看一眼“案发现场”,已经大致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Holly啊,中午想吃什么,巧克力还是葡萄?”

裴大佬很社会了,居然想毒死她!可惜安悦不是知难而退的性子,一人一狗对视许久。最终,安悦听到一声轻笑,意外地,又苏又软。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入房间,温暖干净的气息让裴易平日凌厉的气质柔化几分,连语调也带着罕见的轻柔:“很好奇?”

他低头看着照片,嘴角弧度浅浅的。

“是对我很重要的人。”他的声线比平时要沉,末尾几个字咬得很慢。

说完,裴易走向储物柜。接着,他从最高的那格抽出一本书,把照片放进去,再把书放回原处。

“想看的话,自己拿。”

果然,这人正经不过三秒。

午饭过后,裴易对圆滚滚的Holly招招手:“Holly啊,过来。”另一边,趴成个“大”字的安悦摇了摇脑袋,依旧趴着不动。

“晚上我要开直播,大概二十分钟。”

“汪汪汪(所以呢)?”安悦依旧慵懒地摇尾巴玩,丝毫没因为裴易的话提起兴趣。

“Holly啊,到时候你表演几个才艺。”说着,裴易低头看了看时间,“还剩七个小时,你想先练哪个?”

“……”

“握手?翻身?”然而对裴大佬而言,这些都毫无新意,也没有勾起他挑战的欲望。思考半晌,最终,裴易挑了挑眉,“Holly啊,我教你B-Box吧。”

安悦动作妖娆地翻了个身,只留给裴易一个高傲浑圆的背影。

一人一狗交流了半个小时,毫无成果,最后裴大佬仅剩的耐心消磨殆尽,起身打算上楼。

望着裴易的背影,安悦脑子里只有两个念头——他腿真长啊,真想抱抱。还有,如果今晚直播的时候,她曝光了裴易藏着的女生的照片,那粉丝岂不是要炸了?当初白邵言就是在男女关系上被裴易黑了,才会被公司雪藏,到现在仍然悄无声息。

也该轮到裴易了。天道好轮回,看谁饶过谁。很好,看来今晚她要干一番大事业了!

晚上八点五十五分,距离直播开始的时间还剩最后五分钟。卧室里,安悦安静地趴在地上摇着尾巴,全部注意力都在不远处的储物柜上。

“想看的话,自己拿。”几个小时前,她眼睁睁地看着裴易把那张照片塞进储物柜最高那一格的一本书里。心好累啊,要怎么拿?

“Holly,准备好了吗?”

裴易刚刚从二楼工作室出来,头发比活动期长了点,稍显凌乱,并未打理,干脆反扣了一顶鸭舌帽。白T恤、黑色长裤,很随意的打扮,背影看起来依旧挺拔,很好看。不过长得好看这件事对裴易来说,谈不上是优势。他是玩地下音乐出身的,脾气硬、性子冷,怀揣成为制作人的梦想进入公司,最后却被包装成偶像出道。

他早期受过无数嘲讽,加上和白邵言之争,处境艰难。带着傲气与愤怒,他领着团队在夹缝中前行,到最后,棱角被打磨掉一圈,人倒是没有从前那么尖锐了。也说不上究竟是否算好事,不过他现在的性子倒是比刚出道时放开了不少。粉丝都戏称“裴易的二十六岁是个坎”,过了二十六岁的裴大佬仿佛换了个人,活泼又开朗,且正经不过三秒。

比如今晚。九点整,裴易准时开了直播。

“有生之年系列,我裴大佬居然开直播了!”

“啊啊啊啊,超级激动!”

“老公,老公我爱你!”

“我老公对我笑了,我死了……”

“哥哥这是素颜吗,也太好看了吧。”

时隔半年,裴易终于单独开了次直播,画面刚出来就被粉丝刷了屏。

“裴大佬为什么不说话?”

“就是啊。”

“屏怎么黑了?!”

“来看我偶像,我偶像的脸呢,为什么不出来了?”

“什么情况,我老公开了一分钟直播就下了?!”

粉丝热情高涨,即使对着黑屏,热情仍然没有丝毫减退。这边,被粉丝评论刷到卡机的某大佬有些无奈。一分钟后,裴易终于对着粉丝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刚才卡了。”

“裴大佬说话了,啊啊啊,声音超撩人!”

“哥哥的醉酒嗓好久没听到了,好怀念啊!”

“我老公跟我打招呼了,我阵亡了……”

裴易反手压了压帽檐,说:“因为下周就要开始巡演了,所以今晚想见见大家。”很特别的音色,微哑,尾音懒懒的,配上裴易低头微笑的画面,满屏又炸裂了一波少女心。另一边,安悦趴在原地,仍然全心全意在思考,究竟怎么做,才能完成今晚的大事业。

“对了,我最近养了狗,叫Holly。”裴大佬好不容易撑足了五分钟直播时间,开始召唤Holly,“Holly啊,过来。”

安悦摇了摇尾巴。

“Holly这几天在练个人才艺。”裴易说着,把镜头拉近,“Holly啊,来,握手。”

握你二姨。

“翻身。”

“……”

无论裴易说什么,安悦依旧我行我素,趴成个“大”字,摇尾巴玩。

“我的妈,这就是裴Holly,萌吐血。”

“我老公养娃了,我要给Holly当后妈,你们都闪开!”

“楼上,请带上我!”

“二楼,加我一个!”

安悦看着满屏飘过的少女心,微微一笑。忽然,她灵光一闪,有了,她想到怎么在直播的时候曝光那张照片了。

“哎,快看!Holly起来了。”

“Holly不是要爬储物柜吧?小短腿别勉强了,哈哈。”

“所以裴Holly的个人才艺是卖萌?真是宇宙无敌小可爱……”

此时此刻,奋力爬行的安悦并不知道自己的背影有多么圆润销魂,仍旧不懈努力,向着自己的目标。

五分钟后,她选择放弃。

“啊,Holly站起来了,好棒啊。”

“话说,裴Holly为什么老跟那个储物柜过不去啊?这会儿开始拿小短腿撞柜子了。”

“果然是我裴大佬养的啊,就是这么有性格!”

镜头后,裴易看着绝望的狗:“Holly啊,过来。”

偏不!安悦望着眼前那座“大山”,只觉得撞得头昏眼花,还被气得胸口疼。她就不信了,不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

“再过五分钟我就关直播了,大家也早点休息。”耳边,响起裴易的声音。只剩五分钟了?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今晚先洗洗睡吧。安悦转身的瞬间,忽然瞥见男人黑色的长裤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

“小心。”储物柜最高层,黑色手办眼看要坠下,幸好裴易眼疾手快抓住了,否则就要砸在安悦脑袋上。然而下一刻,硬皮书“砰”的一声落地,刚刚好,躺在安悦眼前。原来是裴易刚才抓手办的时候,不慎撞到旁边,书被碰倒,掉了下来,重点是,那本书里面……有裴易今天下午藏的女生照片!幸福来得太突然,安悦伸出的前爪有一丝丝颤抖。抢在裴易回神之前,她迅速翻开那本书,如愿找到照片。

又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安悦轻颤的右爪,把书页里的照片翻过来。这下裴易完了,人设马上就塌了,很好,就是现在!

照片被翻过来的那一秒,瞬间被安悦的爪子按住了。那个女孩年纪不大,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可是,怎么可能?!照片上的短发女孩,和大学时的她……看起来一模一样?!连右手虎口上的五角星文身也完全相同。

“很好奇?”那一刻,裴易垂眸看着照片上的女孩,嘴角的弧度很浅,却很真切,“是对我很重要的人。”短短八个字,听得出十足的在意。那微哑的嗓音,像是贴着安悦的耳边响起。

之后,她好像还听见某个声音从很深的地方传来,越来越快。

可问题是,照片上的人根本不可能是她,因为安悦从未剪过短发,也没有拍过这张照片,更加和裴易没有任何交集。所以,到底是为什么?难不成到现在为止,她都活在梦里,所以情节走向才这么神奇?!

“哎,Holly刚才是不是翻到什么东西了啊?”

“我也看到了,不过太快了,没看清楚。”

“好好奇啊,到底是什么?”

安悦不知道直播里,粉丝由于好奇已经炸开了锅。她趴在那里,前爪紧紧捂住照片,只觉得头皮发麻。不管照片里的人是谁,如果现在曝光在粉丝眼前,等她变回人了,完蛋的岂不是她?所以,这张照片绝对不能被粉丝看见。

好气哦。明明是给裴易挖的坑,为什么到头来是她自己跳?

今天是裴易走的第二天,想他……不存在的。因为Light去曼谷公演,这几天,安悦暂时被养在了陆之远家。

关于陆之远“睁眼说瞎话,光团好爸爸”的习性,她已经有了充分的体会,不过除此之外,日子过得还算是安逸。地毯上,安悦舒舒服服地趴成个“大”字,慵懒地伸了伸胳膊,余光瞥见自己浑圆短小、毛量丰厚的胳膊时,她顿时陷入了沉思。

嗯……她对这种生活是不是适应得太快了?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狗,要怎么做才能变回去?为了摆脱困境,安悦努力思考了整整五分钟,终于发现了某个十分重要的信息——关于自己变成狗之前的记忆,她已经全部没了。

没有了……心态崩了!太阳穴跳了跳,安悦眼前蓦地一暗,脑子里晃过破碎的画面,红色的数字不停跳转,就像是倒计时!零碎模糊的画面,仿佛裹着一团迷雾,让安悦看不清楚,唯独倒计时的画面清晰真切,是唯一令她有真实感的东西。难不成等倒计时结束之后,一切就会恢复正常?可那个倒计时又代表了什么?

“Holly,吃午饭了。”陆之远的声音打断了安悦的思路。他手里满满当当拿了三个碗,行走间,他那圆润的身形微微摇晃,仿佛此时他手里轻颤的碗。其实年轻时,陆之远也曾经英俊帅气过。不禁令人感叹,岁月是把擀面杖,有时竖着擀,有时横着擀。

安悦抬头,看着走近的陆之远。平心而论,自从住进这里,她的伙食标准直线上升,假如再多住几天,体型大概也会越来越圆滚。那就很可怕了……

“裴易那小子,我教他那些好东西一点没学着,倒是起名字这随便的劲儿学了个十成。”放下碗,陆之远看着安悦感叹道。此时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名字来历的安悦,嗅了嗅碗里的味道,这才抬起头懒洋洋地道:“汪汪汪(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粉丝随偶像吧)。”

曼谷,演唱会后台。裴易正在戴耳返,忽然有镜头晃过来。镜头后,池遇的声音传来:“哥,来打个招呼吧。”这是成员的自拍镜头,已经成了Light的某种习惯。

起因是刚出道时,池遇总喜欢在后台拿着镜头录视频,偶然之下,公司剪辑了其中有趣的镜头作为演唱会的花絮播出,谁知粉丝反响出乎意料地好。于是,这个习惯就这样保留了下来。

“哥,跟粉丝说两句吧。”

刚刚戴好耳返的裴大佬,难得十分配合,说:“两句吧。”

皮这一下,开心吗?池遇深知“非暴力不合作”的裴易,向来是最令人心累的采访对象,并不恋战,之后很机智地转移了目标。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后台,唯有一股清流瞬间抓住了池遇的视线——穿着白衬衫的少年,正盘腿坐在椅子上,双手自然垂膝、双目合着,不急不缓地吐纳气息。这是队内的“佛系说唱少年”梁佑温。梁佑温比池遇大一岁,娃娃脸笑起来单纯阳光,看起来反而比池遇更小。他喜欢冥想,尤其是每次公演前,都会在后台冥想。

“哥,干吗呢?”

“我在寻找内心的平和。”梁佑温缓缓睁开眼睛,冲池遇微微一笑,“你要不要也试试?”

不要不要。镜头迅速摇晃了两下,表示拒绝。

梁佑温挠了挠头:“你不想寻找一下内心的平和吗?”

不想不想。

镜头前,梁佑温放下手,笑得越发灿烂,眯起的笑眼特别迷人,那笑意感染力十足:“其实很容易的,我教你。”

使不得,使不得!镜头猛烈地摇晃起来,转瞬之间,池遇再度转换阵地。他身后,梁佑温爽朗的笑声也刚刚收住。这一刻,池遇只觉得心累。为什么他两个哥哥都这么皮,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吗?明明一百多斤的人了,心里没点数吗?心疼了自己三秒钟,池遇的内心终于恢复了平静。

离演唱会开始的时间很近了,池遇很快将镜头转向下一位主人公。镜头下,化妆师正在为少年梳理眉毛。少年原本闭着眼睛,细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着,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睁开了眼睛,视线就这样对上镜头。

镜头前,一双浓黑的眼睛,单眼皮,眼睛却很大。少年的眉骨很高,更显得眼窝深邃,瞳孔黑亮,好似精致五官上的点睛之笔,显得灵气又生动。乔时亦,团队的“忙内”(老幺),虽然和池遇同年,但比池遇小两个月,因为外貌出众,被粉丝称为“漫撕男”,意为撕开漫画走出来的男生。他有几分男生女相,还未完全长开的脸孔漂亮精致,惊艳众人,是男团中的“神颜”代表。

镜头后,池遇垂眸,盯着乔时亦的脖颈,笑道:“不是说不信吗?”

乔时亦愣了一下,回神过后,摸了摸脖子上的捕梦网项链说:“哦,就随手戴了。”

池遇嘴角的弧度更深,忽地想起三天前他和乔时亦的对话。

池遇:“你休假回来,怎么看起来更累了?”

乔时亦揉了揉眼下的黑眼圈,有些没精神:“没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回家这几天晚上总在做噩梦,没睡好。”

于是,当天下午,乔时亦就收到了一份礼物。

池遇:“捕梦网,你戴着,晚上睡觉就不会再做噩梦了。”

乔时亦低头,盯着自己掌心的捕梦网项链,淡淡地道:“都是骗小孩子的,谁信这个?”

“不想戴就算了,走了。”池遇说完,没再逗留。

“谁会信这个啊?”瞥了一眼池遇的背影,乔时亦转而又去看手心的捕梦网,然后,收进口袋。

结果第二天,池遇就在乔时亦脖子上看见了这条项链,而且,后者还直接戴到了演唱会上。可把他傲娇坏了。

“别拿下来啊,下次半夜睡觉再做噩梦,送你的就不是捕梦网了。”池遇冲他羞涩一笑,也想皮一下,眨眨眼,“你懂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只留一个高贵娇艳的背影给乔时亦。

两万人的场馆,粉丝的应援声整齐响亮,终于,倒计时十秒钟结束,演唱会开始。

开场歌曲《Fight》,曲风融合了电音和嘻哈,是一首风格强烈、充满力量感的歌曲,也是Light新专辑的主打曲。歌曲传达了弱者在这个社会中的抗争,跟虽然被无视,仍然不会退却,努力打破自身天花板的信息,配合整齐划一的刀群舞,与Light以往的曲风有所不同,令人耳目一新。这样一首歌曲,无疑最适合开场表演,燃到炸裂。

到了副歌部分,C位中的周旸的动作充满魅力又恰到好处。周旸是队内主舞,跳街舞出身的他还学过现代舞,舞台表现力极佳。他一米七八的身高不算突出,不过身形比例很好,身姿灵活,尤其适合跳舞。周旸台下爱开玩笑,喜欢撩粉;台上强势有魅力,反差萌强烈,因此圈了不少粉。作为偶像,周旸的外貌并不出众,那张脸胜在长得很有个性,因而被粉丝戏称“马脸偶像”。

开场歌曲结束,灯光转暗。周旸已经汗流浃背,还未来得及擦汗,灯光再度亮起。连着三首团体歌曲之后,便到了成员个人曲的环节,solo环节,裴易在倒数第二位出场。

场馆内座无虚席,台下两万人呼唤着他的名字——PY。PY不仅是裴易的首字母缩写,也是他曾经玩地下音乐时的名字,实际上,PY源于psycho的缩写,意为“疯子”。从前一起玩地下音乐的人评价裴易,都说他就像个疯子,有着强烈的欲望,为了实现欲望,哪怕撞到头破血流,也会吞下那口血,咬牙挺到最后。

他的性格源于他的生活,而他的个人曲恰好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快破碎的脊椎骨,我也感到辛苦。可如果让母亲听到那哭声,她该有多悲伤。”裴易有个有家暴恶习的父亲,他并没直截了当写进歌词里,然而当你听完整首歌就会发现,那些画面已经历历在目。标志性的醉酒嗓,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全场的应援声再度响起。

“PY,PY,PY……”两万人的声音,回音不绝。裴易站在那里,随着舞台降落。耳边是不曾停歇的万人呼喊声,有种震撼人心的力量。终于,他也成了别人口中呼喊的那个名字。

后台,裴易出现的那一刻,立刻有人走上去,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梁佑温。察觉到表演后的裴易情绪有些低落,梁佑温没说什么,右手仍然搭在裴易的肩上,迟迟没收回。

虽然同为队内说唱定位,但梁佑温和裴易的风格截然不同,仿佛白日与黑夜,却又成就绝佳互补。有粉丝用一句话评价过两人:“都是玩说唱,‘裴大佬’批判人生,‘梁佛系’思考人生。”裴易和梁佑温,可以说是灵魂知己。

仿佛转眼间,演唱会已经持续了近两小时,粉丝的热情仍然没有丝毫减退。最后一段上场前,池遇站在裴易身旁,忽然小声问道:“哥,你现在在想什么?”裴易看着他,还未来得及回答,舞台开始上升。回应池遇问题的,是演唱会最后一首歌《Forever》——

帷幕落下那瞬间,我内心涌上空虚。

今夜的呼喊声,似乎也曾在梦里发生。

再次从梦中醒来,舞台空无一人。

父母曾说你要有梦,可惜我的是白日梦。

何时,我才能成为别人口中呼喊的那个名字?

……

用三年的血汗泪换来舞台的一瞬间,那瞬间对我而言,即是永恒。

……

副歌部分,全场合唱,演唱会结束。此时此刻,台上空无一人,台下两万粉丝“安可”声不息。千呼万唤,终于,Light全团返场。

池遇和乔时亦搭着肩膀,看着台下的粉丝,眼圈发红。他们两个年纪小,情绪更外露,尤其是池遇,每每演唱会末尾,都忍不住会哭。

“池遇不哭。”

“哥哥别哭啊。”

台下,粉丝纷纷安慰池遇。

舞台中间位置,裴易看了看两边的团员,沉默片刻,最后开口道:“因为大家,我们才能站在今天的舞台上,语言不足以表达全部的感谢。今后,我们也会努力做不让各位失望的Light,请继续和我们一起前行,成为彼此的力量!”因为是在曼谷,裴易用了英文,说完,看了看身旁情绪已经平复的池遇,拍拍他,让池遇用泰语向粉丝表达感谢。池遇垂眸揉了揉头发,然后抬头一笑:“萨瓦迪卡,考坤卡(你好,谢谢)。”

随书赠送裴易×白邵言演唱会海报

天猫店现已预售,签名版+可爱小恐龙头绳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