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亲爱的副本先生目录

第一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第二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第三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第四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四)

第五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第六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六)

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她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狗,还是一条柯基

文/曲焰

内容简介:

知名娱乐公司的练习生安悦,某天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一条狗,还是一条短腿柯基!并且还被自己偶像的对头,同样是明星并且是乐队主唱的裴易领回了家。

身为黑粉,安悦心想是暗搓搓使坏,放自己……咬他?还是干脆,卖萌萌死他?对安悦来说,这可能是一道送命题。

直到某一天,裴易忽然发现,他家的糙汉柯基变得有点娘……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第一部分Chapter1初次相遇

“那个人的样子好怪啊。”

“我也看到了,他好像只狗啊。”

城墙下,至尊宝的身影没入人群;城墙上,一男一女相拥而立,分明是和至尊宝、紫霞仙子相同的面孔,却有着不同的身份。那个画面,仿佛承载了至尊宝心里永远无法触及的柔软。

手机屏幕上,电影《大话西游》进入尾声,《一生所爱》的旋律萦绕在耳畔,二十多年过去,经典之作从未褪色,仍然能够打动人心。

《大话西游》什么时候出了黑白版?安悦心中疑惑,不过还是好感人啊,呜呜……

原本等待的路人起身,收了手机,拦下路边的出租车离开,音乐声也因此戛然而止。安悦看着那人离开的方向,怅然若失,思绪仍然深陷电影中。

忽然,她轻轻眨了眨眼,有泪水从脸颊滑落。抬手想擦去眼泪,安悦猛然间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眼前这只毛茸茸的爪子是什么?原来她的近视加散光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深吸一口气,安悦闭上眼睛,接着睁开,再垂眸去看自己的右手(爪子)。

“汪汪汪,汪汪汪(要冷静,不要慌)。”她自我安慰道。入耳的是距离很近的狗叫声,就像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声音。低头,短得可怜的狗腿映入她的眼帘。一刹那,安悦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狗,还是那种四条腿加在一起,都不如以前的她的一条腿长的柯基!她内心顿时崩溃了,怎么会有这种操作?!她现在还能退出吗?!

这么大的一口锅,已经不是近视眼能背得动的了,安悦心中默念,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眼睛一闭一睁,一切肯定会恢复正常。安悦极力按捺下性子,闭上眼睛在心中默数数字,一、二、三……好不容易数到了六百。很好,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知道了,我很快回去。”眼睛仍然半合着,安悦忽然听见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辨识度很高的音色,微哑,懒懒的,而且隐约有些熟悉。

三月末,下午的阳光很好,透过树影漏出来,在男人身后洒下,如滤镜一般,让画面有几分不真实感。周围的一切都被虚化了,除了他。她首先看到的是长腿、宽肩,视线继续向上,果然,安悦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孔,鸭舌帽挡住前额,倒显得那双眼睛格外引人注目。

对方刚好停下脚步,与安悦对视。他有双很好看的眼睛,瞳孔深黑、眼神纯粹,薄唇挺鼻,是异性看第一眼就会喜欢的那种样貌,可惜的是,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气质偏冷,看起来令人难以接近。

是裴易,当红男团Light的队长,音乐制作人。这是安悦变成柯基之后见过的第一个让她有熟悉感的人,梦幻感寥寥,唯有某个念头在她脑海中一晃而过——为什么她变成了狗,裴易还是人?而且他的腿还那么长,好气哦!

“汪汪汪(为什么你没有变成狗)?”

“汪汪汪(腿长了不起啊,好气哦)!”

“汪汪汪(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警告你,我不喜欢你,咬你哦)!”

气势逼人的安悦,表演得相当卖力,却始终没得到裴易的回应。半晌后,他终于蹲下身,瞬间缩减两人之间的差距,问道?:“你饿了?”还能不能交流了,你才饿了,你全家都饿了。

“我只带了这个。”裴易从口袋里掏出火腿肠,剥开,放在掌心,右手伸向安悦的位置。

他修长的手指微微并拢,掌心的火腿肠散发着肉香,就这样静静地停留在安悦眼前。裴易的皮肤偏白,连带手上的肤色同样白皙,这样近在咫尺的距离,看着倒是很……诱人。

一瞬间,安悦陷入沉思,到底是该咬火腿肠还是裴易的手指?毕竟机不可失,身为不喜欢他的人,咬还是不咬,这是个相当严肃的问题。明天微博热门话题如果变成“当红男团队长喂狗被咬”,好像也很有喜感。

不过,恩将仇报似乎又不太厚道。安悦苦恼的时间太长,忽然而至的一场太阳雨令人猝不及防。雨势虽然不大,来得却很急。裴易掌心的火腿肠被安悦一撞,滚落在地,沾上尘土,孤零零地躺在树下,被雨水无情地冲刷,无人理会。

三月的雨仍然有几分凉意,浑身毛发已经被雨水打湿黏在了一起,安悦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身体,打了个喷嚏。下一刻,安悦感觉有东西盖在身上,她抬头望去,是裴易脱了外套给自己。他自己只剩下里面的T恤贴在身上,隐约能看见腹肌的轮廓。看似偏瘦的身形,身材却是意外的好,安悦再看一眼,又很快移开视线。

被裴易的外衣包裹着,凉意消退,身体蓦地一轻,安悦发觉自己已经被裴易抱了起来。她顺着裴易步行的方向看过去,猜到他大约是想带她去不远处的公交站避雨。脑袋贴在裴易的胸口,安悦有些别扭,下意识地抬起爪子去推他,想拉开点距离——爪子下的触感结实,感觉不错。她耳边有雨声、裴易的心跳声,还有某个似乎越来越快的声音。安悦把脸埋在细短的前爪间,只等着到达目的地尽快解脱。

说抱就抱,裴易果然是个轻浮的人!

终于,四肢落地。安悦条件反射般立刻向后退了几步,拉开和裴易之间的距离,看向他的眼里也带了几分警惕。公交车站,一人一狗相视而立,片刻后,裴易看了一眼时间,回了短信。

“以前没在这里见过你,新来的?”略哑的嗓音响起,尾音上扬,裴易垂了眸,看着安悦问道。

毛色很好的柯基,干净漂亮,看起来不像是流浪狗。

“汪汪(呵呵)。”

“我没空养狗,不然可以带你回去。”他的嘴角扬了扬,很浅的弧度很快又消失了,似乎只是错觉。说完,裴易没再开口。

这场雨来得急,收得同样很快,片刻工夫,天边已经放晴,远处的天空挂出一道弧度漂亮的彩虹。裴易蹲下身,从外衣口袋中拿出剩余的那根火腿肠放到安悦附近,这一次,他没再主动递给安悦。他看得出,狗狗对自己有防备心。

“下次见。”从地上拾起刚刚被安悦踩过的外衣,裴易没理会口袋里再度振动的手机,转身离开。挺拔的身影,在彩虹的映衬下渐渐远去,他身后的公交车站,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伸出,将地上的火腿肠踢远。

?

工作室里,作曲设备占了近乎四分之一的空间,电脑曲屏上赫然显示着“PY”两个字母,是裴易首字母的缩写。在自己的领域彰显所有权,是裴易惯有的风格。

沙发上,年轻男生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时单眼皮眼睛微微眯着,亲和力十足。他抬手抓了抓额前的浅金色刘海——因为这几天在休假,疏于打理,刘海已经留长了一些,不时会挡住眼睛。

“哥,你说……这次能成吗?”池遇说话间,眼眸发亮,透着几分少年意气,语气却略带迟疑。期待,又迟疑。池遇——男团Light主唱兼主舞,比裴易小了三岁,是五人里最后加入团体的一员,临出道前还险些被淘汰,所以格外勤于练习。池遇额头上此时还有微微汗意,显然刚从练习室出来。

裴易看了看右侧的midi设备,半晌没回答。昨天,美国音乐大奖公布了入围名单,Light入围“最受欢迎社交媒体艺人奖”,成为亚洲首个获此殊荣的团体。在此之前,这个奖项被美国某当红男歌手连续五届摘得,换言之,Light能够入围已经足够不可思议,获奖似乎更遥远。

“既然已经入围了,也可以期待一下吧。”池遇擦了擦额上的汗水,似乎很想要得到裴易的赞同,又问道,“哥,你说呢?”

裴易抬眸,对上池遇的眼睛——又黑又亮的眼眸,少年感强烈。他点点头,目光停留在池遇额前:“又去练习室了?”

“我腰伤已经好了,练舞没影响。”池遇下意识地揉了揉腰间,笑得略心虚,“哥,你不是也一样?明明休假,还跑来工作室写歌。”

裴易愣了一下,垂眸看着地板说:“除了写歌,好像也没什么能做的事了。”懒懒的嗓音,声线微哑,倒也听不出什么情绪。反复的练习、忙碌的行程、写歌三件事构成了裴易生活的全部,所以他在接受综艺节目采访时会说出那句“没有行程的时候,除了写歌,好像也没什么能做的了”。外人认为枯燥,粉丝觉得辛苦,他却没任何感受。这是他的常态,仅此而已。

池遇愣了两秒,又笑得爽朗:“哥,他们三个不在,要不今晚我俩一起做直播吧?好久没跟粉丝互动了。”

刚刚结束活动期,有了五天假期,团队其他三个人有的回了家,有的和朋友出去旅行了,只剩下裴易和池遇窝在宿舍。裴易是出了名不愿做直播的,唯一一次个人直播,还是因为得奖之前约定了开直播答谢粉丝,结果他硬生生在直播里拒绝了粉丝十几次,粉碎满屏少女心。自此之后,裴易就有了“钢铁直男”“实力毒舌”等一系列称号,偏偏粉丝还被怼得很开心。上个月池遇做直播时,粉丝一再呼吁他带上裴易,于是他便开始撺掇裴易。

“好不容易有几天假,再说你写歌也不会写一晚上。”看裴易丝毫不为所动,池遇继续游说,“是吧?”

裴易抬头,瞥了池遇一眼,随手摘了鸭舌帽,这是要开工、准备赶人了。

“哥,你不是打算在工作室闷一晚上吧?”

“很闷的……”池遇絮絮叨叨个没完,可惜那些话对裴易而言,不过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毫无作用。到最后,裴易隐约只听见一句?,“不然你晚上还打算干吗?”

“喂狗。”两个字脱口而出。

说话间,裴易眼前仿佛又晃过今天下午见到的小柯基,它叫起来气势逼人,就是腿……短了点。嗯,毕竟再凶猛的生物矮成那样,只会显得又蠢又萌。念头在脑海中转了一圈,干脆扎根了,裴易抬了抬眉,晚上去喂狗,好像也不错?

?

城市另一端。

夕阳下,某个身影十分惹眼,浑圆的身体、短小的四肢、低垂的脑袋,看背影好像很惆怅。

好气哦——为什么像她这种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狗中白富美,在裴易离开后的几个小时里,居然没有一个路人投喂?

好饿哦——为什么她要作死地踢开裴易给的火腿肠,骨气又不是骨头,根本不能管饱。

拖着疲惫的身体,安悦终于走到路口,正在犹豫要不要过马路,信号灯忽然转为红色。她堪堪收回前脚,在原地停住。抬起头,安悦有些鄙视前方闯红灯的路人,她身为狗狗都知道遵守交通规则,真是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啊……

等等,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原来自己这么随遇而安的吗?

好意外哦!

“汪汪汪(小姐姐,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耳旁响起清脆的叫声,可惜安悦连头都懒得回:“汪汪汪(没兴趣、不约、离我远点)。”余光瞥见某个气宇轩昂的棕色身影,安悦瞬间僵住,所以她刚才是被一只泰迪撩拨了?

红灯持续的时间漫长,那棕色身影逐渐靠近。泰迪甩了甩脑袋,豆大的眼睛炯炯有神,望着安悦继续道:“汪汪汪(小姐姐,你长得好像我下一任女朋友)。”棕色泰迪的热情越发高涨,奈何一直被当成空气,终于,信号灯变换,泰迪仍然依依不舍,跷着腿和主人拗了半天,最终还是被拖走了。

“汪汪汪(小姐姐,见面是缘分,给你比心哦)。”直到泰迪走远,安悦才注意到身旁那摊液体的形状奇特,好像是一颗爱心?所以,刚才那只泰迪是尿尿的时候顺带给她比心了?!

三观塌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安悦漫无目的地继续前行,做人的时候她都没体会过饿肚子,做狗的时候倒是体验得很充分。高架桥下川流不息,路灯尽职尽责,照亮城市夜空。

路边,安悦停下脚步,仰着脑袋,望着黑得吓人的天空,脑子里闪过一个声音——完了,要下大雨了!

几分钟之后,珠玉落盘一般的雨滴砸在来往车辆的车窗上,雨声转瞬盖过城市的喧嚣,这场雨,比安悦预想中来得更快、更急。

?

“哥,你昨晚偷狗去了?”

“我记得你不喜欢狗啊,上次我想养狗,你还说太麻烦没时间养,怎么突然转了性?”

“而且这狗,短得、长得……蛮有性格。”

眼珠转了转,恍惚之间,安悦听见某个声音,带着点点鼻音,有一丝熟悉感。她蓦地睁开眼睛,入目却没有一个人,空旷的屋子里,白色和灰色几乎组成房间的全部色彩。这里不是街头,更像是某人的房间,所以……她是谁,她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记忆还停留在昨晚的那场大雨中。雨水带着寒意,冲刷着皮毛,也落入她脖颈,她趴在街头,真是一只又冷又饿的可怜狗,有那么一瞬间,安悦甚至以为自己会冻死在路边。话说回来,说不定昨晚她已经死了,现在变回了人的身体?妥了妥了,一定是这样。安悦深吸一口气,揉了揉眼睛,低头一看。呵呵,并没有。

好绝望啊。

?

“哥,不过这狗看着不像流浪狗啊,你就这么带回来好吗?”池遇跟着裴易由客厅进了卧室,问道。

裴易看了看地上的狗狗,反问:“哪里不好?”

池遇在心里腹诽:裴大佬真社会!

“既然已经带回来了,要不先给它取个名字吧,叫起来也方便。”池遇对于新成员的出现倒是很热情。原本他就想养狗,可惜前几个月一直忙于新专辑和行程,结果不了了之。不过以裴易的性子,多半没什么耐心养,看来,他要时刻准备好做接盘侠了!

都说起名字是沟通的第一步,要慎重。几秒之后,他听见裴易淡淡地来了一句:“叫Holly吧。”

手机屏幕彻底变暗前,池遇余光瞥见裴易手机微博上滑过的某条新闻——英国母牛Holly日前……

取名字可以这么随便吗?好歹是条生命,可以稍微负点责任吗?

“哥,这是柯基吧,腿真短啊。”没纠结太久,池遇抢先一步走近安悦,蹲下身观察,“以后这屋子里的最短身材总算不是我了。”

“汪汪(呵呵)。”

“汪汪汪(跟狗比,真有出息你)。”

“你好像很喜欢我?”说着,池遇抬手就要去摸安悦的脑袋。安悦冲他露出一口白牙,呵呵,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瞎吗?

一人一狗推拉了好半天,去而复返的裴易端着碗进了卧室。裴易将碗放在安悦面前,安悦才知道是碗泡软了的狗粮。安悦盯着那碗令人颤抖的东西陷入沉思,最终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她上辈子跟裴易可能有杀父之仇!

第二,我决定永远不喜欢他!

安悦之所以不喜欢裴易,不得不提白邵言。当初,裴易和白邵言两个人是同一个公司的练习生,后者因为个人原因退出,也有传言说白邵言退出是因为和裴易之间的队长之争。之后,白邵言参加了选秀节目《Rap??Star》,由不被人看好的偶像型说唱歌手到登上半决赛燃到炸裂的舞台,逐渐显露冠军相。最终白邵言成功夺冠,还签入大型经纪公司,半年后组成男团出道,人气爆棚。

然而半决赛舞台上,白邵言的一段歌词引发了争议。“你的说唱就像废音,何必为难粉丝去听。”白邵言唱完这段,做了个手势,是裴易曾经做地下说唱歌手时的标志性手势,被外界认为是在讽刺裴易,没过多久,裴易写了歌回应,两人之间的骂战持续了近一个月。

这两人相爱相杀持续了好几年,后来居然还有“腐眼看人基”的粉丝,开始写他们两个人的同人文,脑补裴易和白邵言的故事。而且,文字还是尺度和脑洞齐飞的那种。

直到一年前,两个人彻底决裂。起因是白邵言被爆料交往了女朋友,还流出很暧昧的照片。他在之前的综艺节目中说自己单身,加之经纪公司有明确的恋爱禁令,此事一出,粉丝怒了,白邵言也立刻被公司雪藏。

当时,正值白邵言发了个人专辑,大红的时候。事后,有人爆出消息,说这件事背后其实是裴易在黑白邵言。双方粉丝因此吵得不可开交,两者都爱的粉丝心碎一地。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之际,裴易毫无顾忌,如期发了个人专辑。

“被骂了无数次的偶像又如何,《Rap??Star》不是做不到,只是不想做,堂堂正正登顶,无须优胜证明。”这是裴易主打曲中的说唱歌词,歌曲一经发布,就被各种解读,而且还是如此敏感的时期,听起来显然是在讽刺白邵言。这次,网上的评论几乎一边倒,偏向白邵言——

“心疼我白。”

“裴易还好意思卖耿直人设,背后这么阴以前一起玩地下音乐的兄弟吗,呵呵。”

“裴易说自己堂堂正正?心里真没点数吗,实力不如我白,就仗着脸好看而已,还老说自己是制作人,抄袭狗要点脸,好吗?!”

网络上诸如此类的评论数不胜数。

?

和裴易不同,白邵言虽为说唱歌手,台上强势、台下性子开朗又会撩,那张脸虽然不如裴易好看,胜在明朗有魅力,笑容十分有感染力,圈粉无数。

至于裴易,从出道起就被人指责性格尖锐、生人勿近。他这种性子,本来就缺少路人缘。他的粉丝仿佛处在两个极端,对他,要么喜欢到不行,要么讨厌得要死。

这件事最终平息之后,裴易的路人缘也彻底败掉,铁杆粉和不喜欢他的人势均力敌。而安悦,是头个不喜欢裴易的人!她喜欢白邵言,然后变成狗的她,竟然被裴易捡回家了。很好,是时候替偶像出这口气了,她就不相信,裴易这种性子能没有黑点?

“哥,Holly好像不喜欢吃这个。”池遇盯着某个忧郁沉思的脑袋说道。

一分钟后,两根骨头被丢在安悦眼前。如果不是裴易的手收得快,他的手指大概就成安悦的早餐了。

“汪汪汪(呵呵)。”

“看把你高兴的,骨头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快吃吧。”听见安悦的叫声,池遇欣喜又亲昵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悦当然没打算去啃骨头,也懒得理池遇,抬起头去看裴易,可卧室里已经没了他的身影。这人果然没耐心养狗啊,不过,既然她被裴易带回来了,她就有一百种方法抖他黑料,替天行道。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

傍晚,练习室。裴易推门进去时,池遇刚刚练完新专辑主打曲的舞蹈。

Light向来以刀群舞闻名,这舞蹈难度很高,池遇作为主舞,前阵子有腰伤不能练舞,然而巡演在即,他心里着急,唯有加倍练习。尚未出道前,他在公司里已经是出了名的“练习虫”。

“嘶。”结束最后一个动作,池遇倒吸了口凉气,揉了揉腰。他刚刚的动作幅度太大,似乎是扭到腰了。

在镜子里看见裴易的身影,池遇很快放下手,转过头冲他笑了笑:“哥,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工作室写歌呢。”

“对了,Holly怎么样了?”讪笑两声,他立刻转移话题。

“哥,你该不会嫌烦,又把它送回去了吧?说好了,你要是懒得养,就干脆送给我吧,我愿意喜当爹。”

裴易听了没说什么,就地坐下,伸手将黑色口罩往下拉了拉。他肤色偏白、轮廓立体,唇很薄,半个下巴被遮住,显得脸更小、气质也更冷。

“池子,期待吧。走到今天,如果不期待,哪儿有动力继续走下去。”

池遇愣了愣,接着反应过来,裴易的话是在回应他昨天的问题。

昨天下午在工作室里,他问过裴易:“这次入围美国音乐大奖‘最受欢迎社交媒体艺人奖’,是不是也可以期待一下获奖?”那时候,裴易没正面回应他。

Light出道四年,经历过解散危机、爆红,再到被打压,几度起起落落,好几次连团队成员也没想过能挺过来。加上裴易和白邵言的争端,每逢颁奖季,Light的一举一动都会引来群嘲。

“入围了又能怎样,又不会被邀请。”

“就算被邀请又能怎样,又不会得奖。”

“不过蹭热度罢了,还真拿自己当国际明星了!”

“一个小破公司出来的抄袭狗,入围个野鸡奖也能高兴成这样,呵呵哒。”

池遇是成员中最喜欢刷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每每搜索相关消息想看看粉丝的回应时,他却总会在其中看到恶评。

并肩坐着,池遇扭头就能看见裴易没什么表情的侧脸,一不小心就看得出了神。他其实很羡慕裴易,因为裴易总是一副无所顾忌却又自信心十足的样子。确实,裴易可谓实打实的团队主心骨,是那种站在旁边就能给其他成员力量的存在。

练习室里,气氛一时安静得有些微妙。

“池子,对不起。”终于,裴易开口打破沉默。

“啊?”

“我是直的。”

“嗯?!”

在裴易眼里,他这么禽兽的吗?

最怕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池遇干咳了几声,话题转得相当生硬?:“对了,哥,要不要给Holly取个新名字?”想起今天早上取名那一出,池遇就很心疼小柯基。

裴易眉头微微一皱,疑惑地问道:“叫Holly不好?”

“太洋气了点吧。”

“那就叫二狗子。”

“贱名好养活。”裴大佬轻飘飘道。

“哥。”池遇微微一笑,正色道,“其实我觉得,Holly这个名字很完美!”

裴易点点头,对池遇的审美十分欣慰:“嗯,走了。”话音刚落,他起身戴上口罩,准备离开练习室。

“哥,现在就走?”

“回家喂狗。”

一米八二的高挑身影消失在练习室门口时,池遇还在愣神。他哥不是不喜欢狗吗?看不出来,他还挺有责任心的嘛。

?

裴易和池遇不在公寓时,安悦特意巡视了一圈领地。房子是复式楼,不大也不算小,看起来很宽敞,屋子收拾得也很整洁,装饰风格相当单调。然而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客厅里,安悦仰头望着令人生畏的通向二层的楼梯,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发起挑战。

柯基上楼梯需要几步?很简单,就两步。第一步,把左后腿放上去;第二步,把右后腿放上去。然后,完美。

安悦深呼吸之后,开始挑战。第一步,呵呵……第二步,根本不存在的。

没关系,可能只是顺序不对,再来!

……

最后,安悦身体力行,领悟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绝望。再次和楼梯对望时,安悦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算了,来日方长,还是先睡一觉吧。

半个小时后,安悦隐约听见开门声,睁开眼睛,发现是裴易回来了。他随手放下鸭舌帽,摘了口罩,然后抓了抓头发。安悦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远远望着裴易的身影。这张脸长得真好看啊,呸,脸长得这么好看,一定不是实力派!

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裴易再回到客厅的时候,终于注意到在地上趴成个“大”字的安悦,还是个好圆润的“大”字。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他在手机上输入一段文字进行搜索。

“柯基需要遛吗?”等待网页加载的时候,裴易顺手将手机放在茶几上,转身去打开冰箱拿了啤酒。

“汪汪汪(不需要不需要)。”猜到他想做什么的安悦立即回应道。

“汪汪汪(警告你,你要是敢牵绳子遛我,咬你哦)!”

“你想出去?”

去你的吧!几分钟后,客厅再度恢复安静,安悦照旧趴成个“大”字,一边摇尾巴玩,一边思考狗生。

没一会儿,二楼传来音乐声,是典型的Trap节奏。裴易在公寓二层也单独辟了一个房间做工作室,没行程的时候,裴易的日常大概是工作室—家里的工作室,两点一线,简单枯燥到令人窒息。节奏来回切换了很多次,安悦忽然来了精神,竖起耳朵听着。裴易是不是在写新歌?如果裴易真的在写歌,那她……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做的。

难道她还能跑过去把他的键盘咬烂?应该不能,好绝望啊,还是摇尾巴玩好了。

一个小时后,窗外天色暗淡,裴易也从二楼下来了。

“汪汪汪(捡我回来,是为了饿死我的吗)?”安悦软趴趴地摇着尾巴,脑袋同步摇晃着,“汪汪汪(好饿哦)。”

裴易看她一眼,这次的沟通倒是很顺畅:“抱歉,忘了。”

“狗粮还是骨头?”

她都拒绝。最后,安悦总算吃到这两天以来最正常的食物——生菜和苹果。

饭后,裴易盯着某个慵懒而浑圆的身影,开始思考他是不是该引导狗狗运动了。

“Holly啊,捡回来。”雷厉风行的裴大佬,顺手拿起茶几上仅剩的那个苹果向客厅远处扔过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