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亲爱的副本先生目录

第一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第二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二)

第三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三)

第四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四)

第五章: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第六章:亲爱的副本先生(六)

亲爱的副本先生(五)

听说你上节目,是想要亲口澄清一个偏见,是什么?

文/曲焰

裴易和杜悦昕的绯闻,从爆料到现在,两天时间,一直牢牢占据各大网络媒体的娱乐头条。粉丝混战、狗仔推波助澜,加上杜悦昕的团队那不痛不痒的应对举措,在众人眼里,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倒真有点暧昧。

晚上十一点,中川市机场。

“什么情况啊?!”刚刚结束海外行程的顾婧下了飞机,忽然停住脚步,盯着手机屏幕道,“这是趁着我不在,拿我当靶子了?”隔着口罩,她的声音有些闷,却仍然听得出诧异与不悦,“杜悦……”

顾婧的话音未落,助理赶紧叫住她:“婧姐,这儿是机场,不方便,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收了个白眼,小助理拍了拍顾婧的后背,仿佛在替奓了毛的猫顺毛,同时压低声音提醒:“婧姐,人设人设,你可是温婉知性的女歌手,保持住,别崩!”

顾婧拉了拉口罩,左顾右盼,最后还是压下了心口那股火气,和助理快步离开机场。等顾婧回到家,已是凌晨时分。

兴奋了两天的吃瓜群众,原本昏昏欲睡,谁知深夜一点,顾婧用一条长微博让所有吃瓜群众彻底醒了神——

“我前两天一直有海外行程,昨天晚上十一点下了飞机才看到新闻,实在很抱歉给裴易和BigEvent造成困扰,这里先说一声‘抱歉’。娱头条爆料的照片,那天晚上我也在场,真的很抱歉给裴易造成困扰。其实这件事起因在我,我跟裴易约了新歌,录音那天恰好是我生日,结束之后,我、裴易、经纪人还有工作人员一起去吃饭了。我的生日聚会,之前也约过杜悦昕,但是她有行程来不了,结果没想到,那晚生日聚会快结束的时候,杜悦昕来了。那天是她跟裴易第一次见面,据我所知,两个人之后也没再见过面。聚餐结束后,忽然下了大雨,杜悦昕的助理喝了酒,不方便开车,所以裴易顺路送她去了附近的酒店,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

“谣言请适可而止,也别拿我当靶子,就这样,晚安。”

深夜一点整,顾婧敲下最后一个字,附上清晰的聚会照片,点击发布。短短两分钟,长微博的转发量已经破千。终于有了实锤消息,力挺裴易的粉丝的腰杆总算硬了。

“从来就没信过。裴大佬已经娶了音乐,谢谢!”

“我哥哥一个天天泡在工作室和练习室的人,居然也能出绯闻!对不起,我笑了。”

“没人觉得顾婧在打脸吗?哈哈,婧姐威武!”

“同意楼上,婧姐人设崩了啊,说好的知性温婉呢,怎么感觉婧姐是咬着牙写完这段的?肯定是才发现被某人利用,气坏了吧?不过崩人设之后的婧姐好耿直啊,好喜欢。”

“杜悦昕那个倒贴女,一边蹭着裴大佬的人气,一边还拉上婧姐当靶子,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啊!心疼我裴大佬和婧姐,希望两个人合作的新曲能尽快出来,一定会支持。”

没过多久,粉丝的评论风向就歪楼了,众人纷纷表示期待裴易和顾婧的合作曲,杜悦昕则被无视得相当彻底。

风波一夜平。

第二天早上,杜悦昕发了微博,正式澄清自己和裴易的绯闻,同时艾特了裴易的微博号,表示歉意。然而,杜悦昕此举被大家质疑在炒冷饭。闹剧最终落幕,杜悦昕最大的收获,大约是得了个“狗皮膏药”的称号。“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成了杜悦昕的最佳注解。

风波终于平息,这几天一直在工作室的裴易,仿佛与世隔绝一般,明明身在绯闻中心,却对这件事知之甚少。支着下巴,裴易神色专注地听着刚刚完成的伴奏,嘴角勾了勾。

随便在工作室吃了点东西,解决完早饭,裴易回了公寓。

“哥,你总算回来了。”裴易还没抬手,眼前的门已经开了,池遇站在那儿看着他,笑道,“你不在的这两天,Holly吃不香、睡不好,瘦了一圈。”裴大佬一眼扫过客厅地毯上那圆滚滚的“大”字,嗯……撒谎也要有底线的。

池遇离开之后,一人一狗,半个小时内,几乎零交流。

客厅里,裴大佬随手抓了抓头发,重新扣上鸭舌帽,目光落在Holly圆润恬静的背影上,脑子里浮起的是池遇临走前的那句:“哥,你现在看起来,特像抛弃Holly的渣男,在外面玩够了才回家!”话音刚落,那小子立刻溜了。

沉默持续蔓延,裴易思索片刻,转身进了厨房。在裴大佬的认知里,哄自家的狗,没什么是一碗狗粮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就再来一碗。于是最后,安悦凝视着眼前把自己包围起来的八碗狗粮。

呵,直男。

两分钟后,“钢铁直男”裴大佬就这样带着一丝丝挫败与困惑上了二楼的工作室。没过多久,音乐声从楼上传来,完全陌生的旋律,显然是为新专辑准备的。

地毯上,安悦动了动,扭头看向楼上。工作室、家、家里的工作室,其实裴易的日常生活单调又枯燥。大约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搞得明明是他的绯闻,他却成了最后一个知情的人。

安悦盯着工作室的位置,逐渐出神。

记忆中,裴易和杜悦昕在一起被拍到的那晚,裴易十点钟就回来了。之后,以裴易那样密集的行程,也不可能再和杜悦昕有任何交集。所以,这个绯闻从头到尾都是炒作。如果她现在是人的身份,或许能够早一点找到裴易,让他出面澄清,事情就不会闹得那么大。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的绯闻?安悦低下头,歪着脑袋趴在地上。

忽然间,音乐声停了,公寓再度陷入安静,可安悦脑子里的思绪变得更加混乱了。她不想也不可能一直做Holly,但是,如果不是以Holly的身份,她就不会再和裴易有任何交集。

脑子里蓦地晃过一串红色数字,是倒计时,剩余的时间越来越短。安悦闭上眼睛,默默把脑袋埋进地毯,她想时间过得快一点,又想时间能过得再慢一点也好。至少,不要这么快变回去。

之后的半个月,裴大佬终于从自家的狗身上领悟到两个真理?:第一,女人(包括狗)比音乐更难搞;第二,狗粮(不论多少碗)果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段时间,裴易和安悦的相处一直处于某种微妙的状态,直至半个月后,裴易参与的某档综艺节目播出。

当晚十点,梁佑温、周旸、池遇和乔时亦,再加上安悦,四人一狗,准时守着电视,等待欣赏裴易的个人综艺首秀。出道以来,裴易从未单独上过综艺节目,而今天的节目更特别,是今年一档由国外引入版权的音乐真人秀——《蒙面歌者》。

《蒙面歌者》里,参赛者会戴上面具用来隐藏身份,只凭借歌声一决胜负。每期节目共分为四轮,前三轮的参赛者进行对决,败者揭下面具之后退场,最终第三轮获胜的参赛者,会与上期产生的歌王进行对决,产生新的歌王。在听歌的同时,猜测歌手身份,也是节目的一大悬念与看点。新颖的形式,使得节目自播出至今,稳居收视第一。

而今晚的《蒙面歌者》,一众平平无奇的面具里,乱入了一只柯基。看起来真的是非常有性格了。电视机前,四人一狗,只看一眼就认出柯基面具后的人是谁。

“是不是可以洗洗睡了?”乔时亦打了个哈欠,说道。

“我记得《蒙面歌者》的邀请裴易哥一直没答应,怎么突然又去了?”池遇说着,不自觉地张大了嘴。

困意像流感一样,从乔时亦开始,挨个传染。

“而且,上《蒙面歌者》是唱歌……”话未说完,梁佑温抬手揉了揉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几分。

周旸用拇指和食指撑着眼皮,双眼盯着屏幕,一锤定音:“可能想展示自己色艺双绝吧。”

被忽视的安悦默默看着台上的裴易,蓦地想起不久前,白邵言在某个综艺节目里唱歌,而她当时表现得相当兴奋。所以,裴大佬这是在刷存在感?还是直男哄人的新技巧?看不透,看不透。

此时,第一轮对决开始。裴易和另一名参赛者共同演唱一首经典抒情歌《离别》,歌曲表达了告别初恋后的心境。裴易的音色很特别,辨识度也相当高,语调慵懒,说唱时是标准的醉酒嗓,那种醉后微醺的低哑嗓音是他的标志。不过,裴易平时很少唱歌,所以一时之间,观众和嘉宾没人猜出面具下的真实身份。

对决结果,裴易赢了前两轮,输了第三轮。按照规则,败者会单独演唱一首歌曲,并且在演唱时揭开面具。这次,裴易选了首摇滚抒情歌《向死而生》。不同于大众印象中的摇滚曲风,《向死而生》的曲风很柔和,尤其是主歌部分。主歌部分结束,裴易转身,面向观众。倒计时三秒结束,他抬手摘下了面具。霎时间,观众席爆发出尖叫声和惊呼声。很快,观众席的骚动蔓延至嘉宾席,还未看到裴易脸孔的嘉宾,只能在兴奋与好奇中继续等待。终于,裴易转过脸。

“裴易!”

“真的是裴易!”

“我的天,居然是裴易?!”

分不清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呼喊声,夹杂着惊喜与兴奋,甚至盖过裴易的最后一段歌声。

演唱结束,到了采访环节,主持人之前和Light有过合作,和裴易还算熟悉,言谈诙谐有趣,气氛相当好。

“其实节目组多次向Light发出邀请,但是因为行程冲突,一直很遗憾地错过,不过听说这次是你主动要上节目?”

裴易点点头。

“听说你上节目,是想要亲口澄清一个偏见,是什么?”

“因为经常有人说,我看起来像脾气不好的人。”裴大佬勾了勾唇,露出一个礼貌而不失僵硬的微笑,“其实我很好相处,私下里,成员都说我的性格很开朗。”此时此刻,守在电视机前的其他四人:我们有说过这种鬼话?

Chapter6对决倒计时

转眼到了七月份,Light的新专辑发布在即。同一时间,CTB公司宣布白邵言即将复出,以白邵言为队长的男团Seven会在七月底回归。白邵言被公司雪藏了一年时间,经历过最初的恋情曝光,洗粉之后,更多粉丝因为公司的雪藏行为为白邵言感到不平。而且,这一年里,Seven的发展并未完全停滞,其他成员仍然保持了高曝光率,加之白邵言原本的粉丝基础就极高,这次的回归自然格外令人瞩目。

“CTB这步走得很绝,但很有效。”陆之远摸了摸办公桌上的那盒烟,忍了忍,还是压下烟瘾。换言之,其实当时雪藏白邵言的举动,绝不只是CTB对他恋情曝光后的震怒和处罚,其实还有另一层意思。注意力从那盒烟上转移开,陆之远继续说,“邵言也好,CTB也罢,那是我要去在意的问题,你要在意的,是你的作品,还有Light。”

沙发上,裴易沉默地坐在那里,半晌,动了动唇:“我明白。”

刚刚被陆之远从公寓叫过来,裴易的下巴上还挂着黑色口罩,头上反扣一顶鸭舌帽,这些装备几乎遮住了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小子搞砸你上次混音专辑的事情,你决定了?不写在这次的隐藏曲里吗?”陆之远忽然问道。

Light即将发布的新专辑,有个特别的地方——为粉丝准备了一首隐藏曲,不作为网络音源出售,而是会放在实体专辑中。隐藏曲的初衷也很简单,为了让粉丝了解团体的另一面。毕竟路人大多会选择网络音源,因为更便宜,购买也更方便;而真爱粉则会选择实体专辑,一则支持销量,二则有收藏意义。这次的隐藏曲,也算是Light给粉丝的礼物。

最初准备这首曲子时,裴易很快写完了歌词,然而宣泄的痕迹太重,所以歌词被他自己废弃了。一次偶然的机会,陆之远看到被裴易抛弃的歌词。那歌词的宣泄意味源于去年的一件事,那便是裴易花了两年时间准备的混音专辑,却在发表之前被白邵言搞砸了。裴易和白邵言,九年前一起从那个六平方米的地下室出发,谁也想不到,最后会闹成这样。

总之,守不住的兄弟最伤人。

“也好。”陆之远看着裴易,点点头,“你自己愿意放下,最好了。”陆之远难得这样一本正经,办公室的气氛不免有些低沉。

裴易从沙发上起身,顺手戴上口罩,说:“陆总,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别急。”陆之远叫住裴易,他明显感觉到裴易的情绪不高,说道,“你年纪轻轻的,别整天板着个脸。做人哪,最重要的就是开心,要不要我煮个东西给你吃?”

裴易转过身,看着自家老板。其实陆之远年轻时五官还算清秀,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迷厨艺,大概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放弃了自我形象。不过平心而论,陆之远的厨艺的确不差。

下一秒,裴易挑眉,目光扫过办公室某一处,淡淡地道:“陆总,你鱼缸里那几条金鱼不错。”陆之远嘴角抽了抽,而被裴大佬看中的金鱼顿时瑟瑟发抖。

七月十二日,下午六点,Light的新专辑正式发售。

六点半,公寓。

对于专辑的反响如何,比全团更紧张的人(或者狗),要数安悦。因为亲历过裴易他们准备的过程,所以,她更加在意结果,然而这份紧张最终被新专辑里的那首隐藏曲冲淡了。

隐藏曲《Trial》是专辑中的最后一首歌,“Trial”这个名字本身就一语双关,既可以翻译为试炼,又暗含审判的意义。隐藏曲的歌词直接,却又很微妙:

憎恨者自称法官,恶评好像审判。

很抱歉对我而言,只是必经试炼。

从家乡到中川,九年血汗泪,指着我脊梁骨的人说,你本该堕落在烂泥里。

甚至关心我的人,也曾劝说,小公司的你不会成功,不如早日放弃。

那时候的我,连梦都不敢做。

地下室的空气,只剩霉味,连呼吸也感到窒息。

能触碰到别人不想要的,也足够感谢。

……

这段是裴易的部分,不同于梁佑温充满寓意的歌词,裴易的风格向来更加简单、直接,直戳人心。很多人评价裴易,说他的性格像刀刃一样尖锐,其实,他的说唱也一样——以最直白的词,扎进听者的心。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歌曲结束。安悦怔在那里,半晌才回神,缓缓转过头,看着客厅里沉默的裴易。这一刻,她忽然很想过去……蹭蹭他。

“Holly啊。”沉默了很久的裴易突然朝安悦勾勾手指,“过来。”那个“来”字还未落下,安悦已经小跑到了沙发旁,随即身体一轻,她被裴易捞起。

稳稳趴在沙发上,爪子隐约摸到什么,触感很滑,微凉,安悦顺势从沙发缝隙里扒拉出来。原来是张照片,两男一女的合照,模样看起来都很青涩,显然是好几年前的照片。而那上面的人分别是裴易、白邵言,还有……她自己?!

照片上,短发女孩站在裴易和白邵言中间,从身体姿态来看,和裴易贴得更近。蓦地,安悦脑子里晃过几个月前裴易收起来的另一张照片,里面的短发女孩,也有一张和她大学时期相似的脸孔,就连右手虎口上的文身也一模一样。可是那个女孩根本不可能是她,因为她从未剪过短发。

安悦的动静,很快引起了裴易的注意。他垂眸,刘海下的睫毛动了动,然后伸手抽走那张照片,表情始终毫无波动。

“是对我很重要的人。”上一次,裴易看见女孩照片时说过的话再度在安悦耳边响起。

直到这次,她大概才真正听懂裴易当时那句话,那时他所指的人,应该不只是那个女孩,还有白邵言。女孩和白邵言,都是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安悦低着头,努力回想着,试图把零散的记忆串起来,可是闭上眼睛后,脑海里只剩下一个画面——红色的倒计时。

不断跳转的红色数字,好像警报。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工作室。

屏幕上的“PY”两个字母十分显眼,那份张扬与此时此刻沉默的五人,对比鲜明。指针走过十二点位置,终于到了凌晨时分。零点,Light官博发布消息,对粉丝表达感谢,配图是全团聚在一起的合照,背景正是工作室里电脑屏幕上的“PY”。

官博状态刚刚发布,粉丝顿时反响热烈——

“油管(YouTube的简称)上,官方六点发布MV,现在十二点,观看量突破一千万,点赞数突破一百万,这是什么概念?朋友们,四舍五入等于一个亿啊!”

“我偶像太优秀了!刷新了亚洲团体也是亚洲歌手的油管最佳纪录,而且还把这个纪录缩短了一半,画重点,上一个记录也是我偶像创造的。妈耶,果然能打败光团的,只有光团自己。”

“光团了解一下——油管又刷新了亚洲歌手纪录,音乐榜单屠榜,专辑预售一百五十万张也是第一,感觉快吹不动了,我先叉会儿腰!”

“哥哥们,这么晚了还聚在一起没睡,应该是在卡着点等发微博,一定也很在意结果吧。哥哥们已经很优秀了,赶快去休息吧。”

“路人因为新专辑被圈粉,表示虽然不太了解光团,但新歌真的好听哎。”

工作室里,池遇的拇指不停地滑过官博下的评论。半晌,他放下手机,下意识地舒了口气。其余四人同时抬头,对视一眼。最终,周旸揉了揉肚子,笑道:“饿了。”

没过多久,乔时亦端着餐盘进来,上面摆着五盒泡面,一一分发,最后那碗给了池遇。泡面香气四溢,带着一点点辛辣的味道,午夜时分,勾人食欲。池遇掀开盖子,发觉他那碗泡面里还泡着一块黑乎乎的……巧克力,这种组合,可以说是很丰盛了。

“主食配甜点,你最喜欢的。”乔时亦淡淡地瞥他一眼,挨着他坐下,“我特意给你准备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池遇:哦,那你真是善解人意。

吃完泡面,茶几上顿时一片狼藉。池遇余光瞥见右斜方的摄像机,扯了扯乔时亦的袖子,说:“摄像机开着。”

Light最近在录制后台花絮和生活日常,最终会制作成一档团体的纪录片。所以这段时间,只要五人聚在一起,摄像机大多是开着的状态,方便收集纪录片素材。

“摄像机开着。”池遇将短短五个字说出口,所有人都开始整理茶几,唯有裴大佬仍然毫无反应,独自享受不劳而获的快感,真是……耿直又懒惰得可以。

夜宵结束后,五个人坐在一起,房间再度陷入寂静。

池遇抓了抓刘海,抬眼看了看其他人:“我们……说说今年的愿望吧。”

“这么突然?”周旸微微愣住,顿了片刻,神色认真地道,“希望今年,我们能进B榜前十。”

B榜是美国最权威的流行音乐榜单,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最佳成绩是榜单第二十九位,也是亚洲歌手的最高纪录。

乔时亦接着说:“我想自己试着作曲。”

刚刚睁开眼睛的“佛系少年”梁佑温揉了揉眼睛,说:“希望今年的巡演,可以顺利、平安地结束,大家都不要受伤。”

轮到裴易:“希望佑温不再冥想。”楼到了裴大佬这里,显然已经开始歪了。

最后,问题转回了池遇这里,他抬眸冲乔时亦微微一笑,总算有机会在摄像机前皮一下:“我就希望今年别再挨打了。”

乔时亦心想:很好,他四十米长的刀已经出鞘了。

CTB公司练习室,夜里一点,白邵言刚结束新专辑主打曲的舞蹈练习。他身后的墙壁上,黑色的CTB标志很惹眼,那画面远远看去,仿佛什么东西压在了他的肩上,如影随形。其他成员今晚有综艺录制行程,所以现在练习室里只有他。

抬手擦了额前的汗,白邵言缓缓坐下,耳机里传来Light新专辑隐藏曲的声音——

从家乡到中川,九年血汗泪,指着我脊梁骨的人说,你本该堕落在烂泥里。

甚至关心我的人,也曾劝说,小公司的你不会成功,不如早日放弃。

那时候的我,连梦都不敢做。

地下室的空气,只剩霉味,连呼吸也感到窒息。

能触碰到别人不想要的,也足够感谢。

……

恰好到了裴易的部分,白邵言靠在墙角,猛地扯下了耳机。耳旁,裴易的声音却还在反复:“憎恨者自称法官,恶评好像审判。很抱歉对我而言,只是必经试炼。”

低着头,白邵言忽然想到去年这个时间。裴易的混音专辑发布在即,恰好同一时期,白邵言也要发布个人专辑。很偶然的机会,因为池遇晒的某张图,白邵言得知那天裴易在地下工作室写歌。他从那里搬走快四年,还留着钥匙,而那把钥匙,居然还打得开门。

当时,裴易不在工作室,但是灯和电脑都开着,白邵言走过去,恰好看到了裴易专辑中未完成的歌词。练习生时期,他和裴易用过相同的主题写歌,只需要一眼,他就猜到裴易想写什么,然后,他脑子里就只剩一个念头——这次的个人专辑里,一直令他不满意的主打曲歌词,全部推翻重写。从筹备专辑到现在,白邵言一直没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主打曲,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想写什么。原来他想写的,居然是和裴易相同的主题。

白邵言专辑的发布时间,比裴易的混音专辑只早了不到两个星期,到那时候,即使裴易想重新写歌、录制,也很困难。他当时的决定不光彩,却也谈不上下作。但是白邵言的这个举动,的的确确毁了裴易准备了两年的混音专辑。

很快,裴易的混音专辑在白邵言的专辑之后发布,虽然歌词不相同,但是因为其中一首歌撞了主题,裴易被指抄袭。

“被骂了无数次的idol又如何,《Rap??Star》不是做不到,只是不想做,堂堂正正登顶,无须优胜证明。”

裴易专辑中的这段歌词,随后也成为最令人诟病的部分。

“抄袭狗要点脸,行不行?”

“堂堂正正?!当我们聋了还是瞎了?裴易这么公然抄袭小白的主题,还敢说自己堂堂正正?!”

“就裴易这种抄袭狗,请从光团退团好吗?别给你的弟弟们招黑,毕竟其他人都很不容易。谢谢,别因为你一个人毁了全团!”

面对恶评,裴易选择了沉默——要么狠狠反击,要么彻底不理,典型的裴易作风。

那一刻,白邵言坐在练习室角落里,心里空荡荡的,毫无获胜的快感,就像这个晚上一样。

【未完待续】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